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说别人可怜,只怕你自己更可悲——”

    突兀地,一个声音诡异地在无极魔圣的身边响起。≧

    “谁?”

    无极魔圣顿时脸色大变,强横之极的魔识疯狂扩散,却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人出现。

    可就在此时,他身前不远的空间,陡然微微扭曲,接着,一个身着青色仙袍的青年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人身材高大,拥有古铜色的肌肤。一脸阳刚的脸庞,透着一丝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直插入鬓,隐隐给人一种霸道与冷酷的感觉。眼若星辰,有奇光内敛。那黑到极点的瞳孔中,似乎还带着一种神秘的意味在其中。其鼻梁挺立、高耸,使他更添了三分冷俊与帅气。御虚临空,浑身更多了一种神而上的强大气场,就算比之对面的无极魔圣,似乎也毫不逊色。

    “吕重,居然是你?”

    无极魔圣一眼看出来人是谁,目光顿时有如喷火,心中也被勾起无穷的杀意。强大的圣人气场,死死地锁定着吕重。

    “可不就是我!”吕重风轻云淡地一笑,周身空间之力涌动,瞬间破开了对方的气场锁定。

    别说来的是无极魔圣的分身了,就算来的是无极魔圣的本尊,这一次,吕重也绝不会惧了对方。

    前段时间,连续阴死了三位圣尊,这让吕重的杀气攀升到了极点。同时,他本身的气场也是愈演愈烈强大。甚至,他的自信心已在疯狂膨胀。

    好在吕重的灵魂能量一直远远高于他本身的境界。这让他相当清醒。做到了“自信自傲”但绝不是“自负自大”。

    见吕重居然能轻松挣脱自己的气场锁定。无极魔圣也是为之一奇。不过想了想吕重这段时间创造的惊天传奇,倒也是暗暗点头。承认眼前这小辈的确是不可小觑。

    只是,他无极魔圣一脉的人可是被吕重害惨了,身为最高领导人,他绝对不会放过吕重。更何况他的儿子、孙子可都被吕重囚禁着呢。

    暂时性地压下了心中对吕重的杀意,无极魔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头看向吕重,道:“吕重。只要你把我家啸天与玄奇两人放出来,对于以往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

    “嘿嘿,你说既往不咎就行了?”吕重冷笑起来。到现在,这家伙还一副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自己。说什么既往不咎,像是施舍似的?

    这家伙难道不明白,一直以来,都是他们的人在不停地找吕重的麻烦。可偏偏对吕重认识不足,被吕重全力反击之下,损失越来越大。可是。到现在,无极魔圣还把吕重看成一个小辈。甚至从来不认为吕重有与他同等讲话的资格。

    这样的话,吕重又岂能有好气。

    “怎么,你不准备把人放出来?”无极魔圣双眼半眯,无与伦比的魔道杀伐之气疯狂向吕重冲击而去。

    吕重根本就不躲闪,头领金光大盛,却见一朵十品金莲形成一个至强的金色光罩,轻松地把对方的魔圣杀伐之气挡在其外。

    淡淡地看了无极魔圣一眼,吕重突然沉下脸:“哼,我不放人,你又当如何?”

    无极魔圣顿时大怒,无边魔气震荡不休,对着吕重暴喝:“你这是在找死——”

    “找死?”

    吕重头也不回的故意冷笑道,“我若死了,只怕你的儿子、孙子也要陪葬。哈哈,你还敢要我死吗?”

    张狂!

    得意!

    嚣张!

    这样的吕重,生生地把无极魔圣的心神都刺激得疯狂颤动。

    无极魔圣从来没有像这一次这么激动过。

    他堂堂凶威镇万界的六级巅峰魔圣,居然被人给威胁了。而且,这人还是一个连圣人境界都不到的人类小辈?

    圣人最重面皮!

    这次真要是不能灭了吕重,他无极魔圣铁定亿万年之内,都无法在熟人面前抬起头来。

    “如果我儿子孙子损失了一根汗毛,我一定诛你九族……不,我会毁灭你祖星所在的整片星系甚至是整个星域——”

    无极魔圣张声狂吼,说出了几乎是发誓的宣言。

    不过,话虽然说得极为刚烈暴道,可无极魔圣的心中还是隐隐有些担心这个小辈真的发疯,狗急跳墙或是鱼死网破。

    那样的话,他可就再也救不回自己的儿子与孙子了。

    之所以说出这么极端的话,也是攻心之术。为的就是让对方心有忌惮。

    只是,无极魔圣却是根本就不了解吕重。

    越是威胁对方,激起的反弹越盛!

    麒麟圣尊欺骗利用吕重,结果激起了吕重内心的杀意,被吕重借势阴死。鸿昆道祖以吕重亲人生命威胁,结果更是让吕重阴得身死道消,与麒麟圣尊一般,神形俱灭。

    现在,无极魔圣居然又这样威胁吕重?

    “居然威胁我?桀桀……”吕重突然怪笑起来,心念一动,曾经被他禁锢收入[大寂灭珠]内的东方玄奇直接被挪了出来,正被吕重一手掐着脖子,提着。

    “你儿子、孙子损失一根汗毛就要诛我九族?哈哈,今天,我就当着你的面,先行毁了你的孙子,看看你又能把我吕重怎么样?哈哈……”

    吕重张狂大笑,嚣张的声音,疯狂震荡开去。

    “你敢——”无极魔圣脸色狂变,大声咆哮,而他整个人已极速向吕重闪来。

    “不……不要……吕……吕大人,求……求您饶小……小的一命啊……”被吕重死死掐着脖子的东方玄奇继继续续地惨嚎,脸色全无血色,有的是彻头彻尾的惊懂与恐惧。

    深知吕重恐惧与心狠手辣的他,这会儿都没有向圣人级的亲爷爷救命。反而向吕重求饶。显然,在他的心里,也是明白得很。真正能决定他生死的不是他的亲爷爷,而是眼前这个恶魔。

    早知道会遇上吕重这样的凶神恶煞,东方玄奇说什么也不敢招惹吕重,更不敢对吕重的女人有任何想法。

    悔!

    恨!

    东方玄奇这时候才知道当年的自己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当着吕重的面去强闯吕重的女人,甚至大发豪言要把吕重的女人收为修炼[炉鼎]。

    这真的是“不作死,不会死。”

    可现在,再怎么悔恨也迟了。

    甚至,他的求饶,也是没有任何作用。

    “哈哈,我吕重灭了那么多的帝级强者,你居然还以为我不敢灭了你家小畜牲?”吕重狂笑,身上极品空间大道道纹闪动,瞬间就拉开了与无极魔圣的距离。

    而同时,吕重没有任何犹豫,右手猛地一用力,东方玄奇的脖子直接被掐断。

    接着,吕重一不做,二不休。

    瞬间竖掌成刀,对着东方玄奇的尸体一斩。

    一道至强的刀气当头斩下——(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周家辉的阴谋    赵长枪要见高正龙是因为他对小翠花的那个承诺,他曾经答应过小翠花,要将她葬在她妈妈的坟前。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赵长枪本来是打算亲自和小翠花的儿子跑一趟的,但是现在他实在抽不开身,只能让小翠花的儿子高正龙自己去。但是由于小翠花之前的人生太奇葩,所以赵长枪不能确定高正龙是怎样看待他的母亲的。如果高正龙对母亲小翠花心怀怨恨,赵长枪就不能让他单独去完成他母亲的遗愿了,容易出岔子。

    时间不大,洪光武便将高正龙带进了赵长枪的办公室内。和他一起进来的还有一个女孩。圆脸长发,大眼睛双眼皮薄嘴唇,一身浅黄色风衣,看上去文文静静的。洪光武告诉赵长枪,女孩是高正龙的女朋友,然后他便离开了赵长枪的办公室。

    “枪,赵县长。你找我?”赵长枪在赵庄担任村主任的时候,高正龙经常见赵长枪。在赵庄他也和其他的年轻人一样,喊赵长枪“枪哥”。但是此时此刻,他感到自己如果再喊赵长枪为“枪哥”有些不太合适,所以便改了口叫“赵县长”。

    赵长枪看到高正龙和他的女朋友比较拘谨,于是说道:“呵呵,正龙,你不用拘谨。你也不是官场中人,和在村里一样,喊我枪哥就行。”

    赵长枪一边说,一边起身亲自倒了两杯热水递给两人。高正龙两人连忙有些惊慌的将杯子接了过来。

    “见过你妈妈了?”赵长枪问道。

    “嗯。”高正龙语音低沉的说道。他的眼睛有些发红,看来刚刚哭过。

    赵长枪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我让你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你妈妈临走的时候,曾经让我替她对你说句话。她说她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希望你能原谅她。”

    “枪哥,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虽然我妈妈在赵庄的名声很臭,但是她从小就很疼我,真的很疼我。虽然那时候家里很穷,但是只要我想要的东西,她总是想着法儿的满足我。所以,小时候我始终认为,我妈妈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后来我长大了,自然也听到了关于妈妈的一些风言风语,尽管有时候我也很不耻妈妈的作为,但是作为儿子,我没有唾弃我妈妈的权利,我也从来没恨过她。[ ]我妈妈是怎么死的,洪秘书已经跟我说了,我为我妈妈在生命最后时刻的选择而骄傲!”

    高正龙停了一下,才接着说道:“我妈妈最大的愿望是能快点看到儿媳妇,所以这次我才将女朋友带过来。我想让妈妈的在天之灵看看她的儿媳妇。”

    高正龙的声音有些哽咽,眼泪开始在眼眶中打转。

    “你妈妈临走的时候还有个愿望。她希望能葬在你姥姥的坟前。你能完成你妈妈这个最后的心愿吗?”赵长枪最后问道。

    “能!”高正龙毫不犹豫的说道。虽然他从小也没见过一次他的外婆,但是他心中还是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完成妈妈的这个遗愿。

    赵长枪放心了。高正龙三观很正,能比较理智的看待他的妈妈,不像当下许多大学生那样愤青。他完全可以独自完成他妈妈的遗愿。

    赵长枪对高正龙交代完小翠花的遗愿之后,他心中也了却了一件事情。可以安心的去营救陆晓红等人了。

    第二天一大早,赵长枪,周家辉和平川县畜牧局几个同志便乘坐民航客机飞往了岛国。

    飞机越过辽阔无边的海洋,飞到了岛国东京的上空,机舱内的喇叭中,传来空姐让大家系好安全带,收起小桌板,不要来回走动,注意安全的优美声音。

    赵长枪取出一个大口罩带上,然后又从兜里摸出一大墨镜带上,瞬间整张脸都被遮住了。

    “赵县长,你这是”一个畜牧局请来的专家,看着赵长枪的大口罩大墨镜,疑惑的问道。

    “嘿嘿,哦,我以前在岛国曾经搞过几次文艺演出,粉丝比较多。唉,岛国的粉丝那叫一个热情啊!如果被他们认出来,那就麻烦了,我们就什么事情也干不成了。”赵长枪嘿嘿笑着说道。

    “哦,原来赵县长以前还是演员啊!而且还在国际上巡回演出过!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呢!赵县长真是多才多艺啊!我等实在是佩服啊,佩服。”周家辉有些肉麻的说道。

    “一般,一般,也就演出了几次而已。主要还是岛国的观众太热情。呵呵呵。”赵长枪呵呵笑着说道。

    这家伙前几次到岛国哪里是搞什么文艺演出,而是大开杀戒,血染四方!几乎每次来岛国都给山口组造成重大损失!至于他口中所说的粉丝,可不是一般的“粉丝”,而是时刻想要他命的粉丝!

    赵长枪和山口组有深仇大恨,并且曾经几次跑到岛国重创山口组,他如果就这样光明正大的跑到岛国,很可能刚刚进入岛国,就会被山口组的人发现。但是现在赵长枪是出公差,他不可能易容,他如果易容前往,周家辉和畜牧局的同志就得把他当成怪物。

    没办法,赵长枪只能用口罩和大墨镜将自己的容貌掩饰起来,并且期望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山口组早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关注自己。

    飞机在东京国际机场顺利降落。在接机大厅内,他们和德康集团派来迎接他们的代表团汇合到了一处。

    岛国德康集团是世界知名兔毛深加工集团,而且他们集团有世界上最著名的长毛兔种兔研究机构。这些年他们的长毛兔种兔几乎畅销全世界。

    本来按照赵长枪的打算是直接让平川县从国内的种兔场引进一批种兔,但是后来周家辉和畜牧局的同志一致称赞德康集团的种兔不但质量更好,而且价格也比国内种兔便宜,于是赵长枪便同意了。他却不知道,周家辉坚持从岛国购进种兔,其实是一个针对他的阴谋!

    周家辉早已经和德康集团有关部门联系妥当,所以当他们到达东京国际机场的时候,德康集团的市场部经理德康家川已经亲自带着手下几名员工,在接机大厅内等候他们多时了。

    双方见面自然少不了一番寒暄。赵长枪虽然痛恨山口组,但是他并不仇视岛国人。岛国人同样有好人有坏人。所以,他对德康家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仇恨感。只是很公式化的和他握手寒暄。

    赵长枪在和德康几人寒暄的同时,锐利的眼神透过大大的墨镜还不断的打量着机场周围的情况。现在他出于礼貌已经将口罩摘了下来,如果这里有山口组的成员,很容易的就会将他认出来。、

    直到确认四周确实没有危险之后,赵长枪才放下心来。

    一直将注意力放在四周的赵长枪却没有发现,当德康家川和周家辉握手的时候,他们飞快的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两个人便心领神会的笑了。

    德康家川将赵长枪等人直接领到了早已经为他们定好的酒店,大家稍事休息,共进午餐之后,便跟着德康家川去了他们的研发中心。

    连赵长枪看到德康集团的研发养殖基地之后,都不禁暗自赞叹。只见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整齐干净的兔舍,全自动的供水供食系统,全自动的粪便冲洗系统,看上去很高大上的样子。

    当赵长枪听说这占地面积十几亩的养殖基地,平时只需要两个人管理时,心中更是有些惊讶。虽然现在华国的养兔业发展的也很快,但是绝大部分都是农民的散户养殖,每家养个几十只而已,养殖数百只,就算是成规模养殖了。具体到平川县的长毛兔养殖,虽然已经是规模化养殖了,但是其规模化程度,自动化程度,却和人家相差甚远。

    研究中心对来自华国的这批顾客非常的重视,他们专门安排了一个种兔培育专家,给赵长枪等人讲解他们研发出来的新品种,在养殖和防疫方面应该注意的各种事项。畜牧局的专家们一边听,一边点头。

    每当畜牧局的同志们提出问题,德康集团的专家也会认真的给他们解答。

    赵长枪虽然一直没有问什么问题,但是他却一直在观察着双方的交流。当他发现双方交流的比较愉快后,便放下心来。只要双方交流不出现问题,他就可以放心的去处理他的事情了。

    赵长枪一行人参观完德康集团的研发养殖基地,回到他们下榻的酒店之后,赵长枪便将大家都集合起来,告诉他们,自己还有一点私事要处理,所以接下来的考察和选择种兔的事情就靠大家了。

    畜牧局的同志听了赵长枪的话倒是没什么。虽然赵长枪的做法有些不符合规定,但是赵长枪对长毛兔的养殖的确是门外汉的水平,他即便在这里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再说了,赵长枪可是县长,他到底要去干什么事情,还轮不到他们来管。

    周家辉听了赵长枪的话,心中却是一阵狂喜!心说:“赵长枪啊赵长枪,本来我还在考虑以后这些兔子出了问题,怎么将责任都推在你身上呢!现在你这个一号领导竟然私自离开了考察小组,对长毛兔种兔引进的事情不管不问了!以后这些兔子出了事情,不找你找谁?嘿嘿,别说这些兔子会出事,就算它们不会出事,单单你打着出公差的旗号,却来办私事,就够你喝一壶的了!赵长枪,这回你就等死吧!”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