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更主要的是,十品的先天金莲,对魔气的防御会强大到极点。△↗要是有更强的[混沌青莲]配合,吕重进入阴邙星的那个魔性空间后,绝对不需要担心里面凝聚的亿万年的浓郁魔气的腐蚀与污染。

    “嗡嗡……”

    空间之内,九品金莲已汇聚极为强大的气势,可是迟迟不得突破为十品金莲。

    “小吕重,这金莲本身的资质太差,如果这些年来不是有你的[天光圣水]的全力资助,别说进化到十品,就算进化先天五品,都是它的极限。逄了,你再送五滴[天光圣水]让它吸收。,同时,用你的上品巅峰境的金之道纹、木之道纹助它一臂之力……”

    这次,九品金莲的强行进化,混沌逢春木沐瑶也化为人形出现,在一旁观望并加以指导。

    这沐瑶可是混沌魔神之一,真正的木系生命魔神。对于木系生命的进化,她有着绝对的发言权。

    吕重微微点头,沐瑶能主动出来指导,他还是非常地高兴。

    没有任何犹豫,吕重果断按照沐瑶所说,先赐予九品金莲五滴[天光圣水]。

    “呼呼呼……”

    正在进化的九品金莲,也感应到吕重的帮助,兴奋地把五滴[天光圣水]吞下,并全力加以吸收、炼化。

    随即,它身上的气势越来越盛。

    金色的神光,开始疯狂地扩散。使得整个小世界,完全被这种浓郁之极的金光弥漫、覆盖。

    同时,吕重全力控制自己的金之大道、木之大道。落入九品金莲的巨大莲花之上。让其用心感悟、体验。

    就这样。九品金莲在疯狂共享吕重对金之大道、木之大道的经验与心得。

    也不知过了多久,九品金莲陡然迎风而长,一朵千丈高的唯美金色莲花矗立于世,强大的气势,直冲云霄。

    “小吕重,时候差不多了,降下天劫,助其洗炼本体——”沐瑶的声音再次响起。

    吕重兴奋地点了点头。他是整个[大寂灭珠]的主宰,自然而然,也能掌握[大寂灭珠]的一部分天地意志为己用。

    动念间,大道之眼开启,一道毫光诡异地躲入此小世界的天空。

    接着,天地异变,乌云滚滚而至。

    雷电、狂风也在瞬间汇聚而来。

    “赐予它九九八十一道灵雷劫,雷劫一过,它必可晋级十品金莲……”沐瑶的目光中也多了一丝欣然。

    很显然,这金莲的表现。还能让她满意。

    “轰……轰……轰……”

    灵雷,一道接一道的从天空之上劈下。

    金莲动用自己的功德之力防御。轻松就渡过了七九六十三道劫雷。

    而后,还有两波共十八道灵雷轰下。而且,劫雷的威力,绝对会一道比一道强大。

    “嘎嘎,我现在觉得全身都是力量……哈哈……让天道来得更猛烈些吧……”

    渡过七波劫雷后,金莲的器灵也得意、张狂起来,对着天空不停凝聚的天雷狂啸。

    顿时,一边安静吸收[天光圣水]的十二品混沌青莲看不下眼了,当即一个绝美的小女孩从中幻化出来,一脸狡黠地看向天空中的金莲,然后对吕重传音:“主人,你看到没,这丫的很嚣张啊,既然如此,主人你何不赏这小子更强一些天雷……”

    十二品青莲,要进一步进化,就算有大量的[天光圣水]相助,也需要极为漫长的时间。

    自进入吕重的[大寂灭珠]以来,它就一直与混沌逢春木一般,毫无节制地享用着[天光圣水]。只不过,它依旧没有晋阶为十三品的混沌青莲。

    这是因为[混沌十二品青莲]原本就受过重创,而且之后在[亚特兰特斯]世界也曾遭受到霉运虫一族的镇压与消耗。

    可以说,在成功认吕重为主之前,它本身的能力已亿不存一。

    而后,有了吕重的庞大资源与[天光圣水]的滋润、休养,这才让它渐渐恢复过来。

    否则,要是他在全盛时期就得到吕重[大寂灭珠]内大量资源与[天光圣水]的滋润,极有可能早就晋阶为十三品混沌青莲了。

    不过就算还没有晋级为十三品混沌青莲,但是,这株青莲比之前简直强大了几亿倍不止。

    这是一个真正能镇压一个教派气运的超级气运至宝。

    也正因为它重新恢复过来,实力越来越强,也让吕重自身的气运疯长起来。

    可以说,这一株[十二品混沌青莲]的存在,其价值之高,绝对不下于[九玄寒龙冰棺]、[鸿蒙龙珠]、[九龙夺神鼎]等道器。

    因为真正的气运至宝,对于圣人甚至是圣尊来说,绝对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相信,要是吕重没有这一株[十二品混沌青莲],就算吕重有[大寂灭珠]在手,只怕他根本就得不到[九玄寒龙冰棺]、[鸿蒙龙珠]、[九龙夺神鼎]等道器。

    “好,我听你的!”吕重嘿嘿一笑,果断加大了劫雷的威力。

    第八波劫雷,每一道的威力都在原本基础上提升了三倍不止。

    “轰,轰,轰……”

    当这一波的九道劫雷轰下,之前的九品金莲也没有先前的轻松了。此时,这家伙身上的功德金光形成的光轮,几乎完全被打散。而且它的花瓣也显然极为狼狈,似乎很容易就要凋落。

    “主人啊,你……你没有必要这么狠吧?”金莲化为一个胖乎乎的小屁孩,可怜兮兮地看着吕重,“我……我知道错了,主人……您……您接下来可别玩我了……”

    这会儿,金莲都有些欲哭无泪了,早知道自己的嚣张会引起主人特别虽那十二品青莲的反感,他绝逼不敢这么装逼。

    现在,逼格装得太高,却真的要遭更强的天雷轰击。这让它也陡然想起地球的一句话,“莫装逼,装逼遭雷霹——”

    “求我没用,你得让你的青莲姐姐答应才是!”吕重好笑地摇了摇头,拒绝了它。

    顿时化成胖敦的金莲一下子就耷拉着脑袋,闪电般闪至十二品青莲的面前,“青莲姐姐,小弟年轻不懂事,还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没再玩我了……呜呜,最后一波天雷的威力要是再提升好几倍的话,我……我可要化为灰飞了……我……我修炼到如今也……也不容易啊……”

    “嘻嘻,现在知道了吧,做人不能太嚣张……”十二品青莲得意地大笑起来。只是笑过之后,她傲娇地摇了摇头:“不行,你必须再坚持下去——”(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一场不应该发生的灾难    两个如家酒店的苦哈哈工人一边拉着煤气罐往回走,还一边引吭高歌:“煤气公司,就是好唉,正月十五,不放假唉,有气咱们来做饭,无气大家都挨饿,十元一**二锅头,百元一盆红烧肉,若是千呀元呀你也有,窈窕淑女来陪酒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调寄《新白娘子传奇西湖美景三月天》)

    这俩家伙却不知道就是这些煤气罐酿成了大祸!

    煤气罐被运回到酒店,当厨房大师傅正在炒菜的时候,一个煤气罐由于安全阀没有拧合适,发生了煤气泄漏,煤气罐的安全阀口竟然瞬间被点燃了!原本接在安全阀上的塑料管也迅速被烧断!

    此时煤气罐才刚刚着火,如果厨师能迅速的关闭煤气灌阀门,一场灾难就能避免。可是这个厨师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他以前的师傅也没教过他遇到这种情况该怎样处理。这家伙愣了片刻之后,才想来去找灭火器,等到他手忙脚乱从一个长满蜘蛛网的墙角拽出一个干粉灭火器的时候,煤气罐上的火已经越来越大了。

    最糟糕的是,当这名厨师将干粉灭火器的喷嘴对准着火点,按动灭火器喷射按钮的时候,灭火器里面竟然啥都没喷出来!

    这名厨师立刻更加慌了神了,一边叫嚷着“起火了,起火了!”一边跑出了厨房。于是乎,这名厨师就这样丧失了消除这场灾难的机会。

    等到厨房外面的人听到动静,赶到厨房的时候,这个煤气罐的整个上部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橘红色火球,散发出一阵阵灼人的热浪!

    事实证明,猛人无处不在!

    一个家伙看到眼前的危急情况后,一把抄起放在自来水台子上的一块湿漉漉的抹布,迅速的将手和胳膊都裹住,然后毫不犹豫的将手伸进了火球之中,瞬间便把煤气罐的阀门关闭了!

    这个家伙想当然的认为只要关闭了煤气罐的阀门,火肯定就会被灭掉,然而这家伙却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煤气罐着火后,要不要关闭阀门,要看具体情况而定,如果是火刚刚着起来,罐体的温度还没有升起来,这时候,迅速的将阀门关闭是正确的,也能以最快速度将灾难化解于无形。(800小说网 W.800Book.Net 提供Txt免费下载)

    但是如果火势已经起来,罐体的温度已经很高,再关闭阀门是非常危险的!

    由于罐体温度太高,所以罐体内的煤气处在快速的气化状态,体积不断的加大,只要不关闭阀门,阀门就是个宣泄口,随着罐内压力的增大,火焰会越来越高,越来越旺,但是一般不会发生爆炸。

    这就是消防员宁愿抱着着火的煤气罐跑,也不敢先关闭阀门灭火的原因。

    如果这时候将阀门关闭,阀门——这个气体的宣泄口便会彻底被堵死!由于罐体温度太高,所以里面的液态煤气会继续气化,而体积急剧膨胀的罐内气体,很容易就会将壁厚只有2。5毫米的罐体撑爆!

    这样的爆炸是一个单纯的物理过程,就是罐内的气体急剧膨胀,撑破罐壁的过程,这是真正的煤气罐爆炸。

    煤气罐爆炸后,煤气迅速的挥发到空气中,当空气中的煤气达到一定浓度的时候,只要遇到明火,立刻就会发生二次爆炸!这是一次化学反映。这一次才是真正的煤气爆炸!其威力是非常强悍的!并且这一次爆炸能将周围其他的易爆品一起引爆,造成多次爆炸!

    叙利亚政府军曾经用煤气罐炸弹炸毁一座居民楼!足可见这东西爆炸的威力之大!

    如家酒店的悲剧不可避免的发生了!当第一次爆炸发生的时候,用手关闭阀门的那个猛人便被直接抛飞出去一头撞在墙上,直接昏了过去,而那名厨师和另一个家伙因为胆小怕事,刚才只是站在门口看,所以第一次爆炸发生后,他们只是被掀飞了出去,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

    第一次爆炸发生后,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发生了第二次爆炸!紧接着厨房里的七八个煤气罐一起发生了爆炸!

    巨大的爆炸将厨房中的一切都陷入一片火海之中!那个猛人更是几乎在瞬间便被烤成了焦炭!几乎整座楼上,还有附近民居的门窗玻璃瞬间被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摧毁,稀里哗啦到处乱飞!

    万幸的是那名厨师和另外那个家伙因为在第一次爆炸的时候,便被抛飞了出去,所以这一次竟然奇迹般的保住了半条命。

    正月十五雪打灯,今夜没雪,却有风,肆虐的夜风裹着火势,几乎在瞬间就把二楼也点燃了!二楼也迅速的燃烧起了熊熊的火焰!

    酒店的厨房在一楼,二楼是吃饭的包房,三楼四楼才是客房,酒店的这种安排,彻底截断了顾客的退路!刚刚吃过晚饭,回到房间看元宵晚会的顾客,听到动静跑出一看,全都傻眼了!他们想高声呼救,可是刚刚张开嘴巴,浓烈的黑烟便呛得他们咳嗽成一团!

    他们还算幸运的,毕竟他们还没受伤,最糟糕的是二楼还在包间内吃饭的人!迅速蔓延的火势,让许多人瞬间便被灼伤。惊慌失措的众人到处乱跑,有的向还没起火的三楼跑去,有的向一楼跑去,还有大胆的从二楼阳台直接跳了下去!

    跑向一楼的众人刚刚跑下楼梯,就发现此路不同!整个一楼的入目之处到处都是肆虐的火焰,热浪滚滚,灼人皮肤,隔着十几米就将人烤的浑身疼。如果想从这里冲出去,除非他是火神老爷转世,不怕火烧。于是乎这些人又开始转身朝上跑。可是这时。上面的人还有往下跑的。于是双方众人挤在楼梯上,上不去下不来,吵嚷声,叫骂声,咳嗽声,乱成一团!

    费了老大的劲,从三楼二楼向下跑的人才弄明白一件事,往下的路不通,他们只能向上,爬上天台,等待救援!

    于是原本打算向下冲的人马上调转身形,顺着楼梯向上跑,拥堵的楼梯这才恢复了正常。众人最终顺着楼梯跑到了酒店的顶楼天台,不断的哭喊着救命。

    巨大的爆炸声,和熊熊燃烧的火焰,将如家酒店后面村庄的人都吸引了过来,挑着水桶,端着脸盆,奋勇救火。然而此时大火已经起来,他们根本无法靠近火焰,所以他们弄来的水根本无法泼到着火点。而且,火势如此之大,就他们弄来的这点水也无济于事。

    而此时最危险的还是紧挨着酒店左侧的一个加油站!如果加油站也被引燃了,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要命的是,此时加油站的大部分工作人员还都回家过元宵节了,加油站内只有两个值班的加油工人,他们看着就在身边,随时都会将加油站引燃的大火,在加油站内急的团团乱转!

    赵长枪就是在这个时候赶到了现场!当他看清眼前的形式后,第一反应就是事情大条了!第二反应就是这事他自己一个人控制不了!必须得有帮手!

    赵长枪仓促停好车子,然后跑进正用水桶脸盆救火的群众中,大声吼道:“我是县长赵长枪!大家都听我指挥!”

    虽然此时到处都乱糟糟的,但是赵长枪用内力逼出的声音还是让大家听了个清清楚楚。

    此时大家正六神无主,只知道胡乱救火,听到县长来了,全都将视线投向了赵长枪。

    “你,你,你,你们三个马上去加油站,协助加油站的工作人员打开加油站内的消防栓,用消防带喷水救火!”赵长枪眼神四扫,一边说一边用手点了几个年轻力壮,乖巧伶俐的小伙子。他不知道人家的姓名,只能用“你你你”来代替了。

    三个小伙子恍然大悟,心说,县长就是县长,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加油站内有消防栓呢?

    三个家伙答应一声快速的离开了。

    赵长枪下达第一个命令后,马上又下达了第二个命令:“所有人都听着,大家现在全部散开,将这座大楼周围的易燃物体全部清理干净,不能移动的就用水将他们浇透湿!一定要注意,不要离火源太近,以免伤到自己!”

    这一点也非常重要,如家酒店的后面就是一片玉米地,地里铺满了干了一个冬季的玉米秸秆,而玉米地的另一头就是水林村。如果这些玉米秸秆一旦被引燃,很容易将火灾引向水林村,那必将又是一场灾难!

    众人如梦方醒,他们带来的这些水泼在正在熊熊燃烧的大楼上没用,但是如果浇在那些柴垛上可就管用了!

    众人刚刚散开,赵长枪便看到从加油站中窜出一股强有力的白色水柱,喷向正在肆虐的火苗。加油站内的消防栓被用上了。

    然而,大楼内的火势实在太猛了,就这一股水龙也就刚刚能避免火势蔓延到加油站,根本无法控制其他地方的火势,更别说彻底灭火了。

    赵长枪心中不禁也有些着急了,火情不等人,如果不能将大火快速的扑灭,火势继续蔓延,楼顶天台的那些人怎么办?他们现在已经就有些坚持不住了!而且赵长枪担心的是,大楼里面到底还有没有人被困在里面?有多少人被困?

    就在此时,赵长枪看到远处忽然开来两辆火红色的消防车!

    赵长枪的第一反应就是“县消防大队的家伙终于来了!”但是让他疑惑的是,这两辆卡车竟然都没有拉警报!而且车辆的样式也不是县消防大队的车!

    当消防车开近后,赵长枪明白了,这是一支民间志愿者消防队,因为两辆车的车身上都喷着白色的大字:“水林镇志愿者消防队”。

    赵长枪心中不禁有些失望,这支业余的志愿者消防队,战斗力肯定强不到哪里去吧?然而当志愿者消防队摆开架势后,赵长枪不禁大吃一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