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小翠花听了赵长枪的话,马上说道:“不错,我的钱是已经被他花光了,但是他还有父母啊!只要我能将他抓住,就能逼迫他的父母给我寄钱!到时候我就不愁我那二十万要不回来了。八零电子书/”

    赵长枪不禁心中暗叹:“这个女人可真够无知的,她如果真的那样做了,本来她能打赢的官司,也没有打赢的希望了。”

    不过如果仔细想想,小翠花能有这种歹毒的思想,好像也不算奇怪,她肯定是在那个男人手中吃够了苦头,心中恨透了那个男人。她现在别说勒索人家的钱财,恐怕就是将人家满门抄斩的心都有。

    赵长枪忽然想起一件事,小翠花之前说过要自己帮她,这个奇葩的女人,不会是想让自己帮她去把那个男人抓起来吧?如果小翠花真是这样想的,他佩服死这个女人的智商了。

    千里迢迢跑来,就是为了挑唆一位风华正茂,前途无量的县长去和她一起完成一起绑架案,而且这起绑架案对这个县长还没有半点好处!

    这种奇葩到无边界的主意,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出来的。

    想到这里,赵长枪马上问道:“你不会是想让我帮你去将那个男人抓起来吧?”

    小翠花的脸上竟然难得的出现一丝扭捏,说道:“我知道,你现在是大县长,不可能亲自帮着我去抓人。但是我也知道你路子广,认识的人多,所以想请你让你的朋友或者手下给我帮个忙就行。我知道那个混蛋住的地方,到时候,我们先在家里埋伏好,等他回家的时候,出其不意的出手,一定能很难轻松的将他抓住!”

    一直在一旁听着的王淑芳和顾晓梅不禁面面相觑,她们也一直在纳闷,小翠花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找赵长枪,到底想让赵长枪怎样帮她,没想到她竟然是打的这样的主意!她凭什么认为赵长枪会帮她?她以为赵长枪是他什么人?无知,愚昧,愚蠢,实在是用语言难以形容。

    赵长枪更是斩钉截铁的说道:“不行!我是绝对不会让人这样帮你的。我劝你明天还是老老实实的去报警吧!该怎样处置那个男人,法律说了才算。而不是任由你胡来。”

    赵长枪话音刚落,小翠花竟然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噗通一声跪在了赵长枪面前,哭着说道:“赵县长,哦不,我还是愿意喊你赵主任。[ ]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咱们赵庄的主任。我知道你是个急人所急,想人所想的好人,所以我才这么远跑来求你。你可一定要”

    赵长枪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快起来,快起来。我就是再急人所急,也不能帮你做这种事情!这个没得商量。你不起来?你不起来拉倒,我去睡觉了。你在这里住一晚上,明天就回家吧。”

    小翠花看到赵长枪说着话就要离开,连忙又说道:“赵主任,既然你不能给我帮这个忙。我想请你给我帮另一个忙。”

    “说吧。”赵长枪说着话已经站起来。他实在不愿在这里听小翠花这些龌龊的烂事了。一个四十多的半老女人,竟然会抛夫弃子跟着一个二十岁的男人离家出走!赵长枪想想这事,心中就膈应的慌,但凡小翠花长点脑子,有点廉耻之心,她也不会做出这样的龌龊事情啊!这样的女人实在不值得同情,更不值得帮助!

    小翠花仿佛觉察到了赵长枪眼神中的厌恶之情,于是低着脑袋说道:“赵主任,我现在已经离婚了,已经不是赵庄的人。赵庄已经没有我的家,我已经回不去赵庄。而我娘家的人也早就死的一个都不剩,我更回不去我娘家。所以,我想请赵主任给赵炳武说说,让他再让我回到赵庄。”

    赵长枪终于明白了,这才是小翠花来找自己的真实用意!前面她说让自己帮她去抓人只是捎带脚,自己能帮她当然最好,不能帮她也无所谓。让她重回赵庄,过回那种不用工作只靠村办企业的分红,就能吃香喝辣的幸福生活。这才是小翠花最想让自己帮她的。

    然而,赵长枪却仍然没打算帮他,只是淡淡的说道:“小翠花,你找错人了。你想重回赵庄,必须得去找赵庄的村领导,去找赵炳武,田大海等人,你找我没用,我现在虽然老家在赵庄,但是其实已经不是赵庄的人。所以,赵庄的事情,我说了不算。”

    赵长枪说着话,迈步便朝二楼走去。他和尹大路的房间都在二楼。自从赵长枪回家,就没看到尹大路,现在肯定已经早就睡了。以赵长枪对大路叔的了解,他才懒得和小翠花这号女人搭讪。

    然而,赵长枪刚刚迈步,小翠花竟然一把抱住了赵长枪的大腿,没命的哭嚎道:“赵主任,赵县长,我求求你,求求你让我重新回到赵庄!我知道的,赵炳武能听你的话,只要你一句话,他肯定就能让我回去的!你如果不让我回赵庄,我就无家可归了,我不如死了算了”

    赵长枪实在不喜欢看到小翠花这个样子,于是使劲晃了两下腿,将小翠花甩开,说道:“我说过,你回赵庄这事,不能找我!这样吧,如果你现在暂时没地方去的话,不如就让淑芳嫂子随便先给你找点活干吧。你回赵庄的事情,你再慢慢和赵庄的村领导沟通。”

    赵长枪说完,再也不理小翠花,迈步上了楼梯,当他上到二楼的时候,听到王淑芳说让小翠花暂时负责家里的卫生,和众人的一日三餐。说白了就是让小翠花当家里的保姆。赵长枪登时感到有些不妥,小翠花当保姆,以后就得她去超市买东西了。就用不着晓梅嫂子去了。那她和宗伟阳的超市之恋还怎么进行下去?

    “算了,算了。明天再告诉淑芳,让她调整一下小翠花的工作吧。”赵长枪一边想,一边进了自己的卧室。

    对赵长枪来说,小翠花这件事只是人生中的一件小插曲,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躺倒在床上之后,他便想起了明天全县镇以上干部会议的事情。

    南宫镇打井这件事给赵长枪的印象太深刻了。他觉得非常有必要再给所有人敲敲警钟,打打预防针。这才是第一笔资金,大建设才刚刚开始,就出现了南宫镇这样的事情,如果不赶紧刹住这股歪风邪气,让其蔓延起来,那还了得?

    杂七杂八想了一夜的赵长枪,第二天早上醒来后,草草的吃了点东西,就去县政府上班了,竟然忘了告诉王淑芳,让她给小翠花调整一下工作。

    就因为赵长枪的疏忽,让小翠花丧了命!

    平川县镇以上干部会议在县政府大会议室如期召开,会上,书记宗伟阳讲了几句后,便将时间交给了赵长枪,赵长枪也没多说,给大家使劲敲了敲警钟后,便将时间给了南宫镇镇委书记肖品祥,和镇长黄云光,两个人分别在大会上做检讨。检讨他们对扶持资金监管不力,差点造成重大损失。

    肖品祥和黄云光在众人面前做检讨,虽然感到窝囊,但是也感到有些庆幸。幸亏这次赵县长没将怒火烧到他们身上,不然他们两个肯定就都得挪挪屁股了!

    做检讨?活该!谁让你不好好干活?赵县长让你做检讨是对你网开一面了!你一定要使劲的检讨!深挖思想根源,深挖作风问题!你的检讨一定要让赵县长满意,要让其他的乡镇干部们,以后想到你现在的样子,心中就升起敬畏之心!

    两个人心中自己对自己说道。

    肖品祥和黄云光做完检讨后,赵长枪又组织大家进行讨论,讨论怎样才能完善扶持资金的监管制度,才能杜绝某些人向扶持资金伸手。

    当会议结束后,赵长枪没有留在县政府,而是直接去了位于平川县西部的琼楼镇,他要检查长毛兔基地的建设情况。让赵长枪欣慰的是,琼楼镇的第一匹兔场已经建成。就等着种兔入笼了。

    等元宵节过后,副县长周家辉就会带人去岛国选购优良种兔,只要种兔一到,平川县的殖事业就可以红红火火的开始了。

    现在的赵长枪却不知道,就是这个周家辉,就是这些兔子,差点给他,也给平川县的老百姓带来一场灭顶之灾!

    从琼楼镇离开后,赵长枪又去了平川县开发区。

    开发区内一片热闹的景象,三合制药厂已经初具规模,主体建筑已经基本完工,剩下的就是抹墙,和简单装修了,只要工厂建设完成,引进设备后,就可以生产药品了。

    平川县的酒厂现在也已经开始建设。工地上一片繁忙景象。

    由于飞羽集团的介入,平川县酿酒厂秉承欲谋利先谋势的理念,搞出了一系列的大动作!

    酒厂刚刚开始建设,吴飞羽和酒厂质量总监尹大路便带着样酒召开了一次规模庞大的新闻发布会。结果总监尹大路带去的样酒,博了个满堂彩,很多人都知道了平川县打算酿造真正属于老百姓的质优价廉的优质白酒!

    上面拨付下来第一笔资金注入平川县之后,平川县明显比以前焕发出了更加强大的生机!

    等赵长枪视察完开发区的工作,回到家之后,天已经又黑了。

    他刚回家,顾晓梅便忽然告诉他,小翠花竟然跑了!而且是带着钱跑的!临走的时候,还给赵长枪他们留了一张纸条。

    赵长枪一把接过顾晓梅递给他的纸条便看了起来。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七一章 战与不战!    不用说,两人素未谋面,能直接指明是来找苗毅的说明已经从苗毅的特征上认出来了,骑着黑炭这么大只的家伙想不认出也难。∑,

    “找我?”苗毅枪头顶在他胸口一刺,漠然道:“你怎会准确知道我往这边走了?”

    那人急忙道:“并非是在下事先知道,而是寨主派了十个人出来往十个方向追寻,恰好被我远远看到了先生,过来确认,这才冲撞了先生,小人无礼冒犯,还请先生恕罪!”

    恕不恕罪另说,只出了十人来寻找自己,看来王公为了不让消息扩散还真的只出动了少量的人马。苗毅再问:“你刚才已经用星铃通知了王公?”

    那人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支支吾吾不敢回答。

    苗毅立刻明白了,不用再问了,肯定已经通知了王公,王公本人肯定正在朝这个方向赶来。

    一想到王公快到了,黑炭奔跑的速度肯定不如人家的飞行速度,来不及多问其他的,苗毅直接问目的地,“知不知道龙穴凤巢在什么位置?敢有一句假话,准保让你立刻毙命!”

    那人抬了抬脑袋辨认了一下四周的方向,左右指了指,道:“龙穴凤巢不在一地,一东一西,各在一极,以这戈壁为界的话,往左走应该是龙穴的方向,往右走应该是凤巢所在地。”

    苗毅朝他指的左右方向看了看,往龙穴方向去虽然偏离了黑虎寨的位置,但毕竟是迎着那半块区域去的,搞不好会撞上王公。往右选凤巢方向比较妥当,立刻又问:“现在往凤巢方向走的话。会到何人地盘?”

    那人再次辨别了一下,“应该是幽林寨寨主暗幽林的地盘。”

    苗毅问:“是那暗幽林的实力强还是王公的实力强?”

    那人回:“两人修为不分上下。不过幽林寨的整体实力要强过黑虎寨。”

    得了!暂时知道这个就够了,先摆脱了王公再说。

    他不想和王公纠缠,时间紧迫,迅速出手封了那人的修为,快速将其身上的法器给扒拉了个干净,摸出了从战如意手上缴获的那面铜镜。施法驱使,铜镜宝光一闪,变大了,苗毅抓起那人直接扔进了铜镜。将其给关押在了里面。

    这些邪灵有些诡异,苗毅怕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变化,用捆仙绳之类的绑怕是不太妥当,干脆关进了铜镜里面,如此也不怕邪气乱冒出来。

    铜镜一收,苗毅纵身跳骑到了黑炭身上,不能再原路直走,容易被王公追杀,逆鳞枪指了所谓的幽林寨方向。“走!”

    黑炭偏离之前的方向,撒腿快速驰骋而去。

    结果不到半个时辰,不时回头查看的苗毅忍不住暗叹了声,后方远处的空中隐隐有人跟上了。他不用猜也知道应该又是被王公的人给盯上了。本以为等到跑进了别人的地盘,王公的黑虎寨便不好再放肆,没想到还是没能跑掉。

    似乎之前那人失去音讯后让后来者有了小心。来者只远远盯着,压根不靠近。距离太远使用破法弓也未必有效,估计是紧盯着他等援兵到了再对他苗毅动手。

    果不其然。很快,又有九人出现在了后方空中,与那人会合在了一起,随即一人打头,九人相随在后一字排开,朝这边快速逼近。

    苗毅睁开法眼细看,只见为首之人身材魁梧,白面无须,一双大眼,身穿一套红晶战甲,估计就是那位黑虎寨寨主王公了。

    之前听那婢女说过,荒古死地不太容易弄到战甲之类的东西,原本是有不少的,可是被天庭剿了两次后,不少的东西都被天庭给清走了。一般的邪灵能有一件好的武器就不错了,能穿上一套红晶战甲的,除了黑虎寨寨主王公应该不会有别人。

    苗毅回头看着,驮负的黑炭嗖嗖疾驰不停。

    一行之人逼近后,王公并不急于追赶而是大手一挥,“抓住他!”

    身后九人立刻提了刀枪俯冲向下方的苗毅,而他自己则没有丝毫要动手的意思。诚如杨庆说的那般,他确实要保守秘密好独吞,这几个带来的手下他已经准备舍弃了,能帮他抓住苗毅就更好,若是抓不住苗毅反被苗毅给杀了,也省得他事后再动手。

    让手下先上还有一个目的,他也听说了苗毅手上有破法弓,这令他稍有忌惮。不过破法弓他多少也有了解,结合流星箭最多只能射十五箭,前面应该用掉了几箭,如果能再用九名手下消耗掉对方九箭的话,这破法弓就算仍有余威,凭他彩莲二品的修为,威胁应该也不大了,毕竟他身上还有红晶战甲。

    然苗毅又岂会将这些穷鬼放在眼里,他只是不愿和王公纠缠,怕失手后有漏网之鱼将他这个香饽饽来了的消息给扩散出去。可既然对上了,他苗毅又何惧一战,尽管一目扫去发现追来的九人中有两名彩莲一品的修士、余者也皆是金莲七品以上修为,却也吓不住他苗毅。

    疾驰的黑炭突然带出一溜白烟,身上喷薄出阵阵白雾,同时紧急甩身滑行停下,浓密白雾转瞬将其给笼罩,在苗毅的法力助阵下,白雾迅速扩散。

    雾中,苗毅跳下了坐骑,顺手将黑炭收入了兽囊之中,翻掌间一群心焰小剑喷射而出散于四周,肩膀一抖,挂在肩膀上的一颗小红球脱落骤然变成了大红球。

    苗毅一拳轰在打不烂上,打不烂啪啦翻滚将其包裹在了其中,咔嚓一声锁死了。

    面无表情的苗毅斜枪在手,异常的沉稳冷静,静候其中。

    情况有异,王公紧急停在了空中,瞅着那片白雾皱眉,身为怨灵的他自然能分辨出这白雾不是怨气,而是真正的雾气,有点搞不懂苗毅在搞什么鬼。

    快速追到上空的九人也停下了,面面相觑,最终一名彩莲修士一掌拍下。

    地面轰隆震响,白雾瞬间散尽,只有弥漫烟尘四起,下方已经出现了一个深坑,深坑中不见目标,只见一颗大红球。

    九人迅速以法眼扫视四周,而大红球中却响起了苗毅的施法声音,“我与诸位无冤无仇,何故刁难?”

    原来躲在了大红球中,九人闪身落在了弥漫烟尘中,持刀枪围住了,有点搞不清大红球是什么东西,一时倒也不敢轻举妄动。九人围着转圈打量,戒备着。

    那名刚才动手的彩莲修士出声质问道:“杀我们寨主爱妾的人可是你?”

    大红球内传来苗毅淡淡回话:“原来是为那静湖娘娘来的,不错,人是我杀的,诸位意欲何为?”

    那人哼道:“好大的胆子,还真是你干的,立刻滚出来乖乖束手就擒,还能少受点罪!”

    苗毅不冷不热道:“出来自然是要出来的,只是谁受罪还不一定!”

    这里话落,九人立刻察觉到了不对,四周弥漫烟尘中突然有法力波动传来,骤然转身,立见隐约有什么虚影密密麻麻合围射来。

    九人迅速挥舞刀枪施法抵御,然射来之物似乎能破开法罡,被他们刀枪打中后爆开了也依然席卷扑来,如同一张大网将他们包裹后收缩,根本无空可钻出去,很快便发现似乎有什么透明物体附体。

    “啊…”凄厉惨叫声迅速接连响起,有人飞起像要扒掉自己皮一样使劲在身上抓着,不过又无法承受那种焚灭之苦,飞起来又落了下去,拼命在地上打滚,意图滚灭身上的无形之焰。

    空中观望的王公见手下九人似乎被火烧着了一般,竟然在灰飞烟灭般的冒烟,尤其是那惨绝人寰的凄厉嚎叫声更是让人不忍听闻,此情此景可谓令他倒吸一口凉气。

    他已经听回来报信的婢子说过这种情形,那种形容的可怕还没什么切身感受,此时见到不禁毛骨悚然。

    轰!一声响,大红球噼里啪啦翻开,快速缩小,又化作一颗小红豆挂在了苗毅的肩头。

    苗毅目光一扫还在涌动还未净伏的烟尘,本是想利用黑炭释放出的烟雾掩饰心焰小剑群攻突袭,谁想对方突然出手,打散了烟尘,不过弥漫的烟尘也同样发挥了掩饰偷袭的效果。

    抬头看了看空中一脸心惊肉跳的王公,不禁暗道可惜了,可惜没能把那家伙给吸引下来一起做掉。

    挥手又将黑炭放了出来,黑炭摇头摆尾地看着四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但见苗毅一脚踩在滚来的一人身上,任其怎么挣扎、叫得多么凄惨,金属靴子就是将其踩在地上给踩的死死的不予理会。

    凄厉惨叫声在他脚下,燃烧而起的飞烟亦在他脚下升腾,苗毅抬手抹去了眉心的灵隐泥,露出了九品金莲,亮明了实力后,手中逆鳞枪陡然迎空指去,冷漠喝道:“王公,牛某在此,可敢与我决一死战!”

    空中的王公目光变幻不定,有点被苗毅的气势给吓到了,稍显犹豫。

    稍作等候不见答复的苗毅突然收腿一踢,直接将脚下惨叫冒烟的人给踢飞了出去,又干净利落地翻身骑在了黑炭身上,双脚跟一敲黑炭两腹。

    “嗷!”黑炭仰天一声长啸,忽然撒腿飞驰,直冲深坑斜坡,猛一借力飞纵,数十丈深的深坑一跃而上,落地后盘桓在坑崖边急躁转圈,不时朝空中的王公低吼。

    一人一骑皆一身战甲,相互辉映,甚是威武。

    嘤嘤龙吟声起,苗毅再次挥枪遥指王公,铿锵喝道:“战与不战!”(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