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四个汉子听了小翠花的这番话,不禁面面相觑。这几个家伙虽然来自农村,但是大家都是成年人,而且他们整天在外面打工,见得事情也多了。小翠花一番话或许能糊弄刚出校门的纯男少女,糊弄这几个老家伙可就差远了。

    孩子爸没了,难道他就没有叔伯大爷了?就算没有兄弟姐妹难道连堂兄堂妹也没有?就算眼前这个女人啥亲戚也没有,乡亲邻里总有吧?让他们去帮忙将她的孩子弄回家,不比出来雇短工抓儿子强?

    花钱雇短工抓儿子,这事儿怎么听怎么邪乎,怎么听怎么不让人信服。如果接下这个活儿,可能会引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可是如果不答应吧,看着那四百元大票子又眼馋的慌,这可是他们平常三天的工资!

    四个人不断的用眼神交换意见,权衡利弊。最后理智战胜了**,他们决定不接这个买卖了。

    “额,这个”一个汉子打算开口拒绝小翠花。

    然而,他刚开口说话,小翠花马上打断了他的话。

    只听小翠花利索的说道:“一千!只要你们能帮我将我儿子抓回来,我每人给你们一千块!”

    刚才说话的家伙“嗝嘚”一声,将到了嘴里的话又咽了回去,有些不相信的说道:“一??一千块?大嫂,你能不能让我们商量一下?”

    “行,你们商量一下吧。唉,我这也是没有办法,我这个儿子不着调,将亲戚朋友得罪光了,现在他不回家,亲戚朋友乡亲邻里连个搭理他的都没有。别人不管他可以,可是我是他的亲娘啊,我不管他谁管他?不瞒几位大哥,但凡有人能给我帮点忙,我也不会麻烦几位大哥。”小翠花在一旁絮絮叨叨,说的好像真的一样。

    四个汉子根本就没听小翠花的絮叨,而是快速的小声商量着。

    “老崔哥,你看这事能干不能干?”

    “我看这事有点玄。这个女人好像不是要抓儿子吧?我大老崔活这么大年纪,听说过花钱雇人杀人的,没听说有人花钱雇人抓儿子的!嗯,这事有点玄,有点玄。不过吧,这个价钱倒是不低?”

    “是不低,你们知道的,我侄子就在水林镇道上混。他经常说现在道上也不好混,警察整天抓不说,买卖也不好做,价钱压得贼便宜,听说他们帮人打断仇人的一条腿也就两千块左右,有些不地道破坏行规的竟然一千块钱也干!她只是让我们抓个人,一千块钱不少了。( 800)”

    “喂,要我说,我们管那个人是不是她儿子干嘛?为了那一千块钱咱就干呗!草,一千块啊!我儿子整天嚷嚷让我给他买学习电脑,兄弟正愁钱不不凑手呢!有这么个好营生干嘛不干?”一个年轻点的家伙说道。

    “老崔哥,你干不干?你不干的话,我们干了!到时候,我们哥几个分钱,你可别眼红。”

    老崔将嘴里的烟头吐在地上,用脚底板使劲搓了两下,说道:“那就干吧!老哥我也缺钱。”

    于是四个男人就这样答应了小翠花。这一次金钱战胜了理智!

    小翠花非常了解她那个小情人的作息规律,也知道他经常在哪里上网。她带着四个彪形大汉径直扑向一家网吧,直接将小情人堵在了网吧里。

    四个农村汉子虽然不是职业打手出身,也没学过擒拿格斗华国功夫,但是四个人常年从事体力劳动,一身肌肉孔武有力,小翠花包养的那个小白脸根本和这四个人不是一个档次,直接就被按在了电脑桌上。

    “你这个混蛋小子,你老妈将你拉扯大容易吗?你竟然不务正业,偷偷出来打游戏,这还不算,你竟然还敢打你妈!今天不把你抓回去,让你妈好好教训一下你,你这娃就白瞎了!”老崔拿出随身携带的绳子,和另外三人齐心协力将小白脸捆住,嘴里还一个劲的念叨。

    其实老崔也不相信小翠花的话,他之所以这样说,主要是说给网吧里的其他人听。省的他们现在就报案将警察给招来了。

    如果他们被警察抓去了,事情那才大条了,他们得到的那一千块钱还不够交罚款的。

    小白脸听着老崔的话,再看看站在旁边的小翠花,差点吐血!她是我妈?我靠,这个骚娘们是我情人好不好?啥时候成了我妈了!?

    “喂,喂,你们弄错了!她不是我妈,她是我”

    小白脸刚想说小翠花是他的情人,却见小翠花猛然一巴掌拍在他的嘴巴上,将他到了嘴边的话又给拍了回去!

    “你这个混蛋小子,你可真行啊你!老娘十月怀胎将你生出来,然后一把屎一把尿将你拉扯大,我容易吗,我?怎么?你现在长成人了,翅膀硬了,便想着连妈都不要了?看我不打死你!”

    小翠花一边说,一边不断的挥动巴掌打在小白脸的嘴巴上,打的小白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用充满仇恨的眼睛看着小翠花。

    小翠花十几巴掌下去,将小白脸的嘴巴打成了猪嘴!小白脸话都说不成了。

    小翠花还不放心,抓起电脑桌上的一块抹布硬生生塞进了小白脸的嘴巴,差点将他的嘴巴撑爆,这才算完。

    小翠花将小白脸弄到她下榻的旅馆,让四个汉子离开后,马上亲手解开了小白脸身上的绳索,不但给小白脸赔礼道歉,而且还好酒好菜的伺候着,嘴里更是好像裹了蜜一样不断的说好话。

    小白脸被小翠花一通**汤灌下去,也不打算再和小翠花拼命了。自从小翠花离开他之后,他还没吃顿好饭呢,看到眼前一桌子酒菜,马上大吃二喝起来。小翠花看的高兴,便在一边左一杯右一杯不断的劝酒,结果一顿酒喝下来,小白脸彻底成了大红脸,睡得像死猪一样!

    小翠花看到小白脸烂醉如泥了,这才冷笑一声,去旅馆前台结账,准备离开。

    临走的时候,小翠花一个人弄不动烂醉的小白脸,只好让旅馆服务员帮忙。服务员架着人事不知的小白脸,嘴里直报怨:“你这当妈妈的也真是,怎么能让儿子喝这么多酒?会伤身子的。再说,他这个样子你们还怎么回家?不如再住一晚上,明天走算了。”

    小翠花好容易将小白脸弄成这个样子,岂能明天再走?她连忙陪着笑说道:“唉,小哥,你不知道,儿子跑了这么长时间,我这当娘的乍然看到,高兴啊!就由着他多喝了一点,唉,没想到他竟然喝成这个样子。”

    小翠花一边说,一边摸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服务员,服务员不但马上不抱怨了,而且帮着小翠花截了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一看小翠花带了一个醉汉,直接拒载。小翠花没办法只能答应多给车钱,那名拿了小翠花小费的旅馆服务员也在一边一个劲的劝说出租车司机。

    司机看在钱的面子上,最终答应了小翠花,让他们“娘俩”上了车。

    本来小翠花是想一站直达平川县。她之所以将小白脸弄到平川县,是为了勒索到钱之后,在第一时间便将那一万多块钱再还给王淑芳。

    小翠花虽然够坏,但是她也有自己的原则。她从来不会平白无故的多拿人家一点东西。

    小翠花之所以打算将小白脸弄到平川县,再执行自己的勒索计划,还有一个原因,她怕小白脸被放走后会报复自己。如果再平川她就不害怕,平川县有赵长枪呢!虽然她知道赵长枪看见她就烦,但是她也知道,如果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赵长枪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然而让小翠花想不到的是,当出租车开到水林镇的时候,醉的人事不知的小白脸忽然哇哇哇的吐个没完没了,肮脏腥臭的呕吐物弄得出租车里面到处都是,那味道更是让人受不了!

    出租司机说什么也不送他们了,让他们赶紧下车!给多少钱都不送了!用司机的话说,他出来是赚钱的,不是受罪的!正月十五,大过节的,拉这么一个醉汉晦气!

    小翠花没办法,只好在水林镇下了车。下车后,她一寻思,反正现在已经到了平川县的地盘,就在这里等着小白脸的父母给自己送钱来吧!

    于是,小翠花便架着“儿子”住进了如家酒店。

    住进酒店的房间后,小翠花吩咐酒店的服务员,如果没有事情不要过来打扰自己。然后她取出早已经准备好的细铁链将小白脸直接给捆在了房间的暖气片上。

    小翠花虽然和小白脸鬼混这么长时间,却还真不知道小白脸的家是哪里,他的父母又叫什么名字。只能等到小白脸醒酒之后,再问他了。只有知道了他家的具体地址和联系方式,才能向他们勒索钱财。

    小白脸醉的确实不轻,竟然到了晚上才醒过来。

    小白脸醒来后,发现自己竟然被困住了,本来还想大喊大叫,可是还不等他开口,他就看到小翠花竟然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顶到了他的脖子上!

    刚刚醒酒的小白脸差点没又晕过去,但是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因为他看到小翠花持刀的手在剧烈的抖动!、

    说道底,小翠花毕竟只是一个弱女子,虽然平生曾经杀过鸡,但是像现在这样拿着刀顶在别人的脖子上的,她还从来没有干过,不紧张那才奇怪了。

    小白脸彻底的放下心来,他明白了,虽然小翠花现在手中有刀,但是她仍然是那个每天陪着自己睡觉,被自己压在身下随便收拾的女人。自己何必要害怕她?就算她手中拿着把明晃晃的刀子又如何?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八零章 不拿白不拿    轰!玉杀抖臂再次杀气狂爆,震碎封冰,单臂连连搅动,滔滔杀气运转如狂龙,嗡一下,杀气如罡,彻底将两人给包裹在了其中。

    爆不完的冰山再次封住了他们,犹如封了一只大血球在里面。

    百道冰焰透过冰山喷来,浇中如血球般裹住两人的杀气,刹那间凝聚成团的杀气以可见的速度被焚毁,根本无法抵挡住冰焰的攻击。

    以如罡杀气在冰山中隔出一个球形空间的玉杀又惊又恐,知道坚持不了一会儿,用力摇着苗毅的肩膀怒吼道:“你还不动手,坐以待毙等死不成?”

    苗毅倒是挥手施法搅动了两下,可却不见对冰焰有任何效果,也惊叫道:“这蓝色火焰我还是头次见到,要应付需给我几天时间好好想想。”

    “几天?”玉杀怒吼,他现在杀了苗毅的心思都有,都这种情况了,眼看就要被冰焰给攻破,片刻都难抵挡,你现在跟我说要几天时间?你怎么不去死?

    见他怒目以对,苗毅又立刻大声道:“一天,给我一天时间,我一定能破解它!”

    玉杀怒极反笑,看向四周渐薄的杀气,他能挡住一天才怪了,又霍然回头盯向苗毅,出手如闪电,迅速封了苗毅的法力,给直接扔进了自己的储物镯中。

    身边暂时没了累赘,玉杀身形急转,身上滚滚杀气再次澎湃而出,杀气如罡,如万道光芒般狂爆而出。

    轰!封冰再次被炸开,四周喷来的冰焰竟然被他以不惜代价的方式给倒逼了回去。

    弹指间铿锵指芒凌乱如血色霹雳纵横天地间,再次瞬间形成的封冰不断爆破,血色霹雳冲出,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势肆虐,尽管那百只凤凰喷出的冰焰冲消了不少射杀而来血色霹雳的威力,可余威仍在。

    几乎是霎那间,百只蓝色凤凰同时爆开。当空解体,蓝焰爆满天。

    不惜代价以攻为守的玉杀以‘剑芒’不断如刺猬的方式,强行突破不断封锁他的冰封,以身形带刺急速旋转的方式扫除一切障碍冲撞突围。

    空中解体的七色光点再次汇聚成‘飞鸟’状。爆开的冰焰亦再次集合填充为血肉,转眼百只冰焰凤凰又再次复活,继续追着喷吐冰焰围剿。

    被逼到如此地步,玉杀近乎疯狂,不惜拼尽法力也要突围。留下的话只有死路一条。冰原深处的凤巢他暂时是不敢再去了,只有想办法先突出去等苗毅想出应对的办法来后再说。

    四周数不清的冰灵少女不断扑来消失,不管玉杀冲破多少封阻,她们依然化作座座冰山不断将其冰封,哪怕只能稍稍迟滞玉杀的突围速度,这明显就是想将玉杀给消灭。

    一个无止境的阻拦,一个不惜代价突围,那天崩地裂的动静惊得遥远处的邪灵们飞起,惊疑不定地看着这边,太远了又看不清怎么回事。只见天际蓝汪汪一片的宝蓝光华中杀气冲天。

    被扔入了储物镯中的苗毅恨得牙痒痒,他见玉杀陷入绝境,想逼迫玉杀放开他,哪怕把他当挡箭牌扔出去挡一挡也好,没想到玉杀那老王八蛋竟然会封了他的修为把他扔进了储物镯里,看来这玉杀是打定了主意如果他自己不能活着离开,他苗毅也别想活着离开。

    “王八蛋,死也要拖个垫背的…”苗毅口中骂了一声。

    环顾四周看了眼,发现这个储物镯空间里堆满了东西,估计都是玉杀在荒古死地这么多年来收集的东西。最显眼的还是之前进入冰原时杀的那三个突袭的邪灵,还没有来得及处理。

    对于储物镯里的东西他苗毅现在没兴趣,关键是有兴趣也带不走,法力被封了。肩扛手拿能拿动多少?

    想办法脱身才是正途,可还是那句话,他现在不能动用法力,根本无法离开这储物镯。

    怎么办?苗毅焦虑着来回走动,不及时离开的话,要么依旧落在玉杀手里。要么落在那些冰灵的手上,要么永远困在储物镯里,凭他现在法力被封的状态哪一种情况都可能会要小命。

    要想脱身,首先要解开身上法力封印,要有人帮他解开身上的法力封印。

    他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储物镯,人手他手上倒是有两个,暗幽林和怨达,可关键是法力封住了,他没办法把两人召唤出来。

    啪!苗毅突然欣喜若狂地一拍额头,低头看向了腰间的兽囊,怎么忘了手上还有黑炭这家伙。

    其他东西他也许无法从兽囊中给弄出来,可黑炭是最和他心意相通的。

    赶紧的,稳了稳心神,拍打着腰间的兽囊,越拍越急,这是救命的节奏。

    刺啦,兽囊上突然划出了一道口子,紧接着“砰”一声,兽囊爆开了。

    摇头摆尾的黑炭破开兽囊自己冲了出来,在爆开的烟雾中摇头摆尾,扭头看到了身后的苗毅,转身凑了过来,看了看四周,问:“这是储物镯的空间?怎么回事?”

    苗毅挥了挥手拨开弥漫的烟雾,打了个手势示意它不要说话,凝神注意了下玉杀的动静。

    结果不见玉杀有任何反应,他当即明白了,要么玉杀正在紧急状态顾不上了,要么就是玉杀死了,否则储物镯内这么大的动静玉杀不可能察觉不到。

    不管是哪两种情况,苗毅都知道必须要赶快了,迅速撸下了手腕上的那只之前专门用来装暗幽林的储物镯,扔在了地上,“赶快把这储物镯弄开,快!”

    “直接破坏掉?”黑炭问。

    苗毅吼道:“是!废什么话,快点,不然都没命了!”

    黑炭当即两爪尖插入储物镯内,那套着配套战甲尖锐爪套的锋利爪尖一扒拉,又是砰一声炸响,晶粉弥漫,暗幽林滚了出来,惊愕看向四周,施法扫开眼前迷雾,看到了苗毅。一愣。

    苗毅急声道:“我被玉杀封住了法力,快,快帮我解开,不然都要死在这。”

    暗幽林没有问为什么。迅速出手帮他解开了身上的禁制。

    法力一恢复,苗毅大喜,又摸出一只储物镯来,对暗幽林道:“快躲进去。”

    暗幽林本想问问他怎么了,但见他如此情急。也就没再多问,因为她相信了苗毅不会害她,直接钻入了储物镯中。

    苗毅将储物镯往手腕上一套,摸出了逆鳞枪,翻身骑上了黑炭的背后,又摸出了玲珑宝塔,正欲直接冲杀出去,目光忽然触及此地空间内堆积的大量东西,目光一闪,不拿白不拿。

    挥手连扫。将此地堆积的物品全部收入了自己的储物镯中,一件都没放过,连地上那三具邪灵的尸体也给一起收走了,随后挥枪一指,喝道:“胖贼,杀出去!”

    黑炭立刻狂奔而出,一身犀利战甲对着墙壁猛撞了过去。

    储物镯的炼制材料高级不到哪去,哪挡得住黑炭身穿红晶战甲的冲击…

    正豁出去了不惜一切代价突围的玉杀手腕上“轰”一声震响,爆开的烟尘弥漫。

    玉杀大怒,自然猜到了是什么人搞的鬼。他之前已经察觉到了储物镯内的动静,也猜到了苗毅是不甘受制,可他遭受围攻情急之下已经无暇分心顾及里面的苗毅在干什么。

    至少有一点他是肯定的,苗毅现在不敢离开他。没了他的保护在这里是死路一条。

    谁知苗毅竟然直接攻破了他的储物镯,他都想不通苗毅是怎么解开他的禁制脱困的。

    爆开的烟尘中有东西现身,旋身急转突围的玉杀弹指就是三道霹雳血芒,轰轰轰狂击中跑出的东西。

    谁知跑出来的不是苗毅,而是一座红晶宝塔,硬是被他三道指芒给打的宝光黯淡。硕大的宝塔在巨大冲击力下如流星般撞破封冰飞了出去,倒插在了几百丈远的冰山上。

    围攻的冰灵和蓝凤凰不管什么宝塔,只管攻击玉杀,如果宝塔里有什么东西出来,自然会有人去对付。

    自己手腕上装着自己全部家当的储物镯没了,也不见其他东西流落,反倒是跑出了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宝塔。玉杀不用猜也知道是有人将自己的全部家当给卷走了,不用猜也知道苗毅是躲在了那座宝塔里。

    玉杀简直是气疯了,原路突围的他,竟然豁出命去,又朝插在远处山顶上的宝塔杀了过去。

    玲珑宝塔内的苗毅亦是大惊,骑着黑炭在翻江倒海、洪水肆虐的大地上纵横躲避,内中情形那真是天塌地陷一般。

    他明显感觉到了玲珑宝塔的摇摇欲坠,仅剩的能量已经支撑不住了。

    他猜到了一跑出来很有可能会遭受到攻击,所以才没有使用‘打不烂’,实在是‘打不烂’远不如玲珑宝塔的红晶块头厚实,躲在‘打不烂’中碰上化莲高手也很有可能被震成重伤。

    而玲珑宝塔就不一样了,不但厚实,里面还自成空间,外部遭受的攻击力再大也难以直接波及到他。

    可是他没想到玲珑宝塔一出来立刻就被打的摇摇欲坠,能量已经近乎崩溃,显然是玲珑宝塔的核心级别还太低了。倒不是担心玲珑宝塔被攻破,这么厚实的红晶法宝没那么容被打坏,而是一旦运转能量支撑不住了,玲珑宝塔就要缩回原形,如果没人施救的话,他就要永远被困在里面出不去。

    他在里面虽能驾驭宝塔,却无法给宝塔本体补充能量。

    不出去不行了,不然要困死在里面,何况他的本意也就是借由宝塔躲过第一波攻击。

    “胖贼,拼命的时候到了,走!”苗毅大喝一声,挥枪一指,前方陡然开出一个空口,黑炭纵空直接跳了出去。

    ps:胖贼,求月票的时候到了!

    。(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