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小枪,你刚才对晓梅嫂子说了什么?会不会出事?她可是刚刚恢复过来。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在厨房里,王淑芳小声的问赵长枪。

    “不会,我能看的出来,晓梅嫂子的情绪很稳定。要想让她好起来,就必须打开他的心结!不然她会永远活在赵大同的世界里,她的精神也很可能会随时发生问题。”赵长枪说道。

    “唉!但愿晓梅嫂子能早日破茧重生,早日和宗书记走在一起吧。”王淑芳叹口气说道。

    “这事急不来,能不能成功就看他们两个了”赵长枪说道。

    赵长枪正说着话,兜里的手机忽然叮铃铃的响了起来,摸出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随手便挂断了。赵长枪的私人电话,只是一个普通号码,所以偶尔也会收到一些骚扰电话。

    “怎么不接电话?”王淑芳笑着问道。

    “陌生电话。”赵长枪随口说道。

    “陌生电话?你不会又惹上哪个小姑娘了吧?”王淑芳笑嘻嘻的冲赵长枪说道。

    赵长枪一阵暴汗,刚要分辨几句,却听见电话再次响了起来。陌生电话连续响起两次,说明很可能确实有人找他。

    赵长枪接通了电话,可是他刚刚将电话接通,却听到里面传出一个有些怪异的咆哮声音:“赵长枪!你把吴飞灵弄到哪里去了!”

    赵长枪马上听出来了,说话的是吴飞灵的法国男朋友拿破仑瑞郎波拿马。这家伙的华语虽然说得非常熟练,但是听上去和地道的华国音还是有点区别。

    让赵长枪奇怪的是,瑞郎为什么会打电话给自己,问自己将吴飞灵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赵长枪对瑞郎没有一点好印象,那天在吴老爷子的寿宴上,如果不是自己素质过硬,非得被瑞郎整的出丑不可。

    所以,他听出是瑞郎的声音后,马上对着话筒说道:“瑞郎,你有病啊?吴飞灵是你的未婚妻,她走丢了,你却来找我,你不是有病是什么?”

    “赵长枪,你少和我来这一套。自从吴老爷子的生日过后,我和飞灵便在华国范围内进行民俗收集和整理。我们昨天进入榆林市,她说要去平川县看看你,我不同意,结果今天早上她便自己离开了,一直到现在也没回来。最新章节全文阅读你说,她不是去你那里了,她去了什么地方?”瑞郎在电话中快速的说道,毫不掩饰语气中对赵长枪的怨恨。

    “我管去了什么地方,反正没在我这里!瑞郎,我真替你感到悲哀,自己女朋友都看不住!再见!”赵长枪咔吧一声挂断了电话。

    “怎么回事?好像真有女孩子要来找你了?”王淑芳似笑非笑的看着赵长枪说道。

    “什么女孩子。是吴副省长的千金大小姐。和男朋友瑞郎出来做民俗调查整理,结果可能两个人闹了矛盾,吴飞灵独自离开了瑞郎。结果瑞郎竟然武断的怀疑是来找我了,真是岂有此理!”赵长枪笑着说道。

    “你肯定当着那个什么瑞郎的面,勾搭过人家女朋友吧?不然人家怎么平白无故的认为他的女朋友来找你了?他怎么不怀疑他的女朋友是去了别的地方?”王淑芳说道。

    赵长枪刚要分辨几句,却被王淑芳打断了,“你先别分辨。我问你,那个叫吴飞灵的是不是对你有好感?”

    “对我有好感?好像没有吧?就是在吴老爷子的寿宴上时,可能多看了我两眼。”赵长枪迟疑着说道。

    “这不就结了!我看那个叫瑞郎的没怀疑错,他女朋友兴许还真是来找你了。”王淑芳笑眯眯的说道。

    “你笑什么?”赵长枪诧异的问道。

    “唉,我哪是在笑啊,我是在为若萍,兰兰他们担心,真不知道你还要为她们带回多少姐妹啊!”王淑芳摇摇头说道。

    “嘿嘿,你只为她们担心,不为你自己担心?”赵长枪也笑了。

    “我?我担心什么。我早已经退出了。”

    “不行!谁退出,你也不能退出!你再说退出,我现在就把你正法!”

    赵长枪说着话,竟然从后面一把搂住了王淑芳纤细的后腰!这些天,大家住在一起,赵长枪每天都老老实实的睡在自己的房间里,跟本没有时间和王淑芳亲近,这会儿竟然有些火大了。

    王淑芳吓一跳,连忙小声说道:“小枪,你放手,快放手!大路叔和晓梅嫂子要过来了!”

    “我不管,你说你还要不要退出?”赵长枪一边说,一边将一双魔抓在王淑芳身上不断揉搓着。

    “不退出,不退出还不行嘛!你个冤家,快点放手!”王淑芳急的直跺脚。

    赵长枪这才将手放开,转身出了厨房,临走还不忘在王淑芳的耳边说道:“今晚给我留门。”

    “留你个大头鬼!”王淑芳翻翻白眼。

    赵长枪根本没把吴飞灵的事情放在心上。吴飞灵已经快三十的人了,并且走过南,闯过北,大明湖里撒过尿,埃菲尔塔上吹过风,有什么好为她担心的。然而赵却没料到,吴飞灵这次差点死在平川县境内!

    四个人一起动手,一顿丰盛的晚宴很快便端上了桌子。顾晓梅从酒柜中取出一**红酒,打开酒**分别给大家满上。

    赵长枪看到杯中的红酒,忽然想到了在吴老爷子的八十寿诞上,瑞郎和吴飞灵从某宝上买到假酒的事情,便将事情的经过和大家说了一遍,惹来大家一阵笑声。

    四个人凑到一起有太多的话题,酒厂,龙辉集团,赵庄工艺品厂等等方方面面的事情,聊得不亦说乎,直到快九点了才吃完饭。

    吃过饭之后,赵长枪本来想和大家一起出去赏月亮,看焰火,但是就在此时,他的电话却忽然又响了起来。

    “该死的。”

    赵长枪以为还是瑞郎打来的,不禁诅咒了一声,然而等他抓出手机一看,电话竟然是公安局长张立武打来的!

    由于在平川县挂职的原公安局长现在已经回到榆林市公安局,所以副局长张立武现在已经扶正。

    赵长枪知道张立武这时候给自己打电话,肯定有急事,于是马上接通了电话。电话刚一接通,话筒中就传来张立武急促的声音:“赵县长,出大事了!水林镇‘如家酒店’起火了!现在火势非常猛,很可能会向四周的民宅蔓延!更糟糕的是,我刚刚得到的消息,临河省常务副省长吴应熊的女儿吴飞灵现在就住在这家酒店内!另外,我的手下还告诉我,旅馆内还有一伙劫匪,他们绑架了一个人也在里面!最要命的是,‘如家酒店’的旁边就是一家加油站!油库随时有爆炸的可能!县消防大队已经接到火警通知,我现在正在赶往现场!赵县长,你还有什么指示?”

    赵长枪听完张立武的话,脑门的上汗唰就下来了!张立武告诉他的东西太多,又是吴飞灵又是劫匪的,他一时几乎消化不了。但是他却知道一点,情况危急!此刻也不是他向张立武详细了解情况的时候!他必须马上赶往水林镇事发现场!

    赵长枪忽然想起一件事,前几天他曾经亲自和张立武去县消防大队调研过。他对消防大队目的工作状态非常的不满意。消防大队官兵忧患意识普遍不高,行动不够迅速,组织纪律性也有点差劲。

    想到这些,赵长枪马上对张立武说道:“张立武,你现在先不要赶往现场。你先去县消防大队,敦促他们尽快出警!我怕他们会延误时机!我现在就赶往现场!”

    “是!头儿!”张立武答应一声,调转车头,飞快的赶往县消防大队。

    赵长枪啥也顾不上了,撒开脚丫子飞快的朝车库跑去。

    “喂,小枪,发生了什么事情?”尹大路大声冲赵长枪的背影喊道。

    “出事了!水林镇一家酒店起火了!我必须马上去一趟。”赵长枪一边跑一边喊。

    “你小心一点!”王淑芳大声咋呼道,一边咋呼,一边快步跑向了别墅的大门,将大门打开了。

    “没事!大家不用为我担心!”赵长枪头也不回的喊道。喊话间,已经打开了车库门,钻进了他的超级悍马。

    就在王淑芳将大门打开的瞬间,赵长枪的超级悍马便呼啸着从她身边一闪而过!

    赵长枪一路狂飙,几乎将超级悍马的车速飙到了极限,航空发动机的轰鸣声传出老远,近一百华里的路程,赵长枪竟然只用了十几分钟便赶到了!

    水林镇是平川县最边上的一个镇,也最靠近榆林市的方向,经济还算发达。如家酒店是镇上一家比较上档次的酒店,四层建筑,集住宿和饮食于一体,不但承做酒席,而且还送菜上门。由于菜的味道好,价格也公道,所以水林镇上,谁家有个红白喜事,都喜欢从这里定菜。

    水林镇没有通煤气管道,如家酒店做菜主要用灌装煤气。元宵节这天,因为从这里定菜的太多,所以将几个煤气罐都用光了。

    没办法,如家酒店的工作人员便拖着几个空罐去煤气公司加气。幸好煤气公司的领导员工都敬业,元宵节坚守到最后时刻才下班,于是乎,如家酒店的煤气罐又全都加满了。

    谁都没有想到,就是这些重新加满煤气的煤气罐惹了大祸!带来了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七四章 冲杀不停    一开始杀了静湖娘娘的时候,可谓人生地不熟两眼迷茫,不知将会遭遇何样的危险和麻烦。现在则不一样了,杨庆一番提点帮他拨开了迷雾,帮他理清了思路,有了底气不怕了。

    而黑炭本就是个不怕事大的主,尤其是在得到了苗毅的纵容下,那简直是造反有理,立刻热血冲头了,管它前面是刀山火海还是万丈深渊,撒开腿就一溜烟地冲了出去。

    一人一骑冲近后才发现此草原和一般的草原有很大的不同,远看是黑色,实则是灰色堆叠的视觉效果。也并非是普通草原密集的长势,中间都有臂宽的间隔,团团簇簇有一人高。叶子长条状,上面长着锯齿,飘荡过的邪气容易缭绕其间徘徊不散。再后方的森林也是这般,树冠似乎都有过滤邪气的作用。

    对冲来的一人一骑来说,那些草的长势虽有一人高,然比起黑炭的高度还是差了点,自然更挡不住坐在黑炭身上苗毅的视线。一人一骑可谓快速冲来速度不减,如疾风一般唰一声冲了进去。

    谁知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动静一起,草原如同荡起涟漪,似被风吹动了一般,枝叶波浪般摆动,确切的说是如同触手般搅动,伸长了搅来,枝叶嗖嗖缠绕而来,不断缠向黑炭的四肢。

    然而黑炭的冲击力实在是凶猛,那些缠绕的怪草不是被直接拉断就是被连根从地下拔起,看似根本挡不住黑炭,可是耐不住草原上的怪草太多,黑炭身后很快就拖了一大堆,犹如拖了一座小山一般。

    黑炭身上也缠了不少,令其体态变得臃肿。黑炭边跑边张嘴乱咬,有点狂躁,其身后拖着的小山也不断被周围伸来的触手施以拖拽,以至于小山越来越大。

    而苗毅亦是不堪其扰,那些伸长如触手绕来的怪草也不会放过他,逆鳞枪在这种情况下没什么作用,他不得不拔出剑来向四周快速劈砍,将缠绕而来的‘触手’给砍断,倒是不见他有丝毫惊慌。

    任黑炭力能推山。也吃不消这样搞,有时候韧劲正是对付蛮力的好办法,不消一会儿黑炭的速度便慢了下来,越来越慢,渐渐有些跑不动了,而周围的怪长还在不断伸长触手逼来,终于把他们给逼停了。

    就在这时,苗毅手中‘嗡’一声,一道凶猛烈焰燃起爆开,苗毅手中拿了块点燃的炼器用的赤焰脂。手掌一翻,火团落在了黑炭腹下,瞬间将他和黑炭都裹在了烈焰中。高温凶猛。

    一片“丝丝”声响起,缠绕着他们的怪草触手瞬间惊慌失措松开、逃窜、缩回,逃避不急的冒着飞烟。

    刹那间,两人身上的缠绕不见丝毫,一下就干净了。

    苗毅手一翻,两指间又夹了一块赤焰脂,瞬间被坐下明火给点燃,挥手向肩后一抛。落在了黑炭身后拖着的那座草山上,霎时烧出滚滚浓烟。

    缠出庞大体积的草山如同活物般躁动,有些慌忙撤离触手,有些被连根拔起的竟然在快速爬离,场面那叫一个热闹,令苗毅和黑炭大开眼界。

    咻!一声响,苗毅屈指又弹出了一块赤焰脂,经过燃烧的明焰时便已经被点燃。又落在了前方的地上燃烧。没完,只见苗毅屈指弹出一块又一块赤焰脂,犹如弹出一只只火球,一路飞落前方。

    “还不走?还真想变成黑炭不成?”苗毅手中剑在满眼兴奋、唯恐天下不乱东张西望看热闹的黑炭身上“当当”敲击了两下。

    黑炭立刻撒腿狂奔,冲势又起。一路顺着烧出的火道冲去,犹如踩着火龙狂奔。坐在其背后的苗毅屈指弹出赤焰脂不断。一团团火球飞落前方铺路,为黑炭扫清前方阻碍,前方的怪草居然直接拔地而起,草根如腿一般顶着草丛往两边跑,躲避烈焰。

    最后一块赤焰脂出手后,苗毅翻手捞出了破法弓,一支融合了怨灵珠的流星箭搭上了弓弦,砰一声炸响,一道流光骤然直射草原后方的森林。

    这一箭既是在试探前方森林的凶险,也是在试验融合了灵珠的流星箭效果,同时也是在开路。

    咣!黑炭冲击正前方的一棵大树被流星箭贯穿,这种大树的实力又怎么可能挡的住流星箭,流星箭一条直线过去,一气贯穿前方上百棵间隔的大树才失去了力道“咄”一声插在了后面的一棵树上,又自己跳出,凌空翻滚而回。

    只见但凡中箭的大树都活了过来一般,枝叶如肢体般摆动了起来,中箭的伤口上迅速变了颜色,如同一滴墨水滴入了清水中晕染开一般,这些大树纷纷连根爬出地面,向四周乱撞而去。

    最后一块赤焰脂的落点逼近森林边缘,燃烧的熊熊烈焰亦逼得边缘地带的树木仓惶拔出树根当脚,快速逃离,可见烈焰的确是它们的克星。

    前方挡路的大树都跑开了,流星箭翻回,苗毅又搭弓上弦,砰一声,又是一箭直线射出。遇上树木茂密混着杂草的地方,他翻手又是一块燃烧的赤焰脂弹了出去清除障碍,一路提前为黑炭开路。

    黑炭兴奋了,他就喜欢这股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劲,喜欢看前面阻挡的一切崩溃的感觉,就好像是谁都挡不住它的冲锋一般,这是一匹坐骑的爽点。

    苗毅也可谓毫不留情,有种不怕惹事的感觉,敢挡路的一律轰开,管他是谁的地盘。

    杨庆所谓的什么上、中、下三策已经被他抛到了脑后,杨庆再三叮嘱的让他小心谨慎再小心谨慎也给他扔一边去了。

    他意已决,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去龙穴凤巢,既然知道长路漫漫迟早要遇见麻烦,既然已经有了对策,那就没什么好怕的,碰上挡路的小杂碎也没什么好客气的,直接杀!

    能一个人去龙穴凤巢更好,实在不行被人挡下了再说,总之在拦下之前没什么好低调的。

    当然,他也不是非要主动找麻烦。

    一路冲出大片的森林后,时而上山下坡,时而绕山谷穿行,偶尔又见古怪的山林,在目视能绕开的情况下,他也不会直闯,能绕开就绕开,总之固定的目标方向不会改变。

    然而在幽林寨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人家幽林寨又不是死人,冲出那片森林一个多时辰后,终于被人拦了下来。

    空中数人飞来,一路跟踪着下面疾驰的苗毅,而苗毅也只是抬头看了看,不管他们,继续让黑炭一路向前。

    当冲出连绵山峦,出现在一片地势较为平坦的旷野后,前方聚集了上百人在旷野中虎视眈眈地等着他。

    空中飞行的数人也迅速超过,落入了前方的人群中,为首一人提枪指来,怒喝:“何人竟敢来幽林寨撒野,还不快快停下束手就擒。”

    奔跑中的黑炭回头看了眼,苗毅一声不吭,反倒挥手捞出逆鳞枪,斜枪在手,做出冲杀的态势。

    黑炭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直视前方,不但没有停下,反而加速朝人群冲了过去,四肢唰唰快如魅影,目露狂热神色。

    见对方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为首那人枪指厉喝:“停下!”

    唰!苗毅纵骑冲来,来势太猛,那人赶紧侧闪避开,同时一枪刺向苗毅腰部。

    苗毅侧身就是一记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一枪,后发先自,散发着朦胧血煞之气的锋利枪头一枪正中那人心脏部位,直接给挑飞了出去。旋即枪出如龙,黑炭顶着脑袋强行撞击开路,他则左右开枪连挑,准备掠空而起逃窜的亦被他一枪给开膛破肚给劈了下来。

    单枪匹马,劈波斩浪般,一气将阻拦阵势给杀了个对穿,顷刻间十余人倒地,根本无人能和苗毅正面过上两招,老白当年给他打下的基础不是吃素的,就是为了应对今天这般场合,杀这群人如探囊取物般容易。事实上苗毅越来越感觉到老白当年让他吃尽苦头给他打下的那番基础的重要性,若非当年那番无比艰险的磨砺,苗毅自认未必能走到今天,品味到了什么叫做梅花香自苦寒来,真可谓令他终身受用。

    而如此彪悍的冲杀之势令余者胆寒,仓惶逃开避让。

    唰唰唰奔驰声中,黑炭直接从纷飞惨叫的人群中冲了出来,方向不改,一溜烟似的又冲入了远方的山峦中。苗毅斜枪在手连头都没有回一下,一人一骑丝毫没有停顿的意思,就此扬长而去,真是酣畅痛快!

    剩下的一群人或半浮空,或立地不动,皆是一脸心有余悸之色看着那一骑远去,竟然无一人再敢去追赶。

    余者此时更多的是庆幸,庆幸挡在那一骑之前的不是自己,否则此时躺在地上翻滚的就是自己了。

    诸人中有人回过神来喊道:“速向寨主禀报!”

    也有人迅速帮助倒在地上哀嚎的同僚疗伤,他们疗伤倒也简单,也不用什么灵丹妙药,施法压住体内的血煞连肉一起给挖掉根除,顶多是修为大损而已。而那些被伤了要害的则已经躺在了地上不动弹,已经毙命!(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