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赵长枪的整个行动都是计划好的,逃跑路线也是早就制定好的。小说/岳南山早已经在沿途安排了众多的小弟,这些小弟装作无关的路人甲乙丙丁,监视着整个逃跑路线上的情况,一旦发现意外,他们马上便会报告岳南山。

    “我知道了吉米。继续警戒。”岳南山对着对讲机说道。

    放下对讲机后,岳南山不禁嘟囔道:“咦?怪了,警察怎么知道我们走这条路?只能启动第二套预案了。”

    岳南山说着话,又抓起对讲机说道:“天彪,执行第二套方案!你马上开着你的本田商务通过前方的监控摄像。然后让迪马立刻过来接应枪哥!”

    岳南山和手下小弟通话的时间,开车的小弟已经将车子停靠在了路边。赵长枪等人不用吩咐,和岳南山说了声珍重,然后便直接下了车,然后穿越路中间的隔离绿化带,朝公路的对面走去。

    走路的时候,赵玉山将机井一郎的一条胳膊架在自己肩膀上,半拖半架的,给人的印象好像赵玉山架了一个醉汉一样。

    赵长枪等人刚刚走到对面路边,一辆豪华型的奔驰商务便停在了他们的身边,四个人拉开车门上车。奔驰商务迎着他们来的方向便开了过去!

    时间不大,赵长枪等人便看到一大队警车打着爆闪,呜呜鸣叫着从对面车道上和他们擦肩而过。

    赵长枪抓起对讲机,面露笑容的说道:“岳哥,警察朝你追下去了。你要小心哦。”

    “放心吧。他们不能将我怎么样的。”岳南山也笑着说道。

    大队警车一路向前,很快发现了不紧不慢行驶在前面的本田商务。

    “前面的车子听着,马上靠边停车,接受检查!马上靠边停车,接受检查!”警车开始通过车载喇叭向岳南山喊话,同时将武器也都亮了出来,对方可是身手高强,穷凶极恶的杀手!他们不敢不小心应付。

    岳南山面不改色,扶了扶脸上的金丝眼镜,让开车的小弟将车子稳稳的靠在了路边。

    十几辆警车迅速散开,然后便是一连串刺耳的刹车声。这些警车直接将本田商务围了起来。全副武装的警察从车上跳下来,躲在警车的后面,只露出上半身,将枪口指向停在路边的本田商务。

    “车上的人听着!马上老老实实的下车!不要耍花招,不然我们就要开枪了!”有警察开始对着本田商务喊话。 [800]

    在一帮警察紧张的注视下,岳南山和司机小弟缓缓的推开车门,举着双手不慌不忙的下了车。

    “稻川警官,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怀疑我岳南山有问题?想要抓捕我岳南山?”岳南山看着面前的这些警察,不慌不忙的对一位警官说道。

    岳南山认识这位稻川警官,稻川警官也认识他,但是两人可不是好朋友,稻川警官知道岳南山是灭魂社的老大,是山口组的死对头,两个组织之前经常火拼,直到最近双方才消停了一些。

    “岳南山,你少给我废话,你有权保持沉默!”稻川说完后,又冲手下一挥手说道:“搜车!”

    三个警察迈步向前,将本田商务的四个车门全部打开,寻找赵长枪等人,然而让他们失望的是,车里空空如也!别说五个大活人,就连一个苍蝇都没有!

    稻川脸上一阵狐疑,然后冷声对岳南山说道:“岳南山,你最好给我说实话,那些杀手哪里去了?机井一郎哪里去了?”

    岳南山嘿嘿一笑说道:“稻川警官,你可真会开玩笑啊!你抓罪犯无缘无故的抓到我头上,我还没说什么呢,你竟然又诬陷我窝藏杀手?我的车子你刚才也搜了,你还想怎样?是不是看我岳南山好欺负啊?你如果再无理纠缠下去,当心我去起诉你!”

    稻川冷笑一声说道:“哼哼,岳南山,你最好还是乖乖的交代问题,不要试图狡辩,刚才有人亲眼看到那四个头戴口罩的家伙带着机井一郎上了一辆本田商务!”

    “呵呵,稻川警官,你这里是不是坏掉了?”岳南山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然后接着笑眯眯的说道:“本田商务多了去了,刚才我还看到一辆本田商务跑到我前面去了呢,你怎么不去追它?”岳南山说道。

    稻川不禁愣了一下,然后问道:“岳南山,你说的可是真的?”

    “我骗你干嘛,你可以自己去查这条路上的监控录像嘛!到时候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赵玉山故意装作有些不屑的说道。

    稻川心中马上思量开了。由于那辆牧马人越野车的主人没有看清丰田商务的车牌号,所以他也不能确定事情是不是岳南山干的。况且这家伙也知道,岳南山是灭魂社的老大。

    灭魂社虽然综合实力还不如山口组,但也绝不是省油的灯,在局部地区,他们完全有实力和山口组一较高下!如果他没有真凭实据将岳南山抓了,灭魂社可能就会炸了庙,搞不好把警察局都拆了!

    可是如果就此放过岳南山吧,他又不甘心,毕竟岳南山有重大嫌疑!

    就在此时,稻川的对讲机忽然响了起来,调度中心告诉他,前方**拍到一辆银灰色的本田商务车驶过,疑似目标车辆!

    稻川立刻不再纠缠岳南山,带着一帮手下快速的朝前追去!

    岳南山嘴角发出一声冷笑,招呼小弟上车,然后继续不紧不慢的朝前驶去。

    稻川领着车队没命的朝前赶,终于追上了前面的疑似车辆。不过当他们追上目标车辆的时候,目标车辆已经停在路边。稻川带着一帮人冲过去,却发现车子里面空空如也,连个鬼影子都没有,里面的人早跑了。

    稻川现场让人用电脑调出了这辆本田商务的档案,却发现这辆车原来竟然属于一家广告公司。而就在昨天晚上,这辆车被人盗了!

    “我草!”稻川气狠狠的一脚踹在了丰田商务上。

    稻川以为杀手是在这里换了车子,可是他却不知道这辆车里本来就只有一个灭魂社的小弟。

    这名小弟正是之前得到岳南山电话的天彪。他他接到老大的电话后,马上开着一辆早已经准备的丰田商务从一个监控录像下飞驰而过,这辆车子和岳南山的车子是同颜色同款式的,甚至连车牌都一样!

    天彪过了监控**之后,又向前开了一段距离,然后将车子仍在路边,自己跑路了。

    当稻川带着一帮手下对着一辆空车生闷气的时候,赵长枪乘坐的豪华奔驰商务已经重新到达了枪战的现场。

    枪战现场已经被简单的处理过,警察用花条布将死尸遍地的现场圈了起来,花条布的外面留了一条仅容两辆车的狭窄通道,交警正紧张的指挥着交通。

    透过花条布的上方,赵长枪看到里面竟然多了一些黑衣大汉,这些人好像正在和警察争吵。赵长枪知道这些黑衣人肯定都是山口组的帮众,正在给警察施压,让他们快点抓住凶手。

    赵长枪的脸上露出一丝凝重,一般来说,老大出了事情,手下小弟的支援速都是很快的,但是眼前这些黑衣大汉的救援速度显然不是那么快,他们甚至还不如警方来的快!这是为什么?难道里面有什么隐情?

    在交警的指挥下,奔驰商务很顺利的通过了那条狭窄的通道。然后快速驶离了现场。

    离开现场之后,他们就算基本安全了,打死那些警察和山口组的帮众都不会想到,他们会再次穿过枪战现场,然后和他们想象中的方向背道而驰。

    奔驰商务最终来到东京郊区一个不起眼的小旅店。这里是灭魂社的一个秘密据点,也是灭魂社的安全屋之一。

    赵长枪和赵玉山等人将机井一郎弄到一个房间后,赵长枪取出银针在机井一郎的胸前和四肢上刺了几针,机井一郎马上幽幽醒转了过来。

    乍然醒来的机井一郎,脑袋还是有些发蒙,眼睛也有些迷离,视线有点模糊。他有些不明白,自己本来不是要去医院的吗?可是这里好像不是医院啊?这里是什么地方?这几个人也不是医生,他们是什么人?等等,不对啊,这个家伙怎么有点眼熟?

    机井一郎使劲晃了晃脑袋,将迷离的眼神使劲聚了聚光,试图看清眼前这个让他感到熟悉的模糊人影到底是谁,就在这时候,他忽然看到一个大个子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一下,然后对另一个模糊人影说道:“枪哥,这老东西的眼睛是不是瞎了?我怎么看他有点傻儿巴叽的?”

    说话的正是赵玉山,这家伙看到机井一郎醒来后,看上去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一样,便用手在他眼前晃了一下,并且不确定的问了赵长枪一句。

    赵长枪微微一笑,说道:“放心,他没事,一会儿就好。”

    说完后,赵长枪又笑眯眯的对机井一郎说道:“一郎先生,你好啊,还记得我吗?很荣幸,今天终于又见到你了。”

    机井一郎的华语水平很好,他能听懂赵长枪的话,不过此时他听到赵长枪的话后,差点没晕过去!虽然他的视线还是有点模糊,但是他的耳朵是好使的,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他听到这个声音,心中就不自觉的打颤!

    “这

    这不是赵长枪的声音吗?我的天皇陛下啊,他怎么到了这里,我怎么落到了他手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机井一郎惊恐的想到!

    “赵

    赵长枪?你是赵长枪!”机井一郎瞪大眼睛看着赵长枪说道。他这猛然一瞪眼,原本迷离眼神竟然好了不少,终于将面前之人的相貌看清楚了,这不是阎王赵长枪是谁?

    “哈哈,不错,不错。一郎先生记性不错嘛!竟然还记得我。你说我是应该感到荣幸呢?还是感到不幸呢?”赵长枪呵呵一笑说道。

第一四九一章 八具龙骸    苗毅最终还是决定先查看一下龙穴的情况再说。

    首先不能确定是不是要把两颗石头蛋给扔进龙焰池,其次是无法百分百确认这就是龙焰池,虽然看起来挺符合‘龙焰池’的名称,可谁知这里是不是就是这一处类似龙焰的火池,万一有多处怎么办?就算要扔起码也要先确定地方,毕竟是凤族煞有其事托付的事情,太敷衍未免对不住良心。

    于是他又将两颗石头蛋收了起来。

    再抬头看向那几丈高的游龙火焰时,古老威武而狰狞的龙头状火焰已然再次变化成了游龙状,之前的变化苗毅丝毫没察觉到,扭头到处看了看,朝大殿八张座椅后面左侧的洞窟走了进去。

    而那游龙火焰中又若隐若现显现出了两只慑人的火眼,目送东张西望的苗毅消失。

    殿后左右的洞窟是共通的,灵兰给苗毅的地图中只有龙穴外部的大概地形,并无内部详图,所以苗毅纯粹是瞎逛。

    和凤巢不一样,龙穴内部简直像迷宫一样,条条道路几乎都一模一样,东逛西逛的苗毅很快就逛晕了,迷路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在龙穴的什么位置。

    一个盘坐在单独洞穴中的赤发汉子缓缓回头,看向绷着脸走进来的苗毅。

    这已经不是苗毅第一次误闯别人的修炼之地,迷路了总是会一不小心就错跑到了别人的房间。不过这一次不一样,内心尴尬,表面绷着脸的苗毅要借道一用,内部的路实在是把他给绕晕了,找不到了回大殿的路,还是从别人的房间直接出去了再说。

    不是他没长嘴巴不知道问路,关键是问了好几个赤发汉子、或充满野性的赤发女子,奈何却没一人搭理他,不管他说什么都只是默默看着他,或者看了他一眼后干脆闭上了眼睛。一个个都像被人封住了嘴巴的哑巴似的。

    还是头回碰到这样的事,若这里像凤巢一般只有灵兰一人的话,他可能已经直接动手逼问了,王八蛋。太气人了!

    在赤发汉子眼睁睁注视下,苗毅离开了洞内,从一洞口钻了出来,剧烈高温再次扑面而来。

    站在山腰,又见不灭天谷的浩瀚天地景象。苗毅松了口气,准备返回大殿,毕竟转来转去也没见到第二个‘龙焰池’,估摸着大殿内的那个火池应该就是所谓的龙焰池。

    往正东龙穴大门方向走了没几步,他忽然抬头看向了冒着滚滚邪气如浓烟的封顶,摸了摸下巴,又决定先去看看此地的邪源是什么情况,想看看此地的邪源中又藏了什么东西没有。

    他经常干寻宝的事情,对类似探秘的事情有点那啥。

    从某个角度来说,他是个果断的人。迅速飞檐走壁般直奔山顶。

    来到了火山口般冒着邪气浓烟的地方,苗毅打量了一下四周,施法以心焰护体,直接跳了下去。实在是没人领路的情况下他找不到去邪源的路,龙穴里面跟迷宫似的,人又多,不好施法到处乱查探,干脆爬到山顶来抄捷径。

    直降的主道下面又有许多分支,苗毅知道那是引导邪气通往各个洞穴房间的,这点和凤巢类似。那些小到人都钻不进去的他自然不会强往里钻。只走主分支,一路往邪气喷来的方向走应该就不会有错。

    费了那么点工夫,终于从一个洞眼中蹦了出来,从龙卷风般的邪气中闪出。落在了一个庞大的地宫内,比龙穴的主厅大殿都要大上个几倍。

    还未落地,他就被地宫内的情形给震慑住了。

    八张巨大的石榻在地宫内团状分布,榻上皆冒着滚滚邪气,杀、怨、煞、死这四道邪气各有两股。

    最令苗毅震惊的是,八张石榻后面堆积着八具巨大盘绕的枯骨。一座座枯骨皆像小山似的,悍然是八只巨龙的枯骨,堆积的顶方压着一只空洞吓人的狰狞龙头,自然也是枯骨。

    站在八张石榻中间的苗毅感觉自己被八双空洞洞幽深的垂视目光给盯着,那种藏身在八道邪气后面的幽深感觉好像还活着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回味过来后,苗毅轻轻松了口气环顾,心里琢磨着,难道这就是那八位龙族守护龙神的骸骨?

    从数字上来看,应该有点像,不过他也不能确认。

    从石榻之间走了出去,绕八具盘着的枯骨转了圈打量,发现八具枯骨下面都堆积着一堆大块的鳞甲,鳞甲颜色各异,分八种颜色,估摸着都是八具龙骸生前的鳞甲。

    他最后停在了一具枯骨前,发现骸骨洁白如玉竟然还闪着莹润光泽,隐隐散发着慑人的气息,很显然非同一般,遂伸手抓住了一根骨头,想试试这骸骨的硬度如何。

    普通力道是捏不动的,他施法尝试,发现这骨头真不是一般的硬。他也不敢做的太过了把这骸骨给捏碎,遂摸出了红晶宝剑戳了一下,真的很硬,力气小了居然无法在上面留下痕迹,又渐渐施法加力叮叮叮的戳着。

    随着他法力的加强,谁知没几下眼前的龙骸居然由上而下传来一阵嘎嘣声。

    苗毅怔住,缓缓抬头向上看去,两眼渐渐瞪大,龙骸歪倒,轰隆一声倾倒了下去,完整的骨架顿时四分五裂的一塌糊涂。倒了也就罢了,偏偏这骨架体躯太大,有一部分砸向了旋转如龙卷风的邪气。

    眼睁睁的苗毅差点崩溃,只见龙卷风搅动着散碎的骸骨乱飞甩了出去,另七具龙骸顿时遭了殃,现场情形顿时惨不忍睹,可谓接连轰隆散碎了一地的骨头。

    幸好苗毅反应也不慢,双手一举,迅速施法封住了龙卷风上冲的洞眼,将要卷出去的骸骨给剥离了出来,否则一旦给冲飞了出去落在了外面的熔浆里面,他只怕想将垮塌的龙骸给拼凑复原回去也不太可能。

    一座硕大的龙头就砸在了苗毅的眼前,翻转中鹿角支撑倒架在了地面。

    散碎的骨头全部落地后,苗毅看看现场一地狼藉的场景,也有些傻眼了,觉得这不应该啊!红晶宝剑力道轻了都戳不动的骸骨怎么会如此轻易散架了呢?

    想到红晶宝剑,苗毅看看手中扬着的宝剑,外面突然有紧急脚步声传来,顿时慌了,赶紧将手中宝剑给收回了储物镯内。他现在想闪身爬上高高的穹顶从上面洞口爬出去也晚了,人已经到了。

    地宫的门口,出现了数名赤发汉子和赤发女子,四男四女,见到眼前的一幕,一个个瞪大了眼睛,都惊呆了的样子。

    站在一堆散碎骸骨中的苗毅那叫一个尴尬,知道想否认是自己干的都不可能,这里就自己一个人,不是他干的还能是谁干的,只得老实拱手赔罪:“诸位,我不是故意的,我会想办法将它们给复原!”

    实在不行的话,那他也只能奉陪到底了。

    那八名男女怒了,一个个两眼欲要喷火般朝苗毅逼来,那是真的要两眼喷火,真的有火光在他们的眸子里闪烁。

    可就在这时,地宫外突然吹进了一阵风,隐隐带着呼啸声。

    八名逼来的男女似乎瞬间克制住了怒火,眼中的火光隐没,不再理会拿了枪出来戒备的苗毅,一个个埋头施法清扫,将散碎一地的龙骸全部清扫进了储物镯中,连一片细小的残渣也没有放过。

    在此期间,苗毅终于发现了如此坚硬骸骨为何会如此轻易垮塌的原因,因为那些龙骸本来就是拼凑出来的,骸骨似乎遭受过严重攻击,不少地方布满了裂纹。

    按理说,一般人也没道理对一群遗骸动手,十有八九是这些遗骸生前就遭受了重创。

    不过话又说回来,若不是某人施法去动摇,应该也没这么容易垮塌,八具龙骸又没有法力防御能力。

    所以苗毅心中小汗了一把,没想到自己竟然会一不小心惹出这种祸来,也不知道那八具龙骸究竟是不是八位守护龙神的,若真是的话,那还真是有点过了。

    那八名赤发男女收拾完遗骸后,连看都没看苗毅一眼,调头就离开了,没有任何为难苗毅的言行举止。

    八具龙骸清理走了,地宫内顿时变得空荡了不少。

    苗毅瞅了瞅八张石榻上喷出邪源的洞眼,之前本打算下去探宝的,现在惹出这么一场祸事来,暂时也熄了这个念头。看看上面穹顶的洞眼,再看看地宫大门出口,最终还是走了正门,没再偷偷摸摸,准备再借道抄近路。

    顺台阶到了上面的通道后,他又汗颜了一把,原来出口就在大殿正厅后面的一个岔路口,是自己之前没有选择的一条分道,搞得自己还像做贼似的爬了趟‘烟囱’。

    绕回到了燃烧着游龙火焰的正殿,苗毅又走到了龙焰池旁,摸出了两颗石头蛋,扬手就要扔进火池内,谁叫凤巢那边自己不说清龙焰池的情况,自己就算搞错了也怪不得自己。

    然而扔了几次终究是没扔出手,究其原因依旧还是觉得这样做有点草率了,无法确认这究竟是不是龙焰池,为了便于自己修炼,人家毕竟送过‘冰火之心’给自己方便了自己五百年的修行,灵兰给自己送行时把一路通行的地道安排的妥妥的,自己却如此敷衍人家交代的事有点说不过去啊!

    他这犹犹豫豫伸手反复扔又不扔的动作,终于又将游龙烈焰给逼得变化成了一颗巨大龙头,火眼目光森森垂视着,貌似有点被苗毅给耍得沉不住了气的感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