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赵长枪虽然感到孙国伟的到来好像不是什么好事,但是他也没太当回事。最新章节全文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访问:ww. 。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有来言,我有去语,只要自己的屁股底下是干净的,怕他干什么?

    周家辉也在迎接孙国伟的人群,他看到孙国伟一脸‘阴’沉的表情后,马上明白了一件事,表哥李东生肯定已经将平川县委县政fu元宵节放假的事情告诉孙国伟了,看孙国伟的样子,他就是来兴师问罪的嘛!呵呵,如果赵长枪在表彰大会上挨了批评,那才叫一个热闹。

    这个家伙自从得知自己只要将赵长枪‘弄’下去,自己就能往上走走之后,几乎做梦都想着怎样给赵长枪使绊子,让赵长枪栽跟头。

    周家辉心想的得意,不禁用眼神多扫了赵长枪两下子。赵长枪感觉到有点异样,扭头看向周家辉,却发现周家辉的目光正从自己身上移开转向别处。

    “周家辉今天怎么了?眼神怎么怪怪的?”赵长枪心不禁暗自嘀咕。由于周家辉平时表现的还算循规蹈矩,所以赵长枪可没料到周家辉正时刻想着绊他一下子。

    其实,无论是赵长枪和宗伟阳,还是周家辉都没有猜孙国伟此来的目的。孙国伟之所以耷拉着脸,不是因为他想给赵长枪和宗伟阳脸子看。而是因为昨天市委书记钱志广和他的一次谈话。

    由于天水市市委的努力,现在省委已经将天水市划成地级市的事情提上了日程,省委甚至已经因为此事特别召开了两次常委会。

    钱志广得知此事后,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不断的央求自己的老领导一定要将此事压下去。如果天水市真的从榆林市脱离出去,榆林市的经济水平将直接下滑一个档次,在省内地级市的排名会直接降低一个档次!

    钱志广在央求老领导的同时,也几次找到天水市的市委书记郭红蕾谈话,希望郭红蕾放弃她的打算。郭红蕾不但是天水市的市委书记,还是榆林市的市委常委。

    让钱志广郁闷的是,郭红蕾这次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心想着带领天水市迈上一个新台阶,所以,无论钱志广说什么,她都油盐不进!

    最后,钱志广的老领导给钱志广指点‘迷’津。【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请搜索800】(. ’)天水市升级成地级市这件事,其根源不在天水市,而在平川县!只要平川县放弃并入天水市,天水市想升级的事情自然就会泡汤!

    钱志广听了老领导的话,猛然一拍大‘腿’,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自己在潜意识,一直将平川县当成榆林市板上钉钉的地盘,只要自己不答应平川县并入天水市,平川县便绝对不可能并入天水市。殊不知,现在平川县已经将自己捆在了天水市的战车上,成了一个整体,如此以来,他们的公关能力可是要成倍的增长!也难怪省委会如此重视这件事情。连老领导都有些顶不住。

    想明白榆林市,天水市和平川县三者之间的关系后,钱志广马上意识到了一件事情,现在榆林市最重要的不是去劝阻天水市的郭红蕾,而是去搞定平川县的宗伟阳和赵长枪!特别是要搞定赵长枪!

    钱志广很清楚,虽然宗伟阳是平川县委书记,但是在施政方针,发展平川经济方面,赵长枪这个县长有绝对的主导权!平川县全国重点扶持县的资格,就是赵长枪带着人搞下来的。

    一个问题马上摆在了市委书记钱志广的面前,谁去搞定赵长枪?去平息赵长枪对榆林市的不满?让赵长枪不再一根筋的想着带领平川县并入天水市?

    这个人职位太低了不行,分量不够,显不出市委的诚意,自己亲自去也不合适。自己可是一把手,如果自己去和赵长枪谈崩了,事情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最后钱志广将视线放在市长孙国伟身上,心想:“对了!就让市长孙国伟去!赵长枪的怒火是他挑起来的,就应该让他去平息!他不去谁去?”

    于是,钱志广马上将孙国伟喊道了自己的办公室,和他进行了一番促膝长谈。

    孙国伟本来还打算借着平川县委县政fu元宵节‘私’自放假的事情,好好折腾一下赵长枪,甚至打算给他上纲上线呢,却没想到钱志广竟然让他去平息赵长枪的怒火!我草,这不是摆明了要老子去给赵长枪赔礼道歉嘛!

    孙国伟虽然心不满,但是他也不是糊涂蛋,心很清楚,如果平川县真的去了天水市,恐怕自己这个市长也就快做到头了!向奎阳将自己运作到这个位置上,就是为了让自己对付赵长枪的,结果自己将赵长枪‘弄’到了自己管辖范围之外,还怎么继续对付他?

    没办法,孙国伟只好答应钱志广,他将会亲自和赵长枪谈谈。不过这家伙虽然硬着头皮答应了,但是心却郁闷的要命!因为扶持款的事情,自己已经在全市人民面前颜面尽失,现在自己又要主动去向赵长枪示好,这个脸实在拉不下来啊!

    正因为如此,孙国伟到了平川县之后,才一直耷拉着一张死人脸,倒让赵长枪,宗伟阳和周家辉多想了。

    上午十点的时候,表彰大会在平川县政fu大礼堂正式举行。来自平川县社会各界的人士齐聚一堂,各报社电台的记者早已经架好长枪短炮,准备待会儿记录下志愿者消防队的英雄风采。

    表彰大会由县长赵长枪主持,赵长枪详细介绍了一下,昨天晚上水林镇如家酒店大火的情况,着重说了志愿者消防队及时赶到,控制了火势,没有让火势继续蔓延造成更大的损害。赵长枪还着重渲染了一下志愿者消防队员不顾生命危险深入火海,救出被困人员的英雄事迹。

    然后赵长枪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这支志愿者消防队自从组建之后,所做出的成绩,用一系列的数字,说明了志愿者消防队曾经为老百姓避免了多少经济损失!

    介绍完志愿者消防队的英雄事迹之后,志愿者消防队全体九名队员上台,宗伟阳和赵长枪亲自为他们颁发奖章,并且将二十万奖金送到了队长郑永生的手。

    这二十万分别是赵长枪的县长预备金五万,宗伟阳的书记预备金五万,县财政的十万!平川县给的是现金奖励,不是支票。

    当郑永生举起奖章和二十万奖金的时候,全场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这些无‘私’的志愿者理应收到鲜‘花’和掌声!

    掌声过后,郑永生发言。郑永生首先代表志愿者消防队表示了对县委县政fu的感谢之情。郑永声的感谢可不是走形式,他是发自内心的感谢。自从他的志愿者消防队成立之后,虽然扑灭过了多次大火。为很多素不相识的百姓挽回了无数的经济损失,也受到了很多老百姓的赞扬。但是他们却一直得不到家人的理解和支持。

    他们的家人认为他们搞这个志愿者消防队不但危险,而且没有半点报酬。只有傻子才干这种事!

    他们的家人其实并没有错,现在毕竟是个以财富论英雄的时代。当每个人都忙着怎样赚更多的钱,怎样让自己的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的时候,郑永生和他的队员们却组建了志愿者消防队!

    志愿者消防员不但活儿危险不说,还没有半点报酬,很多时候,他们冒着生命危险,为群众挽回大量的经济损鼠,他们却连口水都捞不着喝!

    特别是队长郑永生,他不但没有半点报酬,而且还将家里的积蓄投入了三十多万元,用于购置消防服,消防车,和其他消防器材。

    这支志愿者消防队自从成立那天起到现在,所经历的困难是很多人都无法想象的。

    郑永生表示,有了县委县政fu的肯定,他感到他以前付出的一切都值了!他们将会干的更带劲,他们将会用这笔奖金购置一辆云梯车。因为现在老百姓大部分都已经住进了回迁楼,即便没有搬家的农民也有很多人自己盖起了小楼。一旦发生火灾,如果没有云梯车,他们很难将被困在高处的人救下来。

    郑永生的话讲完后,下面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赵长枪在鼓掌的同时,却想到了县消防大队。堂堂正营级建制的消防大队,每年都拿着县财政的拨款。专业素质和行动能力却不如一支志愿者队伍,这不能不让人愤怒!

    志愿者消防队员下台后,赵长枪宣布:“下面有请榆林市市长,榆林市市委副书记孙国伟同志为大家讲话。”、

    台下的周家辉看到孙国伟上台后,心不禁一阵暗喜,心想:“嘿嘿,赵长枪,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孙市长训斥,我看你的脸往哪里放!孙市长,你可一定要好好的给赵长枪一点颜‘色’看看啊!最好一点面子也不给他留,让他在所有人面前颜面扫地!那样他离下台的日子才会越来越近嘛!”

    周家辉满怀期待,一脸兴奋的等待着孙国伟开始讲话。与此同时,宗伟阳的脸上也有些紧张,他总感觉孙国伟这次来平川县是有备而来。要知道,自己和赵长枪可是没少得罪这位新锐市长!

    那一天,在市长办公室,赵长枪还曾经差点和孙国伟打起来。现在孙国伟不请自来,肯定是来找刺儿的!手机请访问:

第一四八零章 不拿拿白不拿    轰!玉杀抖臂再次杀气狂爆,震碎封冰,单臂连连搅动,滔滔杀气运转如狂龙,嗡一下,杀气如罡,彻底将两人给包裹在了其中。

    爆不完的冰山再次封住了他们,犹如封了一只大血球在里面。

    百道冰焰透过冰山喷来,浇中如血球般裹住两人的杀气,刹那间凝聚成团的杀气以可见的速度被焚毁,根本无法抵挡住冰焰的攻击。

    以如罡杀气在冰山中隔出一个球形空间的玉杀又惊又恐,知道坚持不了一会儿,用力摇着苗毅的肩膀怒吼道:“你还不动手,坐以待毙等死不成?”

    苗毅倒是挥手施法搅动了两下,可却不见对冰焰有任何效果,也惊叫道:“这蓝色火焰我还是头次见到,要应付需给我几天时间好好想想。”

    “几天?”玉杀怒吼,他现在杀了苗毅的心思都有,都这种情况了,眼看就要被冰焰给攻破,片刻都难抵挡,你现在跟我说要几天时间?你怎么不去死?

    见他怒目以对,苗毅又立刻大声道:“一天,给我一天时间,我一定能破解它!”

    玉杀怒极反笑,看向四周渐薄的杀气,他能挡住一天才怪了,又霍然回头盯向苗毅,出手如闪电,迅速封了苗毅的法力,给直接扔进了自己的储物镯中。

    身边暂时没了累赘,玉杀身形急转,身上滚滚杀气再次澎湃而出,杀气如罡,如万道光芒般狂爆而出。

    轰!封冰再次被炸开。四周喷来的冰焰竟然被他以不惜代价的方式给倒逼了回去。

    弹指间铿锵指芒凌乱如血色霹雳纵横天地间,再次瞬间形成的封冰不断爆破。血色霹雳冲出,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势肆虐。尽管那百只凤凰喷出的冰焰冲消了不少射杀而来血色霹雳的威力,可余威仍在。

    几乎是霎那间,百只蓝色凤凰同时爆开,当空解体,蓝焰爆满天。

    不惜代价以攻为守的玉杀以‘剑芒’不断如刺猬的方式,强行突破不断封锁他的冰封,以身形带刺急速旋转的方式扫除一切障碍冲撞突围。

    空中解体的七色光点再次汇聚成‘飞鸟’状,爆开的冰焰亦再次集合填充为血肉,转眼百只冰焰凤凰又再次复活。继续追着喷吐冰焰围剿。

    被逼到如此地步,玉杀近乎疯狂,不惜拼尽法力也要突围,留下的话只有死路一条。冰原深处的凤巢他暂时是不敢再去了,只有想办法先突出去等苗毅想出应对的办法来后再说。

    四周数不清的冰灵少女不断扑来消失,不管玉杀冲破多少封阻,她们依然化作座座冰山不断将其冰封,哪怕只能稍稍迟滞玉杀的突围速度,这明显就是想将玉杀给消灭。

    一个无止境的阻拦。一个不惜代价突围,那天崩地裂的动静惊得遥远处的邪灵们飞起,惊疑不定地看着这边,太远了又看不清怎么回事。只见天际蓝汪汪一片的宝蓝光华中杀气冲天。

    被扔入了储物镯中的苗毅恨得牙痒痒,他见玉杀陷入绝境,想逼迫玉杀放开他。哪怕把他当挡箭牌扔出去挡一挡也好,没想到玉杀那老王八蛋竟然会封了他的修为把他扔进了储物镯里。看来这玉杀是打定了主意如果他自己不能活着离开,他苗毅也别想活着离开。

    “王八蛋。死也要拖个垫背的…”苗毅口中骂了一声。

    环顾四周看了眼,发现这个储物镯空间里堆满了东西,估计都是玉杀在荒古死地这么多年来收集的东西,最显眼的还是之前进入冰原时杀的那三个突袭的邪灵,还没有来得及处理。

    对于储物镯里的东西他苗毅现在没兴趣,关键是有兴趣也带不走,法力被封了,肩扛手拿能拿动多少?

    想办法脱身才是正途,可还是那句话,他现在不能动用法力,根本无法离开这储物镯。

    怎么办?苗毅焦虑着来回走动,不及时离开的话,要么依旧落在玉杀手里,要么落在那些冰灵的手上,要么永远困在储物镯里,凭他现在法力被封的状态哪一种情况都可能会要小命。

    要想脱身,首先要解开身上法力封印,要有人帮他解开身上的法力封印。

    他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储物镯,人手他手上倒是有两个,暗幽林和怨达,可关键是法力封住了,他没办法把两人召唤出来。

    啪!苗毅突然欣喜若狂地一拍额头,低头看向了腰间的兽囊,怎么忘了手上还有黑炭这家伙。

    其他东西他也许无法从兽囊中给弄出来,可黑炭是最和他心意相通的。

    赶紧的,稳了稳心神,拍打着腰间的兽囊,越拍越急,这是救命的节奏。

    刺啦,兽囊上突然划出了一道口子,紧接着“砰”一声,兽囊爆开了。

    摇头摆尾的黑炭破开兽囊自己冲了出来,在爆开的烟雾中摇头摆尾,扭头看到了身后的苗毅,转身凑了过来,看了看四周,问:“这是储物镯的空间?怎么回事?”

    苗毅挥了挥手拨开弥漫的烟雾,打了个手势示意它不要说话,凝神注意了下玉杀的动静。

    结果不见玉杀有任何反应,他当即明白了,要么玉杀正在紧急状态顾不上了,要么就是玉杀死了,否则储物镯内这么大的动静玉杀不可能察觉不到。

    不管是哪两种情况,苗毅都知道必须要赶快了,迅速撸下了手腕上的那只之前专门用来装暗幽林的储物镯,扔在了地上,“赶快把这储物镯弄开,快!”

    “直接破坏掉?”黑炭问。

    苗毅吼道:“是!废什么话,快点,不然都没命了!”

    黑炭当即两爪尖插入储物镯内。那套着配套战甲尖锐爪套的锋利爪尖一扒拉,又是砰一声炸响。晶粉弥漫,暗幽林滚了出来。惊愕看向四周,施法扫开眼前迷雾,看到了苗毅,一愣。

    苗毅急声道:“我被玉杀封住了法力,快,快帮我解开,不然都要死在这。”

    暗幽林没有问为什么,迅速出手帮他解开了身上的禁制。

    法力一恢复,苗毅大喜。又摸出一只储物镯来,对暗幽林道:“快躲进去。”

    暗幽林本想问问他怎么了,但见他如此情急,也就没再多问,因为她相信了苗毅不会害她,直接钻入了储物镯中。

    苗毅将储物镯往手腕上一套,摸出了逆鳞枪,翻身骑上了黑炭的背后,又摸出了玲珑宝塔。正欲直接冲杀出去,目光忽然触及此地空间内堆积的大量东西,目光一闪,不拿白不拿。

    挥手连扫。将此地堆积的物品全部收入了自己的储物镯中,一件都没放过,连地上那三具邪灵的尸体也给一起收走了。随后挥枪一指,喝道:“胖贼。杀出去!”

    黑炭立刻狂奔而出,一身犀利战甲对着墙壁猛撞了过去。

    储物镯的炼制材料高级不到哪去。哪挡得住黑炭身穿红晶战甲的冲击…

    正豁出去了不惜一切代价突围的玉杀手腕上“轰”一声震响,爆开的烟尘弥漫。

    玉杀大怒,自然猜到了是什么人搞的鬼,他之前已经察觉到了储物镯内的动静,也猜到了苗毅是不甘受制,可他遭受围攻情急之下已经无暇分心顾及里面的苗毅在干什么。

    至少有一点他是肯定的,苗毅现在不敢离开他,没了他的保护在这里是死路一条。

    谁知苗毅竟然直接攻破了他的储物镯,他都想不通苗毅是怎么解开他的禁制脱困的。

    爆开的烟尘中有东西现身,旋身急转突围的玉杀弹指就是三道霹雳血芒,轰轰轰狂击中跑出的东西。

    谁知跑出来的不是苗毅,而是一座红晶宝塔,硬是被他三道指芒给打的宝光黯淡,硕大的宝塔在巨大冲击力下如流星般撞破封冰飞了出去,倒插在了几百丈远的冰山上。

    围攻的冰灵和蓝凤凰不管什么宝塔,只管攻击玉杀,如果宝塔里有什么东西出来,自然会有人去对付。

    自己手腕上装着自己全部家当的储物镯没了,也不见其他东西流落,反倒是跑出了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宝塔。玉杀不用猜也知道是有人将自己的全部家当给卷走了,不用猜也知道苗毅是躲在了那座宝塔里。

    玉杀简直是气疯了,原路突围的他,竟然豁出命去,又朝插在远处山顶上的宝塔杀了过去。

    玲珑宝塔内的苗毅亦是大惊,骑着黑炭在翻江倒海、洪水肆虐的大地上纵横躲避,内中情形那真是天塌地陷一般。

    他明显感觉到了玲珑宝塔的摇摇欲坠,仅剩的能量已经支撑不住了。

    他猜到了一跑出来很有可能会遭受到攻击,所以才没有使用‘打不烂’,实在是‘打不烂’远不如玲珑宝塔的红晶块头厚实,躲在‘打不烂’中碰上化莲高手也很有可能被震成重伤。

    而玲珑宝塔就不一样了,不但厚实,里面还自成空间,外部遭受的攻击力再大也难以直接波及到他。

    可是他没想到玲珑宝塔一出来立刻就被打的摇摇欲坠,能量已经近乎崩溃,显然是玲珑宝塔的核心级别还太低了。倒不是担心玲珑宝塔被攻破,这么厚实的红晶法宝没那么容被打坏,而是一旦运转能量支撑不住了,玲珑宝塔就要缩回原形,如果没人施救的话,他就要永远被困在里面出不去。

    他在里面虽能驾驭宝塔,却无法给宝塔本体补充能量。

    不出去不行了,不然要困死在里面,何况他的本意也就是借由宝塔躲过第一波攻击。

    “胖贼,拼命的时候到了,走!”苗毅大喝一声,挥枪一指,前方陡然开出一个空口,黑炭纵空直接跳了出去。

    ps:胖贼,求月票的时候到了!

    。(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