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思虑不全?

    身在荒古死地正对目前处境发愁的苗毅一听就乐了,不过片刻的时间,就出来了上、中、下三策可供挑选,如果这也叫思虑不全,那自己岂不是一无是处,未免也太谦虚了一点。

    不管办法好不好,总比干着急没办法好,苗毅赶紧回:说来听听,上策如何?

    杨庆告知:上策自然是避逃,如果大人能有办法在荒古死地躲避那些邪灵,最好不要再与人为敌,能躲则躲,一直躲到天庭的处罚期满,自可安然脱身,这是最稳妥的办法。

    苗毅翻了个白眼,这算什么狗屁上策,如果能躲避的话,我还用问你吗?不就是因为不知道能不能躲避得过去才问你吗?

    这所谓的上策他自然是撇到了一旁,有点不爽,不过还是耐着性子再问:那中策又如何?

    杨庆见苗毅这么快就问中策,连考虑都不考虑,就知道不合苗毅的意,而他就怕苗毅那冲动乱来的性子,苗毅那时而头脑发热的性格他早有领教,远的不说,就说青主迎娶战如意的事吧,这位大人干的那叫什么事啊!他之所以把躲避列为上策,就是希望苗毅尽量不要乱来,能稳则稳,可千万不要冲动了。

    很显然,这提醒没用,杨庆只能是暗叹一声,继续回复:所谓中策则只针对眼前,针对大人所说的那位黑虎寨寨主王公,事情应该没大人想的那么糟,兴许还有回转的余地。

    听到事情没那么糟,苗毅来了兴趣,问:怎讲?

    杨庆:卑职的判断是建立在大人告知的情况之上的,若有什么不当之处,大人不妨提醒卑职。从大人告知的邪灵想占据大人的肉身情况来看,很显然,想占据大人肉身的不仅仅是那静湖娘娘,只怕黑虎寨寨主王公也不会例外。不知卑职这样判断可会有错?

    苗毅:不错,我也正有此担忧,更担心的是,只怕不仅仅是那王公。一旦消息传出去,恐怕整个荒古死地的邪灵都会蜂拥而来。

    杨庆:大人的担心没错,却也不至于像大人想的那么糟糕,大人不妨想一想,既然大人的肉身对邪灵来说那么重要。试问那王公又岂会将大人拱手让人?只怕免不了想要独占,又岂会泄露消息给其他人知道?凭那王公彩莲二品的修为和黑虎寨九山四水的实力在荒古之地应该算不得什么,他又不傻,消息一旦让别人知道了的话,只怕就没他什么事了,他焉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如果卑职没有猜错的话,那些逃走的婢女不回黑虎寨报信则罢,一旦报知了王公,王公做的第一件事情必然是先将那些婢女给控制住,防止消息外泄。然后再图谋大人,以便吃独食。

    是啊!苗毅恍然大悟,身处其间尽想着那些邪灵找自己的麻烦,怎么没想到这个?回应:的确如此,王公应该不会把消息泄露出去,荒古死地邪灵蜂拥而来的可能性不大,事情的确没那么糟糕。

    杨庆:如此一来,上策尚有可行之处,在王公不敢泄密的情况下,大人只要能躲避开王公一人便足矣。若是躲避不开,再行中策也不迟。届时想必王公为了保密也不会让太多人知情,前来对付大人的人手不会太多,中策便是争取除掉王公及随行。斩断有修士肉身出现在荒古死地的消息,然却需大人苦战!尽管如此,可这办法还是未必稳妥,大人吃亏在不能飞行,难保不会有漏网之鱼,此为中策。大人需谨慎行事,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赶尽杀绝!

    苗毅暗暗点头,回:言之有理,下策又如何?

    杨庆:下策则需大人冒极大的风险!

    苗毅:已经到了这步田地,还有什么风险不风险的。

    杨庆:下策则是狐假虎威、驱虎吞狼、遇强择强,‘择’乃选择的‘择’!

    听起来很威风的样子,苗毅立刻来了精神,请教:怎个狐假虎威、驱虎吞狼、遇强择强法?

    杨庆反问:咱们先从根源上去考虑,大人认为荒古之地的邪灵最怕什么?

    苗毅思索着回复:从得到的消息来说,此地邪灵自然是最怕龙凤二族,乃是它们的克星。

    杨庆再问:龙凤二族安在?

    苗毅:自然是在天庭的手上,被天庭控制了。

    杨庆:换而言之,说如今的荒古之地邪灵怕的是天庭可有错?

    苗毅:没错!

    杨庆:大人公开的又是何等身份?

    苗毅一愣,有点明白了,试着问:你的意思是说,让我以天庭的身份吓唬他们?可就凭我孤零零一人,加上自身修为怕是也难吓唬住人,要吓怕是也只能吓唬住一时,需知我要在此地呆上个千年,一旦时间拖久了,难免不让人心中起疑,会怀疑天庭为何会让我这么一个小人物一直呆在这里,一试探就要露馅。

    杨庆:也没指望仅靠吓唬就能蒙混过关,能吓唬住一时就够了,只要能让他们短时间内不敢轻举妄动就够了,总比见面就对大人下手不给大人周旋的机会要好,能让其忌惮稍作稳住就行,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这就是狐假虎威。一旦上策和中策都失效,大人已经和王公交过了手,再用下策对付他怕是已经没了作用,万一大人应付不下那位王公,大人当极力避免落在他的手上,以免遭不测。凭大人百万大军中三进三出之勇武,卑职相信大人纵然不能飞行、纵然对付不了王公,而王公想一举拿下大人怕是也不会那么容易,此时大人当立刻想办法脱身,尽快另去他人地盘投靠,所投之人必然会抱有和王公一样独吞大人肉身的想法,焉能让王公将秘密泄露出去,必然要想办法将王公给除之,若王公胜,王公也必然要将大人所投之人给灭口,则大人再去另谋下家,总有能将王公给收拾掉的人,这便是驱虎吞狼!

    苗毅狐疑相问:若是所投之人嬴了怎么办?就算我狐假虎威吓唬住了他,难不成我要一直呆在他身边等到露馅了为止让他收拾了不成?

    杨庆:还是得从根源上去考虑,邪灵惧怕的是天庭,而想得到的则是龙**凤巢中的邪源,奈何天庭他们对付不了,龙**凤巢他们又进不去,只要抓住这两点根本,大人便有火中取栗的可趁之机。

    苗毅:愿闻其详!

    杨庆:大人若真是被弄得脱不了身,自然要想办法脱身,欲脱身的话,荒古之地有什么地方是能避开邪灵的最好的藏身之所?

    结合他前面的提点,苗毅明白了,问:可是龙**凤巢?

    杨庆:不错!正是龙**凤巢,只有进了龙**凤巢大人才能得以诸事勿扰,否则那些邪灵的纠缠将会没完没了。一旦进了龙**凤巢,大人修炼的乃是火性功法,想必在龙**凤巢安身到千年之后困难不大吧?

    苗毅哭笑不得,回:先不说我暂时还不知道龙**凤巢在哪,但是想必路途遥远,这一路上不知道要经过多少邪灵豪强的地盘,我又不能飞行,焉能像你说的那般轻松到达?

    杨庆:大人勿急,先听卑职把话说完。大人投了下家,以狐假虎威的方式稳住对方后,不必等到露馅让对方察觉到,不妨先自己挑明了要去龙**凤巢,前提是大人要想办法让对方相信龙**凤巢没那么好进,并非他们想象的得到肉身就能进去,大人可视当时的情况而临机应变,这点小事凭大人的急智应变起来想必不需杨庆多言。只需让对方相信得到肉身也难进,哪怕让对方稍有疑虑也行,对方就不会轻易对大人动手,毕竟就一个机会,对方只能珍惜着来办。届时不要等到对方开口,大人需抢在前面主动邀请其一起前往龙**凤巢,表示自己有办法带其进入龙**凤巢,有大人主动邀请,自然能打消对方疑虑,对方必会欣然答应竭尽全力护送大人前往。而有了此番合作的诚意,也能为后面的行事打基础,因为能降低对方的戒备,一旦抵达龙**凤巢,大人可借助对方对大人的信任利用龙**凤巢之险阻一举摆脱对方。大人修炼的是火性功法,龙**凤巢之险是邪灵的克星,却能让大人得天时地利,邪灵对大人的信任便是人和,大人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一切都水到渠成,凭大人的应急能力若还不能摆脱邪灵的纠缠,杨庆怕是很难相信!

    妈的,还真有希望到龙**凤巢去!苗毅心头一热,又追问:若路途遥远,又遇强敌该怎么办?

    杨庆:卑职也希望大人能投一人便能善后,如此也能少点风险,若实在是没办法又遇强敌,下策并非针对一人而设,可反复使用。遇见更强的,大人要果断舍弃掉弱者,再用驱虎吞狼之法利用下家吞掉上家,复用旧谋稳住下家,继续前往龙**凤巢以达到大人最终的避难目的,这便是卑职所谓的遇强择强!下策狐假虎威、驱虎吞狼、遇强择强就是这般,大人可还有疑虑?(未完待续。)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缘分呐,大哥!    宗伟阳发现顾晓梅没开车,本来还挺高兴,以为能和美女同车共度走一程,可是没想到他刚走到自己的车前,却听到顾晓梅在他身后喊道:“赵先生,不用了。e我坐出租就好。”

    宗伟阳蓦然回首,发现一辆出租车已经停在了顾晓梅的身旁,出租司机跨步下车,殷勤的帮顾晓梅将东西都放进了后备箱中。

    等将所有的东西都放到后备箱后,顾晓梅扭头朝宗伟阳笑了一下,算是和他告别,然后便钻进出租车。出租车鸣一声喇叭,缓缓的离开了。

    看着渐行渐远的出租车,宗伟阳的火气竟然莫名的冒出来。他恨不能马上追上前面的出租车,然后大声告诉那个不开眼的司机:“老子是县委书记,你***快点将顾女士给老子放下!不然老子就让你好看,难道你看不出老子喜欢这个女人?!”

    当然,这种事情,宗伟阳也就在心中想想罢了。他从小所受的教育和他现在的职位,不会让他干出这种堪比泼妇的事情。

    “唉!”宗伟阳长长的叹了口气,钻进了车子,发动汽车离开了。

    宗伟阳感到自己的心里憋的难受,就好像年轻小伙子向自己心爱的姑娘表白失败一样。

    恰在此时,一辆白色的轿车忽然从他的左侧超车,然后迅速的插到了宗伟阳的正前方,如果不是宗伟阳刹车及时,恐怕两车就要刮擦了。

    如果是平时,宗伟阳遇到这种事情也不过一笑置之,然而,今天他竟然很没教养的使劲拍了几下喇叭,然后破口便骂:“你***有病啊?会不会开车?”

    等骂完之后,宗伟阳心中不禁悚然一惊。心中暗道:“自己这是怎么了?魔障了?不就是自己想送一个女人回家,被女人拒绝了吗?至于生这么大的气嘛?”

    宗伟阳想的明白,虽然口中不骂了,但是心中却还是觉得别扭,不爽。[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800 ]于是一打方向盘,直奔他熟知的一个小饭店,同时摸出手机拨通了赵长枪的电话。他想将自己的事情和赵长枪说说,和赵长枪倾诉一下,顺便让赵长枪这个情圣给自己出个主意。

    不错,在宗伟阳的心中,赵长枪就是情圣!看看他身边的女人吧!个顶个都是倾国倾城之貌不说,而且一个个对赵长枪好的不得了!赵长枪虽然从来没和宗伟阳说,他和那些女人是什么关系,宗伟阳也从来没问过。但是宗伟阳却能看的出,赵长枪和她们的关系绝对不一般!

    哈,平川县的一把手,竟然要和二把手讨教如何泡妞了!也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喂,赵老弟,你现在哪里?啊,今天我晚上我请你吃饭,刘家菜馆,我有事要请教你,你快点。”宗伟阳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赵长枪接到宗伟阳的电话时,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不长时间。他听了宗伟阳的话,不禁一阵莫名其妙,口中嘟囔道:“宗伟阳请我吃饭?还有事要请教我?他这是什么毛病?”

    赵长枪虽然不知道宗伟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还是很快便驱车赶到了刘家菜馆。

    在刘家菜馆的一个包间里,当赵长枪得知宗伟阳竟然被一个女人迷得五码六道时,立刻瞪大眼睛看着宗伟阳,半天没眨眼。他可没想到老男人宗伟阳竟然会是个情痴!而且痴的还不轻!

    宗伟阳被赵长枪看的心中直发毛,说道:“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可不是和你开玩笑,我是认真的,你必须得给我出个主意!不然我就没戏了!”

    赵长枪耸耸肩,撇撇嘴,说道:“切,我看你还是赶紧打消了这个念头吧!你现在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甚至不知道人家有没有男朋友,就想泡人家。你觉得能成功吗?”

    “你这不废话吗?我如果有成功的把握,我还找你来干什么?我喊你来,请你吃饭,就是为了让你给我解决问题的。你以为天下有免费的晚餐?”宗伟阳冲赵长枪一瞪眼说道,“你简直就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我告诉你,这件事,你管也得管,不管也得管,你老哥我的下半辈子幸福就在你手中了。”

    赵长枪赶紧做投降状,笑着说道:“好,好。我管,我管还不行吗?你先说说你对那个女人了解多少?”

    “了解不多,就知道她姓顾,叫什么不知道,以前好像结过婚,不过她说现在她丈夫已经去世了。长得风情万种,用貌比天仙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这么和你说吧,就算和龙辉集团的王淑芳比起来,也毫不逊色!”宗伟阳满眼冒星星的说道。

    如果此时有人进来看到宗伟阳的模样,恐怕就是打死他,他也不相信眼前这位会是平川县一把手!

    赵长枪被宗伟阳的话吓一大跳!要知道王淑芳在他心中的地位可是非常高的,宗伟阳竟然说他认识的那个女人竟然能堪比王淑芳,真的假的?

    “不会吧?你是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说的太夸张了?”赵长枪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不夸张,一点都夸张!可惜我没有她的照片,不然我让你看看她的样子,你就知道了。”宗伟阳信誓旦旦的说道。

    “你和她接触了两次,竟然只知道她姓顾,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赵长枪又问道。他可没想到宗伟阳口中这个姓顾的女人,就是他从夹河市带过来,准备介绍给宗伟阳的顾晓梅!

    “我问过她的名字,可是她没告诉我。只告诉我他姓顾。”宗伟阳满脸遗憾的说道。

    “那完了。你都问人家名字了,结果人家只告诉你一个姓。这说明人家根本没看中你啊!我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不然只会徒增烦恼。”赵长枪老神在在的说道。

    “你看,你看,你又来了,我让你来是给我解决问题的,不是让你来给我打退堂鼓的!”宗伟阳没好气的说道。

    “喂,我说宗大书记,不是我不帮你,而是你这事我根本帮不上忙啊!你该不会想让我通知公安局,秘密调查这个女人吧?”赵长枪说道。

    赵长枪本来只是开个玩笑,没想到他的话音刚落,却听到宗伟阳马上说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对,让警察秘密调查一下这个女人!我就不信我摸不清她的底细!”

    赵长枪吓一跳,连忙说道:“喂喂,你可不能乱来啊。毫无根据的私自调查她人**可是违法的!别说公安局的同志整天忙得脚打屁股,根本没空管你这种闲事,就算他们有空,你也不能让他们这么做。再说了,你就算调查清楚了这个女人的底细,知道了她的籍贯,名字,甚至祖宗十八代,又有什么用?你能让她爱上你吗?”

    “那,照你的意思,我还就彻底没戏了?”宗伟阳懊丧的说道。

    “基本可以这么说吧。不过你也不用沮丧。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你忘了,我还给你带来一个大美女呢!本来想早就安排你们见面,可是女方的情况有些特殊,我怕她会不同意,所以我一直在找一个合适的契机。”赵长枪说道。

    “行了,行了,你可别提这茬了。你说的这个大美女,能比得上我认识的这个顾女士?咦?对了,这个顾女士说她也是夹河市的,好像和你是一个市的?”宗伟阳忽然想起一件事,说道。

    赵长枪忽然一愣,姓顾的女士,夹河市的,长得风情万种 ,貌比天仙,堪比王淑芳。哦,我的天,宗大书记说的这个女人不会就是晓梅嫂子吧?

    赵长枪终于将宗伟阳口中的女人和顾晓梅重合在一起了!

    赵长枪的心中不禁一阵惊喜,自己本来一直在愁怎样给他们安排一场浪漫的邂逅呢,没想到两人已经认识了!看来两人有缘啊!

    赵长枪快速的摸出手机,调出一张女人的照片放到了宗伟阳面前,说道:“你说的这个女人是不是她?”

    宗伟阳看着手机上的照片,眼珠子马上瞪的好像牛蛋一样,老半天才惊讶的说道:“咦?你怎么会有她的照片?我擦!她,她,她不会是你的女朋友吧?”

    宗伟阳一激动,直接不顾形象的爆了粗口。其实他和赵长枪在一起,也很少有顾忌形象的时候。

    赵长枪“啪”的一声一拍大腿,说道:“缘分啊,大哥!知道她是谁吗?她就是我说的要介绍给你的那个大美女!”

    “啊?!你说的是真的?”宗伟阳已经瞪大的眼珠子顿时又大了一圈!

    “当然是真的!她叫顾晓梅,是我嫂子。我大哥叫赵大同,去年出车祸去世了。大哥去世后,晓梅嫂子便一直生活在阴影之中,不但因为大哥的去世而得了精神分裂症,而且年前还曾经自杀过一次,可以说她现在的精神还很脆弱,所以,我虽然将她带到了平川县,但是一直没有安排你们见面,我就是怕晓梅嫂子受刺激,直接拒绝你,那就不好看了。”

    赵长枪简略的将顾晓梅的情况和宗伟阳讲了一遍,宗伟阳竟然听的痴了,他从来没想到在这个如此浮躁的世界里,竟然还有女人如此为爱坚守!

    赵长枪看着宗伟阳痴迷的样子,心中不禁犹豫,他在犹豫自己到底要不要将顾晓梅很久以前的事情也告诉宗伟阳。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