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赵县长有事尽管去忙,兔子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了,你放心,如果出了什么问题,你拿我试问。800我听说东京有许多好玩的地方,赵县长不妨一起去看看。”周家辉笑嘻嘻的对赵长枪说道。

    这家伙嘴上说以后出了问题,让赵长枪拿他试问,心中却想:“嘿嘿,赵长枪,等到兔子出了问题,你恐怕就是想拿我试问,也没有机会了!自然会有人先拿你试问!”

    赵长枪可没想到周家辉的心中在想什么,他还以为周家辉和其他几个人一样,都以为自己是借着出公差的机会旅游呢。于是苦笑一下说道:“各位,你们好像误会我了。我是真的有急事需要去处理。”

    众人没再说话,脸上却全都是一副“我很了解”的样子。赵长枪索性也不解释了,好像这事越解释越乱。他总不能对他们实话实说吧?

    第二天早上,考察组继续去和德康集团接洽,按照事先的活动安排,今天双方将会举行一个长毛兔养殖前景研讨会。而赵长枪则直接乘出租车赶往灭魂社的总部!

    灭魂社的总部早已经鸟枪换炮,以前的三层小楼现在已经变成了二十四层的高层办公楼,巍峨挺拔,高端大气。外面挂的牌子是“东京国际贸易商厦”,商厦的大门口不时有西装革履的商界精英进进出出。

    由此看出,无论是灭魂社的经济状况,还是综合实力都比以前提高了不少。当然,这里面可少不了华调部那些援助资金的功劳。

    岳南山知道赵长枪今天要来,所以赵长枪到达的时候,他已经带着手下的骨干力量在大厦外面等待着赵长枪。赵玉山,医生和洪亚伦也赫然在迎接的队伍之中。他们是昨天来到灭魂社的。

    由于岳南山一直在为被抓的猎犬小组和易鹏飞等人担心,所以脸上的神色便有些低沉。

    赵长枪和岳南山心中都有事,都在为被抓的猎犬小组和易鹏飞等人担心,所以,他们见面后,只是匆匆拥抱了一下,然后岳南山便将赵长枪领到了他的办公室。

    岳南山的办公室很大,比赵长枪的办公室大三倍还要多。这里不仅是岳南山办公的地方,也是灭魂社召开核心会议的地方。八零电子书/

    赵长枪进入岳南山的办公室后,马上开口问道:“岳哥,查到猎犬小组和易鹏飞等人被关押的地方了吗?”

    岳南山脸上露出一副愧然的表情,说道:“还没有。左少卿实在太狡猾,我们几乎想尽了办法,也没有查出猎犬小组和鹏飞等人被关押的地方。”

    东京实在太大了,想在东京的茫茫人海中找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岳南山迟疑了一下,使劲揉了揉太阳穴,然后说道:“枪哥,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左少卿已经将猎犬小组和易鹏飞等人全都给害了!”

    赵长枪的脸上也露出一丝凝重,想了一下才说道:“岳哥,我估计左少卿暂时不会对猎鹰小组和易鹏飞等人不利。左少卿是个多疑的人,我估计这家伙到现在可能还没有弄明白作为华国警察的陆晓红怎么会和灭魂社扯上了联系。在没有弄清楚这个事情之前,他应该不会对陆晓红不利。以左少卿的智商,他应该很清楚,既然华国已经盯上了他,自然就不会轻易放弃。在这种情况下,他留下陆晓红和易鹏飞等人就等于手中多了一副牌。而他如果将陆晓红和易鹏飞等人都杀了,他手中就什么都没了。”

    “唉!但愿他们还活着吧。左少卿如果真的将他们都害了,我不把左少卿碎尸万段,我就不叫岳南山!”

    岳南山咬牙切齿的说道。虽然赵长枪的话有点道理,但是那毕竟只是赵长枪的猜测。就连赵长枪也不能确定,自己的猜测到底有几分是准确的。

    “左少卿现在还住在他原来的地方吗?”赵长枪又问道。

    “没有。自从那天晚上猎犬小组的抓捕行动失败后,左少卿便从东京消失了。好像忽然之间便从人间消失了一样,我甚至怀疑这家伙已经出国了。枪哥是不是想抓住左少卿,然后逼他说出猎犬小组和易鹏飞等人被关押的地方?”岳南山苦笑着说道。

    赵长枪刚才的确是打的这个主意,但是听到岳南山的话后,只好将这个主意放弃了。

    “枪哥,出了这样的事情都怪我。如果我能早将情报小组的奸细揪出来,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岳南山用沉痛的语气说道,他一直因为这件事而自责。

    赵长枪冲岳南山摆摆手说道:“岳哥,你不用太自责。搞社团,这种无间道的事情经常发生。在奸细没有暴露之前,谁都不可能将他抓出来。当务之急,我们是要先弄清楚猎犬小组和易鹏飞到底是死是活,如果还活着,他们又被关在了地方。”

    “可是左少卿对这件事封锁的太严密了!别说我们,就连山口组内部,知道陆晓红易鹏飞他们下落的人也不多!所以,我们要想弄清楚陆晓红和易鹏飞等人的生死实在是太难了。”岳南山轻轻的叹口气说道。

    和山口组争斗了几年的时间,岳南山还从来没有遇到像现在这样棘手的事情。就算在灭魂社最困难的时期,岳南山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束手无策过。

    被左少卿抓起来的人实在都太重要了!猎犬小组是华国警察,其重要性自不必说。就是易鹏飞带去的那七名弟兄,在灭魂社中也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易鹏飞更是灭魂社的二号人物!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如果易鹏飞出了事情,灭魂社的整体实力都会大大折扣!

    赵长枪听到岳南山说连山口组内部的人知道这件事的都不多,心中忽然一动,说道:“岳哥,你说山口组的教父机井一郎会不会知道陆晓红和易鹏飞等人的下落?”

    岳南山眼睛一亮,他马上明白了赵长枪的意思,说道:“我不敢确定机井一郎会不会知道陆晓红和易鹏飞等人被关押的地方,但是我可以肯定,他一定能联系到左少卿!而且这么些年来,机井一郎的住所一直都没变过。一直就住在东京郊区的机井山庄内!”

    “那就好,那我就再闯一次机井一郎的机井山庄,再去见见这位久违了的老伙计!”赵长枪一拍大腿说道。

    岳南山也有些兴奋,连忙问道:“枪哥,我们这次还要不要再弄架飞机?到时候,我们如果遇到抵抗,就直接将机井一郎的老巢给端了!***,本来我还想等过两年再和山口组全面开战。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我实在忍不下去了!”

    岳南山想起了赵长枪上次从自卫队的兵营偷飞机,然后将樱花组栖身的明顺大酒店夷为平地的事情。那一丈干的那叫一个痛快啊!数百名身手高强,不可一世的樱花杀手,被赵长枪几个人顷刻间便送上了西天!让岳南山对赵长枪别出心裁的战斗方式倾心不已。

    赵长枪笑了一下说道:“呵呵,偷飞机这种事情,能成功一次就算万幸了。如果再去一次,我保证我们会有去无回!再说了,我们这次去机井一郎的老巢,可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抓住机井一郎,要挟他说出左少卿的下落。如果把他给炸死了,我们可就白费劲了。”

    岳南山那话其实也是开玩笑的成分居多,毕竟跑到军营偷飞机,可不是跑到菜园偷黄瓜。事情危险着勒!所以,岳南山听了赵长枪的话之后,马上放弃了自己的打算,问道:“枪哥,那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因为这次我们是要活的,所以我们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机井一郎的山庄,然将机井一郎控制起来。只要我们能将机井一郎控制到自己的手中,我们就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了!到时候,整个山口组都得听我们的!”赵长枪冷笑着说道。

    岳南山皱了皱眉头,然后说道:“枪哥,机井一郎的山庄内可是岗哨密布啊!我们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进去几乎是不可能的!”

    “如果我们能事先摸清山庄内的岗哨呢?”赵长枪想了一下问道。

    “如果我们能摸清里面的岗哨,成功的几率当然会大大增加,但是要想摸清山庄内部的岗哨布置,其难度和直接闯进去相差无几。”岳南山肯定的说道。

    机井一郎山庄的防守之严密,在整个岛国的暗黑界都是很有名。岛国道上有句话,宁闯阎王殿,不进馒头山。

    所谓的馒头山,就是机井一郎的山庄所在的土山。由于这座土山的形状就像一个大馒头一样,所以被当地人称作馒头山。后来,机井一郎买下馒头山,在上面建立庄园之后,也被称为机井山。

    山庄内的防守之所以如此严密,也是赵长枪给闹得。上一次,机井一郎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赵长枪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件事带给机井一郎的震撼实在太大了!事后,他认为造成这种后果的原因,还是因为山庄内的防守不够严密,保卫人员没有尽心尽力。

    尤其是当他知道赵长枪竟然是乘坐山庄内的采购车混入山庄的之后,不但直接让人将负责买菜两个人给干掉了。而且还把那两个负责检查进出车辆的人也干掉了!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八四章 冰火之八心    上一章:第一四八三章凤四巢

    苗毅问:“你是凤巢如今的主人?”

    美丽‘女’人诚诚恳恳道:“我名灵兰,是留守凤巢的看守仆人。|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网的账号。[hua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79xs-”

    仆人?苗毅心中嘀咕一声,又试着问道:“不知路过又如何,拜访又如何?”

    灵兰温柔道:“路过自然是请自便,拜访自当以客礼相待,有请入内歇息。”

    苗毅:“远道而来,路过贵地不拜见贵地主人,未免太过无礼,不知主人可在?”

    灵兰:“老主人早已故去多年,少主人现皆在天庭效力,如今凤巢就剩我看家。”

    苗毅一怔,难道这‘女’人是凤族的仆人?又问:“随便什么人都能入内?你就不想问问我是何来历?”

    灵兰:“不存在什么随便什么人,能来到凤巢的人,来者都是客,没有怠慢客人的道理,至于你是何来历,你愿说自然会告诉我,不愿说又何必强求。”

    苗毅看了看四周,“我来的途中重重险阻,一路遇见不少冰灵和冰焰凤凰追杀,实在是怕了,不知凤巢内可安全?”这是在质疑凤巢内有没有陷阱。

    灵兰微笑道:“尊驾不必多心,冰焰凤凰和冰灵只是为了阻拦外界的邪灵擅闯,凤巢有规矩…还是那句话,能来到凤巢的人,来者都是客,不会怠慢。冰焰凤凰和冰灵只在凤巢外围防御,不会闯入这盆地平原内妄动干戈。”

    话说到了这种地步,进还是不进?苗毅颇有些犹豫,可是转念一想。费尽心思来到这里不就是想进凤巢吗?看对方的意思也的确没什么敌意,真要有什么不轨企图应该也犯不着把自己给‘诱’入凤巢吧?

    念及此。苗毅一咬牙,收了手中枪。拱手道:“如此,那就打扰了。”

    灵兰做出侧身让路伸手相请的客气姿态。

    苗毅翻身从黑炭背后跳了下来,大步前行,正‘欲’拾阶而上,台阶上的灵兰却是提醒了一声,“凤巢乃冰清‘玉’洁之地,贵客是不是先把身上清理一下?”

    苗毅停步一愣,看看自己身上,不是自己的血就是黑炭的血在身上留下的干涸血迹。的确有些脏,遂施法一振双臂,身上爆出一阵粉尘,封在脸上的血迹和战甲上的皆一扫而空,‘露’出了崭新的战甲和英气勃勃的面容。<strong>hua</strong>

    台阶上的灵兰这才再次做出伸手相请的姿态,等到苗毅上来了,看了眼苗毅身后的黑炭,微微一笑,“尊驾的坐骑还真是特殊。”

    苗毅回头看了眼。知道所谓的‘特殊’二字可以当做‘难看’来理解,现在的黑炭就像是掉‘毛’的癞痢狗。

    进了大‘门’,立见一空‘荡’‘荡’的圆形大厅,穹顶高高。空间浩大,四壁到处雕刻有各种栩栩如生的凤凰形态,到处晶莹剔透。‘精’美高雅,正上的台阶上有两张凤凰盘窝状的冰雕座椅。高高在上,并排摆置。

    灵兰静静陪在一旁。也不催促,任由苗毅四处查看。

    苗毅其实暗中戒备着她,环顾四周看过后,回头问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之前施法卷走外面积雪的人应该就是你吧?”

    灵兰含笑颔首:“贵客没看错,的确是我,有客来访自然要扫雪迎客。”

    苗毅:“如此说来你也应该是冰灵才对,这古冰原的冰灵不少,为何这凤巢内不见其他冰灵?”

    灵兰:“这凤巢内也不是什么冰灵都能进来的,只有主人选定的冰灵才能入住。”

    苗毅:“这么大的凤巢,难道你们主人就选定了你一人看守?”

    灵兰:“原本是有不少的,后来凤巢冲撞了天庭,凤巢内的冰灵皆被天庭剿灭了。”

    苗毅:“那天庭为何又放过你?为何又放过外面那群冰灵?”

    灵兰:“当初凤巢内的冰灵已被剿的一个不剩,外面那群冰灵还未成形,加之主人以邪源不可被邪灵占领为由求情,天庭才放过了外面的冰灵留以防范外部的邪灵入侵,而我恰好是外面那群冰灵中刚刚化作人形的,主人遂点了我来看守凤巢。”

    苗毅狐疑:“还未化作人形?凭你们当时的实力,能挡住外面邪灵的闯入?”

    灵兰:“当年主人还在的时候,外面还不存在什么强大的邪灵,那些弱小邪灵又如何能闯的进来,如今外面的邪灵虽有了些实力,可古冰原的实力也是跟着增长的,那些邪灵想闯进来也没那么容易。”

    苗毅想想,倒也是这么回事,再问:“如此说来,你的主人应该就是如今在天庭效命的凤族。”

    灵兰:“是!”

    苗毅:“看来你的主人很少回来。”

    灵兰:“的确很少回来,十多万年的时间,我也总共就见过三次,一次是点我留守凤巢的时候,还有两次是主人奉天庭法旨来剿灭荒古内渐渐坐大的邪灵时。”

    苗毅:“你不问我的来历,却对我的话有问必答,是何缘故?”这话的意思是,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灵兰轻笑道:“我来凤巢时,凤巢就已经是这样,我也只见过主人三次面,知道的也不多,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何况主人早已‘交’代,能来凤巢的人应该都是天庭派来的人,让我无须隐瞒,有问必答。”

    “……”苗毅无语,感家早就知道自己是天庭来人。

    不过想想也是,古冰原对邪灵的克制作用太明显了,‘玉’杀那种应该是荒古的顶尖高手了,连‘玉’杀都闯不进来,其它邪灵又如何闯的进来,能进来的无非是荒古之外的人,而荒古出入口又被天庭给封锁了,能来凤巢的人自然是得到了天庭许可的人。如今凤族说是为天庭效命,实际上是在天庭为奴,没有任何的权利可言,实权连他这个总镇都不如,天庭派了人来,凤巢的人焉能不客客气气。

    想通了后,之前的疑‘惑’也就解开了,保持的高度警惕虽说未必能彻底放松下来,但也松懈了几分。

    稍微默了默,又道:“既然是有问必答,那我问你,之前阻拦的那些冰焰凤凰中的七‘色’光点,我见都锁在外面的冰凤中,这是为何?”

    对于这个问题,灵兰犹豫了一会儿,回道:“那都是以前被天庭正法的凤族灵魂,凤族和其他族不一样,死后不入轮回,永世不灭,永留故土,死后虽然没什么法力,却依然具有召集冰焰守护故土的能力。”

    灵魂永世不灭?苗毅惊讶,没想到凤族还有如此奇特的地方,连死了都不会魂魄缥缈依然继续守在故土,怪不得当年一直死守在这里,若不是妖僧南‘波’捣‘乱’,根本不会去管外面的闲事。

    他对这里有许多的疑‘惑’,回味过来后又问:“那这凤巢的邪源是从哪来的?”

    灵兰摇头:“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主人应该是知道的,不过从未对我说起过。”

    苗毅:“那我能去看看吗?”

    灵兰:“这凤巢除了邪气之源外,贵客可去任何地方观赏,唯独邪气之源不行,这也是主人点我留守、天庭许我‘性’命的原因,就是为了镇守这邪气之源。”

    好不容易来了这里,却不能看看邪气之源,苗毅自然是不甘心,“难道就不能通融通融?”

    灵兰平静道:“也并非不能通融,贵客如果真的想去看看,倒也有两个办法。其一,如果贵客有天庭的法旨,我自然不敢阻拦,不知贵客可能拿出天庭的法旨?”

    苗毅哪来的什么法旨,“第二个办法呢?”

    灵兰:“第二个办法很简单,那就是打败我,打败了我,我自然就挡不住贵客。”

    苗毅上下看她一眼,“不知灵姑娘的修为几何?”

    灵兰亮出了眉心的品金莲,“金莲品。”

    苗毅嘴歪了一下,乐了,施法亮出了眉心的九品金莲,“灵姑娘看来‘挺’有自信的,我看还是不用那么麻烦了吧?”那意思很明显,你修为和我差这么多,外面那么多冰灵都挡不住我,又岂是你能阻挡的。

    灵兰轻轻一笑,“我明白贵客的意思,只是恐怕要让贵客失望了,我的实力可不能以外面的冰灵实力来衡量。主人既然能让我留守此地,自然是留了能让我克敌制胜的法宝,我随时能召集无数冰灵和冰焰与我合体,在这古冰原占尽地势之利,一般的高手想胜我怕是不容易。当然,来者是客,凤巢不会让客人难堪,灵兰也不想在这里大打出手毁了凤巢,主人曾留下东西,告知,若是能破主人留下的东西的人,我也不是他的对手,让我不用再自讨没趣,可任由客人在凤巢做任何事情。”

    “哦!”苗毅饶有兴趣道:“不知你们主人留下了什么东西?”

    灵兰挥袖轻轻一扫,只见一旁的坚硬冰面泛起瑰丽的蓝‘色’涟漪,很快涌出一颗冰蓝透亮的珠子,比‘鸡’蛋要小上几圈,却是十分的漂亮,其中似乎还有跳动的火焰影子。

    珠子浮出地面,地面涟漪静下如初。

    珠子落在了灵兰的掌中,托在掌心,璀璨夺目。灵兰道:“此物乃是主人炼制的一颗项链坠子,还未打眼穿孔,主人称它为‘冰火之心’。主人留下的话很简单,能在此物上打眼穿孔的人,让我不必阻拦。”p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