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因为觉得此地不可久留,有些话就没急着问那婢女,准备离开此地后回头再问问那婢女龙穴凤巢在什么位置,听到正阳和正阴之火,有利于他修行,他没理由不心动。结果还没来得及问,黑炭就把那婢女给吃掉了,这辈子还是头回见到一个大活人当自己的面被吃掉了,那一口咬掉一颗脑袋的残忍一幕,真正把苗大官人给惊呆了,说是被吓到了也不为过。

    黑炭也有些傻眼了,想想也是,还没问问人家往哪走可以避开那个什么黑虎寨寨主呢,的确是吃的太过鲁莽了。

    它还来不及多想,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的战甲已经噼里啪啦收拢到了颈项,变回金刚圈,接着眼前一花,逆鳞枪已经抡开如棒子,咚一声狠砸在了它的脑袋上。

    “嗷呜…”黑炭哀鸣一声,赶紧往地上一趴,双爪扣住了眼睛,也自觉,知道这一顿揍是免不了的。

    “竟敢当老子面吃人!”

    “就知道吃,除了吃你还知道什么,怎么不撑死你……”

    苗大官人挥棒如雨,那叫一顿狠揍,转着圈的狂揍,边揍边狂骂,实在是气坏了。

    一阵闷雷般的爆响之后,苗毅拄枪而立,骂的口干舌燥,也累得气喘吁吁,气的。

    黑炭捂住眼睛的双爪慢慢放了下来,正要爬起来,然苗毅怒眼一瞪,它又赶紧趴下了,再次捂住了双眼。

    苗毅真恨不得一枪戳死这家伙,再这样下去,迟早要被它给坑死不可,可终究是没办法下死手。

    咣!又是一枪砸在了黑炭的脑袋上,“还趴在这里干什么?等着那黑虎寨寨主来找我们算账吗?”

    黑炭攸地爬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尘土,活动了下被揍的发麻的身子,也许别的本事没有,就是能扛揍。

    一转身它又撒腿跑到了静湖娘娘灰飞烟灭的地方,伸爪拨拉了一下地上的一颗珠子。回头嚷嚷道:“大人,这可是好东西,你要不要,不要我就吃了。”

    苗毅几个起落蹦跳。落在了一旁,五指一张,将地上的那颗白中带着金纹的珠子摄入了手中查看。

    然而东西一入手,整个人便立刻如同触电一般,可谓瞬间心神失守。再次陷入了无边怨海之中。

    五指渐渐松开,珠子滑落指尖,啪嗒落地,苗毅哆嗦了一下,又清醒了过来。目光盯在那颗珠子上,再次探手将其给摄入手中,不过这次有了准备,星火诀阻隔了怨灵之力的蔓延。

    珠子拿在了手中细细查看,心中暗暗惊叹不已,蕴含如此强大怨灵之力的东西不亲手触摸到竟然感觉不到丝毫怨气。这应该就是那婢女所说的怨灵珠。此物和修士的结丹差不多,算是怨灵的法源,只是成因有差别,其中混入了太多的怨灵之力,据那婢女说,荒古死地的豪强们,势弱的经常向势强的进贡这东西以求自保,正是用来吞噬提高实力的好东西。

    一旁响起咕嘟咽口水的声音,黑炭正眼巴巴地盯着。苗毅斜了一眼,随手一扔。黑炭张口接住,咕嘟咽下,摇头摆尾欢乐了,刚才挨揍的事情抛到了脑后。

    随后又见黑炭撒腿跑到了之前被苗毅斩杀的五名婢女那。很遗憾,只找到两颗完好的怨灵珠,其余的都被苗毅的心焰给焚毁了。

    黑炭跑回,拄枪而立眺望远方的苗毅轻叹了声,手一挥,黑炭脖子上的金刚圈再次噼里啪啦展开。而苗毅也翻身骑在了它的后背,却是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回去吗?”黑炭摇头摆尾问了声。

    说到这个苗毅就来气,抡起逆鳞枪又在它脑袋上敲了一记,没好气道:“回去?准备等着人家上门找麻烦吗?”

    黑炭认倒霉,无精打采道:“那去哪?”

    “向导被你吃了,你问我,我问谁去?”苗毅又是一棒子砸在了它的脑袋上。

    说什么都是错,黑炭干脆闭嘴不说了。

    苗毅再次环顾四周,荒原上一人一骑披甲而立,竟给人一种难以言语的美感,古感,苍凉。

    “哎!”苗毅轻叹了一声,斜在手中的长枪横架在了双腿上。

    被黑炭那么一搞,湖边的洞窟显然是不能再回去了,回头那个什么黑虎寨寨主肯定要找上门来。区区一个黑虎寨寨主对久经沙场的苗毅来说,他还没什么好怕的,纵有千军万马阻拦,他有一枪一骑在手,也敢杀出一条血路来,怕就怕消息扩散出去,惹来多方势力,那就麻烦了。

    “突噜噜…”黑炭摇头打了个响嚏,“大人,我知道我错了,可你也不用叹气,不就是个黑虎寨寨主,没什么好怕的,凭大人的勇武,他真要敢找上门的话,还不知道鹿死谁手。”

    咚!苗毅又是一棒子砸它脑袋上,怒声道:“你除了吃还有没有点脑子?如今的处境杀掉一个黑虎寨寨主有屁用,后面还有比黑虎寨寨主更厉害的人,就凭你我能杀的完吗?还不知道谁杀谁!”

    黑炭纳闷了,发现自己还真是说什么错什么,弱弱道:“我是没脑子,你找个有脑子的人想想办法不就完了。我记得在小世界,大人不在的时候,夫人遇见棘手的事情,都会找杨庆问问,杨庆总能想出办法来,我听夫人不止一次说杨庆的脑子好用,问问杨庆行不行?”

    “呃…”苗毅一愣,是啊!可以找杨庆问问。

    身在此等地方,根本不是杨庆那种级别的实力能玩的,下意识的把杨庆给排除了,压根没往杨庆头上去想。可真要想一想的话,杨庆的实力是不行,可这里同样也不是自己能玩实力的地方,然而杨庆那家伙的手腕高明,脑子好用啊,怎么把杨庆给忘了?

    真是一语提醒梦中人,咚!苗毅又是一棒子敲在了黑炭的脑袋上。

    黑炭还以为自己又说错了话,脑袋刚一耷拉,谁知苗毅却哈哈大笑道:“胖贼,你总算说了句人话,没错,可以找杨庆问问。”

    黑炭霍然抬头,震惊了,眼中满是震惊之色,惊问道:“凭什么啊,凭什么说对了也打我?”

    “试试你身上的战甲防御力如何。”苗毅直接一句话撇的一干二净。

    “……”黑炭无语了,原来人还可以这样无耻,倒是值得好好学一下。

    苗毅懒得再跟他啰嗦,摸出了星铃联系杨庆。

    此时的杨庆不在御园,而是在天宫外围的近卫军家眷安置地。

    杨庆本是来看望青菊的,然青菊不高兴,他也头疼。原因无他,聂无笑送给苗毅的美姬,苗毅硬塞了一个给他,不收都不行。

    凭杨庆的级别,在这里想要大庄园是不可能的,独门独户的小院子倒是有一个,被青菊打理的整齐干净。

    院中亭子里,那名美姬见过礼后,便被青菊给打发走了,实在是聂无笑送苗毅的礼的确下了一番功夫,否则也送不出手,那真是长的国色天香红颜祸水一般。

    青菊的举动令杨庆有些尴尬,偏偏青菊斟茶倒水后,还半软半硬的来了句,“其实长相比夫人还是差远了,大人若真是看不上,可以学总镇大人赏给手下好了,免得到时候夫人和小姐知道了不高兴。”

    杨庆岂能不知道是她自己吃醋了,拿秦夕和秦薇薇当幌子而已,嘬了口茶水,放下茶盏后叹道:“青菊,你要明白,有些事情是态度问题,大人非要塞给我的人,我却转手送给了别人,回头大人问起,虽说一句不喜欢就能带过去,可谁知道大人赠送之举是不是在试探我?你不是不知道,大人一直有意压制我,若只是我一人倒也罢了,大不了一拍两散,可薇薇怎么办?薇薇在大人的内室中,除了我这个外援没有其他助力,不像大人的其他妾室身后都有一方人马支持,有些事情宁愿小心点,不能出错。”

    这是要将那美姬留下了,青菊撇了撇嘴,虽然她不喜欢,可她一个侍女也不好做的太过,不冷不热道:“也不知总镇大人在荒古死地怎么样了。”

    杨庆偏头看了她一眼,隐约从她语气里听出了苗毅去荒古死地是遭了报应的感觉,摇头苦笑了笑,旋即又一愣,摸出了星铃,皱眉道:“说到大人,大人的消息就来了,难道是遇上了麻烦?”

    稍作琢磨,进行了回复,果然不出他所料,苗毅开口便说:杨庆,我在荒古死地遇见了点麻烦,找你商量一下怎么处置。

    杨庆立刻问:不知是什么麻烦?

    苗毅当即将目前的处境说了下。

    杨庆听后沉吟了一番,再回:还请大人将详细情形尽量说明白,不知道具体情况卑职怕是也无从下手。

    这种事情苗毅自然不会做什么隐瞒,荒古死地又没他什么秘密,将情况做了详细说明,不过有关黑炭的秘密还是盖了过去。

    听完后,杨庆默默站了起来,拿着星铃的双手背在了身后,慢慢走出了亭子,来回踱步在院子里将苗毅所说情况进行梳理,思索着对策。

    青菊安静了下来没有打扰,知道杨庆这个时候肯定是在想事情,不宜打扰。

    片刻之后,杨庆脚步一定,稍吐出一口气来,背在身后的星铃又亮了出来,回复:大人,卑职思虑不全,目前只有上、中、下三策供大人挑选应对,兴趣能助大人一臂之力。(~^~)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剃头担子一头热    赵长枪听了钱其敏郑重其事的话,不禁一阵汗颜,连忙表态:“敏姐放心,三年后,全国五十个扶植县中,平川县如果不能进前五。最新章节全文阅读你把我的脑袋揪下来当球踢。”

    “算了吧。我没有将人脑袋当球踢的习惯。今天打电话主要是跟你确认一下资金有没有到账。如果已经到账,部里的调查组就不下去了。”钱其敏说道。

    “为什么不下来了?”赵长枪疑惑的问道。他还想看看孙国伟被调查组弄的焦头烂额的样子呢。

    大家都不是外人,所以钱其敏没有隐瞒赵长枪,直接将底托给了赵长枪,说道:“因为这件事牵扯到孙国伟,所以向家插手了。”

    赵长枪一愣说道:“敏姐,你的意思是说,孙国伟是向家的人?”

    虽然榆林市已经有很多人知道孙国伟是向家推出来的,但是赵长枪还真不知道这个事。他本来以为孙国伟扣下自己的钱真的是为了榆林市的大局,是为了平衡榆林各县市的经济发展,当然也是为了给他自己捞政绩。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么回事,这个孙国伟扣下平川县的钱就是针对自己的!

    孙国伟很可能是在替向家报复自己!

    “你不会一直不知道吧?听说你手下不是有情报机构吗?”这回轮到钱其敏吃惊了。

    钱其敏是钱老爷子的孙女,所以知道赵长枪的底细也不奇怪。

    赵长枪苦笑一下说道:“情报机构倒是有,但是我可不敢把他用在官场上。敏姐,谢谢你告诉我这么重要的消息。”

    “行了,行了,我们两人之间还客气什么。没事我先挂了。对了,提醒你一句,以后接电话不要这么冲,万一那天冲撞了领导,当心吃挂落。嘻嘻。”

    钱其敏说着就要挂断电话,可是就在此时,话筒中却又响起赵长枪的声音:“等等,敏姐,我还有个问题。”

    “什么问题?说。”

    “我如果失恋了,你真的会嫁给我?这可是刚才你说的,嘿嘿。”赵长枪嘿嘿笑着说道。

    “呵呵,赵长枪,只要你敢将你身边的那些女人全部甩掉,我就嫁给你!可是你舍得吗?再见!”

    钱其敏咔吧一声挂断了电话,小嘴一瞥说道:“呸,想给本姑娘放脑电波?本姑娘不吃这一套!”

    赵长枪看着传出忙音的手机,不禁小声嘟囔:“全部甩掉?这也太狠了吧?这是要陷我于不仁不义啊!”

    赵长枪回到县委县政府之后,没有去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直奔书记宗伟阳的办公室。(800小说网 W.800Book.Net 提供Txt免费下载)让他意外的是虽然现在才刚到下班的点,但是宗伟阳竟然已经下班回家了!

    赵长枪不禁直撮牙花子,心想:“不对头啊!老宗这几天这是怎么了?每天早早的就溜号。他以前不是这种样子的啊。对他来说加班才是常态嘛,怎么忽然之间变成这样了?不会真的去和女人约会了吧?”

    赵长枪却不知道,此时的宗伟阳还真去约会了。

    自从那天见到顾晓梅之后,宗伟阳这两天就魂不守舍,有时候连工作时都会走神。这家伙每天一下班就往家乐福超市跑,总希望能再见到顾晓梅一面。

    宗伟阳也知道自己这样做实在有些掉份,可是他也不知道自己心中为什么老忘不掉那个女人。都说四十不惑,怎么到自己这里,人过四十,感情反而更炽烈了?竟然如此渴望得到女人的爱。

    其实宗伟阳出现这种情况并不奇怪,虽然他之前有家有妻子,但是两个人的感情并不好,根本谈不上什么爱情。可以说,这些年宗伟阳过的就是有老婆的单身汉的日子。

    正是这种糟糕的家庭生活,让宗伟阳找到了苏小红。毫不讳言,宗伟阳从苏小红身上找到了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也得到了一个女人的爱。所以,宗伟阳对苏小红一直很依恋。

    但是无论如何,苏小红毕竟是个风尘女人,宗伟阳自己心中也清楚,他和苏小红不可能有结果。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不是爱情,而更像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

    现在,当顾晓梅猛然进入宗伟阳的视野之后,便立刻占据了他整个的心!虽然他知道自己的行为很可笑,但是他仍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和行为。

    本来宗伟阳这次到家乐福超市,也只是习惯性来看看,没想到当进入家乐福超市之后,竟然一眼就看到了走在两排货架之间的顾晓梅!

    虽然上一次顾晓梅买回去了很多东西,但是四个人的消耗也是非常快的,何况四个人里头还有两个大男人。赵长枪和尹大叔的饭量虽然比不上赵玉山,但绝对也算是很能吃的主!

    顾晓梅今天换了一身打扮,白色的高跟鞋,白色的休闲裤,外面罩了一件银灰色的风衣,看上去依然是那样的风情万种,魅力四射。

    看着前面背对自己正向前走的顾晓梅,宗伟阳感到自己心跳骤然加速起来,仿佛连他自己都能听到那有力的砰砰声!

    宗伟阳的脑海中开始天人交战,是过去打招呼?还是不过去?

    几天来,宗伟阳每天下午都来超市寻找伊人踪影,现在伊人就在他的眼前,他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宗伟阳却没有意识到,他在天人交战的时候,却是一直下意识的跟在了顾晓梅的身后。

    顾晓梅觉得身后好像有些不太对劲,于是便回过头看了一眼。虽然宗伟阳的脸上带着一个大口罩,但是顾晓梅还是一眼就把宗伟阳认出来了。那天,宗伟阳给她帮了很大的忙,也给她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毕竟宗伟阳是顾晓梅来到平川县之后,认识的第一个陌生朋友。

    “是你?这么巧?”顾晓梅冲宗伟阳嫣然一笑。

    回眸一笑百媚生!刹那间,宗伟阳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一笑倾城,再笑倾国!古人诚不我欺,世界上原来真的有这种女人!

    好在宗大书记还算是见过世面的男人,身体也健康,不然就要鼻血长流了!那才丢人现眼了。

    宗伟阳很快镇定了下来,也冲顾晓梅笑了一下说道:“是啊,好巧,你也又来买东西?”

    这家伙虽然嘴上这么说,心中却直咧嘴,心说:“这哪里是巧合哟,我可是天天下午都来等你哟!”

    宗伟阳一边说,一边迈步追上了顾晓梅,说道:“哦,又买了这么多东西,我帮你推车吧。”

    宗伟阳说着话,便要伸手替顾晓梅推车。他本来也没打算买东西,所以之前根本就没推购物车,只是两手空空,现在正好帮顾晓梅推车。

    “不用了,我能行。”顾晓梅说道。虽然她能看出宗伟阳是一片好心,但是她还是不想让宗伟阳帮自己。

    顾晓梅并不想和宗伟阳交往过深。

    宗伟阳看到顾晓梅对自己还有戒备之心,灵机一动,从货架上随便拿了一些日用品,扔到了顾晓梅的购物车中,笑着说道:“不如我们共用一辆购物车。这样我可以替你推车了吧?”

    顾晓梅见状只好笑着将购物车交给了宗伟阳。于是宗伟阳推着车,顾晓梅便在旁边相跟着,将两个人需要的东西分别放进购物车中

    在这个过程中,两人本来有些紧张的神经,都逐渐放松下来。

    “对了,还没问你的名字呢。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宗伟阳。”宗伟阳鼓起勇气问道。

    “我姓顾。”顾晓梅简单的说道。

    宗伟阳心中有些失落,他已经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没想到人家只对自己说了一个姓。这说明人家对自己还是有戒心啊。

    “你好像不是平川县人?在这边工作?”宗伟阳忍住心中的失落,又问道。

    “我老家是夹河市的,现在和我的朋友住在一起,还没有工作。”顾晓梅说道。

    “哦,是这样。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份工作。”对于一个县委书记来说,给一个人安排一个工作并不困难。

    “不用了。我的朋友有一个很大的集团。我可以去她的集团工作,不过我这几天还不想工作,朋友家的保姆还没有过来上班,我暂时充当大家的保姆。”顾晓梅说道。

    “哦,是这样。”宗伟阳心中更失落了,如果自己能给她找份工作,两人肯定就会更熟悉起来。

    宗伟阳忽然想起一件事,连忙有些紧张的说道:“你,如果开始工作了,是不是就不会来超市买东西了?”

    宗伟阳就差没直接问人家,如果人家开始工作了,自己怎么和人家再联系了。

    “嗯,是这样的。”顾晓梅岂能看不出宗伟阳的意思,但是她真不想给宗伟阳有“非分之想”的机会。自从赵大同去世的那一刻,她就自己吐丝,将自己一层层的裹了起来。

    两个人一边聊,一边不断的挑选着自己需要的东西,很快便将需要的东西都采购完成。然后,宗伟阳推着购物车去结账。

    等出了超市之后,宗伟阳才发现,原来顾晓梅是打车来的。怪不得之前他没有发现顾晓梅的米黄色雨燕。

    宗伟阳心中不禁一喜,对拎着几大包东西的顾晓梅说道:“没开车?”

    “车子启动系统坏了,正在4s店维修。”顾晓梅一边说,一边用手将挡在眼前的几绺秀发抿到了耳朵后面。

    很自然的一个动作,却让宗伟阳看的有些发痴。直到他见到顾晓梅将目光转向了自己,才连忙将头扭向自己车子的方向,说道:“我送你回家吧。”

    宗伟阳说着话,便去开自己的车子。宗伟阳很想和顾晓梅同车共度走一程,然而他刚走出两步,身后便传来一个让他绝望的声音!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