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吕重怔怔地看着正虚浮在自己前方的[大寂灭珠]。±

    此时,大寂灭珠黑光灼灼,比以前还要漆黑。不过,其上大道禁制更是多了一重。

    五十重大道禁制,上下吞吐。

    一种无与伦比的威势在[大寂灭珠]身上波动开来。

    如果吕重不是[大寂灭珠]的主人,他也绝对承受不了如此恐怖的威势。

    “呼呼呼……”

    前方的空间开始诡异地扭曲,直接,混世魔界也是疯狂地震荡起来。

    之后,整个混世魔界居然就像是化为一阵阵诡异的魔气给[大寂灭珠]给吞了进去。

    而吕重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又出现在了阴邙星的地核之内。至于[大寂灭珠]却直接遁入了他的意识海。

    没有理会阴邙星地核之下有越来越多的人涌入,吕重一边收集着附近的极品魔晶,一连感应着[大寂灭珠]内的情况。

    “轰隆隆……”

    整个大寂灭珠的所有世界,都在疯狂震荡。其所属的宇宙更是呈爆炸式增长。

    大量的魔属性世界产生,融入了之前的诸天魔界之内。滔天的魔气疯狂澎湃。不过,就算魔气惊天,却也被一种神秘的界之力把它与大寂灭珠内其他属性的世界给分开着。

    这次吞噬掉[混世魔界],再次造成[大寂灭珠]内世界的震荡。

    不过,有吕重的神像分身存在,却是在第一时间就通知了整个大寂灭珠所有世界的生灵。让这次的诸天世界震动。并没有造成什么大的灾难。

    相反。越来越多的生灵都心生兴奋。

    因为它们发现。自己所在的世界,每次发生大的震荡,天地元气都会变得更充足,更利于它们的进化。

    这样一来,甚至有无数生灵在下意识中都希望这种“宇宙震荡”来得更频繁、更剧烈些……

    “呵呵,如今已吞下[混世魔界],接下来让[大寂灭珠]吞噬[九龙夺神鼎],最后才吞噬[鸿蒙龙珠]。这样逐步渐进,才能最大程度地让[大寂灭珠]进化、晋阶……”

    吕重美美地一笑,这一段时间,足够[大寂灭珠]消化的了。而他接下来也想安心地游玩一翻。

    修炼之路,一张一弛才是王道。

    “罢了,此事已告一段落,先回仙幻星——”

    阴邙星地核附近的极品魔晶被吕重强行收走了十之七八后,他才没有接着出手。

    *************

    “噗……”

    “噗……”

    无天佛祖(摩罗)、罗候两人同时无来由地喷出一口心血。

    顿时,无天佛祖双眼睁开,无边杀气与愤怒咆哮而出:“混蛋。葬月居然被人给灭了?我将再无可能复活至尊魔祖——”

    “该死,到底是谁?不但灭了葬月。居然还把本尊留在混世魔界内的一丝烙印给消灭了——”罗候也是又惊又怒,无边魔气席卷而出,瞬间,他所藏匿的星系直接被滔天魔气给遮蔽。

    同时,两人心念一动,陡然破空而出,大约几十息之后,就出现在阴邙星的上空。

    感应着下方越来越淡的魔气,两人心中复杂无比。

    绝望的情绪在一瞬间填满两人的心海。

    无天佛祖的额头隐隐有一朵黑色莲花在张杨,无边的暴戾与杀气渗透出来,顿时所有赶至阴邙星附近的人都感应到了一种极度的心寒与肃煞。

    所有人,不论是仙是佛、是妖、是魔,都本能地忌惮着赶来的无天佛祖。下意识离得远远的。

    而罗候裹着星云一般的超强魔气,双眼冒着红光,死死地盯着下方的阴邙星。

    “该死!究竟是谁,毁了我再次复活的希望……”

    一边呓语,一边掐指演算。

    可是让罗候绝望的是,以他的实力与天赋,居然一点都推算不出究竟是谁灭了葬月,抢走了混世魔界。

    “搜魂夺魄**——”

    邪意大盛,罗候才不管施殿这等秘术会不会有伤天和。直接以至强的魔祖分魂之力,对好几百修士施展了这搜魂夺魄**。

    这种功法,绝对是一种真正的禁法。

    虽然能从别人的灵魂中搜查到一些秘密,却容易造成受术者神魂重伤,甚至一个不好,就有可能神魂崩溃,元神爆炸。

    一般来讲,在仙界,很少有人会动用这种功法的。

    可是,对于罗候来说,他是真正的肆无忌惮。

    如今,他已怒到极点,杀意飙升,再不做些事发泄,只怕他自己都会疯狂。

    “啊……,不……不要……”

    “天啊,别……别乱来,你想知道什……什么,我……我说还不行……”

    “饶……饶命啊……”

    “呜……我……我的灵魂快爆炸了……”

    ……

    无数被罗候以搜魂夺魄**入侵的人,都痛苦地呐喊,心中列是悲愤、绝望之极。

    可是,面对罗候这样肆无忌惮的魔帝级人物,几乎没有任何人能够抵抗。

    不多时间,罗候就从不少人的灵魂记忆中知道了一些信息。

    “该死,难道是那吕重搞的鬼?”罗候微微皱眉,最后又摇了摇头,“似乎有比吕重更厉害的三个强者跟着进入了[混世魔界],难道他们?”

    无天佛祖冷冷地瞥了罗候一眼,暗暗摇了摇头,“白痴!”

    罗候顿时暴怒,目光杀气森森,冷冷地看着无天佛祖,喝道:“摩罗,你我之间,总有一战,到时你一定会被我吞噬融合的——”

    “你?异想天开罢了!”无天魔祖不屑地动了动嘴,毫不把罗候放在眼里,“有本事现在就与我决一死战?”

    罗候闻言顿时眉头一挑,“不用激我,等我办了最后一件事,我会找你的——”

    话音一落,罗候已破空而去。

    无天佛祖也没有再进入阴邙星地核之内,因为他明白如今已无必要进去了。

    葬月已死,混世魔界被人收走。

    “可恨——”

    无天佛祖双眼一眯,微微嘀咕:“吕重,一定与你有关!敢毁了我的希望,我无天此生与你不死不休——”

    说完,他的身体渐渐出现一层层如水的波动,只是一个呼吸之间,他也凭空消失。(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蓝色玄幻、微风吹我心等兄弟的打赏。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失败的换车逃离    追魂枪疾如流星快似闪电,“唰”的一下不偏不倚刺中了凯迪拉克的左后轮!

    “砰”

    一声爆响,凯迪拉克的防爆轮胎爆掉了!

    锋利无比的追魂枪不但刺穿了凯迪拉克的防爆轮胎,而且将轮毂也刺穿了。在车轮的转动下,四十多公分的枪体直接别在了车体下方,让整个左后轮分毫也无法转动了!

    银灰色的凯迪拉克好像陀螺一样,在地上打了一个旋,寸步难行,直接趴窝了!

    赵长枪看到凯迪拉克已经无法逃跑之后,暂时不再去理会它,而是和赵玉山医生三人齐心合力对付剩下几个敌人!

    这种短距离的射击,已经近乎肉搏,拼的就是谁的眼更快,手更快!死亡率非常高!自从赵玉山和洪亚伦突然加入战团后,赵长枪四人只用了不到一分钟便结束了战斗。机井一郎的近卫大队包括队长在内,除了那辆凯迪拉克里面的人,其余的全部被灭!

    赵长枪看到大局已定,这才迈步朝凯迪拉克走去。虽然凯迪拉克已经趴窝了,但是里面的两名保安却没有出来,而是老老实实的呆在了里面。

    这两名保安非常的明白,眼前的这四个人太恐怖了,简直是死神降临,阎王重生,自己如果此时弃车而逃,无异于自寻死路。况且,这两个家伙可是机井一郎的死忠手下,他们是绝不会放弃主子机井一郎独自逃生的。

    这两个家伙现在只希望能依靠这辆凯迪拉克的防弹功能,坚持到援兵到来,或者是警察到来。

    赵长枪来到凯迪拉克面前后,顺手将追魂枪从轮毂上拔了出来,然后用手拍了拍侧风档,示意里面的两名保镖开门下车受降。

    “八格!你们马上给我闪开!不然山口组不会放过你们的!”一名保镖躲在凯迪拉克里面,一边疯狂的叫喊,一边隔着防弹车窗将枪口对准了赵长枪。这家伙心中已经拿定了主意,只要赵长枪能将车门弄开,他马上会在第一时间开枪!

    然而,这名保镖惊讶的看到,车外的赵长枪不单没有试图弄开他的车门,脸上反而露出了一丝冷酷的笑容!

    这个家伙正在奇怪赵长枪会在这个时候笑个毛线,却忽然看到一道闪亮的银光忽然穿破了车体的防弹钢板,好像毒蛇一样朝他的胸口刺了过来!

    这家伙顿时心中大骇,连忙扭动身子打算躲开这道银光,因而车内的空间毕竟有限,根本不适合躲闪,而这道银光也实在太快!他的身子才刚刚有所动作,便感到胸口一阵发凉!

    这家伙猛然一低头,这才看清楚那道银光竟然是一杆银光闪闪的银枪!不过此时银枪的整个枪尖都已经刺进了他的胸膛!

    赵长枪知道岛国警察快要赶到了,时间紧迫,所以一招得手后,毫不停留,猛然将追魂枪拔了出来,然后猛然又对着车门刺了过去!

    车门上的防弹钢板根本抵挡不住无坚不摧的追魂枪!追魂枪再一次毫无意外的刺进了车体!

    这一次,赵长枪是对着另一个保镖去的!

    由于车门的阻挡,所以车里的另一名保镖,根本不知道赵长枪要击刺的方位,等到他看到追魂枪刺进车体时,再想躲闪已经来不及了!

    追魂枪毫无意外刺穿了他的小腹!他无力的倒在车座椅上,身体不断的轻轻抽搐着,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赵长枪毫不费力的将车门打开,然后,一把抓住昏迷不醒的酒井一郎的胸膛,将他拎出了车子!

    “放放下我老老?”这名保镖嘶哑着嗓子,不甘心的结结巴巴冲赵长枪说道。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赵长枪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左手一挥,追魂枪闪亮的枪尖唰的一下扫过了他的颈动脉!这回保镖啥话都说不出来了,脖子里的鲜血好像电动喷雾器一样喷的整个车室内到处都是。

    此时,医生早已经开着他的普桑停到了赵长枪面前,赵长枪拎着机井一郎迈步上车,车子呼啸而去!

    赵玉山驾驶着抢来的牧马人紧随其后,五个人两辆车,疾驰而去!

    几乎就在赵长枪等人离开的同时,远处也传来了刺耳的警笛声!岛国警察就要赶到了。

    赵长枪等人开出了大约四公里之后,迎面开来一辆本田商务车,在他们面前嘎吱停下。医生驾驶的普桑和赵玉山驾驶的牧马人也嘎吱一声停下。赵长枪提着机井一郎,四个人扔掉普桑和牧马人,迅速的上了本田商务,然后商务车原地调头,驶上了一条岔道,迅速的离开了!

    赵长枪等人却不知道,他们刚刚离开,一个人便跑到了赵玉山撇下的那辆牧马人面前,对着被弄掉车门的牧马人越野车破口大骂!

    如果赵玉山和洪亚伦在这里,肯定能认出此人赫然正是牧马人的主人!这家伙看到自己的爱车被赵玉山和洪亚伦弄成这样,不破口大骂才奇怪了。

    这位车主也够执着的,他的车子被赵玉山和洪亚伦抢走后,他拦了一辆出租车就追了下来。本来这家伙还心存侥幸,希望能拦住两个抢车贼,想办法拖住他们,等待警察到来后,将两个小贼一举擒获!

    然而当他乘坐出租车赶到枪战现场,看到大发神威的赵玉山和洪亚伦之后,才发现自己错的离谱!这哪里是两个抢车小贼,这他娘的就是纯粹的江洋大盗啊!

    这家伙也顾不上自己的车子了,赶紧让出租司机调头快跑!不用他嘱咐,司机也早吓毛了,一边急速的调头,心中还一个劲的大骂牧马人的主人:“我草!你***不是照顾老子的买卖,你是想让老子死啊!这枪林弹雨的,老子挨上一颗,这辈子就完了!***,老子才刚刚找了个女朋友,家伙头还没使利索呢!现在死了那才叫一个冤!”

    出租车一路疾驰,等离开危险地方后,出租司机怨恨牧马人的主人竟然差点让他以身犯险,竟然直接将他从车上赶了下来!

    牧马人的主人被从出租车上赶下来,正站在路边打算给保险公司报案,却惊讶的看到他的牧马人竟然风驰电掣的朝他的方向开了过来!

    这家伙吓一跳,生怕被赵玉山和洪亚伦给认出来,过来找他的麻烦,于是连忙将头扭向了一边,只是用眼角的余光注意着他的牧马人。

    这家伙惊讶的发现,抢了他的车的两个江洋大盗和他的同伙,竟然扔掉了座驾,上了一辆本田商务,然后上了另一条路跑了!

    这家伙心中顿时一喜,赶紧跑了过去,想开走自己的牧马人!然而当他看到自己的牧马人早已经被折腾的不成样子后,马上开骂了。

    就当这家伙正在破口大骂的时候,警察追了过来。

    一帮警察看到目标车辆已经停在了路边,一个家伙还围着目标车辆好像疯子一样骂骂咧咧,于是马上从警车上跳下来,迅速的连车带人全部包围了起来!

    “不许动!举起手来!你有权保持沉默!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会作为呈堂证供!”

    警察举着枪,将枪口瞄准了牧马人的主人。

    牧马人的主人被警察这架势吓坏了,连忙将双手举起来,哭丧着脸大声说道:“别开枪,别开枪!误会,误会!警察先生,这是个误会啊。我不是江洋大盗,我是这辆牧马人的主人。哦,不,不是,我是这辆牧马人的原来主人,是他们从我手中将牧马人抢走,杀完了人,然后又仍在这里的??”

    这家伙虽然慌里慌张,但大体还是将事情的经过说清楚了。

    警察马上明白了这个家伙的意思、他和这场凶杀案没有任何关系!他的车子是被人抢走的,而且抢走他车子的人现在已经乘坐一辆本田商务车上了旁边的岔道!

    警察不再和这个家伙废话,让他在这里等待其他警察的到来,等候处理,然后重新上车,风驰电掣般的朝本田商务逃跑的方向追了下去!

    驾驶本田商务的正是灭魂社的小弟,岳南山也在车上。

    “呵呵,枪哥,这活干的漂亮啊!”岳南山有些兴奋的对赵长枪说道。四个人,干掉了对方二十多个人,成功将山口组教父机井一郎抢到手中,岳南山自忖自己还没有这个本事。

    赵长枪呵呵笑道:“呵呵,小意思,现在只是万里长征走完第一步!能不能将陆晓红和易鹏飞他们救出来,还两说着。”

    想起被抓的猎犬小组和易鹏飞等人,岳南山的面色凝重起来,他不禁低头看了看机井一郎,只见机井一郎到现在还昏迷不醒,明显出气多,进气少,好像就要不行了一样,于是有些担心的问道:“枪哥,他没事吧?我怎么感觉他就要完蛋?”

    “没事,他只是脱水太严重,造成重度昏迷!”赵长枪说着话从身上取出一个小**,从小**中倒出一个药丸,让医生扒开机井一郎的嘴巴,将药丸塞进了他的口中。

    “这是我配制的防止脱水的独门药物|。治疗上吐下泻有奇效!喝了我的泻药,如果没有我这种解药,想只靠西医打针吃药就完全康复,非常困难,没有个十天八天根本不行!”赵长枪一边忙活一边说道。

    几个人正说着,忽然从车载对讲机传来一个急促的声音:“岳哥,岳哥,我是吉米,警察追过来了,警察追过来了!离你们大概还有五公里的路程。”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