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赵长枪忽然发现,虽然这是一支业余的志愿者消防队,但是专业素质却相当高!

    只见消防车在大楼的附近嘎吱停下,七八个全副武装的志愿者消防员撤出水龙,将龙头对准了烈火熊熊的大楼!

    但是他们并没有马上喷水救人,只是严阵以待,等待命令。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赵长枪正在奇怪他们为什么不马上喷水灭火,却见一个一身消防服的中年男人,从车里拽出一个大喇叭,一把扯掉头盔,对楼顶上的人大声吼道:“楼上的同志们听着!我们来救大家了,大家不要慌,不要乱跑乱动!我现在要向大家确认一个消息,楼里面还有没有人!”

    赵长枪虽然没有经过专业的消防训练,但是火场救援知识还是非常充足的。他听了这个中年男人的话,马上明白他为什么没有让手下在第一时间喷水救火了。

    现在楼里面的情况不明,他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被困在里面,如果在这个时候,盲目的向楼里面大量喷水灭火,肯定会将浓烟和热浪瞬间倒逼回大楼内,这些被水龙倒逼回去的浓烟和热浪会瞬间要了被困人员的性命!

    而且,喷水之后,会在大楼内造成大量的雾气,即便里面的被困人员没有被倒逼回去的浓烟和热浪弄死,也会因为大量的雾气而视线模糊,丧失逃生能力!

    赵长枪仰头看着大楼顶端,和中年人一起等着大家的回答,心中不断祈祷大楼里面已经没有人了。然而事与愿违的是,中年人的话刚说完,就听到有人大声吼道:“有人!里面还有人没有跑上来!我看到有两个女人没跑出来!”

    中年人听到楼顶之人的呼喊后,没有再废话,马上冲自己的队员吼道:“第一搜救小组!救人!”

    “是!队长!”

    清脆的应答声中,两个全副武装的消防员就要往烈火熊熊的大楼里面闯。就在此时,他们耳边忽然传来一声暴喝:“等一下!”

    两个搜救队员和中年人全都扭头奇怪的看向说话之人。

    拦下他们的正是赵长枪,他不等中年人发问,便大声说道:“我是县长赵长枪,我要求加入你们的搜救队伍。给我一套消防服!”

    其实不用赵长枪做自我介绍,中年人已经将他认出来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他立刻说道:“不行!你是县长,你不能进去,你负责指挥!”

    “我是外行,指挥救火我不如你!在县消防大队到来之前,这里由你全权指挥!我从小习武,耐高温能力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了的。所以我适合进去搜救!快点行动吧!别废话了!”赵长枪急促的说道。

    中年人也知道此时不是矫情的时候,所以他马上说道:“好!赵县长小心!”

    说完后,马上冲一名搜救队员吼道:“方雷!将你的消防服给赵县长!大家集中力量扑灭大楼入口的火焰,给搜救小组打开一条通道!”

    此时整个一楼已经到处都是火焰,强悍的火团从每一个窗户里窜出来,然后向上蔓延,不断吞噬着一切可以燃烧的东西!特别是大楼入口,更是烈焰升腾,就像横亘在大家面前的一座火焰山一样!如果不把大楼入口的火扑灭,大家根本无法冲进去!

    中年人一声令下,四条强悍的水龙一起朝大楼入口喷去!大楼入口的火焰被压了下去!

    “上!”赵长枪一声暴喝,第一个朝楼梯口冲了进去!

    赵长枪两人借助大楼内的墙壁,承重柱等为掩体,一边躲避着肆虐的火焰,一边快速展开搜救。

    一楼虽然是火势最猛的楼层,但是一楼毕竟逃生比较容易,大火刚起的时候,大家就或通过大楼出口,或直接爬窗户逃了出去。所以搜救小组在一楼并没有发现被困人员,他们通过楼梯,迅速的窜到了二楼上。

    二楼的火势也比较旺,赵长枪在楼道里发现了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趴伏在地上已经昏迷,身上已经多处烧伤。可能是他的身体被大火点燃,他奋力扑灭身上的大火之后,便倒在地上再也没有力气逃生了。

    “你背着人上楼顶,等待救援!不要再下来了!”赵长枪冲他的搭档说道。

    和赵长枪搭档一组的是一个年轻人,自从他知道和他一组的竟然是平川县长之后,他的心中就一直激荡万分!他可没想到堂堂一县之长竟然会和他一起冲入火海救人。

    “不!你是县长,这里太危险,你背着人上!”年轻人倔强的说道。在火场中搜救是非常危险的,随时都会有丧命的危险!早一分钟离开火场,就多一分生的希望。

    “别废话了!这是命令!快走吧!”赵长枪大声说道。

    年轻人没办法,只好将地上那人背起来,然后快步的顺着楼梯向上跑去!楼下火势太大,他们穿着消防服都热的要命,有种要成烤地瓜的感觉,如果背着这个人从一楼冲出去,即便消防员将人背出去,人也活不成了。

    赵长枪的搭档走了之后,赵长枪继续在二楼展开搜救。赵长枪从小就内外兼修,他的耐力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他仔细而又快速的将二层的每个包房都搜了个便,确认确实没有人被困住之后,才顺着楼梯跑到了三楼。

    三楼的火势比二楼又小了一些,一些木门木窗才刚刚开始燃烧,但是三楼对人的伤害却是更致命的,因为此时此刻,一楼和二楼燃烧产生的浓烟顺着中间的楼梯滚滚向上,几乎塞满了三楼的每一寸空间!即使赵长枪带着头盔,也感到呛得要命!最致命的是,由于浓烟的存在,赵长枪的视距非常短,也就五六米远的样子。五六米之外就是漆黑一片!

    不过赵长枪也顾不得太多了,他开始挨个搜查每一个房间,打算快点找到刚才那人提到的那个女人。就在此时,赵长枪耳边忽然传来几声微弱的呼救声。

    “救命!救命!”声音断断续续,若有若无,就连赵长枪也听不太清楚。

    赵长枪也顾不上滚滚的浓烟呛鼻子了,他一把扯下了头盔。直楞起耳朵仔细听,这回他挺清楚了,是一个女人在喊救命!听这微弱的声音好像已经就要坚持不住了。

    赵长枪来不及多想,快速的朝发出声音的地方跑去!跑出十几米之后,赵长枪马上发现在走廊的地上躺了两个女人!

    而让赵长枪震惊的是,其中一个女人竟然是吴飞灵!

    赵长枪这才想起来,张立武曾经告诉过自己,吴飞灵也被困在这座大楼之中了!不过因为之前他一直想着怎样救人,怎么救火,所以就把寻找吴飞灵的事情忘在脑后。

    只见此时的吴飞灵早已经没有了昔日的优雅,头发烧焦了,脸被黑烟熏的好像锅底,衣服被火烧的破破烂烂,身上也多处烧伤,如果不能快速获救,恐怕这条命就得交代在这里了!

    此时,吴飞灵也发现了赵长枪,她连忙惊喜的说道:“赵长枪,救我,快救我!我求求你,快救我!”

    “吴飞灵,你怎么在这里?她是谁?”

    赵长枪没有先去救吴飞灵,而是一边问,一边将面朝下趴在地上的那个女人翻了过来,他总觉的这个女人的背影有些眼熟。

    当赵长枪将那个女人翻过来,面朝自己的时候,他马上知道自己为什么看这个女人会这么眼熟了。这个女人赫然竟是拐走他们一万块钱的小翠花!

    当赵长枪将小翠花揽起来的时候,吴飞灵在旁边虚弱的说道:“大火刚刚烧上来,我的房间就被点燃了,我从房间里冲出来时,身上已经着火了,差点被烧死。是她帮我将身上的火扑灭,然后将我背到这里。赵长枪,她已经不行了,你不要管她了,快,快,快救我出去!”

    赵长枪心中马上明白了,如果小翠花当时独自逃生的话,肯定能逃出去,但是她为了帮助吴飞灵扑灭她身上的火,耽误了逃生的时间。后来她又背着吴飞灵一起逃命,这让她彻底丧了命!

    要知道,小翠花已经四十冒头,并且身体也比较瘦弱,即便是正常环境中,她背着二十七八,身高体长的吴飞灵也费劲。别说现在到处都是大火浓烟了!

    因为小翠花背着一个人费劲,所以她肯定会呼吸困难,剧烈的喘息,让她的肺部吸入了太多的浓烟,于是她最终不但没有将吴飞灵救出去,自己反而倒下了!

    想明白这些之后,再听听吴飞灵刚才的话,赵长枪不禁感到有些刺耳朵。别说现在吴飞灵还不能确定小翠花是不是真的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命特征,就算她真的已经死了,是个有良心的人也不会将她的尸体仍在这里,只顾自己逃命吧?

    要知道,小翠花可是她的救命恩人!小翠花是为了救她而死的!

    世界上总有那么一种人,老觉得自己比别人高贵,别人为他做的再多他也认为是应该的。而他自己哪怕为别人做一点点事情,他便会记一辈子,认为别人应该感激他一辈子。

    赵长枪没有理会吴飞灵,而是用右手在小翠花的胸口点了几下,然后使劲掐了几下她的人中!

    赵长枪知道小翠花很可能是活不成了,他希望用这种刺激小翠花穴位的方法,做最后的努力,哪怕让小翠花醒来交代几句遗言也好!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七六章 向导    不少人更是迅速飞离此山躲远了些。

    后方空中的暗幽林等人也有些惊呆了,没想到魁大头领在苗毅手上连一招都过不了,这可是彩莲修士对金莲修士啊,这怎么可能?这金莲修士究竟是什么人,竟然彪悍如斯!

    万大头领偏头传音,“寨主,想要对付此人,怕是要让眼前的弟兄们合力死战,不惧不退才有可能把他留下来,否则根本挡不住他的冲杀。”有句话他没说出来,如今怕是只有寨主亲自动手才有可能,然他又不好指挥寨主上阵。

    暗幽林沉默,见过交手的情形,她根本不想打这一仗,首先是想将苗毅拉来幽林寨,其次是就算是她亲自出手也做不到一击就解决掉魁大头领,跟苗毅动手没有必胜的把握。

    然她不吭声不代表苗毅也没反应,只见苗毅忽然枪头一拐,已经遥遥指向了空中的她喝道:“暗幽林上前答话!”

    众人目光顿时都看向了暗幽林,暗幽林身边几人更是愕然,难道是要向寨主主动发出挑战吗?

    暗幽林目光闪烁,心中已经拿定主意,挥手抓了长枪在手。

    一旁的万大头领道:“寨主,不如大家联手一起上。”

    谁知暗幽林横枪一拦,“用不着,都给我站住,没我的允许不许过来。”

    万大头领无语,他也是一片好意,不想看到暗幽林出事,魁大头领已经挂了,如果暗幽林再出事的话,他担心苗毅下一个会冲他来,若是暗幽林都挡不住他又岂能挡得住?觉得有暗幽林正面应对大家一起上稳妥点,谁想暗幽林居然拒绝了,只能是眼睁睁看着暗幽林飞了过去。

    飞临山头上空的暗幽林缓缓飘落,降低了浮空的高度,略显居高临下,正面打量了一下苗毅。问:“不知先生尊姓大名,为何在我幽林寨境内大开杀戒?”

    见她说话客气,苗毅脸上杀气稍敛,摸出了一块玉牒。在其中打下了法印,又摸出了自己的官牒,一起扔了过去。

    接到手中的暗幽林错愕,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待看清苗毅官牒中的身份后。可谓大吃一惊,再看另一块玉牒中苗毅刚打下的法印,与官牒中的法印仔细对比后确认了是同一人。

    她霍然抬头,还来不及张口,苗毅已经抢先问道:“这么多人围着牛某,莫非真要和牛某拼个你死我活?”

    暗幽林明白了他的意思,这是有话单独和自己谈,不由迟疑了一下,看向苗毅的目光更是闪烁不定。

    她现在终于明白了苗毅为什么一直只在地面驰骋,原来是在这里飞不起来。开始见苗毅能一路在邪气中驰骋无事,还以为苗毅也是邪灵来着,敢情是从荒古之外进来的。

    一具血肉之躯就摆在眼前,若说她一点都不心动那是假的,可她不知道外面究竟进来了多少人,是苗毅一个还是进来了一大群,为何外面会突然进来人,难道天庭又要清剿荒古了?

    她没有经历过天庭清剿荒古的场面,但是听活下来的老人说过,很可怕。完全是无区别一律杀无赦,只要是邪灵便诛灭,根本无任何道理可言!

    其次就是苗毅如此堂而皇之的横冲直撞,毫无顾忌地直接挑明了自己的身份。完全是自信满满底气十足的样子,而刚才更是展现了彪悍的战力,她也没把握能拿下苗毅。

    稍作沉默,两块玉牒扔还给了苗毅,环顾四周,施法喝道:“都退下!”

    万大头领等人愣怔。不知道苗毅给她看了什么东西,居然要让大家直接退下。

    此时大家也巴不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既然寨主都发话了,也就陆续退下离开了。

    见众人退远了,苗毅手中枪一收,翻身从黑炭身上跳了下来,抬头瞅着暗幽林。后者犹豫了一下,也收了手中枪,轻飘飘落地。

    两人隔着半丈距离对视,也算是站得够近的。

    “没想到暗寨主居然是女中豪杰。”苗毅客套一句,目光往对方身上溜了溜,“就是这身上的战甲有些不合身。”

    暗幽林吊着脸道:“小地方比不得外面的天大地大,倒是让牛大人见笑了。听大人的口气,似乎听说过我?”

    苗毅翻手抓了套红晶战甲出来,扔在了地上,“听这人说的,不知道暗寨主认不认识这套战甲?”

    暗幽林认真查看了一下,旋即一惊,她和黑虎寨的王公虽然隔着一片戈壁,但也算是邻居,是互相见过面的,而荒古死地的战甲稀缺,自然是很快看出了来历,问道:“这是黑虎寨王公的战甲?”

    苗毅点了点头,“不错,就是从他口中听说过暗寨主。”

    暗幽林惊疑不定地试探道:“荒古的战甲资源稀缺,想弄到一套红晶战甲不容易,王公居然愿意将身穿的战甲送给大人,想必和大人的关系不一般吧?”

    苗毅淡然道:“我把他给宰了,这关系…你说呢?”

    虽然之前就怀疑是这样,但听到苗毅亲口承认了还是吃惊不小,她的实力和王公可是势均力敌,对方能杀了王公,自己怕是也够呛,不由庆幸自己没有鲁莽出手。嘴唇绷了绷,问:“不知大人为何要杀王公?”

    苗毅冷哼道:“我一进入荒古死地,就近到了他的地盘,因为人生地不熟的缘故,所以找到了他,要他带我去龙穴凤巢,谁知这不知死活的家伙居然想打我肉身的主意,我自然将其杀之!”

    原来是这样,那倒也不意外,换了自己在不知底细的情况下,怕是也会打这主意!暗幽林暗中嘀咕,不过听到要去龙穴凤巢,心中还是忍不住跳了一下,又试着问道:“大人为何要去龙穴凤巢?”

    苗毅道:“这就是我留你谈话的原因,否则我要走的话你们也留不住我。”

    这都是假话,真实原因是经过幽林寨这一遭让他明白了,想一个人从地面上溜到古冰原去貌似不太可能。

    暗幽林隐隐猜到苗毅要说什么,但是不敢肯定,“大人的意思是?”

    苗毅:“还是那句话,我不熟悉这荒古死地,想找你做向导,带我走一趟龙穴凤巢。当然,经过王公那遭事我也知道你们想要什么,你放心,不让你白帮这个忙,龙穴凤巢我帮你进去。”

    没想到冒出个天大的好事,暗幽林自然是欣喜不已,不过她还不至于被冲昏了头,狐疑道:“天庭要剿灭我们,大人却要帮我进龙穴凤巢让我坐大?”

    苗毅:“天庭的事是天庭的事,我来此自然有我的目的,至于你以后会不会被剿灭那是你自己的事,你躲的过去则罢,躲不过去又和我有什么关系?我现在只要你一句话,同意就走,不同意就当我什么都没说,我自会去找下家。”

    这好事实在是来得太突然了,暗幽林暗中劝自己冷静,再问:“大人就不怕我像王公一样有什么不轨企图?”

    苗毅目光斜睨,露出一丝鄙夷神色,“就算我把肉身给你又如何,你真以为龙穴凤巢有那么好进,得了我的肉身就能进去?”

    暗幽林:“莫非其中还有什么蹊跷?”

    “你去了自然会知道,不去就不要多问了,去还是不去,给个痛快话。”苗毅的态度很强硬,没之前的大打出手自然也没这强硬的资格。

    暗幽林有点犹豫,心中还是有疑虑,不过最终还是没能挡住龙穴凤巢的诱惑,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好!我就陪大人走一趟,不知什么时候动身?”

    苗毅:“不需要磨蹭,现在就走。”

    “好!大人稍等,我把寨中事稍作安排。”暗幽林拱了拱手,闪身离去,找了万大头领交付幽林寨的事物。

    很快,周围的幽林寨人马已经全部撤离了,远去的万大头领更是不时回头观望这边,不知道暗幽林究竟要干什么去,而暗幽林自然也不会告诉他。

    待到暗幽林返回山头落下,苗毅翻身骑到了黑炭身上,“走吧!”

    暗幽林摆手,“不急!从陆路走的话险阻太多,别说抵达龙穴凤巢,只怕连接近都不可能。大人稍等一会儿,我为大人找了个脚力来。”

    半个时辰后,苗毅见到了她找来的脚力,是一只翼展达两丈的灰色三头鹰,从天而降落在了山顶。苗毅伸手摸了把,发现三头鹰也是死灵所化。

    为此黑炭有点不乐意,貌似没它什么事了,可还是老实进了苗毅的兽囊。

    暗幽林脱下了身上的战甲,也奉劝苗毅:“大人若真想去龙穴凤巢,还是把身上的战甲给脱下来,否则让人看到大人身上的东西会引来觊觎,没麻烦也会招来麻烦。”

    苗毅脑子里稍一拐弯便明白了她的意思,荒古死地战甲资源奇缺,他身上的战甲又实在是太过惹眼了一点,的确不好再穿着招摇,遂听她的脱下了战甲,

    两人先后跳到了三头鹰的身上,暗幽林又问:“去龙穴还是去凤巢?”

    “凤巢!”苗毅回了声。

    暗幽林挥手指了个方向,“呖!”三头鹰三头齐鸣一声,展翅跳向了空中,扇动翅膀载着二人一路高飞远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