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疑虑?

    苗毅的确有想奔龙穴凤巢去的念头,不为别的,为了正阳之火和正阴之火他都想去走一趟,荒古死地关押一千年的时间,浪费了多可惜。然前途难料,怕多有凶险,如今有了前往的办法,焉能不高兴?

    高兴归高兴,可疑虑仍在,不在荒古死地中,而在杨庆身上。

    杨庆献的这上中下三策实在是令苗毅无语,尤其是这下策,真是环环相扣的连环计,听的苗毅心惊肉跳。杨庆人可是还在外面啊,和荒古死地相隔遥远,仅凭听到的一些情况就能做出如此布置,这份心计实在是令人不寒而栗。

    苗毅不得不去想,若是哪一天杨庆把这手段用到自己身上又如何?关键杨庆其人并不纯粹,有过暗中对云知秋下手的前车之鉴,若非意外破局,只怕连云知秋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杨庆这方面实在是令苗毅有些忌惮,也是苗毅打压杨庆的重要原因。

    这人呐,有时修为超强并不可怕,更可怕的反而是阴谋诡计层出不穷的人心。

    苗毅想到了前期对云知秋说的,准备让杨庆去炼狱之地插手无量道的事物,他现在可谓怀有深深疑虑,让杨庆去合适吗?杨庆此人不给他发挥的平台还罢了,一旦有了发挥的平台,实在是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须知杨庆曾干过背主的事情,加上又有这份心计,让苗毅如何能不担心?

    然此时不是多想这个的时候,自己都还没渡过眼前的难关!

    苗毅回过神来,回复:你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已无疑虑,还是你的脑子好用啊!

    杨庆自己不是不清楚为何会受到苗毅的压制,论能力他自认不比徐堂然等人差。论关系他女儿是苗毅的妾室,双方有着姻亲关系,可他就是得不到苗毅的重用,其中的原因他心知肚明,关键坏事在他对云知秋暗下毒手的那次暴露了,若不是中间夹着女儿在,他只怕连小命都没了。他也知道自己犯了为上者的大忌,所以来了大世界后自觉低头,希望能弥补双方之间的裂痕。

    此时听到苗毅的夸赞。他可不认为是夸赞,反而感觉其中另有深意,令其有些惶恐,赶紧回复:大人只是身在其中当局者迷而已,卑职也只是旁观者清,而这上中下三策实施起来也并非那么容易,卑职只是口若悬河、夸夸其谈而已,能否成功关键还在于大人的具体实施过程。另,卑职还是希望大人如果能用上策的话尽量使用上策,一旦被迫使用下策。其中凶险难料!而驱虎吞狼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需知虎害大于狼害,与狼共舞脱逃的把握还能大点。与虎谋皮却是在铤而走险,大人周旋其中极为凶险,稍有不当便有可能万劫不复,所以卑职将其列为下策,还请大人三思而后行!

    苗毅:我记下了,时间颇紧,暂不多聊,之后若有疑难处再行请教。

    杨庆:大人保重!

    中断联系后。杨庆收了星铃长吁出一口气来,缓缓踱步,心情有些郁郁。

    见他完事了,青菊款款走到身边问道:“大人,怎么了?”

    “他遇上了点麻烦……”杨庆也不瞒她,在这里若是连青菊都不能信任的话,那他就没有可信任的人了,将大致的情况讲了下。

    青菊听完后眉头深深骤起。“大人,如此凶险多变的情况,他能应付下来吗?”

    杨庆:“说不清楚,也不知道那地方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万一有什么难以预料的情况发生。又能奈何?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我倒是不担心他这方面的能力。他的紧急应变能力连我也不如,一旦逼的不得不冷静应变时比我还冷静,果断出手时的魄力也是我不如的。只要大的方向出来了,他知道该怎么做后,就算我在现场也未必能比他做的更好,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能应付过去!”

    青菊疑惑:“既然如此,大人为何还面有抑郁之意?”

    杨庆摇头,长叹一声,“过犹不及啊!只怕我帮他出的阴谋诡计越多反而越会招来他的忌惮,有点弄巧成拙了,可他这种情况下我能怎么办,眼睁睁看着他死在里面让薇薇成寡妇?”

    青菊黯然,明明是一家人,却把关系弄得如此复杂……

    而身在荒古死地的苗毅收了星铃后,心情则是一阵舒畅,杨庆已经帮他在局势不明的情况下谋划好了大的方向,本对周边什么情况都茫然一片的他心中有底了。

    有了大的方向就不怕了,具体的路该怎么走他自有打算,杨庆所谓的什么上中下策他压根就没多做考虑,直接决定了用更危险的下策。之前没可能抵达龙穴凤巢也就罢了,如今有了希望,在荒古死地中呆一千年他焉能错过?

    而这正是杨庆所担心的,就怕这家伙乱来,才把遇强择强的办法列为了下策,结果还是白费一番苦心。

    “胖贼,咱们走!”来了精神的苗毅嚷了一声。

    摇头摆尾的黑炭问道:“往哪走?”

    苗毅环顾四周,目光落在了来时的戈壁方向,既然黑虎寨寨主王公不太可能走漏消息,那个什么上策中策他已经无视了,不准备躲藏,也不准备再和王公纠缠,而是准备直奔目的地龙穴凤巢。

    如此一来他自然不会再往王公的地盘上跑,至于王公的地盘在哪边,他也搞不清楚,谁叫黑炭把手头上的唯一向导给活吃了。不过王公的地盘既然叫做什么九山四水之地,想必也就不会和那片戈壁有关,可以试试看。

    于是手一扬,挥枪指向进入荒古死地的入口方向,“往那片戈壁走。”

    “去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干嘛?”黑炭有些奇怪地问了声。

    咚!苗毅又一枪砸在了它的脑袋上,“哪来那么多废话,再啰嗦我毒哑了你。”

    黑炭郁闷,发现自己自从能开口说人话后,挨揍的频率特别高,只要一开口就有挨揍的可能。

    不过还是闭嘴了,调转方向,撒开腿瞬间蹿出风声来,嗖嗖急驰而去,转眼从藏身的湖畔跑过,越过山岭,冲到了山下的戈壁上,又溜过来时那不断撕裂的空间入口。

    提枪端坐的苗毅随着黑炭奔腾的身形微微起伏着,一路奔向一眼看不到头的茫茫戈壁深处,且不时打量着四周,他想再抓一个向导,好问问龙穴凤巢究竟在什么位置。

    这片戈壁的范围也的确是不小,凭黑炭的速度跑了小半天居然还是没有跑出去,由此也可见荒古死地地域之广。

    一路上没撞见任何人,也不知是恰好穿过了,还是怎么的,毕竟戈壁面积有这么大,中间跑过一个人没发现也很正常。

    人没看到,流荡的四色邪气倒是处处可见,这玩意对苗毅形不成任何威胁,黑炭更是肆无忌惮地直接吸入腹中。

    眼看不知何时能跑到头,四处不停张望的苗毅扭头看向身后时突然一怔,目光定格在了后方空中,只见一人快速掠来,抵达上空后放慢了飞行速度,盯着下面,保持着和下面黑炭一样的速度。

    来者是一个相貌平平的汉子,苗毅起先怀疑是不是那位黑虎寨寨主王公追来了,不过见到其眉心的八品金莲,又见对方摸出了星铃不知道在和哪联系后,立刻断定十有八九是王公派来搜寻他的手下,王公的人马追来了!

    有此断定,苗毅手中枪一收,翻手就是破法弓,流星箭上弦砰一声射了出去。

    没办法,对方飞行的高度过高,黑炭根本跳不到那么高,只能是用破法弓先下手为强。

    对方见到苗毅手上弓箭也是吃了一惊,很显然王公真的对下面保守了消息,没让下面人知道苗毅手上有破法弓。待其发现一道流光射来,仓惶折转方向逃窜已经是来不及了。

    噗!流星箭一个拐弯正中其后背,来人顿时乱了方寸,手脚在空中摇晃着直直坠落。

    黑炭紧急刹停,转向驰骋而去,冲向对方下落的方向。

    来人落至半空便稳住了身形,正欲再次飞起,谁知又是一道流光射来,一支流星箭再次将其贯胸而过,再次将其射翻下坠。还未落到地面,黑炭已经腾空蹿来迎接,苗毅挥手一枪戳中他腹部,顺势压枪一甩,将对方加速砸向了地面。

    来人先一步砸落在地,“啊…”翻滚在地上,发出凄厉惨叫声,身上冒着飞烟。

    黑炭落地,苗毅起身一蹬其后背,一个凌空翻转,落在了那人的跟前,五指虚摄,一道心焰从对方体内冒出,没入苗毅掌内。

    地上那人终于停止了翻滚,身上貌似燃烧的飞烟也停了下来,哀嚎声也渐渐平静,眉心的八品金莲不过片刻的工夫竟然变成了四品金莲。那人才刚缓过劲来,才刚正视上苗毅,逆鳞枪已经顶在了他的胸口上,枪头上有令他感到战栗的气息,不禁惊叫道:“饶命!”

    苗毅冷冷道:“刚才的滋味怎么样?若是不想再尝一次,就老实交代,你是什么人,为何跟着我?”

    “我说!”那人惊叫一声,显然被心焰焚身的滋味不好受,赶紧答上:“我是黑虎寨寨主王天的手下,寨主命我出来找人…找你!”(未完待续。)

第1307章    [限时抢购]2015防晒衣服女式长袖七分短袖

    [限时抢购]脚尖透明超薄隐性透明连裤袜(99包邮,送”女友”吧,嘿嘿)!

    支持网站发展,逛淘宝买东西就从这里进,go!!!

    吕重可没把注意力落在纳兰无勇、纳兰无情两个家伙身上。热门。更新好快。

    这会儿,他正施施然地看着枯无上人冷笑:“认出我,本少也不会给你面子。好久没有大开杀戒了。今天或许可以杀个痛快呢——”

    听了吕重此话,枯元上人顿时脸‘色’一变。

    人的名儿,树的影儿!

    如今,诸天万界,几乎所有仙皇以上的强者都知道吕重的恐怖。

    鸿‘蒙’龙墓之战,犹在眼前。

    吕重当时在鸿‘蒙’龙墓中,邪气众生,杀戮无敌。陨落在他手上的帝级强者是真正超过一千人的。

    而且其中更有玄幽虫域、无极魔宫、光系天使三大势力,几乎让他在鸿‘蒙’龙墓中歼灭了个一干二净。

    要知道,这三大势力进入鸿‘蒙’龙墓之中,比之佛‘门’势力也是不弱的。甚至,其中的巅峰仙帝级的强者加起来都超过了十几个。

    可是,在吕重大开杀戒之下,这些人全军覆没。而吕重屁事都没有。

    枯元上人的确是巅峰准圣,可是他也有些自知之明。以他的战斗力,就连光武帝耶无上都有可能轻易灭了他。

    更别说要他与轻松斩杀了光武帝耶无上的吕重对战了。

    知道对方是吕重凰,他仅有的一点战斗意念也是一消而空。

    “别……别!吕……吕重大人,这……这是误会……”枯元上人结结巴巴地说着,满脸纠结。

    他是冥皇宫的超级冥帝,修的也是枯荣神功,也凝聚起了一枚上品巅峰的大道道纹。小说下载

    可是,刚刚的吕重,展现出的上品巅峰级的大道道纹之多,却是让他彻底不敢得罪吕重。更相信吕重真的有灭杀他们这剩下的六尊仙帝的实力。

    明明是家族内的后辈被吕重斩杀,他还不敢发怒。

    这岂能不让他纠结。

    可是纠结归纠结,他绝不想再与吕重这个疯子对战。

    对!

    在枯元上人的心中,吕重就是彻头彻尾的疯子。

    根本就没有一丁点高人的气度。居然与一些小辈计较。

    而且动不动就疯狂报复!

    这样的人,他可不敢得罪。

    “哼,误会?”吕重‘阴’着脸冷哼,“敢当着我的面,强抢我的‘女’人,这是误会?你是要我也堂而皇之地去你等家族强抢宝贝或杀人么?而你等来了,居然不问原由就敢对我出手。我不杀你们,岂能解我心头之恨?嘿嘿。今天,你们这些人如果不给我吕重一个‘交’待,到时候就别怪我吕重直接杀向你等家族的老巢,制造惊天血案——”

    吕重一向就不是什么大方的主儿,今天他可是真的生气了呢。

    本来,对方就不占理,而吕重一向是得理不饶人的人。

    这次不大肆剥削这八大家族的人一翻,他可不会善罢甘休。

    虽说万宝楼、玄丹阁、天兵坊、炼阵宗、妖灵轩、巫血塔、魔魂殿、冥皇宫等势力都是诸天万界的超级势力,可吕重还是丝毫不惧。

    有大寂灭珠作后盾。诸‘女’的安危,他根本就不用担心。

    就算八大势力身后有圣人依靠,如今的吕重也严然不惧。“打不过”,难道还“逃不掉”?

    而且,只要吕重一旦逃掉,他一个人化整为零,绝对可以再行给予这圣人疯狗一般的报复。

    要知道。他席下的虫族集团大军,如今已越来越强大。

    或许虫族集团大军,无法一时间灭掉八大势力。但是,要是逐个偷袭、一一击破,没有任何一个势力能与吕重席下的虫族集团军抗衡。

    这就是吕重信心的来源。

    “好牛‘逼’!逆天啊,吕重大人果然不愧是吕重大人。居然敢以一人之力,威胁八大势力。”

    “哈哈,有好戏可看了!八大势力居然被威胁了,就是不知他们要怎么选择了……”

    “太牛了。这就是我的偶像!敢光明正大、堂而皇之地灭了八大家族的嫡系纨绔子弟,更敢毫不留情地斩灭十几个仙皇以及两尊帝级强者。甚至到现在还敢威胁八大家族。太了不起了!”

    “这就是气度!绝世强者的气度!话说,我……我何时才能修炼到吕重大人这等境界?敢视八大世家为无物……”

    “切,就你?再修炼一万亿年。也赶不上吕重大人……”

    “嘎嘎!牛‘逼’!就是不知道被深深打脸的八大家族要如何选择了?”

    ……

    这一下,观望的人又兴奋起来

    仙界之人,一向严重缺乏娱乐!

    如今,见到吕重现出真身,压得八大家族的帝级强者都是低声下气,这让所有人都是兴奋莫名,恨不得第一时间变成吕重,从而威镇诸天。

    看着吕重居然蹬鼻子上脸,又听了无数看热闹的仙人的议论声,枯元、血煞等人是又气又怒。

    今天他们真要是屈服于吕重,只怕八大家族的面子会被吕重给彻底削去。

    同时,他们六人也就会成为各自家族的罪人。

    毕竟,是他们来处理这事的!

    到时,家族的高层一定会找人顶锅!

    “怎么办?”

    枯元、血煞等人突然懊悔起来,早知道遇上的是吕重这样的凶神,他们之前就不会赶来。

    反正,各自家族之内,也有不少帝级强者呢!而且,其中还有他们各自的一些敌人存在。

    “吕……吕重大人,我还真……真的不知道此事是我们后辈挑起的。要……要不,您在纳兰家休息一下,我等去请示各自的族长,再给你一个‘交’待,如何?”枯元上人,压下心中的怒火,再次低声下气地对吕重说道。

    这会儿,他也动用了缓兵之计!

    这样做,他有两个考虑:

    一者,他可不想直面面对吕重这个超级杀神。吕重在鸿‘蒙’龙墓中的战绩以及刚刚的雷霆手段,已经彻底让他恐惧,不敢与吕重对战。他明白只要自己与吕重动手,死的一定是自己。

    二者:可以让家族内的更强者或更高级别的主事过来。那样的话,对吕重,是杀是和,就不管他的事了。

    “呵呵,缓兵之计?”吕重鄙视地看了枯元上人一眼,傲然一笑,“行,我这段时间就呆在纳兰古堡。三天之内,你们八大家族不给我一个‘交’待,我会用上极端手段的,到底可别怪我吕重心狠手辣。”

    “好!三天之内,我们八大家族必会有更高级别的主事之人过来!”枯元上人还没有说话,一边的血煞妖帝兴奋地拍了拍双手。

    吕重淡淡地瞥了血煞妖帝一眼,突然语出惊人:“我倒希望你们八大家族的人到时玩上一些小聪明。或者派出更多的强者来对付我……”

    “嘎……”

    枯元、血煞等六在帝级强者顿时无语。可他们的心中更是猛地一跳,隐隐约约对吕重产生了一种更深的恐惧……–33695d80ok0波18357946–>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