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张立武紧赶慢赶,还是在志愿者消防车中的水告罄之前赶到了现场!九辆消防车分别抢占有利位置,消防战士快速的铺好水带,一条条水龙欢快的朝大火飞扑而去!

    大局已定,赵长枪没有再理会下面的救火战斗,而是将注意力放到了怀中的小翠花身上。[ 超多好看小说]

    赵长枪发现,小翠花竟然又奇迹般的睁开了眼睛。经验告诉他,小翠花的再次醒来,并不是说她的情况好转了,反而说明她已经撑不住了。这是回光返照,当小翠花的眼睛再一次闭上的时候,恐怕就再也不能睁开了!

    “嫂子,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赵长枪小声问小翠花。

    小翠花嗫嚅了一下因为缺氧而发紫的嘴唇,微弱的说道:“王磊救出来了吗?”

    “王磊?”赵长枪小声重复了一句,马上醒悟过来。王磊肯定就那个被用铁链绑在暖气片上的那个年轻人。

    “救出来了,救出来了。他没事,你放心吧,嫂子。”赵长枪连忙说道。赵长枪现在不想去理会王磊到底是怎么被绑在暖气片上的,是谁将他绑在暖气片上的,也不想研究王磊和小翠花之间的关系,他只想小翠花能活下去。

    小翠花听说王磊没事后,脸上露出一丝释然的表情,然后说道:“赵主任,我还得向你道个歉,我不该拿了你们的钱。”

    “没事,没事!咱不差那几个钱。嫂子你撑住,你看云梯车已经支起来了,你马上就会得救了!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虽然赵长枪知道,自己说这些对小翠花来说已经没有半点作用,因为她已经的确没有任何希望,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想说,想鼓励小翠花撑下去!

    小翠花仿佛没有听到赵长枪的鼓励,只是自顾自的说道:“赵主任,我还得求你个事情。”

    “你说,嫂子,无论什么我都答应你。”赵长枪连忙说道。

    “我死之后,你替我对我儿子说声对不起!我这个做妈妈的给儿子丢脸了。另外,我死之后,我想请赵主任将我葬在我妈妈的坟前,我妈妈去年死了。因为我这辈子最恨的人就是她,所以她死之后,我连去送她最后一程也没有。现在想来好后悔啊。我欠妈妈的债,这辈子是没法还了,只能去另一个世界还了!”

    小翠花的话虽然虚弱,但是却能让赵长枪听得非常清楚。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嫂子,你放心,我一定将这两件事给你办好!”赵长枪说道。他的眼角有些湿润,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小翠花心中的愧疚于悔悟。

    小翠花脸上露出一丝由衷的笑意,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小翠花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消防大队的云梯车终于架了起来,几名消防员首先跑到了赵长枪的身边。

    赵长枪没有对着顾晓梅大喊大叫,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轻的将她交给了一名消防员,让消防员将她送到了云梯上。

    然后赵长枪亲自指挥被困得群众一批接一批通过云梯逃离了危险之地。吴飞灵是第一批被送下去的。虽然赵长枪并不喜欢这个女人的为人行事,但是她毕竟是常务副省长吴应熊的女儿,而赵长枪是一向都非常尊重吴应熊的。

    吴飞灵在被消防员用担架抬下去的时候,还不断的告诫那些消防员,让他们小心点,她可是吴副省长的女儿!

    赵长枪听着吴飞灵自报门庭的话,心中更有些膈应吴飞灵了。他忽然感到,在某些方面吴飞灵甚至还不如小翠花!

    不错,吴飞灵有学历,有知识,高雅知性,而小翠花小学都没毕业,没有文化,没有知识,甚至淫荡成性,在相亲邻里间更是臭名昭著。但是小翠花能在最后时刻用自己的生命救了吴飞灵!把生的希望给了吴飞灵,并且在最后时刻,她还是没有忍心将那个男人烧死!而是让自己去把他救了出来,试问,吴飞灵能做到这些吗?

    也许小翠花的一生都是糊涂的,甚至是龌龊的,但是在人生的最后一刻,她却奏出了人生最响亮的乐章!

    等被困在楼顶上的所有人都被撤到安全地点之后,赵长枪才亲自押着王磊被云梯放到了地面上。

    赵长枪将王磊交给了张立武,说道:“他就是被绑架的人。”

    然后又指了指被盖上白布的顾晓梅,继续说道:“劫匪就是她。现在已经死了!是为了救一个无辜者死的。具体经过你们回去后再调查吧。现在我想知道你们为什么到现在才来?如果不是这支志愿者消防队的到来,恐怕就连旁边的那个加油站都要被燃爆了!”

    张立武听到赵长枪口气比较严厉,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苦笑,将事情的经过和赵长枪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赵长枪在赶到现场之前,临时决定让张立武去一趟消防大队算是对了。如果张立武没有去消防大队,恐怕再过半个小时,消防大队也赶不到现场。

    当张立武赶到消防大队驻地的时候,已经接到火警报告的县消防大队竟然才刚刚开始行动!消防员们不紧不慢的给消防车加水,检查车辆。最糟糕的是,消防大队的正副大队长和一个中队长竟然全部不在驻地!他们全跑回家过元宵节了!

    马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没有指挥员的消防大队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先干什么,后干什么,怎么样才能用最快的速度,最短的时间赶往火灾现场!他们只是凭借着自己的经验忙碌着,场面看上去有些糟糕。

    张立武赶到消防大队,看到这种乱糟糟的场景后,立刻火冒三丈,他立刻开始拨打消防大队长的电话,然而让他更加恼恨的是,大队长曹金飞的手机竟然关机了!

    元宵节是灯节,有的地方还叫火把节,这一天几乎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中,防火形势最严峻的一天。消防大队应该整兵列队,只要接到火警随时都能出发的!可是大队长曹金飞竟然回家过元宵节了!而且连手机都关机了!

    这家伙想干嘛?这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把元宵过的节奏啊?

    张立武虽然不是专业消防队员,但是他毕竟是公安局长,对消防这一块也不算太陌生,无奈之下他只能将自己赶鸭子上架,充当了总指挥。

    按说一个县的公安局长只能在宏观业务上对消防大队进行指导,但是具体到救火任务上,公安局长是不能指挥消防官兵的。因为消防大队虽然是公安现役部队,但是它还是武警部队,在具体业务上,他是接受上级部门垂直领导的。

    但是现在情况特殊,在大队值班的的消防员根本没有一个统一的领导,张立武只能越俎代庖了。

    有了张立武的指挥,一帮消防员们才有了主心骨,行动也快了起来。然而即便如此,由于他们之前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所以单单是准备工作便浪费了很多的时间,等他们紧赶慢赶,赶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如果不是水林镇有支志愿者消防队,而赵长枪又来的及时,后果不堪设想!

    赵长枪听完张立武的话之后,气的直咬牙,他恨不能马上便将大队长曹金飞一把扯到自己面前,然后啪啪啪扇他几个大耳刮子!县财政每年给县消防大队的经费可不是个小数目,曹金飞这个混蛋就是这样工作的?

    赵长枪恨归恨,曹金飞人不在这里,他就是想对着他发火也找不到人。然而让赵长枪想不到的是,他正愁发火找不到人的时候,曹金飞竟然来了!

    这家伙开着单位的越野车嘎吱一声停在人群的外围,然后屁颠屁颠跑向赵长枪,口中不断的说道:“赵县长,对不起,我来晚了!我来晚了!”

    平川县消防大队是营级建制,曹金飞的军衔是中校,牵强附会的论起来,和赵长枪的级别也差不多了。但问题是两人的职务不同,而且县消防大队得从县财政拿钱!所以曹金飞不但要听赵长枪的,而且还要接受公安局长张立武的领导。

    当曹金飞跑到赵长枪面前,看到赵长枪的尊荣时,不禁暗暗心惊,只见赵长枪的脸早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黑的好像锅底一般,头发也被烧得一绺一绺的,耳朵锤子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划了个小口子,被他随便找了块烟盒纸给贴住了。

    一句话,赵长枪现在的样子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一点县长的样子都没有!如果不是看到张立武站在赵长枪身边,曹金飞可能还认不出赵长枪。

    不过让曹金飞胆战心惊的是,赵长枪虽然脸上几乎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但是一对炯炯有神的眼睛却仿佛发出实质的寒光!曹金飞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家伙的预感很快变成了现实!他刚跑到赵长枪面前,打完招呼,就见赵长枪猛然挥手“啪”的一声打在他的脸上!

    曹金飞顿时感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好像被烙铁烙到了一般!曹金飞心中不禁暗恼,赵长枪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自己,他感到自己的脸被赵长枪一巴掌打成了屁股!

    “曹金飞,你行啊!还有点觉悟嘛!还知道自己来晚了。依我看不算晚啊,今天才十五,过年还早呢!你不如等吃完明年的元宵汤圆再过来啊!”赵长枪冷笑着说道。

    曹金飞虽然心中恨极了赵长枪,但是嘴上却什么也不敢说,只能静静的听着。

    只听赵长枪又说道:“曹金飞,我现在正式告诉你,你这个县消防大队的大队长被就地免职了!”

    曹金飞已经做好了挨批评的准备,他却没想到赵长枪竟然要撤他的职务!赵长枪没这个权利啊!他管的也太宽了吧?

第一四七八章 玉杀    意下如何还用问吗?两人肯定是不想带上他一起去的。←,

    瞧暗幽林的样子,见到这位玉杀似乎吓得连话都不敢说了,苗毅就不指望她能有什么办法了,遂接话道:“我们正是想去凤巢看看,只是不知如何才能进去,还请前辈指点。”

    玉杀微微笑地看着他,“在我面前玩这种小把戏就没意思了,我虽被冰雪所封,却不妨碍我看到你施法驾驭那正阴之火,趁我现在还有耐心,不要惹我生气。”

    苗毅问:“我若是不带你进去呢?”

    玉杀:“那我只好占用你的肉身再想办法进去,不过你既然懂控火术,我又何必那么麻烦。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带这怨灵进去,但想必有你自己的目的,咱们互相合作,进去后各取所需,如何?”

    苗毅:“互相合作?我看到的好像是胁迫。”

    玉杀轻轻摆手,“错了!没我的帮助就凭你的修为,怕是很难进去,莫非你以为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想进入凤巢?”

    苗毅和暗幽林下意识看了四周一眼,苗毅问:“难道这里还藏有其他人?”

    玉杀点了点头,“只怕你们早就被其他人给盯上了,只是因为你们恰好从我坐镇的区域经过,他们不知我的底细不敢轻举妄动而已,所以你需要一个人为你开路,我是个不错的人选。”

    苗毅:“也就是说,我还可以选择其他人合作。”

    玉杀微微一笑,“你落在了我的手上,你说呢?”目光突然往暗幽林身上一扫,一股凌厉杀气骤然迸发而出,将暗幽林整个人给镇住了。

    虽然锁定的目标不是苗毅。可是那股无形杀气已然让苗毅感受到了刺痛,仿佛有无形的刀子要划破自己的皮肤。

    “嗯…”暗幽林顿时发出痛苦闷哼,一脸的苦楚之色,却硬是被镇在原地无法摆脱,任由摆布。

    更恐怖的是,暗幽林的表皮上居然出现了裂纹。仿佛要被什么给撕裂一般。

    “住手!”苗毅陡然一喝。

    杀气骤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如释重负的暗幽林扑通跪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赶紧施法疗伤,体表撕开的裂纹又在慢慢愈合,抬头看向玉杀的眼神满是畏惧之色。

    玉杀笑眯眯看着苗毅,“这么说,同意了?”

    苗毅问:“我有的选择吗?”

    玉杀朝连绵起伏的冰山抬了抬下巴,“那就不要浪费时间了。我已经等了太多年了,实在是等不及了。”

    苗毅:“你就不问问我是什么人?”

    玉杀轻笑道:“能通过天庭封锁的入口进来,除了天庭的人还能有什么人。你是什么人对我来说不重要,我需要的是进入凤巢获取更强大的实力以抵御天庭的下次清剿。”

    苗毅还想用天庭来吓唬一下,谁知人家无感。别无他法,只好摸出战甲噼里啪啦穿上了。

    “你这战甲看起来不错。”玉杀嘴角勾笑一声,也摸出了一套红晶战甲穿上,赫然是天庭的制式战甲。

    苗毅不由多看了两眼。这显然不会是天庭送给他的,也就是说。有天庭大将死在了这家伙的手上。

    重新站了起来的暗幽林也摸出了战甲穿上。

    苗毅和暗幽林还没做好准备,玉杀突然双手一拍二人肩膀,道:“还是从地面走稳妥,从空中走太过引人注意,引出什么围攻就不妙了。不仅仅是其他人的觊觎,山中似乎还藏了什么古怪。我亲眼见过有高手闯进去后传来了打斗的动静。小兄弟,开路的事交给我,你负责驱散正阴之火。”

    不等苗毅同意,三人已经是“唰”一声滑向冰原深处,遇坡遇坎轻轻划出弧线越过。速度极快。

    可就在这时,似乎有人按捺不住了,左边两条人影,右边一条人影,快若流星般射来。

    三人骤然停下,玉杀双掌一摁,苗毅和暗幽林犹如两根钉子一般,啪一声,齐胸为止,没入了下方的冰面。

    目光左右急扫的玉杀不动不摇站在原地,头盔下的长发飘舞,苗毅和暗幽林能感觉到一股强悍法力笼罩着护住了他们两人。

    直到三名袭击之人近身之际,玉杀陡然旋转如风,宛若千手幻影,万指齐弹,四周无数血色剑芒吞吐,扑来的三人猝不及防,瞬间被吞没。

    “啊…啊…啊…”三声凄厉惨叫响彻冰原。

    急速旋转的玉杀骤停,左右摊开的双掌持拈花状,周身数不清的长达百丈的杀气凝聚的血色剑芒令其如同刺猬一般。待其缓缓放下双手,周身剑芒也如虚影般渐渐消淡隐去,空中抽搐的三人方陆续落下。

    却又见玉杀三指连弹,三记指影再次如剑芒般铿锵而出,如同三道血色霹雳在空中闪过,将那即将落地三人的脑袋给斩了下来。

    杀气如剑,弹指而出,犹如雷霆万钧,瞬灭!

    暗幽林目露惊恐,苗毅倒吸一口凉气,他可是亲眼看到那冲来突袭的三人也是化莲境界的修士,竟然被玉杀弹指间给灭了,这玉杀修为放在外面未必算很高,但这实力就算放在外面也绝对很恐怖!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暗幽林一听到‘玉杀’这个名字就会害怕成那样。

    远处,暗中,还有人在窥视,确切地说是在伺机而动,但是见到玉杀这一手瞬灭的手段,皆是吓了一跳,皆悄悄隐没,似乎都猜到了玉杀的身份,不是他们惹得起的。

    左右冷目扫视的玉杀冷哼一声,这一击他可谓是尽全力而为,既是在亮明身份,也是要震慑心怀不轨之人不要乱打主意。

    一击奏效,吓退了那些暗中窥视之人,玉杀挥手一扫,地上的三具尸体飞来,被他挥手扫入了储物镯内,双掌朝地虚抓一把,苗毅和暗幽林已被拔出了冰面,重新落如了他的手中。

    苗毅叹了声,“怪不得你能躲过天庭的清剿,的确有实力。”

    玉杀:“那是因为我躲的快,否则再有实力也不是天庭的对手。”他目光落在了暗幽林身上,“此去冰谷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我既要保护你,还要护着她,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既有我随行保护,何须还带着她,这小怨灵已经成了累赘,不要也罢,她这套战甲是你的了。”

    暗幽林大惊,知道这是要对自己下杀手了,苗毅亦是一惊,下意识喝道:“住手!”

    玉杀似乎有些不解,“她对你还有什么用处吗?我知道你们外面的男男女女有‘情爱’这东西,你不会是看上她了吧?就她这死人脸也能打动你?难道她比你们外面的女人还更活色生香不成?”

    其实苗毅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护着暗幽林,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有一个理由安慰自己,那就是回头去龙穴的时候也许还用的上她。可实际上呢?他见到暗幽林此时那绝望的眼神就会浮现另一个影子,他在御园放弃的那个人的影子,那人也曾经用这般绝望的眼神看着他…

    苗毅:“她可以进我的储物镯,没必要非得杀了她。”

    玉杀挑眉,他是不想留暗幽林的,就算是顺利进了凤巢,他也还是会杀掉她,他怎么可能放任其他邪灵和他分享邪源,只是现在还需要苗毅配合,所以他手一松,放开了她。

    苗毅翻手拿了只空的储物镯对着暗幽林,后者满怀感激地看着他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苗毅遂挥手一招,将她收入了储物镯中。

    暗幽林是怨灵,储物镯内的环境不会把她给怎么样。

    完毕后,苗毅回头道:“走吧!”

    玉杀手掌搭了他的肩膀,两人一闪远去,急速滑向连绵起伏的冰山之中。

    山中冰谷,险奇难测,或突兀,或雄阔,或陡峭,近乎迷幻的构造处处透着瑰丽的蔚蓝。

    闯入了冰谷之中后,有苗毅施法逼开那浓郁的阴火元素可谓让玉杀大大松了口气,否则凭他的修为就算实力再强,护体法罡也经不住侵蚀,毕竟这见鬼的阴火元素对他有克制作用。

    这冰谷中的寒冷刺骨程度令苗毅有些诧异,若不是他修炼的是火性功法能御寒,也会觉得寒冷无比。两人暂停辨别方向时,苗毅伸手掰住一棵冰笋,强行用力居然无法掰断,还是用了不小的法力才嘎嘣掰断了。

    那嘎嘣声在山谷中久久回荡,苗毅四周看了看,又看向了手中掰断的冰笋,手指敲了敲,似乎没想到能有这么坚硬。

    倒是辨明方向的玉杀回头看了眼道:“这里的冰都不是普通的冰,而是玄冰,从有荒古开始就存在了,说是亿载玄冰也不为过,自然是坚硬的很。”他说话的声音也在冰谷中回荡。

    原来如此,苗毅暗暗点头,突然身形一动,又被玉杀给拖着继续前行。

    为了避免惊动玉杀嘴中所谓的什么东西,两人一直穿梭在地势较低的地方,尽量避免在高处太过显眼。

    然而才又穿过一片山峦不久,玉杀突然摁住了苗毅的肩膀,两人双双停下,只见玉杀一脸警惕地扫视四周。

    苗毅问:“怎么了?”话刚落,他也发现了不对,隐隐听到“咯咯”笑声传来,声音清脆如银铃,是女人的笑声,还是一群女人的笑声。(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