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你……你是谁?”

    枯元上人哆嗦了一下,问道。

    “桀桀……”吕重怪笑一声,沉声大喝:“某是谁?你们不用知道。今天挑起事端的可不是我。所以,你们也别多说废话。”

    “混蛋!你……你真当我们怕了你不成?今天本祖巫不灭了你,誓不为巫——”巫罗暴声大喝,浑身气势暴涨。

    在场的人,不是所有人都有枯元、血煞等人的反应快。

    至少巫罗就不是!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吕重。而且,其本身实力极强,又是新生代的祖巫,霸气之极。早就看不惯吕重了。

    “呵呵,巫族之人,实力不行,口气倒是挺大。阁下让我真心不屑——”吕重瞥了巫罗一眼,竖着手指摇了摇头。

    “好个人类,那本巫祖便来会会你——”巫罗狂声一喝,体内的巫力陡然疯狂翻滚,双腿猛地在大地上一跺,整个人从虚空中踏了出来,磅礴的力量在他的身上凝聚。

    虽然巫罗极为暴戾,但是此时站出来的他,已经没有了如他言语一样的暴躁,相反,步入战斗状态的他,精气神都是高度统一。

    有趣!

    吕重平静地看着飞上高空的巫罗,发现对方远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暴躁,不由嘴角弯起一道优雅的弧。

    “今天,某巫罗当一展巫族最强者的风采。阁下还是报上名来吧。否则,你若陨落,连名字都无法流传于世间。”巫罗随意地站在那。却给人一种沉稳如山岳的厚重之感。仿佛没有人任何人能够将他撼动。而他这话也说得相当自信。

    “呵呵,火车不是推的,牛皮不是吹的。我没想到巫族之人也会吹牛。有趣,真的非常有趣!”吕重淡然一笑,根本就不在乎对方的霸气与自信。

    “既然如此,那便一战罢——”巫罗冷脸看着吕重,一拳轰出,“巫霸苍穹——”

    巫罗已然出手。顷刻之间,巫族至强至霸的暴戾威势汇于一拳,狂暴的霸气越来越盛,其一拳轰出,裹带了威猛无上的霸之道、力之道、怒之道。

    三道合一!

    这是巫族的组合拳意!

    虽说巫族不修元神,不识天数。但是,他们对大道的领悟力极为强大。

    传说中,盘古宇宙上古时代,十二祖巫,每一个掌控的大道道纹。都至少达到了极品大道道纹境界。而且肉身强度极为恐怖。

    这个巫罗,虽然不是上古时代的祖巫。但是他的资质也是极为妖孽,而且奇遇不少,让他在后现代也能成长到祖巫境界,可见其气运不弱。

    而这三道合一的组合拳意,一拳打出,至少能让对方的战斗力暴增十倍不止。

    恐怖!

    真正的恐怖之极!

    似感受到巫罗这一拳的霸道与威力,吕重的身上,同样有一种威压苍天大地般强盛的伟大拳意弥漫而出,使得他整个人身上流露出无上的威严与自信。

    这股拳意融于天地之间,威压诸天浩宇、霸气纵横。

    其拳尚未出现,整个天地都已开始现出神奇的异象。

    无穷的威压弥漫!

    以整个仙幻星为中心,向周边星系疯狂扩散。

    这是一种威若宇宙大道的无上气势!

    这一拳未出,但拳之意,已经让整个仙幻星星系之内的天地众生都感受到了他的可怕。

    威之圣道!被吕重压制到威之极品大道境界。

    再配合重力、土、金、霸雷四种大道,汇于一拳。

    “镇压诸天!”吕重冷喝一声,同样一拳轰出。

    一个是巫霸苍穹!

    一个是镇压诸天!

    一个是新生代巫祖,

    一个是人类绝世妖孽。

    两者同出一拳,却有着毁灭天地、苍穹的伟力。

    “一个是霸之道为主的三道合一的拳意,一个是以威之道为主的五道拳意,这两拳都有撼动天地之威啊”人群心中想着,巫罗与吕重两人身上,拳意简直恐怖到了极点。

    “杀!”

    脚步微微一踏,巫罗的右拳陡然间破空而出,顿时虚空狂震,一股拳芒贯穿天地,裹挟着万物莫能御的恐怖大势朝着吕重轰杀而至,虚空当中那一拳芒仿佛是破开苍穹的至强毁灭之力。

    “死——”

    吕重勇而无惧,一拳狂暴之极,带着镇压诸天的威严,瞬间将前方的空间都笼罩,所过之处虚空化作一片死域,所有的一切都几乎直接崩溃、破碎。

    “轰隆隆……”

    两位强者狂暴的拳头狠狠地撞击在一起,顿时,虚空如瓷器一般碎裂,咔嚓的清脆之声传出,人群只见暴戾列匹的空间乱流从战场中心狂喷而出。

    “嘭——”

    巫罗整个人都直接轰飞几万公里。

    而吕重直接被震飞了几千公里。

    只是,两人轰出的拳势却还未止住,镇压诸天之威道拳势,狂暴地轰碎巫罗的霸之拳势。

    前方的空间,一路疯狂震荡、破碎。所过之处,无穷空间乱流喷射而出。

    同时,一种恐怖之极的暴雷从威道拳势之内分裂出来,再次直追被轰飞的巫罗。

    之前,与吕重狂猛地对拳,巫罗就右臂直接被震断。要知道这是可媲美先天至宝的超级右臂。

    甚至,吕重那招“镇压诸天”的威道拳势,也是一路横冲直闯,从巫罗的右臂灌入一部分进入其五脏六腑,造成了他内身近年来的第一次重伤。

    本以为自己的一拳,已够强。可是,他这会儿却骇然发现,吕重的那一拳居然还有余劲狂暴追击而至。

    “轰……”

    狂雷暴响!

    人群仰头,看到整片天地虚空之上都被空间乱流覆盖,不过,其中居然好似还有一头狰狞的蓝紫色巨龙在这空间乱流之中神奇地穿梭,瞬间就轰至巫罗的面前。

    “那招‘镇压诸天’居然还有如此的后劲?”

    不但巫罗震惊,就是所有观战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这人简直太强了!

    无数人看着那空中虚立状如至高圣神一般的吕重,心中突地多了一丝狂热的崇拜。

    “玄冰之盾——”

    巫罗脸色大变,左手一挥,一道暗黑色的诡异冰盾凭空挡在他的身前。

    “轰——”

    那条蓝紫色的电龙暴烈地轰在这冰盾之上。

    “咔咔嚓——”

    承受了这至强电龙的轰击,玄冰之盾上白雾陡升。接着,突然碎裂,化为无数冰块散落。

    “呵呵,真是无耻,明明说要与本少比拼**力量,居然用上了法宝?我靠,也真够无耻的!”吕重冷冷地看着用上玄冰之盾的巫罗,满脸不屑,“难怪巫族没落了。连祖巫都是这么人物,巫族又岂能再次崛起?”

    “靠,这玄冰盾只是武器,而非法宝——”巫罗红着脸反驳。

    吕重鄙视地看着巫罗,摇了摇头,“算了,我懒得再与你多说。我接了你一招。这下子,轮到我攻击了。希望你能接下这招,否则——”

    没有否则!

    接不下,那就是死亡!

    吕重双眼一眯,右拳再次轰出,“大五行压缩拳——”

    金、木、水、火、土五行大道道纹,迅速汇入一拳。

    一时间,天地之间,五行之力狂猛地颤动。

    压缩!

    压缩!

    再压缩!

    短短瞬间,吕重的体内的能量压缩了上百次。而五行大道道纹,也是极限地压缩汇入拳势之内。

    “给我破——”

    吕重大喝一声,大五行压缩拳毫不犹豫地破空轰出。

    “该死,他……他居然成功地凝聚了金、木、水、火、土五行大道道纹,甚至……甚至每一种大道道纹居然都达到了上品巅峰境?这……这家伙是哪里出来了?”巫罗一脸骇然。(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以后都长点心吧!    “愿意!”众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800】

    只要能让花豹子留下来继续干,他们每家就能省下二三百块钱,如果换了别人,这钱他们就省不下了!这个帐谁都能算的清。

    再说,花豹子已经因为弄虚作假吃了一次大亏,想必接下来再也不敢了,如果换一个工程队。鬼知道他们会不会又搞鬼坑人?

    赵长枪看到大家都同意,于是对花豹子说道:“既然大家都同意你继续干下去,那你就继续干下去吧。但是我希望你能记住今天晚上对大家的保证,并且你必须将已经打好的这些井,重新修整成合格的水井!至于怎样修整那是你的事情,我只要结果。能不能做到?”

    “能!这个我有办法。”花豹子马上说道。

    其实重新修整这些水井,最大的难度是将已经下到水井中的水泥滑管重新取上来,只要将滑管取上来,放好钻机重新开钻就行了。这个难不倒花豹子。

    得到花豹子的肯定答复之后,赵长枪对镇委书记肖品祥和这张黄云光说道:“你们两个还有什么要说的。”

    肖品祥和黄云光对视了一眼,然后说道:“赵县长,南宫镇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也有责任。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回去之后,一定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并且继续深挖下去,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人参与到了这件事中。”

    赵长枪点了点头,然后又和乡亲们说了几句话,这才让大家都离开了。现场只剩下了赵长枪,洪光武和肖品祥,黄云光,以及花豹子等人。

    赵长枪抬头看看高挂在天空的月亮,对肖品祥和黄云光说道:“难得今天晚上月亮这么好,不如我们将整个南宫镇所有的已经验收的水井全部测量一遍?有杨进爵这样的验收员,我估计哪个村的井都会有问题!”

    肖品祥和黄云光听到赵长枪语气中的不满,吓得心中一哆嗦,连忙说道:“赵县长,我们已经意识到我们的错误了。你放心,明天我和黄镇长肯定亲自将全镇都跑一遍,将全部的水井都测量一遍。落下一口,您拿我们是问。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您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赵长枪没有马上答复肖品祥的话,而是看了看秘书洪光武眼角的伤口。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虽然洪光武去镇上买钢尺的时候,已经镇卫生院将伤口进行了简单的包扎,但是这种伤口最怕沾上凌晨的露珠和雾气。如果一旦被露水或者雾气打湿,伤口很难愈合不说,而且很容易发炎。

    “好吧,明天你们两个在镇政府等我,我八点准时赶到,我们一起将整个南宫镇已经验收的水井重新再验收一遍!”

    说完后,赵长枪深深的看着肖品祥和黄云光,郑重的说道:“两位,以后在工作中都给我长点心吧!国家和人民将钱交给我们,是让我们给他们办事的,不是让我们随便挥霍的!今天晚上的事情,我暂时就不追究你们两个的责任了。但是后天县政府将会就此事召开一个镇以上干部会议,你们两个必须当众作检讨!并且自今天以后,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就不要怪我赵长枪翻脸不认人了!”

    肖品祥和黄云光一边认真的听着,一边连连点头称是。在赵长枪面前,这两位是没有半点脾气。他们心中都明白,赵长枪虽然是县长,但是要想撤掉他们的职务,也不过一句话的事情。要知道,赵长枪可是能将榆林市常务副市长都能弄下来的牛人!他若想将他们两个搞下来,简直就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

    赵长枪没有再废话,说完后,便和洪光武直接向停车的地方走去。肖品祥和黄云光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发出一声苦笑,各自上了自己的车离开了。

    在回去的路上,赵长枪没有亲自开车,而是让洪光武开车,他自己则坐在后面静静的想着心事。

    今天下午的这件事情,给赵长枪的触动太大了。虽然去年平川县纪委组成了调查小组,在平川县跑了一圈。但是那时候,调查小组主要的调查目标是乡镇一级的干部,虽然也处理了几个村支书,村主任。但是那都是有极大民愤的,只要没有较大民愤的,调查组便没有处理。

    说实话,赵长枪并不太信任这些农村的支书,主任们。特别是村主任,这些人中很多人连党员都不是,但是他们在村中的势力却往往非常的大,如若不然,他们也不可能被选为村主任。

    正因为如此,当初将资金下拨给各镇的时候,赵长枪才一再强调,让镇一级单位直接和工程队结算,避开村委会这个级别。为的就是避免村干部私吞这笔钱,没想到这些家伙竟然想出了这种坑人的办法!

    “真他娘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赵长枪心中不禁自嘲的想到。

    赵长枪先让洪光武将车子开到了他自己的家,然后他才亲自驾车回到了王淑芳的别墅。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赵长枪早早便来到了县政府办公室,先让办公室主任通知下面的乡镇,明天上午在县政府大会议室召开全县镇一级干部会议,让各乡镇镇长书记们务必按时参加。

    赵长枪要给全县的镇长书记们敲敲警钟,在以后绝不能再发生南宫镇这样的事情!要知道,随着上面资金的不断下来,平川县的各项计划也会快速的铺开,如果监管不好这笔钱,那么平川县不但不能获得经济上的腾飞,甚至会弄出一个贪腐窝案!

    这是赵长枪绝对无法忍受的。

    如果不是今天要去重新验收那些水井,他今天就会召开这个会议。

    上午八点的时候,赵长枪和洪光武准时来到了南宫镇党府办。等他们到来的时候,肖品祥和黄云光,早已经在等他。除了他们之外,平川县监理公司还派了两个新监理过来,是两个年轻人,看上去挺精神。

    赵长枪和大家打过招呼之后,也没有废话,只是简单的说了两句,便领着大家离开了镇党府办大院,直奔工地先现场。

    一行人在南宫镇的田间地头跑了一整天!中午饭都是让人送到工地上吃的,每人一个盒饭,大米白饭加一勺炖茄子,连个肉菜都没有。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当测量结果全部出来后,赵长枪气的直接骂了娘!

    在南宫镇已经验收好的三百五十口水井中,竟然有二百九十口水井存在虚报米数的情况!

    这二百九十口水井中,有杨进爵验收的,也有其他验收员验收的,但是无一例外都存在虚报米数的情况!比较好一点的,虚报的米数会少一点,三米,五米,七八米左右。而最严重的竟然虚报四十多米!原本应该打六十多米的水井,竟然只打了二十米左右就被验收了!

    赵长枪可以想象,如果这次不是宗伟阳给自己提了醒,让自己亲自下来看看,恐怕县里投进去的这两千多万。就直接进了某些人的腰包,老百姓得到的却是一口口废井!

    不错!这些不达标的井就是费井!

    大家都知道一个常识,纯土层中是不会有很大的泉眼的,只有含沙层才会有水。而南宫镇的黄土层深达五十多米!五十多米之下才有含沙层,也就是说,只有到了这个深度,水井才会有真正的大泉眼。

    那些只有二三十米的水井虽然当时也有水,但是别说大功率的水泵,就算小功率的水泵也用不了一个小时就抽干了,这点水对一眼看不到头的庄稼地来说,简直就是杯水车薪!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不是废井是什么?

    傍晚,回到南宫镇之后,赵长枪亲自坐镇,盯着肖品祥和黄云光将所有责任人都处理完,他才和洪光武赶回了平川县。

    在赶回平川县的路上,赵长枪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赵长枪满腔的怒气还没有完全下去,心情正不爽,摸出电话也没看是谁的,便口气生硬的说道:“谁啊!”

    赵长枪生硬的口气明显让对方愣了一下,一时没说话。

    赵长枪见对方不说话,于是嘟囔一声:“有病啊?”这家伙一边嘟囔一边就要将手机从耳朵上拿开,准备挂断电话。

    然而就在这时候,电话里却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赵长枪,你今天吃枪药了?或者是失恋了?如果是吃枪药了,得去医院治。如果是失恋了,这个好办,姐嫁给你!”

    赵长枪惊讶的差点从车座上站起来,因为他听到说话的竟然是钱其敏!

    赵长枪马上换上一副笑脸,说道:“敏姐!怎么是你?这时候给我打电话有事吗?”

    “没别的大事,就是问问你,你们平川县那笔钱现在到账了没有?”钱其敏说道。

    “到了,到了。可是到账是到账了,却差点出了大岔子”

    赵长枪简单的将南宫镇的事情和钱其敏说了一遍,最后说道:“唉!幸亏发现的早啊!不然后果简直不可想象啊!”

    钱其敏听完赵长枪的话,郑重的说道:“赵长枪,我警告你,钱是拨给你们县了,但是你一定要把好关,看好这笔钱的流向!部里对这件事很重视,如果有的县市拿到了钱,却做不事来,部里会毫不犹豫的停止拨付后面扶持款。而且会责成相关部门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如果你们平川县因为有人私吞扶持款而被取消被扶持资格,那么我也帮不上你。就算能帮上你,我也不会去帮!”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