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c_t;朱千手兴奋地极速向前方飞弛!

    这个‘混’世魔界的魔气,对于她这样的虫圣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压制力。(广告)–

    相反,因为魔气的影响的原因,能无形中让她更加地狂暴,甚至极容易进入凶兽暴走、狂化的境界。让她的实力大速度提升。

    本来,朱千手就是六级的虫圣,实力极为惊人。而她分出的这尊分身,实力也绝对不弱,至少有半个圣人强大。要是在外界,绝对可以横扫所有巅峰准圣。

    而在这‘混’世魔界,她这分身的实力也至少可以得到三成的提升。让她几乎拥有可媲美一个一阶圣人的战斗力。

    有着极为敏锐的超级嗅觉,朱千手疯狂地向吕重所在的方向赶去。

    “近了……嘻嘻……吕重……你绝对逃不过本圣的手掌心!”朱千手心中极度兴奋。

    离吕重越近,她越是小心。

    甚至已是全力地收敛自身的‘精’、气、神。

    只是,朱千手根本就不知道,她自从与无极魔圣、耶圣空两人分开后,她的一切情况完全就在吕重的感应之下。

    如今,吕重的实力是逊‘色’于朱千手。但是,当论灵魂能量与圣识,吕重已是不比她这个虫圣分身弱了。

    更主要的是,吕重有[大寂灭珠]的空间感应配合。

    早就吸收、融合那尊神秘魔塔的[大寂灭珠],如今对‘混’世魔界的掌控至少也达到了两成甚至三成。

    吕重这么堂而皇之地在无数人的眼鼻子子底下,冲入[‘阴’邙星]地核深处的这个[‘混’世魔界],一是为了让[大寂灭珠]彻底吞噬、融合这个可媲美极品‘混’沌至宝的魔‘性’空间。第二,就是顺便依靠这魔祖罗候的‘混’世魔界,算计这紧追自己进来的三大圣人的分身。

    朱千手,小心翼翼地向吕重所在的地方接近。

    却是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已是在自寻死路,进一步往吕重的[大寂灭珠]所控制的局部空间前进。

    “哼!吕重,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让你逃掉了。就算灭了你。也必定要拿下你的灵魂、元神reads;。并以搜魂索魄之查取你的记忆。把[玄虚光‘阴’虫]一族的伟大宝藏‘弄’到手——”

    朱千手心中冷哼着!

    她觉得上次自己分裂一丝圣识下界抓捕吕重的亲人,的确是一个失误。

    早知道吕重拥有强行下界的能力,她就算拼着大道的反噬,也要在当时派下一尊分身下界。

    毕竟,曾与吕重‘交’过手,朱千手也知道吕重当时的实力也远没有达到如今的地步。

    可是,一步走错。步步走错。

    那次吕重不但强行灭了她们三人控制的八劫散仙、散魔。甚至还把她们三大虫圣的圣识也吞噬了。这才成就了吕重,让他在[鸿‘蒙’龙墓]中大杀四方。甚至以一人之力斩杀了上千帝级强者。

    朱千手自从得到鸿‘蒙’龙墓中吕重的消息,就明白,是自己等人彻底地成全了吕重。否则,吕重是不可能成长得这么快的。

    “能斩杀一千仙帝?这一次,看你能不能在本尊分身的手中走上三招?”朱千手冷笑着。在心里已彻底判了吕重的死刑。

    身为圣人,她的确有足够的自信。(因为吕重就算斩杀太多的巅峰仙帝,只要他没有证得圣人道果,就绝对不是圣人的对手。

    因为“圣人之下,终是蝼蚁!”。

    对于这一点,朱千手深信不疑。

    只是,朱千手却忘了。诸天万界,也不是没有帝级强者逆袭圣人的例子。

    单单说地仙界封神时代。妖帝孔宣,就曾差点以中位妖帝的实力,毁了当时已是四阶圣人的准提圣人。

    如果当时,妖帝孔宣的实力再强一点,达到上们妖帝的地步,极有可能成为在帝级境界就灭圣的绝世强者。

    可惜,当时真的是功亏一篑。

    现在的吕重。境界似乎也与当时的孔宣妖帝一般,都是中位准圣(妖帝)级别reads;。但是,吕重能依靠的凭仗,这会儿绝对远超孔宣。

    而对于如今的吕重,朱千手依旧有太多的不了解。

    咻!

    朱千手收敛气息,极速向吕重所在的方向接近。

    而越是接近吕重,那属于吕重的气息就越是浓郁。

    这让朱千手兴奋不已。

    “玄虚光‘阴’虫神王一族的宝藏与传承。绝对不应该让一个人类获得。这是我们虫族的,也是我的……”

    朱千手心中火热不已。

    说真的,在圣人的心中,手下的死亡。根本就不是什么事。

    做为从虫山虫海中杀出来的圣人,朱千手也绝对是一个无情而狠辣的存在。她怎么可能为了一些虫帝级的手下,就找吕重报仇?

    真正让她对吕重穷追不舍的,正是[玄虚光‘阴’虫]一族的惊天宝藏与传承。

    只要吕重在仙界,她说什么也要把吕重控制在手。

    “哈哈,那人类蝼蚁居然一点防备都没有,竟然还在傻傻地收集大量凶兽、魔头、巨虫的尸体以及宝贝?”

    远远的,朱千手终于发现了吕重的踪迹。

    一千公里的距离,朱千手几乎是心念一动,就可以闪至吕重的身边。

    这时候,朱千手隐隐感应到前方不远处的空间似乎多了一层诡异的膜。

    可是,在瞬间,这空间膜又似乎不见了。

    本来,这样诡秘的事,如果在平时,一定会让她心生忌惮。

    可现在,她满心都是[玄虚光‘阴’虫]一族的宝藏与传承。更在下意识中不相信吕重有灭掉自己的能力。

    当下,没有任何犹豫,朱千手就直接向吕重闪了过去reads;。

    她却不知道,这一念之间,就是生与死的距离。一进入前方一千公里,她的自由与生死将永远不受她自身的控制。

    “哈哈,吕重,你可让我好找——”

    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已进入了吕重‘精’心设计的陷阱之内,朱千手依旧无知地狂笑。似乎,这一切都在她的控制之中。

    “虫圣?朱千手?”另一方的吕重,突然转过头来,一脸复杂地看着她,微微一笑,“没想到,最先要与我解决因果的会是你。”

    “我与我解决因果?凭你一个人类蝼蚁也配?”朱千手不屑地看了吕重一眼。冷声道:“吕重,识相的话,就把玄虚光‘阴’虫一族的宝藏与传承‘交’出来。说不定可还可以饶你一命。毕竟,你也算是人类之中出现的一个举世无双的天才。我可以赏脸让你做我的奴隶——”

    自傲!自负!

    狂妄自大!

    “哈哈……”突然,吕重狂声大笑,而且越笑脸‘色’越冷。好一会儿,吕重停止了大笑,目光如看死人一般看向朱千手,“区区一个勉强一阶圣人的分身,也敢如此嚣张,真是不知死活——”

    而吕重的话音一落,无穷无尽的肃杀气势产生。

    一种绝无仅有的危险感袭上朱千手的心头。

    “不好!”朱千手脸‘色’狂变。明明眼前的吕重并没有达到圣人境界,可是给她一种的确能灭了她的危险感。

    这样的感觉,让她觉得荒谬,却又心头忐忑不安。

    第一次,面对一个不是圣人的人类,朱千手有了些许不自信。

    “蝼蚁,你这是在找死——”朱千手暴然大喝。

    借助这‘色’厉内荏的一声暴喝,朱千手才压下心头的那种对吕重无来由的忌惮与张惶之感。

    同时reads;。她的身体猛地一震,一道道浩瀚的几可容纳域浩宇的强大气息从她身周绽爆而出,镇压天地。

    这就是圣人的气势!

    这就是圣伯爵威严!

    以圣人之势威压吕重,以减少心中莫名的紧张感。

    而且,这圣威一出,朱千手也再次自信起来。

    “谁死谁活,可不是你说定的——”吕重冷声一喝。

    话音一落。伴随着一声低沉的龙‘吟’之声,一座晶莹剔透的神秘冰棺,突兀地从吕重上方的空间钻出,横亘在之片魔域之上。

    一道道雾‘蒙’‘蒙’的冰气。极度凝聚在冰棺附近。一股股滔天吞海般恐怖的肃煞‘阴’冷之力神秘地针对着朱千手。

    汹涌澎湃,浩浩‘荡’‘荡’!

    而同时,朱千手骇然发现,自己所处的空间诡异变化,再也不是之前所呆的那片魔域。

    几乎在瞬间,她居然已出现在一个方圆一公里不到的极度封闭的空间之内。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朱千手的心头突然一阵心浮气躁,光亮绝美的额头上,也出现了久违了的冷汗。

    这时候,朱千手要是还不知道自己进入了另外一个空间,她就不是一个圣人了。

    “吕重,你……你是在算计我?”朱千手一脸铁青地看着对面的吕重,目光中裹带深深的怨恨与杀意。

    她从来没想到,一向只有她算计别人,却不料今天居然被别人算计了。最关键的是这个算计她的人居然是一个她看不上眼的人类蝼蚁。一个连圣人境界都没达到的人类蝼蚁。

    “算计你?”吕重不屑地摇了摇头,“我本以为一次‘性’能把你们三人给算计了。却没想到你这么傻,居然第一个冲入了这个空间——”

    傻?

    这家伙居然说她傻?

    朱千手差点被气炸,体内能量几乎要第一时间就汹涌而出,攻向吕重。

    可还是被她给暂时压制住了。而是娇笑一声,自信地道:

    “吕重,你可忘了,我是圣人。你这空间结界根本就挡不住我的攻击。而且,只要我全力攻击,外面的无极魔无、耶圣空也会在第一时间赶来。到时候,里应外合。你的这个空间绝对会崩溃。而你一定会被无极魔圣、耶圣空两人杀死。毕竟,我只想从你身上拿到玄虚光‘阴’虫一族的宝藏。而他们俩只想灭了你为‘门’下弟子或族人报仇。所以,你不如把玄虚光‘阴’虫一族的宝藏与传承给我,放我出手。我保证对你即往不咎。如何?”

    “哈哈,你当我是白痴还是你本身就是白痴?”吕重嘲‘弄’地看了朱千手一眼,傲然一笑道:“有本事,你大可全力攻击,看看你这圣人到底能不能破开这个空间。”

    又被骂了一句,朱千手勃然大怒,“我还真的不信了——”

    话音一落,一道被压缩到极点的能量光弹从她手里轰出。

    “轰隆隆……”

    恐怖的能量直接在虚空之上爆炸!

    这是一种能破开仙界空间壁垒的超级攻击。

    可是,被朱千手轰在这个虚空之上,强行爆炸,却没有造成一点的空间能量暴动。

    感受着虚空中那空间能量的浩瀚无尽的坚韧度,朱千手的面‘色’终于再次紧张起来,眼神也多了一丝飘忽不定。

    “嘿嘿,你尽管攻击!”吕重不屑的声音再次响起,“忘了告诉你,在这个空间之内,已有麒麟圣尊、鸿昆道祖、弑天老祖三大圣尊陨落。嘿嘿,不知你朱千手的实力,能不能比得上这三位圣尊……”

    什么?

    朱千手骇得脸‘色’大变,甚至整个娇躯都是猛地一软,差点就直接软倒在地。

    麒麟圣尊、鸿昆道祖、弑天老祖三大圣尊陨落,这可是最近诸天万界最轰动的大事reads;。

    这可是真正的圣尊,是与鸿钧道祖一个级别的存在。真正的九级圣人。

    这样的人,至少是相当天道的存在。只要宇宙不毁灭,他们一般都能与宇宙同寿,永远不朽、不灭。

    可是,就在前段时间,这三大圣尊闯入了[鸿‘蒙’龙墓]第四区,结果,居然一一陨落。

    他们每一个陨落,都让诸天万界产生了天地异象,无穷血雨笼罩诸天万界。甚至,更让天地悲歌响动诸天。

    当时,三大圣尊,是一一陨落在[鸿‘蒙’龙墓]之中,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是怎么陨落的。

    但是,随着三大圣尊的陨落,无数圣人甚至圣尊,都不敢再次进入[鸿‘蒙’龙墓]。

    这直接让鸿‘蒙’龙墓的凶名,更上层楼。

    可现在这吕重居然说麒麟圣尊、鸿昆道祖、弑天老祖三大圣尊居然是陨落在这个空间之内?

    这……这该相信么?

    “哈哈,吕重,你要骗人,也编个好的故事。所有人都知道,麒麟圣尊、鸿昆道祖、弑天老祖三大圣尊都是陨落在[鸿‘蒙’龙墓]之中。你可别说,你已完全炼化了鸿‘蒙’龙墓,甚至把鸿‘蒙’龙墓随身携带进入了这个魔‘性’世界……”

    “我的确没有完全炼化鸿‘蒙’龙珠,但是,鸿‘蒙’龙珠已认我为主。更何况,我何时说过这个空间就是鸿‘蒙’龙珠的内部空间了?”吕重淡淡地看了朱千手一眼,目光中不带任何感情,“麒麟圣尊、鸿昆道祖曾欺我、压我,并以我下界的亲人相威胁,所以我在进入鸿‘蒙’龙墓之前百般算计……还好,我运气不错,在鸿‘蒙’龙墓一行,十分完满。并得了三大道器的帮助,才彻底地灭了麒麟圣尊、鸿昆道祖。至于弑天老祖本来不该死的。可他偏偏在进入鸿‘蒙’龙墓后过于嚣张,又惹上了我,所以……”

    没有再说下去,但是朱千手知道吕重后面的话了。哈小说

    …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赵长枪决定亲自跑一趟    赵长枪听完岳南山的话,忽然想起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想当初左少卿可是从独平县逃走的,而那时候陆晓红恰恰是杜平县刑警大队副队长!所以,左少卿是认识陆晓红的!

    现在燕京望城山涉毒案件不单在华国闹得沸沸扬扬,而且在国际上也流传甚广。txt电子书下载/作为向少杰的上家,左少卿肯定早已经知道此事。不过由于向少杰一直没有被捕,所以,就算左少卿已经知道此事,他也不会放在心上,更不会料到华国警方会盯上他。

    然而现在陆晓红落到了他的手中,以他的多疑性格,很可能会猜到华国警方打算从他身上找到向少杰犯罪证据的事实。

    到时候,左少卿不但有可能会将他和向少杰交往的所有证据全部消灭,而且他也会躲得更严实,灭魂社再想找到他的踪影就更费劲了。

    想到这些,赵长枪马上对岳南山说道:“岳哥,你现在当务之急是先让人查清楚陆晓红等人被关押的地点。同时要密切注意左少卿的动向,千万不要让他跑了。”

    “好的,我知道该怎么做枪哥。”岳南山说道。

    两个人结束通话之后,赵长枪一边发动车子,一边思考这件事可能引起的种种结局。他忽然感到自己该亲自跑一趟岛国了。

    岳南山手下虽然好手云集,但是以往他们和山口组的争斗多是以刀为主,偶尔有用枪的时候,也是以震慑为主。这种小范围的枪战不是他们所擅长的。单就小范围的枪战本领来说,岳南山的手下和龙辉集团特别公关部还有很大的距离。

    再说,如果岳南山派出过多人参与这件事,恐怕很可能会惹恼山口组的高层,到时候双方少不了又得爆发全面争斗,这对灭魂社是非常不利的。

    由于这些原因,赵长枪决定亲自跑一趟岛国了。

    然而现在赵长枪可是县长,现在又是平川县各项工作全面铺开的时候,他擅自脱岗实在不好交代!如果让孙国伟知道了,恐怕又得借题发挥,给自己一点颜色看看,他必须得有一个能离开的理由。

    赵长枪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于是一边开车,一边用车载导航拨通了主管农林牧的副县长周家辉的电话。( 800)很快,赵长枪无线耳机中就传来周家辉有些谄媚的声音:“喂,赵县长,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有事?”

    “周副县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和畜牧局的同志是不是打算五天后出发去岛国?”赵长枪问道。

    虽然周家辉和畜牧局的同志去岛国引进种兔的报告早已经交给了赵长枪,并且赵长枪也已经批复了下去,但是由于琼楼镇兔场一直没有完工,所以他们一直便没有出发。

    “对啊。怎么了,赵县长?”周家辉有些紧张的说道。

    他这次去岛国引进优良种兔还有个特殊的任务呢!他的表哥万达县县委书记李东生可是亲口告诉过他,只要他能将这个任务完成了,他的位置肯定能往上走走,说不定就能入常了!

    然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赵长枪却忽然给他打来电话,这实在有些让周家辉心惊肉跳,生怕赵长枪知道了他和表哥商定的事情。如果他和表哥的预谋被赵长枪知道了,自己可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到时候别说位置向上挪,恐怕连向下挪的机会也没有了!

    赵长枪很有可能会直接让自己卷铺盖滚蛋!

    只听赵长枪对他说道:“周家辉同志,现在一号兔场是不是已经建成了?”

    “是的。赵县长。一号兔场前天就验收交工了。”周家辉小心的回答道。

    “嗯,既然兔场已经建设完,我的意见是你们早一点去岛国引进种兔。这样吧,你们明天准备一下,后天就去岛国吧,我和你们一块儿去。”赵长枪说道。

    周家辉听到赵长枪没提自己打算害他的事情,一颗蹦蹦乱跳的心马上又回到了肚子里,按规律跳动了,他有些兴奋的对着话筒说道:“赵县长也和我们一起去?那可太好了!到时候正好和我们一起把把关。我正愁引进种兔的事情责任重大,承担不了呢!”

    周家辉这话可是心里话。他们这次引进的种兔,以后注定会出问题。就算是二三代兔子才出问题,他也有些担心赵长枪到时候会他开刀,现在赵长枪忽然决定也要去,当然喜出望外。有赵长青把关,到时候兔子出了问题,就是赵长枪的责任了,自己顶多也就是个连带责任。到时候,有孙国伟为自己在上面说说话,自己就屁事都没有。倒霉的只有一个赵长枪!

    至于赵长枪会不会看出那匹兔子有问题,他根本就不担心。他早已经私下和岛国有关人员联系好。他们将要引进的种兔,从外表看,绝对是优良种兔,并且一代兔子也绝不会发病,只有等到第三代兔子的时候才会发病!

    别说赵长枪一个兔子盲,就是养兔子的专家也发现不了那些兔子的问题。

    赵长枪可不知道此刻周家辉心中的弯弯绕,他只是笑了一下说道:“呵呵,对于兔子我也是个外行。质量把关的事情还得靠大家。就这样吧,你明天上班后,就通知畜牧局的同志。后天我们就出发。”

    赵长枪结束和周家辉的通话后,马上又拨通了洪亚伦、赵玉山和医生的电话,让他们三人准备一下,明天就出发前往岛国,协助岳南山调查陆晓红他们被关在了什么地方。如果没有特别好的机会,最好等到自己赶到之后,再动手。

    等到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赵长枪最后才拨通了燕京望城山涉毒案专案组组长刘丙强的电话。由于猎犬小组战死的战死,被抓的被抓,根本无法和刘丙强汇报情况,岳南山又无法联系到刘丙强。所以,刘丙强到现在还不知道猎犬小组已经出事了呢。

    当刘丙强听完赵长枪的话之后,震惊的半天没说上话来!他没想到猎犬小组竟然会一下子就死了两个人!而且剩下的三人也落到了敌人的手中,现在是生是死还不知道!可以说猎犬小组这次是全军覆没啊!

    老半天之后,刘丙强才郑重的问道:“赵长枪啊,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虽然赵长枪也不愿相信这是真的,但是他还是说道:“消息来源绝对可靠!”

    “赵长枪,你能确定你的朋友没有出卖猎犬小组?”刘丙强又问道,

    “这件事里面的确出了奸细,现在奸细已经被我的朋友处决。我可以用我的脑袋担保,我的朋友绝对不会有问题。他绝对不会出卖猎犬小组的。”赵长枪斩钉截铁的说道。

    “看来我只能再派人进入岛国,将猎犬小组剩下的几人救出来了。虽然机会很渺茫,但是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我们就要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刘丙强沉痛的说道。

    这次行动不但没有抓住左少卿,反而将猎鹰小组折在了岛国!这实在太出乎刘丙强的意料了。那五个人可都是警队的精英,都是华国好儿女啊!现在,他该怎么去和他们的父母交代?

    刘丙强的话音刚落,话筒中马上传来赵长枪坚定的声音:“不,刘局,这次你们不要派人了!这种强硬的攻坚战不是你们的强项。最好是能调动几个武警战士过去,当然,想向岛国秘密调动武警战士,非常困难。几乎是完全不可能的。所以,我决定我亲自过去一趟!你放心,只要陆晓红他们还没死,我就一定将她们给你送回来!”

    刘丙强知道赵长枪是京城钱铮钱老爷子看重的人,也知道赵长枪的本事,自己手下的警察,恐怕二十个也抵不过赵长枪一个!如果他亲自出马,的确比自己再派人过去好的多。更重要的是,赵长枪在那边有人,行动比警察更加方便。

    想到这些,刘丙强没有再坚持,而是说道:“好吧。那就拜托赵县长了。我这边该怎样配合你?”

    赵长枪想了一下说道:“行动上不用你们配合。但是你必须考虑一下,等把人抓住后,怎么运到华国。现在岛国警方已经知道华国警方在抓捕左少卿,所以我觉得你们可以和岛国警方联系一下了。争取是能让岛国将左少卿遣返回我国。”

    “好吧,我现在就去操作这件事。再见。”刘丙强挂断了电话。

    赵长枪将耳朵里的耳塞取了出来,仍在了汽车的储物盒中,一脸阴沉的自言自语道:“左少卿,你就给我等着吧!老子这次不和你老账新账一起算,老子就不叫赵长枪!”

    赵长枪之所以后天才发出去岛国,一个是因为现在岳南山还没有调查清楚陆晓红被关在了什么地方。第二个原因是,第二天平川县要召开表彰大会,表彰水林镇志愿者消防队。赵长枪作为县长必须要参加。

    让赵长枪想不到的是,第二天,当表彰大会就要开始的时候,榆林市长孙国伟竟然也赶到了平川县,来参加平川县的表彰大会。

    宗伟阳和赵长枪迎到县委县政府的大门口,孙国伟到来后,两人看着一脸严肃的孙国伟,不禁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都同时摇了摇头。两人都不知道孙国伟为什么忽然不声不响的到了平川县,不过看这家伙耷拉着一张驴脸的样子,好像不是什么好事?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