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苗毅这次真的是震惊了,如果这冰火之心真有此奇效的话,那还真是对他在古冰原修炼有益,可关键是抓走了为奴的凤族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凤族知道能破解‘冰火之心’的人是修炼了星火诀的人?还有那个什么上两辈人的交情是怎么回事?他和凤族哪来的上两辈交情?

    此事触及了他心中一个怀疑多年的事情,为此他当年甚至想重新进入万丈红尘寻找答案,脑海中瞬间百转千回,立问道:“什么上两辈人的交情?”

    黑炭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看看跪着的灵兰,又看看惊疑不定的苗毅。

    灵兰多少怔了一下,回:“我也不知道,这是主人的原话。”

    苗毅心中疑云重重,有点憋的难受,感觉每次要触及真相的时候总是无法拨开那最后一层面纱确认自己的猜测,那个令他心惊肉跳的答案不得到确认的话,他实在是不敢相信。

    “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有意在隐瞒?”苗毅逼问了一声。

    灵兰摇头道:“奴婢是真的不知道。”

    苗毅沉默了,沉默了许久之后,叹道:“你起来吧,这事我再考虑考虑。”

    灵兰就知道摇头,“先生不答应,奴婢就不起来…恳请先生答应,恳请先生答应,灵兰求先生了……”说罢在那一个劲地叩头,那真是咚咚响的磕个不停。

    苗毅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冒险来到这里居然会碰到这样的事情,有点牙疼,阻止道:“行了,不要再磕了。要我答应你也不是不行,不过有句丑话我要说在前面,我此来并不会马上离开,我可以跑一趟龙穴,但不是现在。”

    灵兰一脸欣喜,连连点头道:“只要先生答应就行,只要先生在离开时把东西送到‘龙焰池’便足够了。不敢划定时间苛求先生。”

    苗毅:“我是客人,你是这里的半个主人,你再这样跪下去,还让我怎么说话?”

    灵兰赶紧爬了起来。双掌托着‘冰火之心’捧到了苗毅的跟前,请苗毅收下。

    苗毅从她掌中拿了冰火之心到手,再次反复看了下,疑惑道:“这东西能号令古冰原的凤魂和冰灵?”

    灵兰道:“至少这东西在先生手上古冰原的凤魂和冰灵都不敢冒犯先生。若遇冒犯,先生可将法力注入刚才打出的孔眼之中……”

    一番交代后。苗毅明白了,依照所说,尝试着将法力注入了进去。

    本就璀璨夺目的珠子陡然绽放出蓝色光华,旋即光芒扭动,袅袅盘旋,转瞬化作一只活灵活现的蓝色凤凰,姿态优雅,栩栩如生,灵动高贵,神气十足。盘绕着他展翅翱翔。

    黑炭瞪大了眼睛看着,灵兰露出毕恭毕敬的肃穆神情。

    前后左右扭动脑袋的苗毅观看了一会儿,掌控着冰火之心的法力卸除,蓝色凤凰攸地化作一缕袅袅光华,顺着冰火之心上的孔眼钻了回去,只剩下那颗珠子在苗毅掌中璀璨夺目。

    迟疑了一会儿,苗毅捻着珠子问道:“你现在把东西给了我,就不怕我事后翻悔?”

    “不会的。”灵兰摇头,“主人说了,说先生这一脉择徒极为慎重。宁缺毋滥,弟子都是历经考验精挑细选出来的,未经过重重考验也不可能来到凤巢,干系重大的事情一旦答应了就不会反悔。”

    “……”苗毅无语了。考验?考验什么了?自己来到这里完全是咎由自取,是自己惹出的祸,再说了,谁考验自己了?哪来的什么重重考验?

    他感觉凤巢这边有可能是弄岔了,事实上他心中的疑惑也每每都是如此,总感觉抓到了什么的时候。可事实上又好像是弄岔了,总搞的他琢磨不定,有些事情好像总是与他若即若离,始终不肯彻底掀开那层神秘面纱。

    哑口无言了一会儿,苗毅叹道:“你主人还跟你说了什么,你干脆一块说出来吧。”

    灵兰摇头道:“没有了,就说了这些。”

    苗毅无语,哭笑不得道:“你既然如此相信我,现在总能告知要我送去‘龙焰池’的东西是什么了吧?”

    灵兰又是在那柔柔静静的摇头,“奴婢真的不知道,主人只提点得到‘冰火之心’的人利用‘冰火之心’进入邪源就能找到要送的东西,具体是要送什么我也不知道。”

    苗毅翻了个白眼,“你不是说你们主人就说了这些吗?怎么又冒出个利用冰火之心进入邪源?你到底还隐瞒了多少事情,有就赶快都倒出来,别在这里一件一件的往外抖。”

    灵兰有点不好意思道:“主人交代了,事情只能循序渐进,拿到了‘冰火之心’的人才能告诉他这些,真的就这些了,其他的什么奴婢真的不知道。”

    “龙焰池你知不知道?龙焰池是怎么回事?”

    “奴婢不知道,奴婢也没有去过龙穴,只是照主人的话转告。”

    “……”苗毅怔怔盯着她好一会儿,才难以置信地质问道:“你连让我把东西送去龙焰池干什么都不知道,就让我去送东西?我总得知道是让我去干什么吧?不然你想让我拿了东西去怎样处置?扔掉还是砸掉?”

    灵兰有些被他给逼急了,看得出来其甚少跟人打交道,连连摆手道:“奴婢没有骗您,奴婢真的不知道,主人只交代了这些,并未告知东西送去龙焰池后要干什么。不过主人不告知肯定有原因,这样安排也肯定是有原因的,想必先生去了之后自然会明白的。”

    “还真是活见鬼了。”苗毅送了两声‘呵呵’给她,不过想想也真有可能是她说的这样,凤巢的主人这样安排也许是事关重大,在事情没有达成之前不便提前泄密。遂挥了挥手道:“我倒要看看究竟要我帮你们送什么东西,走,带我去邪源。”

    “先生请跟奴婢来。”灵兰赶紧在前面领路,不过走了没几步见黑炭也跟在了后面,不由停步迟疑道:“先生,您的坐骑是不是先留在外面?”

    “没关系。”苗毅回头警告黑炭,“今天看到的听到的,出去后不要乱说。”

    黑炭立马保证道:“放心,打死也不会乱说。”

    它这一开口,灵兰有些慌了,似乎没想到黑炭也能听懂还能说话,“先生,主人交代过,这事不能对其他人泄露。”

    黑炭打了两个响嚏,貌似不爽。

    苗毅道:“你放心,它不会对外泄露,走吧!”

    灵兰无奈,又不好勉强苗毅,只好继续领路,只是仍免不了一步三回头的瞅瞅黑炭,违背了主人的交代,疑虑颇深的样子。

    正殿两边,有半环而上的冰梯,上方正中有一座大门,入内后是一条蜿蜒而上的冰梯,一行却非往上走,灵兰挥袖一扫,冰梯旁的空地上冰层消融扩散向两旁,又出现了一条向下的冰梯。若非灵兰带路,一般情况下还真不知道下面另有通道。

    顺着冰梯环行而下,冰墙上不时有冰焰现形,照亮下行的通道。

    足足下行了千丈左右,抵达了冰原下的地底,来到了一坐平台,前路被冰墙封死,灵兰再次挥袖开启。

    冰墙光点闪烁消退四周,又露出了上行台阶,不高,拾阶而上了一丈左右,已经是置身在一座浩大的地宫内。

    四周墙壁上的精美凤凰雕饰图案自是不说,殿内中央环行摆布着四张巨大的华美凤凰图案冰榻,榻上呼呼冒出四色邪气,呼呼响,如龙卷风般升腾而上,冲撞在百丈高的穹顶之上,钻入了穹顶密密麻麻的洞眼中。

    走到冰榻前一看,才发现冰榻的中间都有一个窟窿,邪气正是从此冒出。

    黑炭看的眼睛发亮,舌头伸了出来在嘴边抹来抹去。

    苗毅绕了一圈查看,除了邪气浓郁喷出,也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指了指喷邪气的地方,问:“这就是邪源?”

    “是!”灵兰点头。

    苗毅继续问:“从这里钻下去取东西?”

    “是!”灵兰依旧点头。

    苗毅皱眉,“让我取两件东西,这里却有四个洞眼,也就是说东西只在其中两个眼内,可知是哪两个眼藏了东西?”

    灵兰摇头:“奴婢不知,需要先生下去自己寻找。”

    苗毅斜睨道:“让我一个洞一个洞下去找?你确认你主人没再留什么话给你?”

    灵兰明显有些尴尬,弱弱道:“主人交代,若遇虚空便是尽头,不可再继续前行,一旦跨入虚空便有可能出现在荒古内的其他地方,又得重新再跑一趟…”话没说完,发现苗毅瞅她的眼神有点不对,慌忙摆手补充道:“这次真的是最后一个交代了,主人说了要循序渐进告知,若是来者不愿帮忙,后面的事情也就没必要告知,其他的奴婢真的不知道了。”

    苗毅冷冷看着她,貌似在说,你的话还能信吗?

    灵兰低头,弱弱道:“真的再没有其他交代了…”声音越来越小。

    “我劝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苗毅警告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摸出了那颗‘冰火之心’,跳上了巨大的冰榻,目光触及黑炭,又看看灵兰,有点担心万一有事的话黑炭会吃亏,遂把黑炭召进了兽囊,这才施展心焰护体,一脚踏入了龙卷风般呼呼而上的煞气中。(~^~)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让别人生病的方法    从那之后,机井一郎便大大加强了山庄的防卫力量。八零电子书/他不但又在山庄里面设置了许多的明哨,而且还添加了暗哨,暗哨每天都换地方,不在同一个地点。而且暗哨每一天在什么地方站岗守关,事先连他本人都不知道,只有等到上班的时候,他们才会从上峰那里知道自己需要在什么地方警戒。

    赵长枪听岳南山说完机井山庄内的情况后,不禁一阵苦笑。没想到自己上一次进入机井山庄竟然引起了这样的后果。机井一郎这是将他的山庄当成岛国自卫队的总司令部了!恐怕美国总统的安全保卫级别也没有他高!

    赵长枪见他和岳南山一时半会儿商量不出如何混进机井山庄,于是便说道:“不如把大家都召集起来商量一下吧。人多力量大,我就不信我们想不出一个混进机井山庄的好办法。”

    岳南山答应一声,抓起桌上的内部电话,在电话中和自己的心腹小弟说了几句话。时间不大,赵玉山,洪亚伦,医生和灭魂社的四个骨干便一起来到了岳南山的大办公室。

    赵长枪打算让赵玉山来岛国的时候,曾经犹豫了一下,因为赵玉山这段时间一直在燕京保护童小蕊一家人,毕竟现在向少杰还在逍遥法外,谁知道这个疯狂的家伙会不会再次报复童小蕊一家人。

    可是赵长枪最后考虑到赵玉山这个家伙的思维比较发散,别人没有办法的时候,他却常常能歪打正着的想起一些歪点子,所以最后还是让他和洪亚伦,医生一起来到了岛国。同时,赵长枪吩咐把总又从龙辉集团选派了两名好手去保护童小蕊一家人。

    赵长枪随便的打量了一下灭魂社的四个骨干力量,发现四个人中竟然有两个是易鹏飞从杜平县带过来的,;另外两个人,一个是岳南山从帮会中自己发掘出来的,而另一个人则是一个白人小伙子,

    灭魂社是个有多国人组成的社团,所以有白人存在也不奇怪。让赵长枪比较奇怪的是这个白人小伙子的名字,这小伙子竟然名叫夏洛克,和大文豪莎士比亚笔下的那个吝啬鬼同名。真不知道他爸爸妈妈为什么给他起了这么个名字,大概是希望他能勤俭节约吧?

    等到这些人全部进来之后,赵长枪简略的将自己想混进机井山庄,劫持机井一郎的主意告诉了大家。最新章节全文阅读然后岳南山补充说明了一下机井山庄的防守情况。接着便让大家开始运转脑细胞想办法。

    机井一郎的话刚说完,夏洛克马上说道:“社长,我看我们根本不用偷偷摸摸的混进山庄,你直接给我一批人马,今天晚上我就给你攻破机井山庄,把机井一郎抓到你的面前!咱们灭魂社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休养生息,足可以和山口组再次开战了!”

    夏洛克说的是英语,赵玉山看他说的挺带劲,自己却听不懂,于是问身边的医生:“这家伙说什么呢?叽里呱啦的。”

    “他说只要岳哥给他一匹人马,他便能踏平机井山庄!根本不用偷偷摸摸的摸进山庄。”医生给赵玉山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好!这个主意我喜欢!到时候别忘了我一份!草,我早就想拧下机井一郎的脖子了!”赵玉山连忙吼道。这家伙生怕夏洛克听不懂他的话,便马上冲身边医生说道:“医生,把我的话翻译给他听。”

    不等医生翻译,却见夏洛克已经向赵玉山竖起了大拇指!原来这家伙整天跟着岳南山混,虽然不太会说华语,但是如果只是听的话,还是能大体知道意思的。

    医生不禁翻翻白眼,心说:“这俩人在一起倒是一对绝配,中西合璧,天下无敌!”

    “不行!我们绝对不能强攻机井山庄!原因很简单,如果我们强攻机井山庄的话,不但会造成大量的伤亡,而且短时间内决不可能将机井山庄攻下来!到时候,警察一到,我们就倒霉了!”

    岳南山将夏洛克的主意一票否决了。

    夏洛克耸耸肩不说话了。这家伙是个直肠子的人,让他冲锋陷阵行,让他坐下来想办法解决问题,他就抓瞎了。

    实际上,也正是他这种性格,岳南山才让他进入了灭魂社的权力核心。灭魂社现在虽然是兼收并蓄,无论哪个国家的,只要愿意加入灭魂社,并且愿意效忠灭魂社,岳南山就会允许其加入。

    但是岳南山也很清楚,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所以,整个灭魂社中,虽然帮众的国籍五花八门,但是真正进入权力核心的大多数还是华国人。凡是能进入权力核心的外国人,都是经过岳南山亲自考验的。

    接下来,大家七嘴八舌的说了很多主意,但是没有一个主意是能切实可行的。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一个戒备森严的军事重地,实在太困难了,所以也难怪大家想不出办法。

    “我擦,这也不行,那些不行,那还有什么办法?唉,哥要是观音菩萨就好了。到时候,哥让机井一郎得上一个怪病,除了老子谁也治不了!到那时候,不用老子想办法混进他的山庄,他自己就得上赶着派人来请老子去给他治病。等我给他治病的时候, 我只要伸伸手便能将他给擒拿了。”赵玉山发牢骚道。

    “说你笨你还不信。如果你是菩萨,你用费那劲干嘛?你直接掐诀念咒,把机井一郎拘出来就行了。想让他说什么,他还不得老老实实的说?”医生撇撇嘴说道。

    “我说你们两个都笨,如果咱们是观音菩萨,咱还用去劫持机井一郎打探猎犬小组和易鹏飞等人的下落?咱直接掐指一算就知道了嘛!”赵长枪随口说道。

    赵长枪刚说完,脑子里忽然闪过一道亮光,急促的冲医生说道:“医生,你刚才说什么?”

    医生一愣,说道:“我说玉山哥如果是菩萨就可以直接将机井一郎拘出来。根本不用进入机井山庄。”

    “着啊!我们刚才一直在想怎么混进机井山庄,已经钻了死胡同。我们为什么不想办法将机井一郎拘出来?”赵长枪有些兴奋的说道。

    岳南山愣了一下,然后说道:“枪哥的意思是打算将机井一郎从他的老巢中引出来?这或许是个好主意,可是我们怎么才能让机井一郎出来呢?要知道,这些年机井一郎已经很少离开山庄了,山口组总部他都很少去。山口组的事情,他都是在山庄内处理。山口组的高层如果有事要请示机井一郎,也都是赶到山庄见他。别说一般的事情,就是山口组总部大楼被人给引爆了,恐怕机井一郎也不会立刻山庄。”

    “呵呵,这个我有办法!”赵长枪自信满满的说道,“如果我们忽然让机井一郎得上某种疾病,机井一郎总得出来去医院吧?”

    赵长枪的话刚说完,赵玉山马上瞪大了眼睛说道:“不是吧,枪哥?我们说让机井一郎得场疾病他就能得场疾病?你不会以为我们真的是观音菩萨吧?”

    “嘿嘿,只要大家能按我说的做,想让机井一郎得病其实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岳哥,机井一郎平时最爱吃什么,你知道吧?”

    赵长枪最后一句是对岳南山说的。

    “知道。这家伙平时最喜欢吃鱼。听说山庄内的采购人员每次出来采购东西,都会特别给机井一郎买几条鱼。”岳南山马上说道。

    有人曾经说过,最了解你的人,是你的敌人。岳南山就是机井一郎的敌人,自从灭魂社成立的那天起,岳南山就将目标对准了山口组。机井一郎更是他的重点研究对象,别说机井一郎喜欢吃什么,就是他喜欢穿什么颜色的内裤,岳南山都说的上来!

    岳南山能带领灭魂社在异国他乡和强悍的山口组对抗,绝不是偶然!他的付出是很恐怖的

    赵长枪听岳南山说机井一郎爱吃鱼,心中马上有了一个完整的计划。当大家听赵长枪详细的说完他的计划后,脸上全都露出惊喜的神色。赵长枪的计划虽然有些异想天开,但是成功率还是非常高的,绝对值得一试!

    赵长枪见大家同意自己的计划,便马上开始安排任务。十几分钟后,众人按照赵长枪的吩咐,纷纷忙碌起来。

    岳南山亲自带着洪亚伦和医生等人去检查家伙,预备即将到来的大战。

    夏洛克按照赵长枪的吩咐去了一个小个体车床厂,让工人师傅用钢筋车了很多铁蒺藜。

    赵玉山带着几个灭魂社的小弟,跑到东京一家非常有名的天然鱼塘买了十几条又大又精神大鲤鱼。

    赵长枪则亲自跑到一家中药店买回来许多中药材。想在东京找一家中药店并不费劲,但是想要找到一个正宗熬中药的砂锅可就费劲了,赵长枪没办法,退而求其次,将一大包草药放到一个不锈钢锅中咕嘟咕嘟的熬了起来。

    等到药熬制的差不多了,赵长枪将呈现暗红色的药水倒入了一个大水箱中,然后倒入大量的凉水,最后便让赵玉山将他买来的大鱼放了水箱中,足有六斤多沉的大鲤鱼立刻在药水中游动了起来。

    赵玉山看着在药水中游来游去的大鲤鱼,不禁有些奇怪的问就在旁边的赵长枪:“枪哥,你确定你这药能让人得病?可是它为什么连这条鲤鱼都药不死呢?”

    赵长枪微微一笑说道:“中药一道,博大精深,很多药方都是很神奇的,就比如我熬制的这些中药,它本身是没毒的。无论是人喝了,还是动物包括鱼喝了都屁事没有。但是当这种药水被鱼喝了,药水进入鱼儿的肉中,那么这条鱼便成了世界上最霸道的泻药!它能让一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在几个小时内就脱水而亡!”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