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两个如家酒店的苦哈哈工人一边拉着煤气罐往回走,还一边引吭高歌:“煤气公司,就是好唉,正月十五,不放假唉,有气咱们来做饭,无气大家都挨饿,十元一**二锅头,百元一盆红烧肉,若是千呀元呀你也有,窈窕淑女来陪酒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调寄《新白娘子传奇西湖美景三月天》)

    这俩家伙却不知道就是这些煤气罐酿成了大祸!

    煤气罐被运回到酒店,当厨房大师傅正在炒菜的时候,一个煤气罐由于安全阀没有拧合适,发生了煤气泄漏,煤气罐的安全阀口竟然瞬间被点燃了!原本接在安全阀上的塑料管也迅速被烧断!

    此时煤气罐才刚刚着火,如果厨师能迅速的关闭煤气灌阀门,一场灾难就能避免。可是这个厨师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他以前的师傅也没教过他遇到这种情况该怎样处理。这家伙愣了片刻之后,才想来去找灭火器,等到他手忙脚乱从一个长满蜘蛛网的墙角拽出一个干粉灭火器的时候,煤气罐上的火已经越来越大了。

    最糟糕的是,当这名厨师将干粉灭火器的喷嘴对准着火点,按动灭火器喷射按钮的时候,灭火器里面竟然啥都没喷出来!

    这名厨师立刻更加慌了神了,一边叫嚷着“起火了,起火了!”一边跑出了厨房。于是乎,这名厨师就这样丧失了消除这场灾难的机会。

    等到厨房外面的人听到动静,赶到厨房的时候,这个煤气罐的整个上部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橘红色火球,散发出一阵阵灼人的热浪!

    事实证明,猛人无处不在!

    一个家伙看到眼前的危急情况后,一把抄起放在自来水台子上的一块湿漉漉的抹布,迅速的将手和胳膊都裹住,然后毫不犹豫的将手伸进了火球之中,瞬间便把煤气罐的阀门关闭了!

    这个家伙想当然的认为只要关闭了煤气罐的阀门,火肯定就会被灭掉,然而这家伙却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煤气罐着火后,要不要关闭阀门,要看具体情况而定,如果是火刚刚着起来,罐体的温度还没有升起来,这时候,迅速的将阀门关闭是正确的,也能以最快速度将灾难化解于无形。(800小说网 W.800Book.Net 提供Txt免费下载)

    但是如果火势已经起来,罐体的温度已经很高,再关闭阀门是非常危险的!

    由于罐体温度太高,所以罐体内的煤气处在快速的气化状态,体积不断的加大,只要不关闭阀门,阀门就是个宣泄口,随着罐内压力的增大,火焰会越来越高,越来越旺,但是一般不会发生爆炸。

    这就是消防员宁愿抱着着火的煤气罐跑,也不敢先关闭阀门灭火的原因。

    如果这时候将阀门关闭,阀门——这个气体的宣泄口便会彻底被堵死!由于罐体温度太高,所以里面的液态煤气会继续气化,而体积急剧膨胀的罐内气体,很容易就会将壁厚只有2。5毫米的罐体撑爆!

    这样的爆炸是一个单纯的物理过程,就是罐内的气体急剧膨胀,撑破罐壁的过程,这是真正的煤气罐爆炸。

    煤气罐爆炸后,煤气迅速的挥发到空气中,当空气中的煤气达到一定浓度的时候,只要遇到明火,立刻就会发生二次爆炸!这是一次化学反映。这一次才是真正的煤气爆炸!其威力是非常强悍的!并且这一次爆炸能将周围其他的易爆品一起引爆,造成多次爆炸!

    叙利亚政府军曾经用煤气罐炸弹炸毁一座居民楼!足可见这东西爆炸的威力之大!

    如家酒店的悲剧不可避免的发生了!当第一次爆炸发生的时候,用手关闭阀门的那个猛人便被直接抛飞出去一头撞在墙上,直接昏了过去,而那名厨师和另一个家伙因为胆小怕事,刚才只是站在门口看,所以第一次爆炸发生后,他们只是被掀飞了出去,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

    第一次爆炸发生后,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发生了第二次爆炸!紧接着厨房里的七八个煤气罐一起发生了爆炸!

    巨大的爆炸将厨房中的一切都陷入一片火海之中!那个猛人更是几乎在瞬间便被烤成了焦炭!几乎整座楼上,还有附近民居的门窗玻璃瞬间被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摧毁,稀里哗啦到处乱飞!

    万幸的是那名厨师和另外那个家伙因为在第一次爆炸的时候,便被抛飞了出去,所以这一次竟然奇迹般的保住了半条命。

    正月十五雪打灯,今夜没雪,却有风,肆虐的夜风裹着火势,几乎在瞬间就把二楼也点燃了!二楼也迅速的燃烧起了熊熊的火焰!

    酒店的厨房在一楼,二楼是吃饭的包房,三楼四楼才是客房,酒店的这种安排,彻底截断了顾客的退路!刚刚吃过晚饭,回到房间看元宵晚会的顾客,听到动静跑出一看,全都傻眼了!他们想高声呼救,可是刚刚张开嘴巴,浓烈的黑烟便呛得他们咳嗽成一团!

    他们还算幸运的,毕竟他们还没受伤,最糟糕的是二楼还在包间内吃饭的人!迅速蔓延的火势,让许多人瞬间便被灼伤。惊慌失措的众人到处乱跑,有的向还没起火的三楼跑去,有的向一楼跑去,还有大胆的从二楼阳台直接跳了下去!

    跑向一楼的众人刚刚跑下楼梯,就发现此路不同!整个一楼的入目之处到处都是肆虐的火焰,热浪滚滚,灼人皮肤,隔着十几米就将人烤的浑身疼。如果想从这里冲出去,除非他是火神老爷转世,不怕火烧。于是乎这些人又开始转身朝上跑。可是这时。上面的人还有往下跑的。于是双方众人挤在楼梯上,上不去下不来,吵嚷声,叫骂声,咳嗽声,乱成一团!

    费了老大的劲,从三楼二楼向下跑的人才弄明白一件事,往下的路不通,他们只能向上,爬上天台,等待救援!

    于是原本打算向下冲的人马上调转身形,顺着楼梯向上跑,拥堵的楼梯这才恢复了正常。众人最终顺着楼梯跑到了酒店的顶楼天台,不断的哭喊着救命。

    巨大的爆炸声,和熊熊燃烧的火焰,将如家酒店后面村庄的人都吸引了过来,挑着水桶,端着脸盆,奋勇救火。然而此时大火已经起来,他们根本无法靠近火焰,所以他们弄来的水根本无法泼到着火点。而且,火势如此之大,就他们弄来的这点水也无济于事。

    而此时最危险的还是紧挨着酒店左侧的一个加油站!如果加油站也被引燃了,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要命的是,此时加油站的大部分工作人员还都回家过元宵节了,加油站内只有两个值班的加油工人,他们看着就在身边,随时都会将加油站引燃的大火,在加油站内急的团团乱转!

    赵长枪就是在这个时候赶到了现场!当他看清眼前的形式后,第一反应就是事情大条了!第二反应就是这事他自己一个人控制不了!必须得有帮手!

    赵长枪仓促停好车子,然后跑进正用水桶脸盆救火的群众中,大声吼道:“我是县长赵长枪!大家都听我指挥!”

    虽然此时到处都乱糟糟的,但是赵长枪用内力逼出的声音还是让大家听了个清清楚楚。

    此时大家正六神无主,只知道胡乱救火,听到县长来了,全都将视线投向了赵长枪。

    “你,你,你,你们三个马上去加油站,协助加油站的工作人员打开加油站内的消防栓,用消防带喷水救火!”赵长枪眼神四扫,一边说一边用手点了几个年轻力壮,乖巧伶俐的小伙子。他不知道人家的姓名,只能用“你你你”来代替了。

    三个小伙子恍然大悟,心说,县长就是县长,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加油站内有消防栓呢?

    三个家伙答应一声快速的离开了。

    赵长枪下达第一个命令后,马上又下达了第二个命令:“所有人都听着,大家现在全部散开,将这座大楼周围的易燃物体全部清理干净,不能移动的就用水将他们浇透湿!一定要注意,不要离火源太近,以免伤到自己!”

    这一点也非常重要,如家酒店的后面就是一片玉米地,地里铺满了干了一个冬季的玉米秸秆,而玉米地的另一头就是水林村。如果这些玉米秸秆一旦被引燃,很容易将火灾引向水林村,那必将又是一场灾难!

    众人如梦方醒,他们带来的这些水泼在正在熊熊燃烧的大楼上没用,但是如果浇在那些柴垛上可就管用了!

    众人刚刚散开,赵长枪便看到从加油站中窜出一股强有力的白色水柱,喷向正在肆虐的火苗。加油站内的消防栓被用上了。

    然而,大楼内的火势实在太猛了,就这一股水龙也就刚刚能避免火势蔓延到加油站,根本无法控制其他地方的火势,更别说彻底灭火了。

    赵长枪心中不禁也有些着急了,火情不等人,如果不能将大火快速的扑灭,火势继续蔓延,楼顶天台的那些人怎么办?他们现在已经就有些坚持不住了!而且赵长枪担心的是,大楼里面到底还有没有人被困在里面?有多少人被困?

    就在此时,赵长枪看到远处忽然开来两辆火红色的消防车!

    赵长枪的第一反应就是“县消防大队的家伙终于来了!”但是让他疑惑的是,这两辆卡车竟然都没有拉警报!而且车辆的样式也不是县消防大队的车!

    当消防车开近后,赵长枪明白了,这是一支民间志愿者消防队,因为两辆车的车身上都喷着白色的大字:“水林镇志愿者消防队”。

    赵长枪心中不禁有些失望,这支业余的志愿者消防队,战斗力肯定强不到哪里去吧?然而当志愿者消防队摆开架势后,赵长枪不禁大吃一惊!

第一四七五章 力挫千军    杀出来后,一路翻山越岭、过河驰原的黑炭精神头十足,似乎永不知疲倦一般,固然是因为它超强的脚力,同时也是因为它喜欢脚踏实地驰骋的感觉,这种放开了驰骋的感觉比飞行更让它喜欢。

    苗毅也喜欢这种放纵的感觉,之前在外界有太多的原因令他放不开手脚,这回真正是又痛快了一把,尤其是和黑炭联手冲杀,又回到了当年的感觉。

    不过从一路上偶尔能看到的森林和草地来看,他知道怕是难以摆脱幽林寨了,这一路上都有人盯着,还怎么摆脱?

    驾驭黑炭一路狂奔之余,他在等待,相信那位幽林寨的寨主暗幽林快来了。

    不出所料,近两个时辰后,空中有十几人飞来,追在侧空盯着他观察。

    苗毅亦偏头观察着他们,为首是一个身穿红晶战甲的女人,那套战甲显然不太合身,是套男人的战甲,然而荒古死地这地方不能苛求,毕竟条件有限。

    此女谈不上漂亮,也谈不上难看,吊着一张脸,搞得谁欠她钱似的。不过漂不漂亮都无所谓了,苗毅虽然是来荒古死地后才接触到这些邪灵,不过在修行界混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知道类似灵物的特性,这种东西在还未化成人形时是不分雌雄的,化为人形时完全是凭自己的需要和喜好来定型的,有些邪灵就愿意化作各种飞禽走兽。

    所以说这里的男女是没有**需求的,譬如黑虎寨王公那种拥有十三位妾室完全就是模仿外面修士的通俗观念挂个虚名,只怕更多的是象征意义,其实就是当做手下来用的,用来帮他镇守九山四水的,和男女之情没多大关系。

    苗毅估计这些邪灵就算知道交配也不敢乱来,从怨达口中知道一些情况后,他就怀疑这些邪灵要是玩岔了,譬如杀灵和怨灵搅合在了一起,真要干了交配那种事情怕是会要了相互的小命。

    说穿了。这里的人不管是男女,还是飞禽走兽,说到底都是一种东西,就是邪灵。天生就没有什么雌雄之分。其实鬼修和他们有点类似,不过鬼修的不同是,鬼修在成为鬼修之前是有雌雄之分的,天生知道男女情爱这东西。

    白凤凰其实也是一种灵体的存在,虽然已经化作了女人。不过苗毅相当怀疑白凤凰懂不懂什么叫男女之情。

    当然,这些邪灵有一个好处,修为再低也不存在衰老那一说,化作人时是什么样就永远是什么样,倒是让人羡慕。

    这些遐想只是苗毅转念间的事情,从这吊脸女人眉心的二品彩莲让苗毅大概猜到了这位怕就是自己等来的正主了。

    在她左右伴随飞行的两名汉子也都有着彩莲一品的修为,身后跟的一群也至少是金莲七品以上的。

    双方一方在地驰骋,一方在空中飞行,都在互相打量。

    “是他吗?”空中飞行的女人回头问了声。

    后面一名之前侥幸从苗毅手下逃生的汉子回道:“寨主,就是此人。聪头领不过一个照面便命丧在此人枪下,从咱们百人阵中一气冲过,一杆快枪瞬间挑了咱们十多人,百多人连让他的冲杀稍作停顿都做不到,实在是彪悍之极!”

    从称呼上可以知道苗毅的判断没错,此人正是幽林寨寨主暗幽林。

    暗幽林皱眉道:“他没用什么厉害的法宝?”

    那人回:“没有,就是一骑一枪强行冲杀,无人能挡。”

    “哼!”左边那名彩莲一品汉子冷哼了声,“未免也太言过其实了,看他不过金莲九品修为。你不会是为了掩盖你们的出战不利而故意夸大吧?”

    那人急道:“魁大头领,真的没有,属下说的句句属实,若是不信可问其他侥幸躲过一劫的弟兄。聪头领战死又岂能作假!万大头领…”求援的目光看向了另一位彩莲一品修士,显然是希望他帮忙说说话。

    那位万大头领则看向暗幽林,道:“寨主,是真是假试试就知道了,试出了深浅再做决定也不迟。”

    暗幽林点了点头道:“不错!何人愿去一试?”

    万大头领看向另一位,不冷不淡道:“既然魁大头领不相信。认为我的手下在说谎,不如就让魁大头领的人去试试看。”

    暗幽林亦偏头看去,“魁大头领可愿意一试?”

    “有何不敢,这就去摆下阵为寨主试他一试。”魁大头领重重拱了拱手,旋即又朝万大头领冷哼一声。

    暗幽林提醒道:“看他一身战甲不凡,连坐骑都配如此高级战甲,还敢一路横冲直闯,怕不是一般人,需小心。”

    “是!”魁大头领应声加速而去。

    坐在黑炭身上一路疾驰的苗毅不时抬头看看,大概明白他们的心思,这是被自己堂而皇之的直闯给震慑住了,摸不清自己的底细不敢轻举妄动,不过估计应该不会让自己这么轻易离开暗幽林的地面吧?

    半个时辰后,他的猜测就被印证了。

    刚冲出一道山谷,又见前方山峦上候着一群密密麻麻的人,怕是有几千人之多。

    魁大头领就站在对面的主峰上,身后是其纠集的人马。

    暗幽林一抬手,随行一起浮停在了空中,看向下面的苗毅,看他如何应对。

    苗毅这些年来,为了拼生存,为了能给家人一个好的生活,为了能给追随的弟兄们一份好的将来,屡屡死中求生,屡屡富贵险中求,小战面对几十上百人冲杀,大战面对成千上万人死战,也曾在数十万大军中驰骋纵横,更曾在百万大军中单枪匹马杀了个三进三出,大大小小的血战经历了多少回自己都数不清了,这点小小阵仗又岂会放在他眼里。

    若是换了杨庆,有办法不用武力解决的问题就肯定不会去用武力冒险,毕竟有几名彩莲修士虎视眈眈。

    可对苗毅来说,解决问题的方式和杨庆不一样。

    此时两脚跟再次敲击了一下黑炭两腹,匀速疾驰的黑炭步伐陡然加快,速度猛然提升,急速冲出山谷,身后带着一路烟尘冲向对面的山峦。

    “不论死活。谁能把他留下就重赏!”站在山顶的魁大头领左右一声,挥手一喝,“杀!”

    显然是准备好了的,刚好整百人。不过却调集了精锐好手,都是金莲修士,不比之前的百人拦截人马中还有紫莲和红莲修士。

    “杀!”上百人从山顶呼啸而出,分上中下三层成锥形冲出,俯冲下山。贴着地面朝冲来的苗毅冲杀而去。

    黑炭两眼冒出兴奋神采,速度又快了点。

    单臂擒枪的苗毅换了双手,逆鳞枪身上浮现出血煞之气,身上战甲亦如此。

    “啊!”一声惨叫声先起。

    锥形阵型刹那和苗毅冲撞在了一起,率先打斗的一位头领翻飞了出去,与之前百人拦截人马一样,同样是一个照面的事。一人一骑犹如一支木桩一般,狠狠撞进了锥形冲击阵营中,撞的队形散乱,惨叫连连。人影乱飞。

    苗毅快枪如狂风暴雨,急冲的黑炭那带着锥刺的尾巴疯狂左右乱抽。

    冲击阵型中一条劈波水浪般冲过,直接贯穿整个阵型,一人一骑留下二十余人落地翻滚,去势不竭,朝山顶上的数千人冲了过去。

    这简直看的有点眼花,浮在空中的暗幽林及随行人员倒吸一口凉气,见过实力强悍的,但是没见过厮杀能力这么彪悍的,暗幽林惊叹一声。“真乃虎将,不知是谁手下的悍将,为何独行于此,若能归顺我幽林寨…”她也不知道拿出什么条件能打动苗毅。

    但她知道。有如此实力的话,一旦获得了充足的修炼资源,只怕一个小小幽林寨未必能满足人家的胃口。她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嫁给他如何?就不知道这人喜不喜欢这个名分,若同意的话,哪怕将幽林寨拱手送上。只要有了这夫妻名分,将来开疆扩土得到的好处只怕更多,是笔很划算的买卖。

    对面山头的魁大头领脸色一变,这下他信了,奈何还是没试出深浅来!

    “上!”魁大头领大手一挥,结果却发现无人响应,左右一看,发现一群手下竟然皆面有惧色,竟然无人敢先冲出去。

    然而情势已经由不得他多想,一人一骑已经顺山势急冲而上,没有时间给他恐吓手下。

    自己乃堂堂幽林寨两位大头领之一,若是彩莲修为连个金莲修为的也战不下,以后还如何在幽林寨立足?

    他挥手就是一支长刀在手,瞬间闪身而下,居高临下冲向苗毅,挥臂就是一刀狂斩而出,欲要毕其功于一役,一刀将苗毅斩于马下。

    上冲的苗毅不避不让,也没动用任何法宝,出枪的手速快到了自己能驾驭的巅峰,一点豆大的旋转黑点顶在逆鳞枪头,悍然迎着劈来的长刀撞去!

    金莲修为的竟然敢和彩莲修为的拼硬实力!

    不知道多少人屏住呼吸、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

    轰!一声惊天动地巨响,地面撕裂,周围群山摇摆欲要垮塌,震动的烟尘弥漫大地。

    令所有人震惊的是,魁大头领手中刀竟然被直接震飞了,整个人震的有点懵懵懂懂的倒飞了回来,看身形不受控制的样子,明显被这一击给震懵了。

    苗毅震的身形亦是一挫,黑炭的蛮力却是惊人,依然上冲,差点没把苗毅给抛下来。

    稳住身形的苗毅突然双脚一蹬黑炭左右两腹踏脚的黑刺,弹身而起,再一脚踏上黑炭的脑袋,借着黑炭的冲击力,快黑炭而出,抓住机会趁魁大头领还没缓过来,凌空一枪单臂送出,噗一声戳穿了魁大头领的紫晶战甲,一枪贯穿了魁大头领的心窝,这一枪那叫一个狠、稳、准!

    黑炭突然奋力蹿起,迎空接住了苗毅,一人一骑划出一道弧线,刚好落在了山巅。

    苗毅拖枪挂地,挑在枪头上的魁大头领脱落,顺山势翻滚了下去。

    “嗷!”黑炭在山巅转圈长啸,以舒兴奋之情。

    跟着转圈的苗毅挥枪指向四周惊呆了的人群,一脸的肃杀,聚在山上的数千人顿时齐齐吓得后退,无人敢靠近。(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