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愿意!”众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800】

    只要能让花豹子留下来继续干,他们每家就能省下二三百块钱,如果换了别人,这钱他们就省不下了!这个帐谁都能算的清。

    再说,花豹子已经因为弄虚作假吃了一次大亏,想必接下来再也不敢了,如果换一个工程队。鬼知道他们会不会又搞鬼坑人?

    赵长枪看到大家都同意,于是对花豹子说道:“既然大家都同意你继续干下去,那你就继续干下去吧。但是我希望你能记住今天晚上对大家的保证,并且你必须将已经打好的这些井,重新修整成合格的水井!至于怎样修整那是你的事情,我只要结果。能不能做到?”

    “能!这个我有办法。”花豹子马上说道。

    其实重新修整这些水井,最大的难度是将已经下到水井中的水泥滑管重新取上来,只要将滑管取上来,放好钻机重新开钻就行了。这个难不倒花豹子。

    得到花豹子的肯定答复之后,赵长枪对镇委书记肖品祥和这张黄云光说道:“你们两个还有什么要说的。”

    肖品祥和黄云光对视了一眼,然后说道:“赵县长,南宫镇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也有责任。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回去之后,一定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并且继续深挖下去,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人参与到了这件事中。”

    赵长枪点了点头,然后又和乡亲们说了几句话,这才让大家都离开了。现场只剩下了赵长枪,洪光武和肖品祥,黄云光,以及花豹子等人。

    赵长枪抬头看看高挂在天空的月亮,对肖品祥和黄云光说道:“难得今天晚上月亮这么好,不如我们将整个南宫镇所有的已经验收的水井全部测量一遍?有杨进爵这样的验收员,我估计哪个村的井都会有问题!”

    肖品祥和黄云光听到赵长枪语气中的不满,吓得心中一哆嗦,连忙说道:“赵县长,我们已经意识到我们的错误了。你放心,明天我和黄镇长肯定亲自将全镇都跑一遍,将全部的水井都测量一遍。落下一口,您拿我们是问。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您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赵长枪没有马上答复肖品祥的话,而是看了看秘书洪光武眼角的伤口。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虽然洪光武去镇上买钢尺的时候,已经镇卫生院将伤口进行了简单的包扎,但是这种伤口最怕沾上凌晨的露珠和雾气。如果一旦被露水或者雾气打湿,伤口很难愈合不说,而且很容易发炎。

    “好吧,明天你们两个在镇政府等我,我八点准时赶到,我们一起将整个南宫镇已经验收的水井重新再验收一遍!”

    说完后,赵长枪深深的看着肖品祥和黄云光,郑重的说道:“两位,以后在工作中都给我长点心吧!国家和人民将钱交给我们,是让我们给他们办事的,不是让我们随便挥霍的!今天晚上的事情,我暂时就不追究你们两个的责任了。但是后天县政府将会就此事召开一个镇以上干部会议,你们两个必须当众作检讨!并且自今天以后,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就不要怪我赵长枪翻脸不认人了!”

    肖品祥和黄云光一边认真的听着,一边连连点头称是。在赵长枪面前,这两位是没有半点脾气。他们心中都明白,赵长枪虽然是县长,但是要想撤掉他们的职务,也不过一句话的事情。要知道,赵长枪可是能将榆林市常务副市长都能弄下来的牛人!他若想将他们两个搞下来,简直就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

    赵长枪没有再废话,说完后,便和洪光武直接向停车的地方走去。肖品祥和黄云光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发出一声苦笑,各自上了自己的车离开了。

    在回去的路上,赵长枪没有亲自开车,而是让洪光武开车,他自己则坐在后面静静的想着心事。

    今天下午的这件事情,给赵长枪的触动太大了。虽然去年平川县纪委组成了调查小组,在平川县跑了一圈。但是那时候,调查小组主要的调查目标是乡镇一级的干部,虽然也处理了几个村支书,村主任。但是那都是有极大民愤的,只要没有较大民愤的,调查组便没有处理。

    说实话,赵长枪并不太信任这些农村的支书,主任们。特别是村主任,这些人中很多人连党员都不是,但是他们在村中的势力却往往非常的大,如若不然,他们也不可能被选为村主任。

    正因为如此,当初将资金下拨给各镇的时候,赵长枪才一再强调,让镇一级单位直接和工程队结算,避开村委会这个级别。为的就是避免村干部私吞这笔钱,没想到这些家伙竟然想出了这种坑人的办法!

    “真他娘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赵长枪心中不禁自嘲的想到。

    赵长枪先让洪光武将车子开到了他自己的家,然后他才亲自驾车回到了王淑芳的别墅。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赵长枪早早便来到了县政府办公室,先让办公室主任通知下面的乡镇,明天上午在县政府大会议室召开全县镇一级干部会议,让各乡镇镇长书记们务必按时参加。

    赵长枪要给全县的镇长书记们敲敲警钟,在以后绝不能再发生南宫镇这样的事情!要知道,随着上面资金的不断下来,平川县的各项计划也会快速的铺开,如果监管不好这笔钱,那么平川县不但不能获得经济上的腾飞,甚至会弄出一个贪腐窝案!

    这是赵长枪绝对无法忍受的。

    如果不是今天要去重新验收那些水井,他今天就会召开这个会议。

    上午八点的时候,赵长枪和洪光武准时来到了南宫镇党府办。等他们到来的时候,肖品祥和黄云光,早已经在等他。除了他们之外,平川县监理公司还派了两个新监理过来,是两个年轻人,看上去挺精神。

    赵长枪和大家打过招呼之后,也没有废话,只是简单的说了两句,便领着大家离开了镇党府办大院,直奔工地先现场。

    一行人在南宫镇的田间地头跑了一整天!中午饭都是让人送到工地上吃的,每人一个盒饭,大米白饭加一勺炖茄子,连个肉菜都没有。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当测量结果全部出来后,赵长枪气的直接骂了娘!

    在南宫镇已经验收好的三百五十口水井中,竟然有二百九十口水井存在虚报米数的情况!

    这二百九十口水井中,有杨进爵验收的,也有其他验收员验收的,但是无一例外都存在虚报米数的情况!比较好一点的,虚报的米数会少一点,三米,五米,七八米左右。而最严重的竟然虚报四十多米!原本应该打六十多米的水井,竟然只打了二十米左右就被验收了!

    赵长枪可以想象,如果这次不是宗伟阳给自己提了醒,让自己亲自下来看看,恐怕县里投进去的这两千多万。就直接进了某些人的腰包,老百姓得到的却是一口口废井!

    不错!这些不达标的井就是费井!

    大家都知道一个常识,纯土层中是不会有很大的泉眼的,只有含沙层才会有水。而南宫镇的黄土层深达五十多米!五十多米之下才有含沙层,也就是说,只有到了这个深度,水井才会有真正的大泉眼。

    那些只有二三十米的水井虽然当时也有水,但是别说大功率的水泵,就算小功率的水泵也用不了一个小时就抽干了,这点水对一眼看不到头的庄稼地来说,简直就是杯水车薪!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不是废井是什么?

    傍晚,回到南宫镇之后,赵长枪亲自坐镇,盯着肖品祥和黄云光将所有责任人都处理完,他才和洪光武赶回了平川县。

    在赶回平川县的路上,赵长枪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赵长枪满腔的怒气还没有完全下去,心情正不爽,摸出电话也没看是谁的,便口气生硬的说道:“谁啊!”

    赵长枪生硬的口气明显让对方愣了一下,一时没说话。

    赵长枪见对方不说话,于是嘟囔一声:“有病啊?”这家伙一边嘟囔一边就要将手机从耳朵上拿开,准备挂断电话。

    然而就在这时候,电话里却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赵长枪,你今天吃枪药了?或者是失恋了?如果是吃枪药了,得去医院治。如果是失恋了,这个好办,姐嫁给你!”

    赵长枪惊讶的差点从车座上站起来,因为他听到说话的竟然是钱其敏!

    赵长枪马上换上一副笑脸,说道:“敏姐!怎么是你?这时候给我打电话有事吗?”

    “没别的大事,就是问问你,你们平川县那笔钱现在到账了没有?”钱其敏说道。

    “到了,到了。可是到账是到账了,却差点出了大岔子”

    赵长枪简单的将南宫镇的事情和钱其敏说了一遍,最后说道:“唉!幸亏发现的早啊!不然后果简直不可想象啊!”

    钱其敏听完赵长枪的话,郑重的说道:“赵长枪,我警告你,钱是拨给你们县了,但是你一定要把好关,看好这笔钱的流向!部里对这件事很重视,如果有的县市拿到了钱,却做不事来,部里会毫不犹豫的停止拨付后面扶持款。而且会责成相关部门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如果你们平川县因为有人私吞扶持款而被取消被扶持资格,那么我也帮不上你。就算能帮上你,我也不会去帮!”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六七章 又惹祸了    吃过一次亏的静湖娘娘有了心理准备,一看黑炭那架势就迅速急闪避开。

    然苗毅仍不肯放过她,黑炭与之错过之际,他提脚一蹬黑炭后背,弹射了出去,挺枪直扑,可惜不能飞行就是吃亏,仍让静湖娘娘脱身飞远。

    空中失去凭仗借力的苗毅直线惯性坠落,咚!重重砸落地面,脚下烟尘四荡,屈蹲的双膝缓缓站直,地面被他砸的有点内陷。

    “哼哼!”浮空的静湖娘娘一阵冷笑,她可谓占尽优势,下面的空有本事也奈何不了她。

    然笑容很快戛然而止,瞳孔一缩,她脸上倒显出惊恐来。

    唰!站起的苗毅抡枪倒插在了地上,翻手捞出了破法弓来,流星箭上弦一拉,宝光流转,砰一声震响,一道流光射向空中。

    静湖娘娘吓得手忙脚乱,仓惶调头疾飞,然流星箭一个拐弯,继续追着飞射而来。

    “啊…”当空一声惨叫,空中的人影翻腾着坠落。

    苗毅一手拔枪,腾空跳起。黑炭四爪飞驰,呼呼快冲而来,稍做纵身一跳,以后背接了苗毅,落地后脚下不停,载着苗毅快速朝空中坠向地面的人冲去。

    这一人一骑配合的极为默契,连眼神都不需看,一进入厮杀驰骋状态简直是心有灵犀。

    翻腾坠落的静湖娘娘并未落到地面,在离地面还有个数丈距离的时候稳住了,眼见黑炭杀来,那真是把她吓慌了神,仓惶再次腾空而起。

    苗毅扬手一挥,翻回的流星箭收入储物镯内,黑炭一阵急冲再次腾空而起,扑向了手忙脚乱飞起的静湖娘娘。

    避之不及的静湖娘娘猛然扭头张嘴一吹,喷射而出的白色怨气如喷雾般笼罩向冲来的一人一骑。

    迷雾中什么都看不见,而苗毅却是看都不看,单臂擒枪回手一击。嘤嘤龙吟声被“噗”一声止住,一枪扎进了躲避不及的静湖娘娘的腹部,又杀出一声惨叫来。

    论正面厮杀,苗毅视静湖娘娘如土鸡瓦狗一般。正面对上取其性命简直如探囊取物般,信手取之。

    黑炭载着苗毅冲出白雾般的怨气,划出一道弧线落地。

    咣当砸落在地的静湖娘娘再也爬不起来了,在地上翻滚不停,“啊…”发出凄厉不绝的恐怖惨叫身。身上冒出飞烟。

    剩余的婢女们见此状哪还敢再上前,二话不说调头就跑。

    苗毅翻手又是破法弓出,弓弦砰一声炸出一道流光射出,当空射出一声惨叫落地。

    黑炭从其身边疾驰而去,苗毅却纵身飞跃而起,将那中箭跌落地面又要翻身飞走的婢女给一脚踹回了地面。

    婢女再次落地翻滚,还来不及爬起,随后落下的苗毅一脚踩了下来,重重踩在了她的胸口,金属战靴狠狠将其踩在地上踩的难以动弹。婢女下意识挥舞手中剑砍向苗毅的大腿。当一声震响,被逆鳞枪给荡开了,锋利的枪头瞬间点在了她的脖子上。

    “饶命…”那婢女吓得躺在地上惊叫求饶不止,再也不敢乱动了,眼中满是惊恐神色。

    而另行逃走的那些婢女见同伴被箭给射了下来,已吓得不敢再从空中逃,纷纷转向扑入了河流中遁离。

    苗毅跳下后,黑炭未停,急速冲刺而去追赶,跑到河边猛然一个腾空飞扑。也冲进了河中追赶。

    不理会脚下婢女的求饶,苗毅回头看去,静湖娘娘仍在地上翻滚嚎叫,身上冒出的飞烟不断。

    等到黑炭破水而出跳上岸跑回。静湖娘娘已经没了动静,整个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苗毅打量了一下黑炭,应该没受什么伤,问:“追到了没有?”

    黑炭打了个响嚏摇头,“在水里没她们跑的快,跑掉了。”

    苗毅这才看向了踩在脚下战战兢兢的婢女。问:“那个静湖娘娘是什么人?”

    婢女惶恐道:“是这一带水域的领主,也是占据此地九山四水的黑虎寨寨主王公的十三名妾室之一……”

    听她那么一说,苗毅才明白,那个叫王公的地盘上有九座高山,还有四处大湖,分别交给了自己的十三个女人镇守。别看只是所谓的九山四水,实际上的占地面积可不小。

    令苗毅腻味的是,这位寨主老巢的名字居然叫黑虎寨,之所以取名叫黑虎寨和苗毅手下的黑虎旗没关系,乃是老巢坐落之地的山势像一只趴着的黑色老虎而已。

    苗毅又问:“这个静湖娘娘为何想夺取我的肉身?”

    婢女哀求道:“大人,婢子告诉你后,能饶了婢子吗?”

    苗毅道:“只要你老实告知不做隐瞒,我可以饶过你。”

    “我说,我说!”躺在地上的婢女赶紧说道:“应该是想借助大人的肉身进入龙穴和凤巢。”

    苗毅闻听奇怪了,“我的肉身能帮她进入龙穴和凤巢?”

    “婢子没去过龙穴和凤巢,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只是传言都如此说。传说龙穴和凤巢所在地乃是整个荒古的邪气喷薄源头……”婢女竹筒倒豆子般,把自己知道的都讲了出来。

    大致的意思也不难理解,原本荒古死地虽然邪气浓郁,但是有龙凤二族镇守邪气之源,荒古死地还不至于形成如今这么多的邪灵,此地很久以前也是个山清水秀的福地,到处郁郁葱葱。自从龙凤二族离开了荒古死地后,没了二族的镇压,邪源中喷薄出的邪气没了约束,才造就了如今数不清的邪灵,邪气肆虐,这山清水秀的福地也遭了殃,一应植被生物根本经不住邪气的侵蚀,才让荒古死地变成了如今这荒凉模样。

    而此地邪灵的修炼也迥异于外面的修炼方式,因为没有修炼资源,都是在以吸食邪气来增强自己,而强者则是以吞噬其他邪灵来增强自己,所以此地也可谓到处是强者割据,厮杀不断。

    如此一来,最好的修炼之地自然是龙凤二族曾经镇压的邪气源头,若是能占得邪气之源来修炼,结果可想而知了。试问整个荒古之地的邪灵谁不想进去?然而龙穴凤巢所在之地皆有令邪灵畏惧的东西存在,龙穴有正阳之火,凤巢有正阴之火,不管是阳火还是阴火。都是邪灵的克星,荒古之地的邪灵过不了这一关根本就无法进入龙穴凤巢占据邪气之源。

    如果能夺得修士的血肉之躯那就好办了,只要将血肉之躯占据,那就可以想出办法通过,不像邪灵连靠近都难受。可这地方已经被天庭给封锁了。已经许多年都没有过修士进来了,偶尔有过那么两次人进来,还是天庭的人马来此大肆屠杀清剿,驱使龙凤为战将,将一些修为高深的邪灵给灭了。

    于是就可想而知了,荒古死地的邪灵只能是对龙穴凤巢望之兴叹,根本进不去。这突然冒出个苗毅来,那静海娘娘自然是兴奋得不行要占他的肉身,只是没想到苗毅没那么好对付,反被苗毅给诛杀了。

    获知了真相后。苗毅暗暗骂娘,怪不得把自己送到这里来关押能堵住嬴家的嘴,这和把自己弄来送死有什么区别?一旦让这荒古死地的邪灵知道了自己的存在,那还不得蜂拥而来夺取,自己不死才怪了。

    念及此,他可谓悚然一惊,环顾四周一眼,暗道麻烦了,那些跑掉的婢女回去后不向那个什么黑虎寨寨主王公‘报喜’才怪了,那叫王公的什么玩意焉能放过自己这个进入龙穴凤巢的机会!

    苗毅霍然回头看向黑炭。怒目相视,有点恨得牙痒痒,让这混蛋别乱跑,这畜生却为了吃两条鱼给他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来。回头整个荒古死地的邪灵闻讯而来,两人就算长了翅膀能飞也跑不掉。

    上次寻找星门的时候也是,这混蛋一冲动带着他往星门冲,等到反应过来想回头也来不及了,硬是被星门那强大的吸力给扯了进去。那次得亏星门后面是炼狱之地,万一去了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未知星域的话。只怕现在已经死在了那。

    想想都火大,尽给他惹麻烦,偏偏惹的还不是小麻烦,都是动辄能坑死他的麻烦,让他如何能不气!

    被苗毅这么一瞪,黑炭讪讪低头轻轻打了几个响嚏,婢女的话它也听懂了,知道自己惹出了大麻烦。

    尽管苗毅恨不得一枪戳死它,可也知道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回头逃命搞不好还要倚仗它的脚力,互做倚仗总比一个人势单力薄的好。

    努力按捺下心中的怒火,苗毅又问:“那个什么黑虎寨寨主王公修为如何?”

    婢女回:“彩莲二品!”

    苗毅好奇道:“才彩莲二品?难道强者吞噬其他邪灵晋级不快吗?”

    婢女:“此地大部分的强者都是彩莲境界,只有一些被天庭围剿的漏网之鱼才有更高的修为,不过那种人极少,也不敢太过张扬,怕会成为天庭下一轮的打击目标。”

    原来如此!如此一来苗毅倒是稍稍松了口气,随后又询问了一些其他事情。

    待他没了问题,被踩在脚下的婢女弱弱问道:“大人,可以饶过婢子了吗?”

    苗毅想了想,松开了脚,“我自然是说话算话的。”

    谁知,那婢女刚一爬起来,黑炭突然呱唧一口扑来,血盆大口直接一口将那婢女的脑袋给咬掉了,旋即按住那动弹的身躯连撕带咬,很快将那婢女给狼吞虎咽地吞掉了。

    苗毅惊呆了,失声道:“胖贼,你干什么?”

    黑炭吞下最后一口,爪子捋了把嘴巴,洋洋得意道:“放心,没让你食言,你说饶过她,我又没说饶过她,难道还让她回去报信不成?她也是邪灵,比那白鱼吃了还补。”

    苗毅气得直哆嗦,抖动着手,指着它,愤怒咆哮道:“我说饶过她,又没说放过她!王八蛋,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老子手上就这么一个认路的方便逃命的向导,你居然把她给吃了?”(~^~)

Comments are closed.