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宗伟阳发现顾晓梅没开车,本来还挺高兴,以为能和美女同车共度走一程,可是没想到他刚走到自己的车前,却听到顾晓梅在他身后喊道:“赵先生,不用了。e我坐出租就好。”

    宗伟阳蓦然回首,发现一辆出租车已经停在了顾晓梅的身旁,出租司机跨步下车,殷勤的帮顾晓梅将东西都放进了后备箱中。

    等将所有的东西都放到后备箱后,顾晓梅扭头朝宗伟阳笑了一下,算是和他告别,然后便钻进出租车。出租车鸣一声喇叭,缓缓的离开了。

    看着渐行渐远的出租车,宗伟阳的火气竟然莫名的冒出来。他恨不能马上追上前面的出租车,然后大声告诉那个不开眼的司机:“老子是县委书记,你***快点将顾女士给老子放下!不然老子就让你好看,难道你看不出老子喜欢这个女人?!”

    当然,这种事情,宗伟阳也就在心中想想罢了。他从小所受的教育和他现在的职位,不会让他干出这种堪比泼妇的事情。

    “唉!”宗伟阳长长的叹了口气,钻进了车子,发动汽车离开了。

    宗伟阳感到自己的心里憋的难受,就好像年轻小伙子向自己心爱的姑娘表白失败一样。

    恰在此时,一辆白色的轿车忽然从他的左侧超车,然后迅速的插到了宗伟阳的正前方,如果不是宗伟阳刹车及时,恐怕两车就要刮擦了。

    如果是平时,宗伟阳遇到这种事情也不过一笑置之,然而,今天他竟然很没教养的使劲拍了几下喇叭,然后破口便骂:“你***有病啊?会不会开车?”

    等骂完之后,宗伟阳心中不禁悚然一惊。心中暗道:“自己这是怎么了?魔障了?不就是自己想送一个女人回家,被女人拒绝了吗?至于生这么大的气嘛?”

    宗伟阳想的明白,虽然口中不骂了,但是心中却还是觉得别扭,不爽。[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800 ]于是一打方向盘,直奔他熟知的一个小饭店,同时摸出手机拨通了赵长枪的电话。他想将自己的事情和赵长枪说说,和赵长枪倾诉一下,顺便让赵长枪这个情圣给自己出个主意。

    不错,在宗伟阳的心中,赵长枪就是情圣!看看他身边的女人吧!个顶个都是倾国倾城之貌不说,而且一个个对赵长枪好的不得了!赵长枪虽然从来没和宗伟阳说,他和那些女人是什么关系,宗伟阳也从来没问过。但是宗伟阳却能看的出,赵长枪和她们的关系绝对不一般!

    哈,平川县的一把手,竟然要和二把手讨教如何泡妞了!也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喂,赵老弟,你现在哪里?啊,今天我晚上我请你吃饭,刘家菜馆,我有事要请教你,你快点。”宗伟阳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赵长枪接到宗伟阳的电话时,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不长时间。他听了宗伟阳的话,不禁一阵莫名其妙,口中嘟囔道:“宗伟阳请我吃饭?还有事要请教我?他这是什么毛病?”

    赵长枪虽然不知道宗伟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还是很快便驱车赶到了刘家菜馆。

    在刘家菜馆的一个包间里,当赵长枪得知宗伟阳竟然被一个女人迷得五码六道时,立刻瞪大眼睛看着宗伟阳,半天没眨眼。他可没想到老男人宗伟阳竟然会是个情痴!而且痴的还不轻!

    宗伟阳被赵长枪看的心中直发毛,说道:“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可不是和你开玩笑,我是认真的,你必须得给我出个主意!不然我就没戏了!”

    赵长枪耸耸肩,撇撇嘴,说道:“切,我看你还是赶紧打消了这个念头吧!你现在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甚至不知道人家有没有男朋友,就想泡人家。你觉得能成功吗?”

    “你这不废话吗?我如果有成功的把握,我还找你来干什么?我喊你来,请你吃饭,就是为了让你给我解决问题的。你以为天下有免费的晚餐?”宗伟阳冲赵长枪一瞪眼说道,“你简直就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我告诉你,这件事,你管也得管,不管也得管,你老哥我的下半辈子幸福就在你手中了。”

    赵长枪赶紧做投降状,笑着说道:“好,好。我管,我管还不行吗?你先说说你对那个女人了解多少?”

    “了解不多,就知道她姓顾,叫什么不知道,以前好像结过婚,不过她说现在她丈夫已经去世了。长得风情万种,用貌比天仙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这么和你说吧,就算和龙辉集团的王淑芳比起来,也毫不逊色!”宗伟阳满眼冒星星的说道。

    如果此时有人进来看到宗伟阳的模样,恐怕就是打死他,他也不相信眼前这位会是平川县一把手!

    赵长枪被宗伟阳的话吓一大跳!要知道王淑芳在他心中的地位可是非常高的,宗伟阳竟然说他认识的那个女人竟然能堪比王淑芳,真的假的?

    “不会吧?你是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说的太夸张了?”赵长枪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不夸张,一点都夸张!可惜我没有她的照片,不然我让你看看她的样子,你就知道了。”宗伟阳信誓旦旦的说道。

    “你和她接触了两次,竟然只知道她姓顾,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赵长枪又问道。他可没想到宗伟阳口中这个姓顾的女人,就是他从夹河市带过来,准备介绍给宗伟阳的顾晓梅!

    “我问过她的名字,可是她没告诉我。只告诉我他姓顾。”宗伟阳满脸遗憾的说道。

    “那完了。你都问人家名字了,结果人家只告诉你一个姓。这说明人家根本没看中你啊!我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不然只会徒增烦恼。”赵长枪老神在在的说道。

    “你看,你看,你又来了,我让你来是给我解决问题的,不是让你来给我打退堂鼓的!”宗伟阳没好气的说道。

    “喂,我说宗大书记,不是我不帮你,而是你这事我根本帮不上忙啊!你该不会想让我通知公安局,秘密调查这个女人吧?”赵长枪说道。

    赵长枪本来只是开个玩笑,没想到他的话音刚落,却听到宗伟阳马上说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对,让警察秘密调查一下这个女人!我就不信我摸不清她的底细!”

    赵长枪吓一跳,连忙说道:“喂喂,你可不能乱来啊。毫无根据的私自调查她人**可是违法的!别说公安局的同志整天忙得脚打屁股,根本没空管你这种闲事,就算他们有空,你也不能让他们这么做。再说了,你就算调查清楚了这个女人的底细,知道了她的籍贯,名字,甚至祖宗十八代,又有什么用?你能让她爱上你吗?”

    “那,照你的意思,我还就彻底没戏了?”宗伟阳懊丧的说道。

    “基本可以这么说吧。不过你也不用沮丧。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你忘了,我还给你带来一个大美女呢!本来想早就安排你们见面,可是女方的情况有些特殊,我怕她会不同意,所以我一直在找一个合适的契机。”赵长枪说道。

    “行了,行了,你可别提这茬了。你说的这个大美女,能比得上我认识的这个顾女士?咦?对了,这个顾女士说她也是夹河市的,好像和你是一个市的?”宗伟阳忽然想起一件事,说道。

    赵长枪忽然一愣,姓顾的女士,夹河市的,长得风情万种 ,貌比天仙,堪比王淑芳。哦,我的天,宗大书记说的这个女人不会就是晓梅嫂子吧?

    赵长枪终于将宗伟阳口中的女人和顾晓梅重合在一起了!

    赵长枪的心中不禁一阵惊喜,自己本来一直在愁怎样给他们安排一场浪漫的邂逅呢,没想到两人已经认识了!看来两人有缘啊!

    赵长枪快速的摸出手机,调出一张女人的照片放到了宗伟阳面前,说道:“你说的这个女人是不是她?”

    宗伟阳看着手机上的照片,眼珠子马上瞪的好像牛蛋一样,老半天才惊讶的说道:“咦?你怎么会有她的照片?我擦!她,她,她不会是你的女朋友吧?”

    宗伟阳一激动,直接不顾形象的爆了粗口。其实他和赵长枪在一起,也很少有顾忌形象的时候。

    赵长枪“啪”的一声一拍大腿,说道:“缘分啊,大哥!知道她是谁吗?她就是我说的要介绍给你的那个大美女!”

    “啊?!你说的是真的?”宗伟阳已经瞪大的眼珠子顿时又大了一圈!

    “当然是真的!她叫顾晓梅,是我嫂子。我大哥叫赵大同,去年出车祸去世了。大哥去世后,晓梅嫂子便一直生活在阴影之中,不但因为大哥的去世而得了精神分裂症,而且年前还曾经自杀过一次,可以说她现在的精神还很脆弱,所以,我虽然将她带到了平川县,但是一直没有安排你们见面,我就是怕晓梅嫂子受刺激,直接拒绝你,那就不好看了。”

    赵长枪简略的将顾晓梅的情况和宗伟阳讲了一遍,宗伟阳竟然听的痴了,他从来没想到在这个如此浮躁的世界里,竟然还有女人如此为爱坚守!

    赵长枪看着宗伟阳痴迷的样子,心中不禁犹豫,他在犹豫自己到底要不要将顾晓梅很久以前的事情也告诉宗伟阳。

    手机请访问:m

第1306章 核聚变拳意 恐怖如斯(感谢迷书者也)    震惊!

    恐惧!

    这一刻,堂堂新生代的至强祖巫也是惧了。¤

    一直以来,巫罗都以为自己是最强的。是最有希望带领巫领重返诸天万界巅峰的人物。

    对于自己,巫罗相当自信。

    可现在,面对吕重的这一招大五行压缩拳,他发现,自己以前真的是坐井观天了。

    真的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面对如此强大的一拳,真要只依靠肉身力量与拳头,巫罗根本就没有任何胜算。要知道,就在刚才他已被废了一条右臂。

    仅剩左臂,焉能与对面的这个变态对抗?

    “该死,这是哪个角落里出来的怪物,我以前怎么从来没有见过,甚至听都没听过?”巫罗心里发苦,想要全力躲闪。

    可这时候,他更是悲愤地发现,自己整个人已完全被对方的气机级死死锁定,怎么也挣脱不开。

    “拼了——”

    巫罗心下发狠,左手陡然出现一根巨大的狼牙棒,极速启动霸之大道、力之大道、土之大道、怒之大道,全力挥出。

    这时候,巫罗才不会管之前的约定。

    要是再用拳头对攻,只怕不但左拳会再次废掉,甚至连性命都可能不保。

    既然如此,傻子才不用武器呢!

    巫罗双眼闪过一丝阴鸷的冷笑,他还就不信了,有了手中的[暴力狼牙棒],他还接不下对方的一只拳头。

    “呵呵,巫族果然没有信誉可言了——”

    吕重冷笑。从空中神奇地踏步而来。立于虚空之上。整个人裹带无穷的动能、势能,再配合超级重力加速度。其大五行压缩拳一轰而下,一时间,拳意破天。

    寒玄九龙劲,炎龙弹道劲、亢金锋芒劲、青木逆命劲、土龙叠山重。

    大五行压缩拳!

    一拳聚五力!

    超压缩的五大劲力,每一劲都能毁天灭地。

    每一劲,都狂暴到极点。

    面对巫罗突然轰出的暴力狼牙棒,吕重一点也没有退缩。

    “死——”巫罗的脚步狠狠地踏着虚空。顿时整片虚空都仿佛跳动了起来,只见他轰出的暴力狼牙棒带着一往无前的勇烈,毫无保留地输出着体内的能量。

    此时的巫罗神色肃穆,形成一尊超级祖巫的法相,宛若一尊神灵般,狂暴无双。

    “五劲核聚变——”吕重冷声一喝,[大五行压缩拳]在他可媲美圣人的灵魂能量下,自如地再次产生异变。就如科技世界核弹聚变之势,再次异变。

    这压缩,正是聚变的基础!

    面对巫罗的祖巫本体。吕重不动如山。

    大五行压缩拳,毫无任何犹豫的对轰而出。这一拳却仿佛要将天地虚空都撕开来,甚至虚空气流都被它们强行逆转化为自己的力量,进一步提升着力量狂猛轰在[暴力狼牙棒]之上。

    “轰……”

    大五行压缩拳五劲再次叠加暴炸!

    陡然之间,天翻地覆,无尽之拳意类似[核聚变]爆炸。

    寒玄九龙劲,炎龙弹道劲、亢金锋芒劲、青木逆命劲、土龙叠山劲等等恐怖压缩能量在同一时间聚变轰向对方。

    “轰……”

    恐怖的能量,直接把[暴力狼牙棒]直接轰成碎片,接着,剩下的劲力,不差毫厘地轰在巫罗祖巫的本体肉身之上。

    “噗噗噗……”

    巫罗大口大口地喷着鲜血。

    可是,这种爆炸还没有停止!

    在他受伤的瞬间,核聚变的五行之力,几乎全方位地对他的祖巫之体进行了一次性地轰炸。

    “轰隆隆……”

    巫罗祖巫本体,直接被轰爆!

    不但他的**,甚至他的灵魂都被轰杀一空。

    疯狂!

    真正的一击轰杀一个肉身可媲美先天至宝的祖巫。

    这种拳头与超级狼牙棒的碰撞之下,还能轰击祖巫霸体?

    这简直超出了无数人的意料!

    恐怖!

    真正的恐怖如斯!

    一直以来,很小有人类能与巫族肉搏。毕竟,巫族打敖熬出的肉身太强大了。这些家伙简直是把自己的肉壳当成超级法宝来锻造的。

    别说人族了,就算妖族,都很少有人能在肉搏中战胜同级的巫族战士。

    可是,这一次,居然有一个名不经传的人类,生生用拳头打爆了对方的武器,甚至还直接打爆了祖巫的霸体?

    这……这太让人不敢相信了。

    此时,几乎所有观战的人都是齐齐失声。整个场面,除了巫罗祖巫之体爆成无数碎块坠地的声音,就几乎没有任何声音。

    场面真正冷到极点。

    看着巫罗那极度炭化的尸体碎块,所有人的心里无来由地产生一种真正源自灵魂深处的寒意。

    变态!

    真正的变态!

    连祖巫之体都如树木一般被一拳打爆、炭化了?

    空中的那个年青人还……还是人么?

    简直是一头圣人级的蛮力凶兽!

    “这人究竟是谁?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实力?居然把巫罗的祖巫本体都打爆了?”

    “好可怕!这人仿佛为拳而生,仿佛他是诸天之王一般,一拳轰出,无所不灭!”

    “太强了!连巫罗祖巫都接不下这人三两招。我真的相信他有挑了八大家族的能力了……”

    “你是白痴么?八大世家每一个身后都有圣人做靠山。这人实力虽强,只要还没有证道圣人境界,就绝对不可能挑了八大世家。”

    “哼,你才白痴呢。这人敢在偏私大世家的地盘,堂而皇之地屠杀各大家庭嫡系子弟。甚至还灭了十几个仙皇。两尊帝级强者了。他没有本事。敢在此地如此嚣张?”

    ……

    人群看到眼前震撼的一幕,先是心头颤栗,暗暗猜测着吕重的身份、来历。而议论之后,又开始被带偏了。

    只有枯元上人、血煞妖帝等人依旧一脸呆滞与震惊。

    “是了……一定是吕重。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如此多的绝世妖孽……”

    “天啊,居然把这尊超级杀神给招惹了?这……这叫我等为之奈何?”

    “好霸道的[大五行压缩拳],居然还能二次叠合爆炸……”

    “这拳道神通能够融合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大道道纹,他的灵魂之力得多强?要知道,一般的巅峰仙帝最多也只能掌控四枚大道道纹同时作战。而且还绝对不会有这家伙的潇洒与从容。更不能使之二次叠加爆炸……”

    “难道这家伙是圣人?”

    “绝对不是圣人!他战场时泄露的能量瞒不了我等。他顶多只是中位仙帝。不过,他的灵魂能量只怕极可能无限接近圣人境界了……”

    枯元上人、血煞妖帝等人相互传音交谈,俱都一脸苍白。

    说实在,吕重给予众帝级强者的打击简直太大了。

    赶来的八大帝级强者,居然短短的时间内就有两位帝级强者陨落了。

    而且西门无恨是八人中排名第四的中位准圣。至于巫罗却是实力仅次于枯元上人的祖巫。

    现在剩下的六人,也就枯元上人、血煞妖帝就强。其余的四尊仙帝才下位仙帝。真要打起来,这四尊仙帝只怕不怕吕重杀的。

    “请……请问尊……尊上,可……可是吕重大人?”枯元上人眼巴巴地看着前方敖然而立,正盯着自己等人的吕重,客气到了极点。居然还把吕重称呼“大人”了。

    显然。枯元上人是彻底地放底了自己的姿态。

    “哼,你的眼力倒还不错!”

    吕重冷哼了一声。既然被人认了出来,他也自然而然地恢复了本来的相貌。

    吕重?

    居然真的是无双吕重!

    听枯元上人这么一说,再看到吕重已恢复到本来面貌,顿时无数观战的人开始哗然:

    “是了,我早就应该想到了。上次在地仙界对战无极魔宫的人时,也有十位绝美之极的女神出现。可……可不就是这些女神……”

    “对啊,我居然忘了吕重大人在地仙界的一战……”

    “太不可思议了,吕重大人是越来越强了,偶像啊……”

    “哈哈,原来是吕重大人,我就说呢,谁敢不把仙幻星背后八大世家放在眼里呢。敢情是吕重大人!难怪!难怪!”

    “居然真的是吕重前辈?太厉害了!听闻其在鸿蒙龙墓之中大杀四方,我还以为传闻有些夸大了。可是,这次亲眼所见,才发现,吕重要灭杀帝级强者,真的比灭杀小猫、小狗还容易啊……”

    “嘘,小心祸从口出,你这家伙也真的是口无遮拦。把其他帝级强者比成小猫小狗……你……你真的要小心你的狗命了……”

    ……

    无数人无限崇拜地看着吕重,甚至连八大古堡之内,都有无数仙魔佛妖,看着吕重都是一脸的狂热。

    至于纳兰家族的纳兰无勇、纳兰无情两位却是一脸骇然与恐惧。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极力排斥的纳兰青霜,居然还与吕重等人扯上了关系。

    而他们两人,居然还敢说吕重等人不三不四!

    天啊!

    自己这是在找死吗?

    “以吕重一直以来的凶神与暴烈性格,自己等下还有活路吗?”

    “难怪那丫头有恃无恐,难怪那丫头敢说这就是关系着纳兰家生死存亡的大事……”

    “的确,真要激怒了吕重这个变态,纳兰家也会遭受惨重的打击……”

    想到这里,纳兰无勇、纳兰无情两人全身发软,几乎在一瞬间软倒在地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