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猎犬小组抓捕左少卿的行动彻底失败了!

    死两个,三个被抓还只是说的猎犬小组,实际上,如果连上灭魂社的损失,在这次抓捕行动中,猎犬小组一方一共死了四个人,九个人被抓!

    赵长枪听说进入岛国的猎犬小组出事了,而且还死了两个同志,心中顿时一紧,马上问道:“岳哥,陆晓红有没有事?”

    赵长枪最担心的就是陆晓红出事。最新章节全文阅读他和陆晓红毕竟搭档过一段时间,两人之间的感情是很深的。当然这种感情并不是单纯的男女之情,他和陆晓红之间的感情是介乎男女之情和正常朋友之间的微妙感情。

    “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陆晓红没死,但是她被左少卿抓住了。”岳南山说道。

    赵长枪听说陆晓红没死,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但也就是松了一口气而已。陆晓红虽然当时没死,但是落到左少卿这种人手中肯定没有什么好结果,赵长枪闭着眼睛都能想到陆晓红等人要面对的残酷审讯。

    那些人可不是人民警察,更不懂什么叫做文明审讯,理性办案。他们知道的只是对敌人无尽的精神和**折磨!、

    特别是陆晓红,她还是一名女人,而且是一名长的很漂亮的女人!她受到的耻辱将是男人的十倍百倍!

    想想陆晓红正在面对的耻辱,赵长枪感到自己的心在不断的颤抖,然后紧缩成一团!赵长枪甚至有些后悔当初将左少卿的情报告诉刘丙强。如果当初他不将左少卿的情报告诉刘丙强,刘丙强也不会派猎犬小组进入岛国,那两名警察就不会死,陆晓红等人就不会被抓!

    赵长枪将车子停在了路边,使劲稳了一下心神,然后才又问道:“岳哥,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电话那头的岳南山发出一声痛苦叹息,然后说道:“枪哥,这事情我有责任,是我提供给他们的情报有误,他们对左少卿实施抓捕的时候,才中了左少卿的埋伏。等我得到消息,带着人赶到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我们这边死了四个,两名燕京来的警察,两名灭魂社的兄弟。被抓的有九人,三名猎犬小组成员,六名灭魂社的兄弟,易鹏飞也在这六个人中”

    等岳南山的话说完后,赵长枪才弄明白了事情的详细经过。(800小说网 W.800Book.Net 提供Txt免费下载)

    原来,陆晓红带领猎犬小组进入岛国后,很顺利的便和岳南山的人接上了头。双方碰头后,因为左少卿为人狡猾,生性多疑,而且行踪非常的诡秘,用居无定所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所以,猎犬小组根本无法对他立刻实施抓捕。

    在这种情况下,岳南山的建议猎犬小组先找地方住下来,由他派人帮助他们调查左少卿的行踪。等岳南山有了确切的消息后,猎犬小组再展开抓捕行动。

    陆晓红考虑到他们在岛国人生地不熟,要想对地头蛇左少卿展开调查的确非常的困难。如果他们搀和进岳南山的调查小组中,或许不但帮不上忙,反而会坏了醋。于是陆晓红便答应了岳南山提议。

    灭魂社有自己的情报机构,经过数天的小心跟踪调查后,调查小组终于摸清了左少卿的生活规律,并且知道了他的住宿地点。

    于是得到岳南山消息的猎犬小组就在昨天晚上展开了抓捕行动!岳南山为了配合他们,从灭魂社中调了九名身手敏捷的兄弟协助他们。

    让陆晓红意外的是,这九名灭魂社的兄弟,她竟然几乎都认识!这九个人中带头的正是当年横行杜平县的鹏飞社老大易鹏飞!而另外八个人也都是当初鹏飞社的人!

    当初鹏飞社被赵长枪的毒龙会和警方联手打残,就当鹏飞社覆灭之际,大头子易鹏飞和手下的三十多名骨干成员忽然从杜平县神秘消失。那时候,陆晓红就怀疑此事和赵长枪有关,她还因为此事去找过赵长枪,甚至打算将他抓起来。

    现在看来,自己当初还真没有冤枉赵长枪,易鹏飞等人十有八 九就是被赵长枪送到这里来的。因为她从来没听说过易鹏飞在岛国有门路。

    当然,就算陆晓红再耿直,也不会二到这节骨眼上要抓捕易鹏飞的程度。相反,她反而有些唏嘘,当日的冤家对头,现在却要并肩战斗了,真是造化弄人啊。

    易鹏飞等人倒是对陆晓红没什么意见,当初人家是警察,自己是贼,人家不抓你抓谁?抛去立场不说,易鹏飞也挺佩服这个辣手警花的。

    根据调查小组得到的消息,左少卿身边的保镖只有五名,所以,无论是陆晓红还是岳南山都感到用十三个精英去抓捕左少卿肯定会马到成功的。可是让陆晓红万万没想到的是,她刚刚带着十几个人趁着夜色潜入左少卿的别墅院子,耳边便立刻传来哒哒哒密集的枪声!他们遭到了对方的迎头痛击!

    枪声刚一响起,陆晓红这边就有两人扑倒在地,再也没有动弹一下,看来是活不成了。

    然而这十三个人毕竟都是参加过实战的精英,他们的反映速度非常快,虽然地上留下了两具尸体,但是其他人却立刻扑倒在地,然后迅速的滚动着躲到了离他们最近的掩体后面!同时凭着感觉不断的朝印象中的方向扣动扳机!

    陆晓红在听到枪声的第一反映就是猎犬小组被岳南山出卖了!然而当他躲到一个矮墙后面后,却忽然明白过来,岳南山绝对没有出卖他们,因为地上的两具尸体都是灭魂社的兄弟!

    对方已经做好了准备,严阵以待,当务之急已经不是抓捕左少卿了,而是在第一时间冲出别墅!如果冲不出去,所有人就都得完蛋了!

    无奈之下,陆晓红发出暴喝:“全体都有,撤!”

    这时候他们才刚刚进入别墅院子,如果此时他们立刻调转身形往外撤的话,还有五成的把握撤出来。然而,陆晓红的命令发出后,却听易鹏飞冲她吼道:“你们先撤,我们必须要把死去的兄弟一起带走!灭魂社没有丢下兄弟不管的习惯!”

    易鹏飞一边怒吼,一边从掩体后面探出身子,双手枪对准敌人的方向,好像爆豆一样响个不停!

    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知道敌人的藏身方位的,随着他的枪声响起,竟然有三个敌人从别墅二楼的阳台上一头栽了下来,一动不动了。

    “牛高,马壮,跟我一起去抢人,其他人掩护!”

    易鹏飞再次发出一声暴喝,身子快速的朝地上的两具尸体翻滚了过去!于此同时,两个人影从另外两个方向蹿了出去,也向地上的两具尸体扑去!

    其余的灭魂社兄弟则猛然从掩体后面探出身子,猛烈的朝敌人射击,试图压制敌人的火力!

    陆晓红是职业警察,她心中很明白,保住有生力量比冒死带走那两具尸体有用的多!所以她不赞同易鹏飞为了两具尸体,而置其他兄弟于死地的做法,但是此刻易鹏飞不走,她们也不能走!

    严格说来易鹏飞他们可是为了帮助自己才落到了现在的危险境地!自己岂能趁他们和敌人拼命的时候,带手下逃走?

    “愚蠢!”

    陆晓红心中暗骂一声,然后一咬牙暴喝道:“打!掩护他们!”

    于是五名警察也瞬间从掩体后面探出身子,朝敌人猛烈的射击。一时间别墅院子里的枪声响成了一个!

    易鹏飞等人和猎犬小组虽然打的很猛,但是他们毕竟所处的地理位置不利,而且敌人的人数也绝对不是四个!听对方的枪声,恐怕三十个也不止!所以,易鹏飞和陆晓红等人的反抗,完全成了困兽之斗,丝毫没有取胜的希望。

    一阵剧烈的枪声过后,易鹏飞等人不但没有成功将同伴的尸体带走,而且他们身上也全都挂了花!最糟糕的是,两名猎犬小组的警察头部中弹,死于非命。

    易鹏飞等人携带的子弹很快被打光,敌人发现他们没了子弹,提着枪从掩体后面走出来,用枪口逼着他们的脑袋,给他们戴上了手铐。

    灭魂社和猎犬小组除了死去的四人,其余的全部成了人家的俘虏!连个回去和岳南山送信的都没有!

    在灭魂社总部等着他们凯旋而归的岳南山,发现陆晓红和易鹏飞等人久久不归后,立刻感到事情不妙,于是带上一帮人马便去接应他们!

    然而当他赶到的时候,那里的战斗早已经尘埃落定。左少卿的别墅门口站着荷枪实弹岛国警察。岳南山已经无力回天了,只能带着弟兄们悄悄的返回了灭魂社总部。

    岳南山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将消息告诉赵长枪,而是紧急启动了他早已经安插进山口组的一条内线,让他打探那场战斗的详细经过。

    一直到今天中午,那名兄弟才将那场战斗的经过弄清楚,并且秘密报告给了岳南山。岳南山得知事情的经过后。马上意识到自己的情报小组中有奸细!有左少卿的人!不然左少卿不可能知道猎犬小组昨天晚上回去抓捕他,从而事先张好了口袋等着猎犬小组自投罗网!

    岳南山意识到自己的情报小组中有奸细之后。在第一时间便把所有知道昨天晚上猎犬行动的人都控制了起来,然后逐个的排查,通过半个下午的努力,他最终将奸细揪了出来,并且立刻对他展开了审讯!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八三章 凤巢    被一路追杀了一个多月,被一路冰封火烧,自己这一路真可谓是轰轰烈烈而来,突然该退的退,该散的散了,变得如此安宁祥和,不习惯,真的不习惯。

    苗毅默然,他刚才跳下这冰崖时看了几眼四周,如果没记错的话,此地隐隐是一个浩大的盆地。

    他看向了前方,远处,一座犹如大大小小冰笋堆积的一座冰山静静矗立在这平整的冰原上,在那犬牙交错的冰山上方,升腾起了一股烟柱,一股四色浓烟,冲向高空,如蘑菇云般散于四面八方。

    他知道那是邪气,他并不知道凤巢具体在冰原的什么位置,凤巢有邪源,邪气应该深重,正是基于这个判断,远远看到这片邪云后就朝这里来了。

    难道那座犬牙交错的冰山就是凤巢,再抬头看看身后上空消失的冰灵,估计自己的判断十有八九没错。

    有可能即将抵达目的地,苗毅的心情谈不上什么兴奋,反而显得谨慎起来,不知前方还有何凶险。

    轻轻放松了一下四肢,一阵酸软,玉杀走后这一路冲来虽然没什么危险,可也是一路打来的、一路奔跑而来的,以开山裂地的方式跑了足足一个多月未停啊,一路虽靠吃丹药维持着法力,但肉体上的疲倦还是浓浓袭来。

    目光扫了扫四周,最后落在了腰间的兽囊上,经过一个多月,黑炭的伤早已痊愈了,一直闹着要出来看看外面怎么样了,可苗毅一直不肯让它出来,让它继续修养。

    此时一挥手,倒是把它招了出来,他现在需要护法,实在是太疲倦了,需要恢复一下。

    凭空出现的黑炭摇头摆尾,东看西看,嚷嚷开了。“怎么这么安静,那些小妖精,还有那吐火的大鸟呢?全被你解决了?”

    它现在的外形实在是不敢恭维,头上两支鹿角都折断了。一支几乎是对半折断了,另一支则差不多折断了四分之三,一高一矮顶在脑袋上。还有那原本覆盖全身层层叠叠的坚实黝黑鳞甲,原本紫晶武器以下可刀枪不入的黝黑鳞甲,也掉了差不多三分之一。东缺西落、斑斑点点、多多少少的,搞得跟癞痢狗似的,说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加上它那贼溜溜的眼神让人看了想笑。

    苗毅笑不出来,知道它命都差点丢了,知道这次若不是黑炭拼命,自己未必能从玉杀手中逃脱,也不知道玉杀如今是死还是活。默了默道:“不是我解决了,而是它们自己退下了。”

    黑炭:“爷爷的,一路上要死要活的。能自己乖乖退下?”

    苗毅摇了摇头,看向了远方邪气升腾的冰山,沉吟道:“不知道,可能是快到凤巢了吧。”

    黑炭跟着看去,看到了那冒烟的冰山,看到了浓郁的邪气,眼睛顿时发光了,舌头溜了出来抹了圈嘴巴。

    苗毅斜了它一眼,警告道:“嘴馋也得给我忍着,再敢贪吃惹事。牙给你敲掉。”

    “不会不会,已经长过教训了!”黑炭摇头摆尾,语气有点尴尬,想起了自己惹出的事。若不是自己瞎搞,估计现在还在那湖边洞里躲着,安全的很,也不会出后面惊心动魄的事。

    它还不知道苗毅来这里的目的,只当是苗毅被逼得没办法了才往这跑,很是惭愧啊。都是自己惹出的祸。

    苗毅抬手摁在它身上,施法入它体内检查了一下,确认伤已经痊愈后,又绕它转了圈查看,发现它断角处和身上鳞甲脱落的地方压根没有长出恢复的迹象,不由问道:“你这断角和掉的鳞甲不能恢复吗?”

    黑炭扭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应该能恢复,我已经感觉到了在恢复,只是这两处地方和我的爪牙一样,都是我身体上最坚硬的地方,恢复的很慢,照目前这速度的话,怕是没个上万年难以恢复到从前。不过没关系,总比丢了命好,何况不是有战甲嘛,我这战甲还能用吗?”

    苗毅过去施法查看了一下它颈项上的金刚圈,点头道:“老妖怪炼制的战甲卸力效果还是不错的,只是扛不住玉杀的攻击能量崩溃了而已,恢复了能量还能用,不过能量耗损的厉害,只怕短时间内是难以使用了。”

    黑炭顿时恨恨道:“那老杀灵别落爷爷手里,不吃掉他不足以解我心头之恨。他死了没有?”

    “不知道。”苗毅摸出了几枚五品结丹,施法打开了金刚圈注入能量的入口,将结丹放了进去,又以自己法力为能量驱动了金刚圈自身吞噬消化结丹的动力后,才罢手道:“我连续冲杀了一个月未停,的确有些疲倦了,前面还不知道有什么情况,我需要恢复一下,你给我护法。”

    黑炭摇头摆尾,“没问题。”

    苗毅将那三具尸体扔了出来,剥除了他们身上储物镯之类的东西收起。

    黑炭眼睛发亮道:“老杀灵的东西不少,不知道是在荒古内积攒了多久的家当,你这次发大财了吧。”

    “还没细看,应该是少不了。”

    “那就好,免得夫人老是揪住我耳朵唠叨,说养我太花钱了。嗯,等这次回去了我要跟夫人说一下,那些螳螂养着也没什么用,不如断了它们的粮,都给…”发现苗毅斜眼盯着自己,‘都给我’的话黑炭到嘴边了又咽了下去,打着呵呵道:“夫人要是知道我会说话了,会不会吓一跳?”

    苗毅懒得跟它废话,这牲口不知是话痨还是因为能说话了很兴奋,你要是不喊停的话,能一直跟你啰嗦个没完,朝地上三具尸体努了努嘴,示意给它处理了。

    黑炭立刻闭嘴了,眼睛发光了,体内的灵珠好像还没动过…赶紧扑了过去就啃咬,那画面残暴的让人无法直视。

    都是邪灵,不是真正的人!苗毅心里自我安慰了一下,才压制下了腹内那股恶心的感觉,摸出了星华仙草强塞了一株到嘴中咀嚼着咽下,又抓出了两颗仙桃慢慢咬着,边吃边打量着四周。

    确认没什么异常后,就地盘膝坐下了,逆鳞枪横在双膝上随时做准备,他需要解除一下肉体上的疲劳和恢复一下精神,要保持充足的精力应对后面可能会出现的危险。

    他修炼至今还从未像这次一样持续冲杀一个多月,虽然烈度不大,可的确是头一回,真的很疲倦了。

    而黑炭就守在了一旁,有东西吃,它是不会乱跑了。

    三天后,苗毅又竖枪拄着站了起来,有点疲惫黯淡的眼神重新变得英气充盈,提枪敲了敲给自己护法变成了打盹的黑炭,“起来,去看看那地方是不是凤巢。”

    黑炭睁眼,蹭一下爬了起来。苗毅翻身骑了上去,一人一骑立刻在平整的雪面上留下了深深一行痕迹。

    临近那犬牙交错的高耸冰山时,黑炭放慢了速度,在那慢慢溜达着步伐东张西望。

    坐在黑炭身上的苗毅亦是提枪四顾,盯着周围那零星坐落的巨型冰雕凤凰,一只只栩栩如生的冰雕凤凰以各种姿态而立,玲珑剔透精美无比。

    令苗毅惊疑不定的是,在这些冰雕凤凰中居然看到了那七色光点。而那犬牙交错的冰山上,更是栖息着更多的冰雕凤凰,各种姿态,优美娴静,皆有七色光点在其中。

    更奇怪的是,此地居然清新的很,上方明明邪气堆积成了厚厚的云层,此地却是邪气全无。其实苗毅跳入这冰原盆地时就察觉到邪气淡了不少,只是没想到越近邪源反而越清净。

    慢慢临近犬牙交错的冰山脚下才发现上面有不少的洞窟,只是因为颜色相近和角度的原因,在远处反而看不见,近了才能发现,如此一瞅倒的确有点像是鸟巢。

    苗毅琢磨着,看来这里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凤巢。

    周围虽然安静祥和,一人一骑却担心有什么危险,没敢直接闯入,而是绕着‘鸟巢’转圈观察。

    绕到‘鸟巢’外的一处斜坡雪台时,突然一阵莫名的狂风掀起,一人一骑立刻停了下来,戒备着。

    风雪迷眼,苗毅闭上了双眼侧耳倾听,忽然睁眼侧看去。

    漫天雪花飞舞,飘飘悠悠腾空,不知卷向了何方,眼前突然一片清明,那覆盖着厚厚积雪的雪原已然变得如一块明镜般,看不到一片雪花,晶莹蔚蓝光滑如镜子,配上那些凤凰冰雕,梦幻瑰丽。

    这些苗毅都没注意,他紧盯方向的斜坡雪台清除了积雪后露出了高高的冰雕台阶,正对着一处高大的冰门,才发现已经绕到了‘鸟巢’的正门。

    冰门正在无声无息的打开,渐渐敞开的冰门后面出现了一个女人,一个让人看一眼就觉得能心神安宁的美丽女人。

    长发垂肩拖背微微飘荡,身段婀娜轻柔,一袭冰蓝色长裙上缀着片片雪花,面容素雅静美,眼神柔静地看着台阶下的一人一骑,明眸微微闪烁。

    冰门彻底敞开后,那双手交扣在腹部的美丽女人轻轻柔柔走了出来,走到了台阶上,一阵打量后忽然露出冰雪融化般的浅浅笑意,发出泉水叮咚般的幽幽清美声音,“尊驾是路过还是来访?”

    黑炭扭头和苗毅相视一眼,看起来好像没什么敌意?

    苗毅默了默,抱枪拱手道:“敢问这里可是传说中的凤巢?”

    美丽女人微微点头,“正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