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吕重,你是吕重?”

    葬月陡然大声叫了出来,心中更是多了一丝忌惮。

    如果没有与吕重动过手,他也会与朱千手、无极魔圣、耶圣空等人有一样的想法。认为吕重名不符实。

    可是,上次在地仙界血魔洞内,葬月可是真实地领教过吕重的厉害。

    当时,吕重不但与罗喉交过手,并抢走了罗候的弑神枪,而且也与他大战过,甚至他也没有在吕重的手里占得一点好处,反而也是受了一点伤。

    这一次在混世魔界闭死关,也是因为那次的伤势造成的。

    他从来没想到,吕重居然偷偷地潜入了他的老巢,甚至还进入了混世魔界的核心所在。

    “该死,吕重,你……你要干什么?还不给我滚出来……”葬月又惊又怒地大叫起来。

    这次,他的心神完全惊动起来了。

    毕竟,吕重可是进入了[化神阁]。那里的控制石碑,是整个[混世魔界]最重要的东西。一旦被吕重炼化,那么,他将失去自己的老巢。

    这可是他生活了亿万万年的家啊!

    要是被吕重给霸占去了,他就要孤独漂泊天下了。

    他葬月也是魔祖的三大分身之一,一直以来只是偷偷摸摸地生活,怕的就是被鸿钧道祖给察觉啊。

    没有了混世魔界的保护,他怀疑自己极有可能会被天道被鸿钧算计。

    惧了!

    这一刻,他有第一时间灭杀吕重的冲动。

    只不过吕重偏偏在混世魔界的核心空间之内。

    “呵呵,葬月老祖。好久不见。你到是越来越嚣张起来。居然敢叫我吕重滚?”吕重先是一笑,继而声音陡然转冷,暴喝:“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在小爷面前嚣张?说真的,你要有本事,直接攻进来就是。没本事就别学犬吠……”

    葬月陡然被激怒了,他的双眼血红一片,浑身的魔气疯狂涌动,“好!好一个吕重。别人怕你,我葬月可不怕你。等着,我马上就进来,不把你千刀万剐难消我心头之恨……”

    葬月一边说着狠话,一边全力向[化神阁]外围的禁制、结界穿梭。

    身为混世魔界曾经的主宰,他对这化神阁前的禁制、结界有着极深刻的了解。故而非常快速地向化神阁内部空间渗透。

    吕重冷冷一笑,也不阻止。如今[大寂灭珠]正全力吞噬、吸收着[混世魔界],故而吕重也没有动用[大寂灭珠]的能量。

    而是凝聚着威之圣纹!

    葬月短短时间内已穿透十之**的禁制、结界,只差临门一脚就要冲入[化神阁]。

    可这时候,他惊恐地发现。自己与[混世魔界]的联系,几乎已彻底消失。这让他恐怖之极。疯狂地大喊起来:“吕重,你……你快给老子停下,这……这是我的世界,绝对不容许你谋夺——”

    同时,葬月以更快的速度向这[化神阁]之内冲去。

    “嗡……”

    一声蜂鸣声响起,葬月在第一时间冲入[化神阁]之内。

    可就在这时候!

    “吼——”

    吕重陡然一阵暴吼!

    威之圣纹,全力暴发。配合着上品巅峰境的灵魂、音波大道,全力释放此雷霆一吼。

    别说葬月只是巅峰境的魔帝了,就算是一阶圣人突然被吕重来了这么一下,也得着道。

    这恐怖的灵魂音攻,在威之圣纹的加持之下,威力被放大了无数倍。

    葬月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一进入化神阁,吕重就来了这么一下。顿时,元神一震,脑袋犹如被惊天神雷给惊住,一下子呆滞了一下。

    可就是这么地一阵呆滞,就足以致命!

    吕重对敌从来都是毫不留情,一向主张“趁他病,要他命。”!

    而且,这一击也是吕重精心算计的结果。

    没有任何犹豫,[千秋岁月刀]化为绝对的死神,在时间百倍加速的加持之下,在瞬间轰入葬月的脑袋,并直接一路斩下。

    “噗——”

    在葬月不敢置信的眼神中,千秋岁月刀已把他一斩为二。

    完了!

    几十年前,葬月还能与吕重打个平手。

    可现在,在吕重有心算计之下,堂堂的混世魔祖三大分身之一的葬月,却已经接不了吕重的雷霆一击。

    “怎……怎么可能……”

    葬月的元神破体而出,震惊之极。

    由于过度的震惊,它居然没有在第一时间逃跑。

    “没什么!这个世间,一切皆有可能!”吕重淡淡地说道。

    随即,伸手一招,闪电般抓住了葬月的元神。

    “放……放开我……”葬月的元神拼命地挣扎起来。

    “呱噪——”

    吕重轻喝一声,右手猛地一用力,葬月的元神差点被捏爆。

    在葬月无法反抗之下,吕重已经于闪电间把葬月的元神封印,收入了[大寂灭珠]。

    接下来,吕重就平静地盘坐下来,不再有任何担心。

    的确,连混世魔界的半个主人葬月都已陨落在他的手里,现在,吕重没有了任何担心,也懒得去对付跟着进入[混世魔界]里的那些人。

    对于吕重来说,这些人一进入混世魔界,生死已不由他们自己操控。

    吕重心情好,说不定可以放他们出去,要是心情不好。那么,不好意思,这些人除了死亡,就只能被彻底魔化。

    “八大家族,哈哈,这次之后,看你们还会有多嚣张?”微微冷笑一声,吕重不再关注其他闯入混世魔界的人,而是打量起化神阁内的那巨大的[控制石碑]来。

    这时候。[大寂灭珠]对控制石碑的吞噬、炼化已渐入佳境。

    让吕重越看。越是满意。

    明白[大寂灭珠]吞噬[混世魔界]应该没有什么意外。吕重也闭目修炼起来。

    化神阁之内,天地俱寂。

    吕重这会儿静静地盘坐在地,开始修炼[阴阳合和大道。

    对于[阴阳和合大道]来说,什么能量,它都不在乎。

    因为它能吸收各种能量转化为适合主人的能量。

    所谓的魔气,修仙者不能吸收,完全是屁话。

    静默的空间之内,吕重如佛陀一般安祥。

    四周。极为内敛、精纯的魔气,在其身体四周不断缭绕旋转。

    这些魔气凝聚了亿万年的凶戾、怨气,可在进入吕重的身体后,比什么都要乖。

    对于修炼[阴阳和合大道]的人来说,就算最暴烈的能量,进入身体后,也会温驯起来。

    吕重始终保持着修炼的姿势,不断地修炼、吐纳着,四周的庞大魔气随着其吞噬间进入其体内,在其体内经脉之中不断流转。

    狂暴、霸戾的魔气。被[阴阳和合大道]转化、淬炼,形成新的能量。汇入吕重的经脉与[无极金丹]之内。

    这让吕重体内丹田的那个无极金丹越来越凝实、厚重。

    其他人修仙婴、魔婴、法婴。

    可吕重只修金丹!

    第一层的阴阳金丹!

    第二层的五行金丹!

    第三层的太极金丹!

    第四层的无极金丹!

    如今,吕重已修炼到第四层[无极金丹]的初层,实力还略显不足。

    之后还有第五层的混沌金丹、第六层的鸿蒙金丹。

    这[阴阳和合大道]第五层:合天道:借天道之力,衍生体内新的天道,与外界天道互补,成就自身的天道之境。衍混沌金丹。

    而其第六层,却是得衍大道:借大道之力,衍生新的不同大道,与先前的大道互补。成就大道之境,形成鸿蒙金丹。

    这样的境界,对于吕重来说,虽然只是两个大境界的差距,但是,境界与实力的差距,却是有若云泥之别。

    因为第五层就是合天道的圣尊境界。而第六层则是飞升圣神界的神人境界才能拥有的。

    如今,吕重修炼到第四层的[无极金丹]初层,之后还有中期、后期、巅峰三境。这个境界之内,吕重要领悟更多的法则与大道道纹,补全自己。达到圆满。才能冲击第五层。

    这样一来,吕重修炼的[阴阳和合大道],比地仙界的那些圣伯斩尸证圣的道路还要难走与复杂。

    因为,这要求吕重凝聚更多的大道道纹,并让这些大道道纹的品阶,疯狂提升。

    认真来说,这[阴阳和合大道],走的也是一条另类的“以力证道”的路子。

    它不斩三尸,却必须全力凝聚大道道纹。要让修炼者掌握到无数道纹,甚至是无数高阶位的大道道纹才行。

    大道道纹何其多哉?

    要承载一个宇宙的运转,至少得一千种大道道纹。

    而一个完整的宇宙,一个潜力无限的宇宙,必须聚集至少三千大道。

    可是,聚集三千大道,这是当年的盘古大神都没有办到的。结果,他只能以自己的道身本体化为宇宙最本源的无数大道。

    吕重走的并不是盘古大神一样的道路,却也颇为类似。

    因为,他也要凝聚更多的大道道纹,才能修炼到下一个境界……

    淡淡的乳白色光辉在极度昏暗的空间之中好似一团萤光,包裹着吕重的身体,这是吕重体内能量微微泄露到一定程度才会出现的情形。

    要知道,这个空间到处都是魔气,而且是浓郁到变态的恐怖魔气。

    这种魔气黑到极致,能让天地俱黑!

    而吕重处在这等魔气之中,身体居然还有浮白光辉扩散而出,完全不被漆黑之极的魔气遮蔽,可见,吕重体内的能量已是相当地高级。

    吕重的修炼渐入佳境。

    同时,四周的魔气聚集在他的身周,渗入那浮白色光圈之内,也诡异地被漂白,再深一步地进入吕重的体内被炼化、被吸收。

    这时候,随着吕重体内的能量越来越强,他身周所形成浮白色光圈,也是越来越璀璨。

    此时的吕重已进入了一个物我两忘的境界,他面色平静祥和,而体内,魔气被迅速炼化、形成新的无极之力在身体中流动着,溶于血脉,强大筋骨、凝实五脏六腑、强化骨髓……

    良久,一团璀璨之极的光芒闪烁,吕重的身体豁然间化作一个恐怖之极的超级无底洞,瞬息将周身无处不在的魔气给疯狂吞噬入体,干干净净。

    经过更为狂猛、快速地炼化,吕重体内无极之力更是疯狂暴涨。

    时间,悄无声息地流走。

    吕重的心神与意识开始回归,这时候他双眼一睁,深邃的双眼之中,竟然闪过两道九彩的精芒。

    微微收起手印站起身来,吕重的嘴角浮现一抹笑容,突破了,地次简单的修炼,此刻单论能量修为,吕重竟已经到了上位准圣境界!

    如果让外界的人知道了吕重居然在短短时间之内,实力又有了一个小境界的提升,只怕所有人都会惊得目瞪口呆,一脸不敢置信。

    快!

    这是何等的修炼速度!

    真的是,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不过吕重并没有满足,从混沌逢春木沐瑶那次共享的记忆中他知道,不证圣道,终归是不成气候。

    而且,在宇宙中,也有无数混沌魔神,他们就算不是圣人,也绝对强大无匹。因为他们天生就至少是一种大道道纹的天生掌控者。境界就算不高,其实力也惊人之极。不少圣人都未必是这种混沌魔神的对手。

    当年,盘古大祖斩杀三千混沌魔神,这些混沌魔神,每一个都不是易与之辈。

    而且,在外面,还有朱千手、无极魔圣、耶圣空的本尊这等六阶圣人的敌人呢!

    吕重虽然实力增长极为快速,可是,真要硬抗这三大圣人的本尊,绝对会一败涂地。

    有着这样的敌人,由不得吕重骄傲。

    不过,吕重也绝对不会妄自菲薄。

    “朱千手、耶圣空、无极魔圣。等我吞噬、炼化了你们的分身,到时我会亲自会一会你们的本尊——”吕重心中冷笑,无边的霸气产生。

    这次灭杀的三尊圣人分身,虽然都只有一阶圣人的水准,但是,却最适合吕重吸收、炼化。

    本来,吕重的手中还有麒麟圣尊、鸿昆道祖、弑天老祖的圣尊级的尸体与圣血,不过,这三人的等级太高,吕重现在顶多也就能吞噬他们三五滴圣血来改造、强化身体罢了,要是贪心不足蛇吞象,想要吞噬三大圣尊更多的东西,那吕重绝对是自找苦吃,真的是百害而无一利。

    而这时候,吕重暂时没有再准备吞噬朱千手、耶圣空、无极魔圣三人的圣血或分身,他的目光已落在前方的[大寂灭珠]上了。

    此时的大寂灭珠,多了一丝恐怖的变化!(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猛人的战斗    赵长枪被赵玉山和洪亚伦疯狂的举动吓一跳。全集下载要知道对方现在可是还有十五六个人在负隅顽抗呢。他们就这样不管不顾的冲过去,很容易被人打伤。尤其是敌方阵营中还有一辆堡垒级别的凯迪拉克。

    赵长枪可以肯定,机井一郎肯定就在那辆车中,因为那是整个车队中唯一的一辆防弹车!

    “玉山哥,小心!”赵长枪一声大吼,也顾不得躲藏了,猛然从丰田霸道后面冲出来,举枪便朝银灰色的凯迪拉克进行压制性射击。赵长枪打定主意,就算不能伤到凯迪拉克里面的人,也不能让他们对赵玉山和洪亚伦射击!

    赵长枪本来以为赵玉山和洪亚伦二五零一般的冲进对方阵营就够猛了,没想到这俩家伙更猛的动作还在后面!

    只见牧马人越野车冲进敌群后,两侧的车门砰的一声便都飞了出去!

    赵玉山和洪亚伦为了扩大射界,竟然直接将车门给踹飞了!

    就在车门被踹飞的同时,赵玉山和洪亚伦手中的枪乒乒乓乓的响起来!赵玉山左手枪,右手方向盘,洪亚伦两手持枪,在两人急速的射击下,敌人一个个的倒在了血泊中!

    医生看着在公路上横冲直撞,左躲右闪的牧马人,心中不禁直咧嘴,心说:“我靠!这两位是不是在那里守了半天,憋出毛病来了?到这发泄来了?”

    医生这回算猜对了。赵玉山本来就是个好动不好静,无风也要掀起三尺浪的人。赵长枪让他在那里蹲点守着,他本来就不乐意,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岛国语说不好,让他代替医生在三岔路口卖鱼根本就不行。不得不才只能听从赵长枪安排,和洪亚伦在那里蹲点。

    当看到车队从机井山庄出来后,赵玉山就知道接下来肯定得有一次大战。于是这家伙接到赵长枪让他和洪亚伦撤退的消息后,生怕自己赶不上一会儿的大战,于是拉着洪亚伦便没命的朝大路上跑。

    洪亚伦的一腔热血也被赵玉山完全带动起来了,跟在赵玉山屁股后面猛跑。两个人几乎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过了那四公里的水泥路,来到了车来车往的柏油马路上。( 800)小说/

    两人跑的太快,几乎冲到了柏油马路的路中间才停下了身子。一辆刚好驶过来的牧马人越野车,被忽然从岔路上蹿过来的赵玉山和洪亚伦吓一跳,他连忙一脚刹车下去,然后将脑袋伸出车子冲他们两个骂道:“妈的,你们两个找死啊!想死回家嗑药去,别在这里拖累老子!老子车贷还没还完呢!”

    这家伙说的是岛国鸟语,赵玉山听不懂,于是喘着粗气问洪亚伦:“他,他说什么?”

    洪亚伦的岛国语水平和赵长枪差不多,虽然不精通,但是比赵玉山却强了不止一个档次,基本的日常交流还是没有问题的。他听了赵玉山的话,也喘着粗气说道:“他骂我们,并且说我们如果想死,让我们回家喝药。”

    “我草!这个混蛋竟然敢骂老子?今天老子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牛逼!”这家伙本来还想拦辆车,让司机带着自己追上枪哥呢。现在这个司机竟然开口就骂人,不抢他娘的还等什么?

    这个混蛋也没想想,你猛然从岔路上出来,差点酿成车祸,给司机造成重大经济损失,还不兴人家发发火,骂骂人?这话该怎么说?

    赵玉山不是赵长枪,赵长枪做事是讲道理的,但是赵玉山不同,这家伙虽然也是一腔侠义之心,但是这货的风格有点像梁山好汉,做事只凭借自己的个人喜好,根本不管自己的行为对别人来说到底公平不公平!

    当下,赵玉山一边嘟囔,一边大踏步便朝牧马人冲过去。

    牧马人的车主刚才还挺横,此时看到赵玉山一边嘟囔,一边瞪着牛眼朝他冲过来,顿时被吓一跳。他虽然听不懂赵玉山在嘟囔什么,但是他看看赵玉山的架势就知道这家伙朝自己跑过来准没好事!

    牧马人车主的车技不错,看来是个老司机。他看事不好,瞬间挂上倒档,就想原地调头,然而他的动作比起赵玉山来说,还是差了一步!还不等他调头完成,赵玉山就到了车子的一侧。

    赵玉山丝毫没客气猛然一伸手就抓住了司机的脖领子,然后唰的一下,好像拎小鸡一样就将他从车里拎了出来,直接好像死狗一样仍在地上,他自己则一把拉开车门,身子一闪,便到了车子里面。

    “亚伦,上!还等什么?再晚了,就没我们俩什么事儿了!”赵玉山嘎吱一声将车子停在洪亚伦身边,一把推开车门,然后冲他吼道。

    洪亚伦看到被摔得七荤八素的司机,虽然心中有些不忍,但是也知道此时不是婆婆妈妈的时候。所以,他也没废话,跨步上车。马达轰鸣声中,车子顿时好像离弦之箭一样冲了出去!

    牧马人的车主被赵玉山摔得昏昏沉沉的,坐在地上呆了老半天,才摸出手机报了警。报完警后,才又拦下一辆过路车,让他帮助自己追上那两个强盗。

    赵玉山好像疯了一样将车子开的飞快,终于赶上了战斗!这家伙蹲点蹲了半天,着实被憋坏了,于是一加入战场,便像疯了一样,将敌群冲的七零八落!

    医生看到赵玉山和洪亚伦打的凶狠,也从普桑后面蹿出来,直接和敌人展开对射!

    此时敌方还有十五六个人,但是他们竟然被赵长枪四人彻底的压制住了!在四个快枪手的全力发挥下,他们根本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了,每次都是不等他们将枪口对准赵长枪他们四人,自己的脑袋就被人打成了烂西瓜!

    就在赵长枪四人胜利在望的时候,却见那辆凯迪拉克忽然发出一声咆哮,猛然朝前蹿了出去!

    原来,这辆凯迪拉克里面,除了机井一郎外,还有他的两名贴身保镖和一个司机。战斗开始后,司机和两名保镖全都将防弹车窗放了下来,打算合力将赵长枪等人干掉,可是两名保镖很快发现,敌人太强大了,从他们的枪口中飞出的子弹就好像长了眼睛一样,专往人的要害部位飞!只要挨上一颗,根本就没有活命的可能!

    于是乎,两名保镖马上命令司机,不用管其他人了,赶紧升起车窗,快跑!他们的车是防弹车,敌人手中没有重武器,根本伤不到他们!

    如果这两名保镖开始就这样想,或许他们还有逃脱的可能,但是现在已经晚了!他们刚才放下防弹玻璃,打算和赵长枪等人对战的决定,让他们丧失了逃跑的机会!

    只见司机一侧的车窗才刚刚升起一半,一颗子弹便高速旋转着飞进了驾驶室,瞬间从司机左侧太阳穴射进,从右侧太阳穴飞出!在飞出右侧太阳穴的同时,在司机的脑袋上留下了一个茶碗大的血洞!鲜血飞溅的整个车厢中到处都是。

    子弹是赵长枪打的,他的注意力一直在这辆凯迪拉克身上呢!

    “八格!”坐在副驾驶位上的保镖喝骂一声,然后抓住司机的尸体便朝自己这边扯了过来。

    保镖想一把将尸体扯到副驾位上,然后他自己过去开车,然而要想将一个失去生命力的尸体从驾驶位上弄到副驾位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个家伙几乎花了近一分钟才在另一个同伴的帮助下,让自己和尸体交换了座位。就是在这个时候,赵玉山和洪亚伦疯狂的杀到了!

    这名保镖成功坐到驾驶位上之后,马上就要操纵汽车逃离现场!然而,车子才刚刚启动,就被一直注意着这辆车的赵长枪发现了!

    发现这辆车要跑的不只是赵长枪,洪亚伦也同样发现了!他毫不犹豫的举枪便朝凯迪拉克的轮胎射去!洪亚伦知道凯迪拉克是辆防弹车,但是他仍然心存侥幸,希望凯迪拉克的轮胎不是防弹的。

    让洪亚伦失望的是,凯迪拉克的轮胎竟然也是防弹材料制成。他射出的手枪弹没有给轮胎造成任何伤害!凯迪拉克的速度眼看就要提起来,如果让凯迪拉克的速度提起来,他们就再也别想追上它了。

    此时,开车的赵玉山也发现了凯迪拉克要跑,他猛然一打方向盘,就要朝凯迪拉克追去!

    “***,老子今天就跟着你,我就不信你们这帮混蛋今天不下车了,只要你们下车,老子就砸死你们!”赵玉山一边开车,一边心中还恨恨的想道。

    仓促之下,这家伙也没好好想想,如果人家的车子开回他们的大本营,难道他也要追到人家的大本营?那样他和洪亚伦不被打成马蜂窝才怪!

    就当赵玉山和洪亚伦心急如焚的时候,他们忽然发现一道闪亮的银光,恰如流星赶月一样径直朝凯迪拉克的左后轮飞去!

    两个人心中同时一松,他们看出来了,那道流星赶月一样的银光正是枪哥的追魂枪!

    追魂枪削铁如泥,无坚不摧,凯迪拉克的防弹轮胎在追魂枪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原来,赵长枪发现凯迪拉克要逃跑之后,并没有像洪亚伦那样用枪去射击凯迪拉克的轮胎,而是直接将追魂枪拽了出来,抖手探出了枪尖,猛然便对准凯迪拉克的轮胎扔了过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