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玉杀抖臂再次杀气狂爆,震碎封冰,单臂连连搅动,滔滔杀气运转如狂龙,嗡一下,杀气如罡,彻底将两人给包裹在了其中。

    爆不完的冰山再次封住了他们,犹如封了一只大血球在里面。

    百道冰焰透过冰山喷来,浇中如血球般裹住两人的杀气,刹那间凝聚成团的杀气以可见的速度被焚毁,根本无法抵挡住冰焰的攻击。

    以如罡杀气在冰山中隔出一个球形空间的玉杀又惊又恐,知道坚持不了一会儿,用力摇着苗毅的肩膀怒吼道:“你还不动手,坐以待毙等死不成?”

    苗毅倒是挥手施法搅动了两下,可却不见对冰焰有任何效果,也惊叫道:“这蓝色火焰我还是头次见到,要应付需给我几天时间好好想想。”

    “几天?”玉杀怒吼,他现在杀了苗毅的心思都有,都这种情况了,眼看就要被冰焰给攻破,片刻都难抵挡,你现在跟我说要几天时间?你怎么不去死?

    见他怒目以对,苗毅又立刻大声道:“一天,给我一天时间,我一定能破解它!”

    玉杀怒极反笑,看向四周渐薄的杀气,他能挡住一天才怪了,又霍然回头盯向苗毅,出手如闪电,迅速封了苗毅的法力,给直接扔进了自己的储物镯中。

    身边暂时没了累赘,玉杀身形急转,身上滚滚杀气再次澎湃而出,杀气如罡,如万道光芒般狂爆而出。

    轰!封冰再次被炸开。四周喷来的冰焰竟然被他以不惜代价的方式给倒逼了回去。

    弹指间铿锵指芒凌乱如血色霹雳纵横天地间,再次瞬间形成的封冰不断爆破。血色霹雳冲出,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势肆虐。尽管那百只凤凰喷出的冰焰冲消了不少射杀而来血色霹雳的威力,可余威仍在。

    几乎是霎那间,百只蓝色凤凰同时爆开,当空解体,蓝焰爆满天。

    不惜代价以攻为守的玉杀以‘剑芒’不断如刺猬的方式,强行突破不断封锁他的冰封,以身形带刺急速旋转的方式扫除一切障碍冲撞突围。

    空中解体的七色光点再次汇聚成‘飞鸟’状,爆开的冰焰亦再次集合填充为血肉,转眼百只冰焰凤凰又再次复活。继续追着喷吐冰焰围剿。

    被逼到如此地步,玉杀近乎疯狂,不惜拼尽法力也要突围,留下的话只有死路一条。冰原深处的凤巢他暂时是不敢再去了,只有想办法先突出去等苗毅想出应对的办法来后再说。

    四周数不清的冰灵少女不断扑来消失,不管玉杀冲破多少封阻,她们依然化作座座冰山不断将其冰封,哪怕只能稍稍迟滞玉杀的突围速度,这明显就是想将玉杀给消灭。

    一个无止境的阻拦。一个不惜代价突围,那天崩地裂的动静惊得遥远处的邪灵们飞起,惊疑不定地看着这边,太远了又看不清怎么回事。只见天际蓝汪汪一片的宝蓝光华中杀气冲天。

    被扔入了储物镯中的苗毅恨得牙痒痒,他见玉杀陷入绝境,想逼迫玉杀放开他。哪怕把他当挡箭牌扔出去挡一挡也好,没想到玉杀那老王八蛋竟然会封了他的修为把他扔进了储物镯里。看来这玉杀是打定了主意如果他自己不能活着离开,他苗毅也别想活着离开。

    “王八蛋。死也要拖个垫背的…”苗毅口中骂了一声。

    环顾四周看了眼,发现这个储物镯空间里堆满了东西,估计都是玉杀在荒古死地这么多年来收集的东西,最显眼的还是之前进入冰原时杀的那三个突袭的邪灵,还没有来得及处理。

    对于储物镯里的东西他苗毅现在没兴趣,关键是有兴趣也带不走,法力被封了,肩扛手拿能拿动多少?

    想办法脱身才是正途,可还是那句话,他现在不能动用法力,根本无法离开这储物镯。

    怎么办?苗毅焦虑着来回走动,不及时离开的话,要么依旧落在玉杀手里,要么落在那些冰灵的手上,要么永远困在储物镯里,凭他现在法力被封的状态哪一种情况都可能会要小命。

    要想脱身,首先要解开身上法力封印,要有人帮他解开身上的法力封印。

    他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储物镯,人手他手上倒是有两个,暗幽林和怨达,可关键是法力封住了,他没办法把两人召唤出来。

    啪!苗毅突然欣喜若狂地一拍额头,低头看向了腰间的兽囊,怎么忘了手上还有黑炭这家伙。

    其他东西他也许无法从兽囊中给弄出来,可黑炭是最和他心意相通的。

    赶紧的,稳了稳心神,拍打着腰间的兽囊,越拍越急,这是救命的节奏。

    刺啦,兽囊上突然划出了一道口子,紧接着“砰”一声,兽囊爆开了。

    摇头摆尾的黑炭破开兽囊自己冲了出来,在爆开的烟雾中摇头摆尾,扭头看到了身后的苗毅,转身凑了过来,看了看四周,问:“这是储物镯的空间?怎么回事?”

    苗毅挥了挥手拨开弥漫的烟雾,打了个手势示意它不要说话,凝神注意了下玉杀的动静。

    结果不见玉杀有任何反应,他当即明白了,要么玉杀正在紧急状态顾不上了,要么就是玉杀死了,否则储物镯内这么大的动静玉杀不可能察觉不到。

    不管是哪两种情况,苗毅都知道必须要赶快了,迅速撸下了手腕上的那只之前专门用来装暗幽林的储物镯,扔在了地上,“赶快把这储物镯弄开,快!”

    “直接破坏掉?”黑炭问。

    苗毅吼道:“是!废什么话,快点,不然都没命了!”

    黑炭当即两爪尖插入储物镯内。那套着配套战甲尖锐爪套的锋利爪尖一扒拉,又是砰一声炸响。晶粉弥漫,暗幽林滚了出来。惊愕看向四周,施法扫开眼前迷雾,看到了苗毅,一愣。

    苗毅急声道:“我被玉杀封住了法力,快,快帮我解开,不然都要死在这。”

    暗幽林没有问为什么,迅速出手帮他解开了身上的禁制。

    法力一恢复,苗毅大喜。又摸出一只储物镯来,对暗幽林道:“快躲进去。”

    暗幽林本想问问他怎么了,但见他如此情急,也就没再多问,因为她相信了苗毅不会害她,直接钻入了储物镯中。

    苗毅将储物镯往手腕上一套,摸出了逆鳞枪,翻身骑上了黑炭的背后,又摸出了玲珑宝塔。正欲直接冲杀出去,目光忽然触及此地空间内堆积的大量东西,目光一闪,不拿白不拿。

    挥手连扫。将此地堆积的物品全部收入了自己的储物镯中,一件都没放过,连地上那三具邪灵的尸体也给一起收走了。随后挥枪一指,喝道:“胖贼。杀出去!”

    黑炭立刻狂奔而出,一身犀利战甲对着墙壁猛撞了过去。

    储物镯的炼制材料高级不到哪去。哪挡得住黑炭身穿红晶战甲的冲击…

    正豁出去了不惜一切代价突围的玉杀手腕上“轰”一声震响,爆开的烟尘弥漫。

    玉杀大怒,自然猜到了是什么人搞的鬼,他之前已经察觉到了储物镯内的动静,也猜到了苗毅是不甘受制,可他遭受围攻情急之下已经无暇分心顾及里面的苗毅在干什么。

    至少有一点他是肯定的,苗毅现在不敢离开他,没了他的保护在这里是死路一条。

    谁知苗毅竟然直接攻破了他的储物镯,他都想不通苗毅是怎么解开他的禁制脱困的。

    爆开的烟尘中有东西现身,旋身急转突围的玉杀弹指就是三道霹雳血芒,轰轰轰狂击中跑出的东西。

    谁知跑出来的不是苗毅,而是一座红晶宝塔,硬是被他三道指芒给打的宝光黯淡,硕大的宝塔在巨大冲击力下如流星般撞破封冰飞了出去,倒插在了几百丈远的冰山上。

    围攻的冰灵和蓝凤凰不管什么宝塔,只管攻击玉杀,如果宝塔里有什么东西出来,自然会有人去对付。

    自己手腕上装着自己全部家当的储物镯没了,也不见其他东西流落,反倒是跑出了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宝塔。玉杀不用猜也知道是有人将自己的全部家当给卷走了,不用猜也知道苗毅是躲在了那座宝塔里。

    玉杀简直是气疯了,原路突围的他,竟然豁出命去,又朝插在远处山顶上的宝塔杀了过去。

    玲珑宝塔内的苗毅亦是大惊,骑着黑炭在翻江倒海、洪水肆虐的大地上纵横躲避,内中情形那真是天塌地陷一般。

    他明显感觉到了玲珑宝塔的摇摇欲坠,仅剩的能量已经支撑不住了。

    他猜到了一跑出来很有可能会遭受到攻击,所以才没有使用‘打不烂’,实在是‘打不烂’远不如玲珑宝塔的红晶块头厚实,躲在‘打不烂’中碰上化莲高手也很有可能被震成重伤。

    而玲珑宝塔就不一样了,不但厚实,里面还自成空间,外部遭受的攻击力再大也难以直接波及到他。

    可是他没想到玲珑宝塔一出来立刻就被打的摇摇欲坠,能量已经近乎崩溃,显然是玲珑宝塔的核心级别还太低了。倒不是担心玲珑宝塔被攻破,这么厚实的红晶法宝没那么容被打坏,而是一旦运转能量支撑不住了,玲珑宝塔就要缩回原形,如果没人施救的话,他就要永远被困在里面出不去。

    他在里面虽能驾驭宝塔,却无法给宝塔本体补充能量。

    不出去不行了,不然要困死在里面,何况他的本意也就是借由宝塔躲过第一波攻击。

    “胖贼,拼命的时候到了,走!”苗毅大喝一声,挥枪一指,前方陡然开出一个空口,黑炭纵空直接跳了出去。

    ps:胖贼,求月票的时候到了!

    。(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第1322章 朱千手被困!    c_t;朱千手兴奋地极速向前方飞弛!

    这个‘混’世魔界的魔气,对于她这样的虫圣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压制力。(广告)–

    相反,因为魔气的影响的原因,能无形中让她更加地狂暴,甚至极容易进入凶兽暴走、狂化的境界。让她的实力大速度提升。

    本来,朱千手就是六级的虫圣,实力极为惊人。而她分出的这尊分身,实力也绝对不弱,至少有半个圣人强大。要是在外界,绝对可以横扫所有巅峰准圣。

    而在这‘混’世魔界,她这分身的实力也至少可以得到三成的提升。让她几乎拥有可媲美一个一阶圣人的战斗力。

    有着极为敏锐的超级嗅觉,朱千手疯狂地向吕重所在的方向赶去。

    “近了……嘻嘻……吕重……你绝对逃不过本圣的手掌心!”朱千手心中极度兴奋。

    离吕重越近,她越是小心。

    甚至已是全力地收敛自身的‘精’、气、神。

    只是,朱千手根本就不知道,她自从与无极魔圣、耶圣空两人分开后,她的一切情况完全就在吕重的感应之下。

    如今,吕重的实力是逊‘色’于朱千手。但是,当论灵魂能量与圣识,吕重已是不比她这个虫圣分身弱了。

    更主要的是,吕重有[大寂灭珠]的空间感应配合。

    早就吸收、融合那尊神秘魔塔的[大寂灭珠],如今对‘混’世魔界的掌控至少也达到了两成甚至三成。

    吕重这么堂而皇之地在无数人的眼鼻子子底下,冲入[‘阴’邙星]地核深处的这个[‘混’世魔界],一是为了让[大寂灭珠]彻底吞噬、融合这个可媲美极品‘混’沌至宝的魔‘性’空间。第二,就是顺便依靠这魔祖罗候的‘混’世魔界,算计这紧追自己进来的三大圣人的分身。

    朱千手,小心翼翼地向吕重所在的地方接近。

    却是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已是在自寻死路,进一步往吕重的[大寂灭珠]所控制的局部空间前进。

    “哼!吕重,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让你逃掉了。就算灭了你。也必定要拿下你的灵魂、元神reads;。并以搜魂索魄之查取你的记忆。把[玄虚光‘阴’虫]一族的伟大宝藏‘弄’到手——”

    朱千手心中冷哼着!

    她觉得上次自己分裂一丝圣识下界抓捕吕重的亲人,的确是一个失误。

    早知道吕重拥有强行下界的能力,她就算拼着大道的反噬,也要在当时派下一尊分身下界。

    毕竟,曾与吕重‘交’过手,朱千手也知道吕重当时的实力也远没有达到如今的地步。

    可是,一步走错。步步走错。

    那次吕重不但强行灭了她们三人控制的八劫散仙、散魔。甚至还把她们三大虫圣的圣识也吞噬了。这才成就了吕重,让他在[鸿‘蒙’龙墓]中大杀四方。甚至以一人之力斩杀了上千帝级强者。

    朱千手自从得到鸿‘蒙’龙墓中吕重的消息,就明白,是自己等人彻底地成全了吕重。否则,吕重是不可能成长得这么快的。

    “能斩杀一千仙帝?这一次,看你能不能在本尊分身的手中走上三招?”朱千手冷笑着。在心里已彻底判了吕重的死刑。

    身为圣人,她的确有足够的自信。(因为吕重就算斩杀太多的巅峰仙帝,只要他没有证得圣人道果,就绝对不是圣人的对手。

    因为“圣人之下,终是蝼蚁!”。

    对于这一点,朱千手深信不疑。

    只是,朱千手却忘了。诸天万界,也不是没有帝级强者逆袭圣人的例子。

    单单说地仙界封神时代。妖帝孔宣,就曾差点以中位妖帝的实力,毁了当时已是四阶圣人的准提圣人。

    如果当时,妖帝孔宣的实力再强一点,达到上们妖帝的地步,极有可能成为在帝级境界就灭圣的绝世强者。

    可惜,当时真的是功亏一篑。

    现在的吕重。境界似乎也与当时的孔宣妖帝一般,都是中位准圣(妖帝)级别reads;。但是,吕重能依靠的凭仗,这会儿绝对远超孔宣。

    而对于如今的吕重,朱千手依旧有太多的不了解。

    咻!

    朱千手收敛气息,极速向吕重所在的方向接近。

    而越是接近吕重,那属于吕重的气息就越是浓郁。

    这让朱千手兴奋不已。

    “玄虚光‘阴’虫神王一族的宝藏与传承。绝对不应该让一个人类获得。这是我们虫族的,也是我的……”

    朱千手心中火热不已。

    说真的,在圣人的心中,手下的死亡。根本就不是什么事。

    做为从虫山虫海中杀出来的圣人,朱千手也绝对是一个无情而狠辣的存在。她怎么可能为了一些虫帝级的手下,就找吕重报仇?

    真正让她对吕重穷追不舍的,正是[玄虚光‘阴’虫]一族的惊天宝藏与传承。

    只要吕重在仙界,她说什么也要把吕重控制在手。

    “哈哈,那人类蝼蚁居然一点防备都没有,竟然还在傻傻地收集大量凶兽、魔头、巨虫的尸体以及宝贝?”

    远远的,朱千手终于发现了吕重的踪迹。

    一千公里的距离,朱千手几乎是心念一动,就可以闪至吕重的身边。

    这时候,朱千手隐隐感应到前方不远处的空间似乎多了一层诡异的膜。

    可是,在瞬间,这空间膜又似乎不见了。

    本来,这样诡秘的事,如果在平时,一定会让她心生忌惮。

    可现在,她满心都是[玄虚光‘阴’虫]一族的宝藏与传承。更在下意识中不相信吕重有灭掉自己的能力。

    当下,没有任何犹豫,朱千手就直接向吕重闪了过去reads;。

    她却不知道,这一念之间,就是生与死的距离。一进入前方一千公里,她的自由与生死将永远不受她自身的控制。

    “哈哈,吕重,你可让我好找——”

    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已进入了吕重‘精’心设计的陷阱之内,朱千手依旧无知地狂笑。似乎,这一切都在她的控制之中。

    “虫圣?朱千手?”另一方的吕重,突然转过头来,一脸复杂地看着她,微微一笑,“没想到,最先要与我解决因果的会是你。”

    “我与我解决因果?凭你一个人类蝼蚁也配?”朱千手不屑地看了吕重一眼。冷声道:“吕重,识相的话,就把玄虚光‘阴’虫一族的宝藏与传承‘交’出来。说不定可还可以饶你一命。毕竟,你也算是人类之中出现的一个举世无双的天才。我可以赏脸让你做我的奴隶——”

    自傲!自负!

    狂妄自大!

    “哈哈……”突然,吕重狂声大笑,而且越笑脸‘色’越冷。好一会儿,吕重停止了大笑,目光如看死人一般看向朱千手,“区区一个勉强一阶圣人的分身,也敢如此嚣张,真是不知死活——”

    而吕重的话音一落,无穷无尽的肃杀气势产生。

    一种绝无仅有的危险感袭上朱千手的心头。

    “不好!”朱千手脸‘色’狂变。明明眼前的吕重并没有达到圣人境界,可是给她一种的确能灭了她的危险感。

    这样的感觉,让她觉得荒谬,却又心头忐忑不安。

    第一次,面对一个不是圣人的人类,朱千手有了些许不自信。

    “蝼蚁,你这是在找死——”朱千手暴然大喝。

    借助这‘色’厉内荏的一声暴喝,朱千手才压下心头的那种对吕重无来由的忌惮与张惶之感。

    同时reads;。她的身体猛地一震,一道道浩瀚的几可容纳域浩宇的强大气息从她身周绽爆而出,镇压天地。

    这就是圣人的气势!

    这就是圣伯爵威严!

    以圣人之势威压吕重,以减少心中莫名的紧张感。

    而且,这圣威一出,朱千手也再次自信起来。

    “谁死谁活,可不是你说定的——”吕重冷声一喝。

    话音一落。伴随着一声低沉的龙‘吟’之声,一座晶莹剔透的神秘冰棺,突兀地从吕重上方的空间钻出,横亘在之片魔域之上。

    一道道雾‘蒙’‘蒙’的冰气。极度凝聚在冰棺附近。一股股滔天吞海般恐怖的肃煞‘阴’冷之力神秘地针对着朱千手。

    汹涌澎湃,浩浩‘荡’‘荡’!

    而同时,朱千手骇然发现,自己所处的空间诡异变化,再也不是之前所呆的那片魔域。

    几乎在瞬间,她居然已出现在一个方圆一公里不到的极度封闭的空间之内。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朱千手的心头突然一阵心浮气躁,光亮绝美的额头上,也出现了久违了的冷汗。

    这时候,朱千手要是还不知道自己进入了另外一个空间,她就不是一个圣人了。

    “吕重,你……你是在算计我?”朱千手一脸铁青地看着对面的吕重,目光中裹带深深的怨恨与杀意。

    她从来没想到,一向只有她算计别人,却不料今天居然被别人算计了。最关键的是这个算计她的人居然是一个她看不上眼的人类蝼蚁。一个连圣人境界都没达到的人类蝼蚁。

    “算计你?”吕重不屑地摇了摇头,“我本以为一次‘性’能把你们三人给算计了。却没想到你这么傻,居然第一个冲入了这个空间——”

    傻?

    这家伙居然说她傻?

    朱千手差点被气炸,体内能量几乎要第一时间就汹涌而出,攻向吕重。

    可还是被她给暂时压制住了。而是娇笑一声,自信地道:

    “吕重,你可忘了,我是圣人。你这空间结界根本就挡不住我的攻击。而且,只要我全力攻击,外面的无极魔无、耶圣空也会在第一时间赶来。到时候,里应外合。你的这个空间绝对会崩溃。而你一定会被无极魔圣、耶圣空两人杀死。毕竟,我只想从你身上拿到玄虚光‘阴’虫一族的宝藏。而他们俩只想灭了你为‘门’下弟子或族人报仇。所以,你不如把玄虚光‘阴’虫一族的宝藏与传承给我,放我出手。我保证对你即往不咎。如何?”

    “哈哈,你当我是白痴还是你本身就是白痴?”吕重嘲‘弄’地看了朱千手一眼,傲然一笑道:“有本事,你大可全力攻击,看看你这圣人到底能不能破开这个空间。”

    又被骂了一句,朱千手勃然大怒,“我还真的不信了——”

    话音一落,一道被压缩到极点的能量光弹从她手里轰出。

    “轰隆隆……”

    恐怖的能量直接在虚空之上爆炸!

    这是一种能破开仙界空间壁垒的超级攻击。

    可是,被朱千手轰在这个虚空之上,强行爆炸,却没有造成一点的空间能量暴动。

    感受着虚空中那空间能量的浩瀚无尽的坚韧度,朱千手的面‘色’终于再次紧张起来,眼神也多了一丝飘忽不定。

    “嘿嘿,你尽管攻击!”吕重不屑的声音再次响起,“忘了告诉你,在这个空间之内,已有麒麟圣尊、鸿昆道祖、弑天老祖三大圣尊陨落。嘿嘿,不知你朱千手的实力,能不能比得上这三位圣尊……”

    什么?

    朱千手骇得脸‘色’大变,甚至整个娇躯都是猛地一软,差点就直接软倒在地。

    麒麟圣尊、鸿昆道祖、弑天老祖三大圣尊陨落,这可是最近诸天万界最轰动的大事reads;。

    这可是真正的圣尊,是与鸿钧道祖一个级别的存在。真正的九级圣人。

    这样的人,至少是相当天道的存在。只要宇宙不毁灭,他们一般都能与宇宙同寿,永远不朽、不灭。

    可是,就在前段时间,这三大圣尊闯入了[鸿‘蒙’龙墓]第四区,结果,居然一一陨落。

    他们每一个陨落,都让诸天万界产生了天地异象,无穷血雨笼罩诸天万界。甚至,更让天地悲歌响动诸天。

    当时,三大圣尊,是一一陨落在[鸿‘蒙’龙墓]之中,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是怎么陨落的。

    但是,随着三大圣尊的陨落,无数圣人甚至圣尊,都不敢再次进入[鸿‘蒙’龙墓]。

    这直接让鸿‘蒙’龙墓的凶名,更上层楼。

    可现在这吕重居然说麒麟圣尊、鸿昆道祖、弑天老祖三大圣尊居然是陨落在这个空间之内?

    这……这该相信么?

    “哈哈,吕重,你要骗人,也编个好的故事。所有人都知道,麒麟圣尊、鸿昆道祖、弑天老祖三大圣尊都是陨落在[鸿‘蒙’龙墓]之中。你可别说,你已完全炼化了鸿‘蒙’龙墓,甚至把鸿‘蒙’龙墓随身携带进入了这个魔‘性’世界……”

    “我的确没有完全炼化鸿‘蒙’龙珠,但是,鸿‘蒙’龙珠已认我为主。更何况,我何时说过这个空间就是鸿‘蒙’龙珠的内部空间了?”吕重淡淡地看了朱千手一眼,目光中不带任何感情,“麒麟圣尊、鸿昆道祖曾欺我、压我,并以我下界的亲人相威胁,所以我在进入鸿‘蒙’龙墓之前百般算计……还好,我运气不错,在鸿‘蒙’龙墓一行,十分完满。并得了三大道器的帮助,才彻底地灭了麒麟圣尊、鸿昆道祖。至于弑天老祖本来不该死的。可他偏偏在进入鸿‘蒙’龙墓后过于嚣张,又惹上了我,所以……”

    没有再说下去,但是朱千手知道吕重后面的话了。哈小说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