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赵长枪听完岳南山的话,忽然想起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想当初左少卿可是从独平县逃走的,而那时候陆晓红恰恰是杜平县刑警大队副队长!所以,左少卿是认识陆晓红的!

    现在燕京望城山涉毒案件不单在华国闹得沸沸扬扬,而且在国际上也流传甚广。txt电子书下载/作为向少杰的上家,左少卿肯定早已经知道此事。不过由于向少杰一直没有被捕,所以,就算左少卿已经知道此事,他也不会放在心上,更不会料到华国警方会盯上他。

    然而现在陆晓红落到了他的手中,以他的多疑性格,很可能会猜到华国警方打算从他身上找到向少杰犯罪证据的事实。

    到时候,左少卿不但有可能会将他和向少杰交往的所有证据全部消灭,而且他也会躲得更严实,灭魂社再想找到他的踪影就更费劲了。

    想到这些,赵长枪马上对岳南山说道:“岳哥,你现在当务之急是先让人查清楚陆晓红等人被关押的地点。同时要密切注意左少卿的动向,千万不要让他跑了。”

    “好的,我知道该怎么做枪哥。”岳南山说道。

    两个人结束通话之后,赵长枪一边发动车子,一边思考这件事可能引起的种种结局。他忽然感到自己该亲自跑一趟岛国了。

    岳南山手下虽然好手云集,但是以往他们和山口组的争斗多是以刀为主,偶尔有用枪的时候,也是以震慑为主。这种小范围的枪战不是他们所擅长的。单就小范围的枪战本领来说,岳南山的手下和龙辉集团特别公关部还有很大的距离。

    再说,如果岳南山派出过多人参与这件事,恐怕很可能会惹恼山口组的高层,到时候双方少不了又得爆发全面争斗,这对灭魂社是非常不利的。

    由于这些原因,赵长枪决定亲自跑一趟岛国了。

    然而现在赵长枪可是县长,现在又是平川县各项工作全面铺开的时候,他擅自脱岗实在不好交代!如果让孙国伟知道了,恐怕又得借题发挥,给自己一点颜色看看,他必须得有一个能离开的理由。

    赵长枪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于是一边开车,一边用车载导航拨通了主管农林牧的副县长周家辉的电话。( 800)很快,赵长枪无线耳机中就传来周家辉有些谄媚的声音:“喂,赵县长,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有事?”

    “周副县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和畜牧局的同志是不是打算五天后出发去岛国?”赵长枪问道。

    虽然周家辉和畜牧局的同志去岛国引进种兔的报告早已经交给了赵长枪,并且赵长枪也已经批复了下去,但是由于琼楼镇兔场一直没有完工,所以他们一直便没有出发。

    “对啊。怎么了,赵县长?”周家辉有些紧张的说道。

    他这次去岛国引进优良种兔还有个特殊的任务呢!他的表哥万达县县委书记李东生可是亲口告诉过他,只要他能将这个任务完成了,他的位置肯定能往上走走,说不定就能入常了!

    然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赵长枪却忽然给他打来电话,这实在有些让周家辉心惊肉跳,生怕赵长枪知道了他和表哥商定的事情。如果他和表哥的预谋被赵长枪知道了,自己可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到时候别说位置向上挪,恐怕连向下挪的机会也没有了!

    赵长枪很有可能会直接让自己卷铺盖滚蛋!

    只听赵长枪对他说道:“周家辉同志,现在一号兔场是不是已经建成了?”

    “是的。赵县长。一号兔场前天就验收交工了。”周家辉小心的回答道。

    “嗯,既然兔场已经建设完,我的意见是你们早一点去岛国引进种兔。这样吧,你们明天准备一下,后天就去岛国吧,我和你们一块儿去。”赵长枪说道。

    周家辉听到赵长枪没提自己打算害他的事情,一颗蹦蹦乱跳的心马上又回到了肚子里,按规律跳动了,他有些兴奋的对着话筒说道:“赵县长也和我们一起去?那可太好了!到时候正好和我们一起把把关。我正愁引进种兔的事情责任重大,承担不了呢!”

    周家辉这话可是心里话。他们这次引进的种兔,以后注定会出问题。就算是二三代兔子才出问题,他也有些担心赵长枪到时候会他开刀,现在赵长枪忽然决定也要去,当然喜出望外。有赵长青把关,到时候兔子出了问题,就是赵长枪的责任了,自己顶多也就是个连带责任。到时候,有孙国伟为自己在上面说说话,自己就屁事都没有。倒霉的只有一个赵长枪!

    至于赵长枪会不会看出那匹兔子有问题,他根本就不担心。他早已经私下和岛国有关人员联系好。他们将要引进的种兔,从外表看,绝对是优良种兔,并且一代兔子也绝不会发病,只有等到第三代兔子的时候才会发病!

    别说赵长枪一个兔子盲,就是养兔子的专家也发现不了那些兔子的问题。

    赵长枪可不知道此刻周家辉心中的弯弯绕,他只是笑了一下说道:“呵呵,对于兔子我也是个外行。质量把关的事情还得靠大家。就这样吧,你明天上班后,就通知畜牧局的同志。后天我们就出发。”

    赵长枪结束和周家辉的通话后,马上又拨通了洪亚伦、赵玉山和医生的电话,让他们三人准备一下,明天就出发前往岛国,协助岳南山调查陆晓红他们被关在了什么地方。如果没有特别好的机会,最好等到自己赶到之后,再动手。

    等到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赵长枪最后才拨通了燕京望城山涉毒案专案组组长刘丙强的电话。由于猎犬小组战死的战死,被抓的被抓,根本无法和刘丙强汇报情况,岳南山又无法联系到刘丙强。所以,刘丙强到现在还不知道猎犬小组已经出事了呢。

    当刘丙强听完赵长枪的话之后,震惊的半天没说上话来!他没想到猎犬小组竟然会一下子就死了两个人!而且剩下的三人也落到了敌人的手中,现在是生是死还不知道!可以说猎犬小组这次是全军覆没啊!

    老半天之后,刘丙强才郑重的问道:“赵长枪啊,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虽然赵长枪也不愿相信这是真的,但是他还是说道:“消息来源绝对可靠!”

    “赵长枪,你能确定你的朋友没有出卖猎犬小组?”刘丙强又问道,

    “这件事里面的确出了奸细,现在奸细已经被我的朋友处决。我可以用我的脑袋担保,我的朋友绝对不会有问题。他绝对不会出卖猎犬小组的。”赵长枪斩钉截铁的说道。

    “看来我只能再派人进入岛国,将猎犬小组剩下的几人救出来了。虽然机会很渺茫,但是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我们就要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刘丙强沉痛的说道。

    这次行动不但没有抓住左少卿,反而将猎鹰小组折在了岛国!这实在太出乎刘丙强的意料了。那五个人可都是警队的精英,都是华国好儿女啊!现在,他该怎么去和他们的父母交代?

    刘丙强的话音刚落,话筒中马上传来赵长枪坚定的声音:“不,刘局,这次你们不要派人了!这种强硬的攻坚战不是你们的强项。最好是能调动几个武警战士过去,当然,想向岛国秘密调动武警战士,非常困难。几乎是完全不可能的。所以,我决定我亲自过去一趟!你放心,只要陆晓红他们还没死,我就一定将她们给你送回来!”

    刘丙强知道赵长枪是京城钱铮钱老爷子看重的人,也知道赵长枪的本事,自己手下的警察,恐怕二十个也抵不过赵长枪一个!如果他亲自出马,的确比自己再派人过去好的多。更重要的是,赵长枪在那边有人,行动比警察更加方便。

    想到这些,刘丙强没有再坚持,而是说道:“好吧。那就拜托赵县长了。我这边该怎样配合你?”

    赵长枪想了一下说道:“行动上不用你们配合。但是你必须考虑一下,等把人抓住后,怎么运到华国。现在岛国警方已经知道华国警方在抓捕左少卿,所以我觉得你们可以和岛国警方联系一下了。争取是能让岛国将左少卿遣返回我国。”

    “好吧,我现在就去操作这件事。再见。”刘丙强挂断了电话。

    赵长枪将耳朵里的耳塞取了出来,仍在了汽车的储物盒中,一脸阴沉的自言自语道:“左少卿,你就给我等着吧!老子这次不和你老账新账一起算,老子就不叫赵长枪!”

    赵长枪之所以后天才发出去岛国,一个是因为现在岳南山还没有调查清楚陆晓红被关在了什么地方。第二个原因是,第二天平川县要召开表彰大会,表彰水林镇志愿者消防队。赵长枪作为县长必须要参加。

    让赵长枪想不到的是,第二天,当表彰大会就要开始的时候,榆林市长孙国伟竟然也赶到了平川县,来参加平川县的表彰大会。

    宗伟阳和赵长枪迎到县委县政府的大门口,孙国伟到来后,两人看着一脸严肃的孙国伟,不禁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都同时摇了摇头。两人都不知道孙国伟为什么忽然不声不响的到了平川县,不过看这家伙耷拉着一张驴脸的样子,好像不是什么好事?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八四章 冰火之心    苗毅问:“你是凤巢如今的主人?”

    美丽女人诚诚恳恳道:“我名灵兰,是留守凤巢的看守仆人。”

    仆人?苗毅心中嘀咕一声,又试着问道:“不知路过又如何,拜访又如何?”

    灵兰温柔道:“路过自然是请自便,拜访自当以客礼相待,有请入内歇息。”

    苗毅:“远道而来,路过贵地不拜见贵地主人,未免太过无礼,不知主人可在?”

    灵兰:“老主人早已故去多年,少主人现皆在天庭效力,如今凤巢就剩我看家。”

    苗毅一怔,难道这女人是凤族的仆人?又问:“随便什么人都能入内?你就不想问问我是何来历?”

    灵兰:“不存在什么随便什么人,能来到凤巢的人,来者都是客,没有怠慢客人的道理,至于你是何来历,你愿说自然会告诉我,不愿说又何必强求。”

    苗毅看了看四周,“我来的途中重重险阻,一路遇见不少冰灵和冰焰凤凰追杀,实在是怕了,不知凤巢内可安全?”这是在质疑凤巢内有没有陷阱。

    灵兰微笑道:“尊驾不必多心,冰焰凤凰和冰灵只是为了阻拦外界的邪灵擅闯,凤巢有规矩…还是那句话,能来到凤巢的人,来者都是客,不会怠慢。冰焰凤凰和冰灵只在凤巢外围防御,不会闯入这盆地平原内妄动干戈。”

    话说到了这种地步,进还是不进?苗毅颇有些犹豫,可是转念一想,费尽心思来到这里不就是想进凤巢吗?看对方的意思也的确没什么敌意,真要有什么不轨企图应该也犯不着把自己给诱入凤巢吧?

    念及此,苗毅一咬牙,收了手中枪,拱手道:“如此,那就打扰了。”

    灵兰做出侧身让路伸手相请的客气姿态。

    苗毅翻身从黑炭背后跳了下来,大步前行。正欲拾阶而上,台阶上的灵兰却是提醒了一声,“凤巢乃冰清玉洁之地,贵客是不是先把身上清理一下?”

    苗毅停步一愣。看看自己身上,不是自己的血就是黑炭的血在身上留下的干涸血迹,的确有些脏,遂施法一振双臂,身上爆出一阵粉尘。封在脸上的血迹和战甲上的皆一扫而空,露出了崭新的战甲和英气勃勃的面容。

    台阶上的灵兰这才再次做出伸手相请的姿态,等到苗毅上来了,看了眼苗毅身后的黑炭,微微一笑,“尊驾的坐骑还真是特殊。”

    苗毅回头看了眼,知道所谓的‘特殊’二字可以当做‘难看’来理解,现在的黑炭就像是掉毛的癞痢狗。

    进了大门,立见一空荡荡的圆形大厅,穹顶高高。空间浩大,四壁到处雕刻有各种栩栩如生的凤凰形态,到处晶莹剔透,精美高雅,正上的台阶上有两张凤凰盘窝状的冰雕座椅,高高在上,并排摆置。

    灵兰静静陪在一旁,也不催促,任由苗毅四处查看。

    苗毅其实暗中戒备着她,环顾四周看过后。回头问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之前施法卷走外面积雪的人应该就是你吧?”

    灵兰含笑颔首:“贵客没看错,的确是我,有客来访自然要扫雪迎客。”

    苗毅:“如此说来你也应该是冰灵才对。这古冰原的冰灵不少,为何这凤巢内不见其他冰灵?”

    灵兰:“这凤巢内也不是什么冰灵都能进来的,只有主人选定的冰灵才能入住。”

    苗毅:“这么大的凤巢,难道你们主人就选定了你一人看守?”

    灵兰:“原本是有不少的,后来凤巢冲撞了天庭,凤巢内的冰灵皆被天庭剿灭了。”

    苗毅:“那天庭为何又放过你?为何又放过外面那群冰灵?”

    灵兰:“当初凤巢内的冰灵已被剿的一个不剩。外面那群冰灵还未成形,加之主人以邪源不可被邪灵占领为由求情,天庭才放过了外面的冰灵留以防范外部的邪灵入侵,而我恰好是外面那群冰灵中刚刚化作人形的,主人遂点了我来看守凤巢。”

    苗毅狐疑:“还未化作人形?凭你们当时的实力,能挡住外面邪灵的闯入?”

    灵兰:“当年主人还在的时候,外面还不存在什么强大的邪灵,那些弱小邪灵又如何能闯的进来,如今外面的邪灵虽有了些实力,可古冰原的实力也是跟着增长的,那些邪灵想闯进来也没那么容易。”

    苗毅想想,倒也是这么回事,再问:“如此说来,你的主人应该就是如今在天庭效命的凤族。”

    灵兰:“是!”

    苗毅:“看来你的主人很少回来。”

    灵兰:“的确很少回来,十多万年的时间,我也总共就见过三次,一次是点我留守凤巢的时候,还有两次是主人奉天庭法旨来剿灭荒古内渐渐坐大的邪灵时。”

    苗毅:“你不问我的来历,却对我的话有问必答,是何缘故?”这话的意思是,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灵兰轻笑道:“我来凤巢时,凤巢就已经是这样,我也只见过主人三次面,知道的也不多,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何况主人早已交代,能来凤巢的人应该都是天庭派来的人,让我无须隐瞒,有问必答。”

    “……”苗毅无语,感情人家早就知道自己是天庭来人。

    不过想想也是,古冰原对邪灵的克制作用太明显了,玉杀那种应该是荒古的顶尖高手了,连玉杀都闯不进来,其它邪灵又如何闯的进来,能进来的无非是荒古之外的人,而荒古出入口又被天庭给封锁了,能来凤巢的人自然是得到了天庭许可的人。如今凤族说是为天庭效命,实际上是在天庭为奴,没有任何的权利可言,实权连他这个总镇都不如,天庭派了人来,凤巢的人焉能不客客气气。

    想通了后,之前的疑惑也就解开了,保持的高度警惕虽说未必能彻底放松下来,但也松懈了几分。

    稍微默了默,又道:“既然是有问必答,那我问你,之前阻拦的那些冰焰凤凰中的七色光点,我见都锁在外面的冰凤中,这是为何?”

    对于这个问题,灵兰犹豫了一会儿,回道:“那都是以前被天庭正法的凤族灵魂,凤族和其他族不一样,死后不入轮回,永世不灭,永留故土,死后虽然没什么法力,却依然具有召集冰焰守护故土的能力。”

    灵魂永世不灭?苗毅惊讶,没想到凤族还有如此奇特的地方,连死了都不会魂魄缥缈依然继续守在故土,怪不得当年一直死守在这里,若不是妖僧南波捣乱,根本不会去管外面的闲事。

    他对这里有许多的疑惑,回味过来后又问:“那这凤巢的邪源是从哪来的?”

    灵兰摇头:“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主人应该是知道的,不过从未对我说起过。”

    苗毅:“那我能去看看吗?”

    灵兰:“这凤巢除了邪气之源外,贵客可去任何地方观赏,唯独邪气之源不行,这也是主人点我留守、天庭许我性命的原因,就是为了镇守这邪气之源。”

    好不容易来了这里,却不能看看邪气之源,苗毅自然是不甘心,“难道就不能通融通融?”

    灵兰平静道:“也并非不能通融,贵客如果真的想去看看,倒也有两个办法。其一,如果贵客有天庭的法旨,我自然不敢阻拦,不知贵客可能拿出天庭的法旨?”

    苗毅哪来的什么法旨,“第二个办法呢?”

    灵兰:“第二个办法很简单,那就是打败我,打败了我,我自然就挡不住贵客。”

    苗毅上下看她一眼,“不知灵姑娘的修为几何?”

    灵兰亮出了眉心的五品金莲,“金莲五品。”

    苗毅嘴歪了一下,乐了,施法亮出了眉心的九品金莲,“灵姑娘看来挺有自信的,我看还是不用那么麻烦了吧?”那意思很明显,你修为和我差这么多,外面那么多冰灵都挡不住我,又岂是你能阻挡的。

    灵兰轻轻一笑,“我明白贵客的意思,只是恐怕要让贵客失望了,我的实力可不能以外面的冰灵实力来衡量。主人既然能让我留守此地,自然是留了能让我克敌制胜的法宝,我随时能召集无数冰灵和冰焰与我合体,在这古冰原占尽地势之利,一般的高手想胜我怕是不容易。当然,来者是客,凤巢不会让客人难堪,灵兰也不想在这里大打出手毁了凤巢,主人曾留下东西,告知,若是能破主人留下的东西的人,我也不是他的对手,让我不用再自讨没趣,可任由客人在凤巢做任何事情。”

    “哦!”苗毅饶有兴趣道:“不知你们主人留下了什么东西?”

    灵兰挥袖轻轻一扫,只见一旁的坚硬冰面泛起瑰丽的蓝色涟漪,很快涌出一颗冰蓝透亮的珠子,比鸡蛋要小上几圈,却是十分的漂亮,其中似乎还有跳动的火焰影子。

    珠子浮出地面,地面涟漪静下如初。

    珠子落在了灵兰的掌中,托在掌心,璀璨夺目。灵兰道:“此物乃是主人炼制的一颗项链坠子,还未打眼穿孔,主人称它为‘冰火之心’。主人留下的话很简单,能在此物上打眼穿孔的人,让我不必阻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