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万众瞩目下,孙国伟开始了自己的讲话。小说/

    和周家辉预料的一样,孙国伟表彰过志愿者消防大队后,话锋一转开始评论平川县的各项工作。然而让周家辉吐血的是孙国伟不但没有批评赵长枪和宗伟阳,反而充分肯定了平川县委县政府的各项工作,而且大力表扬了赵长枪昨天晚上,不顾个人安危勇闯火场救人的英雄事迹,为赵长枪博得一阵阵掌声。

    至于平川县委县政府违反规定,私自放假的事情,孙国伟压根连提一下都没有!

    看着在台上侃侃而谈,对赵长枪大加褒扬的孙国伟,周家辉的脑袋有点犯迷糊。他想不通。表哥李东生不是说赵长枪是孙国伟的死对头吗?孙国伟不是一直在找赵长枪的毛病吗?

    可是如果表哥的信息是真的,孙国伟现在的表现又怎么解释?难道孙国伟今天早上吃错药了?或者是昨天晚上他老婆伺候的太好,这家伙今天心情很爽?那也不对啊,他心情爽,刚来的时候耷拉着个死人脸干什么?

    周家辉忽然感到非常不爽,他有种被欺骗的感觉。如果孙国伟根本没打算对付赵长枪,而自己却整天想着给赵长枪使绊子,那自己不就是个纯粹的二百五嘛!

    周家辉可没天真到认为单凭自己一个人,没有上面的暗中支持,就能将赵长枪搞下去。赵长枪可是连榆林市常务副市长都能搞下去的猛人!自己想一个人单枪匹马和他斗?纯粹是扯淡中的扯淡。

    周家辉心中堵得慌,悄悄的溜出大礼堂,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拨通了表哥李东生的电话。、

    周家辉将手机的话筒放在嘴边,用手挡住嘴巴和话筒,小声的说道:“表哥,你不是说孙市长打算对付赵长枪吗?”

    “对啊,怎么了?”话筒中传来李东生小心的声音。

    “可是,我怎么觉得不对劲啊?现在孙市长到我们平川县了,在谈到平川县的工作时,他对赵长枪和宗伟阳是赞赏有加啊!哪里有打算找他们麻烦的意思?孙市长甚至根本就没提平川县委县政府元宵节违规放假的事情。这算怎么回事?”周家辉说道。

    电话另一头的李东生也愣了一下,本来他也以为孙国伟肯定会借着平川县违规放假的事情,给赵长枪一点颜色,敲打敲打他的。txt小说下载没想到孙国伟最后却唱了这么一出。

    李东生脑子转的快,稍微想了一下,便大体明白了孙国伟这样做的意思。

    于是他马上对周家辉说道:“表弟,孙市长这样做很正常,这才能看出孙市长的深谋远虑,高屋建瓴啊!”

    “表哥,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了?”周家辉奇怪的问道。

    “表弟,你想想,就算孙市长因为平川县委县政府违规放假的事情,将赵长枪批评一顿又能如何?总不会因为这件事就把赵长枪给撤了吧?你别忘了,赵长枪这个人也不简单,不是说能撤就能撤的!要想动他,手中必须要有他犯严重错误的证据!而要想抓住赵长枪犯错误的证据,就必须要让赵长枪放松警惕。所以,孙市长才会主动向赵长枪示好。他这是在麻痹赵长枪,等着赵长枪犯错误,然后给赵长枪来个一招制敌呢!”李东生分析道。

    这家伙的确是个人物,竟然将向奎阳的心态猜了个差不多。虽然他和向奎阳八竿子打不着,他连向奎阳的面都没见过。

    “哦

    原来是这样!”周家辉恍然大悟。

    “表弟,你现在任务艰巨。所以我劝你要好好和孙市长学着点,平时一定要和赵长枪搞好关系,绝不能让赵长枪看出你在想办法对付他。如果被他知道了你的图谋,凭赵长枪的手段,你这辈子就彻底的完了!”李东生嘱咐表弟。

    “放心,明白。我明白了表哥。就这样,我先挂了,我还要回去开会。”周家辉挂断了电话。

    周家辉收起手机,迈步重新进了大礼堂,原本郁闷不已的他,现在却变得精神抖擞,不经意的瞥了一眼不远处的赵长枪,心想:“赵长枪啊赵长枪,你大概还在因为孙市长的褒扬而沾沾自喜吧。殊不知那是给你灌的**药啊!等你清醒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完了!你就等着卷铺盖滚蛋吧!”

    赵长枪根本没觉察到周家辉神态的变化,他现在正看着台上的孙国伟纳闷呢,心说:“孙国伟今天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多年的老毛病忽然发作了?不然怎么性情大变?”

    让赵长枪和宗伟阳感到震惊的还在后面的呢。表彰大会结束后,孙国伟竟然单独找到了他们两个,和颜悦色的和他们谈了很多工作上的事情,特别提到了前些天他截留平川县扶持款的事情。孙国伟亲口承认,那件事是自己做的鲁莽,虽然他也是为了整个榆林市的大局着想,但是毕竟没有考虑平川县各位领导的感受,酿成了不好的后果云云。

    看着语殷殷,情切切的孙国伟,宗伟阳和赵长枪心中竟然直发毛。孙国伟说出这样的话,也就等于间接的给赵长枪和宗伟阳道歉了!

    虽然理论上来说,同志之间都是平等的,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也是不分职位高低的。但是现实生活中,要让一个上级给下级道歉,是非常困难的,甚至可以说是不可能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两个人一边听着孙国伟的话,一边不断猜测着孙国伟向他们示好的原因。

    当孙国伟提到让他们不要再试图将平川县并入天水市之后,赵长枪和宗伟阳才明白过来,原来孙国伟的意思在这里。

    “赵长枪同志,宗伟阳同志,我代表榆林市市政府向你们承诺,只要你们不再打算并入天水市,榆林市以后不但不会再截留你们的扶持款,而且在一些优惠政策上也会向平川县倾斜。保证平川县用最快的速度发展起来。”孙国伟说道。

    这家伙嘴上说的好听心中却不断腹诽:“赵长枪啊赵长枪,别看你现在闹得欢,钱志广也不愿撤你的职,但是等到你的兔子全都死光光了,等到那些养殖户全都来堵县政府的门,我看你还能闹的欢?我看钱志广还能不撤你的职?”

    这家伙一直对钱志广不同意撤掉赵长枪职位的事情耿耿于怀,同时他也不明白钱志广为什么会这么纵容赵长枪。在他看来,平川县想划到天水市这种事情最好处理了。直接将赵长枪和宗伟阳调离现在的工作岗位就好了!

    你们不是要领着平川县“叛逃”吗?我夺了你们手中的权利,我看你们还怎么带着平川县跑到天水市?

    平川县可不是天水市!天水市的市委书记郭红蕾是省管干部,榆林市没有权利调整人家的职务,所以人家敢和榆林市叫号。你平川县跟着瞎捣乱不是扯淡吗?赵长枪和宗伟阳可都是市管干部,市委随时可以调整他们的工作嘛!

    可是,钱志广竟然宁可让自己来给赵长枪和宗伟阳赔礼道歉,也不愿撤换这两个人,他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孙国伟实在想不通。

    赵长枪听了孙国伟的话,心中有些好笑,心想:“擦!这时候想起和哥说这个了?早干嘛去了?你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啊。我愿意退出就退出,愿意加入就加入?”

    赵长枪虽然心中没拿孙国伟的话当回事,但是孙国伟现在毕竟是在放低姿态和他们说话,所以他也不能不给孙国伟留点面子,于是说道:“孙市长,既然我们之前已经联系了天水市,打算接受他们的领导。那么我们现在怎么能随随便便的就宣布退出呢?如果那样,我们岂不是出尔反尔?不如这样吧,从今天开始,我们平川县的归属问题,我们不再发言,一切听从上面的安排。如果天水市真能升级成为地级市,并且省委让我们划入到天水市,那我们也没办法,只能按照省委的要求办事。如果省委根本不同意天水市升级成地级市,那我们便当然还要在榆林市的领导下工作。”

    孙国伟知道这已经是平川县所能做出的最大让步了,他也明白,其实如果赵长枪真能履行他的承诺,不再替天水市到处活动,天水市要想升级成地级市也是非常困难的。相信榆林市委一定能挫败天水市这次的升级计划。

    孙国伟和赵长枪,宗伟阳一番长谈之后,天已经到了中午。宗伟阳本来想留下孙国伟吃顿招待餐,但是孙国伟最终还是坚持离开了县委县政府。

    孙国伟看到赵长枪和宗伟阳两人,心中就烦的慌。特别是那个脾气操蛋的赵长枪,如果自己留下来和他们共进午餐,说不定两句话不合适,那个家伙又会和自己大吵一架,到时候,自己一上午的憋屈可就白费了。

    下午刚上班的时候,秘书洪光武走进赵长枪的办公室,告诉他,小翠花的儿子高正龙来了,要见他。

    赵长枪让人将小翠花的死讯告诉高正龙的时候,就曾经和他说过,让他来到平川县之后,来见一下自己。所以,他听说高正龙来了之后,马上便让洪光武将他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第一四八一章 生一死之间    一人一骑跳了出来,苗毅第一件事情自然是顺手将玲珑宝塔缩小了给收了。

    黑炭一趴足落地,苗毅立刻发现外面的情形依然是惊心动魄,天摇地动的,大大小小的冰块朝这边乱飞乱砸。

    更让他头皮发麻的是,玉杀那疯子竟然不想着逃命,反而轰隆隆一路朝这边杀过来了。

    苗毅自然不会认为玉杀是来救他的,挥枪一指冰原深处,“走!”

    确切地说是逃。

    黑炭立刻嗖嗖疾驰狂奔,苗毅可不像之前的玉杀,不敢走高处,只敢在冰谷中钻来钻去,他是怎么路近就怎么跑。

    原因很简单,他之前就打了主意看玉杀和这边的交手情况,结果发现这边也就是对玉杀的克制太厉害了,其实实力并不强,否则早就将玉杀给灭了。既然这边实力不强,那他真没什么好怕的,什么冰灵、冰焰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这就是他不帮玉杀故意让玉杀陷入险境的原因,也是他现在敢往冰原深处跑的原因。只是没想到玉杀竟然封了他修为把他扔进储物镯了,也不怕他憋死在储物镯里,摆明了是他玉杀能突围他苗毅就跟着活,否则就跟着死。

    更没想到的是,自己逃出来后,玉杀竟然不急着逃命反而不要命的冲他来了,他本以为这种情况下只要脱离了玉杀的手,玉杀只要还有点理智,就会急着逃命顾不上他了,谁知去他妈的,他想抽自己两巴掌。

    他隐隐猜到了玉杀为什么要和他拼命了,估计是自己把玉杀的全部家当给吞了,把玉杀给惹急眼了,毕竟是人家多少年的积蓄。

    他现在那叫一个后悔呀。自己还真是要钱不要命了,有些时候真该学学杨庆的稳妥。

    没办法,只能拼命逃,能躲玉杀远点,就尽量远点。

    可麻烦的是,那些到处分布的冰灵也不是吃素的。倒不是他怕这些冰灵,只是在玉杀追杀的情况下,这些冰灵制造的麻烦足够害死他。

    黑炭刚冲过一座山头,上了另一座山头,猛然纵身跳向对面的山头,谁知一人一骑猛然僵硬在了空中,被突然冒出的冰山给冻结在了冰里面。

    连玉杀都能被冻住,没道理他能跑掉,他从玲珑宝塔里一跑出来。立刻被那些冰灵给盯上了。

    如此情形下差点没把苗毅给急死,双臂一震,直接将冰山给崩裂了。

    情急之下他依然清醒,没有惊慌失措,没有直接将冰山给彻底崩毁了,而是只蹦出了一条裂缝,一条足够黑炭通过的裂缝,他要化不利为有利。利用冰山减弱玉杀的攻击力。同时,抡枪一枪向前砸去。扫出的冰块填了下方的裂缝,铺了条狭道,容了黑炭继续向前冲去,在冰山缝隙中疾驰。

    刺骨寒风和冰屑扑面而来,骑在黑炭身上在狭道寒风中疾驰的苗毅提枪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缝隙中有突兀之处迎面撞来。立刻被他一枪轰平了,神情紧绷,前所未有的冷静。

    他知道自己现在处境危险到了极点,知道自己在搏命,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冷静。千万慌乱不得,一点不冷静的反应就可能会要自己的命。

    他内心不断告诉自己,经历了那么多的大风大浪都活下来了,不能死在这里,必须要活下去,必须要想尽一切办法活下去,他答应了云知秋不会有事、会回去的。

    他不希望云知秋坐在流云沙海屋顶上看着夕阳独自喝酒的一幕再出现,他今天不惜性命所做的一切也是希望她能过得更好。

    所以尽管天地震颤,外面轰隆隆不断,他一双在寒风中的双眸依然清冷。

    咣!一处稍有突兀的裂壁凸冰撞在了他的肩头,撞得粉碎,一点小小阻碍苗毅没有管它,任由撞在了身上,只是碎裂的冰屑爆了他一身,让他显得有些狼狈,却阻碍不了他在裂缝中驾驭黑炭疾驰。

    轰!一道血红剑芒击来,冰山崩溃,炸得漫天乱飞。

    身在其中的苗毅和黑炭也被炸得随之翻飞,庆幸的是,不出他所料,有了冰山阻碍大大减弱了玉杀攻击力道冲击到自己身上的威力,已经无法对他造成多大的伤害。

    凌空翻滚中,双腿夹紧了黑炭两腹的苗毅挥枪狂扫乱砸而来的大冰块。

    黑炭也是随着苗毅久经沙场的,面对如此危局也并不惊慌,动作矫健,身形倒翻的时候仍然后足一蹬身后翻过的大冰块,凌空扭转矫正了身形,迎头硬撞开了前方纷飞的冰块阻碍,落地之后载着苗毅狂速冲刺,一人一骑从纷飞的冰块乱雨中冲了出来。

    有苗毅在,苗毅自会击溃从天而降砸下的大冰块,它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带着苗毅尽快逃离这里。

    一人一骑冰霜遍体,在迷眼的轰隆隆砸落声中急冲。

    拼命往这边突的玉杀瞥到,继续追来,原本能眨眼而到的距离,硬是被纠缠得步步艰难。

    而一人一骑刚冲出来,又是身形一僵,再次被一座大冰山给冰封住了。

    封在冰中的苗毅再次双臂一震,将冰山崩裂出一道缝来,挥手又是一枪砸出一条道来,让黑炭继续前冲。

    谁知两边冰壁中却杀出一群冰灵,冰锥怒刺而来。

    苗毅枪出如龙,将突袭的冰灵给一路杀翻,杀出一路的惨叫。

    连玉杀都杀不死的冰灵此时却被苗毅杀翻一路,别人难以收拾这些小妖精,对将心焰布置到逆鳞枪上的苗毅来说,却是如砍瓜切菜一般,一击就足以让那些冰灵无数年的修行化为乌有。

    同样的情况一路反复,血色杀芒击毁冰山,纷飞的冰块中一人一骑又再次冲出,又被冰山封住,又闯出一条路来,又杀翻一路的冰灵。继续冲。

    见此情形的玉杀突然怒吼一声,“你们这是在帮他吗?”

    他快气疯了,这样都弄不死那家伙?没那些冰灵用冰山镇住苗毅的话,他也许已经将苗毅给杀了,那一座座接连不断的冰山反而帮了苗毅大忙阻碍了他的攻击。

    可他的攻击威力实在是太大了,尽管有冰山阻挡了他大部分的攻击威力。可反复的攻击余威下,苗毅也已经是被震伤的不轻,口角沁出了血迹,鼻孔有淅淅沥沥的鲜血滴下。

    鲜血染红了他胸前雪白的冰渣,只匆忙塞了一株星华仙草到嘴里咬着嚼了两下吞入腹中,急速挥枪攻破前方冰凸阻碍,迷眼冰花中一溜风似的冲了过去。

    黑炭那是天生能扛揍,它倒是没什么事,这种形势下只要有路它就没有停下的道理。

    也许是听到了玉杀的怒吼。远方又冲来了十几只冰焰凤凰,十几道冰焰狂喷而出,透过冰山狂烧向苗毅。

    一人一骑根本视若无物,直接冲进了凶猛蓝色烈焰中,在烈焰中狂奔,从烈焰中狂奔而出。

    那十几只冰焰凤凰追着用冰焰烧也没用。

    这样都弄不死他?玉杀震惊了,不过很快又反应了过来,那家伙哪是什么没见过冰焰拿冰焰没办法。根本就是冰焰拿他没办法才对,之前根本就是不想帮他。故意让他陷入这险境。

    明白过来后,知道自己被苗毅给坑惨了,偏偏自己还引狼入室把自己全部家当也让他给卷走了。

    “啊!”玉杀仰天一声怒吼,震撼天地,差点气得吐血,彻底狂暴了。

    刹那间。凌乱无匹的纵横杀气好像不需要消耗法力似的,不要钱似的疯狂挥霍。

    冰山疯狂崩爆,围攻的冰焰凤凰炸得崩溃,漫天蓝色火焰乱舞。

    趁着那些冰焰凤凰还未聚集复活的瞬间,趁着这个空挡。一通凌乱血色杀气如霹雳剑罡狂轰向逃窜的苗毅。

    一人一骑翻飞在乱爆的冰块中,咣!一道粉碎层层碎冰的剑罡击中了黑炭。

    击中了黑炭臀侧,黑炭口鼻狂喷出血箭,瞬间身形翻滚,身上的战甲霎那被打得失去了能量支撑,噼里啪啦翻回了脖子,化作了颈项上的金刚圈。

    苗毅也差点被黑炭甩了出去,最后关头硬是没有放弃黑炭,飞出去的身形一把抓住了黑炭的角,一颗大红球骤然出现,咣一声,将一人一骑给包裹在了其中,锁死了。

    然玉杀那凌乱疯狂的攻击实在是太凶猛了,‘打不烂’又轰一声遭受到了重击,瞬间将其支撑的能量给击溃,迅速缩小回原形。幸好苗毅手中的逆鳞枪横在里面,硬是撑住了缩小的打不烂继续再缩小下去,给里面的一人一骑留下了足够的容身空间。

    装着一人一骑的打不烂被打得狂飞了出去,又撞塌了一座冰山,最后又被一座冰山给封住了。

    杀气冲天的玉杀不顾一切地冲了过来,轰开了冰山,弹指几道指芒再次打中打不烂,已将打不烂给打变了形,却无法将这红晶炼制的东西给轻易攻破,不得已之下,一把将打不烂吸入手中,大家伙虽然不好拿却被他吸在掌中给拖走了,再次疯狂突围回杀。

    谁知就在这时,打不烂上突然电弧流转,电的身在空中的玉杀一阵哆嗦,不得不撒手松开了打不烂,雷电对邪灵也是有克制作用的。

    从天掉落的打不烂又再次被冰山给封住了。

    而玉杀被打不烂那么一电,动作稍有迟滞,抵御冰焰的杀气补充释放不及时,被冰焰焚破了护体的杀气,烧中了胳膊。

    玉杀也是个狠人,快速闪过的同时,一把将燃烧的胳膊给活生生扯了下来扔掉,回头不要命地突围,也不管苗毅了,实在是被这把火给烧的清醒了过来,为个苗毅把命给丢了不值得,家当没了就没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也不是他想放过苗毅,关键是家当全部被苗毅给卷走了,身上连只储物戒都没有,这种被围攻的情况下,那放电的大红球让他怎么拿得走?暴怒中清醒过来后发现法力消耗太剧,再不走只怕永远都走不了了,连现在能不能逃离他都不能保证。

    ps:月初了,嗯,按惯例求个保底月票。

    。(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