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纳兰天元沉默了一下,终是点了点头:“行!”

    “既然如此,那某等就告辞了,哈哈……”

    话音一落,无极魔圣、虫圣朱千手、天使族耶圣空等人的意念虚影陡然在空中消散。

    几乎在同时。

    三尊圣人的最强分身,已闪入仙幻星星系。

    ……

    看着这三圣虚影消失,纳兰天会则是耷拉着脑袋看了纳兰天元一眼,道:“大哥,你怎么会在这三个家伙的面前妥协?他……他们简直是欺人太甚……”

    找上门来施压,这在纳兰天会看来,绝对是在打脸!狠狠地打他纳兰家的脸呢。

    不过,纳兰天元却是毫不在意,微微摇头:“这世界本就无处不妥协,无极老儿等人的确可恶,可我们纳兰家也真的不宜与太多人结怨。反正只要他们不攻打我纳兰家,便随他们的意吧。毕竟,那吕重也不可能长久躲在我纳兰家!”

    “可……可是,我们那样会得罪了吕重,以这吕重的修炼潜力,绝对能证圣成功,我们——”

    纳兰天会还想说下去,可这会儿却直接被纳兰天元挥手打断,“你也说了,那只是吕重的潜力。而潜力并不等于实力。再说了,在他证道圣人境界之前,会不会陨落还是两码子事呢。更何况,我纳兰家也不是他吕重的保姆……”

    “唉,我总觉得咱们这么做不太地道。要知道,那吕重暗中为我们纳兰家提供的三组[天光圣水],只要不出意外。可助我们家族多出三尊圣人……”纳兰天会唉声叹气。“他的手里。掌握着[天光圣水],绝对足以让我们纳兰家折节相交。”

    “天光圣水?”纳兰天元的目光隐隐多了一丝复杂,心中更多了一丝火热,不由微微嘀咕:“这样的好东西怎么就不能由我纳兰家完全掌控呢?”

    “什么?”旁边的纳兰天会听到自己大哥的嘀咕声,不由骇了一大跳,道:“大哥,不是我们的东西,千万别乱动心思啊。否则会为整个纳兰家带来大祸的!”

    “别紧张!”纳兰天元淡淡看了自己的这位兄弟一眼。摇了摇头,“我只想为纳兰家争取多一些的资源罢了,这并没有错!而且,我的手段也绝对不会与无极老儿等人那般过激。我会让吕重乖乖把[天光圣水]交给我们……”

    “不……不好吧?”纳兰天会脸色大变,一脸复杂地看着自己的大兄。

    纳兰天元没有理由自己的兄弟,抬头望天,淡淡地说道:“修行者,本就是逆天而行。与人争命,与地争势,与天争寿。与道争运。吾等能为圣人,都是从亿万星球的强者的争斗与杀戮中突围而出的。夫为圣人。莫敢不争!这[天光圣水]能批量造就大量基础稳固的圣人,必须掌握在我们家族手里。面现在,有无极老儿等人的压迫,我们要从吕重的手中得到大量的[天光圣水]的几率也大大提升。这个机会,我们绝对不能错过——”

    “啊……”纳兰天会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大兄,虽然心里不愿意,却也没有再反对。再怎么说,在他的心里,自己的大兄也是在为整个纳兰家考虑。

    *********************

    仙幻星!

    敖夜、木苍穹等女与纳兰青霜打成了一片。

    在纳兰青霜的带领下,开始在仙幻星各个商店实行货物大扫荡。

    借着前些天,吕重在纳兰家古堡前大发神威的事情,整个仙幻星的所有仙魔佛妖,都知道了敖夜、木苍穹等女身后可是站着吕重这样的一尊超级凶神。

    自然而然,诸女这会儿几乎可以在仙幻星横着走,再也没有不开眼的纨绔子弟上前找事。

    甚至,非常诡异的一幕也出现了。

    不少商店的掌柜,在诸女扫货时,都给予了诸女极低的价格。要知道,当时,小青宰杀的那些纨绔们,其身后的家族、势力几乎掌握了整个仙幻星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商铺。

    虽然奇怪,但是诸女也没有任何惧意。

    抱着“有便宜不占是白痴。”的想法,诸女毫不在乎地扫货。

    再说了,诸女都吃了[知善恶果]的果实,拥有可看穿比自身实力高出三个境界的强者的心思。也不害怕别人下暗局对付她们。

    时间,就在诸女不停逛街与购物中流逝。

    而这段时间,吕重却一直没有出现。

    这让一些心怀鬼胎的人,也有些沉不住气了。

    “该死,这吕重怎么还没有出现?难道他已知道我们在暗中针对他,便躲着一直不出来?”

    “原来以为吕重是个人物,却没有想到,居然被我们八大势力的人给吓得不敢从[纳兰家]出来?这样的人,也配让我们八大家族的人联手对付?”

    “要不,我们出手攻击他的女人,把他给逼出来?”

    “千万不要,小不忍则乱大谋。我们还是耐心等待一下吧。那吕重不可能一直躲着不出,这可不是那嚣张小子的性格。”

    “对了,我已买通了一个纳兰家的高层。让他说,吕重自一进入纳兰家,参加了纳兰家为其接风洗尘的酒宴后,就开始闭关修炼了。或许短时间之内,不会出来……”

    “我靠,如果是这样,难道我们要这么一直傻等下去?”

    “再等一个月。如果一个月后吕重还不出来,我们对付他的女人,把他给逼出来……”

    “好!”

    ……

    [大寂灭珠]内,吕重冷笑不已。

    这段时间,他在全力为自己进入[阴邙星]地下魔窟作准备,可不是真的怕了外面的那些人。

    当年,吕重只是以大道之眼一望,便被一个陨落的圣者尸体给吓得落荒而逃。

    这的确因为他的实力不济有关!

    不过,吕重如今就算拥有可轻松斩杀巅峰准圣的实力,要进入那个神秘的魔性空间,也不敢过于轻心。

    所以,这段时间,他在[大寂灭珠]内,利用时间千万倍加速的极限能力,全力用[天光圣水]培育那早已化后天为先天的九品金莲,以及曾在[亚特兰提斯空间]所得的[十二品混沌青莲]。

    九品金莲,原本只是一后天的六品金莲,是最早跟随吕重的一个法宝。这么多年来,有着[混沌逢春木]的指点以及[天光圣水泉]的滋润,让它不停进化。不但由后天返先天,而现在也处在进行最关键的位置。

    一旦突破,它就能成为十品金莲,其灵根可达到媲美先天至宝的级别。这样一来,它炼化业力、转化功德之力的速度可以再行提升十倍甚至百倍不止。(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出大事了!    “小枪,你刚才对晓梅嫂子说了什么?会不会出事?她可是刚刚恢复过来。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在厨房里,王淑芳小声的问赵长枪。

    “不会,我能看的出来,晓梅嫂子的情绪很稳定。要想让她好起来,就必须打开他的心结!不然她会永远活在赵大同的世界里,她的精神也很可能会随时发生问题。”赵长枪说道。

    “唉!但愿晓梅嫂子能早日破茧重生,早日和宗书记走在一起吧。”王淑芳叹口气说道。

    “这事急不来,能不能成功就看他们两个了”赵长枪说道。

    赵长枪正说着话,兜里的手机忽然叮铃铃的响了起来,摸出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随手便挂断了。赵长枪的私人电话,只是一个普通号码,所以偶尔也会收到一些骚扰电话。

    “怎么不接电话?”王淑芳笑着问道。

    “陌生电话。”赵长枪随口说道。

    “陌生电话?你不会又惹上哪个小姑娘了吧?”王淑芳笑嘻嘻的冲赵长枪说道。

    赵长枪一阵暴汗,刚要分辨几句,却听见电话再次响了起来。陌生电话连续响起两次,说明很可能确实有人找他。

    赵长枪接通了电话,可是他刚刚将电话接通,却听到里面传出一个有些怪异的咆哮声音:“赵长枪!你把吴飞灵弄到哪里去了!”

    赵长枪马上听出来了,说话的是吴飞灵的法国男朋友拿破仑瑞郎波拿马。这家伙的华语虽然说得非常熟练,但是听上去和地道的华国音还是有点区别。

    让赵长枪奇怪的是,瑞郎为什么会打电话给自己,问自己将吴飞灵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赵长枪对瑞郎没有一点好印象,那天在吴老爷子的寿宴上,如果不是自己素质过硬,非得被瑞郎整的出丑不可。

    所以,他听出是瑞郎的声音后,马上对着话筒说道:“瑞郎,你有病啊?吴飞灵是你的未婚妻,她走丢了,你却来找我,你不是有病是什么?”

    “赵长枪,你少和我来这一套。自从吴老爷子的生日过后,我和飞灵便在华国范围内进行民俗收集和整理。我们昨天进入榆林市,她说要去平川县看看你,我不同意,结果今天早上她便自己离开了,一直到现在也没回来。最新章节全文阅读你说,她不是去你那里了,她去了什么地方?”瑞郎在电话中快速的说道,毫不掩饰语气中对赵长枪的怨恨。

    “我管去了什么地方,反正没在我这里!瑞郎,我真替你感到悲哀,自己女朋友都看不住!再见!”赵长枪咔吧一声挂断了电话。

    “怎么回事?好像真有女孩子要来找你了?”王淑芳似笑非笑的看着赵长枪说道。

    “什么女孩子。是吴副省长的千金大小姐。和男朋友瑞郎出来做民俗调查整理,结果可能两个人闹了矛盾,吴飞灵独自离开了瑞郎。结果瑞郎竟然武断的怀疑是来找我了,真是岂有此理!”赵长枪笑着说道。

    “你肯定当着那个什么瑞郎的面,勾搭过人家女朋友吧?不然人家怎么平白无故的认为他的女朋友来找你了?他怎么不怀疑他的女朋友是去了别的地方?”王淑芳说道。

    赵长枪刚要分辨几句,却被王淑芳打断了,“你先别分辨。我问你,那个叫吴飞灵的是不是对你有好感?”

    “对我有好感?好像没有吧?就是在吴老爷子的寿宴上时,可能多看了我两眼。”赵长枪迟疑着说道。

    “这不就结了!我看那个叫瑞郎的没怀疑错,他女朋友兴许还真是来找你了。”王淑芳笑眯眯的说道。

    “你笑什么?”赵长枪诧异的问道。

    “唉,我哪是在笑啊,我是在为若萍,兰兰他们担心,真不知道你还要为她们带回多少姐妹啊!”王淑芳摇摇头说道。

    “嘿嘿,你只为她们担心,不为你自己担心?”赵长枪也笑了。

    “我?我担心什么。我早已经退出了。”

    “不行!谁退出,你也不能退出!你再说退出,我现在就把你正法!”

    赵长枪说着话,竟然从后面一把搂住了王淑芳纤细的后腰!这些天,大家住在一起,赵长枪每天都老老实实的睡在自己的房间里,跟本没有时间和王淑芳亲近,这会儿竟然有些火大了。

    王淑芳吓一跳,连忙小声说道:“小枪,你放手,快放手!大路叔和晓梅嫂子要过来了!”

    “我不管,你说你还要不要退出?”赵长枪一边说,一边将一双魔抓在王淑芳身上不断揉搓着。

    “不退出,不退出还不行嘛!你个冤家,快点放手!”王淑芳急的直跺脚。

    赵长枪这才将手放开,转身出了厨房,临走还不忘在王淑芳的耳边说道:“今晚给我留门。”

    “留你个大头鬼!”王淑芳翻翻白眼。

    赵长枪根本没把吴飞灵的事情放在心上。吴飞灵已经快三十的人了,并且走过南,闯过北,大明湖里撒过尿,埃菲尔塔上吹过风,有什么好为她担心的。然而赵却没料到,吴飞灵这次差点死在平川县境内!

    四个人一起动手,一顿丰盛的晚宴很快便端上了桌子。顾晓梅从酒柜中取出一**红酒,打开酒**分别给大家满上。

    赵长枪看到杯中的红酒,忽然想到了在吴老爷子的八十寿诞上,瑞郎和吴飞灵从某宝上买到假酒的事情,便将事情的经过和大家说了一遍,惹来大家一阵笑声。

    四个人凑到一起有太多的话题,酒厂,龙辉集团,赵庄工艺品厂等等方方面面的事情,聊得不亦说乎,直到快九点了才吃完饭。

    吃过饭之后,赵长枪本来想和大家一起出去赏月亮,看焰火,但是就在此时,他的电话却忽然又响了起来。

    “该死的。”

    赵长枪以为还是瑞郎打来的,不禁诅咒了一声,然而等他抓出手机一看,电话竟然是公安局长张立武打来的!

    由于在平川县挂职的原公安局长现在已经回到榆林市公安局,所以副局长张立武现在已经扶正。

    赵长枪知道张立武这时候给自己打电话,肯定有急事,于是马上接通了电话。电话刚一接通,话筒中就传来张立武急促的声音:“赵县长,出大事了!水林镇‘如家酒店’起火了!现在火势非常猛,很可能会向四周的民宅蔓延!更糟糕的是,我刚刚得到的消息,临河省常务副省长吴应熊的女儿吴飞灵现在就住在这家酒店内!另外,我的手下还告诉我,旅馆内还有一伙劫匪,他们绑架了一个人也在里面!最要命的是,‘如家酒店’的旁边就是一家加油站!油库随时有爆炸的可能!县消防大队已经接到火警通知,我现在正在赶往现场!赵县长,你还有什么指示?”

    赵长枪听完张立武的话,脑门的上汗唰就下来了!张立武告诉他的东西太多,又是吴飞灵又是劫匪的,他一时几乎消化不了。但是他却知道一点,情况危急!此刻也不是他向张立武详细了解情况的时候!他必须马上赶往水林镇事发现场!

    赵长枪忽然想起一件事,前几天他曾经亲自和张立武去县消防大队调研过。他对消防大队目的工作状态非常的不满意。消防大队官兵忧患意识普遍不高,行动不够迅速,组织纪律性也有点差劲。

    想到这些,赵长枪马上对张立武说道:“张立武,你现在先不要赶往现场。你先去县消防大队,敦促他们尽快出警!我怕他们会延误时机!我现在就赶往现场!”

    “是!头儿!”张立武答应一声,调转车头,飞快的赶往县消防大队。

    赵长枪啥也顾不上了,撒开脚丫子飞快的朝车库跑去。

    “喂,小枪,发生了什么事情?”尹大路大声冲赵长枪的背影喊道。

    “出事了!水林镇一家酒店起火了!我必须马上去一趟。”赵长枪一边跑一边喊。

    “你小心一点!”王淑芳大声咋呼道,一边咋呼,一边快步跑向了别墅的大门,将大门打开了。

    “没事!大家不用为我担心!”赵长枪头也不回的喊道。喊话间,已经打开了车库门,钻进了他的超级悍马。

    就在王淑芳将大门打开的瞬间,赵长枪的超级悍马便呼啸着从她身边一闪而过!

    赵长枪一路狂飙,几乎将超级悍马的车速飙到了极限,航空发动机的轰鸣声传出老远,近一百华里的路程,赵长枪竟然只用了十几分钟便赶到了!

    水林镇是平川县最边上的一个镇,也最靠近榆林市的方向,经济还算发达。如家酒店是镇上一家比较上档次的酒店,四层建筑,集住宿和饮食于一体,不但承做酒席,而且还送菜上门。由于菜的味道好,价格也公道,所以水林镇上,谁家有个红白喜事,都喜欢从这里定菜。

    水林镇没有通煤气管道,如家酒店做菜主要用灌装煤气。元宵节这天,因为从这里定菜的太多,所以将几个煤气罐都用光了。

    没办法,如家酒店的工作人员便拖着几个空罐去煤气公司加气。幸好煤气公司的领导员工都敬业,元宵节坚守到最后时刻才下班,于是乎,如家酒店的煤气罐又全都加满了。

    谁都没有想到,就是这些重新加满煤气的煤气罐惹了大祸!带来了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