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玉杀抖臂再次杀气狂爆,震碎封冰,单臂连连搅动,滔滔杀气运转如狂龙,嗡一下,杀气如罡,彻底将两人给包裹在了其中。

    爆不完的冰山再次封住了他们,犹如封了一只大血球在里面。

    百道冰焰透过冰山喷来,浇中如血球般裹住两人的杀气,刹那间凝聚成团的杀气以可见的速度被焚毁,根本无法抵挡住冰焰的攻击。

    以如罡杀气在冰山中隔出一个球形空间的玉杀又惊又恐,知道坚持不了一会儿,用力摇着苗毅的肩膀怒吼道:“你还不动手,坐以待毙等死不成?”

    苗毅倒是挥手施法搅动了两下,可却不见对冰焰有任何效果,也惊叫道:“这蓝色火焰我还是头次见到,要应付需给我几天时间好好想想。”

    “几天?”玉杀怒吼,他现在杀了苗毅的心思都有,都这种情况了,眼看就要被冰焰给攻破,片刻都难抵挡,你现在跟我说要几天时间?你怎么不去死?

    见他怒目以对,苗毅又立刻大声道:“一天,给我一天时间,我一定能破解它!”

    玉杀怒极反笑,看向四周渐薄的杀气,他能挡住一天才怪了,又霍然回头盯向苗毅,出手如闪电,迅速封了苗毅的法力,给直接扔进了自己的储物镯中。

    身边暂时没了累赘,玉杀身形急转,身上滚滚杀气再次澎湃而出,杀气如罡,如万道光芒般狂爆而出。

    轰!封冰再次被炸开,四周喷来的冰焰竟然被他以不惜代价的方式给倒逼了回去。

    弹指间铿锵指芒凌乱如血色霹雳纵横天地间,再次瞬间形成的封冰不断爆破,血色霹雳冲出,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势肆虐,尽管那百只凤凰喷出的冰焰冲消了不少射杀而来血色霹雳的威力,可余威仍在。

    几乎是霎那间,百只蓝色凤凰同时爆开。当空解体,蓝焰爆满天。

    不惜代价以攻为守的玉杀以‘剑芒’不断如刺猬的方式,强行突破不断封锁他的冰封,以身形带刺急速旋转的方式扫除一切障碍冲撞突围。

    空中解体的七色光点再次汇聚成‘飞鸟’状。爆开的冰焰亦再次集合填充为血肉,转眼百只冰焰凤凰又再次复活,继续追着喷吐冰焰围剿。

    被逼到如此地步,玉杀近乎疯狂,不惜拼尽法力也要突围。留下的话只有死路一条。冰原深处的凤巢他暂时是不敢再去了,只有想办法先突出去等苗毅想出应对的办法来后再说。

    四周数不清的冰灵少女不断扑来消失,不管玉杀冲破多少封阻,她们依然化作座座冰山不断将其冰封,哪怕只能稍稍迟滞玉杀的突围速度,这明显就是想将玉杀给消灭。

    一个无止境的阻拦,一个不惜代价突围,那天崩地裂的动静惊得遥远处的邪灵们飞起,惊疑不定地看着这边,太远了又看不清怎么回事。只见天际蓝汪汪一片的宝蓝光华中杀气冲天。

    被扔入了储物镯中的苗毅恨得牙痒痒,他见玉杀陷入绝境,想逼迫玉杀放开他,哪怕把他当挡箭牌扔出去挡一挡也好,没想到玉杀那老王八蛋竟然会封了他的修为把他扔进了储物镯里,看来这玉杀是打定了主意如果他自己不能活着离开,他苗毅也别想活着离开。

    “王八蛋,死也要拖个垫背的…”苗毅口中骂了一声。

    环顾四周看了眼,发现这个储物镯空间里堆满了东西,估计都是玉杀在荒古死地这么多年来收集的东西。最显眼的还是之前进入冰原时杀的那三个突袭的邪灵,还没有来得及处理。

    对于储物镯里的东西他苗毅现在没兴趣,关键是有兴趣也带不走,法力被封了。肩扛手拿能拿动多少?

    想办法脱身才是正途,可还是那句话,他现在不能动用法力,根本无法离开这储物镯。

    怎么办?苗毅焦虑着来回走动,不及时离开的话,要么依旧落在玉杀手里。要么落在那些冰灵的手上,要么永远困在储物镯里,凭他现在法力被封的状态哪一种情况都可能会要小命。

    要想脱身,首先要解开身上法力封印,要有人帮他解开身上的法力封印。

    他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储物镯,人手他手上倒是有两个,暗幽林和怨达,可关键是法力封住了,他没办法把两人召唤出来。

    啪!苗毅突然欣喜若狂地一拍额头,低头看向了腰间的兽囊,怎么忘了手上还有黑炭这家伙。

    其他东西他也许无法从兽囊中给弄出来,可黑炭是最和他心意相通的。

    赶紧的,稳了稳心神,拍打着腰间的兽囊,越拍越急,这是救命的节奏。

    刺啦,兽囊上突然划出了一道口子,紧接着“砰”一声,兽囊爆开了。

    摇头摆尾的黑炭破开兽囊自己冲了出来,在爆开的烟雾中摇头摆尾,扭头看到了身后的苗毅,转身凑了过来,看了看四周,问:“这是储物镯的空间?怎么回事?”

    苗毅挥了挥手拨开弥漫的烟雾,打了个手势示意它不要说话,凝神注意了下玉杀的动静。

    结果不见玉杀有任何反应,他当即明白了,要么玉杀正在紧急状态顾不上了,要么就是玉杀死了,否则储物镯内这么大的动静玉杀不可能察觉不到。

    不管是哪两种情况,苗毅都知道必须要赶快了,迅速撸下了手腕上的那只之前专门用来装暗幽林的储物镯,扔在了地上,“赶快把这储物镯弄开,快!”

    “直接破坏掉?”黑炭问。

    苗毅吼道:“是!废什么话,快点,不然都没命了!”

    黑炭当即两爪尖插入储物镯内,那套着配套战甲尖锐爪套的锋利爪尖一扒拉,又是砰一声炸响,晶粉弥漫,暗幽林滚了出来,惊愕看向四周,施法扫开眼前迷雾,看到了苗毅。一愣。

    苗毅急声道:“我被玉杀封住了法力,快,快帮我解开,不然都要死在这。”

    暗幽林没有问为什么。迅速出手帮他解开了身上的禁制。

    法力一恢复,苗毅大喜,又摸出一只储物镯来,对暗幽林道:“快躲进去。”

    暗幽林本想问问他怎么了,但见他如此情急。也就没再多问,因为她相信了苗毅不会害她,直接钻入了储物镯中。

    苗毅将储物镯往手腕上一套,摸出了逆鳞枪,翻身骑上了黑炭的背后,又摸出了玲珑宝塔,正欲直接冲杀出去,目光忽然触及此地空间内堆积的大量东西,目光一闪,不拿白不拿。

    挥手连扫。将此地堆积的物品全部收入了自己的储物镯中,一件都没放过,连地上那三具邪灵的尸体也给一起收走了,随后挥枪一指,喝道:“胖贼,杀出去!”

    黑炭立刻狂奔而出,一身犀利战甲对着墙壁猛撞了过去。

    储物镯的炼制材料高级不到哪去,哪挡得住黑炭身穿红晶战甲的冲击…

    正豁出去了不惜一切代价突围的玉杀手腕上“轰”一声震响,爆开的烟尘弥漫。

    玉杀大怒,自然猜到了是什么人搞的鬼。他之前已经察觉到了储物镯内的动静,也猜到了苗毅是不甘受制,可他遭受围攻情急之下已经无暇分心顾及里面的苗毅在干什么。

    至少有一点他是肯定的,苗毅现在不敢离开他。没了他的保护在这里是死路一条。

    谁知苗毅竟然直接攻破了他的储物镯,他都想不通苗毅是怎么解开他的禁制脱困的。

    爆开的烟尘中有东西现身,旋身急转突围的玉杀弹指就是三道霹雳血芒,轰轰轰狂击中跑出的东西。

    谁知跑出来的不是苗毅,而是一座红晶宝塔,硬是被他三道指芒给打的宝光黯淡。硕大的宝塔在巨大冲击力下如流星般撞破封冰飞了出去,倒插在了几百丈远的冰山上。

    围攻的冰灵和蓝凤凰不管什么宝塔,只管攻击玉杀,如果宝塔里有什么东西出来,自然会有人去对付。

    自己手腕上装着自己全部家当的储物镯没了,也不见其他东西流落,反倒是跑出了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宝塔。玉杀不用猜也知道是有人将自己的全部家当给卷走了,不用猜也知道苗毅是躲在了那座宝塔里。

    玉杀简直是气疯了,原路突围的他,竟然豁出命去,又朝插在远处山顶上的宝塔杀了过去。

    玲珑宝塔内的苗毅亦是大惊,骑着黑炭在翻江倒海、洪水肆虐的大地上纵横躲避,内中情形那真是天塌地陷一般。

    他明显感觉到了玲珑宝塔的摇摇欲坠,仅剩的能量已经支撑不住了。

    他猜到了一跑出来很有可能会遭受到攻击,所以才没有使用‘打不烂’,实在是‘打不烂’远不如玲珑宝塔的红晶块头厚实,躲在‘打不烂’中碰上化莲高手也很有可能被震成重伤。

    而玲珑宝塔就不一样了,不但厚实,里面还自成空间,外部遭受的攻击力再大也难以直接波及到他。

    可是他没想到玲珑宝塔一出来立刻就被打的摇摇欲坠,能量已经近乎崩溃,显然是玲珑宝塔的核心级别还太低了。倒不是担心玲珑宝塔被攻破,这么厚实的红晶法宝没那么容被打坏,而是一旦运转能量支撑不住了,玲珑宝塔就要缩回原形,如果没人施救的话,他就要永远被困在里面出不去。

    他在里面虽能驾驭宝塔,却无法给宝塔本体补充能量。

    不出去不行了,不然要困死在里面,何况他的本意也就是借由宝塔躲过第一波攻击。

    “胖贼,拼命的时候到了,走!”苗毅大喝一声,挥枪一指,前方陡然开出一个空口,黑炭纵空直接跳了出去。

    ps:胖贼,求月票的时候到了!

    。(未完待续。)

    …

第1317章    “我怎么突然觉得,巅峰帝级强者大吕重的面前太弱了!”纳兰无敌、纳兰无功以及同样在观战的其他一些强者心中暗暗震动。

    刚才,吕重连续两次出手,总共四尊巅峰魔帝就这么陨落在吕重的手里了。

    似乎这些巅峰魔帝就是纸糊的一般,根本就不堪一击,太脆弱了。

    吕重的随意一击,就能轻易斩杀巅峰魔帝。

    更可怕的是吕重自己还相当地轻松。

    “圣纹啊,居然在中位仙帝境界就凝聚出了圣纹,这吕重简直是惊才绝艳啊!”

    “这会儿,我才明白,他为何能在鸿蒙龙墓中造成那么恐怖的惨案。这吕重当真恐怖之极……”

    “明白个屁!”吕重心中不屑地之极。

    威之圣纹是强,但是,吕重也是很少用之于战斗呢。

    若是让这些人知道吕重几乎凝聚了28枚大道道纹,甚至上品境界的大道道纹都达到了十几枚,只怕这些的所有帝级强者再也没有信心围攻吕重。

    吕重淡淡地扫了一眼虚空中的其它几十个帝级强者,平静地说道:“诸位,还要出手的话,就快点!”

    话语虽轻,可是一众帝级强者怎么感觉怎么觉得这声音中充满了极度的不屑与蔑视。

    耻辱!

    憋屈!

    无数帝级强者的心中,完全被这两种情绪左右。

    “吕……吕重,你太嚣张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大家联手吧。要知道吕重绝不是一个君子。今天不彻底地灭了他。好运么他一定会逐个地找上门来报复,所以,为了我们各大家族日后的安定,请联手灭了他——”西门天雄怒声而喝,全力地调动所有人的战意。

    “是啊,那吕重一向睚眦必报,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今天他若不死。必定会千倍万倍地报复我等!所以,与他拼了!”

    “拼了!我还真不信,咱们这么多的人,灭不掉他一个吕重!”

    “废话少说,直接战斗吧!”

    “杀……”

    几乎所有人都被西门天雄给激出了心中的杀意。个个看着吕重,几乎有如看待一个毁门灭派的仇人。

    “咻咻咻……”

    一道道璀璨的剑光、宝光,从四面八方向吕重轰击而来。

    “呵呵,既然围攻我,却不组阵。真不知你们是白痴呢还是天真呢!”

    吕重心中冷笑,风之大道道纹、光之大道道纹在空间大道道纹的配合下。让吕重的速度达到了极致。

    这会儿就算是天使族光武帝耶无上复活,单凭速度。也要被吕重给甩得远远的。

    轻松地穿梭在人群之中,使得吕重踏步之时即像是虚空渗透,又像是随风飘摇,亦如鬼影重重、虚无缥缈,没有任何人能攻击到他。

    甚至,虚空之中,更是于瞬间出现了许多吕重的影子。

    影之大道也开始呈威!

    “天啊,这……这吕重怎么能凝聚出这么多的上品甚至是极品大道道纹?”暗中观战的不少强者,利用强大的仙识,死死地盯着吕重以及他的影分身。

    一个巅峰仙帝,能把凝聚的一枚大道道纹提升到上品巅峰境界,都非常困难了。要凝聚两个到三个上品巅峰境的大道道纹更是天才中的天才。

    可这个吕重,却完全超脱了所有仙魔佛妖对大道道纹的认知。

    他展露出的大道道纹,似乎每一个都至少达到上品巅峰境?

    难怪!

    难怪他能在短时间之内创造如此大的威名!

    难怪他能在鸿蒙龙墓中以一人之力灭杀一千帝级强者!

    原来……原来这吕重居然已可怕到如此地步!

    “嗤……”

    鲜血狂喷,一位巅峰妖帝身后绽放出一道虚无的刀罡,在他临死的那一刻充满绝望和不敢想象,怎么会……为什么这刀能轻松地破开他那可媲美极品先天灵宝的身体……为什么明明只是残影,而且没有什么能量的波动,但为什么这残影也能主动攻击人?而且还这么恐怖?

    这位妖帝根本就不明白,如今吕重的[影]之大道,已修炼到大成的上品巅峰境界。影分身与本尊能自由转化。刚才完成最后一击的已不是之前的影分身,而是吕重的本尊了。

    另一位冥帝眼瞳中充满了极度的绝望,而且他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看到吕重的本尊朝自己冲杀而至,甚至其身上释放出滔天的杀意。他能确定这绝对是吕重的本尊,便开始疯狂地攻击,轰得四周空间都在不停地颤动,然而他怎么也没有攻击到吕重。似乎眼前的吕重瞬间就渗透了虚空,变成了真正的影子消失了。

    “怎么会这样?”

    在他正不敢置信的瞬间,一把诡异的长刀诡异雾化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他的身则斩下。一下子将他的身体直接斩裂,和刚才那妖皇一样,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甚至他的元神也莫名其妙地第一时间失去了意识。

    “杀!”

    无数吕重森然暴喝,几乎个个都是吕重的本尊。

    滔天的杀意,纵横交错,让所有参与围攻的人都是心头狂震。

    上品巅峰的光之大道,上品巅峰的风之大道,极品巅峰的空间大道。

    这三种大道道纹,短时间之内,把吕重的速度提升到了一个极点。

    而吕重手中的[千秋岁月刀],下品混沌至宝,时间系混沌至宝。一刀斩出,刹那千年。弹指间春花秋实。拥有加速时间千倍的威能,神鬼莫测。

    正所有“千破万破,唯快不破。”!

    有至强的速度,再有更恐怖的时间系混沌至宝[千秋岁月刀]相助,吕重如绝世神魔,开始疯狂地收割着四周众帝级强者的生命甚至灵魂。

    短短的时间之内,五十三位巅峰仙帝、十一位上位仙帝,就陨落了大半。

    如今,仅仅只有二十二位仙帝存活。

    怕了!

    惧了!

    总共六十四们仙帝。甚至实力至少都拥有上位仙帝的修为。

    但还是被吕重给杀得丢盔卸甲、狼狈不堪。

    这一刻,所有的仙帝才终于明白,吕重当年在鸿蒙龙墓第三区为什么能以一人之力灭杀上千仙帝了。

    如此赫赫凶威,吕重这会儿在所有人的眼里,就是一个真正的绝世凶神。

    这一战,吕重几乎生生打掉了八大势力一小部分高层力量。而且是强行辗压!

    “结阵……大家快结阵战斗。能减慢这家伙的速度的话,就尽力施法减慢其速度……”西门天雄这会儿也没有了之前的狂傲,有的是深深的惊惧与忌惮。

    眼前的这个吕重,其速度简直是太快了。

    真正的达到了圣人之下无敌的境界!

    “重力大道道纹,扯——”

    “诅咒大道,衰弱!”

    “土之大道、陷——”

    ……

    不少人在第一时间动用了各自能用得上的大道道纹,勾通着整个天地,准备强行减弱吕重的速度。

    “嘿嘿,比大道道纹?那么今天就亮瞎你们的24k钛合金狗眼吧——”吕重突然冷笑一声。

    上品巅峰的重力之大道道纹飞出,四周敌方的重力场强行被驱除一空。

    上品气运大道道道出!吞敌人鸿运为己用!同时衰减敌人气运!

    上品巅峰的土之大道道纹!

    ……

    整整28枚大道道纹围着吕重放射璀璨之极的毫光。

    其中,几乎绝大多数的道纹都达到了上品境界。

    “咝……”

    “嘶……”

    “嗤……”

    无数人倒着冷气的声音响起……(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