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耶圣空极速向那片射出惊天宝光的地区弛行而去.

    圣人的心境是强大,不过,也并不是无欲无求.

    只要价码足够、诱惑力足够,别说是圣人了,就连圣尊也会为之疯狂。∮

    而这一次,打破耶圣空心神平静的正是这无穷宝光。

    在耶圣空看来,前方的空间出现些微的重叠现象,绝对是收藏绝世宝贝的空间出现了松动,才致前方宝光冲天。

    而且,耶圣空也并不觉得在这魔祖遗留的混世魔界,能有伤害到自己的人存在。

    当年的魔祖是强,但是,魔祖本尊早就在与鸿钧道祖的争斗中陨落。

    虽然魔祖算计极佳,也曾留下了自己的三大分身。但是,这三大分身并没有融合为一,有了私心的他们,就永远无法复活成新的魔祖。

    这样的其中一个魔祖分身,耶圣空并不惧他多少。

    “哈哈,这一次,这些宝贝全是我的了。朱千手、无极老儿,你们只怕没有想到,我耶圣空飞行的方向会有这等惊天机缘吧?”

    耶圣空一边狂风暴雨笑,一边全力加速,向前方冲去。

    他可不想等到无极魔圣、朱千手两人反应过来后,极速起来与自己抢夺这些宝贝。

    快!

    快得不可思议!

    他整个化直接化为一道光,只一瞬间,就穿透了重重魔云。

    隐隐约约间,感应到前方宝光冲天的地方,似乎有一个正在极速闭合的空间裂缝。

    耶圣空只是心中稍稍犹豫了一下。整个人再次加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入了这个空间裂缝。

    “成了……”

    耶圣空却不知道,在他冲入这个空间裂缝之后,暗中有人露出了阴谋得逞的奸笑。

    “滋……啪……”

    在耶圣空冲进来的瞬间,后方的空间裂缝“终于”闭合。

    耶圣空并没有在乎身后的空间裂缝已经闭合,这会儿,他的双眼也是紧不住流露出一丝狂喜。

    前方,到处都是宝贝!

    极品仙器、极品魔器、后天灵宝、先天灵宝、先天至宝……甚至连混沌灵宝都有好几件。

    极品魔晶、极品仙晶几乎堆成了一座座大山。

    玄鑫重钢、天火流星铁、混元青锟、雍蓝火琉璃等无数顶级炼器材料入眼可见。

    ……

    “咕……咕嘟……”

    耶圣空猛地咽了一口口水,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超级宝贝。

    “哈哈。此行不虚,没想到追杀吕重,居然还能闯入如此宝地……哈哈……这些东西是我的了,全都是我的了……”

    耶圣空兴奋得全身发抖,这一刻,心神剧烈波动。

    还好!

    虽然心神剧烈波动,可是耶圣空还是难得地保持了一丝清醒。

    强行压制心中的贪婪与冲动。耶圣空直接扩散自己的圣识向这个空间感应了一下。

    这个空间明显应该是用来收藏宝贝的。

    空间范围并没有多大,只有方圆一万公里左右。

    但是,这个空间内收藏的东西都是精品。而且,整个空间都是密封的。

    如果不是之前的那条空间裂缝出现。他都不能发现这个空间。

    在耶圣空的感应之下,整个空间的空间壁垒都极为强大。甚至以他的实力,只怕都不能破开这种空间壁垒!

    幸好!

    之前那处空间裂缝所在的空间,虽然再次融合,但是空间壁垒的厚度最薄。耶圣空有信心能一击从这处地方破开其空间壁垒,从容离开。

    “不行,我能从里面破开,也铁定有人能从外面破开这处空间壁垒。毕竟,这次进入这混世魔界的还有朱千手、无极魔圣两人。这两家伙的实力可不在本圣之下。他们要是在我收取宝贝的中途强行闯进来,那我的损失就大了……”

    耶圣空的双眼陡然有精光闪烁,脸上闪过一丝冷笑,果断地原路返回,出现在刚好闭合的那条空间裂缝附近。

    “哼,待本圣先行加固了这处空间壁垒才说——”

    耶圣空冷哼一声,开始全力调集自身的能量,准备加固这处空间壁垒。

    显然,耶圣空不是要离开此地,而是心生独吞此地宝藏之心,防止别人闯进来。

    “吃独食,才是修行者的大爱!”

    身为光系圣人,耶圣空不光凝聚了光之圣纹,甚至其对空间、空间大道的领悟也达到极为高深的地步。

    其中,他的空间大道道纹已达到了上品巅峰境界。而时间大道显然也达到了上品中位境界,与吕重的时间大道几乎在同一个境界。

    耶圣空全力调动自身的空间大道道纹,释放至强的空间能量,在这处空间壁垒附近打上了厚厚的禁制、结界。

    当几千万的禁制、结界完全布下之下,耶圣空才是一脸疲惫地住手。

    只是,虽然极为疲惫,但是,耶圣空却是兴高采烈,满脸都是笑容与开心。

    “哈哈,大功告成。这个超级宝藏全是我耶圣空的了……”

    耶圣空兴奋地狂笑。

    堵了别人的路,而自己独享所有的宝藏,也难怪耶圣空这么兴奋、开心。

    只是,他却不知道,自己已被人算计了个彻底。

    “好宝贝!虚影剑、焚天之弩、镇魂塔……等等……那……那是魔祖的弑神枪——”

    耶圣空的圣识兴奋地在这个空间内穿梭,察看着“自己”的宝贝。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一杆全身漆黑,正散发着滔天凶戾气息的长枪之上。

    弑神枪!

    真正的杀伐利器!

    传说中,这是洪荒宇宙的第一杀伐利器与攻击之宝。

    当年,通天圣人就曾坦言。这杆弑神枪。其攻击威力还要在诛仙四剑之上。

    要知道。诛仙四剑,是顶级的组合型先天至宝。杀伐无双,非四圣联手而不可破。

    而弑神枪的攻击力还在四把诛仙剑之上,可见它的恐怖。

    耶圣空虽然是魔神界的圣人,可对于地仙界这等顶级攻击法宝,还是知道一些的情况的。

    攻击力远在诛仙四剑之上,很显然,这杆弑神枪。是真正的混沌灵宝。

    喜!

    狂喜!

    虽然弑神枪上魔气滔天,但是耶圣空也不在乎。

    只要宝贝够强,区区滔天魔气又如何?只要自己不受其影响就行了。

    而他的光明之体以及炽光天焰,也能保证他不受魔气侵袭。

    这样一来,在耶圣空心里,这弑神枪绝对是最适合自己的超级武器。

    对自己无影响,对敌人,能扩大攻击伤害。

    这简直就是量身为他做的超级宝贝啊!

    “哈哈,发了!本圣也终是时来运转了。有了弑神枪,本圣当持之威镇诸天。横扫诸圣,哈哈……”

    心中狂喜。耶圣空在第一时间闪至[弑神枪]的旁边,猛地伸手抓住了[弑神枪]的枪杆。

    “哈哈,抓到……”耶圣空狂喜!

    可是话还没有落音,手中的弑神枪疯狂地颤动起来。

    一股股杀生之力与毁灭大道的气息由然而生,开始疯狂地拒绝着耶圣空。

    一种绝无仅有的抗性自弑神枪身上产生。

    耶圣空不疑有他,在他看来,这杆弑神枪反抗自己,也是顶级法宝的正常反应。

    如果不反抗,耶圣空倒要怀疑这杆枪是不是赝品了。

    手上传来的至强凶戾魔气,让耶圣空越发肯定这就是弑神枪。

    “哈哈,宝贝,你与我有缘,合该成为我的战斗伙伴。所以,你还是从了我吧。”耶圣空兴奋地对着弑神空大叫着,进一步加大体内的光明之力,向弑神枪输出。

    他准备一鼓作气压服弑神枪,让他认自己为主。

    “轰……”

    弑神枪极力反抗,恐怖的凶戾魔气、邪气、怨气、杀气、阴气、灾气、病气、霉气等负面气息,疯狂地沿着耶圣空的手臂,向他体内反向钻入。

    “托大了!”耶圣空暗叫一声。

    他这才想起,自己刚才全力封印加锢那空间裂缝,已经消耗了几乎四成的能量与心力。

    之后,并没有修炼补充自己的消耗,居然在看到弑神枪的第一时间,就要收服这件混沌灵宝。

    可是,弑神枪的反抗之力,几乎越乎他的想像。

    不旦它的凶戾气势极为狂猛,而且后劲十足。

    就算他是光明系圣人,天生不具魔气,但是,弑神枪的强力反抗,也把他拖入了战争的泥潭。

    一时间,让他有些僵持不下。

    “苦也,早知道就先恢复实力,再收服这家伙。这下子,只怕要打持久战了!显然,我的心境修为还有待提高啊……”耶圣空心里一阵苦笑,这才明白自己刚才冲动了。

    只是,耶圣空哪里知道,这一切全是别人有心算计的结果!

    从他看见宝光冲天而起,到那突兀裂开的空间裂缝,到他贪念一起,冲入这方空间。他就已彻底地被吕重给算计了。

    本来,耶圣空一进入[大寂灭珠]内,就已经算是彻底没了自由。但是,吕重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攻击耶圣空,相反,也起了玩心。

    当耶圣空为了吃独食,主动加固吕重故意留下的空间薄弱位置。吕重不得不感慨一句,“不作死,不会死。”

    当耶圣空布置了无数禁制、结界,实力消耗过巨时,吕重也没有出手。

    而这弑神枪,更是吕重暗中留下的至强后招。

    弑神枪凶威赫赫,当年是魔祖之物。之前是魔祖分身之一罗候的最强宝贝。不过,在地仙界一战,却被吕重阴了过来。

    可以说,弑神枪现在已是吕重的宝贝,而且在[大寂灭珠]的强力配合与压制之下。吕重已强行抒弑神枪收服了。并在其核心枢纽位置留下了自己的元神烙印。

    耶圣空好死不死,居然不在第一时间恢复自己的恢复,反而在贪婪之心的影响下,强行去收服弑神枪?

    这一步错,步步错!

    这会儿,耶圣空全部的心神已被弑神枪给拖住了。

    肉身开始全力年度抵御弑神枪的至强魔气的冲击,而元神更是承受了弑神枪凝聚亿万万年的怨气、邪气、凶气等负面能量的冲击。

    就算耶圣空对魔性能量抗性十足,也暂时地被弑神枪给拖住了……

    “贪婪是原罪啊!”

    突然,幽暗的空间响起一声低叹。

    “谁?”耶圣空顿时脸色大变,勉强分出一分心神,小心地观察着四周的情况。而他的心中更是后悔不迭。

    “呵呵,堂堂天使族圣人,原来也不过如此……”

    一声轻笑响起,显得非常刺耳。

    接着,一个身着青色仙袍的青年,凭空出现在耶圣空的身前。

    对于眼前之人,耶圣空绝不陌生。

    “吕重?居然是你?”惊呼一声,耶圣空的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

    来的是吕重,而不是圣人。这让他的心中多少觉得安全了一点。

    对于耶圣空来说,吕重真心地不被他放在眼里。

    虽然吕重曾在鸿蒙龙墓创造出了以一人之力灭杀上千帝级强者的光辉战绩。

    可不证圣人,终归是蝼蚁。

    耶圣空相信,就算自己此时被弑神枪拖住了一部分心神与能量,也足以灭了吕重。

    只是,耶圣空却不知道,抱着这样想法的朱千手、无极魔圣两人的分身已然陨落在吕重的手里。

    “呵呵,没想到是我?嗯,你似乎松了一口气呢……”吕重的目光落在耶圣空的脸上,突然自嘲一笑:“嘿嘿,看来不管我吕重创造了多惊人的战绩,在圣人眼里终归是蝼蚁,是能随手一指就能压死的存在!”

    耶圣空微微一笑,深深地看了吕重一眼,“你倒是有些自知之明——”

    “呵呵,你是这么看我的?”吕重毫不生气,突然话语一转,“不过,在我眼里,你耶圣空却似乎没有一点识人之明……”

    “什么?”

    耶圣空有些不解,可正在此时,他骇然发现吕重体内能量疯狂调动,一种他极为释放的大道道纹正在疯狂波动。

    “不好,是……是时间大……大道……”

    耶圣空脸色终于大变,刚想先发制人,可在这时候,弑神枪上传来的恐怖能量,提升了几十倍不止。

    只一瞬间,耶圣空就失了先机。

    “死——”

    吕重双眼泛着阴冷的光芒,嘴唇轻吐一字,千秋岁月刀在[时间大道]道纹的相对静止之术中,诡异地斩出。

    “噗——”

    被弑神枪拖住了的耶圣空,根本就来不及反抗。直接被千秋岁月刀轰中。

    魔神界的人大多注重修法、修术,却对肉身的锻炼不足。

    就算耶圣空是魔神界很难得的一个注重炼体的人,他的肉身强度也不过可媲美中位先天至宝。

    在千秋岁月刀这混沌灵宝配合吕重无极之力的攻击之下,耶圣空的肉身乃至元神直接被一斩为二。(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蓝色玄幻、自然呆等兄弟的打赏与一直来的支持,感谢红尘电风扇、心碎了那什么来救等兄弟月票支持。

第一四八八章 收获最丰的一次    灵兰也有点不明白苗毅是什么情况,只见苗毅从死气洞眼里跑出来后,又挨个把之前的洞眼又钻了遍,这次每个洞眼的耗时极长。

    等到把四口喷着邪气的洞再次细细检查一遍后,苗毅瞅着四张冰榻若有所思。

    没有!除了开始跳下去的那口煞气深洞里有两颗石头蛋,其它的三口深洞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如果没猜错的话,所谓的两样东西应该就是煞气深洞内的那两颗石头蛋。

    见他沉默不语,灵兰凑上前问道:“先生,找到了吗?”

    苗毅慢慢转身看着她,再次问道:“你确认你主人说的是两样东西分别藏在了两口洞里?”

    又是同样的话?灵兰愣了一下,再三保证道:“先生,主人真的是这样说的,主人不会骗我的,先生找到了吗?”

    不骗你才怪了!苗毅心中好笑,感觉自己被耍了一把。

    不过转念想想,也不能说是骗吧,如果没猜错的话,给灵兰布置任务的人只是稍作了掩饰而已,弄了个不大不小的误导。小则让人多找一会儿,大则很有可能会让人错过,若得不到灵兰的确切指示有两件,真的有可能会遗漏掉第二颗。

    他如果不是第一次碰巧选到了那个藏有石头蛋的深洞,碰巧又跑到了终点看情况,只怕又会跑到其它的洞里寻找,正常情况下一时半会儿还真找不到第二样东西。

    苗毅很好奇这两颗石头蛋究竟藏有什么玄虚,竟值得这样花心思?默了默道:“找到了。”

    灵兰顿时欣喜拜谢,苗毅却翻手托出了一颗黝黑的石头蛋在手中问,“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灵兰疑惑,“不知道,是先生在洞里找到的吗?”

    不知道就算了,他不知道对方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如果是假装不知道,那就继续装吧。如果是真的不知道,既然对方的主人有意瞒着她,那他苗毅也没必要操这闲心。

    “先生!这地上的碎石有什么用途吗?”灵兰指着地上从洞里吹上来的一堆碎石头问道。

    苗毅摇头:“没用。收拾掉吧。”

    灵兰收拾起来也简单,袖子一甩,冰面荡起涟漪,乱七八糟的黑色碎石立刻如同沉入水面一般,消失不见后冰面又恢复如初。

    苗毅不管,挥手放出了黑炭,朝邪源偏头示意了下。

    黑炭打了个响嚏。纵身一跳,趴卧在了一处邪源口子上。痛快呼吸。

    暗幽林和怨达随后也被放了出来,两人看到邪源,顿时眼冒精光。暗幽林情绪激动道:“大人,这难道就是邪源?”

    苗毅点了点头,“不错,我答应过你要带你来的,至少我没有食言。”

    “谢大人!”暗幽林拱手长鞠一躬,神情兴奋。

    怨达自然也是激动不已,环顾四周道:“这里就是凤巢吗?”

    “他们两个是邪灵?”灵兰陡然一喝。神情变得肃杀,“先生,你怎么能把邪灵带到凤巢来?”

    见到邪源有些兴奋过头的暗幽林和怨达此时注意力才到了灵兰的身上,皆有些惊疑不定。

    苗毅突然屈指一弹,一支心焰小剑“嗖”一声射进了怨达的后背,修为受制的怨达可谓连有所反应都来不及。

    “你…”怨达扭头,满脸的难以置信。紧接着神情扭曲,“啊…”发出凄厉惨叫翻滚在地,身上冒出的飞烟随旋风卷走,令人头皮发麻的惨叫声回荡在地宫内。

    黑炭瞅了瞅,不以为然地甩了甩尾巴。

    刚还质问的灵兰怔住,也有些被怨达的惨状给惊到了。

    暗幽林吓一跳。脑海中快速闪过‘过河拆桥’四个字,略显惊恐地看着苗毅缓缓后退。

    苗毅偏头看着她,淡然道:“我没有答应过他什么,你不一样,我答应过你的,从今天开始这口怨气邪源就暂时归你使用了。不过要遵从你我的承诺,我走你就得跟我走。凤巢不是你久留之地。”

    心有余悸的暗幽林点了点头。

    苗毅又对灵兰道:“你放心,她不会一直逗留在凤巢,我走的时候就会把她带走,这是我答应她的,所以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动她,否则我答应你的事情也不见得能做到。走吧,领我去凤巢参观一下。”

    灵兰皱着眉头,没有答应也没有立刻拒绝,低个头跟苗毅走了。

    怨达的凄厉惨叫还未停下,暗幽林只能眼睁睁看着。黑炭两眼一闭,事不关己的样子打着盹舒畅呼吸。

    凤巢内部由下至上,分布着不少的巢穴,都有对外的单独出入口。每间巢穴的形态和布置都不一样,按灵兰的话说,这里保持着当年每一名凤族成员巢穴的原样,共同的是每间巢穴内都通有邪气流经。

    一路参观上来的苗毅和灵兰站在了凤巢的最顶端,看着烟囱般冒着滚滚邪气的顶台,苗毅叹了声:“这就是荒古死地邪灵诞生的根源。”

    灵兰道:“凤族还在的时候,有凤族的过滤吸收,冒出的邪气淡的很,凤族不在了,才变成了这般,以至于荒古内邪灵丛生。”

    这不是自己能左右的,苗毅转身眺望四周,眺望整个冰原盆地,摸出了星铃和云知秋等人报平安。

    联系上杨庆,杨庆免不了询问近况,苗毅依然对他有所保留,只说自己已经按他的话做了,真实经过一概隐瞒了。

    黑夜降临,冰焰流窜,整个凤巢熠熠生辉,闪耀着梦幻般的色彩。

    凤巢大殿外的门口,灵兰召集了冰灵问过话后,又飘然升空落在了凤巢之巅。

    苗毅负手静立在寒风中,身上的战甲一直未除去。灵兰走到他跟前道:“先生,问过了,你说的那个人没死,被他逃出了古冰原。”

    玉杀没死?苗毅皱眉,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多话没说,转身而下,又来到了地宫,找到了暗幽林当面问道:“那个玉杀出现的时候,你似乎就很害怕他,他在荒古死地很有名吗?”

    暗幽林恭敬回道:“玉杀是荒古被天庭封锁之后的邪灵中的第一高手,手段残暴,不知道多少人死在了他的手上,天庭第一次清剿时他就消失了,大家都以为他已经命丧在了天庭的手上,谁想他竟然潜隐至今,竟然还活着,竟然躲过了天庭的两波清剿,当那时知道露面的人是他后,的确把我给吓到了。”

    对她来说,玉杀是个遥远时代传说中的人物,知道的也仅仅是听闻来的这些,再多的就不知道了。

    玉杀逃过一劫,这不是苗毅能左右的,苗毅也没办法,只希望以后不要再碰见,否则玉杀岂能放过他,出了地宫后,独自离开了凤巢。

    事实上到了凤巢之后才发现,凤巢这边很干净,邪气不会乱飘荡,阴火元素也不会乱扩散,并不利于他的修行。

    来到了盆地边缘,飞檐走壁般踩踏着悬崖峭壁快速登上了冰崖,向冰谷深处纵身而去。

    他一出现,很快引得一群冰灵现身,遂摸出了冰火之心,璀璨夺目的蓝色凤凰在夜幕下绕他身翱翔,众冰灵立刻恭身而退,悄然隐没在四周冰雪中,不敢有丝毫惊扰。

    测试过后,确认这冰火之心真的有效,苗毅寻了一处冰窟窿,扔了一块坐垫,盘膝坐下,清点起了从玉杀和那三名化莲高手那弄来的东西,最终的结果是会心一笑,发大财了!

    对别的邪灵来说战甲之类的东西也许很稀缺,可这四个老家伙却不知道积攒了多少,也不知道积攒了多少年,光形形色色的红晶战甲就不下十万套,其它的什么紫晶战甲和金晶战甲之类的那更是不计其数,而且大部分都不是天庭制式战甲的那种,苗毅数都懒得数了。

    鉴于进入荒古死地后,到处可见的化石般的枯骨,加上这些装备,苗毅能想象到在荒古死地被天庭封锁前的漫长岁月中恐怕有过不计其数的修士闯入这里。

    从四人物品中清理出的晶币连他动用法力清点一时间也数不清数量,那是一笔天文数字,光红晶都动辄以‘兆’为单位来计量,庞大到难以置信的一笔钱财。

    嗯!还有不少的灵珠,各种各样的灵珠,各种品级的,多达数十万颗。

    总之零零碎碎的东西不少,这次的收获是苗毅步入修行界以来收获最丰的一次。

    四个老家伙能有这么多家当,估计是多年下来黑吃黑的结果,能有这番累积应该也是因为邪灵们困在荒古死地无处消耗,再庞大的财富也等于零。

    说来能发这大财,他还得感谢玉杀四人这么多年来能躲过天庭的两次清剿。

    然而他又觉得蹊跷,为什么这么多财物中连件像样的法宝也没有?总不至于久远时代的修士都不使用法宝吧?

    想不通的事情暂时也懒得再想了,目前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能有个几百年的清净,好不容易来了这里,当把修炼放在首位。

    安定下心神后,大量的仙元丹爆出浓郁灵气,星火诀运转吸收的同时,四周同样充沛的阴火元素亦滚滚而来,连同灵气一起吸收进体内,汇入法源。

    :今天太累了,眼皮撑不开,暂且这样,明天补上!。(未完待续。)

    p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