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知是小翠花灵魂深处还有一丝对生的执念,还是赵长枪刺激穴道的方法确实有效,小翠花竟然真的神奇的醒了过来!

    “嫂子,你醒了!”赵长枪看到小翠花竟然睁开了眼睛,马上惊喜的说道。 [800]

    按照庄乡关系,赵长枪应该叫小翠花一声嫂子,但是由于赵长枪不耻小翠花的为人,所以他以前从来就没有喊过她一声嫂子!

    但是今天,当赵长枪知道小翠花竟然舍命救了吴飞灵之后,赵长枪对小翠花的印象忽然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忽然感到,小翠花虽然淫 荡,但是这个人好像并不是一个纯粹的坏人!她在赵庄除了因为勾男人,常常惹的别人家庭不和之外,好像真没干过其他的坏事。

    偷鸡摸狗,落井下石,背后捅刀子,她从来不干。

    所以,现在,赵长枪面对奄奄一息的小翠花,竟然破天荒的喊出了一声嫂子!

    不过,弥留之际的顾晓梅显然没有注意到赵长枪对她称呼的改变,她只是用视线示意了一个方向,同时虚弱的说道:“赵主任,快快,那个房间里还有人!”

    小翠花的生命气息实在太弱了,说完后便又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赵长枪听说还有人,连忙将小翠花轻轻的放在地上。

    旁边的吴飞灵看到赵长枪好像要撇下她,去救小翠花口中所说的那个人,连忙惊恐的说道:“赵长枪,你不能抛下我不管,去救她口中的那个人!谁知道她说的是真的假的?就算她说的是真的,里面的人也被烧死了,烧不死也呛死了!你得先把我救出去!别忘了,我爸爸是吴应熊,是临河省常务副省长!”

    吴飞灵情急之下,竟然将这几句话说的非常流利,一点都不像一个受了重伤的人!

    赵长枪更膈应吴飞灵了,他连看都没看吴飞灵,放下小翠花之后,观察了一下身边的火势,看到大火暂时不会烧到这个位置后,急速的说道:“你们两个不要乱动,等我回来!”

    说着话,赵长枪马上快步的朝小翠花示意的房间跑去。其实他这句话算是多余了,因为此时这两个女人都失去了行动能力,就算她们想走也走不了!

    赵长枪本来以为小翠花所说的那个人,一定也是因为受了重伤,失去逃生能力才被困在房间里的,可是当他冲进房间之后,却发现事实竟然和他猜想的大相径庭!

    只见房间靠窗的暖气片上,绑了一个年纪大约只有二十多的年轻男人,来自二楼的火苗不断从窗户里灌进来,已经将窗户上的窗帘点燃,男人为了躲避火焰,使劲的将身子缩在一个墙角。

    然而这个男人的身子虽然躲开了火焰,但是他被铁链拴在暖气片上的双手却无法躲开,眼看就要被火焰灼伤。万幸的是,由于房间的门已经被打开,所以涌进室内的黑烟马上被风吹到了房间外面的走廊里,房间里反而不太呛人,只是烤的厉害!所以,直到现在男人竟然没有受到多重的伤害。

    赵长枪随手拽出追魂枪,嚓的一下便将铁链割断,口中急促的问道:“怎么回事?你怎么被绑在这里?”

    男人一边迈步就朝房间外面跑,一边说道:“都是那个该死的臭娘们!她竟然敢绑架我,还想让我在这里烧死!我一定要找到她,将她碎尸万段!”

    赵长枪忽然明白了,这个人就是张立武提到的那个被绑架的人!

    让赵长枪震惊的是,这个男人竟然说绑架他的是个臭娘们!难道是小翠花?

    想到这里,赵长枪马上问道:“难道绑架你的人是小翠花?”

    “就是那个死娘们!你认识他?”男人诧异的问已经追到他身边的赵长枪。

    “认识,你跟我来!”

    说着话,赵长枪哈着腰朝小翠花的方向跑去,一边跑,赵长枪还不忘搜查一下走廊两边的其他房间。万幸的是,赵长枪没有再发现其他的被困人员。

    两个人来到小翠花和吴飞灵身边后,男人发现小翠花竟然躺在地上,口中咒骂着,抬脚就朝小翠花的脑袋上踢去!

    赵长枪被这个混蛋突然的举动吓一跳,不等他的脚踢在小翠花的身上,便猛然一巴掌甩在男人的脸上!

    “啪!”一声脆响,男人的腮帮子上结结实实的挨了赵长枪一巴掌。

    这个男人刚才的动作彻底的激怒了赵长枪!现在是什么时候?就算你和小翠花有天大的仇恨,此时也不是复仇的时候!何况赵长枪已经猜到这个男人是谁了,所以他刚才出手便用了七八分力气!

    男人的身子被直接扇飞出去一丈多远,才啪叽一声掉在地上。这家伙呸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水,带着两颗大槽牙。他刚想张开大嘴破口大骂,一股浓烟直冲他的面门,这家伙顿时没命的咳嗽起来。

    赵长枪迈步走到男人身边,一把抓住男人后脖领子,将他从地上提起来,说道:“妈的,你如果再胡来,老子就把你扔进火里烧死你!”

    说话之间,赵长枪身上散发出一股阴冷的气息。虽然此时到处都是升腾的烈焰,但是当男人听到赵长枪冰冷的声音,看着赵长枪冰冷的眼神的时候,他心中竟然打了好几个冷颤!

    他能清晰的感到,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在吓唬他!他真敢将自己扔进大火中烧死自己!

    赵长枪直接提着男人,将他放到吴飞灵面前,冲他说道:“背上他!跟我一起冲出去!”

    男人被赵长枪身上散发出的阴狠气息彻底镇住,不敢说什么了。然而让赵长枪想不到的是,这个男人是没意见了,但是吴飞玲却来劲了,死活不让男人背,非要让赵长枪背她!

    赵长枪没好气的瞪了吴飞灵一眼,然后冲男人说道:“她如果再说一句话,你就不用管她了,自己逃生就是!”

    赵长枪说完后,一句话也不再说,直接将小翠花抱起来,快步的跑向楼梯的方向。

    吴飞灵心中恨得直咬牙,但是此刻却一句话也不敢说了,刚才这个男人踢向小翠花那一脚的凶狠劲,她可是看的一清二楚!吴飞灵可以肯定,这个男人绝不是什么好人,如果不是摄于赵长枪的淫威,他绝不会将自己背出火海。而自己如果多说一句话,他绝对会执行赵长枪的命令,将自己仍在这里不管!

    而看赵长枪的样子,他就算要救自己,也要等到将小翠花救出去之后了。而等到他将小翠花放到顶楼天台再回来,自己的命还有没有都是个未知数。

    男人本来还在盼望着吴飞灵这个傻女人能再说句话,他也好扔下她赶快逃命,却看到吴飞灵竟然只是抿着嘴巴啥都不说,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将吴飞灵背了起来,跟在赵长枪后面快速的跑了出去。

    当赵长枪跑到四楼的时候,竟然发现那名和他一起冲进来的志愿者消防员,正在四楼展开搜救。

    赵长枪心中不禁有些感动,虽然四楼还没有着起来,但是依然浓烟滚滚,随时都会对人的生命造成威胁。这个年轻的志愿者将之前那个人救出去之后,竟然还能冒着生命危险回来展开搜救,当得起一个英雄称号。

    年轻人看到赵长枪后,连忙惊喜的问道:“赵县长,三楼没人了?”

    “没了!四楼呢?”赵长枪也急促的问道。

    “四楼也没了,我们现在赶紧上天台,让队长他们开始灭火!”

    年轻的志愿者消防员挥舞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的一块窗帘,将前面的黑烟扇开,然后一马当先朝四楼通往天台的楼梯跑去。

    等到一行人都出来后,年轻人马上冲楼下的中年人吼道;“队长,我们都出来了,里面没人了,可以灭火了!”

    楼下负责指挥的中年人一声令下,四条水龙迅速的朝大楼里面飞腾而去!

    在中年人的指挥下,志愿者们采取从上到下逐层灭火的方式,这样不但能防止火焰继续上窜,加大火情,而且强有力的水龙能大大的遏制黑烟向楼上升腾,伤害躲在天台上的众人。

    由于四楼基本没火,所以志愿者们从三楼开始,依次向下灭火。三楼的火势不大,比较容易便被扑灭了,然而当志愿者开始扑灭二楼的大火时,却遇到困难。由于他们的消防车太少,所以,仅仅能压制火势,却不能完全扑灭火情。

    最糟糕的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消防车中的水就要告罄了!如果这两辆消防车去加水了,谁也不能保证大火会不会在这期间重新燃烧起来!

    赵长枪心急如焚,他现在对县消防大队非常的不满!火情已经发生了这么长时间,可是现在竟然连县消防大队的影子都看不见!

    赵长枪三把两把将身上的消防服脱了下来,然后抓出手机拨通了公安局长张立武的电话:

    “张立武!你在干什么!?县消防大队怎么还没到!”

    赵长枪急的冒烟,殊不知,张立武也正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他接到阿赵长枪电话的时候,正赶在路上。赵长枪觉得张立武慢,其实就这速度,还是张立武硬拼抢出来的!

    如果不是张立武,恐怕再过一个小时,县消防大队也来不了。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七七章 古冰原    十天一白,十天一黑,遥远处照耀来的微弱阳光不知又躲去了哪里,天又黑了,但是漫天繁星却是一清二楚。为了躲避麻烦,三头鹰飞在很高很高的高空,那遮遮掩掩的邪气都在脚下很远的地方,高空清爽,令人仿佛置身星空,苗毅好像又回到了那个熟悉的星空。

    眺望星空,苗毅不禁问道:“浩瀚星空,为什么不能离开荒古死地?”

    一旁的暗幽林回道:“我们也说不清是为什么,这片星空明明在眼前,可是你无论飞得多高多快,似乎永远都无法融入这片星空,听说连当年的龙族和凤族也做不到,这片星空对我们来说永远都是可望而不可及。”说到这,她忍不住反问了一句,“听说荒古之外的星空和大地可以任由修士自由驰骋?”

    苗毅点了点头,“修为达到了金莲境界的话,的确是如此,来去自如。”

    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吊着一张脸似乎有人欠她钱似的她,此时眼中也不禁露出神往神色,又问:“听说外面众生无数,妖魔鬼怪人仙佛共享星空之美妙、世间之繁华,人与人之间可以为个‘义’字抛头颅洒热血,男女之间可以为个‘情’字同生共死,芸芸众生世间百态令人回味无穷,不像荒古之内永远都是一成不变的枯燥,是这样吗?”

    这个问题苗毅沉默了一下,问道:“你想出去看看?”

    暗幽林为之向往道:“是想出去看看,可是永远都出不去,只怕下一次天庭大军来清剿时,我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我不明白,明明是妖魔鬼怪人仙佛都能共享的星空,为什么就独独容不下我们,为什么非要把我们锁闭在此。”

    苗毅偏头看了看她,看着她仰望星空发呆的样子,默了默道:“如果你能帮我把事办好的话,我可以试试看。看能不能把你给带出去。”

    暗幽林霍然回头,目露异彩,“大人是在说真的?”

    苗毅:“不过你要明白一点,外面众生繁华的确是容不下你。你身上的死气太重,普通人只怕还没碰到你就已经丧命,花草树木遇见你就要凋残,就像这荒古之地,我听说以前也是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可是自从你们出现后,成了什么样子?你就算出去了,也难以融入那世间百态,一旦露面,世人便会把你视为邪物,没人容的下你,届时很快会出现能收拾你的人让你烟消云散,代价如此之大,你还想出去吗?”

    暗幽林几乎是不加犹豫道:“只要大人能带我出去,我会小心应对。”

    苗毅:“龙**凤巢的邪源呢?我若是把你带去了。你舍得放弃离开?”

    暗幽林反问:“外界不是有其他修行资源吗?不是一样可以提高修为吗?如果能离开这里,我可以付出死灵之力不再提高的代价。”

    苗毅点头:“好!我答应你,只要你能帮我把这次的事情做好,我就想办法带你出去,至于能不能顺利把你带出去,我也不能保证。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情,出去后不得接触和靠近世间凡人。”

    “好!只要大人能带我出去,我保证不向任何人透露是你带我出去的。”

    苗毅不再言语了,他不知道自己答应这种事情是帮她还是害她,不过他知道凭暗幽林的实力一旦出去了必然是死路一条。除非不露面,只要想获取修炼资源那是迟早的事情,活不了太久。

    他心中只能是暗暗苦笑,莫名其妙的。自己怎么会答应这邪灵这种事情,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自己果然是个容易头脑发热的人。

    想反悔,却又说不出口。

    他不想再说这个,转移了话题,“你们的形成来自于龙**凤巢中的邪源。那邪源又是怎么来的?”

    暗幽林摇头:“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我也想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

    苗毅:“听说这荒古死地天圆地方,浩瀚无边,永远到不了尽头,是这样吗?”

    暗幽林再次摇头:“天圆地方又怎么会没有尽头,很大倒是真的,到不了尽头还不至于,听说一直往前走会走到一片虚空,闯入虚空出来又会出现在荒古内的另一端,永远出不去而已。不过对外面的修士来说如果不能飞行的话,荒古浩大,的确是难以走到尽头的样子。”

    这样…苗毅暗暗点头,明白了,有些事情还真的是要多走走多接触才能明白。

    不得不说,找这暗幽林带路还真是误打误撞找对了人,路上一旦遇见气势太盛的地方,譬如前方煞气太重,她会立刻驾驭三头鹰绕道飞行。尽管她也不知道那是谁的地盘,可她估计这种地方可能有他们惹不起的高手存在,宁愿走远路绕过去,也不擅闯。

    苗毅发现这女人还真沉的住气,不知道和她是死灵有没有关系,有句话不是说死气沉沉嘛。

    东绕西绕的,一路下来,苗毅掐指一算,竟然走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

    半年后天气渐冷,前方的大地上出现了浩瀚雪原。

    在雪原上空飞了足足两天,一片蔚为壮观的冰雪高原出现,冰山是真正的冰山,幽冷蔚蓝的冰峰连绵起伏,高的冰峰简直是耸立云霄,没有阳光折射却散发出了朦朦蓝色光辉,皑皑白雪只是冰山上的点缀,真可谓是一片令人心旷神怡的蓝宝石世界。

    “应该是古冰原到了…”暗幽林的声音兴奋中带着一种哆嗦害怕的味道。

    苗毅偏头看了她一眼,不但是她,连脚下的三头鹰也有发抖的感觉,竟然浮空停下了,不再往前飞行,这有人不做宁化扁毛畜生灵智未开的家伙居然直接调头往回跑。

    暗幽林迅速出手,直接将其收入了储物镯中。

    失去了坐骑,两人双双从天而降,落在了蓝汪汪如镜子般的冰面上。

    落地的苗毅皱眉道:“怎么了?”

    暗幽林有点恐惧的眼神看了看四周,“我感觉到了天生压制我们邪灵的东西,就在前面…火,是正阴之火。”

    苗毅立刻睁开法眼看去,瞬间明白了,前方空中竟然游离飘荡着微不可见的蓝色火元素,犹如蓝色精灵般,原来那朦胧的蓝色光辉竟然是阴火元素。

    此地的阴火元素居然如此浓郁!苗毅可谓大喜,看来还真是没来错地方。

    “前面我不敢再过去了。”暗幽林回头,有些眼巴巴希翼道:“凤巢应该就在前方的冰山深处,大人说有办法带我进去,不知可还算数。”

    苗毅回头还想她再带自己去龙**,就算要过河拆桥也不是现在,点头道:“我说话算话,你放心,我既然敢来,这区区阻碍就还难不着我。”

    暗幽林大喜,忙道:“接下来就看大人的了。”

    “跟着我走就是了。”苗毅大袖一甩,唰一声滑着冰面快速溜去,此地就算不用飞行速度倒也慢不了。

    暗幽林迅速飞来,追上后本想搭把手拉着苗毅一起飞行,不过转念一想,人家怕是未必会肯落入自己手中,遂也落地,陪在苗毅身边一起滑行。

    眼看要闯入充斥蓝色精灵的世界,苗毅挥手一指,星火诀施展了出来,前方游离的蓝色精灵立刻让出路来容两人继续向前冲去。

    见此,暗幽林那吊着的一张脸竟然露出了欣喜若狂的神色,发现苗毅果然没有骗她,果然有办法带她进去。

    谁知就在两人刚闯入蓝色精灵世界的瞬间,一股极为不好的感觉几乎惊得两人汗毛都竖了起来。

    一股恐怖到令人窒息的杀气可谓瞬间锁定了他们两个,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一股强大到令两人无法反抗的恐怖法力唰一声直接将他们给拽了回去。

    停下后,两人缓缓转身回头,只见一座雪墩坐落在两人面前,两人面面相觑,刚才已经察觉到了那恐怖的杀气就是来自这里。

    雪墩突然出现裂纹,哗啦四散裂开落地,一个长发披肩白白净净的红衣男子就盘膝坐在冰面上,看起来清瘦、硬朗、俊俏,周身缭绕着血雾般的杀气。那杀气如龙般绕他转了几圈,又钻入了他的体内,眉心的一朵血纹亦渐渐隐没,而他也缓缓睁开一双星眸站了起来,盯着吃惊的二人渐渐露出笑意。

    苗毅心惊,暗道糟糕,这雪堆里居然藏了个化莲境界的杀灵,看刚才的出手,似乎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化莲境界,天庭的清剿怎么会让这种人漏网了?此人根本不是自己能挡的,沉声道:“你是什么人?”

    “玉杀!”红衣男子微笑出声。

    “啊!”暗幽林后退一步,惊恐失声道:“你就是玉杀?”

    自称玉杀的人点了点头,“躲了这么多年,想不到还有人记得我。”

    苗毅回头问暗幽林,“他什么人?你认识?”

    暗幽林有点紧张外带绝望地摇了摇头。

    玉杀的目光在两人身上转了转,露出一口白牙轻笑:“有点意思,一个死灵,还有一个外界的修士居然混在了一起,你们这是要去哪啊,要去凤巢吗?我也想进去,不妨带上我一起吧,不知二位意下如何?”(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