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开始杀了静湖娘娘的时候,可谓人生地不熟两眼迷茫,不知将会遭遇何样的危险和麻烦。现在则不一样了,杨庆一番提点帮他拨开了迷雾,帮他理清了思路,有了底气不怕了。

    而黑炭本就是个不怕事大的主,尤其是在得到了苗毅的纵容下,那简直是造反有理,立刻热血冲头了,管它前面是刀山火海还是万丈深渊,撒开腿就一溜烟地冲了出去。

    一人一骑冲近后才发现此草原和一般的草原有很大的不同,远看是黑色,实则是灰色堆叠的视觉效果。也并非是普通草原密集的长势,中间都有臂宽的间隔,团团簇簇有一人高。叶子长条状,上面长着锯齿,飘荡过的邪气容易缭绕其间徘徊不散。再后方的森林也是这般,树冠似乎都有过滤邪气的作用。

    对冲来的一人一骑来说,那些草的长势虽有一人高,然比起黑炭的高度还是差了点,自然更挡不住坐在黑炭身上苗毅的视线。一人一骑可谓快速冲来速度不减,如疾风一般唰一声冲了进去。

    谁知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动静一起,草原如同荡起涟漪,似被风吹动了一般,枝叶波浪般摆动,确切的说是如同触手般搅动,伸长了搅来,枝叶嗖嗖缠绕而来,不断缠向黑炭的四肢。

    然而黑炭的冲击力实在是凶猛,那些缠绕的怪草不是被直接拉断就是被连根从地下拔起,看似根本挡不住黑炭,可是耐不住草原上的怪草太多,黑炭身后很快就拖了一大堆,犹如拖了一座小山一般。

    黑炭身上也缠了不少,令其体态变得臃肿。黑炭边跑边张嘴乱咬,有点狂躁,其身后拖着的小山也不断被周围伸来的触手施以拖拽,以至于小山越来越大。

    而苗毅亦是不堪其扰,那些伸长如触手绕来的怪草也不会放过他,逆鳞枪在这种情况下没什么作用,他不得不拔出剑来向四周快速劈砍,将缠绕而来的‘触手’给砍断,倒是不见他有丝毫惊慌。

    任黑炭力能推山。也吃不消这样搞,有时候韧劲正是对付蛮力的好办法,不消一会儿黑炭的速度便慢了下来,越来越慢,渐渐有些跑不动了,而周围的怪长还在不断伸长触手逼来,终于把他们给逼停了。

    就在这时,苗毅手中‘嗡’一声,一道凶猛烈焰燃起爆开,苗毅手中拿了块点燃的炼器用的赤焰脂。手掌一翻,火团落在了黑炭腹下,瞬间将他和黑炭都裹在了烈焰中。高温凶猛。

    一片“丝丝”声响起,缠绕着他们的怪草触手瞬间惊慌失措松开、逃窜、缩回,逃避不急的冒着飞烟。

    刹那间,两人身上的缠绕不见丝毫,一下就干净了。

    苗毅手一翻,两指间又夹了一块赤焰脂,瞬间被坐下明火给点燃,挥手向肩后一抛。落在了黑炭身后拖着的那座草山上,霎时烧出滚滚浓烟。

    缠出庞大体积的草山如同活物般躁动,有些慌忙撤离触手,有些被连根拔起的竟然在快速爬离,场面那叫一个热闹,令苗毅和黑炭大开眼界。

    咻!一声响,苗毅屈指又弹出了一块赤焰脂,经过燃烧的明焰时便已经被点燃。又落在了前方的地上燃烧。没完,只见苗毅屈指弹出一块又一块赤焰脂,犹如弹出一只只火球,一路飞落前方。

    “还不走?还真想变成黑炭不成?”苗毅手中剑在满眼兴奋、唯恐天下不乱东张西望看热闹的黑炭身上“当当”敲击了两下。

    黑炭立刻撒腿狂奔,冲势又起。一路顺着烧出的火道冲去,犹如踩着火龙狂奔。坐在其背后的苗毅屈指弹出赤焰脂不断。一团团火球飞落前方铺路,为黑炭扫清前方阻碍,前方的怪草居然直接拔地而起,草根如腿一般顶着草丛往两边跑,躲避烈焰。

    最后一块赤焰脂出手后,苗毅翻手捞出了破法弓,一支融合了怨灵珠的流星箭搭上了弓弦,砰一声炸响,一道流光骤然直射草原后方的森林。

    这一箭既是在试探前方森林的凶险,也是在试验融合了灵珠的流星箭效果,同时也是在开路。

    咣!黑炭冲击正前方的一棵大树被流星箭贯穿,这种大树的实力又怎么可能挡的住流星箭,流星箭一条直线过去,一气贯穿前方上百棵间隔的大树才失去了力道“咄”一声插在了后面的一棵树上,又自己跳出,凌空翻滚而回。

    只见但凡中箭的大树都活了过来一般,枝叶如肢体般摆动了起来,中箭的伤口上迅速变了颜色,如同一滴墨水滴入了清水中晕染开一般,这些大树纷纷连根爬出地面,向四周乱撞而去。

    最后一块赤焰脂的落点逼近森林边缘,燃烧的熊熊烈焰亦逼得边缘地带的树木仓惶拔出树根当脚,快速逃离,可见烈焰的确是它们的克星。

    前方挡路的大树都跑开了,流星箭翻回,苗毅又搭弓上弦,砰一声,又是一箭直线射出。遇上树木茂密混着杂草的地方,他翻手又是一块燃烧的赤焰脂弹了出去清除障碍,一路提前为黑炭开路。

    黑炭兴奋了,他就喜欢这股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劲,喜欢看前面阻挡的一切崩溃的感觉,就好像是谁都挡不住它的冲锋一般,这是一匹坐骑的爽点。

    苗毅也可谓毫不留情,有种不怕惹事的感觉,敢挡路的一律轰开,管他是谁的地盘。

    杨庆所谓的什么上、中、下三策已经被他抛到了脑后,杨庆再三叮嘱的让他小心谨慎再小心谨慎也给他扔一边去了。

    他意已决,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去龙穴凤巢,既然知道长路漫漫迟早要遇见麻烦,既然已经有了对策,那就没什么好怕的,碰上挡路的小杂碎也没什么好客气的,直接杀!

    能一个人去龙穴凤巢更好,实在不行被人挡下了再说,总之在拦下之前没什么好低调的。

    当然,他也不是非要主动找麻烦。

    一路冲出大片的森林后,时而上山下坡,时而绕山谷穿行,偶尔又见古怪的山林,在目视能绕开的情况下,他也不会直闯,能绕开就绕开,总之固定的目标方向不会改变。

    然而在幽林寨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人家幽林寨又不是死人,冲出那片森林一个多时辰后,终于被人拦了下来。

    空中数人飞来,一路跟踪着下面疾驰的苗毅,而苗毅也只是抬头看了看,不管他们,继续让黑炭一路向前。

    当冲出连绵山峦,出现在一片地势较为平坦的旷野后,前方聚集了上百人在旷野中虎视眈眈地等着他。

    空中飞行的数人也迅速超过,落入了前方的人群中,为首一人提枪指来,怒喝:“何人竟敢来幽林寨撒野,还不快快停下束手就擒。”

    奔跑中的黑炭回头看了眼,苗毅一声不吭,反倒挥手捞出逆鳞枪,斜枪在手,做出冲杀的态势。

    黑炭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直视前方,不但没有停下,反而加速朝人群冲了过去,四肢唰唰快如魅影,目露狂热神色。

    见对方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为首那人枪指厉喝:“停下!”

    唰!苗毅纵骑冲来,来势太猛,那人赶紧侧闪避开,同时一枪刺向苗毅腰部。

    苗毅侧身就是一记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一枪,后发先自,散发着朦胧血煞之气的锋利枪头一枪正中那人心脏部位,直接给挑飞了出去。旋即枪出如龙,黑炭顶着脑袋强行撞击开路,他则左右开枪连挑,准备掠空而起逃窜的亦被他一枪给开膛破肚给劈了下来。

    单枪匹马,劈波斩浪般,一气将阻拦阵势给杀了个对穿,顷刻间十余人倒地,根本无人能和苗毅正面过上两招,老白当年给他打下的基础不是吃素的,就是为了应对今天这般场合,杀这群人如探囊取物般容易。事实上苗毅越来越感觉到老白当年让他吃尽苦头给他打下的那番基础的重要性,若非当年那番无比艰险的磨砺,苗毅自认未必能走到今天,品味到了什么叫做梅花香自苦寒来,真可谓令他终身受用。

    而如此彪悍的冲杀之势令余者胆寒,仓惶逃开避让。

    唰唰唰奔驰声中,黑炭直接从纷飞惨叫的人群中冲了出来,方向不改,一溜烟似的又冲入了远方的山峦中。苗毅斜枪在手连头都没有回一下,一人一骑丝毫没有停顿的意思,就此扬长而去,真是酣畅痛快!

    剩下的一群人或半浮空,或立地不动,皆是一脸心有余悸之色看着那一骑远去,竟然无一人再敢去追赶。

    余者此时更多的是庆幸,庆幸挡在那一骑之前的不是自己,否则此时躺在地上翻滚的就是自己了。

    诸人中有人回过神来喊道:“速向寨主禀报!”

    也有人迅速帮助倒在地上哀嚎的同僚疗伤,他们疗伤倒也简单,也不用什么灵丹妙药,施法压住体内的血煞连肉一起给挖掉根除,顶多是修为大损而已。而那些被伤了要害的则已经躺在了地上不动弹,已经毙命!(未完待续。)

第1311章    面前的这尊巨鼎,与一般的鼎有异。

    因为它有九只角!

    而且这是一个正方形的怪鼎!每条边线上,三只龙角成一直线排列。

    九只角上盘旋着九条颜色各异的神龙,每条神龙的双眼都似乎是活的,充满着灵动的光辉。

    这时候,吕重看出来了。

    这只[九龙夺神鼎],绝对是由之前的九鼎与[九龙玉坠]一起组合而成了。

    先天至宝吗?

    在大禹曾留下的一丝信息中,九鼎合而为一后所形成的[九龙夺神鼎],可媲美真正的极品先天至宝。

    但是,如今的吕重本身的灵魂能力就可媲美下位圣人。更兼之吕重曾分离了沐瑶(混沌逢春木)的一部分记忆力,又曾得了[玄虚光阴虫]神王的传承。这让吕重的眼力极为不凡。

    “先天至宝?”吕重微微摇头,“这家伙给我的感觉居然与上一次探查[九玄寒龙冰棺]的感觉有些类似?”

    吕重啧啧称奇!

    上次如果不是[九玄寒龙冰棺]主动挑衅吕重,他都依旧会认为[九玄寒龙冰∮棺]是一件极品混沌至宝呢。

    “难道这[九龙夺神鼎]也有类似[九玄寒龙冰棺]的伪装术?”吕重皱眉沉思起来。

    “轰……轰……轰……”

    九龙夺神鼎成形,四周的能量在狂暴地轰击下,造成了最后一波的震荡与暴炸。

    彩光四射,一种神性光辉在其身上隐隐出现。

    “嗡——”

    陡然,九龙夺神鼎鼎身狂猛地震动一下。接着就化为一道璀璨之要的彩光破空而去。

    “咦。我都完全炼化了九鼎。却没想到九鼎融合为九龙夺神鼎后,居然还敢逃跑?”

    吕重惊咦一声,继而冷笑起来,“嘿嘿,想逃?没门——”

    如果是在外面,说不定还可以被他逃走。

    可是,这里可是[大寂灭珠]空间之内。

    真正的道器空间!

    “空间封禁!定——”

    吕重长声冷喝,右手虚挥。前方的空间顿时突兀地收缩。

    同时,空间的壁垒也在迅速增厚。

    “轰——”

    九龙夺神鼎似乎也感应到了前方空间的变化,陡然间,鼎口四周的九大龙角光华大亮。九只彩龙升腾而起,相互盘旋纠缠,极速旋转。形成一个超级巨大的极速龙钻,悍然无双地轰向前方的空间。顿时,激起整个空间的震荡。

    “噗——”

    让吕重震惊的是,[大寂灭珠]这方小世界的空间壁垒居然被突破了!

    “如此看来,你绝对不是极品先天至宝的品级——”

    吕重震惊之后。也是多了一丝兴奋与狂喜。

    要知道,曾经的麒麟圣尊、鸿昆道祖、弑天老祖都没有冲突[大寂灭珠]内的一部分空间。

    这[九龙夺神鼎]能有冲破道器空间的能力。就最大程度地表明了它的强大与等级。

    正如[九玄寒龙冰棺]当年能突破始龙的意念,强行闯入[鸿蒙龙珠]空间之内一般。

    “哈哈,你露马脚了……”吕重心中狂喜,毫不犹豫地在瞬间利用自己已达到极品境界的[空间]大道道纹,配合[大寂灭珠]连续不断地甩出三十三个世界重重地叠加在这方空间之外。

    “噗噗噗……”

    九龙夺神鼎一路狂飙猛突。短短时间之内,又轰破了九个世界之力。

    只是,此后,它所形成的力量已是强橹之未不能穿鲁稿了。

    “大寂灭珠,全力压制对方——”

    “九玄寒龙冰棺,出——”

    吕重动念之中,下了两个命令。

    顿时,大寂灭珠的惊天意志降临!

    带着无与伦比的压制力,瞬间在[九龙夺神鼎]身上加上了无穷的空间拉扯力以及至强的压制力!

    这可是[大寂灭珠]的地盘,岂能容其他法宝放肆?

    “轰——”

    没有任何意外,九龙夺神鼎,直接被压制着砸入大地之下,形成一个巨大的坑洞。

    而同时,九玄寒龙冰棺也凭空闪现。

    几道至强的[圣神界]玄气寒流猛地轰入这个坑洞。

    “哧哧……”

    一瞬间,这个坑洞连同[九龙夺神鼎]也直接被冰封。

    “小冰,连续给我冰冻它,把它的器灵给我逼出来——”吕重沉声怒喝。

    九玄寒龙冰棺的器灵兴奋地大叫,“主人,只要给我足够多的[玄青神石],我一定能把这家伙的器灵给逼出来——”

    “行!,我现在就给你一百块玄青神石。等事情办好,再送你五百块玄青神石给你吸收!”吕重平静地点了点头,动念间,一百块玄青神石凭空被吕重召唤出来,排成一列,呈直线向[九玄寒龙冰棺]飞去。

    玄青神石,绝对是真正的至宝。

    不过舍不了孩子套不到狼,吕重最终还是答应了九玄寒龙冰棺的要求。

    最主要的是,现在的吕重,暂时还用不上玄青神石。

    这是高级圣人们才能使用以及大需求的东西。

    “嘎嘎,有了这东西,我可以转化更为强劲的圣神界至寒玄气!”九玄寒龙冰棺的棺盖极速闪开,如长鲸吞水一般,闪电般吞噬了这一百块玄青神石。

    接着,它身上的气势猛地飙升起来。

    同时,越来越凛冽的寒气玄流,疯狂地凝聚。

    “呼呼呼……”

    九玄寒龙冰棺陡然飞身而起,翻转棺身重重地压在[九龙夺神鼎]之上。

    棺盖闪开一小段。

    惊人的寒气玄流,疯狂地向[九龙夺神鼎]的鼎口倾灌而入。

    “嗡嗡嗡……”

    九龙夺神鼎陡然感应到了极为强大的寒气玄流渗入自己的鼎内。

    四周有[大寂灭珠]的天地意志压制。

    现在,又有[九玄寒龙冰棺]源自圣神界的超级玄气寒流由外而内地灌入。

    这让刚刚合而为一的[九龙夺神鼎]根本就承受不了。

    几乎在第一时间就要再次崩溃。化成九鼎。

    可是。重新获得新生的[九龙夺神鼎]的器灵哪里愿意再次分化为九鼎?

    “嗡嗡……”

    九龙夺神鼎疯狂震动。其器灵也可怜兮兮地被逼了出来。

    “冷……好冷……别再灌冷气了,我……我不逃了……”

    一个袖珍版的九彩小龙从[九龙夺神鼎]之内飞出来,全身哆嗦地求饶。

    “哼,求我没用!你得求我的主人——”九玄寒龙冰棺傲气地冷哼了一声,不过却悄悄给袖珍小龙递了一个眼色。示意它向吕重求饶。

    九彩小龙真的是委曲极了。

    如果它不是刚刚重获新生,实力还没有恢复到全盛时期的百分之一,它绝对有能力瞬间破开[大寂灭珠]内的所有世界。

    可惜,这会儿的它。运气太差了!

    逃无可逃之下,居然还被[九玄寒龙冰棺]这样的高等级寒系道器给欺凌。不得已之下,才现身求饶。

    “哼,要么臣服于我,要么,你再次沉睡。让九龙夺神鼎重新分化为九鼎。”吕重冷冷地看着这[九龙夺神鼎]的器灵,一脸冷酷。

    “啊!我不要再被分成九份——”袖珍小龙惊恐地大叫起来。

    那样的话,它的意识就会彻底地失去对外界的感知。这与成为植物人没什么两样。

    重新获得了新生!

    它绝对不想再回到从前的生活。

    “我……我愿意认……认您为主!”袖珍小龙颇有些小受一般,委曲而幽怨地看着吕重,最终点了点头。

    它才不想回到从前。更主要的是,它的体内也的确有吕重的灵魂烙印存在。虽然如今是它的意识占了主动。压制了吕重的灵魂烙印,但是,吕重的灵魂烙印也不是省油的灯,也未必就没有反攻的可能。

    当然,[大寂灭珠]、[九玄寒龙冰棺]等强宝能认吕重为主,也让袖珍小龙有些从众的心里。

    反正也不是它一个器灵臣服于这个新主人嘛!

    “很好!”吕重满意地点了点头,“小冰,收了你身上的寒气。而小龙,我马上就会在你的器灵意识中种下属于我的灵魂烙印,请撇开你的意识——”

    语气虽然平淡,可是其中却充满了无与伦比的威严与冷傲。

    袖珍小龙微微哆嗦了一下,点了点头,向吕重撇开了自己的意识。

    而在同时,吕重也全力扩展自己的圣识,利用[大道之眼]的[灵魂种镜术],疯狂向袖珍小龙的意识内渗透。

    要知道,在九鼎还没有成合而为一之前,吕重还分裂了九份灵魂烙印于其中。

    这九鼎合而为一,就算有新的至强器灵在操控,可吕重之前的灵魂烙印也绝对不可能会被全部抹去。

    这时候,吕重就要动用自己最强的灵魂能量,强行与被压制在袖珍小龙意识深处的本我灵魂烙印联系上……

    蛮荒仙域!

    纳兰家家族圣地——璇机星系。

    突然有三尊至强的圣念横空,陡然在纳兰家的圣人隐居地响起,“纳兰天元、纳兰天会。老朋友来了,何不出来一见。”

    一个家族,两尊圣人!

    难怪纳兰家的势力那么强大。

    “原来是虫圣朱千手、魔圣东方无极、光明神耶圣空。尔等都是称绝一方的圣人,不知找某等何事?”一个清朗的圣念响起,显得不急不徐。

    这首先出声的正是纳兰家的第一圣人纳兰天元。这是一个七阶圣人。实力绝对不弱于光明神耶圣空。

    “我们纳兰家向来与朱道友、无极道友、耶圣空大人素无来往,这次不知哪阵风把诸位吹来?纳兰天会有失远迎,还请见谅——”五级圣人纳兰天会也是淡然出声。他的实力,与赶来的朱千手、东方无极、耶圣空三人相比,却是差了不小。

    “哼,我也不想与你们纳兰家来往。不过,这次我等说不得要进入你纳兰家一个势力星球抓人。便先行来与你等说一声。到时候,希望纳兰家约束一下自己家族的人,否则,误伤了可不好!”朱千手冷冰冰地说道。

    “这么说,你们三圣是要到我纳兰家未威来着了?”纳兰天会冷笑起来,“到我们纳兰家抓人,这是在彻底地打我纳兰家的脸呢。我们凭什么要约束自己的族人?”

    “呵呵……”耶圣空淡淡一笑,圣识破空而至,“你们也可以不约束自己的族人!”

    这话说得相当傲气!

    同时,也是赤[裸]裸地威胁。

    “耶圣空,你这是逼我们纳兰家与你天使族大战么?”纳兰天会的气息有些微乱,声音中多了一丝压抑的怒火。

    感受到对方气息一乱,耶圣空表现得更加优雅,“我天使族当然无法与整个纳兰家族抗衡。但是,我耶圣空的面子还行,与我天使族结盟的势力也勉强有些。呵呵,真要大战的话,我的盟友们也说不得要伸出一些援手。千手道友、无极道友,你们说是不是?”

    “当然!”东方无极大笑起来:“我等一向守望相助。一方有难,彼当全力支援!”

    “不错!”朱千手的圣念也响起,“能与圣空道友的天使族结盟,也是我玄幽虫域的荣幸。而且,据我所知,与耶圣空道友交好的势力可不会少于十个哩。小女子佩服!佩服!”

    “混蛋——”纳兰天会几乎要气炸了,圣识顿时狂暴起来:“你们有盟友,难道我纳兰家就没有盟友么?真要战斗,我纳兰家又有何惧。你等放马过来便是……”

    无极魔圣突然笑了起来:“呵呵,纳兰家,我等一向尊敬与佩服的。如果没有必要,当然不想与纳兰家为敌。不过,这次我们要抓一个仇人。而这人也不是你纳兰家的人。所以,咱们何必为了这样一个小人物而伤了大家的和气?”

    说到这里,无极魔圣停顿了一下,向一直没出声的纳兰天元问道:“天元道友,您说是不是?”

    纳兰天元淡淡一笑,“你们要抓的人是吕重吧?”

    “不错!天元兄的确心神通明。”耶圣空化出一尊圣影在纳兰家的璇机星系上空显圣而出,但是,他的圣念传音,也只有正在交谈的小数几人能知道。

    纳兰天元摇了摇头,“我可以约束我纳兰家的族人,不出手帮助吕重。不过,也绝不允许你们进入我纳兰家的驻地抓人——”

    听纳兰天元拒绝,耶圣空、东方无极、朱千手三人顿时脸色阴沉到了极点,“这么说,你真的是铁了心要帮吕重了?”

    “不——”纳兰天元再次摇头,“我不是帮吕重!而是因为我不允许任何人入侵我纳兰家族的地盘。当然,如果吕重离开了我纳兰家的地盘,我们绝对不会插手。呵呵,别这么看着我。吕重不可能一直呆在我纳兰家族的。他可不是什么贪图享乐的人。再次赶至仙幻星,想必也是有他的打算与意图……”

    “咦?”

    无极魔圣先是惊咦了一下,然后满意地点了点头,“好!我们可以不进入你纳兰家抓人,但是,等吕重出了纳兰家的驻地,你们也不能有任何人帮助吕重。否则,我们不介意联合其他势力攻击纳兰家。想必,这无数年来,也有海量势力对你们纳兰家嫉妒之极……(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