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元宵节是春节之后的第一个节日,也是华国重要的传统节日,又称上元节,相传从秦汉时期,民众就非常重视这个节日了。【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请搜索800】人们在这一天,玩龙灯,扭秧歌,猜灯谜,闹花灯,极尽热闹之能事。

    不过时至今日,传统节日式微,元宵节也不例外。当天晚上,大家都宅在家里,吃个元宵,喝点小酒,看个晚会,也就算把元宵节过了。闹元宵的一个“闹”字却是再也谈不上了。

    为了提高国家传统节日的地位,发扬传统文化,现在国家把许多传统节日都设定成了法定假日,但是元宵节却不是法定假日。这一天大家需要照常上班。

    宗伟阳吃着顾晓梅为他做的枣泥豆花膏,喝着热豆浆,心情一高兴,和赵长枪一商量,做出了一个决定。除了手头有重要工作的,和留下来值班的,其他人下午放假!犯错误就犯错误吧,出了事情他们两个顶着!

    消息一传出,整个县委县政府都要沸腾了,大家恨不能对宗伟阳和赵长枪山呼万岁了!如果被这些家伙知道,平川县的这两位大佬忽然做出这么个决定,是和顾晓梅的枣泥豆花膏有关,说不定全都得跑到顾晓梅那里说声谢谢。

    主管农林牧的副县长周家辉得到这个消息后,却不禁瞥了瞥嘴,嘟囔道:“哼哼,当个县委书记,县长,真以为自己是国务院总理了?”

    周家辉想了一下,拨通了万达县县委书记李东生的电话:“喂,表哥,有空吗,中午我请你吃饭啊?”

    “我们两个相隔十万八千里,中午你请我吃饭?你怎么么想的?脑子有毛病了吧?”李东生和表弟开玩笑道。

    就在前两天,李东生和表弟周家辉沟通了一次,李东生暗示周家辉去岛国引进种兔的时候,不要太认真,最好是引进一批有缺陷的种兔。并且李东生还暗示周家辉,只要这事情周家辉办成了,少不了他的好处。上面很可能要给他加加担子。

    周家辉一点就透,表哥这是打算要黑赵长枪。现在平川县西部地区正在准备大规模的养殖优质长毛兔,试想如果到时候,养殖户家的长毛兔忽然得了瘟疫,全部接二连三的死去,那些养殖户还不得炸了庙?到时候他们说不定会去围堵县政府!赵长枪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

    当然,由于种兔是他周家辉引进的,所以到时候,他这个始作俑者肯定也摆脱不了责任。不过周家辉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他会让人控制一代种兔绝对不会有问题,但是三四代兔的的时候,就会免疫力大幅度下降!

    到时候,一点点的小毛病就会导致长毛兔大面积的死亡!长毛兔易得病,养殖有风险,这是个众人皆知的道理,到那时候,赵长枪总不能还将责任推到自己这个引进种兔的人身上吧?再说了,听表哥的意思,上面可是有人暗中支持自己这样做的,那个人因为害怕自己将实情说出来,所以肯定也会为自己开脱的。

    到时候, 面对养殖户怒火的就只有赵长枪!他就等着倒霉吧!

    就是从那次谈话之后,周家辉知道了上面有人打算整赵长枪,所以他平时就非常注意赵长枪的一言一行,如果赵长枪有什么问题,他总是在第一时间告诉表哥李东生。

    所以,这一次他得知县委县政府竟然私自给大家放假之后,便马上联系到了表哥李东生。

    周家辉听了李东生的话后,马上笑着说道:“哦,我们平川县县委县政府今天下午放假,难道你们万达县不放假吗?难道这不是上面的统一安排?”

    李东生顿时明白表弟为什么给自己打这个电话了。表弟这是想通过自己给上面通风报信呢!

    结束和周家辉的电话之后,李东生马上拨通孙国伟电话,将平川县私自放假的事情告诉了孙国伟。

    孙国伟心中不禁发出一声冷笑,心想:“赵长枪啊赵长枪,你还是太年轻啊!就算平川县是你的一亩三分地,你也没有权利私自给手下的人放假吧?你眼中还有没有一点组织纪律性?小子,你就等着吧,最好你们平川县在元宵节期间不会出什么事情,不然你就给我吃不了兜着走吧!”

    此时的赵长枪却不知道,他已经又被人惦记上了。虽然县政府的其他人都放假了,但是赵长枪并没有走,他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实在不能不加班。

    洪光武本来打算留下来陪着赵长枪,生怕赵长枪用到什么资料什么的,找不到人。但是他却让赵长枪赶走了。赵长枪很讨厌那种自己加班也要秘书司机陪着他加班的人。真以为自己是大领导,什么时候,身边都得有人伺候着?

    赵长枪其实是个非常不喜欢加班的人,他毕竟是个年轻人,在他的理念中。看待一个官员是不是为国为民,并不是看他到底是不是每天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是不是每天都加班。而是看他的工作到底完成的怎么样,到底为老百姓做了多少事情。

    很多人平日在办公室一坐就是一天,常常是一张报一杯茶,打发时间。而真正检查他的工作时,他又忙了脚丫子,拼命的加班。

    赵长枪虽然他经常加班,那是因为他经常脱岗,积压下太多的文件需要他处理。他不加班不行。

    赵长枪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快下午五点了。回到家的时候,尹大路和王淑芳已经都回来了,尹大路正在别墅院子里摘菜,王淑芳在厨房里亲自掌勺。顾晓梅则在亲手制作元宵。

    赵长枪放下东西,洗了手便和顾晓梅一起做元宵。

    “嫂子,今天早上县委宗书记夸你了。”赵长枪一边忙活,一边说道。

    “夸我?夸我什么?”顾晓梅诧异的问道。

    “夸你做的早餐好吃啊!”赵长枪说道。

    “呵呵,他喜欢就好。”顾晓梅简单的说道。

    赵长枪有些失望,顾晓梅好像根本没把她给宗伟阳做早餐这件事放在心上。

    “嫂子,自从大同哥走后,你就真的没打算再找一个?”赵长枪又问道。

    “找什么啊。我这一辈子欠你大同哥的太多,太多!让他受尽了作为一个男人的屈辱。现在他走了,我便再也不能伤害他!再也不能背叛他!我要让他在那边挺起腰板来做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顾晓梅说着话,眼中竟然泛起一股泪水。

    赵长枪却没有因为顾晓梅眼中的泪水,而放弃这个话题,只听他继续说道:“嫂子,你觉得大同哥爱你吗?”

    “爱!世界上没有人比你大同哥更爱我!”顾晓梅斩钉截铁的说道。

    “不错,我也觉得大同哥非常爱你。可是正是因为大同哥爱你,所以如果他泉下有知的话,绝不会愿意看到你在人间为他受罪!甚至不惜为他去死!嫂子,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阴世,你这样做不是想让大同哥在那边挺直腰板活着,而是想让大同哥在那边为你担心,为你心痛一辈子!嫂子,如果你真的想让他在那边过的好,过的安心,你就应该在这边过的好,过的安心!”

    “嫂子,我知道,你虽然每天也会笑,也知道生活,但是你的心却一直是封闭的。你的心一直是浸泡在痛苦之中。我想提醒你的是,如果你一直这样下去,你早晚还会出问题。到时候,你对得起谁?嫂子,大同哥已经去世了,已经走了!而你才三十多岁!正是一个女人最好的时节!你不应该一直活在大同哥的世界里,你应该振作起来,好好的活出一个你自己!这才是对你,也是对大同哥,还有对你们父母和孩子最负责任的活法!”赵长枪继续说道。

    顾晓梅听着赵长枪的话,不禁有些发呆,自从赵大同死后,她一直以为只要自己能洁身自好,永不再嫁,就是对赵大同最大的安慰。可是现在她听了赵长枪的话,却忽然感到有些迷茫了。难道自己的这种想法错了?

    顾晓梅忽然想起了赵大同临死时的样子,他躺在医院的轮车上,用沾血的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颊,哀求自己,等他死后,让自己再找个好男人,替他照顾自己!他还说,如果自己不答应他,他就死不瞑目!

    她清晰的记得,自己答应了他,然后大同哥便眼含笑意的离开了人世!

    顾晓梅第一次觉得,自己心甘情愿的为赵大同守寡,好像违背了自己当初对大同哥的承诺,也违背了大同哥的意思。

    “如果让大同哥知道我曾经因为他的了精神病,曾经因为他抛下他的母亲,他的孩子而去自杀,他会不会责怪我?他会不会在那边担心难过?“顾晓梅心中一遍一遍的问自己。

    顾晓梅忽然潸然泪下,珍珠般的泪水滴落到了她面前的面板上。

    此时,正在厨房炒菜的王淑芳正好端出一个菜来,看到顾晓梅一脸泪珠,于是马上有些紧张的问道:“晓梅嫂子,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没什么。眼睛有点不得劲。”顾晓梅用袖口擦了擦眼睛,连忙说道,一边说,一边又忙活了起来。

    王淑芳放下手中的菜盘,给赵长枪使了个眼色,然后下巴朝厨房的方向示意了一下,赵长枪会意,跟顾晓梅打声招呼,跟在王淑芳后面进了厨房。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七三章 弄到了好东西    见眼前麻烦已经结束,黑炭又不经同意跳下砂砾高坡跑了,跑到了那座深坑前纵身跳了下去。…≦

    这次苗毅倒也没有阻拦,知道黑炭干什么去了,这贪吃的家伙肯定又惦记上了那九人的怨灵珠。

    这次运气不错,黑炭找到了四颗没有被烧毁的怨灵珠,随后又见苗毅也跳了下来收拾那九人的遗物。

    将王公给灭口了,苗毅也心宽了下来,也不急着赶路了。

    就呆在深坑内将这些人包括王公、静湖娘娘等人的遗物稍作整理,对苗毅来说,压根就没什么值钱东西,既没有愿力珠,也没有仙元丹之类的东西,除了王公身上那套战甲还真没什么苗毅看得上眼的东西。

    不过倒是从几人身上搜罗出了不少的怨灵珠、煞灵珠、死灵珠和杀灵珠,苗毅将后三种扔了几颗给黑炭试试看,而黑炭果然是百无禁忌,舌头一颗颗卷起直接往肚子里吞,一点都不怕吃坏肚子,吃完了还眼巴巴看着苗毅手上的那些。

    苗毅本想一起扔给黑炭的,可又觉得这些东西兴许有用,遂摸出了那面铜镜,将困在里面的黑王手下给召了出来。

    那人一露面,看到地上王公的战甲和武器,顿时一惊,一脸惊恐地看着苗毅,惊疑不定道:“你杀了我们寨主?”

    苗毅点了点头,“是他自己撞上来找死的,难道我还要放过他不成?王公已死,你可愿降我?”

    我有的选择吗?那人暗叹一声,没想到连王公都死了。苦笑道:“小人愿降!”

    苗毅问:“你叫什么?”

    那人有点蔫巴巴地回道:“小人名叫怨达。”

    “怨达…”苗毅品味了一下这个名字,抓了一把各色灵珠亮出来。问道:“我问你,这些怨灵珠之类的东西除了对你们的修为有帮助外。还有没有其他的什么用处?”

    怨达叹道:“回大人,自然是放入法器中当能量补充。这里不比外界,没条件也没资源炼制法器,法器都是当年外面闯入者被杀后遗留下来的,自从天庭将此地封锁后,就断了法器的来源,加上天庭的两次清剿,荒古之地遗留的法器已经不多了,同样的。也断了外面的结丹来源给法器补充能量,只好用灵珠来充当能量。不过相对来说,用灵珠也有好处,大人和我们交过手,想必也知道一般的直接伤害是杀不死我们的。”

    苗毅愣了一下,手中的灵珠托了起来,试着问道:“听你的意思,莫非使用这些灵珠才能杀死你们?”

    怨达摇头:“也不是所有的灵珠都有这效果,譬如使用怨灵珠对我们这些怨灵之体就没有效果。没有相克的作用。四种灵珠相互之间是有克制作用的,一旦使用不同的灵珠武器伤了我们,就好比是清水中混入了污水,会给我们造成不小的伤害。身体想要恢复就要先把杂质给清理干净才行,否则伤势是无法恢复的。若是使用相克的灵珠武器击中了我们的要害,就如同你们人类被击中要害一样。同样会丧命的。”

    苗毅恍如大悟,明白了。连连点头道:“原来如此!”

    怨达又补了句,“灵珠武器对其他修士的伤害更大。”

    苗毅点头。表示理解,这是自然的,假如一件武器中混合有灵珠之力的话,一旦被伤到了,邪气入体的后果可想而知,估计效果是和血煞之气差不多的。

    想到这,苗毅又抓起了逆鳞枪凭空一抖,枪身上立刻浮现朦朦血煞之气,一指怨达,问道:“我这枪中的血煞之气可能伤你?”

    怨达惊的下意识后退一步,没想到苗毅枪中还有这东西,点头道:“自然是可以,不过对上煞灵之体怕是没什么作用。”

    苗毅理解,这血煞之气不过是血丹中的莲芯所成,血丹中的血煞之气自然是比不上已经修炼成精的邪灵之体中的邪气浑厚,更别说血煞这种煞气中的旁枝,自然是克制不住煞灵之体的纯正煞气。

    看了看掌中的四色灵珠,心中多少有些可惜,这东西无法直接施法驾驭,不然他就可以直接放入逆鳞枪中使用了,因他逆鳞枪中本就有妖若仙炼制的为了驱使五极晶而预留的五方空间,他身上的战甲也做了同样的预留。

    当然,也不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别的法器可以吞噬灵珠的能量,他的逆鳞枪自然也可以,只不过效果估计和枪中的血煞之气没什么区别,同样是只能对付三种邪灵之体,所以也没必要换置了。

    不过有一件东西倒是可以试试看,收了逆鳞枪,手一挥,六支流星箭一字排开,浮在了他的跟前。

    为何有六支流星箭?自然是因为他有两件破法弓,一件破法弓配备三支箭,自然是六支流星箭。若不是担心身上带多了破法弓被查出来,别说两张破法弓,一万张破法弓他也有。

    恭恭敬敬站在一旁的怨达见到这六支流星箭,神情狠狠抽搐了一下,大概猜到了苗毅要干什么。

    “刚好,我这流星箭用了几次也正好要补充能量,用灵珠补充没问题吧?”苗毅斜睨怨达问了声。

    怨达僵着一张脸点头,“自然是没问题,如此一来大人的破法弓杀伤力必然是更强大。”

    “我也是这么想的。”苗毅嗯了声,挑了一枚级别较高的灵珠,抓了一支流星箭施法打开了能量补充口,将那枚灵珠纳了进去,让流星箭吞噬补充能量。

    挑了四种灵珠,给四支流星箭做了能量补充,剩下的两支流星箭随便挑了两种灵珠进行补充。

    弄完之后,苗毅颇为欣慰地笑道:“这下好了,不管碰上哪种邪灵我这破法弓都能应对了。”

    偏头看了眼眼巴巴的黑炭。心想,不能再给它胡吃海吃了。若是能离开荒古死地的话,倒是要多弄些灵珠出去。回头谁敢嚣张,让他吃我一箭试试看。

    “是!”怨达陪着干笑一声,心中却是一阵恶寒,凭这流星箭的威力再配上四种灵珠,一旦被伤到了,后果不难想象。

    五支箭一收,苗毅抓出了一张破法弓,将一支杀灵箭搭上了弓弦,骤然拉开。宝光流转之余,箭身上果然迸发出缭绕的血光杀气,一转身,箭锋瞄准了一旁的怨达,顿时吓得怨达后退几步惊恐道:“大人…”

    苗毅呵呵一笑,见他如此惊恐,想必其所言不虚,弓弦慢慢缓开,宝光收敛。箭身上的血光杀气也慢慢散去,不禁啧啧两声,“回头碰到不识相的一定要试试威力如何。”随手将家伙收了起来,不再吓人了。

    吓得头皮发麻的怨达重重松了口气。应付道:“大人说的是,碰上不识相的一定要给他几分颜色看看。”

    “突噜噜!”黑炭打了个响嚏,鄙视一句。“有徐堂然的风骨啊!”

    怨达愕然,不知道它说的徐堂然是谁。

    苗毅斜睨了黑炭一眼。知道黑炭在骂怨达是马屁精,徐堂然拍马屁那真是只要是他苗毅身边的人都不放过。包括苗毅的坐骑,见到黑炭那都是要笑眯眯拱拱手称呼‘黑兄’的,知道黑炭喜欢吃生鲜鱼虾后更是每次来必不空手。

    苗毅自然也没必要解释徐堂然是谁,“好了,说正事,之前有件事情还没详问你,那龙穴凤巢具体位置在哪?”

    怨达拱手回道:“龙穴凤巢我没去过,具体的位置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大概的方向,就是之前向大人指的方向。”

    苗毅:“地方坐落在哪你总知道吧?”

    怨达点头,“知道,龙穴坐落在‘不灭天谷’,凤巢坐落在‘古冰原’。”

    “不灭天谷…古冰原…”苗毅嘀咕两声,将地名记下了。

    怨达忍不住心中的奇怪,试着问了一声,“大人去龙穴凤巢干什么?”他也已经看出了苗毅根本就不是荒古之地的人,摆明了是外界的修士,这血肉之躯令他有些心动,可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苗毅的对手,不想死只能是老实点。

    同样,他也明白了王公为什么既非要抓到苗毅又不肯多带些人,甚至还以‘保护娘娘不利’为借口把那些婢女都给杀了,原来都是有目的的,只怕真要给王公达到了目的,自己也别想活着回去。

    苗毅没有解释为什么,摸出了那面铜镜,施法放大了镜面,朝怨达偏头示意了一下。

    怨达明白他的意思,颇有些无奈,老老实实跳了进去,消失在镜子里面。

    铜镜缩小,苗毅随手收了,抓了逆鳞枪在手,翻身跳到了黑炭的身上,双脚刚在黑炭战甲两侧的锥刺上踩定,黑炭便立刻一个快跑纵身跳出了深坑,继续疾驰向茫茫戈壁深处。

    戈壁上的地形起伏不大,地势太过空旷,邪气难聚,容易随风飘散,自然也就吸引不了邪灵,因此一路上倒也平安。

    又小半天后,一路驰骋不歇的黑炭放慢了步伐,慢慢停了下来,和苗毅一起眺望前方,终于来到了戈壁的边缘地带。

    奇怪的是,前方居然是一片黑压压的‘绿洲’,出现了草原,草原后面是大片的森林。

    荒古死地的植被早就被邪气摧残殆尽,前面居然有草原和森林还真是见鬼了,而且还是黑色的草原和森林,连黑炭也看出了有问题,“应该是到了暗幽林的地盘,怎么办?”

    “管他是谁的地盘,冲过去,冲不过去就杀过去,老子堂堂天庭命官,这破地方谁的面子都不用给,走!”苗毅冷笑一声,挥枪往前一指,示意黑炭不用管,只管冲。(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