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灵兰也有点不明白苗毅是什么情况,只见苗毅从死气洞眼里跑出来后,又挨个把之前的洞眼又钻了遍,这次每个洞眼的耗时极长。

    等到把四口喷着邪气的洞再次细细检查一遍后,苗毅瞅着四张冰榻若有所思。

    没有!除了开始跳下去的那口煞气深洞里有两颗石头蛋,其它的三口深洞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如果没猜错的话,所谓的两样东西应该就是煞气深洞内的那两颗石头蛋。

    见他沉默不语,灵兰凑上前问道:“先生,找到了吗?”

    苗毅慢慢转身看着她,再次问道:“你确认你主人说的是两样东西分别藏在了两口洞里?”

    又是同样的话?灵兰愣了一下,再三保证道:“先生,主人真的是这样说的,主人不会骗我的,先生找到了吗?”

    不骗你才怪了!苗毅心中好笑,感觉自己被耍了一把。

    不过转念想想,也不能说是骗吧,如果没猜错的话,给灵兰布置任务的人只是稍作了掩饰而已,弄了个不大不小的误导。小则让人多找一会儿,大则很有可能会让人错过,若得不到灵兰的确切指示有两件,真的有可能会遗漏掉第二颗。

    他如果不是第一次碰巧选到了那个藏有石头蛋的深洞,碰巧又跑到了终点看情况,只怕又会跑到其它的洞里寻找,正常情况下一时半会儿还真找不到第二样东西。

    苗毅很好奇这两颗石头蛋究竟藏有什么玄虚,竟值得这样花心思?默了默道:“找到了。”

    灵兰顿时欣喜拜谢,苗毅却翻手托出了一颗黝黑的石头蛋在手中问,“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灵兰疑惑,“不知道,是先生在洞里找到的吗?”

    不知道就算了,他不知道对方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如果是假装不知道,那就继续装吧。如果是真的不知道,既然对方的主人有意瞒着她,那他苗毅也没必要操这闲心。

    “先生!这地上的碎石有什么用途吗?”灵兰指着地上从洞里吹上来的一堆碎石头问道。

    苗毅摇头:“没用。收拾掉吧。”

    灵兰收拾起来也简单,袖子一甩,冰面荡起涟漪,乱七八糟的黑色碎石立刻如同沉入水面一般,消失不见后冰面又恢复如初。

    苗毅不管,挥手放出了黑炭,朝邪源偏头示意了下。

    黑炭打了个响嚏。纵身一跳,趴卧在了一处邪源口子上。痛快呼吸。

    暗幽林和怨达随后也被放了出来,两人看到邪源,顿时眼冒精光。暗幽林情绪激动道:“大人,这难道就是邪源?”

    苗毅点了点头,“不错,我答应过你要带你来的,至少我没有食言。”

    “谢大人!”暗幽林拱手长鞠一躬,神情兴奋。

    怨达自然也是激动不已,环顾四周道:“这里就是凤巢吗?”

    “他们两个是邪灵?”灵兰陡然一喝。神情变得肃杀,“先生,你怎么能把邪灵带到凤巢来?”

    见到邪源有些兴奋过头的暗幽林和怨达此时注意力才到了灵兰的身上,皆有些惊疑不定。

    苗毅突然屈指一弹,一支心焰小剑“嗖”一声射进了怨达的后背,修为受制的怨达可谓连有所反应都来不及。

    “你…”怨达扭头,满脸的难以置信。紧接着神情扭曲,“啊…”发出凄厉惨叫翻滚在地,身上冒出的飞烟随旋风卷走,令人头皮发麻的惨叫声回荡在地宫内。

    黑炭瞅了瞅,不以为然地甩了甩尾巴。

    刚还质问的灵兰怔住,也有些被怨达的惨状给惊到了。

    暗幽林吓一跳。脑海中快速闪过‘过河拆桥’四个字,略显惊恐地看着苗毅缓缓后退。

    苗毅偏头看着她,淡然道:“我没有答应过他什么,你不一样,我答应过你的,从今天开始这口怨气邪源就暂时归你使用了。不过要遵从你我的承诺,我走你就得跟我走。凤巢不是你久留之地。”

    心有余悸的暗幽林点了点头。

    苗毅又对灵兰道:“你放心,她不会一直逗留在凤巢,我走的时候就会把她带走,这是我答应她的,所以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动她,否则我答应你的事情也不见得能做到。走吧,领我去凤巢参观一下。”

    灵兰皱着眉头,没有答应也没有立刻拒绝,低个头跟苗毅走了。

    怨达的凄厉惨叫还未停下,暗幽林只能眼睁睁看着。黑炭两眼一闭,事不关己的样子打着盹舒畅呼吸。

    凤巢内部由下至上,分布着不少的巢穴,都有对外的单独出入口。每间巢穴的形态和布置都不一样,按灵兰的话说,这里保持着当年每一名凤族成员巢穴的原样,共同的是每间巢穴内都通有邪气流经。

    一路参观上来的苗毅和灵兰站在了凤巢的最顶端,看着烟囱般冒着滚滚邪气的顶台,苗毅叹了声:“这就是荒古死地邪灵诞生的根源。”

    灵兰道:“凤族还在的时候,有凤族的过滤吸收,冒出的邪气淡的很,凤族不在了,才变成了这般,以至于荒古内邪灵丛生。”

    这不是自己能左右的,苗毅转身眺望四周,眺望整个冰原盆地,摸出了星铃和云知秋等人报平安。

    联系上杨庆,杨庆免不了询问近况,苗毅依然对他有所保留,只说自己已经按他的话做了,真实经过一概隐瞒了。

    黑夜降临,冰焰流窜,整个凤巢熠熠生辉,闪耀着梦幻般的色彩。

    凤巢大殿外的门口,灵兰召集了冰灵问过话后,又飘然升空落在了凤巢之巅。

    苗毅负手静立在寒风中,身上的战甲一直未除去。灵兰走到他跟前道:“先生,问过了,你说的那个人没死,被他逃出了古冰原。”

    玉杀没死?苗毅皱眉,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多话没说,转身而下,又来到了地宫,找到了暗幽林当面问道:“那个玉杀出现的时候,你似乎就很害怕他,他在荒古死地很有名吗?”

    暗幽林恭敬回道:“玉杀是荒古被天庭封锁之后的邪灵中的第一高手,手段残暴,不知道多少人死在了他的手上,天庭第一次清剿时他就消失了,大家都以为他已经命丧在了天庭的手上,谁想他竟然潜隐至今,竟然还活着,竟然躲过了天庭的两波清剿,当那时知道露面的人是他后,的确把我给吓到了。”

    对她来说,玉杀是个遥远时代传说中的人物,知道的也仅仅是听闻来的这些,再多的就不知道了。

    玉杀逃过一劫,这不是苗毅能左右的,苗毅也没办法,只希望以后不要再碰见,否则玉杀岂能放过他,出了地宫后,独自离开了凤巢。

    事实上到了凤巢之后才发现,凤巢这边很干净,邪气不会乱飘荡,阴火元素也不会乱扩散,并不利于他的修行。

    来到了盆地边缘,飞檐走壁般踩踏着悬崖峭壁快速登上了冰崖,向冰谷深处纵身而去。

    他一出现,很快引得一群冰灵现身,遂摸出了冰火之心,璀璨夺目的蓝色凤凰在夜幕下绕他身翱翔,众冰灵立刻恭身而退,悄然隐没在四周冰雪中,不敢有丝毫惊扰。

    测试过后,确认这冰火之心真的有效,苗毅寻了一处冰窟窿,扔了一块坐垫,盘膝坐下,清点起了从玉杀和那三名化莲高手那弄来的东西,最终的结果是会心一笑,发大财了!

    对别的邪灵来说战甲之类的东西也许很稀缺,可这四个老家伙却不知道积攒了多少,也不知道积攒了多少年,光形形色色的红晶战甲就不下十万套,其它的什么紫晶战甲和金晶战甲之类的那更是不计其数,而且大部分都不是天庭制式战甲的那种,苗毅数都懒得数了。

    鉴于进入荒古死地后,到处可见的化石般的枯骨,加上这些装备,苗毅能想象到在荒古死地被天庭封锁前的漫长岁月中恐怕有过不计其数的修士闯入这里。

    从四人物品中清理出的晶币连他动用法力清点一时间也数不清数量,那是一笔天文数字,光红晶都动辄以‘兆’为单位来计量,庞大到难以置信的一笔钱财。

    嗯!还有不少的灵珠,各种各样的灵珠,各种品级的,多达数十万颗。

    总之零零碎碎的东西不少,这次的收获是苗毅步入修行界以来收获最丰的一次。

    四个老家伙能有这么多家当,估计是多年下来黑吃黑的结果,能有这番累积应该也是因为邪灵们困在荒古死地无处消耗,再庞大的财富也等于零。

    说来能发这大财,他还得感谢玉杀四人这么多年来能躲过天庭的两次清剿。

    然而他又觉得蹊跷,为什么这么多财物中连件像样的法宝也没有?总不至于久远时代的修士都不使用法宝吧?

    想不通的事情暂时也懒得再想了,目前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能有个几百年的清净,好不容易来了这里,当把修炼放在首位。

    安定下心神后,大量的仙元丹爆出浓郁灵气,星火诀运转吸收的同时,四周同样充沛的阴火元素亦滚滚而来,连同灵气一起吸收进体内,汇入法源。

    :今天太累了,眼皮撑不开,暂且这样,明天补上!。(未完待续。)

    p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中毒    大脑袋丝毫没有怀疑医生的话,但是那个年轻人却多看了医生两眼,说道:“你说的是真的?这些东西不是你们两个弄上的?”

    医生刚要反驳他们。却听到大脑袋冲年轻人说道:“喂,三郎,不要胡说惹事!他们没有理由将这些东西洒在路上。快过来帮忙换备胎,不然晚了时间,我们回来就会挨罚的。”

    医生耸耸肩,说道:“还是你叔叔他老人家懂道理。”

    年轻人想想叔叔的话好像有些道理,眼前这两个人的确没有理由闲的蛋疼往地上洒那东西吧?再说,那东西一看就是在车床上车出来的,他们两个卖鱼的专门弄那东西干嘛?

    年轻人虽然相信了叔叔的话,但还是用手指了一下赵长枪说道:“他怎么不说话?”

    赵长枪因为岛国语说不好,所以一直没说话,没想到却引起了这个年轻人的怀疑。

    赵长枪和医生倒是不害怕这个年轻人。就他这样的货色别说只有一个,再来上十个八个也不够赵长枪一个人揍的。但是赵长枪两人今天的主要任务,可是将他们的鱼儿卖给这两人,如果这两位对自己和医生的身份起了怀疑,他们还买个屁的鱼儿?

    赵长枪还是没说话,他那蹩脚的岛国语,人家一听就知道不是本地人。他只是用手捏了捏嗓子,然后用手比划了两下。

    医生看到赵长枪的样子,马上笑着冲年轻人说道:“哦。这位是我大哥,他是个哑巴,不过他是后天得病造成的哑巴,耳朵能听的见。”

    年轻人还要再说话,却被叔叔吼了过去:“喂,三郎,快点来帮忙!你在干什么?”

    年轻人这才不和赵长枪两人纠缠了,快步跑过去帮助叔叔换备胎。然而他们的车子车轮螺丝都已经生锈了,很难卸下来,两个人费了很大劲也卸不下来。最新章节全文阅读无奈之下,大脑袋只好打算让年轻人回去报告上峰,然后另开一辆车来。

    然而就在此时,大脑袋却见赵长枪和医生向他们走过来。

    “需要我们帮忙吗?”医生笑着问道。

    “好的,谢谢,非常感谢。”大脑袋迟疑了一下说道。如果现在跑回去报告上峰另换车,还不如换轮胎来的快,如果轮胎螺丝好卸的话。

    凭借赵长枪和医生的爆发力,其实他们很轻松的就能将轮胎卸下来,但是为了表现他们的卖力,他们还是装模作样一番,好像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轮胎的螺丝卸下来。

    坏掉的轮胎卸下来之后,换新胎就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了。在赵长枪和医生的帮助下,备胎很快就换好了。

    “要西,要西!谢谢你们,谢谢。”大脑袋一边连声道谢,一边不断的给赵长枪和医生鞠躬。

    赵长枪和医生正在思量怎么开口将鱼儿卖给他们呢,却听到大脑袋问道:“两位是在这里卖鱼?”

    “对啊,刚抓的鲜鱼,而且是我最新培育的新品种,名叫草香鲤鱼!这鱼儿不腥肉嫩,味道好极了!不信你过来闻闻。”医生连忙说道。这家伙可不是在胡说八道,被赵长枪用药水泡过的鲤鱼,闻上去的确有股淡淡的草药香味。

    大脑袋一听,连忙走到水箱面前低下脑袋闻了一下,然后惊喜的说道:“呵呵,果然如此!这鱼儿味道为什么是香的?”

    “哦,我哥哥从小喜欢研究中医,所以他配置鱼饲料的时候,便尝试着加上许多中药材,于是养出来的鱼儿就成这样了。我哥哥说过,吃了这鱼儿能治疗便秘,消化不良等疾病。”医生笑呵呵的说道。

    医生的话半真半假,大脑袋竟然信以为真,连声说道:“好,好!我都要了。回去好好尝一尝。”

    赵长枪心中一喜,开始帮着医生一起抓鱼。因为赵长枪两人刚才帮着大脑袋修车,所以年轻人也早已经打消了对他们的怀疑,高兴的帮着赵长枪两人一起抓鱼,口中还兴奋的对大脑袋说道:“叔叔,教父先生如果吃到这样的鱼,肯定非常高兴。”

    “那是,他老人家最喜欢吃淡水鱼了。本来我今天还打算在市场多买一些呢,没想到在这里竟然碰到这么好的鱼儿,而且价格还公道。这轮胎爆的好像还不算太坏。”大脑袋说道。

    一桩买卖很快完成,大脑袋和他的侄子开车离开了。他们还要去农贸市场和超市购买其他的东西。

    医生看着皮卡离开的背影,有些担心的说道:“枪哥,你说这两个家伙会不会将这鱼都独吞了吧?如果那样我们可就白费劲了。”

    “不会,岛国人都一根筋,忠心的很,有了好东西肯定先孝敬上峰。”赵长枪一脸笑容的说道。

    赵长枪一边说话,一边用对讲机对赵玉山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们两个必须盯紧了这条公路,如果有大队车子出来,一定在第一时间通知我!我现在回去和岳哥借兵。”

    “是,枪哥,明白,你就放心吧。”对讲机中传来赵玉山的大嗓门。

    赵长枪刚要收起对讲机离开,里面又传出赵玉山的声音:“枪哥,告诉你个天大的好消息啊!”

    “什么好消息?”赵长枪疑惑问道。

    “洪亚伦有了!”赵玉山神秘兮兮的说道。

    赵长枪被吓一大跳,瞪大眼珠子说道:“你说什么?洪亚伦有了?他有什么了?”

    “有女朋友了呗。还能有啥。”赵玉山说道。

    “我去,吓我一大跳。我还以为那家伙喝了子母河的水,肚子里怀了娃呢!替我祝福这家伙。你们两个小心点,我们先离开了,我们必须先回去准备一下。”

    赵长枪说着话,和医生一起钻进轻卡,悄悄地离开了。

    赵玉山和洪亚伦一直等了一上午,也没有发现有特殊的车子离开山庄,只是在上午快十点的时候,早上出去的采购车又回到了山庄。看来山庄平时和外面的联系并不多。机井一郎的确是够小心的。

    如果此时的机井一郎知道,他的大门外已经埋伏了敌人,监视着大门外的一举一动,恐怕会拿脑袋去撞墙!他把防卫力量都放在了山庄里面,却放弃了山庄外面的杨树林,实在是个致命的失误!

    赵玉山和洪亚伦一直等到了下午两点多,山庄内才有了动静。两人只听山庄内先是一阵汽车轰鸣声,然后一个有八辆车组成的车队从大门内快速的开出来。头前开道的是一辆三菱帕杰罗越野车,司机疯狂的按着喇叭。

    赵玉山心中一喜,马上摸出对讲机说道:“枪哥,有支车队正从山庄内出来!重复一遍,有只车队从山庄里面出来了!”

    “明白了。车队过去后,你们可以离开了。”赵玉山的对讲机中传来赵长枪的声音。

    车队很快驶过了四公里的水泥路,然后拐上了宽阔的柏油马路,飞快的朝东京市里跑去!

    整个车队的速度都非常的快,完全无视了交通规则,可见这些人到底有多急。

    车队中的人都是机井一郎的近卫队成员,由不得他们不急,他们的老板机井一郎,现在还在车上上吐下泻,等着去医院接受检查治疗呢!

    原来就在一个小时前吃午饭的时候,厨师送上来一条炖鲤鱼,味道好极了,机井一郎便多吃了一些,没想到他刚刚吃完,便开始上吐下泻。于是这老家伙马上将山庄内的医生喊来给他看病。

    从医生口中,机井一郎才知道,整个山庄中现在开始上吐下泻的竟然不止他一个人!凡是有点头脸的人全都这样了!而且这些人无一例外,今天上午都吃了鱼!凡是没有吃鱼的便没有这种症状。

    生性多疑的机井一郎马上怀疑这是有人想害他,不过这家伙可没想到是山庄外面的人想害他,他怀疑是山庄内部的人想害他。肯定是山口组内部哪个家伙看着自己不顺眼,想将自己取而代之了,不然他们不会连自己的心腹手下都会毒害!

    不过让机井一郎疑惑的是,既然有人想毒害他,为什么不一下子将他毒死,而只是让他上吐下泻受洋罪呢?

    难道那人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让他知难而退,自动退位,还不想要他的命?机井一郎刚开始是这样想的。

    然而他很快就发现,他实在是想错了!那人原来不但想害死他,还想让他受够了折磨再死!因为山庄内的医生根本无法将他的病治好!不但没有将他的炳治好,打针吃药后,机井一郎反而上吐下泻的越来越厉害了!

    机井一郎甚至感到自己的神智已经开始不清,意识已经开始模糊!

    “快,快送我去东京最好的医院!同时,让佐佐木派人来保护我!”|机井一郎最后用尽了力气说道。佐佐木是他最信任的手下,也是山口组的二号人物。

    眼看机井一郎就好像不行了!山庄内的医生和机井一郎身边的贴身护卫都吓坏了,他们赶紧召集车子,要将机井一郎送到东京医院接受治疗。

    为了保证机井一郎在路上的安全,他的卫队成员仓促之下组织了八辆车,浩浩荡荡的出了山庄。至于山庄内其他中毒的人,只好稍后再想办法了。那些人因为吃的不多,所以情况不如机井一郎那样严重,稍后一点治疗,不会有什么问题。

    车队驶过山庄门外的水泥路,上了宽阔的四车道柏油马路之后左拐,直奔东京市里的方向而去。

    当他们驶上柏油马路的那一刻,一辆白色丰田轿车,已经不紧不慢的跟了上来。

    车里坐着的人正是赵长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