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变……变态!”

    “我靠,居……居然拥有这么多的大道道纹?”

    “28枚?该死,我修炼到上位仙帝,才仅仅凝聚了4枚,而且无一枚是上品级别……”

    “不对,那家伙还有有两枚道纹为极……极品级别!”

    “加上之前的一枚圣纹,两枚极品道纹,单凭这三枚道纹,这吕重就可以持之成为圣人之下的无敌存在……”

    “鸿蒙龙墓之中陨落在吕重手中的一千帝级强者,绝不冤枉。”

    ……

    越来越多的强者,把仙识扩散过来。

    这一次吕重与八大家族高级强者的战斗,让他们也是颤动不已。

    吕重以霹雳手段灭了四位巅峰帝级强者,更是让所有人明白,吕重在鸿蒙龙墓一人灭杀一千仙帝的名头真的是实至名归。

    这一刻,所有人都不再怀疑吕重的实力!

    而同样,正因为吕重的超卓实力,无数人也能肯定吕重在[鸿蒙龙墓]之内得到的好处绝对是最多的!

    ……

    不理会暗中以仙识观望之人的想法。

    吕重此时凶焰滔天地看着仅剩的二十二个帝级强者。

    “诸位还要不要留下我吕重?”吕重傲然而立,淡淡道,“这是本少第二次发问了。诸位再不识好歹,那我也只得杀你们一个片甲不留——”

    剩下的不少人都是一脸惊惶,全身颤栗。

    眼前的吕重,强大得超乎他们的想像。

    而刚刚陨落和的四十多位同位的鲜血还没有冷却。

    面前的这人真的太凶残了!

    如今还要打下去么?

    不少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西门天雄、张玄宗等少数几乎巅峰仙帝。

    这一次借口吕重灭了各大家族的嫡系后辈。诸家联手过来讨伐吕重。其本质不是为了找吕重报仇。而是为了灭杀吕重。抢夺吕重在[鸿蒙龙墓]收获的海量宝贝与功法。

    在八大家族的人看来,吕重能在[鸿蒙龙墓]创造出一人灭杀千帝的壮举,也是受特定环境才能成功的。而且也绝对是各个击破甚至是偷袭才能办到。认真来讲,吕重真正单挑最多的帝级强者也绝对不会超过二十人一次。而且,这二十人之中拥有巅峰仙帝级的修为只怕五个都没有。

    再者,八大家族的不少人都还认为鸿蒙龙墓之内限制了那些帝级强者的实力与移动速度。这才导致了吕重一人杀千帝的奇迹。

    而外面的世界却不相同!

    就算打不过吕重,难道以帝级强者的速度还逃不掉么?

    吕重就算实力极强,也绝对分身乏术。不可能同时去追杀几十人。

    正因为有这样的想法。这次八大家族一举派出了64位帝级强者。其中,11人为上位仙帝。53位为巅峰仙帝。

    这样的豪华阵营,再配上一些顶级的法宝,相信就算与一位一阶的圣人对上,都有可能取胜。

    只不过,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这些人是高估了自己等人的实力,更是彻底地严重地低估了吕重。

    此刻,面对吕重如此蔑视的眼神与问话,八大家族剩下的帝级强者们个个都是脸色铁青。偏偏又无可奈何。

    而西门天雄、张玄宗等人也是脸色发窘。

    就要这些强者都有些不知所措的当儿。

    突然!

    “嗷——”

    远处,一道身影诡异破空而出。而它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向吕重极速冲来。

    快!

    快到了极点!

    吕重顿时一奇!

    如今,吕重有风之大道、光之大道甚至是极品境的空间大道道纹配合,他的速度已完全超越了光武帝耶无上。可以说,在圣人之下,已几乎没有人能与吕重比速度了。

    可如今,吕重居然发现有一头妖兽,单论速度居然还要比他要快上一两筹。

    这如何让他不惊讶?

    “圣纹?下品的风之圣纹配合了上品空间大道道纹才形成的这等速度——”

    吕重脸色一片凝重!

    他能肯定来的绝对不是圣人!

    而且也并不是圣人的分身!

    既然如此,显然这头妖兽也是被圣人分裂的一缕圣识给控制了。

    “嗷呜——”

    妖兽咆哮而至,双翼展开铺洒之时天地刮起飓风,这原本是一头巅峰妖帝级的铁翅鹰。但是,有了一份圣识的入侵与控制,它的实力已一半踏入了一阶圣人境界。

    “哼,来的如果是圣人或圣人的分身,我吕重或许忌惮你三分。可现在,区区一缕圣识控制的妖帝,也想在我面前放肆?”

    吕重冷哼一声,身体陡然间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时,已凭空出现在这头铁翅鹰的身侧。

    极品之空间大道道纹全力激发,让吕重轻松地躲过了铁翅鹰的铁嘴攻击。同时,吕重手中的[千秋岁月刀]也是无情地斩下。

    仅仅只是十倍时间加速!

    可有吕重的极品空间大道道纹配合,千秋岁月刀已完全成了死神的镰刀。

    “噗!”

    那铁翅鹰刚过来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便被[千秋岁月刀]一刀贯穿眼眸,深深地轰入大脑。

    “呜——”

    惨然哀鸣一声,铁翅鹰再无余力反抗。

    而同时,入侵这头铁翅鹰的一团璀璨的圣光立时破体而出,在第一时间就要破空而去。

    “哼,敢算计我,就算你是圣人,也得付出代价!本少杀不了圣人,难得还灭不了一团圣识?”

    吕重暴喝一声,[千秋岁月刀]从天而降,雷霆斩下。

    这是一把时间系的超级法宝。

    拥有莫大的威能!

    “时间静止!”

    上品中位的时间大道道纹全力加持,让千秋岁月刀上时光之力辉煌之极。

    根本就来不及破空遁走,这团璀璨圣光就被时间静止的伟力给凝聚,动弹不得。

    而趁此机会,吕重直接动用极品空间大道道纹,强行把这团圣识给收入了[大寂灭珠]之内。

    上次在下界,朱千手、白天寿、铁传甲三人的一缕圣识,就彻底地成全了吕重,让吕重实力狂飙猛进。灵魂能量也达到可媲美一阶圣人的地步。

    而眼下的这团圣识,比朱千手、白天寿、铁传甲三人分裂的那三缕圣识加起来还要多。

    这等东西,也绝对是极品的可助提升灵魂能量与境界的东西。

    “什……什么?那……那头铁翅鹰是被一缕圣识控制的?”

    “天啊,难怪这头铁翅鹰的速度如此惊人……”

    “只……只是这铁翅鹰既然有圣识控制,照理应能轻松灭杀任何一个巅峰仙帝啊。它……它为什么没能灭掉吕重?反……反而被吕重一招灭杀了?”

    “乖乖龙的冬,似乎那团璀璨圣光都被吕重给压制、收走了?天啊,这圣人不出的时代,还有没有人能敌得过吕重?”

    “连圣识都能强行抢夺?这吕重真的好大的胆!简……简直是胆大包天!他……他难道就不怕圣人赶来直接出手灭了他?”

    “是啊,就算圣人本尊不出,可圣人只要分出一尊分身,也够灭了吕重一万次啊!”

    ……

    想不通,无数人都不明白吕重心里是怎么想的。

    的确,你吕重是十分强者,能视帝级强者如无物,可是,你能强过圣人?

    圣人都是元神寄托虚空的不朽存在。

    如果不是有所有天道圣尊束缚,使得圣人不到大劫不出世。单凭吕重今日之举,就足以让圣人灭吕重千百万次了。

    对于其他观战者的议论,吕重简直是不屑一顾。

    开什么玩笑?

    圣人能分裂圣识来对付他,难道他就不能反击圣人的圣识?任由圣人灭了自己?

    这天下可没有这个道理!

    别说圣人了,就算圣尊来了,也别想让吕重屈服、任打任杀!

    他是吕重,独一无二的吕重!

    当年,麒麟圣尊欺之,鸿昆道祖迫之。

    吕重却是深记于心,更是为了算计这两尊圣尊,作了多翻布置,并成功于鸿蒙龙墓中利用[九玄寒龙冰棺]、大寂灭珠阴死了对方。

    连圣尊都敢阴谋算计,圣人的身份又岂能压迫得了他吕重?(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花钱雇人抓儿子    四个汉子听了小翠花的这番话,不禁面面相觑。这几个家伙虽然来自农村,但是大家都是成年人,而且他们整天在外面打工,见得事情也多了。小翠花一番话或许能糊弄刚出校门的纯男少女,糊弄这几个老家伙可就差远了。

    孩子爸没了,难道他就没有叔伯大爷了?就算没有兄弟姐妹难道连堂兄堂妹也没有?就算眼前这个女人啥亲戚也没有,乡亲邻里总有吧?让他们去帮忙将她的孩子弄回家,不比出来雇短工抓儿子强?

    花钱雇短工抓儿子,这事儿怎么听怎么邪乎,怎么听怎么不让人信服。如果接下这个活儿,可能会引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可是如果不答应吧,看着那四百元大票子又眼馋的慌,这可是他们平常三天的工资!

    四个人不断的用眼神交换意见,权衡利弊。最后理智战胜了**,他们决定不接这个买卖了。

    “额,这个”一个汉子打算开口拒绝小翠花。

    然而,他刚开口说话,小翠花马上打断了他的话。

    只听小翠花利索的说道:“一千!只要你们能帮我将我儿子抓回来,我每人给你们一千块!”

    刚才说话的家伙“嗝嘚”一声,将到了嘴里的话又咽了回去,有些不相信的说道:“一??一千块?大嫂,你能不能让我们商量一下?”

    “行,你们商量一下吧。唉,我这也是没有办法,我这个儿子不着调,将亲戚朋友得罪光了,现在他不回家,亲戚朋友乡亲邻里连个搭理他的都没有。别人不管他可以,可是我是他的亲娘啊,我不管他谁管他?不瞒几位大哥,但凡有人能给我帮点忙,我也不会麻烦几位大哥。”小翠花在一旁絮絮叨叨,说的好像真的一样。

    四个汉子根本就没听小翠花的絮叨,而是快速的小声商量着。

    “老崔哥,你看这事能干不能干?”

    “我看这事有点玄。这个女人好像不是要抓儿子吧?我大老崔活这么大年纪,听说过花钱雇人杀人的,没听说有人花钱雇人抓儿子的!嗯,这事有点玄,有点玄。不过吧,这个价钱倒是不低?”

    “是不低,你们知道的,我侄子就在水林镇道上混。他经常说现在道上也不好混,警察整天抓不说,买卖也不好做,价钱压得贼便宜,听说他们帮人打断仇人的一条腿也就两千块左右,有些不地道破坏行规的竟然一千块钱也干!她只是让我们抓个人,一千块钱不少了。( 800)”

    “喂,要我说,我们管那个人是不是她儿子干嘛?为了那一千块钱咱就干呗!草,一千块啊!我儿子整天嚷嚷让我给他买学习电脑,兄弟正愁钱不不凑手呢!有这么个好营生干嘛不干?”一个年轻点的家伙说道。

    “老崔哥,你干不干?你不干的话,我们干了!到时候,我们哥几个分钱,你可别眼红。”

    老崔将嘴里的烟头吐在地上,用脚底板使劲搓了两下,说道:“那就干吧!老哥我也缺钱。”

    于是四个男人就这样答应了小翠花。这一次金钱战胜了理智!

    小翠花非常了解她那个小情人的作息规律,也知道他经常在哪里上网。她带着四个彪形大汉径直扑向一家网吧,直接将小情人堵在了网吧里。

    四个农村汉子虽然不是职业打手出身,也没学过擒拿格斗华国功夫,但是四个人常年从事体力劳动,一身肌肉孔武有力,小翠花包养的那个小白脸根本和这四个人不是一个档次,直接就被按在了电脑桌上。

    “你这个混蛋小子,你老妈将你拉扯大容易吗?你竟然不务正业,偷偷出来打游戏,这还不算,你竟然还敢打你妈!今天不把你抓回去,让你妈好好教训一下你,你这娃就白瞎了!”老崔拿出随身携带的绳子,和另外三人齐心协力将小白脸捆住,嘴里还一个劲的念叨。

    其实老崔也不相信小翠花的话,他之所以这样说,主要是说给网吧里的其他人听。省的他们现在就报案将警察给招来了。

    如果他们被警察抓去了,事情那才大条了,他们得到的那一千块钱还不够交罚款的。

    小白脸听着老崔的话,再看看站在旁边的小翠花,差点吐血!她是我妈?我靠,这个骚娘们是我情人好不好?啥时候成了我妈了!?

    “喂,喂,你们弄错了!她不是我妈,她是我”

    小白脸刚想说小翠花是他的情人,却见小翠花猛然一巴掌拍在他的嘴巴上,将他到了嘴边的话又给拍了回去!

    “你这个混蛋小子,你可真行啊你!老娘十月怀胎将你生出来,然后一把屎一把尿将你拉扯大,我容易吗,我?怎么?你现在长成人了,翅膀硬了,便想着连妈都不要了?看我不打死你!”

    小翠花一边说,一边不断的挥动巴掌打在小白脸的嘴巴上,打的小白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用充满仇恨的眼睛看着小翠花。

    小翠花十几巴掌下去,将小白脸的嘴巴打成了猪嘴!小白脸话都说不成了。

    小翠花还不放心,抓起电脑桌上的一块抹布硬生生塞进了小白脸的嘴巴,差点将他的嘴巴撑爆,这才算完。

    小翠花将小白脸弄到她下榻的旅馆,让四个汉子离开后,马上亲手解开了小白脸身上的绳索,不但给小白脸赔礼道歉,而且还好酒好菜的伺候着,嘴里更是好像裹了蜜一样不断的说好话。

    小白脸被小翠花一通**汤灌下去,也不打算再和小翠花拼命了。自从小翠花离开他之后,他还没吃顿好饭呢,看到眼前一桌子酒菜,马上大吃二喝起来。小翠花看的高兴,便在一边左一杯右一杯不断的劝酒,结果一顿酒喝下来,小白脸彻底成了大红脸,睡得像死猪一样!

    小翠花看到小白脸烂醉如泥了,这才冷笑一声,去旅馆前台结账,准备离开。

    临走的时候,小翠花一个人弄不动烂醉的小白脸,只好让旅馆服务员帮忙。服务员架着人事不知的小白脸,嘴里直报怨:“你这当妈妈的也真是,怎么能让儿子喝这么多酒?会伤身子的。再说,他这个样子你们还怎么回家?不如再住一晚上,明天走算了。”

    小翠花好容易将小白脸弄成这个样子,岂能明天再走?她连忙陪着笑说道:“唉,小哥,你不知道,儿子跑了这么长时间,我这当娘的乍然看到,高兴啊!就由着他多喝了一点,唉,没想到他竟然喝成这个样子。”

    小翠花一边说,一边摸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服务员,服务员不但马上不抱怨了,而且帮着小翠花截了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一看小翠花带了一个醉汉,直接拒载。小翠花没办法只能答应多给车钱,那名拿了小翠花小费的旅馆服务员也在一边一个劲的劝说出租车司机。

    司机看在钱的面子上,最终答应了小翠花,让他们“娘俩”上了车。

    本来小翠花是想一站直达平川县。她之所以将小白脸弄到平川县,是为了勒索到钱之后,在第一时间便将那一万多块钱再还给王淑芳。

    小翠花虽然够坏,但是她也有自己的原则。她从来不会平白无故的多拿人家一点东西。

    小翠花之所以打算将小白脸弄到平川县,再执行自己的勒索计划,还有一个原因,她怕小白脸被放走后会报复自己。如果再平川她就不害怕,平川县有赵长枪呢!虽然她知道赵长枪看见她就烦,但是她也知道,如果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赵长枪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然而让小翠花想不到的是,当出租车开到水林镇的时候,醉的人事不知的小白脸忽然哇哇哇的吐个没完没了,肮脏腥臭的呕吐物弄得出租车里面到处都是,那味道更是让人受不了!

    出租司机说什么也不送他们了,让他们赶紧下车!给多少钱都不送了!用司机的话说,他出来是赚钱的,不是受罪的!正月十五,大过节的,拉这么一个醉汉晦气!

    小翠花没办法,只好在水林镇下了车。下车后,她一寻思,反正现在已经到了平川县的地盘,就在这里等着小白脸的父母给自己送钱来吧!

    于是,小翠花便架着“儿子”住进了如家酒店。

    住进酒店的房间后,小翠花吩咐酒店的服务员,如果没有事情不要过来打扰自己。然后她取出早已经准备好的细铁链将小白脸直接给捆在了房间的暖气片上。

    小翠花虽然和小白脸鬼混这么长时间,却还真不知道小白脸的家是哪里,他的父母又叫什么名字。只能等到小白脸醒酒之后,再问他了。只有知道了他家的具体地址和联系方式,才能向他们勒索钱财。

    小白脸醉的确实不轻,竟然到了晚上才醒过来。

    小白脸醒来后,发现自己竟然被困住了,本来还想大喊大叫,可是还不等他开口,他就看到小翠花竟然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顶到了他的脖子上!

    刚刚醒酒的小白脸差点没又晕过去,但是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因为他看到小翠花持刀的手在剧烈的抖动!、

    说道底,小翠花毕竟只是一个弱女子,虽然平生曾经杀过鸡,但是像现在这样拿着刀顶在别人的脖子上的,她还从来没有干过,不紧张那才奇怪了。

    小白脸彻底的放下心来,他明白了,虽然小翠花现在手中有刀,但是她仍然是那个每天陪着自己睡觉,被自己压在身下随便收拾的女人。自己何必要害怕她?就算她手中拿着把明晃晃的刀子又如何?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