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首先,只要邪灵高手还想闯入邪源之地,他就有办法保命,因为他有底牌,他能进凤巢。

    在这个基础上,他想赌一把……

    所以苗毅没有对暗幽林多做什么解释,以不容置疑的态度再次朝前方抬了抬下巴,“走吧!”

    暗幽林无语,只能放出了三头鹰。

    两人踏足三头鹰再次掠空而去,越飞越高,再次飞向遥遥高空,以从幽林寨抵达古冰原的方式前进。

    空中,苗毅摸出灵兰给他的荒古地形图,以古冰原和不灭天谷为坐标,从中间的直线距离上判定了自己现在所在的位置,查看起了前方的地形地域,以备不时之需。

    上次从幽林寨到古冰原花了半年多的时间,这次从古冰原到不灭天谷又足足多多出了一半的时间还不止。

    近十个月后,偶尔拿出地图查看的苗毅突然沉声道:“离不灭天谷的范围不远了,找个地方降落吧。”

    “降落?”暗幽林奇怪道:“大人不去了吗?”

    苗毅道:“从空中过去太容易被发现了,我准备步行过去,不灭天谷的区域范围这么大,除非不灭天谷周围守满了邪灵高手还差不多,我就不信我的运气这么差刚好能撞上。”

    “……”暗幽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明明在凤巢呆的好好的,又跑来龙穴冒险干什么?

    苗毅非要坚持,她也只能是照办。

    从空中往下查探,避开了邪气较盛地区,三头鹰顺利降落。

    一落地,苗毅将三头鹰和暗幽林一起给收了,找了个洞穴修养了几天精神,才再次放出了黑炭。

    翻身骑到了黑炭身上,苗毅道:“直线跑,以你最快的速度冲,争取一口气冲到目的地。走吧!”

    嗖!黑炭蹿出,四肢摆动的频率越来越快,一路向前,起伏中的苗毅不断警惕四周。

    翻山越岭。荒谷平原,一人一骑,尽情纵横。

    小半天后,四周空气中的温度越来越高,地面上的碎石越来越少。土质化的地面渐渐赤岩化,途中将不灭天谷地形图看了不知道多少遍的苗毅知道自己已经闯入了不灭天谷的范围内。

    上山下坡,遇见沟壑一跃而过,黑炭矫健身影尽量保持一条直线前行。

    随着空气中的温度越来越高,地面已经变成了焦石,整块大地似乎就是一块完整的黑色大石头,干热烤人,看不见任何生命的迹象。

    至此后,看到了这里的环境,苗毅突然觉得自己可能安全了。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的担心可能是多余的。

    原因很简单,这里不是古冰原,这里哪怕是不灭天谷的外围,也不适合邪灵躲藏,邪灵惧火,适应不了这里的高温。

    干焦的黑色坚硬大地一眼望去,以一种独特的枯燥方式连绵起伏,偶尔出现的大坑,莫名被撕裂开的峡谷,零星出现的大块、小块顽石。苍凉,燥热。

    四周无比安静,只有黑炭疾驰的声音孤独回应。

    事实证明苗毅的判断可能是正确的,随着后面行程中的高温热得根本藏不住人。大地似乎都要冒烟一般,空气中火元素浮荡,证明了这里如果不是修炼火性功法的人根本无法久呆。

    后面一路上依旧孤寂,并未见到一个人影出现,无人打扰他们自然也无人威胁他们,可谓顺利的出奇。

    疾驰数日之后。远方突然出现了一座巍峨高山,朦胧的影子耸立云霄。

    黑炭跑到它的跟前还没靠近,突然紧急刹了下来,停在了一座悬崖旁。

    提枪在手的苗毅笔直坐在黑炭的背上,静静看着眼前的情景。

    下面不是悬崖,宽泛点来看,是一座巨大的盆地,盆地下面是滚滚熔浆,不断有气泡在熔浆中爆破,喷出一朵朵虚焰消失在空中。整个盆地可谓是一座熔浆湖,而那座巍峨宏伟的高山就在熔浆湖的中央。

    黝黑的高山上有火龙游走,苗毅睁开法眼可以看清,不是什么火龙,而是从山上流下的熔浆有了固定的流经路线,乍看之下的确像是一条条火龙。

    古朴、雄伟、恢弘、坚硬如远古黑塔硬汉的高山,山势时而险峻、时而嶙峋突兀、时而浑厚,还有不少大大小小的窟窿,透着远古的苍凉,莫名给人一种有人拿着号角在山顶“呜呜”沉闷吹响的感觉,一股扑面而来的远古气息。

    山顶上冒着四色邪气,龙穴到了!

    山崖这边到那座高山之间,隔着十几里咕嘟嘟翻滚的熔浆湖面,想要抵达对面的高山,就要跃过这片熔浆湖,黑炭跳不到这么远的距离,苗毅在这里也不能飞行。

    苗毅可以招出暗幽林,施展控火术护航,让暗幽林带自己过去,不过只是一片熔浆湖而已,对苗毅来说似乎没这必要。

    苗毅翻身从黑炭身上跳了下来,将黑炭收入了兽囊,金属长靴的鞋底在炙热的地面来回走动踩出了咔咔声,咚!长枪拄地。他盯着熔浆湖的情况默默观察了一阵,并未发现任何异常。

    不过他知道,他从灵兰那里听说了,这片熔浆湖才是外界邪灵无法逾越之地,凤巢有冰灵守卫,龙穴有火灵守卫,眼前的熔浆湖就是火灵的老巢,甚至盘踞在那座山上。

    最终,苗毅轻轻迈步,纵身直接跳下了数百丈高的深渊,啪一声落在了熔浆湖面,斜枪在手,犹如凌波微步,快步疾驰而过。

    熔浆湖面的咕噜噜声变得剧烈起来,湖面浮出了一只只流淌熔浆的怪兽,每一只怪兽的身上都站着一名光膀子的赤发汉子,赤足却不惧怕脚下那滚烫的熔浆,人人皆透着一股凶悍气息。

    熔浆怪兽顶着赤发汉子的现象密密麻麻出现在了熔浆湖面,然而奇怪的是,随着苗毅一路疾驰而来,阻拦在前方的赤发汉子纷纷驾驭熔浆怪兽回避两旁,在熔浆湖面让出了一条笔直的通道。

    苗毅不知道他们这是什么意思,对方默默让开,他也继续默默疾驰前行,提枪保持着高度警惕。

    十几里熔浆湖面一路跑来。熔浆怪兽和赤发汉子们秋毫无犯,目送苗毅纵身跳到了那座古老的黑色大山上。

    双足落地,苗毅提枪转身看着他们,微微点头谢过。

    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看懂。不过却看到那些熔浆怪兽带着那些赤发汉子又默默潜入了熔浆湖中,湖面恢复了正常。

    苗毅转身仰望高山,山上流淌的熔浆河里,冒出来的熔浆怪兽也默默沉了下去,那些大大小小山洞里冒出来的赤发汉子亦默默转身回了洞内。

    苗毅不知道他们为何会如此沉默无视。再次摸出了灵兰给的地图,找到了龙穴的正大门方位。

    收了地图,迅速向大山的左侧绕去,一路在斜坡、或陡峭山壁、或犬牙交错的山石之间翻腾前行。

    最终找到了正东方位,找到了一条蜿蜒直上的台阶,苗毅站在台阶上抬头看去,只见半山腰的位置有一座龙口大张的古老龙头状大门。

    苗毅再次疾驰而上,来到了大张的龙口舌台上,站在了门口。

    不像凤巢还有冰门封闭,这里的大门没有门。只有一道上坡台阶,他警惕着四周慢慢走了上去。

    一走进龙口,立刻有一股清凉扑面而来,也没有充盈的火元素飘荡,跨入大门内似乎瞬间与外界隔绝了。

    到了台阶顶部,一座巨大古朴的宫殿出现在眼前,在大殿深深而沉闷的中央,有一块巨大的烈焰火塘,也许说是一块火池更合适。火池中冒出的火焰简直是一道奇观,扭动的烈焰仿佛一条火龙在虚空中游走。

    一眼看去的刹那。苗毅几乎就可以肯定了,这应该就是灵兰说的龙焰池,实在是这火池与‘龙焰池’这个名字太贴切了。

    苗毅放步走入深深浩大的殿内,开始打量起了四周的环境。

    整座浩大宫殿人工雕砌的痕迹不多。原始的巨大洞窟模样,唯一人工痕迹明显的是上首有八张古朴的连体石凿座位。

    苗毅瞬间联想到了凤巢内那两张高高在上的椅子,据灵兰说那是凤族当年两位守护玄女的宝座,对比猜测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八张椅子应该是当年龙族的八位守护龙神的位置,奈何早已物是人非。

    从门口到殿中央的‘龙焰池’有百丈之遥。走到火池旁的苗毅又感受到了恐怖的高温,但似乎有一条泾渭分明的界限,苗毅后退一步高温又消失了,靠近一步高温又再次袭来,可见池子里的火温不知受到了什么内敛之术的压制。

    抬头看着那在大殿内升腾出几丈高、含蓄在火池范围内的游龙火焰凝视了一会儿,苗毅施展控火术把脑袋伸进了火池边缘内,向下窥视,结果发现深不见底,施展法眼也没用,下面的烈焰迷糊了视线。

    也许施展天眼可以看清楚,不过在这种环境下,他没有轻易绽露天眼法术。

    缩回脑袋又看了看四周,又快速闪身将整个大殿的犄角旮旯给查看了一遍,确认没有人窥视后,他又回到了龙焰池旁,摸着下巴看着龙焰池沉吟,不知道灵兰让自己把那两样东西给送到龙焰池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扔下去?

    苗毅收了手中枪,摸出了那两颗石头蛋瞅了瞅,几次想扔进去,可毕竟是无法确认是不是要这样做,几次三番出手都没能扔出去,终究又缩了回来,万一不是这样,自己岂非是误人所托。

    殊不知就在他拿出那两颗蛋的瞬间,那升腾起的游龙火焰已经悄无声息变化,化作了一只威武狰狞而古老的龙头模样,两只火眼垂视着下方苗毅的一举一动。

    :还有一章,不过发布的时间可能较晚。 。(~^~)

第一四八九章 地道离开    一年之期不知不觉来到,若不是闻泽的星铃传讯惊动,忘我状态中的苗毅只怕都忘了自己来到荒古死地已经足足一年了。其实来到古冰原的时间并不长,荒古死地地域浩大,与暗幽林飞跃来此的途中就足足花了半年多的时间。

    闻泽之所以传讯来了,是想告知苗毅,俸禄会准时安排人送上,送的人不会进去,会通过入口投入荒古死地,这是当初就约好了的。

    不过苗毅毁约了,关键是他现在实在不便又跑回入口方向,只能说荒古死地实在太过凶险,自己已经躲开了荒古进出入口找了个安全地方躲避,不便过去接应东西,而自己身上的修炼资源暂时足够,让闻泽不要再派人投掷东西了,若能活着回去再统一接收。

    既然如此,闻泽也只好另做安排。

    事实上苗毅身上也的确准备了充足的修炼资源,一直准备有突破到彩莲境界所需的充足仙元丹,当年还在天街的时候云知秋就暗中帮他兑换好了,花费相当巨大。而苗毅每晋升一级,下一级所需的修炼资源,云知秋都会给他提前兑换准备好,这一点上,自从云知秋来了大世界后,就不需要他苗毅操心了。

    冰谷心空,修士不语,转眼便是五百年后。

    浓郁如牛乳的灵气收缩中现出盘膝静坐的苗毅身形,周身灵气吸收完毕,苗毅徐徐睁开了双眼。

    五百年的静修,修为有所增长是自然,阴火元素的吸收也的确加快了他的修炼速度,只是他如今自身的量已经相当大了,无法再像早年白莲境界那样吸收点单一的火元素就能突飞猛进。五百年过去了,每天炼化仙元丹的速度也仅仅是增加了十几颗而已,当然,十几颗仙元丹的速度放在白莲境界的话那将是相当恐怖的事情。

    体内法源中的蓝色星点倒是增加了不少,变得密密麻麻数不清,提升修为的效果却是有限。对心焰的影响也有限。问题出在哪对修炼星火诀这么久的苗毅来说,他也清楚,孤阴不生、独阳不长,星火诀不能阴阳调和的话。影响有限。

    如今就算没人逼迫,他也想去不灭天谷走一趟。

    站了起来,朝冰窟洞口走了过去,洞口已经被积雪封住了。

    这是常事,五百年修炼他也不是足不出洞。偶尔还是会去看看黑炭的,每次出洞的时候,洞口都会被积雪给封住。

    隆!法力从苗毅正面冲出,封住洞口的积雪崩飞,慢慢走出冰窟,外面大雪纷纷。

    外面下雪了,苗毅抬头看了看冰山峡谷上方的飘飘洒洒,静默了一会儿,身形飘出,疾驰而去。

    再回凤巢。灵兰开门迎了他进去,陪同去了地宫。

    地宫被暗幽林一个人独占了,倒不是容不下黑炭,而是黑炭吸收邪气后身上飘出的那股异香对常人来说闻着很舒服,可对暗幽林来说却是说不出的难受,苗毅只好将黑炭安排到了凤巢上面的大烟囱上。

    见苗毅来了,暗幽林赶紧下榻迎接行礼,“大人!”

    苗毅刚才注意到了她眉心隐没的三品彩莲,多少有些惊讶道:“你已经突破到彩莲三品了?”

    暗幽林回道:“本就到了彩莲二品中段,邪源中修炼了五百年。怨气的充足供养不曾断过,才能如此突飞猛进。”

    苗毅知道这邪源对邪灵重要,只是没想到帮助这么大,颔首道:“这修行进度也算是快得不可思议了。怪不得你们邪灵人人都想占据邪源。”

    暗幽林:“这都有亏大人的帮助,否则暗幽林也不可能来到这里,也不可能有如此修行进度。”

    苗毅又摸出了一只空的储物镯,“在凤巢的时间到了,我们该走了。”

    暗幽林愣了一下,不过还是点头道:“是!”旋即不做抵抗。让苗毅收进了储物镯内,邪源对她的诱惑力虽然大,可她最想去的地方还是外面的世界。

    收了暗幽林,苗毅转身对灵兰道:“让黑炭下来。”

    灵兰自然听到了他和暗幽林的对话,快步跟在了他身后,问道:“先生这是要走了吗?是要去龙焰池吗?”

    苗毅边走边回:“既然答应了你,我自然要去兑现承诺。只是这古冰原的外围怕是藏了不少邪灵高手,我担心万一撞上了,也不知道能不能顺利离开。”

    灵兰忙道:“先生不用担心,我会安排冰灵送大人从冰原下面离去,冰灵可以在冰层下面无声无息开路,上面的人很难发现,可一直将大人送到冰原外面的陆地上,应该不会被藏在古冰原外围的邪灵高手发现。”可以从她语气中听出欣喜之情,估计早就巴不得苗毅快点去龙穴完成她主人的托付。

    行走在台阶上的苗毅一怔,他正想让冰灵配合一下,想万一遇见什么麻烦的时候让冰灵帮忙阻拦一下,却没想到灵兰给出了一个更好的办法,可以从地道中离去!

    是啊!冰原的冰层厚度动辄深达千丈,冰灵可无声无息在冰中开路,在那么深的地下离开,冰层上面的人想发现的确没那么容易。当即点头道:“好!你速去安排,我这就动身离开。”

    很快,黑炭从凤巢上面溜了下来,这家伙不走寻常路,没有经由凤巢内的楼梯下来,而是从凤巢外部连蹦带跳地滑了下来,落在外面的台阶上跑回了大殿内。

    邪气对黑炭的帮助是毋庸置疑的,原本黑炭自己估计自己身上的断角和损毁的鳞甲得要上万年才能恢复,如今只经过了五百年,断角已长出了一小截,断口变得圆润了,损毁的鳞甲也长出了一些。

    尽管如此,现在的黑炭还是长的不对称,还是像条癞痢狗。

    一人一骑聊了一会儿,灵兰从殿外回来了禀报:“先生,已经安排了下去,通往不灭天谷方向的地道应该很快就能贯通。”

    苗毅掐出法诀一指,黑炭脖子上的金刚圈立刻噼里啪啦展开覆盖了全身。狰狞战甲亮相令灵兰侧目不已,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看到黑炭穿战甲的样子。而有了战甲来掩饰身体上的缺陷,黑炭明显也变得好看多了,威武霸气!

    苗毅同样穿上了战甲召出逆鳞枪在手,翻身骑上了黑炭,挥枪一指大门外,“带路!”

    灵兰飘然而起,快速飞出门外领路。

    黑炭载着苗毅快速蹿了出去,在覆盖了白雪的平原上急驰,追在低空飞行的灵兰身后。

    “先生,就在前方。”飞在前面的灵兰挥手所指方向的冰崖下出现了一个冰洞,洞口有几名冰灵左右恭候着。

    临近洞口时,灵兰不能逾越,停在了空中。

    唰!黑炭突然一个紧急甩尾,直接倒转了个方向,冰面太过平滑,身体依然带着惯性往洞口滑去,但见黑炭套着金属利爪的双爪猛然往地上一扣,在冰面带出几道深长的爪痕,终于停在了洞外。

    苗毅看着悬空的灵兰微微点了点头,这些年…一切尽在不言中!

    灵兰赶紧落地,行礼道:“灵兰不能逾越这片平原,请恕灵兰不能远送先生。这是荒古内的地形全图,先生路上也许用得上。”说着双手奉上了一只储物戒。

    这倒是意外之喜,荒古死地的疆域太广,暗幽林之流哪可能掌握到全部的地形,估计在整个荒古也只有龙凤二族能完整掌握所有地形。

    苗毅将东西摄入手中,没说什么,眺望了一下远处的凤巢,两腿敲打了一下黑炭两腹。

    “吼!”黑炭朝凤巢方向吼了一声,迅速转身,纵身跳入了洞口。

    地道的走势属于渐渐下滑的那种,一直延伸到冰层最底下,露出了冰层下面的地面。冰灵们将这条地道处理的很好,遇地势较高的地方绕过,凹凸不平的地方也用冰填平了,一路上每隔一段距离都有一名冰灵守着相送,随时保证道路的通畅,还有冰焰在冰壁中照明,灵兰可谓费心了。

    黑炭载着苗毅一路马不停蹄,在冰层下尽情驰骋,风一般掠过。

    数日之后地道地势渐渐上扬,一个洞口就在前方,黑炭一纵而出,哗啦落在了一片荒地上。

    一人一骑回头,才发现是从一冰崖上冲了出来,冰崖洞口内两名冰灵恭敬行礼,洞口同时在快速愈合如初,将两名冰灵淹没在其中。

    黑炭再次前看,四足飞扬,如疾风般远去。

    直到再也看不见了古冰原,苗毅才松了口气,喝停黑炭,翻身跳了下来,将黑炭给收了,又将暗幽林给放了出来。

    一露面见已经离开了那冰天雪地,事先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的暗幽林倒也不意外,只是没想到能这么快这么顺利。看了看四周,不知道身在何方,问道:“大人,下一步往哪走?”

    苗毅朝正前方抬了抬下巴,“不灭天谷!”

    “啊!”暗幽林惊呼一声,提醒道:“大人,有玉杀前车之鉴,不灭天谷周围十有八九也有高手存在,怕是不太安全。”

    这个苗毅不是没有考虑过,不过据了解不灭天谷的情况和古冰原又有所区别,阳火刚烈,对邪灵的克制作用更大,邪灵不敢像在古冰原那样靠中心区域太近。这就意味着就算有高手在周围,散开的幅度也必定很大,容易给他钻空子的机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