0

    “轰!”

    千秋岁月刀,如极速闪电炸现。

    “啾……”

    巨大金鹏陡然迸发出惨厉的哀嚎,双翅扑通扑通乱拍,打碎了周遭的空气,金光弥漫,光束冲天,接着,它巨大的身子诡异地从中间被分开,鲜血狂喷。

    一刀!

    就此一刀,一头肉身强度极为变态的巅峰妖帝级的金翅大鹏直接被斩成两半。

    灼热的鹏血有好几滴溅在吕重的脸色,让他看上去极为狰狞与恐怖。

    “哈哈,痛快——”

    吕重狂笑一声,霸气无双地看着四周的八大家族的人,傲气凌云地大喝:“一起上吧——”

    狂!

    狂妄无边!

    原本,被吕重那凶悍一刀给震住的人,个个脸色大变。

    一个魔帝被吕重这等狂傲的态度给激怒,忍不住冲了出来,对着吕重大喝:“吕重,你太嚣张了,今天我们一定要让你神形俱灭,身死道……”

    “噗……”

    然而,让所有人惊恐地是,这个魔帝话还没有落音,居然诡异地再⌒次被当头斩成了两半。

    几乎绝大部分的人都没有看清这尊魔帝到底是怎么陨落的。

    所有人下意识地往吕重看去,却则吕重淡然地伸出手指在千秋岁月刀上一弹,微微冷笑:“你丫的废话太多了……”

    “不好,这吕重手里的巨刀是时间系的法宝。能加快攻击速度,大家小心……”手持五彩羽扇的人脸色一变,大声对周围的人示警。“布[十方困天困地大阵]。先消耗他的实力——”

    “是……”

    无数人极速走位。短时间内,把吕重围在了中心。

    随着这些人的走位,四周的空间几乎完全被一个局部空间给笼罩了。

    似乎类似一个战斗结界,只不过,这个阵法空间的牢固程度却远在战斗结界之上。

    “居然用阵法对付我?”吕重冷笑一声,根本就不为所动。矗立在大阵之内,没有任何紧张与害怕。

    “哈哈,吕重。被困在[十方困天困地大阵]之内,你死定了……”

    “吕重,你不是很狂妄吗,有本事破阵而出啊?”

    “我们十个人或许不是你的对手,可是如今却是几百人。而且你还被困在仙界最顶级的[十方困天困地]大阵之内,你还能够咸鱼翻身么?”

    ……

    无数仙魔佛妖张狂地大声嘲笑起来。

    最近,他们实在是被吕重弄得非常压抑。

    八大家族,在诸天万界,从来都是横着走的人。没有那些势力敢如此疯狂地对付他们。

    连续在吕重的手里吃了几次亏,以他们的尿性。怎么可能放弃对付吕重。

    吕重平静地矗立在大阵之内,双眼神光湛湛。嘴角也是微微弯出一条诡异的弧线。

    对于他来说,最不怕的就是任何大阵、禁制、结界。

    所谓的[十方困天困地大阵],在诸天万界或许能算是顶级的仙阵,但是,拥有[大道之眼]的破界之力,吕重可以无视诸天万界绝大多数的阵法、结界。

    “嘎嘎,吕重,等灭了你,你的所有宝贝、功法甚至是你的女人,都将是我们……”一位[妖灵轩]的巅峰妖帝也是放肆地怪笑,甚至双眼还升腾起了一丝灼热的淫火。对于吕重的女人,他也是心中火热不已。

    其实,在场的不单只有这一位妖帝,几乎有近七成的帝级强者,都是心中一动。

    吕重的女人,个个的玄阴之气庞大无匹,更兼之气质极佳,是真正最上品的修炼炉鼎,对于不少人来说,都心动不已。

    可是,这些人却不知道,他们这样的心思,却是彻底地激怒了一个绝世凶神!

    “死——”

    吕重双眼暴睁,[破界之力]在第一时间启动,已晋阶上品上位境的时间大道道纹,全力爆发。配合着[千秋岁月刀],诡异地出现在那尊第妖灵轩巅峰妖帝的身边。

    接着,长刀破袭而至,这尊巅峰妖帝没有来得及任何反应,直接被一刀给斩杀。

    “啊!不可能——”

    “天啊,那吕重怎么可能出了[十方困天困地大阵]?”

    “该死,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怎么会这样……”

    “这可是[十方困天困地大阵]啊,是仙界最顶级的困阵之一,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地被破……”

    “不,大阵根本就没有被破坏过,这吕重难道也对[十方困天困地大阵]极有研究……”

    “别废话了,人都跑出来了,给我杀——”

    ……

    无数人惊慌起来,一脸骇然与不敢置信。

    吕重没有任何犹豫,趁着敌人心神震荡的瞬间,战斗力全开。

    威之圣纹、极品巅峰的空间大道道纹、上品上位的时间大道道纹同时开启。手中更是无上时间系混沌至宝[千秋岁月刀]。

    威之圣纹的等级威压,让无数人气势锐减。

    而极品巅峰的空间大道道纹,让吕重忽之在左、忽之在右,瞬间又出现在前……

    千秋岁月刀更是时间加速之力大开。几乎刀刀见血。

    “噗噗噗……”

    无数声长刀入体的声音响起,几乎在瞬间,就有几十位帝级强者陨落在吕重的手里。

    最近,实力已提升到上位准圣(仙帝)境界的吕重,配合最强的几种道纹,已把自身的战斗力释放了九成以上。

    在强的帝级强者中,或许也有不少体内拥有上品巅峰境的大道道纹。

    但是,面对吕重威之圣纹、极品巅峰空间大道道纹、上品上位时间大道。完全无用武之地。

    “杀——”

    吕重杀得兴起,狂喝一声,再次有如虎入羊群,掀起一片血雨腥风!

    这一次,吕重再不留余力,全力疯狂进攻。

    面对八大家族调动的几百帝级强者,吕重毫无畏惧,相反,已开始主动进攻。

    在吕重的心里,这一次不把八大家族杀得心惊胆战、心惊肉跳,他绝对不会停手。

    面对已经暴走的吕重,八大家族的人士气低落到了极点。

    他们越是攻击吕重,越是郁闷。

    明明吕重刚刚还在身边,可自己的法术、武器要攻击到吕重的时候,吕重本尊已凭空消失。只余一丝残影在空中让攻击的人更加郁闷。(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谈条件    如果说机井一郎在这个世界上只忌惮一个人,那么这个人便非赵长枪莫属!在机井一郎的心目中,赵长枪的能力是不能以常理猜度的。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这是一个已经近乎神一样的存在!

    山口组的阴狠和韧性在世界上是出名的,无论你是谁,只要惹上了山口组,就算你躲到了天涯海角,山口组也得找到你,和你将帐算清楚。

    但是这条规律在赵长枪这里却失效了。虽然山口组早已经将赵长枪列为头号大敌,但是这些年,山口组却从来没有主动去招惹赵长枪。机井一郎不但不敢去找赵长枪的麻烦,甚至还经常担心赵长枪找到他的头上。

    没办法,他们惹不起赵长枪!对机井一郎来说赵长枪就像幽灵一样,让人防不胜防!无论山口组多么机密的地方,好像赵长枪就没有去不了的!

    山口组的总部戒备够森严吧?赵长枪曾经两次攻击总部,差点将总部弄个天翻地覆。自己的机井山庄戒备够森严吧?赵长枪就曾经神不知鬼不觉的进了自己的房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这一次,自己竟然又莫名其妙的落到了赵长枪手中,机井一郎想想就有些毛骨悚然,他实在看不透赵长枪这个人。

    此时此刻,堂堂名扬世界的山口组教父在赵长枪面前,心中竟然充满了恐惧!

    不过机井一郎毕竟是山口组的教父,他到底还是压住了心中的恐惧,故意装作镇定的说道:“赵长枪,山庄的人忽然得病是你搞的鬼?”

    “不错,原因就在那条鱼。哦,对了,你没有将那个负责采购的大脑袋干掉吧?他可是个好人啊。”赵长枪一脸很担心那个大脑袋的样子。

    “你很担心他的生死?”机井一郎心中一动说道。

    机井一郎刚刚发现自己食物中毒的时候,就猜到负责山庄采购的大脑袋可能叛变了他,和外边的人勾结害他。不过那时候,他猜想大脑袋可能是被山口组内部的某位大佬收买了,可从来没想到大脑袋竟然被赵长枪收买了!

    想到这一点后,机井一郎不但没有愤恨,心中反而有些放松,如果大脑袋真的是投靠了赵长枪,那么赵长枪因为顾忌大脑袋的生死,肯定也不会过分的对待他。( 800)

    然而让这家伙失望的是,他的话刚说完,就听赵长枪说道:“呵呵,一郎先生,你太高看你的山庄采购员了。你觉得他配让我担心他的生死吗?”

    赵长枪顿了一下,然后又说道:“机井一郎,我告诉你,我恨山口组!不但恨你,而且恨山口组内每一个人!你们就是一群岛**国主义余孽!一群丧心病狂的白痴!你们山口组无论死了谁,包括死了你在内!都不会让我在乎!听明白了吗?”

    赵长枪说这番话的时候,锐利的眼神就死死的盯着机井一郎。机井一郎虽然贵为山口组的教父,叱咤一生,纵横一世,在岛国地下世界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就连岛国政界大佬都要给他三分面子,但是此刻他在赵长枪的注视下,心中竟然一阵阵颤抖,眼神也不自然的从赵长枪身上挪开了。

    “赵长枪,你不能杀我!你如果杀了我,山口组数万帮众会将你撕成碎片的!”机井一郎壮着胆子说道。

    “呵呵,煮熟的鸭子嘴硬!机井一郎,我赵长枪和山口组结仇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们的人死在我手中的恐怕得有四位数了吧?特别是前后两个樱花组的灭亡,一定很让你伤心吧?想必为了培养他们,你一定花费了不少财力物力吧?你不是整天嚷嚷着要我的命吗?当初还在世界暗黑界开出了暗花,可是现在怎么样?哥还不是活的好好的?”赵长枪好整以暇的说道。

    机井一郎沉默了,赵长枪说的是实话,自己在赵长枪面前还真就只有说说大话,泄泄愤的本事!要想跟赵长枪玩点真格的,还真玩不过人家!

    “赵长枪,你这次为什么要抓我?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最近好像也没有得罪你吧?”机井一郎沉默片刻,然后才问道,这也是他最疑惑的地方。自己最近并没有刺激赵长枪,按说他不该千里迢迢,远涉重洋来对付自己啊!他总不会是吃饱了撑得吧?

    赵长枪打个响指说道:“好,这回终于问到点子上了。这才像个老大的样子嘛!竟说之前那些没用的有什么用?机井一郎,我今天明白告诉你,你最近是没得罪我,但是的手下得罪我了。并且事情很严重!”

    “我的手下?谁?”机井一郎诧异的问道。作为山口组的教父,他一向只关心社团内的大事,至于下面的大头目平日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他一向不怎么管。

    赵长枪没有再和机井一郎绕圈子,直截了当的说道:“左少卿!就在几天前,左少卿抓了我的朋友!三位华国警察!他不但抓了我三个朋友,而且还打死了两个!”

    赵长枪没提易鹏飞等人,他不想让机井一郎知道太多自己和灭魂社的事情,那样无论对他来说,还是对灭魂社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机井一郎听说左少卿竟然抓了三名华国警察,而且还打死了两个,立刻心中一惊!左少卿的胆子也太大了,出了这样的事情竟然也不和自己报告一声!要知道这件事搞不好就得引起国际纠纷!到时候可能就连支持山口组的政府高层都会雷霆震怒!

    此时此刻,机井一郎恨不能立刻一巴掌甩到左少卿的脸上!

    惊讶过后,机井一郎大体猜到赵长枪抓起自己到底想要干什么了,于是说道:“你们将我抓起来,大概是因为你们找不到左少卿,而想利用我让左少卿将你的朋友交出来?”

    赵长枪轻轻的拍了几下巴掌,笑着说道:“呵呵,教父不愧是教父,果然是聪明绝顶啊!不过我除了想要我的朋友平安回来,我还想要左少卿!他敢对我的朋友下手,就必须得付出代价!不知道一郎先生愿不愿意帮我这个忙。哦,提醒一郎先生一句,大家都是文明人,所以你如果真的不想帮忙,我也不会强迫。”

    机井一郎看着赵长枪装模作样,恨不能一拳将他的鼻子砸扁。草,他都把老子弄成这样了,如果这还不叫强迫,那***什么才叫强迫?

    机井一郎苦笑一声说道:“如果你们只是想让左少卿将那些华国警察交出来,将我换回去,他或许会答应,但是如果想让左少卿自己来将我换回去,他绝对不会答应!”

    “哦?为什么?”赵长枪故意问道。

    “左少卿来自华国,这个人为人狡诈奸猾,阴狠毒辣,自私自利,他的眼中只有利益。可以说,除了利益,他的眼里什么都没有!我之所以会让他成为山口组重要的一员,主要是因为他的确有能力,的确能给山口组带来利润。山口组和他之间完全是互相利用的关系。没有任何兄弟感情成分在里面,所以,你想让他主动来将我换回去,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同样,他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我也不会豁出命去救他。”

    机井一郎这一次说的有点多,语速也有点快。赵长枪岛国语水平有点不够用了,听得有点迷糊,于是扭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医生。医生明白枪哥的意思,马上简单的将机井一郎的意思解释了一下。

    赵长枪弄明白机井一郎的意思后,微微一笑说道:“呵呵,机井一郎,你好像弄错了一件事情。我现在只要结果,那就是左少卿和我的朋友一起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不管过程,只要我的目的达到了,我立刻就会放你离开。我赵长枪一向说话算话。无论你是打算给左少卿下道谕旨让他自己-跑着来见你,还是让你手下的其他人将左少卿抓过来见你,都和我没关系。我再重复一遍,我只要结果!”

    机井一郎低垂着脑袋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赵长枪,你说话算话?只要左少卿和你的朋友到了你的手中,你真的会放过我?”

    “我可以和你击掌为誓。但是我有时间限制,最迟明天下午,我要左少卿成为我的阶下囚!”

    说着话,赵长枪举起了右手。

    “好!那我就在明天下午之前,将左少卿送到你的手中!”

    机井一郎同样举起右手和赵长枪连击三下。

    虽然机井一郎答应了自己的条件,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但是赵长枪心中却一点都没有感到高兴。他有些为左少卿悲哀。这个自以为聪明绝顶的家伙,以为自己已经成了山口组的高层,可以和山口组许多大佬平起平坐,然而他在人家岛国鬼子心中却只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

    仅仅一个工具而已!如果有必要,人家随时可以将他抛弃!

    和赵长枪击掌盟誓之后,机井一郎马上说道:“我需要一部手机联系我的手下。”

    赵长枪向旁边的洪亚伦使了个眼色。洪亚伦马上从兜里取出一部苹果六递到了机井一郎手中。这部手机正是机井一郎原来的手机。

    机井一郎很快拨通的一个号码,说道:“佐佐木,我是机井一郎,你在哪里,身边有没有其他人?”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