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人一骑跳了出来,苗毅第一件事情自然是顺手将玲珑宝塔缩小了给收了。

    黑炭一趴足落地,苗毅立刻发现外面的情形依然是惊心动魄,天摇地动的,大大小小的冰块朝这边乱飞乱砸。

    更让他头皮发麻的是,玉杀那疯子竟然不想着逃命,反而轰隆隆一路朝这边杀过来了。

    苗毅自然不会认为玉杀是来救他的,挥枪一指冰原深处,“走!”

    确切地说是逃。

    黑炭立刻嗖嗖疾驰狂奔,苗毅可不像之前的玉杀,不敢走高处,只敢在冰谷中钻来钻去,他是怎么路近就怎么跑。

    原因很简单,他之前就打了主意看玉杀和这边的交手情况,结果发现这边也就是对玉杀的克制太厉害了,其实实力并不强,否则早就将玉杀给灭了。既然这边实力不强,那他真没什么好怕的,什么冰灵、冰焰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这就是他不帮玉杀故意让玉杀陷入险境的原因,也是他现在敢往冰原深处跑的原因。只是没想到玉杀竟然封了他修为把他扔进储物镯了,也不怕他憋死在储物镯里,摆明了是他玉杀能突围他苗毅就跟着活,否则就跟着死。

    更没想到的是,自己逃出来后,玉杀竟然不急着逃命反而不要命的冲他来了,他本以为这种情况下只要脱离了玉杀的手,玉杀只要还有点理智,就会急着逃命顾不上他了,谁知去他妈的,他想抽自己两巴掌。

    他隐隐猜到了玉杀为什么要和他拼命了,估计是自己把玉杀的全部家当给吞了,把玉杀给惹急眼了,毕竟是人家多少年的积蓄。

    他现在那叫一个后悔呀,自己还真是要钱不要命了,有些时候真该学学杨庆的稳妥。

    没办法,只能拼命逃,能躲玉杀远点。就尽量远点。

    可麻烦的是,那些到处分布的冰灵也不是吃素的,倒不是他怕这些冰灵,只是在玉杀追杀的情况下。这些冰灵制造的麻烦足够害死他。

    黑炭刚冲过一座山头,上了另一座山头,猛然纵身跳向对面的山头,谁知一人一骑猛然僵硬在了空中,被突然冒出的冰山给冻结在了冰里面。

    连玉杀都能被冻住。没道理他能跑掉,他从玲珑宝塔里一跑出来,立刻被那些冰灵给盯上了。

    如此情形下差点没把苗毅给急死,双臂一震,直接将冰山给崩裂了。

    情急之下他依然清醒,没有惊慌失措,没有直接将冰山给彻底崩毁了,而是只蹦出了一条裂缝,一条足够黑炭通过的裂缝,他要化不利为有利。利用冰山减弱玉杀的攻击力。同时,抡枪一枪向前砸去,扫出的冰块填了下方的裂缝,铺了条狭道,容了黑炭继续向前冲去,在冰山缝隙中疾驰。

    刺骨寒风和冰屑扑面而来,骑在黑炭身上在狭道寒风中疾驰的苗毅提枪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缝隙中有突兀之处迎面撞来,立刻被他一枪轰平了,神情紧绷。前所未有的冷静。

    他知道自己现在处境危险到了极点,知道自己在搏命,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冷静,千万慌乱不得。一点不冷静的反应就可能会要自己的命。

    他内心不断告诉自己,经历了那么多的大风大浪都活下来了,不能死在这里,必须要活下去,必须要想尽一切办法活下去,他答应了云知秋不会有事、会回去的。

    他不希望云知秋坐在流云沙海屋顶上看着夕阳独自喝酒的一幕再出现。他今天不惜性命所做的一切也是希望她能过得更好。

    所以尽管天地震颤,外面轰隆隆不断,他一双在寒风中的双眸依然清冷。

    咣!一处稍有突兀的裂壁凸冰撞在了他的肩头,撞得粉碎,一点小小阻碍苗毅没有管它,任由撞在了身上,只是碎裂的冰屑爆了他一身,让他显得有些狼狈,却阻碍不了他在裂缝中驾驭黑炭疾驰。

    轰!一道血红剑芒击来,冰山崩溃,炸得漫天乱飞。

    身在其中的苗毅和黑炭也被炸得随之翻飞,庆幸的是,不出他所料,有了冰山阻碍大大减弱了玉杀攻击力道冲击到自己身上的威力,已经无法对他造成多大的伤害。

    凌空翻滚中,双腿夹紧了黑炭两腹的苗毅挥枪狂扫乱砸而来的大冰块。

    黑炭也是随着苗毅久经沙场的,面对如此危局也并不惊慌,动作矫健,身形倒翻的时候仍然后足一蹬身后翻过的大冰块,凌空扭转矫正了身形,迎头硬撞开了前方纷飞的冰块阻碍,落地之后载着苗毅狂速冲刺,一人一骑从纷飞的冰块乱雨中冲了出来。

    有苗毅在,苗毅自会击溃从天而降砸下的大冰块,它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带着苗毅尽快逃离这里。

    一人一骑冰霜遍体,在迷眼的轰隆隆砸落声中急冲。

    拼命往这边突的玉杀瞥到,继续追来,原本能眨眼而到的距离,硬是被纠缠得步步艰难。

    而一人一骑刚冲出来,又是身形一僵,再次被一座大冰山给冰封住了。

    封在冰中的苗毅再次双臂一震,将冰山崩裂出一道缝来,挥手又是一枪砸出一条道来,让黑炭继续前冲。

    谁知两边冰壁中却杀出一群冰灵,冰锥怒刺而来。

    苗毅枪出如龙,将突袭的冰灵给一路杀翻,杀出一路的惨叫。

    连玉杀都杀不死的冰灵此时却被苗毅杀翻一路,别人难以收拾这些小妖精,对将心焰布置到逆鳞枪上的苗毅来说,却是如砍瓜切菜一般,一击就足以让那些冰灵无数年的修行化为乌有。

    同样的情况一路反复,血色杀芒击毁冰山,纷飞的冰块中一人一骑又再次冲出,又被冰山封住,又闯出一条路来,又杀翻一路的冰灵,继续冲。

    见此情形的玉杀突然怒吼一声,“你们这是在帮他吗?”

    他快气疯了,这样都弄不死那家伙?没那些冰灵用冰山镇住苗毅的话,他也许已经将苗毅给杀了。那一座座接连不断的冰山反而帮了苗毅大忙阻碍了他的攻击。

    可他的攻击威力实在是太大了,尽管有冰山阻挡了他大部分的攻击威力,可反复的攻击余威下,苗毅也已经是被震伤的不轻。口角沁出了血迹,鼻孔有淅淅沥沥的鲜血滴下。

    鲜血染红了他胸前雪白的冰渣,只匆忙塞了一株星华仙草到嘴里咬着嚼了两下吞入腹中,急速挥枪攻破前方冰凸阻碍,迷眼冰花中一溜风似的冲了过去。

    黑炭那是天生能扛揍。它倒是没什么事,这种形势下只要有路它就没有停下的道理。

    也许是听到了玉杀的怒吼,远方又冲来了十几只冰焰凤凰,十几道冰焰狂喷而出,透过冰山狂烧向苗毅。

    一人一骑根本视若无物,直接冲进了凶猛蓝色烈焰中,在烈焰中狂奔,从烈焰中狂奔而出。

    那十几只冰焰凤凰追着用冰焰烧也没用。

    这样都弄不死他?玉杀震惊了,不过很快又反应了过来,那家伙哪是什么没见过冰焰拿冰焰没办法。根本就是冰焰拿他没办法才对,之前根本就是不想帮他,故意让他陷入这险境。

    明白过来后,知道自己被苗毅给坑惨了,偏偏自己还引狼入室把自己全部家当也让他给卷走了。

    “啊!”玉杀仰天一声怒吼,震撼天地,差点气得吐血,彻底狂暴了。

    刹那间,凌乱无匹的纵横杀气好像不需要消耗法力似的,不要钱似的疯狂挥霍。

    冰山疯狂崩爆。围攻的冰焰凤凰炸得崩溃,漫天蓝色火焰乱舞。

    趁着那些冰焰凤凰还未聚集复活的瞬间,趁着这个空挡,一通凌乱血色杀气如霹雳剑罡狂轰向逃窜的苗毅。

    一人一骑翻飞在乱爆的冰块中。咣!一道粉碎层层碎冰的剑罡击中了黑炭。

    击中了黑炭臀侧,黑炭口鼻狂喷出血箭,瞬间身形翻滚,身上的战甲霎那被打得失去了能量支撑,噼里啪啦翻回了脖子,化作了颈项上的金刚圈。

    苗毅也差点被黑炭甩了出去。最后关头硬是没有放弃黑炭,飞出去的身形一把抓住了黑炭的角,一颗大红球骤然出现,咣一声,将一人一骑给包裹在了其中,锁死了。

    然玉杀那凌乱疯狂的攻击实在是太凶猛了,‘打不烂’又轰一声遭受到了重击,瞬间将其支撑的能量给击溃,迅速缩小回原形。幸好苗毅手中的逆鳞枪横在里面,硬是撑住了缩小的打不烂继续再缩小下去,给里面的一人一骑留下了足够的容身空间。

    装着一人一骑的打不烂被打得狂飞了出去,又撞塌了一座冰山,最后又被一座冰山给封住了。

    杀气冲天的玉杀不顾一切地冲了过来,轰开了冰山,弹指几道指芒再次打中打不烂,已将打不烂给打变了形,却无法将这红晶炼制的东西给轻易攻破,不得已之下,一把将打不烂吸入手中,大家伙虽然不好拿却被他吸在掌中给拖走了,再次疯狂突围回杀。

    谁知就在这时,打不烂上突然电弧流转,电的身在空中的玉杀一阵哆嗦,不得不撒手松开了打不烂,雷电对邪灵也是有克制作用的。

    从天掉落的打不烂又再次被冰山给封住了。

    而玉杀被打不烂那么一电,动作稍有迟滞,抵御冰焰的杀气补充释放不及时,被冰焰焚破了护体的杀气,烧中了胳膊。

    玉杀也是个狠人,快速闪过的同时,一把将燃烧的胳膊给活生生扯了下来扔掉,回头不要命地突围,也不管苗毅了,实在是被这把火给烧的清醒了过来,为个苗毅把命给丢了不值得,家当没了就没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也不是他想放过苗毅,关键是家当全部被苗毅给卷走了,身上连只储物戒都没有,这种被围攻的情况下,那放电的大红球让他怎么拿得走?暴怒中清醒过来后发现法力消耗太剧,再不走只怕永远都走不了了,连现在能不能逃离他都不能保证。

    :月初了,嗯,按惯例求个保底月票。 。 。(~^~)

第1318章 强夺圣识!    “变……变态!”

    “我靠,居……居然拥有这么多的大道道纹?”

    “28枚?该死,我修炼到上位仙帝,才仅仅凝聚了4枚,而且无一枚是上品级别……”

    “不对,那家伙还有有两枚道纹为极……极品级别!”

    “加上之前的一枚圣纹,两枚极品道纹,单凭这三枚道纹,这吕重就可以持之成为圣人之下的无敌存在……”

    “鸿蒙龙墓之中陨落在吕重手中的一千帝级强者,绝不冤枉。”

    ……

    越来越多的强者,把仙识扩散过来。

    这一次吕重与八大家族高级强者的战斗,让他们也是颤动不已。

    吕重以霹雳手段灭了四位巅峰帝级强者,更是让所有人明白,吕重在鸿蒙龙墓一人灭杀一千仙帝的名头真的是实至名归。

    这一刻,所有人都不再怀疑吕重的实力!

    而同样,正因为吕重的超卓实力,无数人也能肯定吕重在[鸿蒙龙墓]之内得到的好处绝对是最多的!

    ……

    不理会暗中以仙识观望之人的想法。

    吕重此时凶焰滔天地看着仅剩的二十二个帝级强者。

    “诸位还要不要留下我吕重?”吕重傲然而立,淡淡道,“这是本少第二次发问了。诸位再不识好歹,那我也只得杀你们一个片甲不留——”

    剩下的不少人都是一脸惊惶,全身颤栗。

    眼前的吕重,强大得超乎他们的想像。

    而刚刚陨落和的四十多位同位的鲜血还没有冷却。

    面前的这人真的太凶残了!

    如今还要打下去么?

    不少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西门天雄、张玄宗等少数几乎巅峰仙帝。

    这一次借口吕重灭了各大家族的嫡系后辈。诸家联手过来讨伐吕重。其本质不是为了找吕重报仇。而是为了灭杀吕重。抢夺吕重在[鸿蒙龙墓]收获的海量宝贝与功法。

    在八大家族的人看来,吕重能在[鸿蒙龙墓]创造出一人灭杀千帝的壮举,也是受特定环境才能成功的。而且也绝对是各个击破甚至是偷袭才能办到。认真来讲,吕重真正单挑最多的帝级强者也绝对不会超过二十人一次。而且,这二十人之中拥有巅峰仙帝级的修为只怕五个都没有。

    再者,八大家族的不少人都还认为鸿蒙龙墓之内限制了那些帝级强者的实力与移动速度。这才导致了吕重一人杀千帝的奇迹。

    而外面的世界却不相同!

    就算打不过吕重,难道以帝级强者的速度还逃不掉么?

    吕重就算实力极强,也绝对分身乏术。不可能同时去追杀几十人。

    正因为有这样的想法。这次八大家族一举派出了64位帝级强者。其中,11人为上位仙帝。53位为巅峰仙帝。

    这样的豪华阵营,再配上一些顶级的法宝,相信就算与一位一阶的圣人对上,都有可能取胜。

    只不过,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这些人是高估了自己等人的实力,更是彻底地严重地低估了吕重。

    此刻,面对吕重如此蔑视的眼神与问话,八大家族剩下的帝级强者们个个都是脸色铁青。偏偏又无可奈何。

    而西门天雄、张玄宗等人也是脸色发窘。

    就要这些强者都有些不知所措的当儿。

    突然!

    “嗷——”

    远处,一道身影诡异破空而出。而它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向吕重极速冲来。

    快!

    快到了极点!

    吕重顿时一奇!

    如今,吕重有风之大道、光之大道甚至是极品境的空间大道道纹配合,他的速度已完全超越了光武帝耶无上。可以说,在圣人之下,已几乎没有人能与吕重比速度了。

    可如今,吕重居然发现有一头妖兽,单论速度居然还要比他要快上一两筹。

    这如何让他不惊讶?

    “圣纹?下品的风之圣纹配合了上品空间大道道纹才形成的这等速度——”

    吕重脸色一片凝重!

    他能肯定来的绝对不是圣人!

    而且也并不是圣人的分身!

    既然如此,显然这头妖兽也是被圣人分裂的一缕圣识给控制了。

    “嗷呜——”

    妖兽咆哮而至,双翼展开铺洒之时天地刮起飓风,这原本是一头巅峰妖帝级的铁翅鹰。但是,有了一份圣识的入侵与控制,它的实力已一半踏入了一阶圣人境界。

    “哼,来的如果是圣人或圣人的分身,我吕重或许忌惮你三分。可现在,区区一缕圣识控制的妖帝,也想在我面前放肆?”

    吕重冷哼一声,身体陡然间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时,已凭空出现在这头铁翅鹰的身侧。

    极品之空间大道道纹全力激发,让吕重轻松地躲过了铁翅鹰的铁嘴攻击。同时,吕重手中的[千秋岁月刀]也是无情地斩下。

    仅仅只是十倍时间加速!

    可有吕重的极品空间大道道纹配合,千秋岁月刀已完全成了死神的镰刀。

    “噗!”

    那铁翅鹰刚过来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便被[千秋岁月刀]一刀贯穿眼眸,深深地轰入大脑。

    “呜——”

    惨然哀鸣一声,铁翅鹰再无余力反抗。

    而同时,入侵这头铁翅鹰的一团璀璨的圣光立时破体而出,在第一时间就要破空而去。

    “哼,敢算计我,就算你是圣人,也得付出代价!本少杀不了圣人,难得还灭不了一团圣识?”

    吕重暴喝一声,[千秋岁月刀]从天而降,雷霆斩下。

    这是一把时间系的超级法宝。

    拥有莫大的威能!

    “时间静止!”

    上品中位的时间大道道纹全力加持,让千秋岁月刀上时光之力辉煌之极。

    根本就来不及破空遁走,这团璀璨圣光就被时间静止的伟力给凝聚,动弹不得。

    而趁此机会,吕重直接动用极品空间大道道纹,强行把这团圣识给收入了[大寂灭珠]之内。

    上次在下界,朱千手、白天寿、铁传甲三人的一缕圣识,就彻底地成全了吕重,让吕重实力狂飙猛进。灵魂能量也达到可媲美一阶圣人的地步。

    而眼下的这团圣识,比朱千手、白天寿、铁传甲三人分裂的那三缕圣识加起来还要多。

    这等东西,也绝对是极品的可助提升灵魂能量与境界的东西。

    “什……什么?那……那头铁翅鹰是被一缕圣识控制的?”

    “天啊,难怪这头铁翅鹰的速度如此惊人……”

    “只……只是这铁翅鹰既然有圣识控制,照理应能轻松灭杀任何一个巅峰仙帝啊。它……它为什么没能灭掉吕重?反……反而被吕重一招灭杀了?”

    “乖乖龙的冬,似乎那团璀璨圣光都被吕重给压制、收走了?天啊,这圣人不出的时代,还有没有人能敌得过吕重?”

    “连圣识都能强行抢夺?这吕重真的好大的胆!简……简直是胆大包天!他……他难道就不怕圣人赶来直接出手灭了他?”

    “是啊,就算圣人本尊不出,可圣人只要分出一尊分身,也够灭了吕重一万次啊!”

    ……

    想不通,无数人都不明白吕重心里是怎么想的。

    的确,你吕重是十分强者,能视帝级强者如无物,可是,你能强过圣人?

    圣人都是元神寄托虚空的不朽存在。

    如果不是有所有天道圣尊束缚,使得圣人不到大劫不出世。单凭吕重今日之举,就足以让圣人灭吕重千百万次了。

    对于其他观战者的议论,吕重简直是不屑一顾。

    开什么玩笑?

    圣人能分裂圣识来对付他,难道他就不能反击圣人的圣识?任由圣人灭了自己?

    这天下可没有这个道理!

    别说圣人了,就算圣尊来了,也别想让吕重屈服、任打任杀!

    他是吕重,独一无二的吕重!

    当年,麒麟圣尊欺之,鸿昆道祖迫之。

    吕重却是深记于心,更是为了算计这两尊圣尊,作了多翻布置,并成功于鸿蒙龙墓中利用[九玄寒龙冰棺]、大寂灭珠阴死了对方。

    连圣尊都敢阴谋算计,圣人的身份又岂能压迫得了他吕重?(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