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一章:第一四八三章凤四巢

    苗毅问:“你是凤巢如今的主人?”

    美丽‘女’人诚诚恳恳道:“我名灵兰,是留守凤巢的看守仆人。|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网的账号。[hua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79xs-”

    仆人?苗毅心中嘀咕一声,又试着问道:“不知路过又如何,拜访又如何?”

    灵兰温柔道:“路过自然是请自便,拜访自当以客礼相待,有请入内歇息。”

    苗毅:“远道而来,路过贵地不拜见贵地主人,未免太过无礼,不知主人可在?”

    灵兰:“老主人早已故去多年,少主人现皆在天庭效力,如今凤巢就剩我看家。”

    苗毅一怔,难道这‘女’人是凤族的仆人?又问:“随便什么人都能入内?你就不想问问我是何来历?”

    灵兰:“不存在什么随便什么人,能来到凤巢的人,来者都是客,没有怠慢客人的道理,至于你是何来历,你愿说自然会告诉我,不愿说又何必强求。”

    苗毅看了看四周,“我来的途中重重险阻,一路遇见不少冰灵和冰焰凤凰追杀,实在是怕了,不知凤巢内可安全?”这是在质疑凤巢内有没有陷阱。

    灵兰微笑道:“尊驾不必多心,冰焰凤凰和冰灵只是为了阻拦外界的邪灵擅闯,凤巢有规矩…还是那句话,能来到凤巢的人,来者都是客,不会怠慢。冰焰凤凰和冰灵只在凤巢外围防御,不会闯入这盆地平原内妄动干戈。”

    话说到了这种地步,进还是不进?苗毅颇有些犹豫,可是转念一想。费尽心思来到这里不就是想进凤巢吗?看对方的意思也的确没什么敌意,真要有什么不轨企图应该也犯不着把自己给‘诱’入凤巢吧?

    念及此。苗毅一咬牙,收了手中枪。拱手道:“如此,那就打扰了。”

    灵兰做出侧身让路伸手相请的客气姿态。

    苗毅翻身从黑炭背后跳了下来,大步前行,正‘欲’拾阶而上,台阶上的灵兰却是提醒了一声,“凤巢乃冰清‘玉’洁之地,贵客是不是先把身上清理一下?”

    苗毅停步一愣,看看自己身上,不是自己的血就是黑炭的血在身上留下的干涸血迹。的确有些脏,遂施法一振双臂,身上爆出一阵粉尘,封在脸上的血迹和战甲上的皆一扫而空,‘露’出了崭新的战甲和英气勃勃的面容。<strong>hua</strong>

    台阶上的灵兰这才再次做出伸手相请的姿态,等到苗毅上来了,看了眼苗毅身后的黑炭,微微一笑,“尊驾的坐骑还真是特殊。”

    苗毅回头看了眼。知道所谓的‘特殊’二字可以当做‘难看’来理解,现在的黑炭就像是掉‘毛’的癞痢狗。

    进了大‘门’,立见一空‘荡’‘荡’的圆形大厅,穹顶高高。空间浩大,四壁到处雕刻有各种栩栩如生的凤凰形态,到处晶莹剔透。‘精’美高雅,正上的台阶上有两张凤凰盘窝状的冰雕座椅。高高在上,并排摆置。

    灵兰静静陪在一旁。也不催促,任由苗毅四处查看。

    苗毅其实暗中戒备着她,环顾四周看过后,回头问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之前施法卷走外面积雪的人应该就是你吧?”

    灵兰含笑颔首:“贵客没看错,的确是我,有客来访自然要扫雪迎客。”

    苗毅:“如此说来你也应该是冰灵才对,这古冰原的冰灵不少,为何这凤巢内不见其他冰灵?”

    灵兰:“这凤巢内也不是什么冰灵都能进来的,只有主人选定的冰灵才能入住。”

    苗毅:“这么大的凤巢,难道你们主人就选定了你一人看守?”

    灵兰:“原本是有不少的,后来凤巢冲撞了天庭,凤巢内的冰灵皆被天庭剿灭了。”

    苗毅:“那天庭为何又放过你?为何又放过外面那群冰灵?”

    灵兰:“当初凤巢内的冰灵已被剿的一个不剩,外面那群冰灵还未成形,加之主人以邪源不可被邪灵占领为由求情,天庭才放过了外面的冰灵留以防范外部的邪灵入侵,而我恰好是外面那群冰灵中刚刚化作人形的,主人遂点了我来看守凤巢。”

    苗毅狐疑:“还未化作人形?凭你们当时的实力,能挡住外面邪灵的闯入?”

    灵兰:“当年主人还在的时候,外面还不存在什么强大的邪灵,那些弱小邪灵又如何能闯的进来,如今外面的邪灵虽有了些实力,可古冰原的实力也是跟着增长的,那些邪灵想闯进来也没那么容易。”

    苗毅想想,倒也是这么回事,再问:“如此说来,你的主人应该就是如今在天庭效命的凤族。”

    灵兰:“是!”

    苗毅:“看来你的主人很少回来。”

    灵兰:“的确很少回来,十多万年的时间,我也总共就见过三次,一次是点我留守凤巢的时候,还有两次是主人奉天庭法旨来剿灭荒古内渐渐坐大的邪灵时。”

    苗毅:“你不问我的来历,却对我的话有问必答,是何缘故?”这话的意思是,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灵兰轻笑道:“我来凤巢时,凤巢就已经是这样,我也只见过主人三次面,知道的也不多,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何况主人早已‘交’代,能来凤巢的人应该都是天庭派来的人,让我无须隐瞒,有问必答。”

    “……”苗毅无语,感家早就知道自己是天庭来人。

    不过想想也是,古冰原对邪灵的克制作用太明显了,‘玉’杀那种应该是荒古的顶尖高手了,连‘玉’杀都闯不进来,其它邪灵又如何闯的进来,能进来的无非是荒古之外的人,而荒古出入口又被天庭给封锁了,能来凤巢的人自然是得到了天庭许可的人。如今凤族说是为天庭效命,实际上是在天庭为奴,没有任何的权利可言,实权连他这个总镇都不如,天庭派了人来,凤巢的人焉能不客客气气。

    想通了后,之前的疑‘惑’也就解开了,保持的高度警惕虽说未必能彻底放松下来,但也松懈了几分。

    稍微默了默,又道:“既然是有问必答,那我问你,之前阻拦的那些冰焰凤凰中的七‘色’光点,我见都锁在外面的冰凤中,这是为何?”

    对于这个问题,灵兰犹豫了一会儿,回道:“那都是以前被天庭正法的凤族灵魂,凤族和其他族不一样,死后不入轮回,永世不灭,永留故土,死后虽然没什么法力,却依然具有召集冰焰守护故土的能力。”

    灵魂永世不灭?苗毅惊讶,没想到凤族还有如此奇特的地方,连死了都不会魂魄缥缈依然继续守在故土,怪不得当年一直死守在这里,若不是妖僧南‘波’捣‘乱’,根本不会去管外面的闲事。

    他对这里有许多的疑‘惑’,回味过来后又问:“那这凤巢的邪源是从哪来的?”

    灵兰摇头:“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主人应该是知道的,不过从未对我说起过。”

    苗毅:“那我能去看看吗?”

    灵兰:“这凤巢除了邪气之源外,贵客可去任何地方观赏,唯独邪气之源不行,这也是主人点我留守、天庭许我‘性’命的原因,就是为了镇守这邪气之源。”

    好不容易来了这里,却不能看看邪气之源,苗毅自然是不甘心,“难道就不能通融通融?”

    灵兰平静道:“也并非不能通融,贵客如果真的想去看看,倒也有两个办法。其一,如果贵客有天庭的法旨,我自然不敢阻拦,不知贵客可能拿出天庭的法旨?”

    苗毅哪来的什么法旨,“第二个办法呢?”

    灵兰:“第二个办法很简单,那就是打败我,打败了我,我自然就挡不住贵客。”

    苗毅上下看她一眼,“不知灵姑娘的修为几何?”

    灵兰亮出了眉心的品金莲,“金莲品。”

    苗毅嘴歪了一下,乐了,施法亮出了眉心的九品金莲,“灵姑娘看来‘挺’有自信的,我看还是不用那么麻烦了吧?”那意思很明显,你修为和我差这么多,外面那么多冰灵都挡不住我,又岂是你能阻挡的。

    灵兰轻轻一笑,“我明白贵客的意思,只是恐怕要让贵客失望了,我的实力可不能以外面的冰灵实力来衡量。主人既然能让我留守此地,自然是留了能让我克敌制胜的法宝,我随时能召集无数冰灵和冰焰与我合体,在这古冰原占尽地势之利,一般的高手想胜我怕是不容易。当然,来者是客,凤巢不会让客人难堪,灵兰也不想在这里大打出手毁了凤巢,主人曾留下东西,告知,若是能破主人留下的东西的人,我也不是他的对手,让我不用再自讨没趣,可任由客人在凤巢做任何事情。”

    “哦!”苗毅饶有兴趣道:“不知你们主人留下了什么东西?”

    灵兰挥袖轻轻一扫,只见一旁的坚硬冰面泛起瑰丽的蓝‘色’涟漪,很快涌出一颗冰蓝透亮的珠子,比‘鸡’蛋要小上几圈,却是十分的漂亮,其中似乎还有跳动的火焰影子。

    珠子浮出地面,地面涟漪静下如初。

    珠子落在了灵兰的掌中,托在掌心,璀璨夺目。灵兰道:“此物乃是主人炼制的一颗项链坠子,还未打眼穿孔,主人称它为‘冰火之心’。主人留下的话很简单,能在此物上打眼穿孔的人,让我不必阻拦。”p

    …

第1325章 直面圣人!    “说别人可怜,只怕你自己更可悲——”

    突兀地,一个声音诡异地在无极魔圣的身边响起。≧

    “谁?”

    无极魔圣顿时脸色大变,强横之极的魔识疯狂扩散,却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人出现。

    可就在此时,他身前不远的空间,陡然微微扭曲,接着,一个身着青色仙袍的青年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人身材高大,拥有古铜色的肌肤。一脸阳刚的脸庞,透着一丝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直插入鬓,隐隐给人一种霸道与冷酷的感觉。眼若星辰,有奇光内敛。那黑到极点的瞳孔中,似乎还带着一种神秘的意味在其中。其鼻梁挺立、高耸,使他更添了三分冷俊与帅气。御虚临空,浑身更多了一种神而上的强大气场,就算比之对面的无极魔圣,似乎也毫不逊色。

    “吕重,居然是你?”

    无极魔圣一眼看出来人是谁,目光顿时有如喷火,心中也被勾起无穷的杀意。强大的圣人气场,死死地锁定着吕重。

    “可不就是我!”吕重风轻云淡地一笑,周身空间之力涌动,瞬间破开了对方的气场锁定。

    别说来的是无极魔圣的分身了,就算来的是无极魔圣的本尊,这一次,吕重也绝不会惧了对方。

    前段时间,连续阴死了三位圣尊,这让吕重的杀气攀升到了极点。同时,他本身的气场也是愈演愈烈强大。甚至,他的自信心已在疯狂膨胀。

    好在吕重的灵魂能量一直远远高于他本身的境界。这让他相当清醒。做到了“自信自傲”但绝不是“自负自大”。

    见吕重居然能轻松挣脱自己的气场锁定。无极魔圣也是为之一奇。不过想了想吕重这段时间创造的惊天传奇,倒也是暗暗点头。承认眼前这小辈的确是不可小觑。

    只是,他无极魔圣一脉的人可是被吕重害惨了,身为最高领导人,他绝对不会放过吕重。更何况他的儿子、孙子可都被吕重囚禁着呢。

    暂时性地压下了心中对吕重的杀意,无极魔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头看向吕重,道:“吕重。只要你把我家啸天与玄奇两人放出来,对于以往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

    “嘿嘿,你说既往不咎就行了?”吕重冷笑起来。到现在,这家伙还一副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自己。说什么既往不咎,像是施舍似的?

    这家伙难道不明白,一直以来,都是他们的人在不停地找吕重的麻烦。可偏偏对吕重认识不足,被吕重全力反击之下,损失越来越大。可是。到现在,无极魔圣还把吕重看成一个小辈。甚至从来不认为吕重有与他同等讲话的资格。

    这样的话,吕重又岂能有好气。

    “怎么,你不准备把人放出来?”无极魔圣双眼半眯,无与伦比的魔道杀伐之气疯狂向吕重冲击而去。

    吕重根本就不躲闪,头领金光大盛,却见一朵十品金莲形成一个至强的金色光罩,轻松地把对方的魔圣杀伐之气挡在其外。

    淡淡地看了无极魔圣一眼,吕重突然沉下脸:“哼,我不放人,你又当如何?”

    无极魔圣顿时大怒,无边魔气震荡不休,对着吕重暴喝:“你这是在找死——”

    “找死?”

    吕重头也不回的故意冷笑道,“我若死了,只怕你的儿子、孙子也要陪葬。哈哈,你还敢要我死吗?”

    张狂!

    得意!

    嚣张!

    这样的吕重,生生地把无极魔圣的心神都刺激得疯狂颤动。

    无极魔圣从来没有像这一次这么激动过。

    他堂堂凶威镇万界的六级巅峰魔圣,居然被人给威胁了。而且,这人还是一个连圣人境界都不到的人类小辈?

    圣人最重面皮!

    这次真要是不能灭了吕重,他无极魔圣铁定亿万年之内,都无法在熟人面前抬起头来。

    “如果我儿子孙子损失了一根汗毛,我一定诛你九族……不,我会毁灭你祖星所在的整片星系甚至是整个星域——”

    无极魔圣张声狂吼,说出了几乎是发誓的宣言。

    不过,话虽然说得极为刚烈暴道,可无极魔圣的心中还是隐隐有些担心这个小辈真的发疯,狗急跳墙或是鱼死网破。

    那样的话,他可就再也救不回自己的儿子与孙子了。

    之所以说出这么极端的话,也是攻心之术。为的就是让对方心有忌惮。

    只是,无极魔圣却是根本就不了解吕重。

    越是威胁对方,激起的反弹越盛!

    麒麟圣尊欺骗利用吕重,结果激起了吕重内心的杀意,被吕重借势阴死。鸿昆道祖以吕重亲人生命威胁,结果更是让吕重阴得身死道消,与麒麟圣尊一般,神形俱灭。

    现在,无极魔圣居然又这样威胁吕重?

    “居然威胁我?桀桀……”吕重突然怪笑起来,心念一动,曾经被他禁锢收入[大寂灭珠]内的东方玄奇直接被挪了出来,正被吕重一手掐着脖子,提着。

    “你儿子、孙子损失一根汗毛就要诛我九族?哈哈,今天,我就当着你的面,先行毁了你的孙子,看看你又能把我吕重怎么样?哈哈……”

    吕重张狂大笑,嚣张的声音,疯狂震荡开去。

    “你敢——”无极魔圣脸色狂变,大声咆哮,而他整个人已极速向吕重闪来。

    “不……不要……吕……吕大人,求……求您饶小……小的一命啊……”被吕重死死掐着脖子的东方玄奇继继续续地惨嚎,脸色全无血色,有的是彻头彻尾的惊懂与恐惧。

    深知吕重恐惧与心狠手辣的他,这会儿都没有向圣人级的亲爷爷救命。反而向吕重求饶。显然,在他的心里,也是明白得很。真正能决定他生死的不是他的亲爷爷,而是眼前这个恶魔。

    早知道会遇上吕重这样的凶神恶煞,东方玄奇说什么也不敢招惹吕重,更不敢对吕重的女人有任何想法。

    悔!

    恨!

    东方玄奇这时候才知道当年的自己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当着吕重的面去强闯吕重的女人,甚至大发豪言要把吕重的女人收为修炼[炉鼎]。

    这真的是“不作死,不会死。”

    可现在,再怎么悔恨也迟了。

    甚至,他的求饶,也是没有任何作用。

    “哈哈,我吕重灭了那么多的帝级强者,你居然还以为我不敢灭了你家小畜牲?”吕重狂笑,身上极品空间大道道纹闪动,瞬间就拉开了与无极魔圣的距离。

    而同时,吕重没有任何犹豫,右手猛地一用力,东方玄奇的脖子直接被掐断。

    接着,吕重一不做,二不休。

    瞬间竖掌成刀,对着东方玄奇的尸体一斩。

    一道至强的刀气当头斩下——(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