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站在火池旁的苗毅对此毫无感觉,轻轻叹了口气,反正自己准备在这里呆个几百年,就不信几百年时间还确认不了这是不是真正的‘龙焰池’,说不定还能弄清为什么让自己把东西送到‘龙焰池’的原因。

    说到底他还是过不去自己良心上那一关,最终还是将两颗石头蛋收了起来,没有轻易给扔掉。

    那火焰龙头似乎抬了抬下巴往上看,对苗毅闹了半天还是没扔出手好像有点无语。

    苗毅也没有老是抬头去看那几丈高的烈焰,转身反倒是将黑炭和暗幽林给放了出来,道:“此地邪源就在殿后右边第一个下转的入口内,你们自己去吧,尽量安静点,不主动在这里招惹事情应该不会…”

    话没说完,发现眼前的黑炭和暗幽林的反应有些不对,黑炭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身后上方,暗幽林则是一脸的惊恐之色,甚至是微微有些战栗的感觉。

    一个游龙形态的火焰而已,至于么?苗毅腹诽,扭回头看了一眼。

    不看还罢了,这一看顿时呆住了,哪是什么游龙火焰,整个熊熊烈焰不知什么时候化作了一颗巨大龙头的形态。

    若仅仅是像龙头也就罢了,那双火焰形态的双眼仿佛活过来了一般,跳动的烈焰双眸是如此的炯炯有神,渗透出一股摄人心魄的深邃,明显在盯着他们三个打量,狰狞、威武、霸气!

    突然,火焰双眸似乎锁定了暗幽林,明显变得怒烈,一股震慑人心神的气势猛然从烈焰中迸发出来,给人强大的压迫感,令惊疑不定的苗毅等缓缓后退。

    紧接着一道似乎有七八个人复合重叠的声音从烈焰中深沉传来,“死灵!竟敢擅闯此地!”

    呼!烈焰喷出,一只烈焰龙爪骤然从龙首下方脱颖而出,一把抓向了暗幽林,速度之快。根本不是苗毅等能够反应过来的。出手气势如雷霆,暗幽林连躲避都来不及,便被龙爪一把给抓在了爪心往龙焰池内提。

    苗毅大惊,瞬间捞出逆鳞枪斩向龙爪。谁知龙爪顺势一荡,爪子凝握的拳头火光四射,砸在了苗毅的胸前,轰!震的苗毅站立不稳踉跄后退。

    黑炭两眼一瞪,突然纵身而起。狠狠一头撞向烈焰形态的龙头,谁知那龙头又形似虚无,黑炭轻而易举地钻了过去,一点阻力都没有,落在了龙焰池的另一头。

    抓了暗幽林的龙爪已经迅速收回了龙焰池内,暗幽林的身形被定格在了汹涌的烈焰中浮空,就在那烈焰龙头中,挣扎着,无法逃脱,“啊…”双手抱头发出凄厉惨绝的痛苦嚎叫。身上飞烟滚滚。

    稳住身形的苗毅震惊,他能感觉到龙爪刚才一击不含任何法力,这虚拟形态的火焰竟然是凭蛮力一击将自己给震退了,燃烧的火焰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蛮力?

    他现在来不及多想,迅速一掌虚扣过去,施展星火诀欲以控火术将暗幽林给救出来。

    然而没用,他的控火术虽然逼得龙焰池内的烈焰如喷涌的泉水一般滚滚荡向四周,却无法让那龙头状的火焰散开,那团火焰似乎是火焰,又不像是火焰。有点像是什么别的东西,他的控火术对其根本没任何作用,无法将暗幽林给抢救出来。

    黑炭又再次纵身一跳,想一头将暗幽林从烈焰中给撞出来。谁知一只龙爪从烈焰中挥出,凌空一把抓了黑炭,顺势挥爪,直接将黑炭给扔了出去,砸落在地翻滚。

    殿外各个入口快速闯入了一群赤发男女,见到殿内情形立刻就要对苗毅等出手。

    “退下!”那七八个人重叠复合的深沉声音威严响起。

    闯入的赤发男女们连一丝多余的意见都没有。从哪来的又纷纷从哪退了回去。

    龙头烈焰的焚化威力太强了,暗幽林落入其手中压根没有任何还手之力,惨叫声已经停了下来,飞快化作了飞烟,真正是灰飞烟灭,其身上一些还没化去的随身物品七零八落地落进了龙焰池的深深火坑内。

    片刻的工夫,刚才还活生生的暗幽林,转眼就灰飞烟灭了!

    强行施法营救的苗毅绷着脸,停止了星火诀的运转,放弃了做那无劳之功,同时挥掌一扬,阻止了从地上爬起的黑炭再去强行冲撞,因为已经没了任何意义。

    他也看出来了这烈焰龙头似乎对他和黑炭没什么恶意,否则就不会让那些火灵退下。

    可苗毅满腔的愤怒写在脸上,对方出手实在是太果断、太过无情了,连声招呼都不打,一看出暗幽林是邪灵立刻不问是非黑白以雷霆之势将其给剿灭,太狠了!

    他的控火术一停,大殿内滚滚如潮的烈焰迅速如潮水般退去,缩回了龙焰池内,仅剩下了那烈焰龙头虚晃在火池的上方,一双火眼深沉而又威仪地盯着黑炭。

    没错!那双火眼是在盯着黑炭,从苗毅身上挪开了,在很认真地盯着黑炭打量。

    “你是何方妖孽?”苗毅挥枪指着龙头烈焰怒喝。

    龙头烈焰的火眼目光再次盯向了苗毅,如同七八个人重叠复合的深沉声音再次威严响起,“你难道不知邪灵进入邪源的后果?一旦让其坐大,世间必将生灵涂炭,一旦让其坐大脱离了荒古,世间万物生灵必遭其反噬!如此后果你承担的起吗?”

    苗毅怒声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她也没想过要在这里坐大,我也不会容她坐大,与你何干,用得着你来多管闲事?”

    他真正是愤怒了,是他把暗幽林给带进这里来的,是他在还没查明情况之下就在这里把暗幽林给召了出来,这才令暗幽林惨死。一想到御园中那个女人希翼恳求的眼神,一想到暗幽林当年希翼恳求自己带她离开的眼神,一想到自己的承诺,一想到自己把暗幽林给害死在这里,一想到自己又负一人,顿时痛彻心扉!

    若不是知道自己不是这烈焰龙头的对手,此时满腔激愤怒火的他恨不得将这里给夷为平地!

    烈焰龙头:“你若是不信,大可以去荒古到处转上一转,若是这荒古内的邪灵能与你相安无事、能放过你,那就算我错了。曾经山清水秀的荒古之地,如今变成了一片荒漠,曾经荒古内万物自由的生灵如今皆成累累白骨,这些邪灵的危害有多大你没看到、你不知道吗?”

    苗毅怒斥:“依我看,这世上最歹毒的莫过于像你这样险恶的人心!”

    烈焰龙头:“这些邪灵就是人心险恶的证明,这些邪灵就是人心的负面因素所制造出来的,一旦放了它们出去没有什么是它们干不出来的,后果将不堪设想,千万不要被眼前看到的假象所迷惑。”

    嗖!苗毅突然屈指弹出一支心焰小剑,只见小剑射入了烈焰龙头内,嗡一声爆开。

    烈焰龙头瞬间消失,又恢复了游龙烈焰的形态。

    待到心焰威力在烈焰中化尽,熊熊烈焰再次凝聚成了烈焰龙头形态,问道:“年轻人,一个邪灵的生死为何让你如此大动肝火?它对你来说真的比什么都重要吗?它真的可以让你放弃一切吗?”

    见自己的杀手锏心焰都奈何不了对方,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怪物,苗毅尽管愤怒,可还是意识到了完全不可控的危险,诚如对方说的一样,暗幽林对他来说并非比什么都重要,也不足以让他放弃一切,只是心中的愧疚难耐而已,其实他也知道若真的将暗幽林带出了荒古,暗幽林也迟早是死路一条,外面的各大势力无一会放过她。

    “胖贼,我们走!”意识到了不可控危险的苗毅招呼一声,准备先离开这里,以后有机会再来算这笔账!

    黑炭跟在了他身后向殿外走去。

    烈焰龙头一双火眼变得炽烈,盯着苗毅的后背问道:“就这样走了?你不想知道我是谁吗?”

    苗毅很想说老子管你是谁,可又的确被对方的话给挠中了痒处,停步背对道:“我刚才已经问过,你愿说则说,不愿说老子也不勉强!”

    烈焰龙头道:“你之前在地宫打碎了我生前的遗骸,你说我是谁?”

    八具龙骸?苗毅满腔怒火顿时消了大半,慢慢转过了身来,难以置信地瞅着烈焰龙头打量,“那是你生前遗骸?你既然已经死了,为何还能以这种形态出现?”还有句话没有问出来,那就是为何还能有这么强的实力。

    烈焰龙头:“你是不是在奇怪既然已经死了,为何龙魂还在?难道其中原因你猜不出来吗?”

    苗毅不想和它废话,可还是忍不住道:“猜不出来!”尽管是没好气的语气,可心中的确想知道答案。

    烈焰龙头:“原因很简单,因为我生前的修为已经突破了显圣境界,达到了神魂境界,神魂不灭,我自不灭!”

    神魂?苗毅倒吸一口凉气,什么人竟然能杀了神魂境界的龙族?

    他瞬间联想到了妖僧南波,试着问道:“你难道是龙族的八位守护龙神之一?”

    烈焰龙头:“看来你也不是一无所知。”

    苗毅心中震惊,龙族八位守护龙神的神魂还在?又问:“不知你是八位守护龙神中的哪一位?”

    烈焰龙头:“乾!我如今的主体是乾。”

    苗毅疑惑道:“什么意思?”

    烈焰龙头毫不讳言:“当年我八人分别名为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后我八人被人所杀,神魂亦被其赶尽杀绝给击毁。为了能苟延残喘,八人残破神魂凑合到了一起,就是你如今看到的我!”(~^~)

第1333章 伏击    c_t;吕重并不知道自己前脚刚走,无天佛祖、罗候两人就立时赶到。,最新章节访问:。

    这一次收获,让吕重真的非常满意。

    不但成功灭了朱千手、无极魔圣、耶圣空三个圣人分身,更把八大家族的不少人都给坑了。

    这些跟着吕重进入[‘混’世魔界]的人,只要吕重不同意,是绝无出来的可能了。

    吕重虽然没有灭了八大家族的这些人,但是,八大家族的人只怕也会把吕重给彻底恨上。

    因为如果不是吕重,他们这些人也不可能跟着进入‘混’世魔界寻宝……

    对于一直以高姿态矗立在诸天万界的这些势力来说,都是真心看不起那些吊丝的。

    就算吕重有如彗星崛起,在他们的眼里,也只不过是一个好运的爆发户,是一个没有底蕴的小人物。没有大势力可依靠,就算吕重个人武力再逆天,也不放在他们眼里。除非,吕重证道成圣,而且成为能与他们身后靠山相抗衡的圣人,他们或许才会真正对吕重另眼相看。

    而现在,就算吕重实力境界进一步提升,达到上位准圣境界。

    八大家族的人也绝对会再次呼朋唤友地打上‘门’来。

    谁叫吕重只是单枪匹马一个人呢?

    谁叫吕重的确身上还有让无数人眼红得馋涎‘欲’滴的超级宝贝呢?

    上次几十人围攻吕重,居然还被吕重给逃了reads;。这是他们准备不足呢……

    一路返回,吕重倒没有加快速度,相反,在星海之中腾挪,也别有一翻意境。[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从一个行星挪移到另一个行星,吕重显得非常轻松。

    一路上,吕重兴趣欣然,很难得地放慢了速度。要么闪入彗星之上,随之体会着驱星而行的快感。

    要么,就于原始星球立足。感应仙界原始星球的生态循环,顺便捕捉一些自己稍感兴趣的异虫,收入[大寂灭珠]加以培养。

    其中,吕重在一个类似巨树星的木属‘性’行星之上,得到了好几种凶戾而霸气的异虫。

    有时候,吕重又会闯入超高温恒星中收集至强的太阳‘精’火。有极品火之道纹守护,恒星之中的超高温火焰一般也难以伤到吕重。

    吕重采集太阳‘精’火。倒不是为了进化曾经的仙器[太阳‘精’火塔],而是准备炼化[太阳耀斑大阵]。

    上次。光武帝耶无上、耶无喜、耶无乐、耶无悲等人释放的[太阳耀斑大阵],让吕重看着也觉得颇为惊‘艳’。

    灭了这些家伙,也吸收了这些家伙的一些记忆,吕重有信心炼制出更强大的[太阳耀斑大阵]。而这个大阵的核心,就是利用[太阳‘精’火]制作大太阳神雷。

    反正,赶来‘阴’邙星的时候,吕重只是十几个呼吸间就到来。

    而返回到仙幻星星系的时间,吕重足足用了二十多天。

    不过,这二十多天。吕重不单在物质上有着极大的收获,甚至‘精’神上也了收获上佳。轻轻松松地,他就把刚刚提升到上位准圣境的境界给稳固下来。同时,[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的修炼也是多了一丝沉稳。元神已是稳如泰山,极为凝实。

    这一天,吕重已进入了仙幻星星系。

    本来,只须动念之间。吕重就可以返回仙幻星的纳兰古堡。

    可是,他突然在一颗星球上方停了下来,目光中多了一丝冷笑与杀意。

    吕重傲然而立,突然对着前方的虚空冷笑起来:“嘿嘿,真他m的有意思,这次居然动用好几百的帝级强者来伏击我吕重。还真的让我大开眼界。别藏头‘露’尾了,都出来吧——”

    咻咻咻……

    前方的空间出现晦涩不明的‘波’动,接着,一个个人影出现。

    “好个吕重,居然能发现我们的埋伏。果然是个人物!”

    吕重左前方,一个手持五彩羽扇的军师型人物招摇地站了出来,一脸傲气。看向吕重的目光。就像看一个死人一般。

    吕重的目光在这人身上一扫,眉头微微一挑,笑了起来:“呵呵,看来我上次给你们八大家族的教训还不够深刻。果断,打狗就得往死里打呢,否则,一不小心就会被它们反咬一口——”

    “敢侮辱我们,吕重,你是找死——”

    一声尖锐的声音暴响起来,顿时,前方有一朵诡异的金云猛然向吕重冲来。

    快!

    速度快到了极点!

    “金锐,回来——”手持五彩羽扇的人见自己队伍之中,居然有人没听命令就主动出击,脸‘色’一变,连忙喊了起来。

    可是,这冲出去的主人,脾气相当暴躁。当然,更主要的是上次在‘阴’邙星附近,他有好几个兄弟陨落在吕重的手里。

    现在,一见吕重,他体内的杀气连他自己也没有控制住,让他疯狂地冲了出来。

    来人化身为一道金‘色’的闪电。于星海中掠过,金光涌动,霸道的气息透发了出来,天地为之战栗!

    “啾——”

    一声恐怖的雕鸣暴然响起,似乎像是破开了尘封了无尽岁月的魔窟,释放出了完全疯狂的超级魔头。而这超级魔头正在狂吼咆哮。

    无边的声‘波’,带着毁灭天地的伟力直向吕重轰来。

    上品巅峰境的音‘波’攻击!

    吕重冷笑,不动如山。他的音之大道道纹也为上品巅峰境界。根本就不惧对方的这道超级音攻。

    “咦?”

    那一道极速冲向吕重的金‘色’闪电也是心中闪过一丝惊讶。没想到连上品巅峰境的音之大道配合的音‘波’攻击都无法伤到吕重。

    不过,这会儿他更加地愤怒。

    下一刻,一只庞大与狰狞的金‘色’利爪,陡然从金云中抓了出来。

    “啾……”

    穿金裂石的暴音再次响起,几有吼爆方圆整个星系的伟力。

    巨爪袭击而来,却是一只金光闪闪的巨大鹰爪!

    金翅大鹏雕!

    传说中能食龙的无上天空王者!

    此时,这金翅大鹏雕全身宛若黄金铸成,熠熠生辉,璀璨夺目,且凶气滔天!

    它那金‘色’的瞳孔之中,似乎有淡淡的上古符文在幻明幻灭。无穷的杀气在凝聚,那极凶残的眸光,几要见人而噬。

    “轰!”

    可媲美上品先天至宝的金‘色’巨爪,竟然朝吕得疯狂轰了过来!

    这一抓,金光暴‘射’,似乎局部的天空都灿烂了起来,

    “找死——”吕重目光一冷,千秋岁月刀陡然轰出……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