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居然不把八大家族的人放在眼里?

    甚至都敢豪言不惧圣人的分身?

    太牛‘逼’了!

    太自负了!

    纳兰无仙、纳兰无敌、纳兰无功三人俱都是心中苦笑。800-他们本想劝吕重小心一点,却不想吕重居然如此自负。

    “你还是小心一点吧!那些人未必不会给你来‘阴’的。”纳兰无敌也是认真地提醒了一句。

    吕重微微点头,“多谢提醒,我会注意的!”

    纳兰家的几位帝级强者可不知道吕重的真正底细,所以,他们有些为吕重担心。

    可是吕重却是该喝就喝,该吃就吃,根本就不把这些人放在心上。

    酒足饭饱之后,吕重与诸‘女’被纳兰青霜引入一个贵宾院落住下。

    而纳兰无仙、纳兰无敌、纳兰无功、纳兰青霜、纳兰无勇、纳兰无情等仙幻星的纳兰家族高层人物,全在内部会议室聚集。

    主位上,纳兰无仙目光‘阴’沉地落在纳兰无情、纳兰无勇两人的身上,冷声道:“无勇、无情,我等离开的时候,是怎么说的?你居然在青霜拿出了[玄天令]后,还敢抗命?你们真的是好大的胆子——”

    由不得纳兰无仙愤怒!

    纳兰无勇、纳兰无情两人之前的行为,简直在为家族抹黑。

    “是啊,什么时候我们家族的[玄天令]出现都不管用了?如果真是这样。整个纳兰家族一旦发现真正的祸事,只怕根本就无法统一家族的战力,到时我纳兰家族必定没落——”纳兰无敌也是脸‘色’‘阴’沉地看着这两人。怒声咆哮,“你们知不知道,如果那吕重不是看在青霜的面子上,以他的凶‘性’,只怕你们在侮辱他们的第一时间就被灭杀了!”

    纳兰无勇、纳兰无情一脸惨淡。

    一步走错,满盘皆输。

    不但被吕重强行禁锢了修为,甚至还被拉到家族大会上批斗。

    这一次。简直让他们颜面扫地,威望大跌。

    想来。自此以后,再也无法在家族之中掌权了。

    “小的知道错了,救三位长老开恩……”

    纳兰无勇、纳兰无情双双低头求饶。

    纳兰无功则是冷哼了一声,“哼。不遵[玄天令],差点为家族招来超级大敌。你们死罪可恕,但活罪不可饶。这次你们就进入家族无间地狱修炼十万年吧!”

    到家族内的无间地狱内去修炼?

    纳兰无勇、纳兰无情顿时脸‘色’大变,恐惧地跪了下来,大声求饶:“三位长老,不要啊,我们知道错了。别让我们进入无间地狱。要知道,我们现在不但元神被封锁,就连本内能量也被禁锢了。到无间地狱修炼。简直就是去找死啊——”

    纳兰无仙看了这两人一眼,淡淡地说道:“元神、能量被禁锢,但是你们‘肉’身的底子还在。只要内心强大。也未必不能死中求生。等十万年一过,你们体内的禁锢消失,说不定你们还能迅速强大起来……”

    “不……不要!我不要进入无间地狱,求长老们开恩——”

    不管纳兰无仙怎么说,纳兰无勇、纳兰无情两人还是恐惧地发抖,坚持跪地求饶。()

    “哼。就你们这样的心‘性’,简直给我纳兰家族丢脸——”见两人坚技不接受惩罚。纳兰无敌陡然大怒,对着家族的刑部主管喝道:“纳兰正错,给我把这两人拖下去,打入无间地狱——”

    “遵命——”

    一个中位仙帝面无表情地从人群中闪出,他挥了挥手,两个执法人员果断地进入大厅把纳兰无勇、纳兰无情押了下去。

    在纳兰无勇、纳兰无情被押了下去之后,纳兰无仙尤不满意,再次对众人下了一道命令:“另外,今天没有出战的噬魂小队、戮神战队统统给我到刑部领罚。”

    就在这时候,有人看不下去了,当下站了出来,沉声向纳兰无仙、纳兰无敌、纳兰无功三人发怒,质问道:“大哥、三哥、九弟,你们这样做是不是太过于小题大作了?”

    这人不但实力不弱,也是上位仙帝。叫纳兰无忧,也是一位极为强大的家族长老。蛮荒仙域一系中的五长老。也是掌握着一定的大权。

    “小题大作?”纳兰无仙几乎是咆哮起来,“老五,你是犯傻了吗?你知不知道,今天纳兰无勇、纳兰无情的袖手旁观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我纳兰家族不是铁板一块!”

    “意味着我纳兰家族正在内讧,正在争权夺利!甚至已毫无保留地出现了分裂的行为!”

    ……

    “先不说这人是不是吕重与他的诸位妻子,单单他们是我纳兰家的朋友,我纳兰家就必须护着他们的周全与人身安全。在青霜丫头都把人带到我们纳兰家古堡之前了,居然还有人欺上‘门’来抢劫我们的朋友,而我们居然不出手?对方的这种行为,是生生地打我纳兰家的脸啊!这……这还是小题大作?”

    “这一次,如果真的让其他家庭物纨绔子弟得逞了,别说我纳兰家会抬不起头来。甚至地位也会在仙界一落千丈。而以前我们纳兰家的朋友,也必定会渐渐疏远我们。这还是不是小题大作?”

    “更何况,这些人居然要强抢吕重的‘女’人当修炼炉鼎与‘性’[奴]。你难道不知这吕重是一个真正的超级凶神?鸿‘蒙’龙墓中陨落在他手中的帝级强者都破千了啊。他只是禁锢了纳兰无情、纳兰无勇的元神、能量。已是给了我们纳兰家很大的面子。但是,我们不能因为他给了我纳兰家面子,我们就不给他一个‘交’待。老五。你到底明不明白?”

    纳兰无仙几乎是怒气冲冲地说出了这些话。

    纳兰无忧顿时被说得哑口无言。

    “大哥、三哥、九弟,对不起了,这次是我短视了。”纳兰无忧怅然低头。

    纳兰无敌却是微微一笑。开解起纳兰无忧,道:“好了,五弟,事情‘弄’明白了就行了,大家都是为了纳兰家族。这吕重实力极强,而且与我们纳兰家族也有一定的‘交’情。能结‘交’这样的朋友,也是咱们的幸运。呵呵。说到这里,也得我谢一下青霜丫头呢。没有她的牵线搭桥。我们纳兰家一定会与吕重失去‘交’臂……”

    纳兰无忧沉默了一下,好一会儿才道:“这次吕重可是得罪了其他八大势力,我们与吕重‘交’往过密,只怕会引起其他势力的更大敌视。到时候只怕会让家族陷入被孤立的绝境的!”

    “这个你却想差了!”纳兰无功笑了笑。“第一,我们占着‘理’。才不怕他们的敌视。第二,我纳兰家身后的圣人的质量、数量都不是其他势力能比得了的,他们真要与我们为敌,也得掂量一下是不是能承受得起得罪我们的损失。第三,大哥自从服用了[天光圣水]后,马上就要走出最后一步。至时候,我们家又将多出一位圣人。第四,他们可是被吕重杀的。与我等无直接关系!”

    说到这里。纳兰无忧也不再坚持。

    “好了,这次的事情就处理到这里了。以后,家放之内的竞争最好摆到明面上来。别把对付敌人的‘阴’谋诡计用在自己家族身上。这次。青霜丫头做得好,值得表扬。”纳兰无仙满意地看了纳兰青霜一眼,对于自己的这个孙‘女’辈真的是很越来越喜欢。

    在他看来,这小丫头不但有眼力,也能坚持原则。更主要的是运气不错。

    毕竟,在整个诸天万界。能与吕重‘交’上朋友的人,真的很少。

    实力越接近圣人。他的感应是越来越敏锐。因为他这会儿无限接近天道,隐隐约约能感应得出,吕重身上有着惊人的大气运、大机缘存在。与这样的人做朋友,也可以沾点喜气与运气。

    再说了,吕重的手里还掌握着[天光圣水]呢,如果能从吕重的手里收购更多的[天光圣水],绝对会让纳兰家族的高端武力更上一个台阶。

    纳兰家的家族会议,并没有瞒过吕重的感应。

    对于纳兰家的选择与做法,吕重也是很满意。

    更主要的是,吕重看出纳兰家族的几个高层身上,都没有真正的大恶与大怨。而且身上凝聚了无形的大功德。这样的人,虽然未必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好人。但是,也不会坏到哪里去。

    没有再监控纳兰家的高层,吕重与诸‘女’‘交’待了一下,便引一时间闪入了[大寂灭珠]。

    如今,大寂灭珠内已扩展了多达几万个小世界。

    这些小世界,几乎有大部分被虫族给占领了。

    可以说,虫族大军的基础已经越来越牢固。只要等到吕重找回[虫神之心],就可以让虫族集团军的高层提升飞跃式的发展。

    那时候,吕重才有资格成为[万虫]神王!

    这次赶来蛮荒仙域的仙幻星,吕重是把主意打到[‘阴’邙星]的那个地核魔宝空间的。

    不过,在进入魔宝空间之内,吕重也要作些准备。

    甚至,在得到纳兰无仙等人的提醒后,吕重也有再次‘阴’算圣人的打算。

    而现下,他就开始在[大寂灭珠]内准备起来。

    “虽然恨不得在第一时间就灭了我,但是这三位圣人只怕也不敢有违天道之令,不会亲自过来。显然,他们派来追杀我的应该是游历在外的分身。”

    “不是圣人,区区一两尊分身,在外界灭了,也是不行。我可没有那么多的功德之力来抵御这样的消耗。所以,不能在仙界灭了他们或者不能由我出手灭了他们……”

    “所以,要么把他们的分身引入[大寂灭珠]、[鸿‘蒙’龙珠],要么让别的东西灭了他们。不过,他们也不会那么傻,随便就进入别人的随身空间……”

    ……

    吕重考虑了一会儿,突然双眼一亮:“既然如此,最好把战场定在[‘阴’邙星]地核之内的那个魔‘性’空间。”

    那个魔‘性’空间叫‘混’魔世界,是魔祖三大分身之摩罗隐匿的魔之空间。

    其内不但有一个陨落的圣人,还有无边的魔气。这对一些圣人也会有极强大的压制力!

    “看来,我得大张旗鼓地走一趟‘阴’邙星了!”吕重双眼一眼,微微嘀咕了一下,嘴角弯出一条狡黠的弧。

    对于他来说,这个魔‘性’空间,已没有当年那么恐怖了。

    要知道,当年他仅仅只是一眼望去,就被那魔‘性’空间内一个陨落的圣人无形中散发的圣威而吓得落荒而逃。

    而现在,他本身的灵魂境界也达到可媲美下位圣人的地步。同样,他当年逃出‘阴’邙星地底的时候,更曾得到了那个魔‘性’空间密切相关的至宝,一个神秘的魔塔。

    “等我做好了准备,就进入‘阴’邙星!”

    吕重一边嘀咕,一边冷笑:“虫圣朱千手,无极魔圣,等进入了那个魔‘性’空间,我会让你们知道得罪我吕重的下场,绝对是生不如死!”

    ……

    大寂灭珠内,吕重突然摆出了九尊巨鼎!

    这九尊巨鼎,正是当年被误作大禹九鼎的存在!

    其实,这根本就不是大禹九鼎,而是[九龙夺神鼎]分化而出的九尊巨鼎。

    现在,吕重就要让九鼎合而归一,演化成真正的[九龙夺神鼎]。

    兑、震、坎、艮、离、翼、乾、坤、中!

    九鼎一出,开始诡异地自行走位。

    而吕重,则在第一时间内,沟通这九鼎之内属于自己的灵魂烙印与‘精’血印记。

    当九鼎走位的速度越来越快的时候,吕重那散‘射’着漫天功德金光的灵魂功德金身也开始透体而出,矗立在虚空之上。

    “天地有常,乾坤有序。金、木、水、火、土、风、雷、光、暗、九元归一,咄——”

    随着吕重灵魂功德金身的一阵狂喝。

    天地间的金、木、水、火、土、风、雷、光、暗等九大基础元素开始极速向九鼎汇聚。

    如九条长龙,放九‘色’彩光。

    [大寂灭珠]内,一个巨大的九彩漩涡形成!

    “嗡……”

    一声震‘荡’天地的神秘音‘波’,响起。

    顿时,九彩漩涡之中,一个神秘的巨鼎,出现。

    “吼吼吼……”

    九条巨龙横空出世,发出震‘荡’诸天的龙‘吟’音啸。

    九龙夺神!

    这龙‘吟’音啸,拥有穿透元神、毁灭天道圣人灵魂的无上威能!qi580

    …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一份早餐    小翠花从小家里就穷,他小时候正好又赶上全国流行“上学无用论”,于是才上小学三年级的她便被爸爸妈妈勒令退学。 [800]

    辍学后的小翠花,便在家里跟着村里的男孩子一起放羊,小孩子在一起经常打架,按说小翠花一个女孩应该经常受欺负,但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野性十足的疯丫头却常常将别的同龄男孩打的满地找牙,哇哇乱叫。

    后来,小翠花大约十三岁的时候,某天晚上家里招了贼,贼娃子将他们家的十几只羊全部赶走了。

    惊醒过来的小翠花父亲来不及穿衣服,穿着一条裤衩就去追贼娃子,结果贼娃子是追上了,他自己却被凶狠的贼娃子捅了三刀,被送到县医院后,没挺过两天便一命呜呼了。

    隔了几天贼娃子被抓住,公安部门的同志给小翠花家送来一笔补偿金,糟糕的是,小翠花的母亲竟然带着这笔钱,抛下十三岁的小翠花和一个男人远走高飞了!

    十三岁的小翠花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吃饭正多,她自己却没有谋生的能力,于是便靠乡亲们接济过日子,一直长到了十七岁,小翠花跟着同村的一个姐们南下,干了那个古老的行业,后来在南方认识了她的男人,于是她便跟着男人回到了赵庄生活。可是,生活放荡习惯的小翠花到了赵庄后,却恶习难改,经常胡搞八搞,更是和赵庄前主任尹大发搞得热火,最终混下一个赵庄第一淫人的称号。

    由于她只上到小学三年级,学过的那些字也早已经忘得七七八八,所以,她留下的这张纸条也就勉强能让人看懂。

    只见上面写道:“赵主任,我千里找找来找你帮忙,没想到你竟然不帮我。虽然这样,不过我不恨你。我只恨我自己。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跟着那个该死的男人离开了赵庄!我从小没了家,赵庄是我唯一的家,赵庄不要我了,我还能去哪里,我要去找那个男人报仇。我拿走了您们的银行卡,算我借您们的。等我从那个男人的手中拿到了钱,我会回来还你们。再见,敬礼,小翠花,年月日。”

    “她什么时候走的?”赵长枪收起纸条问道。对于小翠花的走,他并没有放在心上,这个奇葩女人的思维不能以常理度之。鬼知道她的留言是真的假的。

    “今天早上。”顾晓梅有些懊恼的说道。( 800)小说/

    “她拿走的银行卡里有多少钱?她怎么找到的?”赵长枪又问道。

    “昨天晚上,淑芳说以后让她负责去买东西,于是我便将淑芳给我的卡交给了她,并且告诉了她密码。没想到今天早上她出去买东西后,竟然再也没回来!后来我觉得奇怪,去她房间一看,才发现了她的留言。原来她早已经走了。哦,那张卡上大概还有一万多块钱。”顾晓梅又说道。

    一万块钱,无论对赵长枪还是对王淑芳来说都不是什么大数目,即便对顾晓梅来说都不是什么大钱,别忘了,顾晓梅以前可是赵庄工艺品厂的一把手,不但有工资,而且每年的公司分红也是非常可观的。

    所以,赵长枪并没有将钱的事放在心上,只是说道:“算了,不用去管她了,她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们理解不了她的世界,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只是她这一走,又要麻烦晓梅嫂子为大家忙前忙后了。”

    顾晓梅笑了一下说道:“呵呵,没什么,反正我现在也没有工作,在家干干家务,看看韩剧也挺好的。”

    “哦,晓梅嫂子,你明天早上做早餐的时候,多做一份吧。”赵长枪忽然说道。

    “为什么?难道家里又要来人了?”顾晓梅奇怪的问道。

    “不是。唉,是这么回事,我们平川县的县委书记宗伟阳,去年离婚了。现在单身,每天去上班早饭都不吃,我怕这样下去对他的身体不好,明天顺便给他带一份过去。”赵长枪好像不经意般的说道。

    其实这家伙想了很长时间,才想起这么个将宗伟阳和顾晓梅联系在一起的主意。

    “啊?县委书记是单身?他为什么离婚?”顾晓梅惊讶的问道。要知道即便在整个国内,单身县委书记也是很少的。

    赵长枪等的就是顾晓梅这句话!听到顾晓梅问起,便一五一十的将宗伟阳的婚姻给顾晓梅说了遍,着重强调了一下宗伟阳的前妻对宗伟阳的苛刻和薄情,以及宗伟阳现在苦逼的单身生活。

    当然,赵长枪也没有隐瞒宗伟阳和苏小红的事情,他相信顾晓梅,她就算最终不会和宗伟阳走到一起,也不会到处乱说的。

    当赵长枪正和顾晓梅聊着的时候,王淑芳和尹大路也回来了。尹大路不认识宗伟阳,但是王淑芳却对他非常熟悉,并且王淑芳也曾经听赵长枪说过他的打算,所以也在旁边不时的插两句话,赞美宗伟阳几句。

    赵长枪本来以为经过自己对宗伟阳的精美包装之后,顾晓梅怎么着也得对宗伟阳做一个评价的,没想到他的话说完后,顾晓梅竟然只是轻轻的哦了一声,然后起身进了厨房!

    赵长枪和王淑芳看顾晓梅的背影,不禁面面相觑,一时摸不准顾晓梅的脉了。

    “什么情况?”赵长枪小声问王淑芳。

    “不知道。你和尹大叔聊着,我和晓梅嫂子去做饭。”王淑芳冲赵长枪笑了一下,摇摇头,然后去了厨房。

    尹大路看着在厨房里的两个女人,忽然轻轻叹口气说道:“我以前只认为王淑芳是赵庄的一块宝,现在看来顾晓梅也是一块宝啊!对了,小枪,来来来,我再给你讲讲酒厂的事情”

    “大叔,难道你不知道现在已经下班了?休息一下吧!”赵长枪说道。

    “你这不废话吗?我能不知道下班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咱爷俩研究个问题?”

    赵长枪不禁一阵头大,本来他以为自己工作就够疯狂了,没想到尹大叔的精力比他还充沛,一天到晚的研究他的酒厂。

    赵长枪本来以为自己在顾晓梅面前的一番说辞都是无用功的,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大家开始吃早餐的时候,顾晓梅却将一份已经打好包的早餐放到了他的面前。

    “这是”赵长枪明知故问。

    “你不是说要我多做一份,你给那个什么宗书记带去吗?”顾晓梅面色平静的说道。

    赵长枪夸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道:“对,对。你看我这记性。我先替宗书记谢谢你了,晓梅嫂子。宗书记如果知道这饭是你亲手做的,肯定高兴的要发疯。”

    “嗯?”顾晓梅愣了一下,说道:“他认识我吗?为什么高兴的要发疯?”

    “哦,不,不认识。我是说他最喜欢吃枣泥花糕和自己榨的豆浆,所以肯定喜欢。”赵长枪连忙改口,一边说,一边快速着扫荡着自己的早餐。

    顾晓梅觉得赵长枪有点怪怪的,于是看了看王淑芳,想从王淑芳那里得到点什么消息,王淑芳却只是冲她笑笑说道:“是很好吃。连我都做不出来这种味道。”

    顾晓梅忽然感到赵长枪和王淑芳有什么事情在瞒着自己,但是她并没有多问,只是端起豆浆杯轻轻喝了一口,小声说道:“莫名其妙。”

    顾晓梅绝想不到,赵长枪正打算给她介绍个男人呢!不过,有一点顾晓梅可以肯定,赵长枪和王淑芳绝不会害自己。

    赵长枪匆匆忙忙的吃完自己的早餐,然后驱车直奔县委县政府,这家伙刚刚上车就拨通了宗伟阳的电话。

    “宗书记,吃了没?”赵长枪问道。

    “没呢。正让老板娘给我称油条,拿豆浆呢,怎么了。”正在一个早点铺里,打算吃早餐的宗伟阳对着手机说道。

    “你不用吃了,我给你带了早餐。是顾晓梅做的哦。”赵长枪嘿嘿笑着说道。

    “真的!你把我的事情都告诉她了?她怎么说?你等一下,我直接去你的办公室。咱俩好好唠唠。”

    宗伟阳抓起车钥匙迈步便离开了早餐店。

    “喂,你的油条,豆浆!”

    正端着油条豆浆过来的老板娘,看到宗伟阳竟然还没吃就离开了,于是冲他喊道。

    “不吃了。谢谢。”宗伟阳钻进了汽车。

    “这人有病啊?怎么要了东西又不吃了?”四十岁左右的老板娘有些不满的嘟囔道。

    这娘们话音刚落,旁边一个年轻人咧咧嘴说道:“老板娘,你知道他是谁?你敢说他有病?”

    “他是谁?难道是总 书记?如果是那样,那倒好了,我的油条就能全国闻名了!”老板娘气鼓鼓的说道。

    “嘿嘿,他不是总 书记,他是咱们县的县委书记,宗伟阳!”年轻人嘿嘿一笑说道。

    “啊?”老伴娘手中的豆浆杯吧唧一声掉在了地上。县委书记可是一个县最大的官了,她能不吃惊才怪了。

    宗伟阳直接跑到了赵长枪的办公室,一边吃一边啧啧赞叹,还一边问着关于顾晓梅的一切。

    唉,如果被别人知道平川县的两位大佬因为一个女人的一顿饭就激动成这样,不得笑掉大牙?

    今天是元宵节,虽然不是法定假日,但是两位平川县的大佬,一边吃着枣泥豆花膏,一边商量,同志们辛辛苦苦一年也不容易,传统节日元宵节连个假期都没有,有点那个。索性下个通知,只要不是手头有重要事情必须要处理的,其余下午全部放假!回家过元宵节!

    此时的赵长枪却不知道他这个元宵节,过得实在不同寻常,一场大火差点将他烧死!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