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面前的这尊巨鼎,与一般的鼎有异。

    因为它有九只角!

    而且这是一个正方形的怪鼎!每条边线上,三只龙角成一直线排列。

    九只角上盘旋着九条颜色各异的神龙,每条神龙的双眼都似乎是活的,充满着灵动的光辉。

    这时候,吕重看出来了。

    这只[九龙夺神鼎],绝对是由之前的九鼎与[九龙玉坠]一起组合而成了。

    先天至宝吗?

    在大禹曾留下的一丝信息中,九鼎合而为一后所形成的[九龙夺神鼎],可媲美真正的极品先天至宝。

    但是,如今的吕重本身的灵魂能力就可媲美下位圣人。更兼之吕重曾分离了沐瑶(混沌逢春木)的一部分记忆力,又曾得了[玄虚光阴虫]神王的传承。这让吕重的眼力极为不凡。

    “先天至宝?”吕重微微摇头,“这家伙给我的感觉居然与上一次探查[九玄寒龙冰棺]的感觉有些类似?”

    吕重啧啧称奇!

    上次如果不是[九玄寒龙冰棺]主动挑衅吕重,他都依旧会认为[九玄寒龙冰∮棺]是一件极品混沌至宝呢。

    “难道这[九龙夺神鼎]也有类似[九玄寒龙冰棺]的伪装术?”吕重皱眉沉思起来。

    “轰……轰……轰……”

    九龙夺神鼎成形,四周的能量在狂暴地轰击下,造成了最后一波的震荡与暴炸。

    彩光四射,一种神性光辉在其身上隐隐出现。

    “嗡——”

    陡然,九龙夺神鼎鼎身狂猛地震动一下。接着就化为一道璀璨之要的彩光破空而去。

    “咦。我都完全炼化了九鼎。却没想到九鼎融合为九龙夺神鼎后,居然还敢逃跑?”

    吕重惊咦一声,继而冷笑起来,“嘿嘿,想逃?没门——”

    如果是在外面,说不定还可以被他逃走。

    可是,这里可是[大寂灭珠]空间之内。

    真正的道器空间!

    “空间封禁!定——”

    吕重长声冷喝,右手虚挥。前方的空间顿时突兀地收缩。

    同时,空间的壁垒也在迅速增厚。

    “轰——”

    九龙夺神鼎似乎也感应到了前方空间的变化,陡然间,鼎口四周的九大龙角光华大亮。九只彩龙升腾而起,相互盘旋纠缠,极速旋转。形成一个超级巨大的极速龙钻,悍然无双地轰向前方的空间。顿时,激起整个空间的震荡。

    “噗——”

    让吕重震惊的是,[大寂灭珠]这方小世界的空间壁垒居然被突破了!

    “如此看来,你绝对不是极品先天至宝的品级——”

    吕重震惊之后。也是多了一丝兴奋与狂喜。

    要知道,曾经的麒麟圣尊、鸿昆道祖、弑天老祖都没有冲突[大寂灭珠]内的一部分空间。

    这[九龙夺神鼎]能有冲破道器空间的能力。就最大程度地表明了它的强大与等级。

    正如[九玄寒龙冰棺]当年能突破始龙的意念,强行闯入[鸿蒙龙珠]空间之内一般。

    “哈哈,你露马脚了……”吕重心中狂喜,毫不犹豫地在瞬间利用自己已达到极品境界的[空间]大道道纹,配合[大寂灭珠]连续不断地甩出三十三个世界重重地叠加在这方空间之外。

    “噗噗噗……”

    九龙夺神鼎一路狂飙猛突。短短时间之内,又轰破了九个世界之力。

    只是,此后,它所形成的力量已是强橹之未不能穿鲁稿了。

    “大寂灭珠,全力压制对方——”

    “九玄寒龙冰棺,出——”

    吕重动念之中,下了两个命令。

    顿时,大寂灭珠的惊天意志降临!

    带着无与伦比的压制力,瞬间在[九龙夺神鼎]身上加上了无穷的空间拉扯力以及至强的压制力!

    这可是[大寂灭珠]的地盘,岂能容其他法宝放肆?

    “轰——”

    没有任何意外,九龙夺神鼎,直接被压制着砸入大地之下,形成一个巨大的坑洞。

    而同时,九玄寒龙冰棺也凭空闪现。

    几道至强的[圣神界]玄气寒流猛地轰入这个坑洞。

    “哧哧……”

    一瞬间,这个坑洞连同[九龙夺神鼎]也直接被冰封。

    “小冰,连续给我冰冻它,把它的器灵给我逼出来——”吕重沉声怒喝。

    九玄寒龙冰棺的器灵兴奋地大叫,“主人,只要给我足够多的[玄青神石],我一定能把这家伙的器灵给逼出来——”

    “行!,我现在就给你一百块玄青神石。等事情办好,再送你五百块玄青神石给你吸收!”吕重平静地点了点头,动念间,一百块玄青神石凭空被吕重召唤出来,排成一列,呈直线向[九玄寒龙冰棺]飞去。

    玄青神石,绝对是真正的至宝。

    不过舍不了孩子套不到狼,吕重最终还是答应了九玄寒龙冰棺的要求。

    最主要的是,现在的吕重,暂时还用不上玄青神石。

    这是高级圣人们才能使用以及大需求的东西。

    “嘎嘎,有了这东西,我可以转化更为强劲的圣神界至寒玄气!”九玄寒龙冰棺的棺盖极速闪开,如长鲸吞水一般,闪电般吞噬了这一百块玄青神石。

    接着,它身上的气势猛地飙升起来。

    同时,越来越凛冽的寒气玄流,疯狂地凝聚。

    “呼呼呼……”

    九玄寒龙冰棺陡然飞身而起,翻转棺身重重地压在[九龙夺神鼎]之上。

    棺盖闪开一小段。

    惊人的寒气玄流,疯狂地向[九龙夺神鼎]的鼎口倾灌而入。

    “嗡嗡嗡……”

    九龙夺神鼎陡然感应到了极为强大的寒气玄流渗入自己的鼎内。

    四周有[大寂灭珠]的天地意志压制。

    现在,又有[九玄寒龙冰棺]源自圣神界的超级玄气寒流由外而内地灌入。

    这让刚刚合而为一的[九龙夺神鼎]根本就承受不了。

    几乎在第一时间就要再次崩溃。化成九鼎。

    可是。重新获得新生的[九龙夺神鼎]的器灵哪里愿意再次分化为九鼎?

    “嗡嗡……”

    九龙夺神鼎疯狂震动。其器灵也可怜兮兮地被逼了出来。

    “冷……好冷……别再灌冷气了,我……我不逃了……”

    一个袖珍版的九彩小龙从[九龙夺神鼎]之内飞出来,全身哆嗦地求饶。

    “哼,求我没用!你得求我的主人——”九玄寒龙冰棺傲气地冷哼了一声,不过却悄悄给袖珍小龙递了一个眼色。示意它向吕重求饶。

    九彩小龙真的是委曲极了。

    如果它不是刚刚重获新生,实力还没有恢复到全盛时期的百分之一,它绝对有能力瞬间破开[大寂灭珠]内的所有世界。

    可惜,这会儿的它。运气太差了!

    逃无可逃之下,居然还被[九玄寒龙冰棺]这样的高等级寒系道器给欺凌。不得已之下,才现身求饶。

    “哼,要么臣服于我,要么,你再次沉睡。让九龙夺神鼎重新分化为九鼎。”吕重冷冷地看着这[九龙夺神鼎]的器灵,一脸冷酷。

    “啊!我不要再被分成九份——”袖珍小龙惊恐地大叫起来。

    那样的话,它的意识就会彻底地失去对外界的感知。这与成为植物人没什么两样。

    重新获得了新生!

    它绝对不想再回到从前的生活。

    “我……我愿意认……认您为主!”袖珍小龙颇有些小受一般,委曲而幽怨地看着吕重,最终点了点头。

    它才不想回到从前。更主要的是,它的体内也的确有吕重的灵魂烙印存在。虽然如今是它的意识占了主动。压制了吕重的灵魂烙印,但是,吕重的灵魂烙印也不是省油的灯,也未必就没有反攻的可能。

    当然,[大寂灭珠]、[九玄寒龙冰棺]等强宝能认吕重为主,也让袖珍小龙有些从众的心里。

    反正也不是它一个器灵臣服于这个新主人嘛!

    “很好!”吕重满意地点了点头,“小冰,收了你身上的寒气。而小龙,我马上就会在你的器灵意识中种下属于我的灵魂烙印,请撇开你的意识——”

    语气虽然平淡,可是其中却充满了无与伦比的威严与冷傲。

    袖珍小龙微微哆嗦了一下,点了点头,向吕重撇开了自己的意识。

    而在同时,吕重也全力扩展自己的圣识,利用[大道之眼]的[灵魂种镜术],疯狂向袖珍小龙的意识内渗透。

    要知道,在九鼎还没有成合而为一之前,吕重还分裂了九份灵魂烙印于其中。

    这九鼎合而为一,就算有新的至强器灵在操控,可吕重之前的灵魂烙印也绝对不可能会被全部抹去。

    这时候,吕重就要动用自己最强的灵魂能量,强行与被压制在袖珍小龙意识深处的本我灵魂烙印联系上……

    蛮荒仙域!

    纳兰家家族圣地——璇机星系。

    突然有三尊至强的圣念横空,陡然在纳兰家的圣人隐居地响起,“纳兰天元、纳兰天会。老朋友来了,何不出来一见。”

    一个家族,两尊圣人!

    难怪纳兰家的势力那么强大。

    “原来是虫圣朱千手、魔圣东方无极、光明神耶圣空。尔等都是称绝一方的圣人,不知找某等何事?”一个清朗的圣念响起,显得不急不徐。

    这首先出声的正是纳兰家的第一圣人纳兰天元。这是一个七阶圣人。实力绝对不弱于光明神耶圣空。

    “我们纳兰家向来与朱道友、无极道友、耶圣空大人素无来往,这次不知哪阵风把诸位吹来?纳兰天会有失远迎,还请见谅——”五级圣人纳兰天会也是淡然出声。他的实力,与赶来的朱千手、东方无极、耶圣空三人相比,却是差了不小。

    “哼,我也不想与你们纳兰家来往。不过,这次我等说不得要进入你纳兰家一个势力星球抓人。便先行来与你等说一声。到时候,希望纳兰家约束一下自己家族的人,否则,误伤了可不好!”朱千手冷冰冰地说道。

    “这么说,你们三圣是要到我纳兰家未威来着了?”纳兰天会冷笑起来,“到我们纳兰家抓人,这是在彻底地打我纳兰家的脸呢。我们凭什么要约束自己的族人?”

    “呵呵……”耶圣空淡淡一笑,圣识破空而至,“你们也可以不约束自己的族人!”

    这话说得相当傲气!

    同时,也是赤[裸]裸地威胁。

    “耶圣空,你这是逼我们纳兰家与你天使族大战么?”纳兰天会的气息有些微乱,声音中多了一丝压抑的怒火。

    感受到对方气息一乱,耶圣空表现得更加优雅,“我天使族当然无法与整个纳兰家族抗衡。但是,我耶圣空的面子还行,与我天使族结盟的势力也勉强有些。呵呵,真要大战的话,我的盟友们也说不得要伸出一些援手。千手道友、无极道友,你们说是不是?”

    “当然!”东方无极大笑起来:“我等一向守望相助。一方有难,彼当全力支援!”

    “不错!”朱千手的圣念也响起,“能与圣空道友的天使族结盟,也是我玄幽虫域的荣幸。而且,据我所知,与耶圣空道友交好的势力可不会少于十个哩。小女子佩服!佩服!”

    “混蛋——”纳兰天会几乎要气炸了,圣识顿时狂暴起来:“你们有盟友,难道我纳兰家就没有盟友么?真要战斗,我纳兰家又有何惧。你等放马过来便是……”

    无极魔圣突然笑了起来:“呵呵,纳兰家,我等一向尊敬与佩服的。如果没有必要,当然不想与纳兰家为敌。不过,这次我们要抓一个仇人。而这人也不是你纳兰家的人。所以,咱们何必为了这样一个小人物而伤了大家的和气?”

    说到这里,无极魔圣停顿了一下,向一直没出声的纳兰天元问道:“天元道友,您说是不是?”

    纳兰天元淡淡一笑,“你们要抓的人是吕重吧?”

    “不错!天元兄的确心神通明。”耶圣空化出一尊圣影在纳兰家的璇机星系上空显圣而出,但是,他的圣念传音,也只有正在交谈的小数几人能知道。

    纳兰天元摇了摇头,“我可以约束我纳兰家的族人,不出手帮助吕重。不过,也绝不允许你们进入我纳兰家的驻地抓人——”

    听纳兰天元拒绝,耶圣空、东方无极、朱千手三人顿时脸色阴沉到了极点,“这么说,你真的是铁了心要帮吕重了?”

    “不——”纳兰天元再次摇头,“我不是帮吕重!而是因为我不允许任何人入侵我纳兰家族的地盘。当然,如果吕重离开了我纳兰家的地盘,我们绝对不会插手。呵呵,别这么看着我。吕重不可能一直呆在我纳兰家族的。他可不是什么贪图享乐的人。再次赶至仙幻星,想必也是有他的打算与意图……”

    “咦?”

    无极魔圣先是惊咦了一下,然后满意地点了点头,“好!我们可以不进入你纳兰家抓人,但是,等吕重出了纳兰家的驻地,你们也不能有任何人帮助吕重。否则,我们不介意联合其他势力攻击纳兰家。想必,这无数年来,也有海量势力对你们纳兰家嫉妒之极……(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赵长枪提点顾晓梅    元宵节是春节之后的第一个节日,也是华国重要的传统节日,又称上元节,相传从秦汉时期,民众就非常重视这个节日了。【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请搜索800】人们在这一天,玩龙灯,扭秧歌,猜灯谜,闹花灯,极尽热闹之能事。

    不过时至今日,传统节日式微,元宵节也不例外。当天晚上,大家都宅在家里,吃个元宵,喝点小酒,看个晚会,也就算把元宵节过了。闹元宵的一个“闹”字却是再也谈不上了。

    为了提高国家传统节日的地位,发扬传统文化,现在国家把许多传统节日都设定成了法定假日,但是元宵节却不是法定假日。这一天大家需要照常上班。

    宗伟阳吃着顾晓梅为他做的枣泥豆花膏,喝着热豆浆,心情一高兴,和赵长枪一商量,做出了一个决定。除了手头有重要工作的,和留下来值班的,其他人下午放假!犯错误就犯错误吧,出了事情他们两个顶着!

    消息一传出,整个县委县政府都要沸腾了,大家恨不能对宗伟阳和赵长枪山呼万岁了!如果被这些家伙知道,平川县的这两位大佬忽然做出这么个决定,是和顾晓梅的枣泥豆花膏有关,说不定全都得跑到顾晓梅那里说声谢谢。

    主管农林牧的副县长周家辉得到这个消息后,却不禁瞥了瞥嘴,嘟囔道:“哼哼,当个县委书记,县长,真以为自己是国务院总理了?”

    周家辉想了一下,拨通了万达县县委书记李东生的电话:“喂,表哥,有空吗,中午我请你吃饭啊?”

    “我们两个相隔十万八千里,中午你请我吃饭?你怎么么想的?脑子有毛病了吧?”李东生和表弟开玩笑道。

    就在前两天,李东生和表弟周家辉沟通了一次,李东生暗示周家辉去岛国引进种兔的时候,不要太认真,最好是引进一批有缺陷的种兔。并且李东生还暗示周家辉,只要这事情周家辉办成了,少不了他的好处。上面很可能要给他加加担子。

    周家辉一点就透,表哥这是打算要黑赵长枪。现在平川县西部地区正在准备大规模的养殖优质长毛兔,试想如果到时候,养殖户家的长毛兔忽然得了瘟疫,全部接二连三的死去,那些养殖户还不得炸了庙?到时候他们说不定会去围堵县政府!赵长枪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

    当然,由于种兔是他周家辉引进的,所以到时候,他这个始作俑者肯定也摆脱不了责任。不过周家辉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他会让人控制一代种兔绝对不会有问题,但是三四代兔的的时候,就会免疫力大幅度下降!

    到时候,一点点的小毛病就会导致长毛兔大面积的死亡!长毛兔易得病,养殖有风险,这是个众人皆知的道理,到那时候,赵长枪总不能还将责任推到自己这个引进种兔的人身上吧?再说了,听表哥的意思,上面可是有人暗中支持自己这样做的,那个人因为害怕自己将实情说出来,所以肯定也会为自己开脱的。

    到时候, 面对养殖户怒火的就只有赵长枪!他就等着倒霉吧!

    就是从那次谈话之后,周家辉知道了上面有人打算整赵长枪,所以他平时就非常注意赵长枪的一言一行,如果赵长枪有什么问题,他总是在第一时间告诉表哥李东生。

    所以,这一次他得知县委县政府竟然私自给大家放假之后,便马上联系到了表哥李东生。

    周家辉听了李东生的话后,马上笑着说道:“哦,我们平川县县委县政府今天下午放假,难道你们万达县不放假吗?难道这不是上面的统一安排?”

    李东生顿时明白表弟为什么给自己打这个电话了。表弟这是想通过自己给上面通风报信呢!

    结束和周家辉的电话之后,李东生马上拨通孙国伟电话,将平川县私自放假的事情告诉了孙国伟。

    孙国伟心中不禁发出一声冷笑,心想:“赵长枪啊赵长枪,你还是太年轻啊!就算平川县是你的一亩三分地,你也没有权利私自给手下的人放假吧?你眼中还有没有一点组织纪律性?小子,你就等着吧,最好你们平川县在元宵节期间不会出什么事情,不然你就给我吃不了兜着走吧!”

    此时的赵长枪却不知道,他已经又被人惦记上了。虽然县政府的其他人都放假了,但是赵长枪并没有走,他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实在不能不加班。

    洪光武本来打算留下来陪着赵长枪,生怕赵长枪用到什么资料什么的,找不到人。但是他却让赵长枪赶走了。赵长枪很讨厌那种自己加班也要秘书司机陪着他加班的人。真以为自己是大领导,什么时候,身边都得有人伺候着?

    赵长枪其实是个非常不喜欢加班的人,他毕竟是个年轻人,在他的理念中。看待一个官员是不是为国为民,并不是看他到底是不是每天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是不是每天都加班。而是看他的工作到底完成的怎么样,到底为老百姓做了多少事情。

    很多人平日在办公室一坐就是一天,常常是一张报一杯茶,打发时间。而真正检查他的工作时,他又忙了脚丫子,拼命的加班。

    赵长枪虽然他经常加班,那是因为他经常脱岗,积压下太多的文件需要他处理。他不加班不行。

    赵长枪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快下午五点了。回到家的时候,尹大路和王淑芳已经都回来了,尹大路正在别墅院子里摘菜,王淑芳在厨房里亲自掌勺。顾晓梅则在亲手制作元宵。

    赵长枪放下东西,洗了手便和顾晓梅一起做元宵。

    “嫂子,今天早上县委宗书记夸你了。”赵长枪一边忙活,一边说道。

    “夸我?夸我什么?”顾晓梅诧异的问道。

    “夸你做的早餐好吃啊!”赵长枪说道。

    “呵呵,他喜欢就好。”顾晓梅简单的说道。

    赵长枪有些失望,顾晓梅好像根本没把她给宗伟阳做早餐这件事放在心上。

    “嫂子,自从大同哥走后,你就真的没打算再找一个?”赵长枪又问道。

    “找什么啊。我这一辈子欠你大同哥的太多,太多!让他受尽了作为一个男人的屈辱。现在他走了,我便再也不能伤害他!再也不能背叛他!我要让他在那边挺起腰板来做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顾晓梅说着话,眼中竟然泛起一股泪水。

    赵长枪却没有因为顾晓梅眼中的泪水,而放弃这个话题,只听他继续说道:“嫂子,你觉得大同哥爱你吗?”

    “爱!世界上没有人比你大同哥更爱我!”顾晓梅斩钉截铁的说道。

    “不错,我也觉得大同哥非常爱你。可是正是因为大同哥爱你,所以如果他泉下有知的话,绝不会愿意看到你在人间为他受罪!甚至不惜为他去死!嫂子,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阴世,你这样做不是想让大同哥在那边挺直腰板活着,而是想让大同哥在那边为你担心,为你心痛一辈子!嫂子,如果你真的想让他在那边过的好,过的安心,你就应该在这边过的好,过的安心!”

    “嫂子,我知道,你虽然每天也会笑,也知道生活,但是你的心却一直是封闭的。你的心一直是浸泡在痛苦之中。我想提醒你的是,如果你一直这样下去,你早晚还会出问题。到时候,你对得起谁?嫂子,大同哥已经去世了,已经走了!而你才三十多岁!正是一个女人最好的时节!你不应该一直活在大同哥的世界里,你应该振作起来,好好的活出一个你自己!这才是对你,也是对大同哥,还有对你们父母和孩子最负责任的活法!”赵长枪继续说道。

    顾晓梅听着赵长枪的话,不禁有些发呆,自从赵大同死后,她一直以为只要自己能洁身自好,永不再嫁,就是对赵大同最大的安慰。可是现在她听了赵长枪的话,却忽然感到有些迷茫了。难道自己的这种想法错了?

    顾晓梅忽然想起了赵大同临死时的样子,他躺在医院的轮车上,用沾血的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颊,哀求自己,等他死后,让自己再找个好男人,替他照顾自己!他还说,如果自己不答应他,他就死不瞑目!

    她清晰的记得,自己答应了他,然后大同哥便眼含笑意的离开了人世!

    顾晓梅第一次觉得,自己心甘情愿的为赵大同守寡,好像违背了自己当初对大同哥的承诺,也违背了大同哥的意思。

    “如果让大同哥知道我曾经因为他的了精神病,曾经因为他抛下他的母亲,他的孩子而去自杀,他会不会责怪我?他会不会在那边担心难过?“顾晓梅心中一遍一遍的问自己。

    顾晓梅忽然潸然泪下,珍珠般的泪水滴落到了她面前的面板上。

    此时,正在厨房炒菜的王淑芳正好端出一个菜来,看到顾晓梅一脸泪珠,于是马上有些紧张的问道:“晓梅嫂子,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没什么。眼睛有点不得劲。”顾晓梅用袖口擦了擦眼睛,连忙说道,一边说,一边又忙活了起来。

    王淑芳放下手中的菜盘,给赵长枪使了个眼色,然后下巴朝厨房的方向示意了一下,赵长枪会意,跟顾晓梅打声招呼,跟在王淑芳后面进了厨房。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