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赵长枪最终还是将顾晓梅以前那些事情也告诉了宗伟阳。全集下载/他认为既然现在要撮合宗伟阳和顾晓梅,就要让双方尽量的互相了解,让他们现在就做出一个选择。特别是宗伟阳,如果他介意顾晓梅的过去,那么最好现在就不要和顾晓梅开始,省的到时候双方都痛苦。

    当然,赵长枪不会傻到将自己和顾晓梅那次荒唐事件告诉宗伟阳,他只是简单的告诉宗伟阳,顾晓梅曾经在赵庄有过一段放荡的岁月,据说和村中多个男人有染。至于和谁有染,染到什么程度,就需要宗伟阳去自己脑补了。

    如果宗伟阳不介意,那么无论顾晓梅以前曾经和谁在一起,他都不会在意,因为他看中的是现在的顾晓梅,而不是以前的那个顾晓梅。如果他在意,那么顾晓梅曾经和谁在一起,也和宗伟阳没有半点关系,因为如果宗伟阳在意,两人根本就不会走到一起。

    “晓梅嫂子的基本情况就是这样,如果你能接受她,我会帮助你和你一起破开她的心结。如果你不能接受他,那么你趁早就当做你和她之间什么也没发生。”赵长枪最后说道。

    赵长枪本来以为宗伟阳听了顾晓梅以前的情况,肯定会皱着眉头犹豫片刻的,因为是个男人就对女人的那个很在意。

    然而让他想不到的是,他的话刚说完,就见宗伟阳忽然一把掌拍在桌子上,差点将杯盘碗盏震起老高,口中惊叹道:“好一个千古奇女子!我宗伟阳实在是佩服啊!”

    “这么说,你是不介意晓梅嫂子的过去,愿意和她交往下去了?”赵长枪惊喜的说道。

    “为什么不?你没听古人说过,娼 妇从良,胜过烈妇失节!顾晓梅是块宝啊!谁如果这辈子能取了顾晓梅,谁这辈子就烧了高香了!赵老弟,这个事你一定要帮我。”宗伟阳马上说道。

    赵长枪冲宗伟阳竖了竖大拇指,由衷的说道:“高!宗书记的见识就是高!你这话说的太对了,以前只代表过去,只有现在才预示着未来。你放心,这个忙我肯定帮,不过我们不能操之过急,因为晓梅嫂子的心结还没打开,所以你如果逼她太紧,反而会引起她的反感,这事得慢慢来。我觉得你们这样每次在超市相遇,就挺好。全集下载这叫做新时代的超市之恋。”

    赵长枪不禁为顾晓梅暗暗高兴。自从大同哥去世后,顾晓梅一直生活在悲苦之中,先后两次住进精神病院,还有一次跳楼自杀!如果她能接受宗伟阳,那么她肯定能从大同哥死亡的阴影中尽快走出来。

    “可是她告诉我,等到她朋友家的保姆到了,她就要去她朋友的公司去上班了,到时候,我就见不到她了。我还怎么和她进行超市之恋?”宗伟阳有些沮丧的说道。

    “呵呵,她口中所说的朋友就是龙辉集团的总裁王淑芳,只要王淑芳多给她的保姆放几天假,她不就可以经常来超市了?”赵长枪笑着说道。

    “我怕我和她这样交往下去,猴年马月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性进展啊!”宗伟阳有些担心的说道,那猴急的表情和十**的少年也差不多了。

    事实上,中年单身男人对女性和爱情的渴望,丝毫不比那些十**的小青年弱多少。

    “你放心,只要我以后在她面前,多说说你的好,你也在她面前好好表现表现。当她知道我口中的那个人就是你的时候,就是你们的感情发生兑变的时刻。”赵长枪嘿嘿笑着说道。

    “行,这事就拜托赵老弟了,等事情成了之后,一杯喜酒肯定少不了你的。来,现在先走一个。”

    两人一起举杯哐当砰在一起,然后痛快的一饮而尽。

    赵长枪和宗伟阳边喝边聊,一直等到九点多,两人才离开了刘家菜馆。

    赵长枪本来打算回到家之后,就在顾晓梅面前说道说道宗伟阳的故事。他心中很清楚,只要自己在顾晓梅耳边不厌其烦的念叨宗伟阳,顾晓梅就肯定会对宗伟阳产生深刻的印象,甚至会对他产生怜悯之情。由怜悯到好感,由好感到爱情,到时候事情也就差不多了。

    然而,让赵长枪想不到的是,当他回到别墅之后,却发现家里竟然来了一个让他绝对想不到的客人!

    赵庄第一淫 人小翠花竟然来了!

    赵长枪回到别墅的时候,小翠花正一边哭,一边和王淑芳,顾晓梅说着什么。她看到赵长枪回来,连忙站起来擦了擦满脸的泪水说道:“赵主任,哦不,赵县长,您回来了。”

    赵长枪年前回家过年的时候,曾经听人说小翠花跟着一个男人跑了,没想到现在竟然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这里,于是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说道:“你怎么来了?”

    赵长枪这不问还好,一问之下,原本只是不断啜泣的小翠花竟然嚎啕大哭起来!

    赵长枪对小翠花没有半点好感,这个女人从n年前就号称赵庄第一淫人,和当年的顾晓梅号称“赵庄双璧”,取赵庄双逼之意。现在虽然年龄越来越老,但是一身浪劲竟然也越来越厉害。

    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话在小翠花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正因为赵长枪讨厌小翠花,所他看到小翠花哭泣之后,马上毫不客气的说道:“你有话就说,别在这里哭哭啼啼的,没事的话我要休息了。”

    “赵县长你别生气,我说,我全说。是这么回事”小翠花忍住心中的悲切,将事情的根由和赵长枪说了一遍。

    原来,由于这几年赵庄村办企业高速发展,便从外地招了不少工人。这些外地的工人,便住在赵庄的出租房中。

    当初,赵庄回迁的时候,几乎每家每户都分到了两套楼房,此时正好可以出租一套。小翠花贪钱,不但将自己家空置的那一套房子租了出去,而且将自己正住着的一套也租出去了一半。用她的话说,那么大的房子,她一个人住不过来,空着可惜了,不如租出去收租赚钱。

    小翠花的男人常年不在家,她的公公婆婆也有自己的房子,而孩子高正龙已经上大二,平常根本不回家,所以家里就她一个人住。

    租下小翠花半边房子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在赵庄的石料厂工作,长得眉清目秀,唇红齿白,有点快男的范儿。

    一个小男人,一个老女人住在一个房子里,按说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但是,小翠花天性淫 荡,时间一长竟然便和男人勾搭到了一起!

    最后不知道那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给小翠花灌了什么**汤,小翠花竟然舍家撇业,跟着男人跑了!而且走的时候,还带上了家中所有的积蓄二十多万元!

    小翠花的男人听说此事后,直接从外面跑回家,一纸离婚诉状将小翠花告上法庭,要求顾晓梅归还家中的财产,然后净身出户!

    结果最后两人婚是离开了,但是小翠花带走的那二十万却最终没有讨要回去。

    小翠花和那个男人离开赵庄后,便来到了榆林市,在榆林市里租了个阁楼住下。男人也不干活,每天除了和小翠花睡觉,就知道在网上打游戏,没了钱便和小翠花要。小翠花为了拢住男人的心,钱尽着男人花。

    两个人都没有工作,只是坐吃山空,结果半年多的时间,竟然就把二十万花了个精光!男人看到小翠花手中没了钱之后,便每天逼着她出来赚钱,小翠花也没什么技术,在赵庄的时候,就靠每年的村办企业分红过日子,现在哪里能找到什么工作。

    找不到工作就没有钱,没有钱男人便对小翠花拳打脚踢,最后男人竟然逼着小翠花出来接客!然而小翠花现在已经四十冒头,早已经成为明日黄花,她干那活儿能赚到多少钱?每次四十块,都接不到客!

    这一个多月以来,小翠花过的完全就是非人的生活。最要命的是,男人对小翠花看的还非常紧,她想跑出来都没有机会!一旦被他看出小翠花有想逃跑的念头,便对她一顿暴揍。

    然而就在今天早上,男人将她锁在家里,自己出去见网友时,小翠花趁他不在家,将家里仅有的三百块钱带上,然后用锤子将门锁砸烂,跑了出来。

    小翠花早就听说赵长枪在平川县当县长,所以,离开榆林市之后,便一路直奔平川县,来找赵长枪。不过这种事情,她不好意思去县政府找赵长枪,于是最后经过打听,她找到了王淑芳的别墅。

    当赵长枪听完小翠花的诉说之后,心中不仅没有同情,反而升起一阵厌恶感。凡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小翠花的行为简直让人难以理解!

    “你为什么不逃出来之后,便马上报警?”赵长枪问到。

    “这事不能报警!”

    赵长枪话音刚落,小翠花便马上激动的说道。

    “为什么?”赵长枪奇怪的问道,他实在有些不理解小翠花的世界了。

    “如果我报警之后,那个混蛋肯定马山就会被抓起来,那样就太便宜那个混蛋了!我要亲手抓住他,我不但要让他将那二十万乖乖的还给我,我还要让他生不如死!”

    小翠花说的咬牙切齿,一直坐在旁边的王淑芳和顾晓梅听了,不禁暗暗心惊。

    赵长枪却皱了皱眉头,说道:“你还想将钱要回来?你们不是已经将钱花光了吗?”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七零章 追来了    疑虑?

    苗毅的确有想奔龙穴凤巢去的念头,不为别的,为了正阳之火和正阴之火他都想去走一趟,荒古死地关押一千年的时间,浪费了多可惜。然前途难料,怕多有凶险,如今有了前往的办法,焉能不高兴?

    高兴归高兴,可疑虑仍在,不在荒古死地中,而在杨庆身上。

    杨庆献的这上中下三策实在是令苗毅无语,尤其是这下策,真是环环相扣的连环计,听的苗毅心惊肉跳。杨庆人可是还在外面啊,和荒古死地相隔遥远,仅凭听到的一些情况就能做出如此布置,这份心计实在是令人不寒而栗。

    苗毅不得不去想,若是哪一天杨庆把这手段用到自己身上又如何?关键杨庆其人并不纯粹,有过暗中对云知秋下手的前车之鉴,若非意外破局,只怕连云知秋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杨庆这方面实在是令苗毅有些忌惮,也是苗毅打压杨庆的重要原因。

    这人呐,有时修为超强并不可怕,更可怕的反而是阴谋诡计层出不穷的人心。

    苗毅想到了前期对云知秋说的,准备让杨庆去炼狱之地插手无量道的事物,他现在可谓怀有深深疑虑,让杨庆去合适吗?杨庆此人不给他发挥的平台还罢了,一旦有了发挥的平台,实在是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须知杨庆曾干过背主的事情,加上又有这份心计,让苗毅如何能不担心?

    然此时不是多想这个的时候,自己都还没渡过眼前的难关!

    苗毅回过神来,回复:你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已无疑虑,还是你的脑子好用啊!

    杨庆自己不是不清楚为何会受到苗毅的压制,论能力他自认不比徐堂然等人差。论关系他女儿是苗毅的妾室,双方有着姻亲关系,可他就是得不到苗毅的重用,其中的原因他心知肚明,关键坏事在他对云知秋暗下毒手的那次暴露了,若不是中间夹着女儿在,他只怕连小命都没了。他也知道自己犯了为上者的大忌,所以来了大世界后自觉低头,希望能弥补双方之间的裂痕。

    此时听到苗毅的夸赞。他可不认为是夸赞,反而感觉其中另有深意,令其有些惶恐,赶紧回复:大人只是身在其中当局者迷而已,卑职也只是旁观者清,而这上中下三策实施起来也并非那么容易,卑职只是口若悬河、夸夸其谈而已,能否成功关键还在于大人的具体实施过程。另,卑职还是希望大人如果能用上策的话尽量使用上策,一旦被迫使用下策。其中凶险难料!而驱虎吞狼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需知虎害大于狼害,与狼共舞脱逃的把握还能大点。与虎谋皮却是在铤而走险,大人周旋其中极为凶险,稍有不当便有可能万劫不复,所以卑职将其列为下策,还请大人三思而后行!

    苗毅:我记下了,时间颇紧,暂不多聊,之后若有疑难处再行请教。

    杨庆:大人保重!

    中断联系后。杨庆收了星铃长吁出一口气来,缓缓踱步,心情有些郁郁。

    见他完事了,青菊款款走到身边问道:“大人,怎么了?”

    “他遇上了点麻烦……”杨庆也不瞒她,在这里若是连青菊都不能信任的话,那他就没有可信任的人了,将大致的情况讲了下。

    青菊听完后眉头深深骤起。“大人,如此凶险多变的情况,他能应付下来吗?”

    杨庆:“说不清楚,也不知道那地方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万一有什么难以预料的情况发生。又能奈何?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我倒是不担心他这方面的能力。他的紧急应变能力连我也不如,一旦逼的不得不冷静应变时比我还冷静,果断出手时的魄力也是我不如的。只要大的方向出来了,他知道该怎么做后,就算我在现场也未必能比他做的更好,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能应付过去!”

    青菊疑惑:“既然如此,大人为何还面有抑郁之意?”

    杨庆摇头,长叹一声,“过犹不及啊!只怕我帮他出的阴谋诡计越多反而越会招来他的忌惮,有点弄巧成拙了,可他这种情况下我能怎么办,眼睁睁看着他死在里面让薇薇成寡妇?”

    青菊黯然,明明是一家人,却把关系弄得如此复杂……

    而身在荒古死地的苗毅收了星铃后,心情则是一阵舒畅,杨庆已经帮他在局势不明的情况下谋划好了大的方向,本对周边什么情况都茫然一片的他心中有底了。

    有了大的方向就不怕了,具体的路该怎么走他自有打算,杨庆所谓的什么上中下策他压根就没多做考虑,直接决定了用更危险的下策。之前没可能抵达龙穴凤巢也就罢了,如今有了希望,在荒古死地中呆一千年他焉能错过?

    而这正是杨庆所担心的,就怕这家伙乱来,才把遇强择强的办法列为了下策,结果还是白费一番苦心。

    “胖贼,咱们走!”来了精神的苗毅嚷了一声。

    摇头摆尾的黑炭问道:“往哪走?”

    苗毅环顾四周,目光落在了来时的戈壁方向,既然黑虎寨寨主王公不太可能走漏消息,那个什么上策中策他已经无视了,不准备躲藏,也不准备再和王公纠缠,而是准备直奔目的地龙穴凤巢。

    如此一来他自然不会再往王公的地盘上跑,至于王公的地盘在哪边,他也搞不清楚,谁叫黑炭把手头上的唯一向导给活吃了。不过王公的地盘既然叫做什么九山四水之地,想必也就不会和那片戈壁有关,可以试试看。

    于是手一扬,挥枪指向进入荒古死地的入口方向,“往那片戈壁走。”

    “去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干嘛?”黑炭有些奇怪地问了声。

    咚!苗毅又一枪砸在了它的脑袋上,“哪来那么多废话,再啰嗦我毒哑了你。”

    黑炭郁闷,发现自己自从能开口说人话后,挨揍的频率特别高,只要一开口就有挨揍的可能。

    不过还是闭嘴了,调转方向,撒开腿瞬间蹿出风声来,嗖嗖急驰而去,转眼从藏身的湖畔跑过,越过山岭,冲到了山下的戈壁上,又溜过来时那不断撕裂的空间入口。

    提枪端坐的苗毅随着黑炭奔腾的身形微微起伏着,一路奔向一眼看不到头的茫茫戈壁深处,且不时打量着四周,他想再抓一个向导,好问问龙穴凤巢究竟在什么位置。

    这片戈壁的范围也的确是不小,凭黑炭的速度跑了小半天居然还是没有跑出去,由此也可见荒古死地地域之广。

    一路上没撞见任何人,也不知是恰好穿过了,还是怎么的,毕竟戈壁面积有这么大,中间跑过一个人没发现也很正常。

    人没看到,流荡的四色邪气倒是处处可见,这玩意对苗毅形不成任何威胁,黑炭更是肆无忌惮地直接吸入腹中。

    眼看不知何时能跑到头,四处不停张望的苗毅扭头看向身后时突然一怔,目光定格在了后方空中,只见一人快速掠来,抵达上空后放慢了飞行速度,盯着下面,保持着和下面黑炭一样的速度。

    来者是一个相貌平平的汉子,苗毅起先怀疑是不是那位黑虎寨寨主王公追来了,不过见到其眉心的八品金莲,又见对方摸出了星铃不知道在和哪联系后,立刻断定十有八九是王公派来搜寻他的手下,王公的人马追来了!

    有此断定,苗毅手中枪一收,翻手就是破法弓,流星箭上弦砰一声射了出去。

    没办法,对方飞行的高度过高,黑炭根本跳不到那么高,只能是用破法弓先下手为强。

    对方见到苗毅手上弓箭也是吃了一惊,很显然王公真的对下面保守了消息,没让下面人知道苗毅手上有破法弓。待其发现一道流光射来,仓惶折转方向逃窜已经是来不及了。

    噗!流星箭一个拐弯正中其后背,来人顿时乱了方寸,手脚在空中摇晃着直直坠落。

    黑炭紧急刹停,转向驰骋而去,冲向对方下落的方向。

    来人落至半空便稳住了身形,正欲再次飞起,谁知又是一道流光射来,一支流星箭再次将其贯胸而过,再次将其射翻下坠。还未落到地面,黑炭已经腾空蹿来迎接,苗毅挥手一枪戳中他腹部,顺势压枪一甩,将对方加速砸向了地面。

    来人先一步砸落在地,“啊…”翻滚在地上,发出凄厉惨叫声,身上冒着飞烟。

    黑炭落地,苗毅起身一蹬其后背,一个凌空翻转,落在了那人的跟前,五指虚摄,一道心焰从对方体内冒出,没入苗毅掌内。

    地上那人终于停止了翻滚,身上貌似燃烧的飞烟也停了下来,哀嚎声也渐渐平静,眉心的八品金莲不过片刻的工夫竟然变成了四品金莲。那人才刚缓过劲来,才刚正视上苗毅,逆鳞枪已经顶在了他的胸口上,枪头上有令他感到战栗的气息,不禁惊叫道:“饶命!”

    苗毅冷冷道:“刚才的滋味怎么样?若是不想再尝一次,就老实交代,你是什么人,为何跟着我?”

    “我说!”那人惊叫一声,显然被心焰焚身的滋味不好受,赶紧答上:“我是黑虎寨寨主王天的手下,寨主命我出来找人…找你!”(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