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震惊!

    恐惧!

    这一刻,堂堂新生代的至强祖巫也是惧了。¤

    一直以来,巫罗都以为自己是最强的。是最有希望带领巫领重返诸天万界巅峰的人物。

    对于自己,巫罗相当自信。

    可现在,面对吕重的这一招大五行压缩拳,他发现,自己以前真的是坐井观天了。

    真的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面对如此强大的一拳,真要只依靠肉身力量与拳头,巫罗根本就没有任何胜算。要知道,就在刚才他已被废了一条右臂。

    仅剩左臂,焉能与对面的这个变态对抗?

    “该死,这是哪个角落里出来的怪物,我以前怎么从来没有见过,甚至听都没听过?”巫罗心里发苦,想要全力躲闪。

    可这时候,他更是悲愤地发现,自己整个人已完全被对方的气机级死死锁定,怎么也挣脱不开。

    “拼了——”

    巫罗心下发狠,左手陡然出现一根巨大的狼牙棒,极速启动霸之大道、力之大道、土之大道、怒之大道,全力挥出。

    这时候,巫罗才不会管之前的约定。

    要是再用拳头对攻,只怕不但左拳会再次废掉,甚至连性命都可能不保。

    既然如此,傻子才不用武器呢!

    巫罗双眼闪过一丝阴鸷的冷笑,他还就不信了,有了手中的[暴力狼牙棒],他还接不下对方的一只拳头。

    “呵呵,巫族果然没有信誉可言了——”

    吕重冷笑。从空中神奇地踏步而来。立于虚空之上。整个人裹带无穷的动能、势能,再配合超级重力加速度。其大五行压缩拳一轰而下,一时间,拳意破天。

    寒玄九龙劲,炎龙弹道劲、亢金锋芒劲、青木逆命劲、土龙叠山重。

    大五行压缩拳!

    一拳聚五力!

    超压缩的五大劲力,每一劲都能毁天灭地。

    每一劲,都狂暴到极点。

    面对巫罗突然轰出的暴力狼牙棒,吕重一点也没有退缩。

    “死——”巫罗的脚步狠狠地踏着虚空。顿时整片虚空都仿佛跳动了起来,只见他轰出的暴力狼牙棒带着一往无前的勇烈,毫无保留地输出着体内的能量。

    此时的巫罗神色肃穆,形成一尊超级祖巫的法相,宛若一尊神灵般,狂暴无双。

    “五劲核聚变——”吕重冷声一喝,[大五行压缩拳]在他可媲美圣人的灵魂能量下,自如地再次产生异变。就如科技世界核弹聚变之势,再次异变。

    这压缩,正是聚变的基础!

    面对巫罗的祖巫本体。吕重不动如山。

    大五行压缩拳,毫无任何犹豫的对轰而出。这一拳却仿佛要将天地虚空都撕开来,甚至虚空气流都被它们强行逆转化为自己的力量,进一步提升着力量狂猛轰在[暴力狼牙棒]之上。

    “轰……”

    大五行压缩拳五劲再次叠加暴炸!

    陡然之间,天翻地覆,无尽之拳意类似[核聚变]爆炸。

    寒玄九龙劲,炎龙弹道劲、亢金锋芒劲、青木逆命劲、土龙叠山劲等等恐怖压缩能量在同一时间聚变轰向对方。

    “轰……”

    恐怖的能量,直接把[暴力狼牙棒]直接轰成碎片,接着,剩下的劲力,不差毫厘地轰在巫罗祖巫的本体肉身之上。

    “噗噗噗……”

    巫罗大口大口地喷着鲜血。

    可是,这种爆炸还没有停止!

    在他受伤的瞬间,核聚变的五行之力,几乎全方位地对他的祖巫之体进行了一次性地轰炸。

    “轰隆隆……”

    巫罗祖巫本体,直接被轰爆!

    不但他的**,甚至他的灵魂都被轰杀一空。

    疯狂!

    真正的一击轰杀一个肉身可媲美先天至宝的祖巫。

    这种拳头与超级狼牙棒的碰撞之下,还能轰击祖巫霸体?

    这简直超出了无数人的意料!

    恐怖!

    真正的恐怖如斯!

    一直以来,很小有人类能与巫族肉搏。毕竟,巫族打敖熬出的肉身太强大了。这些家伙简直是把自己的肉壳当成超级法宝来锻造的。

    别说人族了,就算妖族,都很少有人能在肉搏中战胜同级的巫族战士。

    可是,这一次,居然有一个名不经传的人类,生生用拳头打爆了对方的武器,甚至还直接打爆了祖巫的霸体?

    这……这太让人不敢相信了。

    此时,几乎所有观战的人都是齐齐失声。整个场面,除了巫罗祖巫之体爆成无数碎块坠地的声音,就几乎没有任何声音。

    场面真正冷到极点。

    看着巫罗那极度炭化的尸体碎块,所有人的心里无来由地产生一种真正源自灵魂深处的寒意。

    变态!

    真正的变态!

    连祖巫之体都如树木一般被一拳打爆、炭化了?

    空中的那个年青人还……还是人么?

    简直是一头圣人级的蛮力凶兽!

    “这人究竟是谁?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实力?居然把巫罗的祖巫本体都打爆了?”

    “好可怕!这人仿佛为拳而生,仿佛他是诸天之王一般,一拳轰出,无所不灭!”

    “太强了!连巫罗祖巫都接不下这人三两招。我真的相信他有挑了八大家族的能力了……”

    “你是白痴么?八大世家每一个身后都有圣人做靠山。这人实力虽强,只要还没有证道圣人境界,就绝对不可能挑了八大世家。”

    “哼,你才白痴呢。这人敢在偏私大世家的地盘,堂而皇之地屠杀各大家庭嫡系子弟。甚至还灭了十几个仙皇。两尊帝级强者了。他没有本事。敢在此地如此嚣张?”

    ……

    人群看到眼前震撼的一幕,先是心头颤栗,暗暗猜测着吕重的身份、来历。而议论之后,又开始被带偏了。

    只有枯元上人、血煞妖帝等人依旧一脸呆滞与震惊。

    “是了……一定是吕重。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如此多的绝世妖孽……”

    “天啊,居然把这尊超级杀神给招惹了?这……这叫我等为之奈何?”

    “好霸道的[大五行压缩拳],居然还能二次叠合爆炸……”

    “这拳道神通能够融合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大道道纹,他的灵魂之力得多强?要知道,一般的巅峰仙帝最多也只能掌控四枚大道道纹同时作战。而且还绝对不会有这家伙的潇洒与从容。更不能使之二次叠加爆炸……”

    “难道这家伙是圣人?”

    “绝对不是圣人!他战场时泄露的能量瞒不了我等。他顶多只是中位仙帝。不过,他的灵魂能量只怕极可能无限接近圣人境界了……”

    枯元上人、血煞妖帝等人相互传音交谈,俱都一脸苍白。

    说实在,吕重给予众帝级强者的打击简直太大了。

    赶来的八大帝级强者,居然短短的时间内就有两位帝级强者陨落了。

    而且西门无恨是八人中排名第四的中位准圣。至于巫罗却是实力仅次于枯元上人的祖巫。

    现在剩下的六人,也就枯元上人、血煞妖帝就强。其余的四尊仙帝才下位仙帝。真要打起来,这四尊仙帝只怕不怕吕重杀的。

    “请……请问尊……尊上,可……可是吕重大人?”枯元上人眼巴巴地看着前方敖然而立,正盯着自己等人的吕重,客气到了极点。居然还把吕重称呼“大人”了。

    显然。枯元上人是彻底地放底了自己的姿态。

    “哼,你的眼力倒还不错!”

    吕重冷哼了一声。既然被人认了出来,他也自然而然地恢复了本来的相貌。

    吕重?

    居然真的是无双吕重!

    听枯元上人这么一说,再看到吕重已恢复到本来面貌,顿时无数观战的人开始哗然:

    “是了,我早就应该想到了。上次在地仙界对战无极魔宫的人时,也有十位绝美之极的女神出现。可……可不就是这些女神……”

    “对啊,我居然忘了吕重大人在地仙界的一战……”

    “太不可思议了,吕重大人是越来越强了,偶像啊……”

    “哈哈,原来是吕重大人,我就说呢,谁敢不把仙幻星背后八大世家放在眼里呢。敢情是吕重大人!难怪!难怪!”

    “居然真的是吕重前辈?太厉害了!听闻其在鸿蒙龙墓之中大杀四方,我还以为传闻有些夸大了。可是,这次亲眼所见,才发现,吕重要灭杀帝级强者,真的比灭杀小猫、小狗还容易啊……”

    “嘘,小心祸从口出,你这家伙也真的是口无遮拦。把其他帝级强者比成小猫小狗……你……你真的要小心你的狗命了……”

    ……

    无数人无限崇拜地看着吕重,甚至连八大古堡之内,都有无数仙魔佛妖,看着吕重都是一脸的狂热。

    至于纳兰家族的纳兰无勇、纳兰无情两位却是一脸骇然与恐惧。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极力排斥的纳兰青霜,居然还与吕重等人扯上了关系。

    而他们两人,居然还敢说吕重等人不三不四!

    天啊!

    自己这是在找死吗?

    “以吕重一直以来的凶神与暴烈性格,自己等下还有活路吗?”

    “难怪那丫头有恃无恐,难怪那丫头敢说这就是关系着纳兰家生死存亡的大事……”

    “的确,真要激怒了吕重这个变态,纳兰家也会遭受惨重的打击……”

    想到这里,纳兰无勇、纳兰无情两人全身发软,几乎在一瞬间软倒在地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一四六八章 总算说了句人话    因为觉得此地不可久留,有些话就没急着问那婢女,准备离开此地后回头再问问那婢女龙穴凤巢在什么位置,听到正阳和正阴之火,有利于他修行,他没理由不心动。结果还没来得及问,黑炭就把那婢女给吃掉了,这辈子还是头回见到一个大活人当自己的面被吃掉了,那一口咬掉一颗脑袋的残忍一幕,真正把苗大官人给惊呆了,说是被吓到了也不为过。

    黑炭也有些傻眼了,想想也是,还没问问人家往哪走可以避开那个什么黑虎寨寨主呢,的确是吃的太过鲁莽了。

    它还来不及多想,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的战甲已经噼里啪啦收拢到了颈项,变回金刚圈,接着眼前一花,逆鳞枪已经抡开如棒子,咚一声狠砸在了它的脑袋上。

    “嗷呜…”黑炭哀鸣一声,赶紧往地上一趴,双爪扣住了眼睛,也自觉,知道这一顿揍是免不了的。

    “竟敢当老子面吃人!”

    “就知道吃,除了吃你还知道什么,怎么不撑死你……”

    苗大官人挥棒如雨,那叫一顿狠揍,转着圈的狂揍,边揍边狂骂,实在是气坏了。

    一阵闷雷般的爆响之后,苗毅拄枪而立,骂的口干舌燥,也累得气喘吁吁,气的。

    黑炭捂住眼睛的双爪慢慢放了下来,正要爬起来,然苗毅怒眼一瞪,它又赶紧趴下了,再次捂住了双眼。

    苗毅真恨不得一枪戳死这家伙,再这样下去,迟早要被它给坑死不可,可终究是没办法下死手。

    咣!又是一枪砸在了黑炭的脑袋上,“还趴在这里干什么?等着那黑虎寨寨主来找我们算账吗?”

    黑炭攸地爬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尘土,活动了下被揍的发麻的身子,也许别的本事没有,就是能扛揍。

    一转身它又撒腿跑到了静湖娘娘灰飞烟灭的地方,伸爪拨拉了一下地上的一颗珠子。回头嚷嚷道:“大人,这可是好东西,你要不要,不要我就吃了。”

    苗毅几个起落蹦跳。落在了一旁,五指一张,将地上的那颗白中带着金纹的珠子摄入了手中查看。

    然而东西一入手,整个人便立刻如同触电一般,可谓瞬间心神失守。再次陷入了无边怨海之中。

    五指渐渐松开,珠子滑落指尖,啪嗒落地,苗毅哆嗦了一下,又清醒了过来。目光盯在那颗珠子上,再次探手将其给摄入手中,不过这次有了准备,星火诀阻隔了怨灵之力的蔓延。

    珠子拿在了手中细细查看,心中暗暗惊叹不已,蕴含如此强大怨灵之力的东西不亲手触摸到竟然感觉不到丝毫怨气。这应该就是那婢女所说的怨灵珠。此物和修士的结丹差不多,算是怨灵的法源,只是成因有差别,其中混入了太多的怨灵之力,据那婢女说,荒古死地的豪强们,势弱的经常向势强的进贡这东西以求自保,正是用来吞噬提高实力的好东西。

    一旁响起咕嘟咽口水的声音,黑炭正眼巴巴地盯着。苗毅斜了一眼,随手一扔。黑炭张口接住,咕嘟咽下,摇头摆尾欢乐了,刚才挨揍的事情抛到了脑后。

    随后又见黑炭撒腿跑到了之前被苗毅斩杀的五名婢女那。很遗憾,只找到两颗完好的怨灵珠,其余的都被苗毅的心焰给焚毁了。

    黑炭跑回,拄枪而立眺望远方的苗毅轻叹了声,手一挥,黑炭脖子上的金刚圈再次噼里啪啦展开。而苗毅也翻身骑在了它的后背,却是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回去吗?”黑炭摇头摆尾问了声。

    说到这个苗毅就来气,抡起逆鳞枪又在它脑袋上敲了一记,没好气道:“回去?准备等着人家上门找麻烦吗?”

    黑炭认倒霉,无精打采道:“那去哪?”

    “向导被你吃了,你问我,我问谁去?”苗毅又是一棒子砸在了它的脑袋上。

    说什么都是错,黑炭干脆闭嘴不说了。

    苗毅再次环顾四周,荒原上一人一骑披甲而立,竟给人一种难以言语的美感,古感,苍凉。

    “哎!”苗毅轻叹了一声,斜在手中的长枪横架在了双腿上。

    被黑炭那么一搞,湖边的洞窟显然是不能再回去了,回头那个什么黑虎寨寨主肯定要找上门来。区区一个黑虎寨寨主对久经沙场的苗毅来说,他还没什么好怕的,纵有千军万马阻拦,他有一枪一骑在手,也敢杀出一条血路来,怕就怕消息扩散出去,惹来多方势力,那就麻烦了。

    “突噜噜…”黑炭摇头打了个响嚏,“大人,我知道我错了,可你也不用叹气,不就是个黑虎寨寨主,没什么好怕的,凭大人的勇武,他真要敢找上门的话,还不知道鹿死谁手。”

    咚!苗毅又是一棒子砸它脑袋上,怒声道:“你除了吃还有没有点脑子?如今的处境杀掉一个黑虎寨寨主有屁用,后面还有比黑虎寨寨主更厉害的人,就凭你我能杀的完吗?还不知道谁杀谁!”

    黑炭纳闷了,发现自己还真是说什么错什么,弱弱道:“我是没脑子,你找个有脑子的人想想办法不就完了。我记得在小世界,大人不在的时候,夫人遇见棘手的事情,都会找杨庆问问,杨庆总能想出办法来,我听夫人不止一次说杨庆的脑子好用,问问杨庆行不行?”

    “呃…”苗毅一愣,是啊!可以找杨庆问问。

    身在此等地方,根本不是杨庆那种级别的实力能玩的,下意识的把杨庆给排除了,压根没往杨庆头上去想。可真要想一想的话,杨庆的实力是不行,可这里同样也不是自己能玩实力的地方,然而杨庆那家伙的手腕高明,脑子好用啊,怎么把杨庆给忘了?

    真是一语提醒梦中人,咚!苗毅又是一棒子敲在了黑炭的脑袋上。

    黑炭还以为自己又说错了话,脑袋刚一耷拉,谁知苗毅却哈哈大笑道:“胖贼,你总算说了句人话,没错,可以找杨庆问问。”

    黑炭霍然抬头,震惊了,眼中满是震惊之色,惊问道:“凭什么啊,凭什么说对了也打我?”

    “试试你身上的战甲防御力如何。”苗毅直接一句话撇的一干二净。

    “……”黑炭无语了,原来人还可以这样无耻,倒是值得好好学一下。

    苗毅懒得再跟他啰嗦,摸出了星铃联系杨庆。

    此时的杨庆不在御园,而是在天宫外围的近卫军家眷安置地。

    杨庆本是来看望青菊的,然青菊不高兴,他也头疼。原因无他,聂无笑送给苗毅的美姬,苗毅硬塞了一个给他,不收都不行。

    凭杨庆的级别,在这里想要大庄园是不可能的,独门独户的小院子倒是有一个,被青菊打理的整齐干净。

    院中亭子里,那名美姬见过礼后,便被青菊给打发走了,实在是聂无笑送苗毅的礼的确下了一番功夫,否则也送不出手,那真是长的国色天香红颜祸水一般。

    青菊的举动令杨庆有些尴尬,偏偏青菊斟茶倒水后,还半软半硬的来了句,“其实长相比夫人还是差远了,大人若真是看不上,可以学总镇大人赏给手下好了,免得到时候夫人和小姐知道了不高兴。”

    杨庆岂能不知道是她自己吃醋了,拿秦夕和秦薇薇当幌子而已,嘬了口茶水,放下茶盏后叹道:“青菊,你要明白,有些事情是态度问题,大人非要塞给我的人,我却转手送给了别人,回头大人问起,虽说一句不喜欢就能带过去,可谁知道大人赠送之举是不是在试探我?你不是不知道,大人一直有意压制我,若只是我一人倒也罢了,大不了一拍两散,可薇薇怎么办?薇薇在大人的内室中,除了我这个外援没有其他助力,不像大人的其他妾室身后都有一方人马支持,有些事情宁愿小心点,不能出错。”

    这是要将那美姬留下了,青菊撇了撇嘴,虽然她不喜欢,可她一个侍女也不好做的太过,不冷不热道:“也不知总镇大人在荒古死地怎么样了。”

    杨庆偏头看了她一眼,隐约从她语气里听出了苗毅去荒古死地是遭了报应的感觉,摇头苦笑了笑,旋即又一愣,摸出了星铃,皱眉道:“说到大人,大人的消息就来了,难道是遇上了麻烦?”

    稍作琢磨,进行了回复,果然不出他所料,苗毅开口便说:杨庆,我在荒古死地遇见了点麻烦,找你商量一下怎么处置。

    杨庆立刻问:不知是什么麻烦?

    苗毅当即将目前的处境说了下。

    杨庆听后沉吟了一番,再回:还请大人将详细情形尽量说明白,不知道具体情况卑职怕是也无从下手。

    这种事情苗毅自然不会做什么隐瞒,荒古死地又没他什么秘密,将情况做了详细说明,不过有关黑炭的秘密还是盖了过去。

    听完后,杨庆默默站了起来,拿着星铃的双手背在了身后,慢慢走出了亭子,来回踱步在院子里将苗毅所说情况进行梳理,思索着对策。

    青菊安静了下来没有打扰,知道杨庆这个时候肯定是在想事情,不宜打扰。

    片刻之后,杨庆脚步一定,稍吐出一口气来,背在身后的星铃又亮了出来,回复:大人,卑职思虑不全,目前只有上、中、下三策供大人挑选应对,兴趣能助大人一臂之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