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限时抢购]2015防晒衣服女式长袖七分短袖

    [限时抢购]脚尖透明超薄隐性透明连裤袜(99包邮,送”女友”吧,嘿嘿)!

    支持网站发展,逛淘宝买东西就从这里进,go!!!

    吕重可没把注意力落在纳兰无勇、纳兰无情两个家伙身上。热门。更新好快。

    这会儿,他正施施然地看着枯无上人冷笑:“认出我,本少也不会给你面子。好久没有大开杀戒了。今天或许可以杀个痛快呢——”

    听了吕重此话,枯元上人顿时脸‘色’一变。

    人的名儿,树的影儿!

    如今,诸天万界,几乎所有仙皇以上的强者都知道吕重的恐怖。

    鸿‘蒙’龙墓之战,犹在眼前。

    吕重当时在鸿‘蒙’龙墓中,邪气众生,杀戮无敌。陨落在他手上的帝级强者是真正超过一千人的。

    而且其中更有玄幽虫域、无极魔宫、光系天使三大势力,几乎让他在鸿‘蒙’龙墓中歼灭了个一干二净。

    要知道,这三大势力进入鸿‘蒙’龙墓之中,比之佛‘门’势力也是不弱的。甚至,其中的巅峰仙帝级的强者加起来都超过了十几个。

    可是,在吕重大开杀戒之下,这些人全军覆没。而吕重屁事都没有。

    枯元上人的确是巅峰准圣,可是他也有些自知之明。以他的战斗力,就连光武帝耶无上都有可能轻易灭了他。

    更别说要他与轻松斩杀了光武帝耶无上的吕重对战了。

    知道对方是吕重凰,他仅有的一点战斗意念也是一消而空。

    “别……别!吕……吕重大人,这……这是误会……”枯元上人结结巴巴地说着,满脸纠结。

    他是冥皇宫的超级冥帝,修的也是枯荣神功,也凝聚起了一枚上品巅峰的大道道纹。小说下载

    可是,刚刚的吕重,展现出的上品巅峰级的大道道纹之多,却是让他彻底不敢得罪吕重。更相信吕重真的有灭杀他们这剩下的六尊仙帝的实力。

    明明是家族内的后辈被吕重斩杀,他还不敢发怒。

    这岂能不让他纠结。

    可是纠结归纠结,他绝不想再与吕重这个疯子对战。

    对!

    在枯元上人的心中,吕重就是彻头彻尾的疯子。

    根本就没有一丁点高人的气度。居然与一些小辈计较。

    而且动不动就疯狂报复!

    这样的人,他可不敢得罪。

    “哼,误会?”吕重‘阴’着脸冷哼,“敢当着我的面,强抢我的‘女’人,这是误会?你是要我也堂而皇之地去你等家族强抢宝贝或杀人么?而你等来了,居然不问原由就敢对我出手。我不杀你们,岂能解我心头之恨?嘿嘿。今天,你们这些人如果不给我吕重一个‘交’待,到时候就别怪我吕重直接杀向你等家族的老巢,制造惊天血案——”

    吕重一向就不是什么大方的主儿,今天他可是真的生气了呢。

    本来,对方就不占理,而吕重一向是得理不饶人的人。

    这次不大肆剥削这八大家族的人一翻,他可不会善罢甘休。

    虽说万宝楼、玄丹阁、天兵坊、炼阵宗、妖灵轩、巫血塔、魔魂殿、冥皇宫等势力都是诸天万界的超级势力,可吕重还是丝毫不惧。

    有大寂灭珠作后盾。诸‘女’的安危,他根本就不用担心。

    就算八大势力身后有圣人依靠,如今的吕重也严然不惧。“打不过”,难道还“逃不掉”?

    而且,只要吕重一旦逃掉,他一个人化整为零,绝对可以再行给予这圣人疯狗一般的报复。

    要知道。他席下的虫族集团大军,如今已越来越强大。

    或许虫族集团大军,无法一时间灭掉八大势力。但是,要是逐个偷袭、一一击破,没有任何一个势力能与吕重席下的虫族集团军抗衡。

    这就是吕重信心的来源。

    “好牛‘逼’!逆天啊,吕重大人果然不愧是吕重大人。居然敢以一人之力,威胁八大势力。”

    “哈哈,有好戏可看了!八大势力居然被威胁了,就是不知他们要怎么选择了……”

    “太牛了。这就是我的偶像!敢光明正大、堂而皇之地灭了八大家族的嫡系纨绔子弟,更敢毫不留情地斩灭十几个仙皇以及两尊帝级强者。甚至到现在还敢威胁八大家族。太了不起了!”

    “这就是气度!绝世强者的气度!话说,我……我何时才能修炼到吕重大人这等境界?敢视八大世家为无物……”

    “切,就你?再修炼一万亿年。也赶不上吕重大人……”

    “嘎嘎!牛‘逼’!就是不知道被深深打脸的八大家族要如何选择了?”

    ……

    这一下,观望的人又兴奋起来

    仙界之人,一向严重缺乏娱乐!

    如今,见到吕重现出真身,压得八大家族的帝级强者都是低声下气,这让所有人都是兴奋莫名,恨不得第一时间变成吕重,从而威镇诸天。

    看着吕重居然蹬鼻子上脸,又听了无数看热闹的仙人的议论声,枯元、血煞等人是又气又怒。

    今天他们真要是屈服于吕重,只怕八大家族的面子会被吕重给彻底削去。

    同时,他们六人也就会成为各自家族的罪人。

    毕竟,是他们来处理这事的!

    到时,家族的高层一定会找人顶锅!

    “怎么办?”

    枯元、血煞等人突然懊悔起来,早知道遇上的是吕重这样的凶神,他们之前就不会赶来。

    反正,各自家族之内,也有不少帝级强者呢!而且,其中还有他们各自的一些敌人存在。

    “吕……吕重大人,我还真……真的不知道此事是我们后辈挑起的。要……要不,您在纳兰家休息一下,我等去请示各自的族长,再给你一个‘交’待,如何?”枯元上人,压下心中的怒火,再次低声下气地对吕重说道。

    这会儿,他也动用了缓兵之计!

    这样做,他有两个考虑:

    一者,他可不想直面面对吕重这个超级杀神。吕重在鸿‘蒙’龙墓中的战绩以及刚刚的雷霆手段,已经彻底让他恐惧,不敢与吕重对战。他明白只要自己与吕重动手,死的一定是自己。

    二者:可以让家族内的更强者或更高级别的主事过来。那样的话,对吕重,是杀是和,就不管他的事了。

    “呵呵,缓兵之计?”吕重鄙视地看了枯元上人一眼,傲然一笑,“行,我这段时间就呆在纳兰古堡。三天之内,你们八大家族不给我一个‘交’待,我会用上极端手段的,到底可别怪我吕重心狠手辣。”

    “好!三天之内,我们八大家族必会有更高级别的主事之人过来!”枯元上人还没有说话,一边的血煞妖帝兴奋地拍了拍双手。

    吕重淡淡地瞥了血煞妖帝一眼,突然语出惊人:“我倒希望你们八大家族的人到时玩上一些小聪明。或者派出更多的强者来对付我……”

    “嘎……”

    枯元、血煞等六在帝级强者顿时无语。可他们的心中更是猛地一跳,隐隐约约对吕重产生了一种更深的恐惧……–33695d80ok0波18357946–>

    …

第一四六九章 上中下三策    思虑不全?

    身在荒古死地正对目前处境发愁的苗毅一听就乐了,不过片刻的时间,就出来了上、中、下三策可供挑选,如果这也叫思虑不全,那自己岂不是一无是处,未免也太谦虚了一点。

    不管办法好不好,总比干着急没办法好,苗毅赶紧回:说来听听,上策如何?

    杨庆告知:上策自然是避逃,如果大人能有办法在荒古死地躲避那些邪灵,最好不要再与人为敌,能躲则躲,一直躲到天庭的处罚期满,自可安然脱身,这是最稳妥的办法。

    苗毅翻了个白眼,这算什么狗屁上策,如果能躲避的话,我还用问你吗?不就是因为不知道能不能躲避得过去才问你吗?

    这所谓的上策他自然是撇到了一旁,有点不爽,不过还是耐着性子再问:那中策又如何?

    杨庆见苗毅这么快就问中策,连考虑都不考虑,就知道不合苗毅的意,而他就怕苗毅那冲动乱来的性子,苗毅那时而头脑发热的性格他早有领教,远的不说,就说青主迎娶战如意的事吧,这位大人干的那叫什么事啊!他之所以把躲避列为上策,就是希望苗毅尽量不要乱来,能稳则稳,可千万不要冲动了。

    很显然,这提醒没用,杨庆只能是暗叹一声,继续回复:所谓中策则只针对眼前,针对大人所说的那位黑虎寨寨主王公,事情应该没大人想的那么糟,兴许还有回转的余地。

    听到事情没那么糟,苗毅来了兴趣,问:怎讲?

    杨庆:卑职的判断是建立在大人告知的情况之上的,若有什么不当之处,大人不妨提醒卑职。从大人告知的邪灵想占据大人的肉身情况来看,很显然,想占据大人肉身的不仅仅是那静湖娘娘,只怕黑虎寨寨主王公也不会例外。不知卑职这样判断可会有错?

    苗毅:不错,我也正有此担忧,更担心的是,只怕不仅仅是那王公。一旦消息传出去,恐怕整个荒古死地的邪灵都会蜂拥而来。

    杨庆:大人的担心没错,却也不至于像大人想的那么糟糕,大人不妨想一想,既然大人的肉身对邪灵来说那么重要。试问那王公又岂会将大人拱手让人?只怕免不了想要独占,又岂会泄露消息给其他人知道?凭那王公彩莲二品的修为和黑虎寨九山四水的实力在荒古之地应该算不得什么,他又不傻,消息一旦让别人知道了的话,只怕就没他什么事了,他焉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如果卑职没有猜错的话,那些逃走的婢女不回黑虎寨报信则罢,一旦报知了王公,王公做的第一件事情必然是先将那些婢女给控制住,防止消息外泄。然后再图谋大人,以便吃独食。

    是啊!苗毅恍然大悟,身处其间尽想着那些邪灵找自己的麻烦,怎么没想到这个?回应:的确如此,王公应该不会把消息泄露出去,荒古死地邪灵蜂拥而来的可能性不大,事情的确没那么糟糕。

    杨庆:如此一来,上策尚有可行之处,在王公不敢泄密的情况下,大人只要能躲避开王公一人便足矣。若是躲避不开,再行中策也不迟。届时想必王公为了保密也不会让太多人知情,前来对付大人的人手不会太多,中策便是争取除掉王公及随行。斩断有修士肉身出现在荒古死地的消息,然却需大人苦战!尽管如此,可这办法还是未必稳妥,大人吃亏在不能飞行,难保不会有漏网之鱼,此为中策。大人需谨慎行事,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赶尽杀绝!

    苗毅暗暗点头,回:言之有理,下策又如何?

    杨庆:下策则需大人冒极大的风险!

    苗毅:已经到了这步田地,还有什么风险不风险的。

    杨庆:下策则是狐假虎威、驱虎吞狼、遇强择强,‘择’乃选择的‘择’!

    听起来很威风的样子,苗毅立刻来了精神,请教:怎个狐假虎威、驱虎吞狼、遇强择强法?

    杨庆反问:咱们先从根源上去考虑,大人认为荒古之地的邪灵最怕什么?

    苗毅思索着回复:从得到的消息来说,此地邪灵自然是最怕龙凤二族,乃是它们的克星。

    杨庆再问:龙凤二族安在?

    苗毅:自然是在天庭的手上,被天庭控制了。

    杨庆:换而言之,说如今的荒古之地邪灵怕的是天庭可有错?

    苗毅:没错!

    杨庆:大人公开的又是何等身份?

    苗毅一愣,有点明白了,试着问:你的意思是说,让我以天庭的身份吓唬他们?可就凭我孤零零一人,加上自身修为怕是也难吓唬住人,要吓怕是也只能吓唬住一时,需知我要在此地呆上个千年,一旦时间拖久了,难免不让人心中起疑,会怀疑天庭为何会让我这么一个小人物一直呆在这里,一试探就要露馅。

    杨庆:也没指望仅靠吓唬就能蒙混过关,能吓唬住一时就够了,只要能让他们短时间内不敢轻举妄动就够了,总比见面就对大人下手不给大人周旋的机会要好,能让其忌惮稍作稳住就行,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这就是狐假虎威。一旦上策和中策都失效,大人已经和王公交过了手,再用下策对付他怕是已经没了作用,万一大人应付不下那位王公,大人当极力避免落在他的手上,以免遭不测。凭大人百万大军中三进三出之勇武,卑职相信大人纵然不能飞行、纵然对付不了王公,而王公想一举拿下大人怕是也不会那么容易,此时大人当立刻想办法脱身,尽快另去他人地盘投靠,所投之人必然会抱有和王公一样独吞大人肉身的想法,焉能让王公将秘密泄露出去,必然要想办法将王公给除之,若王公胜,王公也必然要将大人所投之人给灭口,则大人再去另谋下家,总有能将王公给收拾掉的人,这便是驱虎吞狼!

    苗毅狐疑相问:若是所投之人嬴了怎么办?就算我狐假虎威吓唬住了他,难不成我要一直呆在他身边等到露馅了为止让他收拾了不成?

    杨庆:还是得从根源上去考虑,邪灵惧怕的是天庭,而想得到的则是龙**凤巢中的邪源,奈何天庭他们对付不了,龙**凤巢他们又进不去,只要抓住这两点根本,大人便有火中取栗的可趁之机。

    苗毅:愿闻其详!

    杨庆:大人若真是被弄得脱不了身,自然要想办法脱身,欲脱身的话,荒古之地有什么地方是能避开邪灵的最好的藏身之所?

    结合他前面的提点,苗毅明白了,问:可是龙**凤巢?

    杨庆:不错!正是龙**凤巢,只有进了龙**凤巢大人才能得以诸事勿扰,否则那些邪灵的纠缠将会没完没了。一旦进了龙**凤巢,大人修炼的乃是火性功法,想必在龙**凤巢安身到千年之后困难不大吧?

    苗毅哭笑不得,回:先不说我暂时还不知道龙**凤巢在哪,但是想必路途遥远,这一路上不知道要经过多少邪灵豪强的地盘,我又不能飞行,焉能像你说的那般轻松到达?

    杨庆:大人勿急,先听卑职把话说完。大人投了下家,以狐假虎威的方式稳住对方后,不必等到露馅让对方察觉到,不妨先自己挑明了要去龙**凤巢,前提是大人要想办法让对方相信龙**凤巢没那么好进,并非他们想象的得到肉身就能进去,大人可视当时的情况而临机应变,这点小事凭大人的急智应变起来想必不需杨庆多言。只需让对方相信得到肉身也难进,哪怕让对方稍有疑虑也行,对方就不会轻易对大人动手,毕竟就一个机会,对方只能珍惜着来办。届时不要等到对方开口,大人需抢在前面主动邀请其一起前往龙**凤巢,表示自己有办法带其进入龙**凤巢,有大人主动邀请,自然能打消对方疑虑,对方必会欣然答应竭尽全力护送大人前往。而有了此番合作的诚意,也能为后面的行事打基础,因为能降低对方的戒备,一旦抵达龙**凤巢,大人可借助对方对大人的信任利用龙**凤巢之险阻一举摆脱对方。大人修炼的是火性功法,龙**凤巢之险是邪灵的克星,却能让大人得天时地利,邪灵对大人的信任便是人和,大人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一切都水到渠成,凭大人的应急能力若还不能摆脱邪灵的纠缠,杨庆怕是很难相信!

    妈的,还真有希望到龙**凤巢去!苗毅心头一热,又追问:若路途遥远,又遇强敌该怎么办?

    杨庆:卑职也希望大人能投一人便能善后,如此也能少点风险,若实在是没办法又遇强敌,下策并非针对一人而设,可反复使用。遇见更强的,大人要果断舍弃掉弱者,再用驱虎吞狼之法利用下家吞掉上家,复用旧谋稳住下家,继续前往龙**凤巢以达到大人最终的避难目的,这便是卑职所谓的遇强择强!下策狐假虎威、驱虎吞狼、遇强择强就是这般,大人可还有疑虑?(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