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年之期不知不觉来到,若不是闻泽的星铃传讯惊动,忘我状态中的苗毅只怕都忘了自己来到荒古死地已经足足一年了。其实来到古冰原的时间并不长,荒古死地地域浩大,与暗幽林飞跃来此的途中就足足花了半年多的时间。

    闻泽之所以传讯来了,是想告知苗毅,俸禄会准时安排人送上,送的人不会进去,会通过入口投入荒古死地,这是当初就约好了的。

    不过苗毅毁约了,关键是他现在实在不便又跑回入口方向,只能说荒古死地实在太过凶险,自己已经躲开了荒古进出入口找了个安全地方躲避,不便过去接应东西,而自己身上的修炼资源暂时足够,让闻泽不要再派人投掷东西了,若能活着回去再统一接收。

    既然如此,闻泽也只好另做安排。

    事实上苗毅身上也的确准备了充足的修炼资源,一直准备有突破到彩莲境界所需的充足仙元丹,当年还在天街的时候云知秋就暗中帮他兑换好了,花费相当巨大。而苗毅每晋升一级,下一级所需的修炼资源,云知秋都会给他提前兑换准备好,这一点上,自从云知秋来了大世界后,就不需要他苗毅操心了。

    冰谷心空,修士不语,转眼便是五百年后。

    浓郁如牛乳的灵气收缩中现出盘膝静坐的苗毅身形,周身灵气吸收完毕,苗毅徐徐睁开了双眼。

    五百年的静修,修为有所增长是自然,阴火元素的吸收也的确加快了他的修炼速度,只是他如今自身的量已经相当大了,无法再像早年白莲境界那样吸收点单一的火元素就能突飞猛进。五百年过去了,每天炼化仙元丹的速度也仅仅是增加了十几颗而已,当然,十几颗仙元丹的速度放在白莲境界的话那将是相当恐怖的事情。

    体内法源中的蓝色星点倒是增加了不少,变得密密麻麻数不清,提升修为的效果却是有限。对心焰的影响也有限。问题出在哪对修炼星火诀这么久的苗毅来说,他也清楚,孤阴不生、独阳不长,星火诀不能阴阳调和的话。影响有限。

    如今就算没人逼迫,他也想去不灭天谷走一趟。

    站了起来,朝冰窟洞口走了过去,洞口已经被积雪封住了。

    这是常事,五百年修炼他也不是足不出洞。偶尔还是会去看看黑炭的,每次出洞的时候,洞口都会被积雪给封住。

    隆!法力从苗毅正面冲出,封住洞口的积雪崩飞,慢慢走出冰窟,外面大雪纷纷。

    外面下雪了,苗毅抬头看了看冰山峡谷上方的飘飘洒洒,静默了一会儿,身形飘出,疾驰而去。

    再回凤巢。灵兰开门迎了他进去,陪同去了地宫。

    地宫被暗幽林一个人独占了,倒不是容不下黑炭,而是黑炭吸收邪气后身上飘出的那股异香对常人来说闻着很舒服,可对暗幽林来说却是说不出的难受,苗毅只好将黑炭安排到了凤巢上面的大烟囱上。

    见苗毅来了,暗幽林赶紧下榻迎接行礼,“大人!”

    苗毅刚才注意到了她眉心隐没的三品彩莲,多少有些惊讶道:“你已经突破到彩莲三品了?”

    暗幽林回道:“本就到了彩莲二品中段,邪源中修炼了五百年。怨气的充足供养不曾断过,才能如此突飞猛进。”

    苗毅知道这邪源对邪灵重要,只是没想到帮助这么大,颔首道:“这修行进度也算是快得不可思议了。怪不得你们邪灵人人都想占据邪源。”

    暗幽林:“这都有亏大人的帮助,否则暗幽林也不可能来到这里,也不可能有如此修行进度。”

    苗毅又摸出了一只空的储物镯,“在凤巢的时间到了,我们该走了。”

    暗幽林愣了一下,不过还是点头道:“是!”旋即不做抵抗。让苗毅收进了储物镯内,邪源对她的诱惑力虽然大,可她最想去的地方还是外面的世界。

    收了暗幽林,苗毅转身对灵兰道:“让黑炭下来。”

    灵兰自然听到了他和暗幽林的对话,快步跟在了他身后,问道:“先生这是要走了吗?是要去龙焰池吗?”

    苗毅边走边回:“既然答应了你,我自然要去兑现承诺。只是这古冰原的外围怕是藏了不少邪灵高手,我担心万一撞上了,也不知道能不能顺利离开。”

    灵兰忙道:“先生不用担心,我会安排冰灵送大人从冰原下面离去,冰灵可以在冰层下面无声无息开路,上面的人很难发现,可一直将大人送到冰原外面的陆地上,应该不会被藏在古冰原外围的邪灵高手发现。”可以从她语气中听出欣喜之情,估计早就巴不得苗毅快点去龙穴完成她主人的托付。

    行走在台阶上的苗毅一怔,他正想让冰灵配合一下,想万一遇见什么麻烦的时候让冰灵帮忙阻拦一下,却没想到灵兰给出了一个更好的办法,可以从地道中离去!

    是啊!冰原的冰层厚度动辄深达千丈,冰灵可无声无息在冰中开路,在那么深的地下离开,冰层上面的人想发现的确没那么容易。当即点头道:“好!你速去安排,我这就动身离开。”

    很快,黑炭从凤巢上面溜了下来,这家伙不走寻常路,没有经由凤巢内的楼梯下来,而是从凤巢外部连蹦带跳地滑了下来,落在外面的台阶上跑回了大殿内。

    邪气对黑炭的帮助是毋庸置疑的,原本黑炭自己估计自己身上的断角和损毁的鳞甲得要上万年才能恢复,如今只经过了五百年,断角已长出了一小截,断口变得圆润了,损毁的鳞甲也长出了一些。

    尽管如此,现在的黑炭还是长的不对称,还是像条癞痢狗。

    一人一骑聊了一会儿,灵兰从殿外回来了禀报:“先生,已经安排了下去,通往不灭天谷方向的地道应该很快就能贯通。”

    苗毅掐出法诀一指,黑炭脖子上的金刚圈立刻噼里啪啦展开覆盖了全身。狰狞战甲亮相令灵兰侧目不已,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看到黑炭穿战甲的样子。而有了战甲来掩饰身体上的缺陷,黑炭明显也变得好看多了,威武霸气!

    苗毅同样穿上了战甲召出逆鳞枪在手,翻身骑上了黑炭,挥枪一指大门外,“带路!”

    灵兰飘然而起,快速飞出门外领路。

    黑炭载着苗毅快速蹿了出去,在覆盖了白雪的平原上急驰,追在低空飞行的灵兰身后。

    “先生,就在前方。”飞在前面的灵兰挥手所指方向的冰崖下出现了一个冰洞,洞口有几名冰灵左右恭候着。

    临近洞口时,灵兰不能逾越,停在了空中。

    唰!黑炭突然一个紧急甩尾,直接倒转了个方向,冰面太过平滑,身体依然带着惯性往洞口滑去,但见黑炭套着金属利爪的双爪猛然往地上一扣,在冰面带出几道深长的爪痕,终于停在了洞外。

    苗毅看着悬空的灵兰微微点了点头,这些年…一切尽在不言中!

    灵兰赶紧落地,行礼道:“灵兰不能逾越这片平原,请恕灵兰不能远送先生。这是荒古内的地形全图,先生路上也许用得上。”说着双手奉上了一只储物戒。

    这倒是意外之喜,荒古死地的疆域太广,暗幽林之流哪可能掌握到全部的地形,估计在整个荒古也只有龙凤二族能完整掌握所有地形。

    苗毅将东西摄入手中,没说什么,眺望了一下远处的凤巢,两腿敲打了一下黑炭两腹。

    “吼!”黑炭朝凤巢方向吼了一声,迅速转身,纵身跳入了洞口。

    地道的走势属于渐渐下滑的那种,一直延伸到冰层最底下,露出了冰层下面的地面。冰灵们将这条地道处理的很好,遇地势较高的地方绕过,凹凸不平的地方也用冰填平了,一路上每隔一段距离都有一名冰灵守着相送,随时保证道路的通畅,还有冰焰在冰壁中照明,灵兰可谓费心了。

    黑炭载着苗毅一路马不停蹄,在冰层下尽情驰骋,风一般掠过。

    数日之后地道地势渐渐上扬,一个洞口就在前方,黑炭一纵而出,哗啦落在了一片荒地上。

    一人一骑回头,才发现是从一冰崖上冲了出来,冰崖洞口内两名冰灵恭敬行礼,洞口同时在快速愈合如初,将两名冰灵淹没在其中。

    黑炭再次前看,四足飞扬,如疾风般远去。

    直到再也看不见了古冰原,苗毅才松了口气,喝停黑炭,翻身跳了下来,将黑炭给收了,又将暗幽林给放了出来。

    一露面见已经离开了那冰天雪地,事先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的暗幽林倒也不意外,只是没想到能这么快这么顺利。看了看四周,不知道身在何方,问道:“大人,下一步往哪走?”

    苗毅朝正前方抬了抬下巴,“不灭天谷!”

    “啊!”暗幽林惊呼一声,提醒道:“大人,有玉杀前车之鉴,不灭天谷周围十有八九也有高手存在,怕是不太安全。”

    这个苗毅不是没有考虑过,不过据了解不灭天谷的情况和古冰原又有所区别,阳火刚烈,对邪灵的克制作用更大,邪灵不敢像在古冰原那样靠中心区域太近。这就意味着就算有高手在周围,散开的幅度也必定很大,容易给他钻空子的机会。(~^~)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前后夹击    赵长枪脸上带着一个大口罩,鼻梁上架着大墨镜,右手的握着方向盘,左手拿着一只已经子弹上膛处于待击发状态的华国产**手枪。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华国**出口型手枪在国际上享有比较高的声誉,流传也比较广。因为赵长枪和赵玉山等人都喜欢用这种国产货,所以,岳南山便专门给他们弄了几只。

    赵长枪没有鬼鬼祟祟,躲躲藏藏的,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跟在前方车队的后方。既然已经将机井一郎调出山庄,赵长枪就不怕他了。哪怕机井一郎的援兵到了,赵长枪也有把握将机井一郎从他们手中抢下来。

    因为这是大白天的行动,所以,赵长枪没有让岳南山的人参加。岳南山的人如果大白天动手,恐怕警察很快就会找到灭魂社的头上。

    赵长枪肆无忌惮的跟踪很快便被机井一郎的近卫队员发现了。

    “队长,我们的后面跟了一辆白色丰田,好像在跟踪我们。怎么办?”一个名叫龟寿造的小弟通过车载对讲机,请示机井一郎近卫队的队长。

    “打掉他!妈的,宁可错杀一万,不可放过一人!”队长恶狠狠的说道,这个经验丰富的家伙感到了事情的不同寻常。他心中很清楚,现在可不是心慈手软的时候,因为任何的慈悲都可能会导致机井一郎丧命!

    这家伙中午的时候也吃了一些鱼,幸亏吃的不多,他现在还能忍的住。

    “明白,队长!”

    龟寿造结束和队长的通话后,又对正在开车的同伴说道:“开稳一点,老子干掉后面的尾巴!”

    司机答应一声,稍稍减了一下速度。龟寿造放下车窗,然后将右胳膊和脑袋探出窗外,枪口对准了后面的白色丰田就要开枪!

    然而就在这时候,这家伙忽然发现,丰田的车窗也放了下来,从里面也探出了一只手,一只左手,一只握着枪的左手!

    龟寿造心中一惊,立刻就要扣动扳机,然而他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步,还不等他将扳机拉开,对方的枪就响了!

    龟寿造耳边只听到“砰”的一声枪响,接着感到脑袋一热,便啥也不知道了。

    正在开车的司机感到不太对头,猛然扭头一看龟寿造,不禁震惊的差点将车子开到路基下面!

    只见龟寿造的半个身子都耷拉到了车外,脑袋上已经多了一个茶碗大的血洞,鲜血像拧开的自来水一样喷洒到地上。txt全集下载在车子后面的柏油马路上拖出一条暗红色的血痕。

    “队长,队长,龟寿造死了!龟寿造死了!”司机连忙用车载对讲机呼叫队长。

    “老子看见了!你吼个屁啊!所有人都听着,给我干掉他!”坐在第二辆车里的队长暴躁的吼道,他隐隐预感到今天的事情好像有点大事不妙!

    这家伙肚子本来就不好受,正强忍着一股已经到了屁 眼门上的稀粪,刚才他的一声暴喝又急又猛,瞬间顿时再也控制不住,呼啦一下,稀稀拉拉的便便蹿了一裤子!整个汽车里面顿时臭不可闻!

    前面开车的司机今天中午倒是没吃鱼,但是他实在忍不住这股味道,猛然一低头,将中午吃的东西全都吐出来了!于是乎,车子里的气味更难闻了!

    在队长的命令下,车队中的许多人都探出身子,试图将枪口对准跟在他们后面的白色丰田。然而由于此时整个车队是排成一列纵队,道路又是笔直向前。而赵长枪的白色丰田就紧跟在车队的最后一辆车后面,所以,他们人虽多,但是车队中后面的车子,遮挡了前面车子的视线,能对赵长枪形成直接射击的却不多。

    反而是赵长枪借着他们将身子探出车外的机会,不断快速调整着方向盘,车子好像幽灵一样在公路上忽左忽右,飘忽不定,同时,赵长枪手中的枪也砰砰的响个不停!几乎是在眨眼之间,赵长枪竟然便又干掉了对方四个人!

    剩下的人看事不妙,全都趴在车中不敢露头了。

    公路上的过往车辆看到这个车队丝毫不把交通规则放在眼里,便一边疯狂的按喇叭,一边破口大骂,然而当他们听到砰砰砰的枪声,看到地上淅沥沥的鲜血时,全都吓傻了。再也不敢按喇叭,只是拼命的加油门,希望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免得一个子弹飞来,要了他们的小命!

    队长一看这样下去根本不是办法,于是强忍着汽车里面腥臭难闻的气味,以及屁股下面黏糊糊感觉,充分发扬稀便不下火线的优良传统,开始下达一个个的命令。

    整个车队在队长的调度下,开始编队错开。队长根本不管什么交通规则不交通规则了。他只要求让尽量多的自己人能对赵长枪的白色丰田形成直接射击。

    队长先生不顾满屁股下的稀便做出的调整立刻起到了效果,十几只枪对着白色的丰田不停地开火,白色丰田上瞬间便多了五六个弹孔。

    赵长枪再也不敢冒头了。他尽量将身子伏低,同时一脚将刹车跺了下去!白色丰田嘎吱一声停在了路上。

    刚才的枪战一直是在车子高速运动中进行的,赵长枪一脚刹车下去后,白色丰田立刻和机井一郎的车队拉开了距离。手枪的有效距离也就在五十米左右,几乎眨眼睛,敌人的射击便威胁不到赵长枪了。

    队长虽然知道白色丰田里面的人可能没有被他们干掉,但是此刻情况紧急,他们还要快点将机井一郎送医院抢救呢!机井一郎现在已经昏迷过去,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被救醒过来。再说,他屁股下面的东西也太让人难受了,必须得尽快处理一下!至于丰田车里的那个混蛋,早晚要找他算账,但不是现在!

    赵长枪从座椅下面坐了起来,一边加速朝前追去,一边抓起对讲机说道:“医生,车队马上就要过去了,做好准备!”

    “是,枪哥。明白!”对讲机中传来医生镇定的声音。

    队长摆脱赵长枪的纠缠后,指挥车队继续快速的向医院赶去,只要再过四个十字路口,他们就能到达医院了。只要到了医院,他们就能安全了!他已经按照老板的要求,让佐佐木来接应自己。佐佐木也应该快到了。

    然而,当队长正在庆幸已经摆脱掉赵长枪的时候,从旁边的一个路口中忽然窜出一辆前面加了防撞保险杠的普桑,哐当一声便撞在第一辆车的一侧!

    在普桑全力的撞击下,第一辆车差点被拦腰截断!整个车体从中间瘪进去一大块!风挡玻璃碎了一地,透过碎裂的风挡可以看到,里面的三个人全都满身是血,显然是活不成了。

    坐在第二辆车里的队长眼睁睁的看着就发生眼前的惨剧,心中不禁猛然一颤。不过此时可不是他为自己的队员可惜的时候,他的经验告诉他,自己生死存亡的时刻到了!

    队长刚想将手从车窗中探出去,然后对着普桑的驾驶位开枪!却忽然看到从普桑的车窗里早已经探出来一个黑洞洞的枪口!

    队长立刻意识到大事不好,于是猛然将身子一趴,趴到了座位下面!

    “砰砰砰!”

    就在他趴下的同时,他的耳边也传来了一连串的枪响!前风挡瞬间被打爆,倾泄而下的风挡碎片差点将队长埋起来!队长感到自己的腮帮子上热乎乎的,扭头一看,却发现司机竟然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了。他的胸膛上已经殷红一片,脑门上也多了一个血洞,鲜血滴滴答答滴到自己的腮帮子上。

    对这名司机来说,死亡也算是一种解脱,就算不被子弹打死,他也快要被车内奇怪的味道折磨死了。

    坐在普桑中的人正是医生,他撞烂第一辆车之后,瞬间出枪,对准第二辆车射击,结果瞬间便将第二辆车的司机干掉了。

    车队中的其他人发现前面又出现了敌人,并且直接将路给堵死了,于是连忙停车,从车上跳了下来,纷纷朝普桑疯狂射击!而此时的医生早已经一把推开普桑的门,躲到了车子的另一侧,隔着车子和敌人对射。

    机井一郎的近卫队还没有来得及对着医生开几枪,忽然发现原本被他们甩在后面的白色丰田竟然追上来了!于是马上分成前后两部分,前面的对付普桑,后面的对付白色丰田。

    白色丰田里的赵长枪将车子开的飞快,当车子进入对方的射击范围后。赵长枪猛然一脚刹车,同时微微带了一把方向盘,白色丰田顿时嘎吱一声,一个漂亮的甩尾横在了路上!

    于此同时,赵长枪瞬间便从车上滚了下来,然后对着敌人举枪便射!待到四名敌人应声倒地后,赵长枪才一闪身躲到了丰田的后面,让一连串的子弹全部和他擦肩而过。

    此时机井一郎近卫队的队长也已经从车上滚下来了。不过他没有参加战斗,而是躲在一辆车子的后面拼命的呼叫援兵:“佐佐木,佐佐木!你***在哪里!一分钟之内你如果赶不到现场,就等着给老板收尸吧!到时候,你要为老板的死负全部的责任!”

    然而让队长绝望的是,不等他们的援兵到来,敌人的援兵却赶来了!

    赵玉山和洪亚伦不知从谁的手里抢了一辆黑色牧马人越野车,风驰电掣一样赶了过来。

    猛男赵玉山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将车子油门踩到了底,瞬间绕开赵长枪的丰田,然后猛然冲进了敌方的阵营!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