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苗毅最终还是决定先查看一下龙穴的情况再说。

    首先不能确定是不是要把两颗石头蛋给扔进龙焰池,其次是无法百分百确认这就是龙焰池,虽然看起来挺符合‘龙焰池’的名称,可谁知这里是不是就是这一处类似龙焰的火池,万一有多处怎么办?就算要扔起码也要先确定地方,毕竟是凤族煞有其事托付的事情,太敷衍未免对不住良心。

    于是他又将两颗石头蛋收了起来。

    再抬头看向那几丈高的游龙火焰时,古老威武而狰狞的龙头状火焰已然再次变化成了游龙状,之前的变化苗毅丝毫没察觉到,扭头到处看了看,朝大殿八张座椅后面左侧的洞窟走了进去。

    而那游龙火焰中又若隐若现显现出了两只慑人的火眼,目送东张西望的苗毅消失。

    殿后左右的洞窟是共通的,灵兰给苗毅的地图中只有龙穴外部的大概地形,并无内部详图,所以苗毅纯粹是瞎逛。

    和凤巢不一样,龙穴内部简直像迷宫一样,条条道路几乎都一模一样,东逛西逛的苗毅很快就逛晕了,迷路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在龙穴的什么位置。

    一个盘坐在单独洞穴中的赤发汉子缓缓回头,看向绷着脸走进来的苗毅。

    这已经不是苗毅第一次误闯别人的修炼之地,迷路了总是会一不小心就错跑到了别人的房间。不过这一次不一样,内心尴尬,表面绷着脸的苗毅要借道一用,内部的路实在是把他给绕晕了,找不到了回大殿的路,还是从别人的房间直接出去了再说。

    不是他没长嘴巴不知道问路,关键是问了好几个赤发汉子、或充满野性的赤发女子,奈何却没一人搭理他,不管他说什么都只是默默看着他,或者看了他一眼后干脆闭上了眼睛。一个个都像被人封住了嘴巴的哑巴似的。

    还是头回碰到这样的事,若这里像凤巢一般只有灵兰一人的话,他可能已经直接动手逼问了,王八蛋。太气人了!

    在赤发汉子眼睁睁注视下,苗毅离开了洞内,从一洞口钻了出来,剧烈高温再次扑面而来。

    站在山腰,又见不灭天谷的浩瀚天地景象。苗毅松了口气,准备返回大殿,毕竟转来转去也没见到第二个‘龙焰池’,估摸着大殿内的那个火池应该就是所谓的龙焰池。

    往正东龙穴大门方向走了没几步,他忽然抬头看向了冒着滚滚邪气如浓烟的封顶,摸了摸下巴,又决定先去看看此地的邪源是什么情况,想看看此地的邪源中又藏了什么东西没有。

    他经常干寻宝的事情,对类似探秘的事情有点那啥。

    从某个角度来说,他是个果断的人。迅速飞檐走壁般直奔山顶。

    来到了火山口般冒着邪气浓烟的地方,苗毅打量了一下四周,施法以心焰护体,直接跳了下去。实在是没人领路的情况下他找不到去邪源的路,龙穴里面跟迷宫似的,人又多,不好施法到处乱查探,干脆爬到山顶来抄捷径。

    直降的主道下面又有许多分支,苗毅知道那是引导邪气通往各个洞穴房间的,这点和凤巢类似。那些小到人都钻不进去的他自然不会强往里钻。只走主分支,一路往邪气喷来的方向走应该就不会有错。

    费了那么点工夫,终于从一个洞眼中蹦了出来,从龙卷风般的邪气中闪出。落在了一个庞大的地宫内,比龙穴的主厅大殿都要大上个几倍。

    还未落地,他就被地宫内的情形给震慑住了。

    八张巨大的石榻在地宫内团状分布,榻上皆冒着滚滚邪气,杀、怨、煞、死这四道邪气各有两股。

    最令苗毅震惊的是,八张石榻后面堆积着八具巨大盘绕的枯骨。一座座枯骨皆像小山似的,悍然是八只巨龙的枯骨,堆积的顶方压着一只空洞吓人的狰狞龙头,自然也是枯骨。

    站在八张石榻中间的苗毅感觉自己被八双空洞洞幽深的垂视目光给盯着,那种藏身在八道邪气后面的幽深感觉好像还活着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回味过来后,苗毅轻轻松了口气环顾,心里琢磨着,难道这就是那八位龙族守护龙神的骸骨?

    从数字上来看,应该有点像,不过他也不能确认。

    从石榻之间走了出去,绕八具盘着的枯骨转了圈打量,发现八具枯骨下面都堆积着一堆大块的鳞甲,鳞甲颜色各异,分八种颜色,估摸着都是八具龙骸生前的鳞甲。

    他最后停在了一具枯骨前,发现骸骨洁白如玉竟然还闪着莹润光泽,隐隐散发着慑人的气息,很显然非同一般,遂伸手抓住了一根骨头,想试试这骸骨的硬度如何。

    普通力道是捏不动的,他施法尝试,发现这骨头真不是一般的硬。他也不敢做的太过了把这骸骨给捏碎,遂摸出了红晶宝剑戳了一下,真的很硬,力气小了居然无法在上面留下痕迹,又渐渐施法加力叮叮叮的戳着。

    随着他法力的加强,谁知没几下眼前的龙骸居然由上而下传来一阵嘎嘣声。

    苗毅怔住,缓缓抬头向上看去,两眼渐渐瞪大,龙骸歪倒,轰隆一声倾倒了下去,完整的骨架顿时四分五裂的一塌糊涂。倒了也就罢了,偏偏这骨架体躯太大,有一部分砸向了旋转如龙卷风的邪气。

    眼睁睁的苗毅差点崩溃,只见龙卷风搅动着散碎的骸骨乱飞甩了出去,另七具龙骸顿时遭了殃,现场情形顿时惨不忍睹,可谓接连轰隆散碎了一地的骨头。

    幸好苗毅反应也不慢,双手一举,迅速施法封住了龙卷风上冲的洞眼,将要卷出去的骸骨给剥离了出来,否则一旦给冲飞了出去落在了外面的熔浆里面,他只怕想将垮塌的龙骸给拼凑复原回去也不太可能。

    一座硕大的龙头就砸在了苗毅的眼前,翻转中鹿角支撑倒架在了地面。

    散碎的骨头全部落地后,苗毅看看现场一地狼藉的场景,也有些傻眼了,觉得这不应该啊!红晶宝剑力道轻了都戳不动的骸骨怎么会如此轻易散架了呢?

    想到红晶宝剑,苗毅看看手中扬着的宝剑,外面突然有紧急脚步声传来,顿时慌了,赶紧将手中宝剑给收回了储物镯内。他现在想闪身爬上高高的穹顶从上面洞口爬出去也晚了,人已经到了。

    地宫的门口,出现了数名赤发汉子和赤发女子,四男四女,见到眼前的一幕,一个个瞪大了眼睛,都惊呆了的样子。

    站在一堆散碎骸骨中的苗毅那叫一个尴尬,知道想否认是自己干的都不可能,这里就自己一个人,不是他干的还能是谁干的,只得老实拱手赔罪:“诸位,我不是故意的,我会想办法将它们给复原!”

    实在不行的话,那他也只能奉陪到底了。

    那八名男女怒了,一个个两眼欲要喷火般朝苗毅逼来,那是真的要两眼喷火,真的有火光在他们的眸子里闪烁。

    可就在这时,地宫外突然吹进了一阵风,隐隐带着呼啸声。

    八名逼来的男女似乎瞬间克制住了怒火,眼中的火光隐没,不再理会拿了枪出来戒备的苗毅,一个个埋头施法清扫,将散碎一地的龙骸全部清扫进了储物镯中,连一片细小的残渣也没有放过。

    在此期间,苗毅终于发现了如此坚硬骸骨为何会如此轻易垮塌的原因,因为那些龙骸本来就是拼凑出来的,骸骨似乎遭受过严重攻击,不少地方布满了裂纹。

    按理说,一般人也没道理对一群遗骸动手,十有八九是这些遗骸生前就遭受了重创。

    不过话又说回来,若不是某人施法去动摇,应该也没这么容易垮塌,八具龙骸又没有法力防御能力。

    所以苗毅心中小汗了一把,没想到自己竟然会一不小心惹出这种祸来,也不知道那八具龙骸究竟是不是八位守护龙神的,若真是的话,那还真是有点过了。

    那八名赤发男女收拾完遗骸后,连看都没看苗毅一眼,调头就离开了,没有任何为难苗毅的言行举止。

    八具龙骸清理走了,地宫内顿时变得空荡了不少。

    苗毅瞅了瞅八张石榻上喷出邪源的洞眼,之前本打算下去探宝的,现在惹出这么一场祸事来,暂时也熄了这个念头。看看上面穹顶的洞眼,再看看地宫大门出口,最终还是走了正门,没再偷偷摸摸,准备再借道抄近路。

    顺台阶到了上面的通道后,他又汗颜了一把,原来出口就在大殿正厅后面的一个岔路口,是自己之前没有选择的一条分道,搞得自己还像做贼似的爬了趟‘烟囱’。

    绕回到了燃烧着游龙火焰的正殿,苗毅又走到了龙焰池旁,摸出了两颗石头蛋,扬手就要扔进火池内,谁叫凤巢那边自己不说清龙焰池的情况,自己就算搞错了也怪不得自己。

    然而扔了几次终究是没扔出手,究其原因依旧还是觉得这样做有点草率了,无法确认这究竟是不是龙焰池,为了便于自己修炼,人家毕竟送过‘冰火之心’给自己方便了自己五百年的修行,灵兰给自己送行时把一路通行的地道安排的妥妥的,自己却如此敷衍人家交代的事有点说不过去啊!

    他这犹犹豫豫伸手反复扔又不扔的动作,终于又将游龙烈焰给逼得变化成了一颗巨大龙头,火眼目光森森垂视着,貌似有点被苗毅给耍得沉不住了气的感觉。(~^~)

第1332章    吕重怔怔地看着正虚浮在自己前方的[大寂灭珠]。±

    此时,大寂灭珠黑光灼灼,比以前还要漆黑。不过,其上大道禁制更是多了一重。

    五十重大道禁制,上下吞吐。

    一种无与伦比的威势在[大寂灭珠]身上波动开来。

    如果吕重不是[大寂灭珠]的主人,他也绝对承受不了如此恐怖的威势。

    “呼呼呼……”

    前方的空间开始诡异地扭曲,直接,混世魔界也是疯狂地震荡起来。

    之后,整个混世魔界居然就像是化为一阵阵诡异的魔气给[大寂灭珠]给吞了进去。

    而吕重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又出现在了阴邙星的地核之内。至于[大寂灭珠]却直接遁入了他的意识海。

    没有理会阴邙星地核之下有越来越多的人涌入,吕重一边收集着附近的极品魔晶,一连感应着[大寂灭珠]内的情况。

    “轰隆隆……”

    整个大寂灭珠的所有世界,都在疯狂震荡。其所属的宇宙更是呈爆炸式增长。

    大量的魔属性世界产生,融入了之前的诸天魔界之内。滔天的魔气疯狂澎湃。不过,就算魔气惊天,却也被一种神秘的界之力把它与大寂灭珠内其他属性的世界给分开着。

    这次吞噬掉[混世魔界],再次造成[大寂灭珠]内世界的震荡。

    不过,有吕重的神像分身存在,却是在第一时间就通知了整个大寂灭珠所有世界的生灵。让这次的诸天世界震动。并没有造成什么大的灾难。

    相反。越来越多的生灵都心生兴奋。

    因为它们发现。自己所在的世界,每次发生大的震荡,天地元气都会变得更充足,更利于它们的进化。

    这样一来,甚至有无数生灵在下意识中都希望这种“宇宙震荡”来得更频繁、更剧烈些……

    “呵呵,如今已吞下[混世魔界],接下来让[大寂灭珠]吞噬[九龙夺神鼎],最后才吞噬[鸿蒙龙珠]。这样逐步渐进,才能最大程度地让[大寂灭珠]进化、晋阶……”

    吕重美美地一笑,这一段时间,足够[大寂灭珠]消化的了。而他接下来也想安心地游玩一翻。

    修炼之路,一张一弛才是王道。

    “罢了,此事已告一段落,先回仙幻星——”

    阴邙星地核附近的极品魔晶被吕重强行收走了十之七八后,他才没有接着出手。

    *************

    “噗……”

    “噗……”

    无天佛祖(摩罗)、罗候两人同时无来由地喷出一口心血。

    顿时,无天佛祖双眼睁开,无边杀气与愤怒咆哮而出:“混蛋。葬月居然被人给灭了?我将再无可能复活至尊魔祖——”

    “该死,到底是谁?不但灭了葬月。居然还把本尊留在混世魔界内的一丝烙印给消灭了——”罗候也是又惊又怒,无边魔气席卷而出,瞬间,他所藏匿的星系直接被滔天魔气给遮蔽。

    同时,两人心念一动,陡然破空而出,大约几十息之后,就出现在阴邙星的上空。

    感应着下方越来越淡的魔气,两人心中复杂无比。

    绝望的情绪在一瞬间填满两人的心海。

    无天佛祖的额头隐隐有一朵黑色莲花在张杨,无边的暴戾与杀气渗透出来,顿时所有赶至阴邙星附近的人都感应到了一种极度的心寒与肃煞。

    所有人,不论是仙是佛、是妖、是魔,都本能地忌惮着赶来的无天佛祖。下意识离得远远的。

    而罗候裹着星云一般的超强魔气,双眼冒着红光,死死地盯着下方的阴邙星。

    “该死!究竟是谁,毁了我再次复活的希望……”

    一边呓语,一边掐指演算。

    可是让罗候绝望的是,以他的实力与天赋,居然一点都推算不出究竟是谁灭了葬月,抢走了混世魔界。

    “搜魂夺魄**——”

    邪意大盛,罗候才不管施殿这等秘术会不会有伤天和。直接以至强的魔祖分魂之力,对好几百修士施展了这搜魂夺魄**。

    这种功法,绝对是一种真正的禁法。

    虽然能从别人的灵魂中搜查到一些秘密,却容易造成受术者神魂重伤,甚至一个不好,就有可能神魂崩溃,元神爆炸。

    一般来讲,在仙界,很少有人会动用这种功法的。

    可是,对于罗候来说,他是真正的肆无忌惮。

    如今,他已怒到极点,杀意飙升,再不做些事发泄,只怕他自己都会疯狂。

    “啊……,不……不要……”

    “天啊,别……别乱来,你想知道什……什么,我……我说还不行……”

    “饶……饶命啊……”

    “呜……我……我的灵魂快爆炸了……”

    ……

    无数被罗候以搜魂夺魄**入侵的人,都痛苦地呐喊,心中列是悲愤、绝望之极。

    可是,面对罗候这样肆无忌惮的魔帝级人物,几乎没有任何人能够抵抗。

    不多时间,罗候就从不少人的灵魂记忆中知道了一些信息。

    “该死,难道是那吕重搞的鬼?”罗候微微皱眉,最后又摇了摇头,“似乎有比吕重更厉害的三个强者跟着进入了[混世魔界],难道他们?”

    无天佛祖冷冷地瞥了罗候一眼,暗暗摇了摇头,“白痴!”

    罗候顿时暴怒,目光杀气森森,冷冷地看着无天佛祖,喝道:“摩罗,你我之间,总有一战,到时你一定会被我吞噬融合的——”

    “你?异想天开罢了!”无天魔祖不屑地动了动嘴,毫不把罗候放在眼里,“有本事现在就与我决一死战?”

    罗候闻言顿时眉头一挑,“不用激我,等我办了最后一件事,我会找你的——”

    话音一落,罗候已破空而去。

    无天佛祖也没有再进入阴邙星地核之内,因为他明白如今已无必要进去了。

    葬月已死,混世魔界被人收走。

    “可恨——”

    无天佛祖双眼一眯,微微嘀咕:“吕重,一定与你有关!敢毁了我的希望,我无天此生与你不死不休——”

    说完,他的身体渐渐出现一层层如水的波动,只是一个呼吸之间,他也凭空消失。(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蓝色玄幻、微风吹我心等兄弟的打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