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十天一白,十天一黑,遥远处照耀来的微弱阳光不知又躲去了哪里,天又黑了,但是漫天繁星却是一清二楚。为了躲避麻烦,三头鹰飞在很高很高的高空,那遮遮掩掩的邪气都在脚下很远的地方,高空清爽,令人仿佛置身星空,苗毅好像又回到了那个熟悉的星空。

    眺望星空,苗毅不禁问道:“浩瀚星空,为什么不能离开荒古死地?”

    一旁的暗幽林回道:“我们也说不清是为什么,这片星空明明在眼前,可是你无论飞得多高多快,似乎永远都无法融入这片星空,听说连当年的龙族和凤族也做不到,这片星空对我们来说永远都是可望而不可及。”说到这,她忍不住反问了一句,“听说荒古之外的星空和大地可以任由修士自由驰骋?”

    苗毅点了点头,“修为达到了金莲境界的话,的确是如此,来去自如。”

    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吊着一张脸似乎有人欠她钱似的她,此时眼中也不禁露出神往神色,又问:“听说外面众生无数,妖魔鬼怪人仙佛共享星空之美妙、世间之繁华,人与人之间可以为个‘义’字抛头颅洒热血,男女之间可以为个‘情’字同生共死,芸芸众生世间百态令人回味无穷,不像荒古之内永远都是一成不变的枯燥,是这样吗?”

    这个问题苗毅沉默了一下,问道:“你想出去看看?”

    暗幽林为之向往道:“是想出去看看,可是永远都出不去,只怕下一次天庭大军来清剿时,我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我不明白,明明是妖魔鬼怪人仙佛都能共享的星空,为什么就独独容不下我们,为什么非要把我们锁闭在此。”

    苗毅偏头看了看她,看着她仰望星空发呆的样子,默了默道:“如果你能帮我把事办好的话,我可以试试看。看能不能把你给带出去。”

    暗幽林霍然回头,目露异彩,“大人是在说真的?”

    苗毅:“不过你要明白一点,外面众生繁华的确是容不下你。你身上的死气太重,普通人只怕还没碰到你就已经丧命,花草树木遇见你就要凋残,就像这荒古之地,我听说以前也是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可是自从你们出现后,成了什么样子?你就算出去了,也难以融入那世间百态,一旦露面,世人便会把你视为邪物,没人容的下你,届时很快会出现能收拾你的人让你烟消云散,代价如此之大,你还想出去吗?”

    暗幽林几乎是不加犹豫道:“只要大人能带我出去,我会小心应对。”

    苗毅:“龙**凤巢的邪源呢?我若是把你带去了。你舍得放弃离开?”

    暗幽林反问:“外界不是有其他修行资源吗?不是一样可以提高修为吗?如果能离开这里,我可以付出死灵之力不再提高的代价。”

    苗毅点头:“好!我答应你,只要你能帮我把这次的事情做好,我就想办法带你出去,至于能不能顺利把你带出去,我也不能保证。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情,出去后不得接触和靠近世间凡人。”

    “好!只要大人能带我出去,我保证不向任何人透露是你带我出去的。”

    苗毅不再言语了,他不知道自己答应这种事情是帮她还是害她,不过他知道凭暗幽林的实力一旦出去了必然是死路一条。除非不露面,只要想获取修炼资源那是迟早的事情,活不了太久。

    他心中只能是暗暗苦笑,莫名其妙的。自己怎么会答应这邪灵这种事情,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自己果然是个容易头脑发热的人。

    想反悔,却又说不出口。

    他不想再说这个,转移了话题,“你们的形成来自于龙**凤巢中的邪源。那邪源又是怎么来的?”

    暗幽林摇头:“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我也想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

    苗毅:“听说这荒古死地天圆地方,浩瀚无边,永远到不了尽头,是这样吗?”

    暗幽林再次摇头:“天圆地方又怎么会没有尽头,很大倒是真的,到不了尽头还不至于,听说一直往前走会走到一片虚空,闯入虚空出来又会出现在荒古内的另一端,永远出不去而已。不过对外面的修士来说如果不能飞行的话,荒古浩大,的确是难以走到尽头的样子。”

    这样…苗毅暗暗点头,明白了,有些事情还真的是要多走走多接触才能明白。

    不得不说,找这暗幽林带路还真是误打误撞找对了人,路上一旦遇见气势太盛的地方,譬如前方煞气太重,她会立刻驾驭三头鹰绕道飞行。尽管她也不知道那是谁的地盘,可她估计这种地方可能有他们惹不起的高手存在,宁愿走远路绕过去,也不擅闯。

    苗毅发现这女人还真沉的住气,不知道和她是死灵有没有关系,有句话不是说死气沉沉嘛。

    东绕西绕的,一路下来,苗毅掐指一算,竟然走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

    半年后天气渐冷,前方的大地上出现了浩瀚雪原。

    在雪原上空飞了足足两天,一片蔚为壮观的冰雪高原出现,冰山是真正的冰山,幽冷蔚蓝的冰峰连绵起伏,高的冰峰简直是耸立云霄,没有阳光折射却散发出了朦朦蓝色光辉,皑皑白雪只是冰山上的点缀,真可谓是一片令人心旷神怡的蓝宝石世界。

    “应该是古冰原到了…”暗幽林的声音兴奋中带着一种哆嗦害怕的味道。

    苗毅偏头看了她一眼,不但是她,连脚下的三头鹰也有发抖的感觉,竟然浮空停下了,不再往前飞行,这有人不做宁化扁毛畜生灵智未开的家伙居然直接调头往回跑。

    暗幽林迅速出手,直接将其收入了储物镯中。

    失去了坐骑,两人双双从天而降,落在了蓝汪汪如镜子般的冰面上。

    落地的苗毅皱眉道:“怎么了?”

    暗幽林有点恐惧的眼神看了看四周,“我感觉到了天生压制我们邪灵的东西,就在前面…火,是正阴之火。”

    苗毅立刻睁开法眼看去,瞬间明白了,前方空中竟然游离飘荡着微不可见的蓝色火元素,犹如蓝色精灵般,原来那朦胧的蓝色光辉竟然是阴火元素。

    此地的阴火元素居然如此浓郁!苗毅可谓大喜,看来还真是没来错地方。

    “前面我不敢再过去了。”暗幽林回头,有些眼巴巴希翼道:“凤巢应该就在前方的冰山深处,大人说有办法带我进去,不知可还算数。”

    苗毅回头还想她再带自己去龙**,就算要过河拆桥也不是现在,点头道:“我说话算话,你放心,我既然敢来,这区区阻碍就还难不着我。”

    暗幽林大喜,忙道:“接下来就看大人的了。”

    “跟着我走就是了。”苗毅大袖一甩,唰一声滑着冰面快速溜去,此地就算不用飞行速度倒也慢不了。

    暗幽林迅速飞来,追上后本想搭把手拉着苗毅一起飞行,不过转念一想,人家怕是未必会肯落入自己手中,遂也落地,陪在苗毅身边一起滑行。

    眼看要闯入充斥蓝色精灵的世界,苗毅挥手一指,星火诀施展了出来,前方游离的蓝色精灵立刻让出路来容两人继续向前冲去。

    见此,暗幽林那吊着的一张脸竟然露出了欣喜若狂的神色,发现苗毅果然没有骗她,果然有办法带她进去。

    谁知就在两人刚闯入蓝色精灵世界的瞬间,一股极为不好的感觉几乎惊得两人汗毛都竖了起来。

    一股恐怖到令人窒息的杀气可谓瞬间锁定了他们两个,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一股强大到令两人无法反抗的恐怖法力唰一声直接将他们给拽了回去。

    停下后,两人缓缓转身回头,只见一座雪墩坐落在两人面前,两人面面相觑,刚才已经察觉到了那恐怖的杀气就是来自这里。

    雪墩突然出现裂纹,哗啦四散裂开落地,一个长发披肩白白净净的红衣男子就盘膝坐在冰面上,看起来清瘦、硬朗、俊俏,周身缭绕着血雾般的杀气。那杀气如龙般绕他转了几圈,又钻入了他的体内,眉心的一朵血纹亦渐渐隐没,而他也缓缓睁开一双星眸站了起来,盯着吃惊的二人渐渐露出笑意。

    苗毅心惊,暗道糟糕,这雪堆里居然藏了个化莲境界的杀灵,看刚才的出手,似乎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化莲境界,天庭的清剿怎么会让这种人漏网了?此人根本不是自己能挡的,沉声道:“你是什么人?”

    “玉杀!”红衣男子微笑出声。

    “啊!”暗幽林后退一步,惊恐失声道:“你就是玉杀?”

    自称玉杀的人点了点头,“躲了这么多年,想不到还有人记得我。”

    苗毅回头问暗幽林,“他什么人?你认识?”

    暗幽林有点紧张外带绝望地摇了摇头。

    玉杀的目光在两人身上转了转,露出一口白牙轻笑:“有点意思,一个死灵,还有一个外界的修士居然混在了一起,你们这是要去哪啊,要去凤巢吗?我也想进去,不妨带上我一起吧,不知二位意下如何?”(未完待续。)

第1314章    一般来说,灵根突破所遇的雷劫次数在四到六波雷劫。六波雷劫之上却是很少了。

    但是,这先天九品金莲,已是先天极数。

    它的进一步突破,就将由先天进入混沌级!

    这是一个坎!

    也是极为重要与高等级的一次雷劫。

    所以,[先天九品金莲]所要渡的灵雷劫,也有九波。

    这是对它最大的考验。

    能渡过前七道雷劫,对于一般的先天灵根来说,都非常困难。如果有八波雷劫,活下来的几率不足千分之一,若是有九波雷劫,那等于是十死无生!

    不过,一旦渡过,成为十品金莲,它就能完全脱掉仙根之身,成就混沌之体,可与混沌灵宝媲美。

    而且,在在等级上,它与圣人境界几乎相仿。这样的话,也就是说,这[先天九品金莲]这会儿渡的是可媲美圣劫的灵雷劫。

    渡劫成圣,这个几率是极低的,亿万修士之中,都难得有一人证道成圣。

    大多的人都在证道圣人的路上陨落了。也有不少人在圣劫的轰击下灰飞烟灭。

    不过这先天灵物,一向都不沾因果。没有大量的业力缠身,它们渡灵雷劫,要比修士渡圣劫要容易一些。

    更何况,这先天九品金莲,本身就是专门净化业力与怨气的灵根。其身上赚得了无穷的功德之力。

    所以,它成功渡过灵雷劫的几率比其他灵物还要大得多。这才是它刚刚张狂、嚣张的原因。

    可是,它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在十二品青莲的面前得瑟。

    结果。在十二品混沌青莲的暗中使坏的情况之下。金莲渡第八波劫雷的时候,却是被整个狼狈不堪,苦不堪言。

    而现在,最强的第九波劫雷又即将来临。

    “轰隆隆……”

    天空上聚集的彩云不断地变化了起来,它们时而变成一件霸气、凶戾的兵器,时而又变成一只正馋涎欲滴的圣兽,那些圣兽都是可媲美圣人的强大存在。似乎有心把[九品金莲]一口吞下……

    “轰隆隆……”

    天空之中那无数劫云所化的奇兵、圣兽开始围着九品金莲急骤地奔腾,吕重矗立在远处。也能感应到那种恐怖的气势迎面扑来。

    “老大……主人……,你……你可别玩我了……青莲姐……你大人大量……饶小弟一命……呜呜……这是要助我还是要整死我啊……完了……完了……”

    小胖敦一般的金莲之灵,可怜兮兮地看着吕重、十二品青莲,嘴里更是语无伦次地大喊大叫。

    吕重无语地看着前方手舞足蹈的小胖敦,翻了翻白眼,终归有些不忍,连忙传音道:“收敛心神,全力应劫……”

    小胖敦被吕重的“当头棒喝”震醒,心神一定,迅速安静起来。第一时间。它的周身就多了几达三百多层由功德之力组成的光圈。

    一时间,金光大盛。四周都是浩浩荡荡的圣神气息。

    可是,天空的劫云都不在乎下方的金莲是不是有大功德在身。

    无穷的奇兵与圣兽,仰天长啸。天空之上的万千劫云再次凝聚形成了一只巨大的眼睛,无比巨大的一只眼睛冷冷地望着下方的九品金莲。就仿佛一个仙神级的强者蔑视着一只可怜的蝼蚁。

    “轰隆隆……”

    劫云震荡,一声雷鸣之声猛然响起,第九波劫雷的第一道天雷陡然产生,狂暴地轰炸下来。

    “轰……”

    这是一道庚金神雷。

    金克木,这对木系灵物来说,绝对非常危险。

    不过,九品金莲,本身虽属木,但是也有至强的金之属性。对别的木灵是极强的威胁,可对它来说,还不足为惧。

    顿时,九品金莲身上的功德之力光圈,诡异地形成一个个金色的能量巨网,神奇地迎了上去,强行拉扯着这道天雷轰入了大地之下。

    金雷入地,迅速被导引向四面八方,散了开去。

    “轰……”

    第一道天雷刚刚轰下被分解,九品金莲之精灵小胖敦还来不及喘气。第二、第三、第四共三道天雷合力轰了下来。

    三雷合力!

    更神奇地组成了天地人三才阵。

    “我靠,天……天雷也能组阵?这是要玩死我的节奏么?”

    小胖子骇了一大跳,有着委曲地看着吕重。

    很显然,在埋怨吕重的凶残。

    毕竟,这天雷可是受吕重操控的啊!

    “认真点!”吕重瞪了这小家伙一眼,大声一喝。

    小胖敦立马老实了些,陡然立地生根,一朵巨大的金莲,迎风而开。

    金之大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于四周布上无数有金属导体层层叠就的一个金属导体八卦阵。

    而在小胖敦头顶的上空,还有无数金属索链沟通着地面的八卦阵。

    “轰隆隆……”

    这天地人三才天雷阵暴烈地轰下,最先被小胖敦头顶上空的金属索给吸引。直接轰在其上。直接迅速被导引到地面的金属八卦阵上。

    顿时,雷电缭绕,火花四射。

    而小胖敦处于大阵中心,居然是安之若素,没有受到一点伤。

    “咦,这小子也够聪明!”由十二品混沌青莲所化的小萝莉也是惊了一下,对小胖敦也是稍稍佩服了一下。

    “轰隆隆……”

    就在这时候,第九波劫雷中的第五、第六、第七、第八、第九共五道劫雷再次在天空组合。

    这最后的五道劫雷居然要再次组阵轰下?

    成功,则生!

    失败,则亡!

    见到这一幕。原本正喘气的九品金莲也气得差点真骂娘。

    “我的娘。这哪里是要成就我啊。这……这简直是狠不得在第一时间轰死我,让我神形俱灭、身陨道消……呜呜……主人……您能不能再有节操些……我这么多年跟着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您……您就这么不待见我?”

    明明已到最后关头,居然还有心报怨自己?

    吕重顿时没好气地看了小胖敦一眼,“小子,快想法渡过这一劫……哼……我的身边可不会留废物。所以,要活下去,就给我破了这最后的劫雷五重凑——”

    劫雷五重凑?

    这最后的五雷融合在一起,使得其威力提升了百倍不止。

    这样的劫雷能量。几乎远远超出了九品金莲能对抗的极限啊!

    这五雷合一之劫雷为心雷劫、弑神雷、荡魂雷、腐魔雷、碎金雷!

    五雷合一,拥有无上灭魂弑魄的威能!

    而先天灵物最大的短板,往往是灵魂与意识偏弱。

    更主要的是这一次的五雷合一,还有无上的毁灭之力隐藏。

    一旦被击中,是能轻松地毁灭九品金莲的本体的!

    “这……这要怎么破掉?”小胖敦顿时傻眼。

    甚至,在这第一时间,九品金莲所化的小胖敦整个人都有些迷惘了。

    心灵深处,小胖敦就不觉得自己有能力抵抗得下这种劫雷。

    怎么办?

    我要死了吗?

    我真的要死了?

    当年的八宝功德池……似乎有阵阵梵音在吟唱……

    我……我似乎只是其中的一株金色莲花……

    佛陀慈悲……我也喜欢吞噬业力加以炼化……

    对了……我……我是怎么诞生出灵智的?我又是怎么离开八宝功德池的?

    封……封神大战后……我……我为什么还滞留在地球……

    “当年曾被一女人不停追踪……我为什么不认她为主……”

    “绝望之下……我……我认了一个身上拥有无边业力的人为主……他……他是谁?”

    “我……我的新主人杀人如麻,为……为何我还会那么兴奋……不停地帮他化解业力……”

    “我记起来了……我的新主人叫吕重……他是一个超级妖孽……修炼如坐火箭一般提升……我喜欢这样……我佩服他的杀伐果断……”

    “哈哈……不得不说我的运气真好……新认的主人太合我的脾性了……谁都不能惹我……惹我就杀你满门……天啊,我是金莲……是最圣洁最慈悲的金莲……心中怎么会有如此恶毒的念头……期盼着主人大开杀戒……再炼化主人的业力凝聚功德之力……”

    “啊……为什么……为什么要赐予我如此恐怖的劫雷……这……这是狡兔死、猎狗烹吗?”

    “该死……我……我不服……我恨—……”

    ……

    五雷轰下。还没有击中九品金莲,可九品金莲所化的小胖敦体内却是意马心猿……无数念头不停闪现。

    隐隐约约间。九品金莲有了被魔化的趋势!

    这可是九品金莲啊,对心魔有着极强抗性的金莲。

    居然也有魔化的趋势?

    太不可思议了!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就在小胖敦迷惘的刹那间,一个神奇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这声音浩浩荡荡,如天地神音响起,又如晨钟暮鼓一般,拥有破开人心障的无上伟力。

    爱莲说!

    这是地球古宋时代对莲的最强礼赞!

    这文章数字极少,却把莲之精神说到了极致!

    莲,花之君子,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不受外物所腐,不受心魔所趁!(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