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噗——”

    东方玄奇整个人被斩成了两半。

    “啊——”

    无极魔圣发出野兽一般的嚎叫,双眼猩红一片,死死盯着吕重,“吕重,我要你死!要你神形俱灭——”

    话音一落,一个神秘的印章型法宝,陡然从无极魔圣的手里闪出。

    此宝一出,顿时迎风而长,成长一个千万丈高的超级巨印,向吕重轰砸而来。

    “定天印”

    印章上,龙飞凤舞一般闪烁出璀璨之极的三个字。

    此印一落,方圆几万公里内的空间气场都似乎被封印、呆滞住。

    无穷的气场之力,几乎要把这巨大印章之下的一切生物都生生压死。

    吕重张眼一望,目光中闪过一丝狡黠,在无与伦比的压力之下,依然如游鱼一般悠闲、从容。

    “闪——”

    张嘴轻吐,吕重的身形凭空消失。

    “轰隆隆……”

    一声沉闷的巨响响彻苍宇,整片大地都在瞬间剧烈地震动。

    甚至这方魔域空间的大地,瞬间被压得下沉了几千米。

    而这存在了无穷岁月的魔地,无穷的土壤、岩石都被压得化为粉尘。

    “该死,吕重,你有本事就别逃——”

    感应到并没有伤到吕重,无极魔圣的心胸几乎都要气炸了。

    “哈哈,定天印?也不过如此,这东西在你的施为下,还不足以让我吕得逃跑……”

    一声大笑响起。吕重神奇无比地站在了无极魔圣身后三公里之外的虚空,傲然而立。

    无极魔圣只觉得体内怒火翻腾。血气冲天。“好,好一个吕重。既然你有心,那就再接我一招。五行魔雷九重凑——”

    东方凶木雷、南火焚圣雷、西天虎啸雷、北元九幽玄水雷、中天戌土雷!

    五种超级神雷,诡异地任由无极魔圣操控,并疯狂融合、压缩。

    这可是由圣人操控的五大凶雷。

    所谓的“五行魔雷九重凑”,就是要把这五行之雷强行融合、压缩九次,再引爆。

    这样一来,这波融合型天雷的攻击威力绝对可提升百倍甚至千倍不止。

    就像世俗界的原子弹、氢弹一般。

    “居然要与我玩雷?”

    吕重微微嘀咕一声。转而一脸不屑。

    如果是无极魔圣的本尊,这五行魔雷九重凑,只怕吕重只有狂奔逃命的份。

    可对方只是一介圣人分身罢了,实力也才勉强一阶圣人境界。

    吕重的灵魂能量也达到与一阶圣人境界。有这个境界的灵魂能量相助,吕重的[大道之眼]第二神通——召唤、掌控天劫。是专门针对天雷的存在。

    “嘿嘿,丫的白痴——”

    吕重怪笑一声,于动念间全力启动自己的[大道之眼]。

    “天地有常。乾坤有序。尘归尘、土归土。天地万雷,各归各位。咄——”

    一道诡异的毫光从吕重意识海内的灵魂功德金身身上射出,直入苍穹。

    “嗡嗡嗡……”

    顿时,天空的天雷,开始诡异地颤动,似乎极为不愿轰击下来。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无极魔圣不明所以。一脸疑惑。

    “嗡嗡……轰……”

    就在无极魔圣的不解之中,就见到那虚空中浩瀚的五色雷云突然间齐齐一震,居然纷纷破灭开来。

    青、赤、白、黑、黄等五种代表着五行之力的天雷一个个无声无息的破灭,那些凝聚而至的强大雷霆之力更是一点点分解、消散。

    居然就这么消失了?

    看到这一幕,无极魔圣觉得自己头脑一片空白。

    在他不断放大的瞳孔中。有着深深的不解。

    开什么玩笑?

    无极魔圣忍不住张大了嘴巴,难道自己这亿万年岁月都白活了吗?

    在自己的见识中。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竟然发生了!

    无极魔圣如今已经彻底地陷入巨大的震撼之中,他从来都没想过那个看起来只有中位仙帝级的小辈,居然会拥有如此逆天的手段,把他这位圣召唤而来五行天雷,给强行分解、消散了。

    似乎,对方就是天雷的王者。万雷莫敢不服?

    要知道,这五行天雷刚才正在不停地融合、压缩啊!

    可是在对方眉心射出的那道毫光的冲击之下,居然让已经开始融合、异变的五行融合天雷的规则发生了改变。甚至强行让融合阶段的天雷再次分解?

    这……这可是他的本尊六级圣人亲自,也绝对做不到的事啊。

    本尊可以强行摧毁这正在融合的天雷,却绝对做不到让正在融合的天雷再行分解。

    另所有的五行精气全都完美融合归一,返本还源成了最精纯的荒气!!

    “难道这吕重已掌源了真正的雷之神纹?”

    恍惚间,无极魔圣的脑海就多了这样一个念头。可这念头刚冒出来,他就肯定地摇了摇头,“绝不可能!”

    绝对没有人能在不到圣人境界就凝聚出神纹。

    这是天道的不足,甚至连大道都未必能助人产生这样的机缘。

    恍惚间的无极魔圣,却没有发现,四周的空间已悄悄有了变化。

    这个失误虽小,却足以造成一个生命的终结。

    “哈哈,无极老儿,你不是要诛我九族,灭我所在星系么?就你这点手段,只怕还不够……”吕重张狂的声音再次出现,进一步打击着对方。

    无极魔圣的确是一个极为小心谨慎的人。他不会像贪心十足的朱千手一般利令智昏,是很难被引入[大寂灭珠]的。毕竟,如今的大寂灭珠]与这混魔世界融合不到两三成,空间的契合度不高。只要他细心,是会发现这陷阱的。

    不过,他也不是没有弱点。

    早年之前被吕重捉住的东方啸天、东方玄奇两父子就是能让他心境不稳的最大弱点。

    果然,在吕重有心算计之下。

    无极魔圣也被气得心神大乱。

    趁此机会,吕重终于把[大寂灭珠]强行与附近的局部空间合而为一,进而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无极魔圣也收入了[大寂灭珠]之内。

    一进大寂灭珠,性命不由人!

    这一刻,吕重心中狂喜不已。

    在他的心中,这无极魔圣死定了!

    “该死,吕重,今天本圣不灭了你,誓不为人——”无极魔圣已彻底发狂,滔天的魔焰高涨起来,定天印再次轰砸而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擒贼先擒王    “赵县长有事尽管去忙,兔子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了,你放心,如果出了什么问题,你拿我试问。800我听说东京有许多好玩的地方,赵县长不妨一起去看看。”周家辉笑嘻嘻的对赵长枪说道。

    这家伙嘴上说以后出了问题,让赵长枪拿他试问,心中却想:“嘿嘿,赵长枪,等到兔子出了问题,你恐怕就是想拿我试问,也没有机会了!自然会有人先拿你试问!”

    赵长枪可没想到周家辉的心中在想什么,他还以为周家辉和其他几个人一样,都以为自己是借着出公差的机会旅游呢。于是苦笑一下说道:“各位,你们好像误会我了。我是真的有急事需要去处理。”

    众人没再说话,脸上却全都是一副“我很了解”的样子。赵长枪索性也不解释了,好像这事越解释越乱。他总不能对他们实话实说吧?

    第二天早上,考察组继续去和德康集团接洽,按照事先的活动安排,今天双方将会举行一个长毛兔养殖前景研讨会。而赵长枪则直接乘出租车赶往灭魂社的总部!

    灭魂社的总部早已经鸟枪换炮,以前的三层小楼现在已经变成了二十四层的高层办公楼,巍峨挺拔,高端大气。外面挂的牌子是“东京国际贸易商厦”,商厦的大门口不时有西装革履的商界精英进进出出。

    由此看出,无论是灭魂社的经济状况,还是综合实力都比以前提高了不少。当然,这里面可少不了华调部那些援助资金的功劳。

    岳南山知道赵长枪今天要来,所以赵长枪到达的时候,他已经带着手下的骨干力量在大厦外面等待着赵长枪。赵玉山,医生和洪亚伦也赫然在迎接的队伍之中。他们是昨天来到灭魂社的。

    由于岳南山一直在为被抓的猎犬小组和易鹏飞等人担心,所以脸上的神色便有些低沉。

    赵长枪和岳南山心中都有事,都在为被抓的猎犬小组和易鹏飞等人担心,所以,他们见面后,只是匆匆拥抱了一下,然后岳南山便将赵长枪领到了他的办公室。

    岳南山的办公室很大,比赵长枪的办公室大三倍还要多。这里不仅是岳南山办公的地方,也是灭魂社召开核心会议的地方。八零电子书/

    赵长枪进入岳南山的办公室后,马上开口问道:“岳哥,查到猎犬小组和易鹏飞等人被关押的地方了吗?”

    岳南山脸上露出一副愧然的表情,说道:“还没有。左少卿实在太狡猾,我们几乎想尽了办法,也没有查出猎犬小组和鹏飞等人被关押的地方。”

    东京实在太大了,想在东京的茫茫人海中找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岳南山迟疑了一下,使劲揉了揉太阳穴,然后说道:“枪哥,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左少卿已经将猎犬小组和易鹏飞等人全都给害了!”

    赵长枪的脸上也露出一丝凝重,想了一下才说道:“岳哥,我估计左少卿暂时不会对猎鹰小组和易鹏飞等人不利。左少卿是个多疑的人,我估计这家伙到现在可能还没有弄明白作为华国警察的陆晓红怎么会和灭魂社扯上了联系。在没有弄清楚这个事情之前,他应该不会对陆晓红不利。以左少卿的智商,他应该很清楚,既然华国已经盯上了他,自然就不会轻易放弃。在这种情况下,他留下陆晓红和易鹏飞等人就等于手中多了一副牌。而他如果将陆晓红和易鹏飞等人都杀了,他手中就什么都没了。”

    “唉!但愿他们还活着吧。左少卿如果真的将他们都害了,我不把左少卿碎尸万段,我就不叫岳南山!”

    岳南山咬牙切齿的说道。虽然赵长枪的话有点道理,但是那毕竟只是赵长枪的猜测。就连赵长枪也不能确定,自己的猜测到底有几分是准确的。

    “左少卿现在还住在他原来的地方吗?”赵长枪又问道。

    “没有。自从那天晚上猎犬小组的抓捕行动失败后,左少卿便从东京消失了。好像忽然之间便从人间消失了一样,我甚至怀疑这家伙已经出国了。枪哥是不是想抓住左少卿,然后逼他说出猎犬小组和易鹏飞等人被关押的地方?”岳南山苦笑着说道。

    赵长枪刚才的确是打的这个主意,但是听到岳南山的话后,只好将这个主意放弃了。

    “枪哥,出了这样的事情都怪我。如果我能早将情报小组的奸细揪出来,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岳南山用沉痛的语气说道,他一直因为这件事而自责。

    赵长枪冲岳南山摆摆手说道:“岳哥,你不用太自责。搞社团,这种无间道的事情经常发生。在奸细没有暴露之前,谁都不可能将他抓出来。当务之急,我们是要先弄清楚猎犬小组和易鹏飞到底是死是活,如果还活着,他们又被关在了地方。”

    “可是左少卿对这件事封锁的太严密了!别说我们,就连山口组内部,知道陆晓红易鹏飞他们下落的人也不多!所以,我们要想弄清楚陆晓红和易鹏飞等人的生死实在是太难了。”岳南山轻轻的叹口气说道。

    和山口组争斗了几年的时间,岳南山还从来没有遇到像现在这样棘手的事情。就算在灭魂社最困难的时期,岳南山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束手无策过。

    被左少卿抓起来的人实在都太重要了!猎犬小组是华国警察,其重要性自不必说。就是易鹏飞带去的那七名弟兄,在灭魂社中也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易鹏飞更是灭魂社的二号人物!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如果易鹏飞出了事情,灭魂社的整体实力都会大大折扣!

    赵长枪听到岳南山说连山口组内部的人知道这件事的都不多,心中忽然一动,说道:“岳哥,你说山口组的教父机井一郎会不会知道陆晓红和易鹏飞等人的下落?”

    岳南山眼睛一亮,他马上明白了赵长枪的意思,说道:“我不敢确定机井一郎会不会知道陆晓红和易鹏飞等人被关押的地方,但是我可以肯定,他一定能联系到左少卿!而且这么些年来,机井一郎的住所一直都没变过。一直就住在东京郊区的机井山庄内!”

    “那就好,那我就再闯一次机井一郎的机井山庄,再去见见这位久违了的老伙计!”赵长枪一拍大腿说道。

    岳南山也有些兴奋,连忙问道:“枪哥,我们这次还要不要再弄架飞机?到时候,我们如果遇到抵抗,就直接将机井一郎的老巢给端了!***,本来我还想等过两年再和山口组全面开战。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我实在忍不下去了!”

    岳南山想起了赵长枪上次从自卫队的兵营偷飞机,然后将樱花组栖身的明顺大酒店夷为平地的事情。那一丈干的那叫一个痛快啊!数百名身手高强,不可一世的樱花杀手,被赵长枪几个人顷刻间便送上了西天!让岳南山对赵长枪别出心裁的战斗方式倾心不已。

    赵长枪笑了一下说道:“呵呵,偷飞机这种事情,能成功一次就算万幸了。如果再去一次,我保证我们会有去无回!再说了,我们这次去机井一郎的老巢,可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抓住机井一郎,要挟他说出左少卿的下落。如果把他给炸死了,我们可就白费劲了。”

    岳南山那话其实也是开玩笑的成分居多,毕竟跑到军营偷飞机,可不是跑到菜园偷黄瓜。事情危险着勒!所以,岳南山听了赵长枪的话之后,马上放弃了自己的打算,问道:“枪哥,那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因为这次我们是要活的,所以我们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机井一郎的山庄,然将机井一郎控制起来。只要我们能将机井一郎控制到自己的手中,我们就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了!到时候,整个山口组都得听我们的!”赵长枪冷笑着说道。

    岳南山皱了皱眉头,然后说道:“枪哥,机井一郎的山庄内可是岗哨密布啊!我们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进去几乎是不可能的!”

    “如果我们能事先摸清山庄内的岗哨呢?”赵长枪想了一下问道。

    “如果我们能摸清里面的岗哨,成功的几率当然会大大增加,但是要想摸清山庄内部的岗哨布置,其难度和直接闯进去相差无几。”岳南山肯定的说道。

    机井一郎山庄的防守之严密,在整个岛国的暗黑界都是很有名。岛国道上有句话,宁闯阎王殿,不进馒头山。

    所谓的馒头山,就是机井一郎的山庄所在的土山。由于这座土山的形状就像一个大馒头一样,所以被当地人称作馒头山。后来,机井一郎买下馒头山,在上面建立庄园之后,也被称为机井山。

    山庄内的防守之所以如此严密,也是赵长枪给闹得。上一次,机井一郎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赵长枪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件事带给机井一郎的震撼实在太大了!事后,他认为造成这种后果的原因,还是因为山庄内的防守不够严密,保卫人员没有尽心尽力。

    尤其是当他知道赵长枪竟然是乘坐山庄内的采购车混入山庄的之后,不但直接让人将负责买菜两个人给干掉了。而且还把那两个负责检查进出车辆的人也干掉了!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