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如果说机井一郎在这个世界上只忌惮一个人,那么这个人便非赵长枪莫属!在机井一郎的心目中,赵长枪的能力是不能以常理猜度的。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这是一个已经近乎神一样的存在!

    山口组的阴狠和韧性在世界上是出名的,无论你是谁,只要惹上了山口组,就算你躲到了天涯海角,山口组也得找到你,和你将帐算清楚。

    但是这条规律在赵长枪这里却失效了。虽然山口组早已经将赵长枪列为头号大敌,但是这些年,山口组却从来没有主动去招惹赵长枪。机井一郎不但不敢去找赵长枪的麻烦,甚至还经常担心赵长枪找到他的头上。

    没办法,他们惹不起赵长枪!对机井一郎来说赵长枪就像幽灵一样,让人防不胜防!无论山口组多么机密的地方,好像赵长枪就没有去不了的!

    山口组的总部戒备够森严吧?赵长枪曾经两次攻击总部,差点将总部弄个天翻地覆。自己的机井山庄戒备够森严吧?赵长枪就曾经神不知鬼不觉的进了自己的房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这一次,自己竟然又莫名其妙的落到了赵长枪手中,机井一郎想想就有些毛骨悚然,他实在看不透赵长枪这个人。

    此时此刻,堂堂名扬世界的山口组教父在赵长枪面前,心中竟然充满了恐惧!

    不过机井一郎毕竟是山口组的教父,他到底还是压住了心中的恐惧,故意装作镇定的说道:“赵长枪,山庄的人忽然得病是你搞的鬼?”

    “不错,原因就在那条鱼。哦,对了,你没有将那个负责采购的大脑袋干掉吧?他可是个好人啊。”赵长枪一脸很担心那个大脑袋的样子。

    “你很担心他的生死?”机井一郎心中一动说道。

    机井一郎刚刚发现自己食物中毒的时候,就猜到负责山庄采购的大脑袋可能叛变了他,和外边的人勾结害他。不过那时候,他猜想大脑袋可能是被山口组内部的某位大佬收买了,可从来没想到大脑袋竟然被赵长枪收买了!

    想到这一点后,机井一郎不但没有愤恨,心中反而有些放松,如果大脑袋真的是投靠了赵长枪,那么赵长枪因为顾忌大脑袋的生死,肯定也不会过分的对待他。( 800)

    然而让这家伙失望的是,他的话刚说完,就听赵长枪说道:“呵呵,一郎先生,你太高看你的山庄采购员了。你觉得他配让我担心他的生死吗?”

    赵长枪顿了一下,然后又说道:“机井一郎,我告诉你,我恨山口组!不但恨你,而且恨山口组内每一个人!你们就是一群岛**国主义余孽!一群丧心病狂的白痴!你们山口组无论死了谁,包括死了你在内!都不会让我在乎!听明白了吗?”

    赵长枪说这番话的时候,锐利的眼神就死死的盯着机井一郎。机井一郎虽然贵为山口组的教父,叱咤一生,纵横一世,在岛国地下世界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就连岛国政界大佬都要给他三分面子,但是此刻他在赵长枪的注视下,心中竟然一阵阵颤抖,眼神也不自然的从赵长枪身上挪开了。

    “赵长枪,你不能杀我!你如果杀了我,山口组数万帮众会将你撕成碎片的!”机井一郎壮着胆子说道。

    “呵呵,煮熟的鸭子嘴硬!机井一郎,我赵长枪和山口组结仇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们的人死在我手中的恐怕得有四位数了吧?特别是前后两个樱花组的灭亡,一定很让你伤心吧?想必为了培养他们,你一定花费了不少财力物力吧?你不是整天嚷嚷着要我的命吗?当初还在世界暗黑界开出了暗花,可是现在怎么样?哥还不是活的好好的?”赵长枪好整以暇的说道。

    机井一郎沉默了,赵长枪说的是实话,自己在赵长枪面前还真就只有说说大话,泄泄愤的本事!要想跟赵长枪玩点真格的,还真玩不过人家!

    “赵长枪,你这次为什么要抓我?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最近好像也没有得罪你吧?”机井一郎沉默片刻,然后才问道,这也是他最疑惑的地方。自己最近并没有刺激赵长枪,按说他不该千里迢迢,远涉重洋来对付自己啊!他总不会是吃饱了撑得吧?

    赵长枪打个响指说道:“好,这回终于问到点子上了。这才像个老大的样子嘛!竟说之前那些没用的有什么用?机井一郎,我今天明白告诉你,你最近是没得罪我,但是的手下得罪我了。并且事情很严重!”

    “我的手下?谁?”机井一郎诧异的问道。作为山口组的教父,他一向只关心社团内的大事,至于下面的大头目平日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他一向不怎么管。

    赵长枪没有再和机井一郎绕圈子,直截了当的说道:“左少卿!就在几天前,左少卿抓了我的朋友!三位华国警察!他不但抓了我三个朋友,而且还打死了两个!”

    赵长枪没提易鹏飞等人,他不想让机井一郎知道太多自己和灭魂社的事情,那样无论对他来说,还是对灭魂社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机井一郎听说左少卿竟然抓了三名华国警察,而且还打死了两个,立刻心中一惊!左少卿的胆子也太大了,出了这样的事情竟然也不和自己报告一声!要知道这件事搞不好就得引起国际纠纷!到时候可能就连支持山口组的政府高层都会雷霆震怒!

    此时此刻,机井一郎恨不能立刻一巴掌甩到左少卿的脸上!

    惊讶过后,机井一郎大体猜到赵长枪抓起自己到底想要干什么了,于是说道:“你们将我抓起来,大概是因为你们找不到左少卿,而想利用我让左少卿将你的朋友交出来?”

    赵长枪轻轻的拍了几下巴掌,笑着说道:“呵呵,教父不愧是教父,果然是聪明绝顶啊!不过我除了想要我的朋友平安回来,我还想要左少卿!他敢对我的朋友下手,就必须得付出代价!不知道一郎先生愿不愿意帮我这个忙。哦,提醒一郎先生一句,大家都是文明人,所以你如果真的不想帮忙,我也不会强迫。”

    机井一郎看着赵长枪装模作样,恨不能一拳将他的鼻子砸扁。草,他都把老子弄成这样了,如果这还不叫强迫,那***什么才叫强迫?

    机井一郎苦笑一声说道:“如果你们只是想让左少卿将那些华国警察交出来,将我换回去,他或许会答应,但是如果想让左少卿自己来将我换回去,他绝对不会答应!”

    “哦?为什么?”赵长枪故意问道。

    “左少卿来自华国,这个人为人狡诈奸猾,阴狠毒辣,自私自利,他的眼中只有利益。可以说,除了利益,他的眼里什么都没有!我之所以会让他成为山口组重要的一员,主要是因为他的确有能力,的确能给山口组带来利润。山口组和他之间完全是互相利用的关系。没有任何兄弟感情成分在里面,所以,你想让他主动来将我换回去,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同样,他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我也不会豁出命去救他。”

    机井一郎这一次说的有点多,语速也有点快。赵长枪岛国语水平有点不够用了,听得有点迷糊,于是扭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医生。医生明白枪哥的意思,马上简单的将机井一郎的意思解释了一下。

    赵长枪弄明白机井一郎的意思后,微微一笑说道:“呵呵,机井一郎,你好像弄错了一件事情。我现在只要结果,那就是左少卿和我的朋友一起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不管过程,只要我的目的达到了,我立刻就会放你离开。我赵长枪一向说话算话。无论你是打算给左少卿下道谕旨让他自己-跑着来见你,还是让你手下的其他人将左少卿抓过来见你,都和我没关系。我再重复一遍,我只要结果!”

    机井一郎低垂着脑袋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赵长枪,你说话算话?只要左少卿和你的朋友到了你的手中,你真的会放过我?”

    “我可以和你击掌为誓。但是我有时间限制,最迟明天下午,我要左少卿成为我的阶下囚!”

    说着话,赵长枪举起了右手。

    “好!那我就在明天下午之前,将左少卿送到你的手中!”

    机井一郎同样举起右手和赵长枪连击三下。

    虽然机井一郎答应了自己的条件,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但是赵长枪心中却一点都没有感到高兴。他有些为左少卿悲哀。这个自以为聪明绝顶的家伙,以为自己已经成了山口组的高层,可以和山口组许多大佬平起平坐,然而他在人家岛国鬼子心中却只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

    仅仅一个工具而已!如果有必要,人家随时可以将他抛弃!

    和赵长枪击掌盟誓之后,机井一郎马上说道:“我需要一部手机联系我的手下。”

    赵长枪向旁边的洪亚伦使了个眼色。洪亚伦马上从兜里取出一部苹果六递到了机井一郎手中。这部手机正是机井一郎原来的手机。

    机井一郎很快拨通的一个号码,说道:“佐佐木,我是机井一郎,你在哪里,身边有没有其他人?”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九二章 乾    站在火池旁的苗毅对此毫无感觉,轻轻叹了口气,反正自己准备在这里呆个几百年,就不信几百年时间还确认不了这是不是真正的‘龙焰池’,说不定还能弄清为什么让自己把东西送到‘龙焰池’的原因。

    说到底他还是过不去自己良心上那一关,最终还是将两颗石头蛋收了起来,没有轻易给扔掉。

    那火焰龙头似乎抬了抬下巴往上看,对苗毅闹了半天还是没扔出手好像有点无语。

    苗毅也没有老是抬头去看那几丈高的烈焰,转身反倒是将黑炭和暗幽林给放了出来,道:“此地邪源就在殿后右边第一个下转的入口内,你们自己去吧,尽量安静点,不主动在这里招惹事情应该不会…”

    话没说完,发现眼前的黑炭和暗幽林的反应有些不对,黑炭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身后上方,暗幽林则是一脸的惊恐之色,甚至是微微有些战栗的感觉。

    一个游龙形态的火焰而已,至于么?苗毅腹诽,扭回头看了一眼。

    不看还罢了,这一看顿时呆住了,哪是什么游龙火焰,整个熊熊烈焰不知什么时候化作了一颗巨大龙头的形态。

    若仅仅是像龙头也就罢了,那双火焰形态的双眼仿佛活过来了一般,跳动的烈焰双眸是如此的炯炯有神,渗透出一股摄人心魄的深邃,明显在盯着他们三个打量,狰狞、威武、霸气!

    突然,火焰双眸似乎锁定了暗幽林,明显变得怒烈,一股震慑人心神的气势猛然从烈焰中迸发出来,给人强大的压迫感,令惊疑不定的苗毅等缓缓后退。

    紧接着一道似乎有七八个人复合重叠的声音从烈焰中深沉传来,“死灵!竟敢擅闯此地!”

    呼!烈焰喷出,一只烈焰龙爪骤然从龙首下方脱颖而出,一把抓向了暗幽林,速度之快。根本不是苗毅等能够反应过来的。出手气势如雷霆,暗幽林连躲避都来不及,便被龙爪一把给抓在了爪心往龙焰池内提。

    苗毅大惊,瞬间捞出逆鳞枪斩向龙爪。谁知龙爪顺势一荡,爪子凝握的拳头火光四射,砸在了苗毅的胸前,轰!震的苗毅站立不稳踉跄后退。

    黑炭两眼一瞪,突然纵身而起。狠狠一头撞向烈焰形态的龙头,谁知那龙头又形似虚无,黑炭轻而易举地钻了过去,一点阻力都没有,落在了龙焰池的另一头。

    抓了暗幽林的龙爪已经迅速收回了龙焰池内,暗幽林的身形被定格在了汹涌的烈焰中浮空,就在那烈焰龙头中,挣扎着,无法逃脱,“啊…”双手抱头发出凄厉惨绝的痛苦嚎叫。身上飞烟滚滚。

    稳住身形的苗毅震惊,他能感觉到龙爪刚才一击不含任何法力,这虚拟形态的火焰竟然是凭蛮力一击将自己给震退了,燃烧的火焰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蛮力?

    他现在来不及多想,迅速一掌虚扣过去,施展星火诀欲以控火术将暗幽林给救出来。

    然而没用,他的控火术虽然逼得龙焰池内的烈焰如喷涌的泉水一般滚滚荡向四周,却无法让那龙头状的火焰散开,那团火焰似乎是火焰,又不像是火焰。有点像是什么别的东西,他的控火术对其根本没任何作用,无法将暗幽林给抢救出来。

    黑炭又再次纵身一跳,想一头将暗幽林从烈焰中给撞出来。谁知一只龙爪从烈焰中挥出,凌空一把抓了黑炭,顺势挥爪,直接将黑炭给扔了出去,砸落在地翻滚。

    殿外各个入口快速闯入了一群赤发男女,见到殿内情形立刻就要对苗毅等出手。

    “退下!”那七八个人重叠复合的深沉声音威严响起。

    闯入的赤发男女们连一丝多余的意见都没有。从哪来的又纷纷从哪退了回去。

    龙头烈焰的焚化威力太强了,暗幽林落入其手中压根没有任何还手之力,惨叫声已经停了下来,飞快化作了飞烟,真正是灰飞烟灭,其身上一些还没化去的随身物品七零八落地落进了龙焰池的深深火坑内。

    片刻的工夫,刚才还活生生的暗幽林,转眼就灰飞烟灭了!

    强行施法营救的苗毅绷着脸,停止了星火诀的运转,放弃了做那无劳之功,同时挥掌一扬,阻止了从地上爬起的黑炭再去强行冲撞,因为已经没了任何意义。

    他也看出来了这烈焰龙头似乎对他和黑炭没什么恶意,否则就不会让那些火灵退下。

    可苗毅满腔的愤怒写在脸上,对方出手实在是太果断、太过无情了,连声招呼都不打,一看出暗幽林是邪灵立刻不问是非黑白以雷霆之势将其给剿灭,太狠了!

    他的控火术一停,大殿内滚滚如潮的烈焰迅速如潮水般退去,缩回了龙焰池内,仅剩下了那烈焰龙头虚晃在火池的上方,一双火眼深沉而又威仪地盯着黑炭。

    没错!那双火眼是在盯着黑炭,从苗毅身上挪开了,在很认真地盯着黑炭打量。

    “你是何方妖孽?”苗毅挥枪指着龙头烈焰怒喝。

    龙头烈焰的火眼目光再次盯向了苗毅,如同七八个人重叠复合的深沉声音再次威严响起,“你难道不知邪灵进入邪源的后果?一旦让其坐大,世间必将生灵涂炭,一旦让其坐大脱离了荒古,世间万物生灵必遭其反噬!如此后果你承担的起吗?”

    苗毅怒声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她也没想过要在这里坐大,我也不会容她坐大,与你何干,用得着你来多管闲事?”

    他真正是愤怒了,是他把暗幽林给带进这里来的,是他在还没查明情况之下就在这里把暗幽林给召了出来,这才令暗幽林惨死。一想到御园中那个女人希翼恳求的眼神,一想到暗幽林当年希翼恳求自己带她离开的眼神,一想到自己的承诺,一想到自己把暗幽林给害死在这里,一想到自己又负一人,顿时痛彻心扉!

    若不是知道自己不是这烈焰龙头的对手,此时满腔激愤怒火的他恨不得将这里给夷为平地!

    烈焰龙头:“你若是不信,大可以去荒古到处转上一转,若是这荒古内的邪灵能与你相安无事、能放过你,那就算我错了。曾经山清水秀的荒古之地,如今变成了一片荒漠,曾经荒古内万物自由的生灵如今皆成累累白骨,这些邪灵的危害有多大你没看到、你不知道吗?”

    苗毅怒斥:“依我看,这世上最歹毒的莫过于像你这样险恶的人心!”

    烈焰龙头:“这些邪灵就是人心险恶的证明,这些邪灵就是人心的负面因素所制造出来的,一旦放了它们出去没有什么是它们干不出来的,后果将不堪设想,千万不要被眼前看到的假象所迷惑。”

    嗖!苗毅突然屈指弹出一支心焰小剑,只见小剑射入了烈焰龙头内,嗡一声爆开。

    烈焰龙头瞬间消失,又恢复了游龙烈焰的形态。

    待到心焰威力在烈焰中化尽,熊熊烈焰再次凝聚成了烈焰龙头形态,问道:“年轻人,一个邪灵的生死为何让你如此大动肝火?它对你来说真的比什么都重要吗?它真的可以让你放弃一切吗?”

    见自己的杀手锏心焰都奈何不了对方,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怪物,苗毅尽管愤怒,可还是意识到了完全不可控的危险,诚如对方说的一样,暗幽林对他来说并非比什么都重要,也不足以让他放弃一切,只是心中的愧疚难耐而已,其实他也知道若真的将暗幽林带出了荒古,暗幽林也迟早是死路一条,外面的各大势力无一会放过她。

    “胖贼,我们走!”意识到了不可控危险的苗毅招呼一声,准备先离开这里,以后有机会再来算这笔账!

    黑炭跟在了他身后向殿外走去。

    烈焰龙头一双火眼变得炽烈,盯着苗毅的后背问道:“就这样走了?你不想知道我是谁吗?”

    苗毅很想说老子管你是谁,可又的确被对方的话给挠中了痒处,停步背对道:“我刚才已经问过,你愿说则说,不愿说老子也不勉强!”

    烈焰龙头道:“你之前在地宫打碎了我生前的遗骸,你说我是谁?”

    八具龙骸?苗毅满腔怒火顿时消了大半,慢慢转过了身来,难以置信地瞅着烈焰龙头打量,“那是你生前遗骸?你既然已经死了,为何还能以这种形态出现?”还有句话没有问出来,那就是为何还能有这么强的实力。

    烈焰龙头:“你是不是在奇怪既然已经死了,为何龙魂还在?难道其中原因你猜不出来吗?”

    苗毅不想和它废话,可还是忍不住道:“猜不出来!”尽管是没好气的语气,可心中的确想知道答案。

    烈焰龙头:“原因很简单,因为我生前的修为已经突破了显圣境界,达到了神魂境界,神魂不灭,我自不灭!”

    神魂?苗毅倒吸一口凉气,什么人竟然能杀了神魂境界的龙族?

    他瞬间联想到了妖僧南波,试着问道:“你难道是龙族的八位守护龙神之一?”

    烈焰龙头:“看来你也不是一无所知。”

    苗毅心中震惊,龙族八位守护龙神的神魂还在?又问:“不知你是八位守护龙神中的哪一位?”

    烈焰龙头:“乾!我如今的主体是乾。”

    苗毅疑惑道:“什么意思?”

    烈焰龙头毫不讳言:“当年我八人分别名为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后我八人被人所杀,神魂亦被其赶尽杀绝给击毁。为了能苟延残喘,八人残破神魂凑合到了一起,就是你如今看到的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