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大脑袋丝毫没有怀疑医生的话,但是那个年轻人却多看了医生两眼,说道:“你说的是真的?这些东西不是你们两个弄上的?”

    医生刚要反驳他们。却听到大脑袋冲年轻人说道:“喂,三郎,不要胡说惹事!他们没有理由将这些东西洒在路上。快过来帮忙换备胎,不然晚了时间,我们回来就会挨罚的。”

    医生耸耸肩,说道:“还是你叔叔他老人家懂道理。”

    年轻人想想叔叔的话好像有些道理,眼前这两个人的确没有理由闲的蛋疼往地上洒那东西吧?再说,那东西一看就是在车床上车出来的,他们两个卖鱼的专门弄那东西干嘛?

    年轻人虽然相信了叔叔的话,但还是用手指了一下赵长枪说道:“他怎么不说话?”

    赵长枪因为岛国语说不好,所以一直没说话,没想到却引起了这个年轻人的怀疑。

    赵长枪和医生倒是不害怕这个年轻人。就他这样的货色别说只有一个,再来上十个八个也不够赵长枪一个人揍的。但是赵长枪两人今天的主要任务,可是将他们的鱼儿卖给这两人,如果这两位对自己和医生的身份起了怀疑,他们还买个屁的鱼儿?

    赵长枪还是没说话,他那蹩脚的岛国语,人家一听就知道不是本地人。他只是用手捏了捏嗓子,然后用手比划了两下。

    医生看到赵长枪的样子,马上笑着冲年轻人说道:“哦。这位是我大哥,他是个哑巴,不过他是后天得病造成的哑巴,耳朵能听的见。”

    年轻人还要再说话,却被叔叔吼了过去:“喂,三郎,快点来帮忙!你在干什么?”

    年轻人这才不和赵长枪两人纠缠了,快步跑过去帮助叔叔换备胎。然而他们的车子车轮螺丝都已经生锈了,很难卸下来,两个人费了很大劲也卸不下来。最新章节全文阅读无奈之下,大脑袋只好打算让年轻人回去报告上峰,然后另开一辆车来。

    然而就在此时,大脑袋却见赵长枪和医生向他们走过来。

    “需要我们帮忙吗?”医生笑着问道。

    “好的,谢谢,非常感谢。”大脑袋迟疑了一下说道。如果现在跑回去报告上峰另换车,还不如换轮胎来的快,如果轮胎螺丝好卸的话。

    凭借赵长枪和医生的爆发力,其实他们很轻松的就能将轮胎卸下来,但是为了表现他们的卖力,他们还是装模作样一番,好像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轮胎的螺丝卸下来。

    坏掉的轮胎卸下来之后,换新胎就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了。在赵长枪和医生的帮助下,备胎很快就换好了。

    “要西,要西!谢谢你们,谢谢。”大脑袋一边连声道谢,一边不断的给赵长枪和医生鞠躬。

    赵长枪和医生正在思量怎么开口将鱼儿卖给他们呢,却听到大脑袋问道:“两位是在这里卖鱼?”

    “对啊,刚抓的鲜鱼,而且是我最新培育的新品种,名叫草香鲤鱼!这鱼儿不腥肉嫩,味道好极了!不信你过来闻闻。”医生连忙说道。这家伙可不是在胡说八道,被赵长枪用药水泡过的鲤鱼,闻上去的确有股淡淡的草药香味。

    大脑袋一听,连忙走到水箱面前低下脑袋闻了一下,然后惊喜的说道:“呵呵,果然如此!这鱼儿味道为什么是香的?”

    “哦,我哥哥从小喜欢研究中医,所以他配置鱼饲料的时候,便尝试着加上许多中药材,于是养出来的鱼儿就成这样了。我哥哥说过,吃了这鱼儿能治疗便秘,消化不良等疾病。”医生笑呵呵的说道。

    医生的话半真半假,大脑袋竟然信以为真,连声说道:“好,好!我都要了。回去好好尝一尝。”

    赵长枪心中一喜,开始帮着医生一起抓鱼。因为赵长枪两人刚才帮着大脑袋修车,所以年轻人也早已经打消了对他们的怀疑,高兴的帮着赵长枪两人一起抓鱼,口中还兴奋的对大脑袋说道:“叔叔,教父先生如果吃到这样的鱼,肯定非常高兴。”

    “那是,他老人家最喜欢吃淡水鱼了。本来我今天还打算在市场多买一些呢,没想到在这里竟然碰到这么好的鱼儿,而且价格还公道。这轮胎爆的好像还不算太坏。”大脑袋说道。

    一桩买卖很快完成,大脑袋和他的侄子开车离开了。他们还要去农贸市场和超市购买其他的东西。

    医生看着皮卡离开的背影,有些担心的说道:“枪哥,你说这两个家伙会不会将这鱼都独吞了吧?如果那样我们可就白费劲了。”

    “不会,岛国人都一根筋,忠心的很,有了好东西肯定先孝敬上峰。”赵长枪一脸笑容的说道。

    赵长枪一边说话,一边用对讲机对赵玉山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们两个必须盯紧了这条公路,如果有大队车子出来,一定在第一时间通知我!我现在回去和岳哥借兵。”

    “是,枪哥,明白,你就放心吧。”对讲机中传来赵玉山的大嗓门。

    赵长枪刚要收起对讲机离开,里面又传出赵玉山的声音:“枪哥,告诉你个天大的好消息啊!”

    “什么好消息?”赵长枪疑惑问道。

    “洪亚伦有了!”赵玉山神秘兮兮的说道。

    赵长枪被吓一大跳,瞪大眼珠子说道:“你说什么?洪亚伦有了?他有什么了?”

    “有女朋友了呗。还能有啥。”赵玉山说道。

    “我去,吓我一大跳。我还以为那家伙喝了子母河的水,肚子里怀了娃呢!替我祝福这家伙。你们两个小心点,我们先离开了,我们必须先回去准备一下。”

    赵长枪说着话,和医生一起钻进轻卡,悄悄地离开了。

    赵玉山和洪亚伦一直等了一上午,也没有发现有特殊的车子离开山庄,只是在上午快十点的时候,早上出去的采购车又回到了山庄。看来山庄平时和外面的联系并不多。机井一郎的确是够小心的。

    如果此时的机井一郎知道,他的大门外已经埋伏了敌人,监视着大门外的一举一动,恐怕会拿脑袋去撞墙!他把防卫力量都放在了山庄里面,却放弃了山庄外面的杨树林,实在是个致命的失误!

    赵玉山和洪亚伦一直等到了下午两点多,山庄内才有了动静。两人只听山庄内先是一阵汽车轰鸣声,然后一个有八辆车组成的车队从大门内快速的开出来。头前开道的是一辆三菱帕杰罗越野车,司机疯狂的按着喇叭。

    赵玉山心中一喜,马上摸出对讲机说道:“枪哥,有支车队正从山庄内出来!重复一遍,有只车队从山庄里面出来了!”

    “明白了。车队过去后,你们可以离开了。”赵玉山的对讲机中传来赵长枪的声音。

    车队很快驶过了四公里的水泥路,然后拐上了宽阔的柏油马路,飞快的朝东京市里跑去!

    整个车队的速度都非常的快,完全无视了交通规则,可见这些人到底有多急。

    车队中的人都是机井一郎的近卫队成员,由不得他们不急,他们的老板机井一郎,现在还在车上上吐下泻,等着去医院接受检查治疗呢!

    原来就在一个小时前吃午饭的时候,厨师送上来一条炖鲤鱼,味道好极了,机井一郎便多吃了一些,没想到他刚刚吃完,便开始上吐下泻。于是这老家伙马上将山庄内的医生喊来给他看病。

    从医生口中,机井一郎才知道,整个山庄中现在开始上吐下泻的竟然不止他一个人!凡是有点头脸的人全都这样了!而且这些人无一例外,今天上午都吃了鱼!凡是没有吃鱼的便没有这种症状。

    生性多疑的机井一郎马上怀疑这是有人想害他,不过这家伙可没想到是山庄外面的人想害他,他怀疑是山庄内部的人想害他。肯定是山口组内部哪个家伙看着自己不顺眼,想将自己取而代之了,不然他们不会连自己的心腹手下都会毒害!

    不过让机井一郎疑惑的是,既然有人想毒害他,为什么不一下子将他毒死,而只是让他上吐下泻受洋罪呢?

    难道那人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让他知难而退,自动退位,还不想要他的命?机井一郎刚开始是这样想的。

    然而他很快就发现,他实在是想错了!那人原来不但想害死他,还想让他受够了折磨再死!因为山庄内的医生根本无法将他的病治好!不但没有将他的炳治好,打针吃药后,机井一郎反而上吐下泻的越来越厉害了!

    机井一郎甚至感到自己的神智已经开始不清,意识已经开始模糊!

    “快,快送我去东京最好的医院!同时,让佐佐木派人来保护我!”|机井一郎最后用尽了力气说道。佐佐木是他最信任的手下,也是山口组的二号人物。

    眼看机井一郎就好像不行了!山庄内的医生和机井一郎身边的贴身护卫都吓坏了,他们赶紧召集车子,要将机井一郎送到东京医院接受治疗。

    为了保证机井一郎在路上的安全,他的卫队成员仓促之下组织了八辆车,浩浩荡荡的出了山庄。至于山庄内其他中毒的人,只好稍后再想办法了。那些人因为吃的不多,所以情况不如机井一郎那样严重,稍后一点治疗,不会有什么问题。

    车队驶过山庄门外的水泥路,上了宽阔的四车道柏油马路之后左拐,直奔东京市里的方向而去。

    当他们驶上柏油马路的那一刻,一辆白色丰田轿车,已经不紧不慢的跟了上来。

    车里坐着的人正是赵长枪。

第一四八七章 两颗石头蛋    结果一上脚才发现地下涌出的邪气龙卷风冲力有点大,居然将他浮空顶了起来,随风旋转而上。

    灵兰仰头看着。

    苗毅施法强压,身形这才沉了下去,渐渐没入冰榻的洞眼中。

    入内后眼前黑呼呼邪气搅动,根本就什么都看不清楚,睁开法眼也够呛。手中冰火之心再次驱使,瑰丽灵动的蓝色凤凰散发出璀璨光芒绕身盘旋,那璀璨光芒似乎能穿透周边的迷雾,这才让苗毅看清了点周围的环境。

    空间有些狭小,竟然是一条斜坡外拐,容一人站立还得勾着点身子。此地已不再是冰层,而是实实在在的土层,黑色的岩石层,苗毅尝试着用拳头敲击了两下,发现非常坚硬。

    斜坡前行了百来丈,通道突兀变大,变成了一条直线下降的空洞,黑色煞气从下面席卷而上,少了弯道的降速,风速似乎更强了。

    苗毅头下脚上,直接扑了下去,下降的速度并不快,空间变大了数倍,黑色煞气迷眼,想看清四周石壁有点困难,施展天眼倒是可以,然天眼法力消耗太大,在不明情况前不便妄动。

    如此一来,怕错过目标,下降的速度倒是不敢太快了。

    那璀璨夺目的蓝色凤凰依旧绕着他翱翔,多少能为他起到一点照明作用,四周的石壁呈圆桶状,虽粗糙,整体来说却还是显得比较圆滑。从一些微微凹凸的痕迹来看,应该是被长年累月的风给刮平了。

    半个时辰后,一个时辰后,下潜的苗毅还不见底,暗暗心惊,这都多深了?

    贴近四周的石壁看了看,发现还是一样的黑幽幽,颜色不曾变过,不禁施法加快了下沉的速度,准备到了终点返回的时候再细看一下。倒要看看究竟有多深。

    突然,就在刚加速下沉没多久,绕身翱翔的蓝色凤凰有了异动,忽然脱他周身而去。停在了一处石壁旁上下绕圈盘旋。此时错身而过的苗毅不得不倒升返回,停在了蓝色凤凰盘旋的地方,若有所思,难道这里藏着东西?

    看看周围,和周边的石壁以及他之前看过的石壁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区别,甚至看不出任何异常之处。

    苗毅施法收了蓝色凤凰,手掌摁在了上面施法注入墙壁查探,深入和扩散到法力能查探的极限,也没查探出其中有任何异常的地方,都是一样的石头,顿时奇怪了,没有异常的话,蓝色凤凰为何突然停在这个位置?

    为了测试一下,随手用来防备的红晶宝剑劈出。在墙上留下了一道痕迹,又顺风扶摇而上,到了上面一定的位置再次释放出了蓝色凤凰,结果发现璀璨夺目的蓝凤凰绕身旋转,没有任何异动。

    他遂再次下潜,有意再次错过刚才做记号的位置,谁知蓝凤凰攸地脱身而走,再次飞到了那做下记号的位置盘旋。

    暗暗“咦”了一声的苗毅这次确认了那地方的确有蹊跷,收了蓝凤凰,提剑二话不说一阵劈砍。

    稀里哗啦。劈下的碎石被强风吹得翻滚着往上飞去,苗毅不操心这个,只管劈出了一个能容人进入的通道,偶尔放出蓝凤凰确认方位。确定没有偏向。依然向前,他就继续往前挖掘。

    “当…”一声震响,挖掘了三丈左右的距离,红晶宝剑劈出了一道火光,竟然劈到了连红晶宝剑也难以轻易劈开的东西,法眼细看。发现石壁上露出一面与周边略有不同的地方。

    一块巴掌大的光华弧面,周边都被自己劈的坑坑洼洼,唯独这块地方呈现出光滑弧度,貌似镶嵌在石壁中。

    什么东西?难道这就是自己要找的东西?苗毅立刻提剑快速撬拨清扫弧面四周,露出的光滑弧面越来越大,一个椭圆形的凸面呈现在了眼前。

    苗毅继续,很快从墙上撬下了一颗枕头大小的椭圆形蛋状物体,抱在手中翻来覆去看了看,发现和墙面的颜色一模一样,黑乎乎的,施法查探也就是一块石头,也是如同四周的石头。

    唯一的差别就是此物的坚硬程度远不是四周的石头能比的,苗毅有点怀疑这是不是自己要找的东西,遂再次释放出了蓝色凤凰。蓝凤凰一出,不再往前飞,也不往四周飞,目标明确,直接落在了他手中的椭圆石头上,还收腿趴在了上面,闭眼伏首,一派安详宁静模样,做出了张翅怀抱的动作,仿佛找到了家一样,很是令苗毅诧异,这真的是凤族托自己寻找的东西?

    将蓝凤凰收起又放出,反复试了几次,结果都是这样,他才确认了下来。

    苗毅捧起那只蓝凤凰抱着不放的椭圆形物体看了看,心中狐疑,这难道是颗蛋?可是反复施法查探证明,这玩意和周边的石头貌似没什么差别,就是硬上不少,椭圆形里面也是石头,不存在蛋该有的内部构造,真是奇怪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若不是挖进来知道了这东西的硬度不同于四周的石头,光在外面施法查探的话,鬼才能找到这东西,藏的还真够严实的。

    看这东西的外形,他有点怀疑是凤凰下的蛋,可若是凤凰蛋,让自己送到不灭天谷的‘龙焰池’去干嘛?

    想不通也就不想了,见蓝凤凰对其它地方没了兴趣,他把这石头蛋收了起来,出了自己挖掘的洞窟,扶摇而上。

    然而没上浮多远,又停了下来,瞅了瞅脚下。

    好不容易下到这么深的地方,说不定离终点不远了,不如去看看终点是什么情形,回头去到其他深井找到东西后也就不用再往下跑了。

    遂凌空翻转,再次头下脚上,蓝凤凰绕身照明,一路向下快速飞去。

    越往下,风力越强,因为快速飞行的缘故,这次没用多久便抵达了终点处。

    终点处的确是一片虚空,有霹雳电弧不断在那闪烁,撕碎虚空一般闪烁着,那滚滚的煞气就是从撕裂的虚空中钻进来的。这不重要,令他吃惊的是,在抵达终点的时候,蓝凤凰又突然从他身边离开了,在身后几十丈远的地方散发出朦胧蓝光。

    盯着虚空打量了一下的苗毅迅速上浮,令其惊疑不定的是,那见鬼的蓝凤凰居然又在一处石壁前盘旋飞舞。

    这见鬼的不会又发现了什么吧?不是说两样东西放在两口邪源里面吗?或者说是两件东西才是一样,是成套的?

    苗毅暗暗惊奇,手摁在石壁上施法查探了一下,依旧是什么异常都没有发现,依照前面的举动再次提剑乱劈。

    这次挖掘的深度比之前足足多了一倍,“当”一声震响出现时,摸摸石壁一看,又是一个光滑弧面。有了前面的经验,他很快撬了出来,是一个和之前一模一样的黑乎乎石头蛋,蓝凤凰放出来也如之前一般的举动。

    两颗石头蛋才算一样东西?苗毅皱眉思索了一会儿,将东西收了起来,出了洞,又来到了终点的虚空处。

    他没想到终点这么深,说是万丈深渊都不夸张,足抵过几个万丈深渊。

    说实话,他很想到虚空后面去看一看,看看邪气究竟是怎么来的,不过想到灵兰之前所谓的主人忠告,还是放弃了,万一真的又钻到了荒古死地的其他地方,那还真要重来一遍不可,再撞上一次玉杀那种事可不是好玩的。

    打消念头后,借助风力快速扶摇而上,这次不再慢慢查探四周,速度很快,不消片刻便从冰榻洞孔喷了出来,在空中一停,闪身落在了地面。

    落地后看了看地宫内一堆乱七八糟的石头,明显都是他之前挖洞劈下来的,都被风给吹了上来。

    灵兰快步上前,一脸希翼地问道:“先生,找到了吗?”

    “没找到。”苗毅摇了摇头,观察着对方的神情变化,问道:“你确认你主人跟你说的是两样东西?”他想从对方的神情反应上看看这女人知不知道这个洞眼里藏了东西,或者说试探一下这女人自己是不是下去找过。

    从对方急于让他再下另一个洞口去寻找的反应来看,似乎是真的不知道。

    灵兰点头:“是的。”

    苗毅再问:“你确认你主人说的是两样东西分别藏在了两口洞里?”

    灵兰再次点头:“是的,主人不会骗我的。”

    苗毅:“你真的不知道下面藏了什么东西?”

    灵兰摇头:“奴婢真的不知道。”

    那就算了,苗毅在对方错愕的目光下又跳上了另张冰榻,跳进了喷着呼呼红雾的杀气里面。

    有了前一次的经验,知道有蓝凤凰相随飞再快也不会错过,倒是省事了,不用再到处查探浪费时间,一路疾飞了下去,很快抵达了终点虚空处,终点的情形和前一次如出一辙,只不过这次蓝凤凰一点反应都没有。

    调头返回,又很快冲了出来,蹦到了喷着呼呼白雾的怨气里面,快速潜入。

    情况和前面一个一样,蓝凤凰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那么另一样东西肯定是藏在了最后一口井里。

    钻出来后,苗毅又跳入了另一口喷着呼呼灰雾的死气里面潜入。

    这次潜到终点后,他愣住了,蓝凤凰一路相随还是没反应,什么情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