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1327章

    “想灭我?就算你的本尊来了只怕都没有这个本事!”

    吕重冷笑,身形凭空消失,轻松之极地躲过了对方[定天印]的攻击。√∟

    “轰……”

    恐怖的定天印,带着毁灭天地的无上力量狠狠地砸在地面。

    “吕重,你不是很厉害么?不是说我本尊来了都灭不了你么?既然如此,你为何做这缩头乌龟?只是躲闪,不敢与我硬战?”无极魔圣暴声大喝。

    吕重从无极魔圣身侧三千米开外的地方现出身形,一脸鄙夷地看着对方,骂道:“我靠,做人不能这么无耻吧?要与不躲不闪接你的攻击?那你又否敢不躲不闪接下我的攻击?”

    无极魔圣脸色抽搐了一下,强行自辩:“有何不敢?”

    “既然如此,那我便送你一个大礼,希望你到时候别不敢攻击……”吕重的脸色突然多了一丝残忍,陡然间,一道黑影被他随手甩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向无极魔圣。

    不远处的无极魔圣时刻注意着吕重的动作,此时见到吕重甩出一个诡异的黑影,隐隐约约看出这黑影是一条人影,还以为是吕重化出化身要攻击自己,不由冷笑,接着心念一动,定天印狂猛地迎了上去。

    这个黑影可不是吕重的分身,而是曾经的无极魔帝东方啸天。

    当年,东方啸天被吕重擒下,可并没有被第一时间给灭杀,而是被[寂灭小公主]抢去当做玩具了。

    吕重可是知道。这东方啸天整个人的神智已完全混乱。被寂灭小公主乱改了各种记忆进去。同时。他体内已充满了能随时爆炸的不稳定的能量。一旦受到外界的能量刺激。就有可能自爆。而一旦他自爆,就算是圣人也有可能被阴一下,不死也得重伤。

    当时,寂灭小公主就曾坦言,只要把东方啸天给传送到外界去,只要受到一丁点刺激,便会在第一时间爆掉。其所产生的爆炸,能轻易毁灭一个中大型星系……

    而这时候。吕重居然拿快要崩溃、爆炸的东方啸天去攻击无极魔圣?

    不得不说,这会儿,吕重的心里真的残忍到了极点。

    因为,东方啸天可是无极魔圣的儿子啊!

    感应到定天印即将轰击在东方啸天的身上,吕重突然大笑一声,语不惊人死不休,“哈哈无极老儿,我送的真的是一份大礼哦,他可是东方啸天,哈哈。我看你马上要新手杀了自己的儿子了……”

    “啊……不好,真的是啸天……”无极魔圣被吓得亡魂大冒。本能地就强行控制着定天印偏离东方啸天。

    只是,已经迟了!

    更主要的是,东方啸天本人此时已完全相当于一个一次性的即将自爆的顶级先天灵宝。

    虽然定天印勉强擦着东方啸天的身边轰过。

    可其所产生的强大劲风,在第一时间已破开了东方啸天身上已被动了手脚的禁制。

    “轰……”

    一声巨响,东方啸天整个人完全像超级氢弹一般,猛然爆炸。

    附近的[定天印]直接被炸飞,甚至被毁了一部分宝体。

    而无极魔圣这个分身,也是直接被超级强的爆炸波给伤到。一下子就喷出了好几口鲜血,全身十成实力,直接被削减了三成。

    要知道,东方啸天为一巅峰魔帝,实力极为强大,而且肉身可媲美巅峰先天灵宝。能伤了无极魔圣的这个分身,并不算怪事。

    被[大寂灭珠]器灵玩得快崩溃后,就被强行给封印起来。不过,只要稍受能量刺激,他身上的封印之力就会被破开。

    而这一次,吕重居然毫不留情地把东方啸天给挪移出来,扔给了无极魔圣。

    虽说,东方啸天不是吕重亲手所杀,但是,这远比被吕重亲自灭了他,让他神形俱灭、身死道消还要残忍。

    因为,吕重才是造成东方啸天亲自死于自己父亲手里的元凶!

    “啊……,啸天……”

    无极魔圣发出凄厉的惨嚎,完全不顾自己重伤,一脸嗜血地看着另一方的吕重,目光中满是疯狂与暴虐:“吕重……我无极发誓,上到九天,下穷九幽黄泉也必灭你吕氏九族……”

    吕重目光冷冽地看着快要完全发疯的无极魔圣,淡淡地道:“昨天因,今日果。这是你们自己酿的苦果。身陨道消实在怨不了人。当然,你要找我吕氏一族报仇,那么也由得你。反正我吕重与你无极魔宫一脉已成了不死不休之局。不是你无极魔圣亡,就是我吕氏一族灭……”

    “杀——”

    无极魔圣没有再多说废话,滔天魔气激荡,整个人完全暴走,对着吕重猛地挥出一道完全由至邪魔气组成的腐魔玄气,强行攻向吕重。

    “火——”

    吕重冷声一喝,动念间,无穷无尽的玄都紫极火在吕重那极品火之大道道纹操控之下,席卷方圆几千公里。

    一道道耀眼的紫黑色火星嗖嗖地飞出,顽皮地冲向了那无穷的腐魔玄气。

    “滋滋……啪啪……”

    仿佛有若热汤灼雪,瞬间就将腐魔玄气给燃烧起来。

    甚至越烧越旺。

    “这玄都紫……紫极火……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见到自己的腐魔玄气轻易地就被燃烧了大半,无极魔圣也是心中一惊,眉毛猛地一皱,看着吕重的目光怨毒中还多了一丝疑惑。

    要知道无极魔圣是真正的圣人,也是认识[玄都紫极火]的。

    虽说这种玄都紫极火也是厉害,是诸多圣火之下的第一强火,但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地就克制他释放的腐魔玄气。

    看着无极魔圣惊讶的目光。吕重淡淡地冷笑一声。并没有隐瞒。坦言道:“不是玄都紫极火变得厉害了,而是本少曾吸收限一个火之圣尊的精血。再加上有极品火之道纹操控,我手中的玄都紫极火的威力已隐约能与一般的圣人抗衡了!”

    原来如此!

    无极魔圣顿时明白了。

    可在明白之后,心中也是有惊涛骇浪翻腾不休。

    一个火之圣尊的精血,是那么容易能得到的么?

    这是说吕重的身后是有圣尊作靠山?

    宁或是吕重伤了一位火之圣尊?或者是机缘巧合之下意外得了一个火之圣尊的圣血?

    微微一皱眉,无极魔圣突然抬头,不屑地看向吕重,“看来你还真的运气。想必这火之圣尊就是之前在鸿蒙龙墓陨落的麒麟圣尊吧?你当时也在鸿蒙龙墓,想必就是运气地得了麒麟圣尊的一些圣血……”

    吕重毫不在乎无极魔对不屑的语气,反而得意一笑,“呵呵,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谁叫你没有这种运气呢……”

    “别得意!就算你的玄都紫极火变强了,也灭不了我。而我可以肯定,你今天必死无疑——”

    无极魔圣阴沉冷喝,那冰冷的杀意迅速在空气中流动。

    “一个圣人的分身,也敢如此嚣张?嘿嘿,火车不是推的。牛皮不是吹的。就你只会胡说大话——”听了无极魔圣的言语,吕重顿时冷笑不已。同时。他的身影猛地一震,同样惊人的恐怖杀意升腾而起。

    “黄口小儿,本圣今天就让你明白圣人之下皆为蝼蚁的大道至理,杀——”

    话音一落,伴随着一声低沉的暴喝,一道至强灵魂咆哮之音从无极魔圣的意识海发出,直轰吕重的意识海。

    在他看来,吕重虽然拥有极为恐怖的战斗力。可小辈就是小辈。其灵魂强度绝对赶不上他的战斗力。就算灵魂能量强大,没有长久时间的打熬与粹炼,是不可能有多精纯。

    这就是年轻天才最大的缺点!

    也是吕重足以致命的弱点!

    只是,知己不知彼,却是无极魔圣的最大错误!

    他根本就不知道,吕重的灵魂能量之强,足以与他的这个分身抗衡。甚至,吕重的意识海内还有几大顶级至宝的守护。

    可惜,他不知道这些!

    “轰隆隆……”

    一股股滔天吞海般恐怖的灵魂咆哮之音喷薄而妯,带着至邪、至阴的气息,汹涌澎湃,淹没天地。疯狂地轰向吕重。

    这是圣人级的灵魂攻击!

    这种攻击一出,圣人之下的所有帝级强者,几乎都无法能坚持得下来。

    不过,事情也永无绝对!

    “区区圣人境的灵魂咆哮也想灭了我?白痴——”

    感受着虚空中那一股强横、浩瀚的灵魂能量,吕重的面色没有任何的紧张,只不过他的眼神变得更冷了。

    “十品金莲,功德光焰——”

    吕重轻喝一声,陡然,他的头顶之上突然出现一点金色的火星,接着那火星迎风而长,很快就幻化成一朵巨大的金色火焰把吕重保护在其内,强横地迎向猛攻而至的滔天魔圣之灵魂怨力。

    十品金莲,至强的功德光焰,可让诸邪辟易,让消群魔之逼退。

    “呼呼呼……”

    当金莲光焰迎风而长的时候,整片天地突然间寂静下来。

    甚至肉眼都可以感觉到在那朵巨大的金色功德火焰的周围,虚空不断的轻轻颤鸣着,一道道魔魂在震颤在被迅速燃烧。

    最令人震惊的是那些魔魂意念逃无可逃,甚至诡异地有如飞蛾扑火一般冲向那越来越巨大的功德光焰。

    甚至整片虚空本身的都好像在“害怕”着那朵功德火焰一样。

    “这……这……这是功德光焰?这……这是十品金莲……该死,这人类怎么可以拥有如此强大的宝贝……”

    无极魔圣,突然觉得自己灵魂深处,生出了一丝恐惧!

    此刻,他下意识地有些明白:只怕自己真的无法灭杀眼前这个杀子弑孙的仇人了。除非本尊赶至……

    “该死……这……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圣识居然无法破开这方空间壁垒,传本尊传讯?”

    无极魔圣又惊又惧,这下子,他才发现,身为圣人,也会有恐惧与绝望的一天。

    “怎么会这样?天地间居然会出这样一尊怪胎?”

    无极魔圣的分身,在内心疯狂呐喊。

    联系不上本尊,就无法把这里的情况传递出去。

    “功德光焰,化魔神光——”

    在无极魔圣分身震骇的目光之中,吕重心念一动,那耀眼的功德金焰轰地一声彻底爆发开来。

    天地之间像是突然间金光灼灼,无穷无尽魔气与魔魂直接被化为灰飞。

    “噗噗噗……”

    之前是五脏六腑重伤,而现在是灵魂、圣识遭遇了一次重击,让无极魔圣的分身再次喷出几口心血,一脸苍白。

    功德光焰焚烧空间内的一切魔性能量,仿佛从九天之上降临的灭世光焰,对于魔性能量,只有毁灭!无穷的毁灭!

    “滋滋……啪啪……”

    当功德光焰与四周的魔气、怨魂之力轰然相撞的时候,顿时发出了有如点燃汽油一般的声音,迅速席卷整片天地,让四周完全成了一片究极功德火海。

    “啊……”

    无极魔圣凄厉长啸,他是魔圣,对功德之力的抗性极强。但是,这功德光焰太强大的话,也是会对他的肉身甚至灵魂造成极大的伤害。

    此刻,功德光焰笼罩着他,让他身上赫然开始被灼烧出大量的脓包。

    见了这一幕,吕重疯狂大笑:“哈哈,你的魔圣魂攻术,也不怎么样啊!你还有什么本事,就大方地释放出来吧,再不释放出来,你可就没有机会了——”

    无极魔圣的瞳孔狠狠地收缩一下,惨了!

    真的是阴沟翻船了!

    这次不但没能灭杀了吕重,居然还连翻被吕重给弄伤。

    “该死,这吕重怎么会有金莲?还是十品的混沌金莲?他怎么能有这么大的福缘?”无极魔圣身心俱都受创,这会儿,更是又惊又惧。

    如果只是九品的金莲,释放的功德光焰,他未必会在乎。

    可这次遇上的居然是十品金莲!

    这种品级的金莲,所形成的功德光焰,对魔圣的威胁力至少比九品金莲的功德光焰提升了几十倍甚至几百倍。

    如果他的本尊六阶圣人在此,他还可以轻松抵挡。

    可是现在赶来这方空间的只是一尊圣人分身,而且是仅仅只能媲美一阶圣人的分身啊。

    “难道我要陨落在这个吕重的手里?”无极魔圣脑海刚冒出这个念头,就猛地摇头,“不!我还有机会!我还有最强的底牌没出——”(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一四八五章 能按规定过关的人    u色sho(1);

    冰火之心?就这玩意?

    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可苗毅怎么都像是冰焰和冰灵的结合体,挑眉道:“就这么简单?”

    “简单么?”灵兰淡淡笑道:“单,却没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此物乃是主人集合了大量的冰焰和冰灵萃取炼制而成,坚硬程度不下于红晶锻造的法器。[想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更多最新章节访问:。当然,若是修为高深者以强力强行钻孔未必不行,可若强行钻孔此物也会碎掉,不算是成功。利用火烧,长时间焚烧的话也能将其炼化,不过却有规则限制,只限半刻之内将其打空钻眼成功,逾时则算失败,贵客现在还觉得容易吗?”

    苗毅差点没笑出声来,还真是冰焰和冰灵的结合体,遂也淡淡笑道:“如此说来,我还真非要试试不可了。”

    灵兰没有多说什么,掌中‘冰火之心’缓缓飘起,飘到了苗毅面前。

    苗毅一把扫入手中,入手那真是冰凉刺骨,白霜瞬间从手指蔓延到胳膊上,迅速沿肢体冻结向全身,刺‘激’得整个人的灵魂都在哆嗦,令其一惊,没想到这世上还有如此冰冷之物。最蹊跷的是,那恐怖寒意竟然能封锁在珠子中,手不触碰到根本不知道其中蕴含的寒意竟然能如此恐怖,赶紧施展星火诀抵御住了那股能冰封住灵魂的寒意。

    ~蔓延到了肩膀上的白霜迅速消退下去,胳膊又恢复了转动自如,珠子拿在了手中翻来覆去。

    倒是灵兰见他能不受‘冰火之心’的影响眸中多少闪过一丝诧异,不过想到对方既然能横穿古冰原。倒也坦然了,且拭目以待的样子。

    苗毅手掌一翻。一块焚烧了一半的金焰脂到手,嗡一声燃起一团受到压制的金‘色’火焰。金焰压制的越来越小,最终如一枚绣‘花’针一般,‘精’光耀眼。

    集中了火威的火针在苗毅的驱使下快速旋转了起来,针头顶在了‘冰火之心’上溜溜快钻。

    一旁的黑炭摆动着脑袋热闹,它几次想开口‘插’一嘴,都被苗毅的眼神给瞪了回去,只好继续当不能说话的傻子,此时自然好奇地瞪大了眼睛。

    稍做尝试的苗毅却是大吃一惊,他以金焰火钻全力开钻。竟然无法在这‘冰火之心’上留下任何痕迹,的确非常坚硬只是一个方面,更异常的是这‘冰火之心’内的‘阴’火居然在自行抵消金焰火钻的高温,颇有‘阴’阳相克的味道,如果用‘阴’火来攻克的话搞不好反而会被其给相融,更不可能打穿reads;。

    如此一来,想在半刻之内利用金焰火威将其打穿那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利用火威长久炼化,就算这样估计没有个几天以上的时间也休想将这‘冰火之心’给化开。

    手掌一握。灭了金焰脂上的火收了起来,再次拿着那‘冰火之心’反复查下。

    灵兰似乎早知如此,微微笑道:“剩余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不行就不要勉强。”

    苗毅瞥了她一眼。还没到最后怎么能说不行,他一开始之所以不用心焰,是因为不想随意暴‘露’自己的修行功法。其次也是想试试这‘冰火之心’是否真的有对方说的那么神奇。

    此时,两根手指捻起了‘冰火之心’这颗珠子。食指和拇指之间与‘冰火之心’的贴合面暗冒出一针心焰钻探。

    他不知道心焰对这东西有没有作用,现在也只是一试而已。结果稍微一试,脸上虽没什么反应,心中却有了笑意。

    有用!他的星火诀能兼顾‘阴’阳之火,此时两根心焰针顺利压制了‘冰火之心’中的‘阴’火,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便一路钻进了‘冰火之心’内。

    因冰火之心的通透,效果从外面都能灵兰瞪大了眼睛,眼睁睁在苗毅两根手指间的‘冰火之心’两头出现了中空的迹象向中间合拢,灵兰那双淡定的眼睛越瞪越大。

    很快,冰火之心中的两道拉长的气泡终于碰合在了一起,连接贯通了。

    苗毅收功,手指转动换了个面来拿捏,自己冰火之心上已通的孔眼,确认没问题了,随后抛了回去,“灵姑娘是否已经过关了。”

    灵兰接到手中,赶紧翻来覆去查手渐渐哆嗦了起来,从容淡定的她的眼神渐渐如同一般,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和‘激’动感。

    “莫非我打孔的位置不对?还是你想反悔?”苗毅又淡淡问了声。

    谁知灵兰后退两步,二话不说,竟然对着苗毅噗通跪下了,跪的那叫一个断然和突然。

    这实在是太让人意外了,竟吓苗毅一跳,下意识也往后退了一步,什么情况?

    黑炭歪头眼睛眨巴眨巴,眼中满是惊奇神‘色’。

    更令这一人一骑想不到的是,怔怔毅的灵兰竟然啜泣了起来,眼眶中涌出了泪‘花’,化作一颗颗泪珠儿滚落。

    从她眼中掉落的那可真是货真价实的泪珠,如珠落‘玉’盘般,叮咚有声,滚落在了地上,全部是冰珠。

    苗毅被她‘弄’的有些不好意思,他这人有心软的一面,干咳一声道:“你不会是怪我毁了你的宝贝吧,你要搞清楚,这是你让我试手的,可不关我事。”

    灵兰用力摇了摇头,旋即对着苗毅倒头便拜,磕头,而且磕的还是响头。连磕三个响头,随后脑袋额头碰在地面上不起,伏地嘤嘤啜泣,呜咽有声:“等到了,我终于等到了,主人,我终于等到了。”

    苗毅顿时一脸狐疑,“你等到什么了?”

    灵兰抬起了头来,抹了把眼泪,含泪带笑道:“奴婢是在高兴终于有人能在主人留下的‘冰火之心’上打出孔眼。”

    这也值得高兴?苗毅依旧一脸狐疑道:“那你也不至于对我下跪吧?”

    灵兰道:“那是因为奴婢有事要求先生,恳请先生答应。”

    黑炭偏头,很好奇地毅。

    “……”苗毅一阵无语,不知道自己能帮对方什么,眼珠转了转,有了自己的猜测,试探道:“你是想让我带你出去?这恐怕不太妥当,你是天庭指定的留守人员,你若是跑了,我恐怕也要跟着倒霉。”

    灵兰用力摇头,“不是这个,是想求先生从邪源深处取两件东西出来,然后送到龙‘穴’的‘龙焰池’去,求先生了。”

    苗毅脸上的狐疑之‘色’难消,“龙焰池?送什么东西去龙焰池?”

    灵兰渴求道:“奴婢也不知道,是主人‘交’代的,恳请先生答应。”

    这倒是让苗毅有些为难了,他的确是要去龙‘穴’的,否则光取正‘阴’之火对自己的修炼效果不是太大,可也不是现在,他是想在龙‘穴’和凤巢各呆五百年的。这才来凤巢,就要去龙‘穴’有违他的来意,再说了,这一路上的,确实有点危险呐,古冰原外面有人守株待兔,龙‘穴’所在的‘不灭天谷’十有也少不了。

    可要是拒绝人家吧,想在这地方修炼怕也够呛,那些冰焰凤凰和冰灵肯定会来干扰。

    他左右为难了好一阵,问道:“为什么非要我送去,你自己送去不行么?”

    灵兰摇头:“我无法离开凤巢所在的盆地,天庭在我身上下了禁制,我一旦离开这里就会被天庭给发现。何况就算我能离开,没了古冰原的地利,我的实力在荒古实在不算什么,不敢能保证顺利抵达不灭天谷。而如此重要的事情也不能托付给外面的邪灵,一旦有失,奴婢承担不起这个后果。最重要的是,荒古之内就算有人能抵达不灭天谷,也无法闯入龙‘穴’的外围防御,我不行,那些邪灵也不行,先生却是有这个能力的。”

    苗毅听出来了,这请自己干的事情肯定是偷偷瞒着天庭的,否则龙凤归来清剿邪灵的时候为什么不干,非要这个时候偷偷‘摸’‘摸’的。他不禁皱眉道:“这事你怕是不想让天庭知道吧,你既然不敢托付给那些邪灵,难道就不怕我向天庭泄密?”

    灵兰再次摇头道:“主人‘交’代过,能按规定破解‘冰火之心’难关的人,绝不会向天庭泄‘露’此事,可放心托付此事。”

    妈的!你家主人能掐会算呐?苗毅心里嘀咕,纳闷了,他就不信在天庭为奴的凤族能在许多年前就能猜到他会来这里,需知那个时候他祖宗十八代都没出世!

    可关键是,他还真被凤族给料到了,这事他的确不会向天庭透‘露’。

    他正左右为难之际,灵兰突然又想到什么似的,双手将那颗‘冰火之心’托在掌中举过了头顶,“还有这个,主人说了,遇见了能按规定破解‘冰火之心’难关的人,就将‘冰火之心’奉上相求。主人炼制的‘冰火之心’能号令古冰原的凤魂和冰灵,能助先生进出古冰原畅通无阻,主人说先生在古冰原修炼时肯定用的上。主人还‘交’代,请先生两辈人的‘交’情上务必帮凤族这次,主人承诺,此大恩大德凤族永生不忘必有厚报!”(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